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文真正大手笔一触即发 三大"潜在交易"交织转会谜题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24:40

日本经济通产省为本国企业颁发“生产牌照”之举其实早有预图,突然颁发的外部原因,显然与“春晓气田”即将投产有关,新华社早前已宣布“春晓气田”将于10月投产。然而真正起作用的是日本的内部政治。对于以强硬和不妥协而自得的小泉内阁来说,对“春晓气田”即将投产不有所表示,不但将承受势力越来越强的新生代右翼派别的压力,而且也有损于小泉一贯的政治形象。在因邮政民营化法案引发日本执政内部公开分歧后,小泉的权力根基已越发摇坠,而强硬是最好的政治粘合剂。日本从“争常”的复杂事态中突然抽空将注意力转向东海,应是其内部政治合力的结果。

然而即便如此,还是引发了小泉内阁的公开分歧。日本外务省人士对经济通产省的举动大为不满,话里话外认为经济通产省不懂政治。外务省担心,这不但会使本已冷淡的日中关系进一步冷冻,还可能给好不容易启动的六方会谈蒙上阴影。

除了现实的政治利益计算,可能对日本来说更为关键的是,在以下问题上还没有达成一致:该不该在东海与中国对抗到底?如果引发全面对抗怎么办?于是,日本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研究中国关于“共同开发”的建议。这一点日方近来已多次主动提及。

取得东海天然气田的试开采权,是日本帝国石油公司多年的梦想。但是这个梦想和实际行动不是一回事,倒是更像一级证券市场上的“中签”。至于什么时候将开采列入议事日程,还需看看大势。帝国石油公司的负责人此前就表示过,不可能轻易地“把钱大把大把投到别国军舰游弋的地方”。他们将在启动时采取慎重态度。

从企业规避风险的角度来说,在气田开采这样耗资巨大的项目上,选择东海这样的高度风险区确实不可理喻。而帝国石油公司面对的“对手”,并不是“春晓气田”而是中国政府和中国民意,这个对手不是商业上的而是政治上的,日本企业没有一点胜算。

中国的项目不但开工早,而且有国家的强大支持,无论资金还是保护。在日本政体下,日企很难获得同样的支持———除非日本政府决定全面与中国对抗。可以说,虽然日本小动作不断,但是已经棋输一着。

日本已先输一着为什么还在东海问题上大肆操作?回答这个问题前先看《东京新闻》7月17日的长篇报道。报道说,在中日东海油气资源之争中,台湾并不是单纯的旁观者,有迹象显示台湾可能介入。日本军事专家平松茂雄说,台湾的介入将使东海资源争议问题更加复杂,而如果台湾与中国大陆联合开发东海油田,日本将陷入极困难的境地。

上世纪60年代蒋介石治台期间,台湾和大陆曾在钓鱼岛问题上有过默契合作。但谁都知道现在台湾当局因其偏执理念,与大陆方面并不存在“默契”的条件。为什么日媒此时突然冒出这样一篇难以查证的报道?明眼人一看可知:日方与台方正就“渔权”在谈判,“台湾可能介入东海”的报道醉翁之意不在东海,而在钓鱼岛,激发日本人的对台敌意后,在钓鱼岛问题上可以获得支持日政府立场的更多民意,也可为右翼势力拓展更多的政治空间。

日本的这一操作手法玩得很纯熟,而这一手法同样可用于东海。日本知道,在东海玩的小花样必会激发中国的不满,而这不满正可以为“中国威胁论”加入新注脚,从而为其在与美合作中获得更多的东西。

因此,虽然在东海问题上中国掌握了先机,但对日方的不友好举动仍要保持高度警惕,并加以认真分析。而且,对于日本右翼的浊浪翻天,要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

上午登陆时,台风“海棠”的近中心风速最大达到每小时184公里,相当于16级强风,瞬间最大风速达到17级。伴随台风而来的是汹涌的海浪和倾盆暴雨,台风所过地区一片狼籍。港口水位离岸只有不到50公分,面街的商店都用沙袋堵住了门口。

