重庆大学生购买使用手机情况将记入信用档案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2:07:16

1942年毕业后加入新四军四师9旅26团3营9连,受伤后转入泗洪县地方政府机关,任县长秘书

1945年任军区独立团秘书,解放战争时期,担任华东军区炮兵团1营书记,参加了淮海战役、解放南京的战斗

裴大乾从12岁参加革命,到1956年退伍,总共经历了270多次战斗,他形容自己是“枪林弹雨人幸存”。当年戎马生涯,犹历历在目,与日本鬼子的战斗是裴大乾从军早期经历。

1942年11月中旬至12月中旬,日军以平林17师团为主,伪军相配合,敌军共步兵7000余人,骑兵600多骑,坦克7辆,汽车120辆,飞机8架,妄图一举将淮北共产党党政机关和新四军四师主力消灭在苏皖边区的洪泽湖畔。17岁的裴大乾时为新四军四师26团3营9连战士,参加了在新四军四师师长彭雪枫带领下的33天“反扫荡”。

裴大乾听连长花怀真说,根据新四军得到的情报,敌人要在1943年初进行大“扫荡”。但是,1942年11月部队刚开始演习不久,裴大乾听战友们说得到的情报有误,敌人的“扫荡”已经开始了。

准备充足的日军一开始气焰十分嚣张,靠着汽车等现代化工具突袭当地政府办公的地点,企图包围新四军四师各部,并且在村庄实行“三光”政策。整个苏皖边区,一时狼烟四起。

老百姓在新四军和当地共产党的指挥下,以“三光”对付“三光”。老百姓的办法是:走光、拿光、藏光。反扫荡初期,老百姓对“跑反”不熟悉,经常在敌人到来之前,乱作一团、乱跑一气,最后牛羊鸡鹅和男女老幼挤在一起,反而被日伪军逮个正着。死伤的人数无法统计。“几千间民房葬火海,成千上万老百姓倒进血泊。”

“狂风暴雨尚不能久,而况日本军阀乎?”师长彭雪枫如此评价日军的“扫荡”。26团团长罗应怀在动员会上说,部队要实行“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方针。裴大乾对游击战最熟悉不过了,在地方当儿童团团长、游击队员以及淮北中学读书的两年里,他都是在游击战中度过的。但是这一次游击战的艰苦却是他没有想到的。

1942年11月15日清晨,捉迷藏开始了。按照团部的指令,部队要牵着敌人走,所以连队总是与敌人相隔几里路的距离。敌人在后面追,裴大乾所在的9连就在敌人的前面跑;敌人不追了,9连就派人去骚扰。因为新四军战士大都是当地的子弟兵,对地形十分熟悉,总能在敌人的追击中从容转战。裴大乾身手敏捷,偷袭敌人的事自然少不了他。

有时候,敌人刚端起饭碗,裴大乾和几个战友从小道溜进去,对着不远处的敌人,打几枪,扔几颗手榴弹。日本人放下碗筷在后面追,在村子里战士们三两拐就避开了敌人的视野。几乎每天晚上,估计敌人躺下睡着了,就有新四军的几个战士摸到附近,扔几颗手榴弹,让敌人的机枪盲目地响半夜,等到机枪声一停,再朝敌人的黑影处放几枪,搅得敌人整夜无法安生。

敌人在整个营房外面第一层挖壕沟,第二层布置了铁丝网,再往里铺满了芦苇,人走在芦苇上,就会发出声响,“这是敌人防止我们偷袭的‘妙招’”。

新四军和敌人周旋了20多天。敌人处处扑空,最终老羞成怒,对空荡荡的村子发起了脾气,所到之处,能烧的房子全部烧毁,还让汉奸挖老百姓藏在地下的粮食,狼藉一片。在这20多天的扰敌中,9连官兵也吃了许多的苦头,吃不上饭、睡不好觉。裴大乾的脸变得黑青,眼窝深陷,有时候一整天不想说一句话。

12月8日,26团集合攻打青阳镇。青阳镇是整个苏皖边区南面的门户,一直是双方争夺的重点。日本人很顽固,到天黑的时候,攻击还没有起什么效果。部队撤出阵地。9日上午,26团进入朱家岗一带。

