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苏联宇航员加加林疑因飞机座舱漏气致死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1:49:10

其二,受市场影响,五六月这一“死亡季节”直接影响到上游制造厂商。由于淡季缺少订单,一些没有自有品牌又无渠道通路的中小工厂便难以为继。

其三,返修率居高不下加速上游厂商死亡。MP3价位一路走低的同时,有关MP3质量问题的投诉也越来越多。

如今市场上MP3的返修率究竟达到多少?商家说法各异。“按照行规,MP3返修率在5%—8%之间是较为正常的。”明基专门负责MP3的产品经理赖文睿说,“不同的品牌,不同的代工厂生产的产品,返修率各不相同。”

“现在市面上除了一些知名品牌MP3的返修率能控制在15%—20%左右,其他的品牌一般返修率高达40%—50%左右。”某国内知名MP3品牌的产品经理向记者透露,“一些杂牌甚至能生产出多少,就会返修多少。返修率达100%。”

“返修率”一直是困扰所有MP3工厂的一道难题。“在当初考虑做MP3的时候,我们曾经也做过贴牌生产,但是最终出来的产品返修率没办法控制。”一位已退出的工厂老板说,“后来又考察了很多家工厂,还是觉得这个行业太混乱了,很多都是一个家庭作坊,几个人围起来就是一条生产线,没有象样的设备,检测只是靠人的耳朵听一下有没有声音,这样出来的产品质量怎么能让人放心。”

返修率愈高,制造成本愈大。更为致命的是,返修率问题难以解决,一些代工厂便难以接到代工的品牌,由此形成一种恶性循环,最终难以支撑下去。

其四,投机心理加速工厂退出。2002—2003年,是华南MP3工厂成长最为迅猛的一年,其间不少工厂老板抱着捞一把走人的投机心理纷纷赶上这趟制造列车。如今市场不景气,那些投机老板立马抽身走人。

其五,上游芯片等材料价格变动导致工厂关门。绝大多数MP3工厂仅一个代工厂,没有自己的品牌,更没有自己的渠道通路,抵抗市场瞬息万变的能力较弱。比如,一旦上游芯片价格上涨,而此前高价芯片制造的产品只有以低价出手,这样往往造成工厂血本无归。一年仅碰上一次,对实力较弱的工厂就是致命一击。

此外,从整个市场和行业的层面上分析,MP3制造工厂的大规模倒闭或转行,MP3行业整体利润的暴跌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据信息产业部最新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电子工业生产和销售收入依然保持快速增长,但利润总额却反而同比下降,大多数电子企业增量不增收甚至减收。这实际上也是绝大多数MP3制造工厂和整个MP3行业的真实状况。

据CBIResearch7月份最新的调研数据显示:未来的三个季度,国内的MP3销售量仍将快速增长,到2006年Q2,季销量将接近250万台;但是数据也显示,MP3的平均价格将继续下调,MP3总销售额的增长也将从今年第三季度起放缓。一组比较有趣的数据比较是,据CBIResearch预测,从今年第四季度到明年第一季度,国内MP3销量将增长10.9万台,但是销售额将仅仅增长0.6亿元;换言之,MP3市场销量增长了,但利润却急剧下降。

“卖得更多反而赚得更少了,这就是目前MP3市场的现状。”深圳市圣世高普实业有限公司一位销售业务负责人说。据了解,不少MP3工厂前期看中MP3行业的可观利润,不惜血本上马MP3业务,但当产品真正投向市场后却发现,随着众多厂商一窝蜂涌进市场,竞争异常激烈,价格急剧下跌,产品利润也大幅缩水。众多MP3工厂因此而血本无归,不得不黯然退出。

友光数码总经理冯辉认为,现在不少世界级的制造大鳄已经开始发力MP3市场,在这样的竞争局势下,小厂商面临资金和品质两大难题,在风险面前的抵抗力堪忧,容易成为市场动荡的泡沫。“一方面供大于求,另一方面是库损和资金占用,底子薄的小厂自然就熬不住了。”