气象预报显示,19号晚上5点左右,台风眼将会脱离台湾陆地,全台湾各地得等到19号上午5点钟,“海棠”的强风暴雨才会趋缓。

这次的台风海棠具有风力大、强度强、雨量大的特点,于7月14号下午2点在太平洋上形成。去年的14号台风云娜和18号台风艾利给台湾、浙江、福建和广东等地造成的灾害仍然让人们记忆犹新,但台风云娜和艾利的中心风速最高时也只有45米每秒和40米每秒,而台风海棠还没有登上台湾岛的时候,中心风速就已经达到了60米每秒。

目前,台风中心正以每小时15-20公里的速度向西北方向移动,预计将于19号早晨到傍晚在福建福鼎到厦门一带沿海登陆。当地的作业船只已紧急进港避险。

在台湾地区全民动员、严阵以待的同时,福建、浙江等省可能受到危害的地区也密切监视着台风海棠的动向。而继台湾之后,可能最先迎来台风海棠的福建省,这些天也丝毫不敢懈怠。全省各地各部门除了紧急召回外出作业的船舶外,还储备了大量防台防汛物资。当地武警官兵举行了誓师大会,并迅速投入到防台备战的准备工作之中。

位于浙江省最南端的苍南县,濒临东海,受到台风侵袭的可能性非常大,就在台风海棠步步逼近的几天里,苍南各地紧急行动,部署抗台防汛工作。

记者在苍南所属的几个乡镇里看到,这一带的上千艘大小渔船都已紧急回港避风,只有少数巡逻船还在紧张地进行着防台的最后准备工作,码头附近房屋和镇内危房里的居民也已经全部撤离。同时,苍南各地的水库也已经全面启动了应急方案,组织人员对水库大坝及库区来回巡查,并成立抢救小分队应对可能出现的险情。

其实早在7月12号,台风海棠在西北太平洋上,还是热带风暴的时候,浙江全省的几乎所有手机用户就收到了一条“温馨提醒”的短信:“台风即将来袭,请您注意身边的天气变化,注意安全。”这是应浙江省省长吕祖善的要求,向浙江省广大手机用户群发的“防台短信”。目前,从记者在街头了解的情况看,对本次台风海棠的强度、风力、登陆时间、地点等知识的了解,几乎家喻户晓。

据浙江省防汛防旱指挥部办公室的分析,今年浙江省7、8月份高温晴热天气比常年偏多,而这次台风海棠具有风力大、强度强、雨量大的特点,又恰逢天文高潮位,为了吸取去年14号台风“云娜”的经验教训,切实做到有灾无灾都作有灾的准备,各地都按照遭遇强台风的可能情况准备。同时,温州、台州和舟山等地也紧急召开了防御台风海棠的全市会议,记者看到,温州的上千台收割机都在加紧收割早稻,力争把损失降到最低限度。

东森记者谷怀萱:我们可以看到目前为止这场台风所带来的风势真的是非常强,瞬间的风势甚至会达到13级风,目前为止大概有九级风的情形,每次一到台风来袭的时候,我们记者一定来到河边了解一下,有没有涨潮的状况,事实上对于台北民众整个交通情形,目前在台北市铁路部分全面都是停驶的情形,目前为止民众多半尽量是少出门,在整个台风情况之下车子都是危险的状况。

东森记者谷怀萱:刚才你看到的风势其实还不是最严重的情形,最严重的就是在花莲地区,在花莲地区甚至还出现了17级的阵风,那场风甚至强大到我们有些非常重的记者到最后几乎是被台风吹着跑,眼睛几乎都被大雨刺得睁不开来了,可以说想见这次台风的风灾情形目前为止是相当严重。

主持人张羽:对于这次台风,台湾的有关单位预计这次台风什么时候可以离开台湾?

东森记者谷怀萱:目前为止我们还在监控当中,目前你可以看到,我们在现场的风已经变得越来越强了,可以知道台风的威胁性对台湾来讲是越来越大,接下来路径往浙江以及福建地区,估计威力应该会小很多。

主持人张羽:去年的台风“云娜”以及“艾利”都给两岸带来的很大的危害,那么从你的感受看,这次的“海棠”台风有什么不同?