泗洪县是淮北苏皖根据地的中心地带,一直是双方相互争夺的中心。泗洪县境内的朱家岗是个大名称,包括孙家岗、曹圩、尤岗、朱家岗等村庄,是平原上突然凸起的一大片土岗,长约2000米,宽500余米。团部和警卫队、侦察、通讯分队驻守曹圩;一营驻守孙家岗和张庄;二营驻守尤岗;三营驻守在西南方的朱家岗村。

10日凌晨3点多钟,日寇分三路袭击26团。日本兵有1500多人,而刚刚经过精兵简政的26团只有3个营6个连,总共兵力不到600人,并且弹药极为缺乏。

20多天来第一次脱了衣服睡觉,裴大乾在睡梦中听到枪声响起来了,当时还以为是在做梦。旁边的战士推了他一把,他迷迷糊糊醒来,在黑灯瞎火中好不容易摸到了被战友踢乱的鞋子,提起墙边立着的枪,跟着冲出门去。

枪声在孙家岗那边响得很密集(孙家岗村和朱家岗村相距大约1000米),有些民房已经着火了,可以看见来回跑动的人影。战士们都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只有在院子外等。很快,7连连长朱震出来了,大喊着7连集合,集合起来后,营长孙云汉带领着7连向孙家岗的方向跑步走了。

9连连长花怀真把队伍集合起来,要战士们马上构筑工事,没有铁锨的向老乡借一把。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围攻9连阵地的敌人来了。柳夷指导员告诉战士们这是据守青阳镇的日军。他们分兵两路,主力约300多人进攻支援曹圩的7连;另有100多人向9连的阵地发起攻击。9连阵地的地势整体较高,敌人冲不上来,一时炮声震天,炮弹、燃烧弹一排一排打过来,杂草、树木被点燃了,整个战场火光冲天,硝烟弥漫。

新四军的装备都差不多,裴大乾本来只有3排子弹、7颗手榴弹和一把大刀,二十天来的偷袭强攻,现在弹药所剩不多。花怀真连长在阵地上喊:“战士们要沉着,敌人到跟前了再开枪,不要乱开枪,瞄准了再打!”据记载,在朱家岗战斗中,部分连队弹药用尽,战士在百姓处寻找到钉耙、铁叉冲进敌群。

敌人攻下了孙家岗,7连退回来了。7连退回来就等于3营与团部的联系断了。炮火把围墙打塌了,到处都是废墟和燃烧着的房屋。在燃烧过的草灰、尘土的飞扬中,敌人一次次发动冲锋,每当一轮炮击过后,等冬日的寒风吹尽激起的灰尘,裴大乾总能看到百米之内匍匐在地的鬼子们,他甚至知道走在最前面的鬼子会从那个位置冲上来——似乎是冲上来的必经之路,他的枪就瞄准在那里。大约十次的冲击后,日本兵的炮火慢了下来,冲锋基本停止。

下午,孙云汉营长说9连的阵地敌人看来是攻不下了,敌人大批兵力都集中在曹圩,看来他们已经知道团部就在那里,3营要分出一部分兵力支援团部。他点了裴大乾等一部分战士撤出了阵地,小跑过后场(7连阵地所在名称),到了曹圩的交通壕,向曹圩南部的敌人发起进攻。

村子周围都是老百姓挖好的壕沟,在33天反扫荡中,老百姓破毁了7000余里的公路,使敌人的进攻受到很大的限制。9连通过这些交通壕接近了敌人的外围,最后用大刀从曹圩的西南角撕破敌人布好的“口袋”。当时连队里都在流传日本鬼子不怕枪,怕大刀。据说是无头的鬼魂他们的神社不收留。鬼子们冲上来,战士们拿着大刀冲过去,往往砍死几个日本兵其他的就仓皇退却。朱家岗战斗中很多阵地就是靠大刀守住的。

裴大乾的大刀上飘着血红的布带,冲过曹圩敌人阵地的时候,他把大刀举过头顶,在头顶回旋。战士们喊杀声不断,敌人退却了,还没有短兵肉搏,敌人就让开了一条路。9连花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冲过了曹圩外围的敌人,在一片喊杀声中,3营9连终于和团部会合。这时候9旅韦国清旅长派来解围的骑兵到了,敌人眼看围歼26团的目的无法达到,急忙撤走了。

太阳落下去了,整整一天时间,敌人对阵地发起了10多次进攻。在掩埋阵亡战友的时候,裴大乾在孙家岗的一家院子里看到1连3排的20多名战士全部牺牲了,有个战士手里还死死捏着手榴弹,怎么掰都掰不开,还有的被炸得尸骨不全,找不到手脚,有一名战士嘴里还咬着敌人的一片耳朵……朱家岗战斗击毙敌人280多人,新四军26团共有73名官兵牺牲,60余名负伤。敌人的尸体大部分被他们抢回住地,焚烧了好几天,战场上只留下众多的枪支武器。