众多MP3工厂倒闭,对于投诉颇多、返修率一直居高不下的MP3市场更是雪上加霜。MP3市场新一轮的服务难题将由华南进一步扩散至全国。

最近,由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发布的《2005年第2号消费提示》中指出,近期广东省各级消委会接到的MP3产品的投诉大幅上升。据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一工作人员介绍,该部门在2005年以前很少接到过消费者关于MP3产品的投诉,但是自今年5月份该部门就接到了许多消费者的投诉,“类似的投诉在市、区一级的消委会的数量更大。”而记者在走访中发现,近期设在各电脑城的“消费者投诉台”由于MP3质量及返修问题而引发的消费争议也越来越多。

如今一般MP3品牌的维修服务流程是:消费者—店面经销商—总代—品牌厂家—代工厂。除了一些较小的操作性故障由品牌商家的售后服务部能直接解决外,对于返修及技术性的问题,最后都交由代工厂负责,一旦代工厂关门倒闭,所有的维修返修便成一句空话,而遭到连锁影响的便是品牌商家、总代、经销商和消费者。此外,由于维修流程过长,而代工厂都是分批将返修品发往各品牌厂商和渠道,所以一般的维修,少则半月一月,多则两三月才能最终解决。

因此,时下一些在电脑城的经销商只有通过打枪换炮式变换门面来逃避消费纠纷,而大多数消费者则由于维修问题久拖难决而最终抱着损失不大的心理自认倒霉。

8月21日的斯坦福桥,英超第一次重量级对话,似乎在应征汉森的预言。平淡的过程,离奇甚至可笑的进球,社区盾杯翻版的比赛。阿森纳的观赏性仍然更高,控球时间也更多,可对球门的威胁却更小。切尔西仍然没有进入状态,但是他们总能有各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取得胜利。如果说最后时刻对维冈的进球,是克雷斯波个人能力的瞬间凸现,那么在克雷斯波无力突破杜尔而被替换下场后,德罗巴糟糕的停球变成进球,只能用上帝眷顾切尔西作为解释。

切尔西又创造了一项世界纪录:下半场德罗巴、赖特-菲利普斯和埃辛三名替补,总身价高达7800万英镑,比阿森纳场上十一人身价相加还要高,这应该是世界职业足球联赛历史上最昂贵的三名替补。从个人能力考究,切尔西对阿森纳的优势,未必和两队球员身价成正比,可是当温格面对场上僵局一筹莫展,不知道怎么变换打法时,穆里尼奥的坚决果断,帮助他赢得了这场比赛。

温格知道阿森纳具备潜力,可是他的球队已经缺乏了过去十年在联赛对切尔西的必胜信心,更糟糕的是,华丽流畅的阿森纳式地面进攻,慢慢地变成了一种限制阿森纳战术变化的桎梏,当情势不利,中路渗透被对手钳制住时,枪手找不到第二方案,这正是温格的唯一弱点,临场指挥时,他的判断和果敢,不如穆里尼奥和弗格森。

阿森纳的失败,会不会在弗格森心中激起兔死狐悲的感慨?他和穆里尼奥更为相得,因为英超主教练里,温格几乎是一个独来独往的局外人,倒是穆里尼奥入乡随俗,知道一来英格兰就向“教父”表达自己的尊敬。然而和卧薪尝胆期待新球场改变命运的温格相比,弗格森手头的任务更加急切——老人时日无多,曼联必须在这个赛季有所成就,掀翻切尔西是他不能回避的责任。

真正能威胁切尔西的,或许不是阿森纳,也不是利物浦。贝尼特斯承认他需要“3到5年”才能彻底改造利物浦,至今他尚未解决前锋不进球和第三中卫的问题,联赛夺冠可能性不高。能让穆里尼奥感觉到最大压力的,仍然是底蕴最为深厚的红魔。