东森记者谷怀萱:这次台风是强烈台风,对台湾来讲,威胁性是非常大的,事实上在过去台风的情形,多半都是有很大侵台的威力,但是我们这次真是不能小去了,这次我们可以看到,这次台风它最大的杀伤力在于说,目前为止都还在台湾的东部地区打转,可以说我们记者在现场非常关心这边的灾情可能会比较严重。

主持人张羽:目前肆虐台湾的“海棠”台风,对台湾的交通体系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白岩松:我想先不谈你的这个交通问题,你先从我现在站的这种状态可能就能感觉出来,由于实在是风太大了,因此现在我必须把腿劈开站住的时候,迎接风的能力才能变得更强一点,因为如果要并起腿的话你很容易站不稳,而且我现在处在一个背的风的方向这样才能站得更稳一点,我现在是站在台湾的高雄给你做报道。回答你提的交通的问题,其实说公路交通透过整个公路非常繁忙这样一个街道,你可以看得出来,现在车非常非常少,因此相当多汽车都已经停靠到了合理的位置,包括像台北一些位置,高架桥上都可以停车,刚才我在来的时候路过高雄的一个桥上也可以停车,为什么呢?如果停在低端,整个的车就容易被水给淹掉了,因此今天我相信大部分的汽车都不会在行进的过程中。另外说到航空,带当然在台湾岛么所有的飞机都停飞了,而且所有台湾倒内在今天飞往比如说外地,飞往外国的飞机都已经停飞了,船就不要说了。在台风还没有来的时候就已经停靠在港口两边,而且还用绳子把它给锁上。说到比如说自行车、摩托车,刚才我在来的路上,会爱很多停好的都已经散乱在地上,被风给吹得四处都是。高速公路也不要说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台湾岛内铁路今天已经全面停运了,这是一百多以来的第一次,而百姓关注的是地别的问运行情况,还比较正常,但是会有渗水。这是跟你说的交通方面的情况。

主持人张羽:对于北方人很少能够感受到台风的危害,你在台湾对于这次台风最直接的感受是什么?

白岩松:对于我们今天来到这儿的几位来说,都是从大陆的北方来的,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种台风的威力,而且这个海棠台风还是五年以来最强的一次,说句良心话,从昨天晚上开始这儿的风和雨就已经非常非常大了,我即使住在宾馆的房间里头,在这一夜当中都是被风和雨不断地敲打着窗户的状态中来度过的,所以说很难睡着觉。我一个同事也告诉我,他说昨夜就仿佛是有一个壮汉一直在敲你的门,你来度过的。当然其他的感受我觉得是非常明显的,第一个是台湾的百姓可能在面对这样的一个台风的时候会非常有经验,因此非常地有趣,在台风还没有到来的时候他已经采购好了方便面、矿泉水,到今天的时候译本已经不出门了。第二个感受就是什么呢?原来觉得很可爱的一些东西,当台风来里的时候他突然会觉得给里带来的威胁会很大,比如像我身后这个巨大的大树,一路上来了之后会有很多很多这样被台风给吹倒的树,如果仅仅像现在我们看到我身后的这个树还好办一点,它是孤零零地挡在地上阻碍交通而已,但是在新闻中我们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很多的大树直接砸在了车上

白岩松:我觉得可能会有这样的几类人会非常非常地忙,一个是修理电的,还有处理水的问题的,为什么呢?到今天的上午的时候,在台湾已经有几十万户都已经断电了,因此很多维修的电力工人要迅速地去进行修理。第二个是虽然警察在现在的街道上见的很少了,但是在整个从开始影响台湾,一直到现在,很多的警察还要坚守岗位。另外像比如说一些政府当中的一些人员,当然要身临其境,处在第一线了。我举一个例子来说,在前天晚上,在中国国民党的主席的选举之中,以37万多票高票当选,但是前天晚上当他刚刚获胜就要迅速地恢复到做台北市长这样一个角色当中,马上要去灾情的应急的处理中心,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会这样去说,我现在没有时间去感谢那些投了我票人,我现在的全部职责要面对这样一个海棠的台风,我觉得很多人都会是这样。我觉得还有会很忙碌的一些人是像医院里处在急诊,还有比如说在处理各种各样的应急状况的等等。

主持人张羽:在这次台风中,对于台湾普通老百姓来说,此刻他们最关心、最担心的是什么?