朱家岗战斗成了这次“反扫荡”的转折点,之后敌人几乎停止了进攻。33天的“反扫荡”中,新四军四师共进行了37次大小战斗,以朱家岗战斗最为惨烈。在欢庆大会上,旅长韦国清宣读了陈毅军长给26团的贺电。彭雪枫师长也表扬了26团在朱家岗的英勇,但是同时批评了部队在战斗中相互协作不力,不注意情报的搜集等。

裴大乾有个绰号叫做“裴大胆”,这个绰号跟彭雪枫还有一段渊源。还在淮北中学读书的时候,有一天,裴大乾和一群同学正在放哨,彭雪枫来了,警卫连的士兵“很凶”,其他同学都被赶吓走了,只有裴大乾爬上树,喊了一声:“彭司令。”一名警卫兵叫他快走,彭雪枫听见有人叫他,从马背上回过头来,笑着对他说:“这个小孩子胆子真大!”

共产党刚到泗洪县的时候,十三四岁的裴大乾在路上碰见了,领着他们的一个工作组到界集镇最富有的地主家去“借粮”。这一下子他就有了名气,成立儿童团他顺理成章地当上了团长,在站岗放哨中因为胆大机灵,很受赞赏,刘少奇曾说裴大乾“很机灵”,很快被保送到淮北中学学习,毕业后直接参加新四军。

裴大乾的从军生涯起于泗洪县,止也与泗洪县有直接关系。1953年裴大乾从朝鲜战场归来后,被送往南京炮兵学院深造。这时候,从家乡泗洪县寄来一份材料说裴大乾在抗日战争中杀过一名百姓……一年之后,事情调查清楚了,杀人的不是裴大乾,而是裴大强,因为和他的名字很像,地方政府搞错了。但是这一次审查持续了一年多,当裴大乾回到东北师部的时候,升迁机会已经错过。裴大乾决定退伍,志愿到最艰苦的地方工作。裴大乾说他一辈子的作风就是部队的作风——雷厉风行。“打仗就不能怕死,怕死就不要打仗。”

中广网8月6日杭州信息(记者章恒、陈瑜艳实习记者宫宝龙、陈丽)根据从浙江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到的最新消息,截止8月6号15点,各市防办上报了灾情的初步统计:“麦莎”台风给浙江省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5.6亿元,因灾死亡2人,失踪2人。

由于“麦莎”台风强度强,影响范围广,降雨量强度大,又恰逢天文大潮期,因此给浙江省造成了严重的损失。温州、台州、宁波、舟山、丽水、嘉兴、湖州、绍兴等8个市49个县(市、区)、623个乡镇、840.3万人受灾,倒塌房屋13108间。因灾死亡2人,失踪2人(是乐清市两处山体滑坡压倒房屋所致)。农作物受灾200.5千公顷,其中成灾面积71.2万吨,绝收面积22.4千公顷,减收粮食24.1万吨;水产养殖损失面积47.9千公顷,损失水产养殖产品27.7万吨;工矿企业停产63470家,公路中断178条,毁坏公路路基(面)266.1公里,损坏输电线路558.9公里,损坏通讯线路465.3公里;损坏小型水库和山塘水库21座,损坏堤防1017处221.6公里,堤防决口106处17.6公里,损坏护岸542处,损坏水闸111座,冲毁塘坝72座,灌溉设施1176处,损坏机电井36眼,损坏水文测站24座,损坏机电泵站201座,小水电站64座。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65.6亿元,其中水利设施直接经济损失4.8亿元,工业直接经济损失15.8亿元,农业直接经济损失27.5亿元。

新华社专电英国议员乔治·加洛韦5日再出惊人之语,谴责英国首相布莱尔和美国总统布什双手沾满鲜血,比制造伦敦爆炸案的恐怖分子更甚。

习惯和布莱尔政府唱反调的加洛韦当天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伦敦爆炸案的制造者的确滥杀无辜,但这与英国参与入侵伊拉克和英国对待阿拉伯世界的外交政策不无关联。