连胜埃弗顿和阿斯顿维拉两支中游球队,曼联表现不算太抢眼,可6分正是弗格森要求的“赛季良好开局”。三年整饬,他已经完成了对主力阵容的大幅调整,倘若能在8月31日转会窗口关闭前得到巴拉克,而不是明年世界杯后,曼联主力阵容中唯一的一个缺口——年岁增大、移动缓慢的基恩,也将得以弥补。

主场战胜维拉的比赛虽然只有1比0,但却让人们见到了一个和上赛季不同的曼联,更加坚决凶悍,昔日横扫英超的那股嗜血如命的气势似乎回到了红魔身上。这是只有曼联具备的“魔性”,而这是过于追求场面华丽和仍属于磨合期的利物浦所缺乏的。在经典的1998—99赛季,曼联多次上演落后局面下翻盘的好戏,正是凭着这股百折不回的“魔性”。现在谈论曼联实现了“魔性”回归,绝对为时尚早,但是在经历了上赛季惨淡结局,又面临空前的切尔西挑战时,弗格森和他将士们的血性应该得到了一次最好的激发。

本文为《互联网周刊》授权科技独家发布,请勿转载!贯穿整个通讯制造产业链的四大巨头联合重组,将打造一个中国3G通信“梦之队”。从此,由“天、唐、特、火”组成的联合方阵,将取代“巨、大、中、华”,成为信息产业的新龙头老大

据记者从有关方面了解,中国普天、大唐电信、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与烽火通信四家企业,即将合并,形成中国最大的集手机终端制造、3G、程控交换及移动运营完整产业链于一体的“超级航母”。重组预计将在两三个月内、最迟不超过年底完成。另据消息来源透露,中国普天拟与澳大利亚电信合作,开发中国移动通信市场。

中国普天是具有政府背景的中国最大规模电子信息产业集团,大唐电信是拥有TD-SCDMA自主知识产权的3G龙头企业,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为程控交换机和无线移动领域的知名企业,烽火通信为光通讯传输领域著名企业。由贯穿整个通讯制造产业链的四大巨头联合重组,将打造一个中国3G通信“梦之队”,对中国3G产业发展,产生重要影响。从此,由“天、唐、特、火”组成的联合方阵,将取代“巨、大、中、华”,成为信息产业的新龙头老大。

另据记者从重庆方面了解,中国普天与澳大利亚通信的合作将由点到面,共同开发移动通信运营市场。重组后的中国普天五大产业中包括了电信增值运营,新集团将成为中国3G运营中不可忽视的一支突起的异军。据了解,澳大利亚电信第一步已同重庆电信运营商合作共同完成对中国市场规模的调研,正与重庆主要电信合作用户接触。

在中电系先行起跑之后,“新普天系”的宏伟队列也已经基本成型,在国资委的直接掌控下,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大唐电信、烽火通信将很有可能同中国普天走到一起

2005年7月底,随着中国电子整编长城集团、熊猫电子集团等企业的消息被最终证实,此前为媒体盛传的重组主角—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简称中国普天)似乎可以清静地置身事外了。但是,继中电系的整合之后,中国普天很有可能也要在国内企业之间掀起一轮新的重组波澜,而其影响力丝毫不在此前中电系的整合规模之下。

近日从多个渠道得到的消息来看,中国普天、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简称大唐电信集团)、上海贝尔阿尔卡特股份有限公司(简称ASB)以及烽火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烽火通信)四家企业很有可能将在最近一段时间内完成重组。而按照此前几次国资委在类似重组事件当中的做法,可能也会以一种低调、突然的方式完成。

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这一重组计划可能会在两三个月内完成,最迟不会超过年底。而在这一合并完成之后,中国普天将会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通信制造企业,这艘超级航母横亘了从手机终端制造、3G核心技术、设备制造到增值业务运营等整条产业链。