白岩松:要说到灾害,我想可能对于普通的市民来说,他们首先会关心自己的生活受到的影响有多大,说句实话有一些细节我感触非常深,大家现在从城市里头的人会怕这样,怕第一个怕淹水,车会停到很高的高处,另外住在低层的人他会去买我们平常抗洪抢险才会看到的沙袋,自己在一楼家门口会码得严严实实的,我的同仁就是台湾东森的主播卢秀芳告诉我,她曾经要出门上班的时候,有一次呆在楼上,但是无法上班了,因为整个水已经把一楼全部淹掉了,还有一次她在做直播的时候,就会看到淹在底下的水面上一会儿漂过一个沙发,另外我们一个电视同行,一个摄像师,他亲身在水淹到脖子上拍五百头水牛冲掉的状况。当然这是城市里人停水断电的打击,但是最大的灾害还不是这样,媒体的报道,第一个担心海水倒灌,第二个担心过高了之后给百姓带来影响,更重要的是泥石流有可能会带来极大的危害,因为在前几次有一次极大的灾难,那就是泥石流把一个村子抹掉了,泥石流还带走了20多条生命,因此这样的灾难都会让人格外担心,我觉得在面对台风的时候通过我这一天多的感受,就是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其它相对来说都是次要的。

新华网北京7月18日电(记者姚润丰)中央气象台18日18时发布的最新台风紧急警报说,预计今年第5号台风“海棠”中心以每小时15至20公里的速度向西北偏西方向移动,并将于19日凌晨到下午再次在福建沿海登陆。

受其影响,18日晚上到19日,巴士海峡、巴林塘海峡、台湾海峡、台湾以东洋面、东海海面以及台湾大部、福建大部及沿海、浙江沿海和浙江南部将有8至10级大风,台风中心经过的附近海面或地区的风力有11至12级;台湾大部将有大暴雨,部分地区有特大暴雨;福建、浙江、江西、安徽南部、广东东部偏东地区也将有大到暴雨,其中福建东部、浙江东南部的部分地区有大暴雨,局部地区有特大暴雨。

中新社福州七月十八日电(记者陈国明)记者今日从福建省防讯抗旱指挥部获悉,福建省采取强有力措施,全面防御今年第五号强台风“海棠”。截至目前,全省受强台风威胁的数十万人已实现安全大转移。

十八日下午二时,第五号强台风“海棠”距离福州东南方向约三百五十公里,台风近中心最大风力每秒达四十五米,风力达十二级以上,正迅速向福建逼近。福建沿海中北部地区出现了大雨到暴雨。预计十八日下半夜到十九日中午,在闽东霞浦至闽南惠安县崇武一带再登陆,这场近几年来罕见的强台风,威力猛、风力大、破坏性强,将给所肆掠之处城乡造成巨大的破坏性灾害。为此,福建省在强台风到来之前,进行了全民动员,全线准备,全面部署。

福建省防讯抗旱指挥部在台风到来之前已明确防御重点,要求各级主要领导要靠前指挥,全面检查防御工作落实情况。要求沿海各地要根据防台风预案,全面检查各类出海船只回港或就近避风的情况,确保按要求全部回港或就近避风,做到不漏一艘。

从十六日晚上开始,福建省沿海六个设区市全力以赴组织海上船只、海上养殖人员和沿海危险区域人员的安全大转移。截至十七日晚,全省出海船只、沿海工程船和过往商船等计一点七一万条全部进港避风和加固。

截止到十八日下午二时,全省海上船只人员和养殖人员计三十一点六万人已全部安全转移上岸;全省沿海地区低洼地带等危险区域受台风威胁人员计二十二点三万人也已得到安全转移。

新华网北京7月18日电7月17日下午,中国国民党主席选举当选人马英九致电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胡锦涛总书记,感谢胡锦涛总书记对他当选中国国民党主席的祝贺。

马英九在复电中表示:“七月十七日贺电敬悉,谨致谢忱。本人接任中国国民党主席之后,期盼贵我两党能依循今年四月二十九日连胡会五点共同愿景,推动两党交流,促进两岸之和平、繁荣与发展,共同为谋求两岸同胞之福祉而努力。”

随着中国影响力的上升,国际社会不断有呼声要求八国集团(G8)接纳中国为其新成员。实际上,目前世界经济的热点问题,从促进经济增长、能源合作到汇率改革等,都离不开中国的参与。在苏格兰鹰谷举行的八国峰会期间,布莱尔首相等政要公开表示,中国很可能会在将来被邀请加入八国集团。