加洛韦表示,恐怕没有英国人否认这一事实,“我们的国家在满世界杀人放火”。他对伦敦地铁内和“布什空军在费卢杰街道上”实施的滥杀平民行为致以同样谴责。

他还强调,布什是世界上“头号恐怖分子”,而且布什和布莱尔“从数量上看”比伦敦爆炸案的凶手们“手上沾染更多鲜血”。

加洛韦曾极力反对联合国对伊拉克实施经济制裁,并曾于20世纪90年代与萨达姆进行多次会晤。他因强烈批评布莱尔政府参加伊拉克战争和公开呼吁英国士兵拒绝前往伊拉克参战而被布莱尔开除工党党籍。但在今年刚刚举行的议会选举中,他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再次当选议员。

美国参议院所属调查小组今年5月曾指称,有“详细证据”证明加洛韦曾在联合国“石油换食品”计划中接受萨达姆亲批的2000万桶石油配给。加洛韦对此予以坚决驳斥。(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本报讯(记者庄杨杰通讯员谈细育龙许)昨日下午,在岭南古建筑明珠德庆孔庙里,鼓乐高奏,书香弥漫,广东首个“状元礼”在这里举行。江门籍的今年高考单科“状元”黄陀身穿“状元服”进大成殿,和众学子向孔子像朝拜,并宣誓热爱祖国、成才报国。

德庆孔庙大成殿昨天的布置俨然古时举行“状元礼”的格局,罗伞罗帐处处,六艺齐舞翩翩,县内及珠三角等地的300多名学子云集。随着一声“喜报”!今年高考单科“状元”黄陀身穿“状元服”,跨棂星门、走泮桥、进大成殿。在“老先生”的引导下,“状元”和众学子向儒学先师孔子像朝拜、上香、献锦帛,并宣誓:“热爱祖国,尊敬师长,孝敬父母,团结友善,勤奋学习,成才报国”。随后,讲述孔子故事,教唱《新三字经》,演讲励志文章,使学子们接受孔文化熏陶,领略中华民族的崇德立志、知书识礼等文化精髓。礼毕,“状元”黄陀领取奖学金,并留下手脚印,随后向学子们赠送“成才锦囊”,并与学子们进行座谈交流。

此次“状元礼”的主题为中央文明委欲推广的“六个一”(即讲述一个故事、朗诵一段语录、读记一章礼仪、教唱一首歌曲、演讲一篇文章、畅谈一下理想),邀请全省高考“状元”和高考成绩优异者,并组织省内各地家长和学生前来参加,让学子们与“状元”面对面交流。继昨日启幕后,本次“状元礼”系列活动还将在9日和11日举行,每次特邀我省1名今年高考“状元”前来领取奖学金,激励广大学子好学上进。

据有关史料记载,古时读书人获取“状元”功名后,都要到孔庙大成殿行古礼参拜孔圣、诵读孔圣经典语录、缅怀孔圣训戒等,久而久之,形成传世礼制,称“状元礼”。

中国人在海外疯狂消费奢侈品的名声使得自己成为欧洲各犯罪团伙和个人的新猎物

近日,中国外交部在其官方网站发布通告,提醒中国公民在国外旅游时注意安全,提高警惕,注意防窃防抢,特别是在公共场所或景区不要招摇露富,遇事或紧急情况时与中国驻当地使领馆联系,寻求必要帮助。

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人在海外频频遭到抢劫袭击。在法国巴黎,数名中国游客在机场、车站、地铁和旅游景点被偷、被抢甚至被暴力袭击,受害者多持高档摄像机、照相机、豪华手包或携带大量现金。

7月29日,22名中国游客在马来西亚的景点黑风洞游览,一伙骑摩托车劫匪突然抢走部分游客的背包和导游的手提袋,里面22本中国护照和证件悉数被抢走。

7月31日,广东商人吴国强和他的朋友陈志远、何华在南非约翰内斯堡遭到枪杀,其原因也和谋财害命紧密相连。此外,中国人还在俄罗斯和瑞士成为当地人偷盗抢劫的一个重要目标,俨然已成为标准的“MadeinChina”猎物。

就在记者接连在网站上看到的时候,一位中国同学给记者打来电话,述说他的一位亲戚在巴黎被抢的经历,抱怨法国社会的治安越来越差。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这位中国朋友的亲戚7月初前来巴黎出差公干,带了大概8万美元的现金,欲在此地给自己的一家老小购买时尚物品,但是在他从蒙马特高地去凯旋门一带的时候,遭到一伙歹徒的抢劫,4万现金和身上的大量电子设备均落入他人之手。