而在普天系的重组事实最终真相大白之后,这个行业领域内关于企业重组唯一的悬念就只有运营商的重组了。

从2005年5月起,便有媒体报道中国电子与中国普天这两家正在同时进行内部重组的中央企业,很有可能会以中国电子吞并中国普天的方式而告终。这一传闻在国资委、中国电子、中国普天多次辟谣之下声势日盛。

“中国电子要合并中国普天的传闻,一不是空穴来风,二不是事实。”在中国电子闪电般吃下长城集团、熊猫电子集团等企业后,中国电子总经理杨晓堂的这番话颇耐人寻味。在坚决否认了自己同中国普天之间存在合并可能性的同时,杨晓堂也用一种非常曲折的方式肯定了中国普天正在另一条道路上所进行的重组整合。

2005年6月22日,大唐电信(600198.SS)发布公告,魏少军将不再担任该公司总经理,而在总经理职位空缺期间,由来自普天集团的现任副总经理曹斌代行总经理职权。曹斌在中国普天时曾经出任系统事业部副总裁,在2005年6月11日进入大唐电信担任副总经理,仅仅10天之后便被委以重任。8月16日,曹斌成为该公司董事,这一做法同之前中国电子通过老帅王之的下课,而代以陈肇雄整编长城集团的手法如出一辙。

就像当初中电系大整合开始前那样,普天系中的上市公司股价最近有些疯狂。7月19日与7月26日,东信股份(600776.SS)与东信和平(002017.SZ)相继发布澄清公告,对股价在最近的大幅下跌进行解释,东方通信没有具体就股价的波动给出解释,而东信和平则说股价的大幅下挫可能来自于业绩的下滑。但是,业界以及媒体似乎更愿意将此次大波动与坊间流传已久的普天系重组联系在一起。

在邢炜接替欧阳忠谋掌控中国普天之初,业界很明显地看到了前后两位老板在风格上的不同之处,欧阳忠谋那种激烈的整合看不到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邢炜会放弃整合普天系。在邢炜为自己设计的2005年普天工作计划当中,机制的改革被列为首位。

在企业重组方面,资本的方式往往比任何方式都更直接、更有效,这在普天系的整合过程当中可以清楚地看到。

普天集团成立于1999年8月,其前身为成立于1980年的中国邮电工业总公司。这家公司实际上是一家行业总公司,在其成立之时,邮电部几乎将所有所属的邮电工业企业都划入中国邮电工业总公司,后者与邮电部工业局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类似的行业总公司在中国还有许多,例如中国铝业总公司、中国糖业总公司,都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过去几乎每个国家工业部委下面都有一些行业总公司管理单项产品或单个领域的所有企业。

这种行业总公司的性质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中国普天资源分散,竞争力不足,虽然东信、首信都曾经有过极为辉煌的时候,但是却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企业整体。在欧阳忠谋主政普天集团之后,开始着力整合普天系内部的企业。

欧阳忠谋的整合遭到了普天系内企业的强烈抵触,有关欧阳忠谋与其旗下的波导股份总裁徐立华等人的博弈故事一度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虽然欧阳忠谋在一定程度上统一了普天的品牌,也成功迫使施继兴等诸侯出局,但是总体来讲欧阳忠谋的整合并没有收到实效,最重要的是普天旗下的企业也在这样的博弈过程当中削弱了自己的实力。

在2004年初,邢炜接替欧阳忠谋入主中国普天,继续整合普天的任务。现在普天系旗下的企业当中业绩表现已经大不如前。波导股份、首信股份、东信等企业包括中国普天总体的业绩比从前均有大幅度的下滑。也正是这样的业绩表现更加刺激了国资委进一步整合普天系的决心。从2005年初开始,沉静了一年多时间的邢炜明显地加快了自己整合普天系的进程。