另外,外界普遍认为,中日首脑会借此次会议进行会晤。但会议期间,中日两国领导人未能就缓解紧张的双边关系展开新一轮努力。作为八国集团老成员的日本,对来参加“富国俱乐部”会议的“新人”中国,有些冷淡。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苏格兰出席“G8+5”对话会议期间,与大部分与会国的元首或政府首脑进行双边接触或互动,却未安排与日本首相小泉会面。这一明显的外交冷落动作,表明两国政治关系的现状。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表示,胡锦涛主席未同小泉会晤,是因为“时间太紧了”。

一名日本政府发言人对八国集团吸收中国入会,扩大为九国集团表示了忧虑。他说,西方工业七国和俄罗斯组成的八国集团成员均拥有一套议会民主政体以及相同的价值观,而中国还存在人权等问题。在日本外务省中,主导倾向也是不支持中国参加八国集团,认为中国参加八国集团会使日本的存在越来越不受“重视”。但是分析人士认为,日本“反对”中国加入八国集团,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反对”日本要求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申请,中国被视为日本“入常”的最大障碍。日本认为,中国要加入八国集团,使“G8”成为“G9”,如果得不到八国集团成员国的同意是难以实现的。显然,日本准备在“G9”问题上进行“报复”。

外界注意到,小泉在中日关系上的态度越来越咄咄逼人。继赴硫黄岛拜谒战死者后,小泉在国会强调,决不屈服于中国和韩国的压力。他说:“靖国神社问题不是日本与中国或者韩国关系的核心,核心问题是应放眼未来、加强关系。”中国则指责日本对其二战侵略史反省不够,教科书歪曲事实,参拜靖国神社问题等。这些“老问题”导致中日双边关系降至30年来的谷底。

不过,在“七七事变”68周年纪念日之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日两国“都在本地区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此和睦相处对双方均有好处,而冲突对两国都不利”。日本一些政要也表示,要努力与中国发展友好关系,取得邻国的“理解”。

(摘自7月7日德国N24电视台“新闻评述”,原题为“日本反对中国加入‘G8’”,青木译)

2005年7月7日对伦敦来说,本来是一个值得特别庆祝的日子,八国集团峰会召开,伦敦成功取得2012年夏季奥运会主办资格,而一系列的爆炸却打断了人们庆祝的日程。

同样作为2008年奥运会承办城市,北京市近期一再发出加紧建设城市突发事件应急体系的信号。如果北京遇到类似事件将会如何?

7月8日,北京市应急指挥中心第一次迎来众多官员和专家。市突发公共事件应急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此召开。《北京市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修订案)于当日开始正式实施。

《瞭望东方周刊》了解到,以市长王岐山为主任,市委副书记强卫、常务副市长翟鸿祥为副主任的北京市突发公共事件应急委员会在今年4月成立。

目前已制定专项应急预案34个,区县分应急预案18个,7个应急保障预案正在制定中,初步形成了全市应急预案体系。18个区县的应急机构建设、13个专项应急指挥部建设和整合工作也已全面铺开。

北京市应急体系“起步稍晚,但是起点很高,完全铺开会有个过程”,中国科学院减灾中心主任王昂生说。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薛澜也认为,北京市作为一个集多种功能于一身的大都市,在社会动员能力相对较弱的情况下,“应急体系的建设面临着特殊的挑战。刚开始难免会有个迟缓期,但逐渐会朝着持续性应急体系良好发展。”

“9·11”等事件造成的国际反恐形势,加之近年雨雪天造成交通堵塞等堪忧状况,促使中国近两年越来越重视城市突发事件应急体系的建设。”王昂生教授这样概括了建设城市应急体系的大环境。

近年来,由突发事件和重大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经济损失和社会影响呈现日益加重的趋势。有资料显示,中国每年因公共安全造成的GDP损失高达6500亿元,约占GDP总量的6%,因此丧生的多达20万人。

接踵而至的各类城市突发事件一再警醒国人:建立城市公共安全日常管理体系和应急处置机制刻不容缓。

据知情人士透露,国务院拟近期成立一个专门的应急管理机构,对全国应急体系的建设进行统筹安排。

在国务院的督促下,防灾应急体系的建设工作在各省市正陆续大力铺开,全国范围内的突发事件应急体系初见端倪。

南宁市于2002年5月1日率先启动城市应急联动。其系统响应时间仅4至5秒,远高于公安部规定的10秒的标准。此外,广州、南京、天津、重庆等城市的应急系统也都在积极建设中。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