幸运的是,他将另外4万美元寄存在亲戚处,才不至于落得身无分文。但是,当周围的人要求他向法国警方报案的时候,他却拒绝了。据了解情况的人透露,这位中国游客在国内算是一个官员,如果报案的话,万一惊动了中国大使馆,让国内知道,这8万美元现金不好交代。

据记者了解,一直以来,中国游客不爱用信用卡,喜欢用现金的名声在法国已是很多商家和犯罪团伙所耳熟能详的。一位从国内刚到法国的王先生对记者说,很多时候中国人带现金也是不得已的事情,因为如果你使用信用卡,那么有一天你东窗事发的话,警方就很容易查到你的消费记录,这将成为重要的证据,而现金则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包括许多中国游客到国外赌博或者消费都愿意尽可能地带现金,当然也有一些人是通过广布广东、香港等地的地下钱庄将钱转到国外的可靠熟人处,然后到国外取出后用来消费。

目前,在巴黎的中国人都知道中国游客的购买力。许多法国人平常在和记者聊天的时候,也经常提及中国人在巴黎的一些经典事件。在此流传甚广的一个故事是:有一个中国人进了位于巴黎市中心的路易·威登旗舰店,一次购买了10万欧元的货品,随后扬长而去,据说当时在场的许多法国人目瞪口呆。

奇怪的是,一向不爱露富的中国人到了国外后,特别放得开,许多人总是要在外国人面前显示自己的富有。有一次,一位亲戚来法国,顺道看望记者,对于记者的生活条件甚为不满,然后就向记者展示了他在巴黎各大品牌店购买的各色奢侈品,以显示自己的富足。

但是,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中国人的这种习惯已经日益引起欧洲各国的犯罪团体和个人的严密关注,针对中国人的抢劫活动在巴黎与日俱增。

据一位资深的欧洲导游介绍,目前还有一些高明的骗子,专门针对中国人的特点,骗取其钱财。比如,有一游客在街上遇到两名自称是“警察”的人要检查他的护照,游客就把护照拿出来给他们看。这两个人接着说警方目前正在进行“打击假币行动”,要他把随身携带的钞票拿出来验证,他想都没想就把身上的5000美元现钞拿了出来,递给“警察”查验,没想到“警察”抓起钞票就跑。

近年来,巴黎街头针对中国人的假警察也纷纷涌现。许多聚集在当地的非法移民只要一看到全身珠光宝气,背着高级皮包的东方人就开始上去搭话,一通法语过后,由于中国人听不懂他们的话,许多人开始发懵,这个时候这些假警察的其他同伙一拥而上,或偷或抢,将财物掠夺一空。一位来自中国吉林长春的游客就曾经在记者这里抱怨,说巴黎的警察抢了他的数码摄像机。

另外,许多中国人在国外虽然以露富而闻名,但有时候并不愿意被同行的本国人知道自己的经济实力,所以更多的是单人或者一个小组出去购物,这就更为犯罪分子下手提供了可乘之机。

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许多在巴黎过得不太好的华人纷纷开起了珠宝首饰店,也形成了一个挣本国人钱的网络。一般来说,只要这个网络里面有认识的人来巴黎,都会被热情推荐到一些中国人在当地开的珠宝首饰箱包店,价格普遍比当地名牌专卖店便宜许多,许多中国人在巴黎,特别是购买金银首饰的时候,经常会在这些店里购买,总觉得都是中国人,应该不会受骗。

王得规原来是一个在巴黎餐馆打工的中国移民,2002年,王得规看到了这方面的商机,开始做起中国游客的生意,据他介绍,好多中国官员、老板在他处购买首饰,一买就是好几万,而王得规的生活也已经凭借这些生意变得越来越好。

记者一位在比利时安特卫普生活的朋友陈灿日前到巴黎出差,据他介绍,许多中国移民开始在安特卫普这个世界钻石之都开设钻石店,还有的把店开到了首都布鲁塞尔,吸引中国游客购买,从中渔利。(陈伊)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新华网伦敦8月6日电据英国天空电视台报道,英国前外交大臣库克6日与友人在苏格兰山路步行时昏迷摔倒,因医治无效去世,终年59岁。

工党在1997年大选中获胜后,库克出任外交大臣。工党2001年再次执政后进行内阁改组,外交大臣职务由斯特劳接替,库克转任工党下议院领袖。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