同中电系的重组过程类似,普天系的重组当中也需要借力一个新的资本平台。

中国普天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天股份)最早成立于2003年6月,当时主政中国普天的还是欧阳忠谋。一开始,普天股份就被欧阳忠谋寄予厚望,业界广泛认为这会是未来中国普天实现整体上市的实体公司。曾经有消息说,2003年美国雷曼兄弟公司被确定为普天重组和海外上市项目的联席全球协调人和主承销商,中金公司则做辅助工作,曾计划在2004年于港、美两地上市发行H股,集资金额大约在5亿至6亿美元之间。随着欧阳忠谋的下课,这一上市计划未见实行。

现在邢炜依然需要将这个平台的能量发挥出来。在普天股份成立之初,中国普天就将旗下拥有的普天首信集团、普天东信集团、普天太力以及普天信息技术研究院等公司100%的股份划拨给普天股份,而其拥有的宁波电子信息集团有限公司56.7%的股份以及北京索爱普天移动通信有限公司27%的股份和南京爱立信熊猫移动终端有限公司20%的股份也交给了普天股份。

2005年1月,普天集团又宣布将其拥有的上海邮政、南京普天、成都电缆三家上市公司的股份无偿划给普天股份,在2004年普天股份还收下了深圳普天凌云电子70%的股份以及北京松下普天38.87%的股份。到此为止,注册资本为19亿元的普天股份,几乎收入了普天旗下所有的优良资产。而中国普天向普天股份注入优质资产的过程同时也是中国普天自己内部的整合过程。

在2004年,邢炜对外保持低调的同时,在普天系内部的整合措施丝毫不弱于欧阳忠谋在任之时。

2004年5月,杨廉斯正式辞去北京首信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而由中国普天的鲍康荣接任。在这样的人事变动之外,中国普天的主业结构也逐步确定。据普天高层介绍,目前普天已明确提出将主业定位在电子通信设备制造、贸易和服务业,同时还将产业发展的重点确定在通信系统、终端、配套设备、行业应用及增值业务等五大产业领域。而这一思路业已得到国资委的认可。

2005年3月29日,中国普天股份有限公司终端事业本部正式成立。在此之前的2005年1月,普天股份旗下的系统事业本部和国际事业本部已经初步建立。系统事业本部在6月份正式挂牌。普天力求通过这一事业部机制来推进自己的主业发展。

在将优质资产纳入到普天股份平台的同时,中国普天也正在逐渐剥离那些亏损严重的资产。有消息称,普天首信的部分资产以及凌云电子很有可能成为中国普天调整的对象。

在杨廉斯指挥首信集团同诺基亚达成合作之后,普天首信曾经辉煌一时。双方的合资公司首信诺基亚一直以来都是首信的重要利润支撑。但是,2003年之后,诺基亚一直力求重组其在中国市场的四家合资公司。2005年初,重组后的诺基亚首信正式挂牌,在新公司当中诺基亚占股60%,而首信集团在合资公司的股份被大大地稀释。曾经有报道称,普天首信在合资公司的股份为22%。

随着在合资公司当中股权的稀释,普天首信在业务方面的不尽如人意之处也得以曝光。有经销商反映,近日普天首信由于亏损严重,正在全面清理库存。原价六七百元手机,仅以一二百元廉价出手。内部人士反映,在清理库存中,公司上层已爆出丑闻。负责清仓工作的副总在清仓后离开普天首信,去向不明。

另据消息人士透露,到目前为止,普天首信处于严重亏损状态,该公司欲将手中22%股份全部转让给诺基亚,“以股份换亏损”,维持账面赢利。据业内人士分析,诺基亚一旦接受这22%的股份,将成为独资,从而失去原有结构中的政府背景成分,得不偿失。所以诺基亚何去何从,正面临选择。

位于深圳的普天凌云电子曾经借助小灵通业务而一飞冲天,但是现在由于固网运营商收缩自己在小灵通方面的投资,凌云电子的处境也非常不妙。有市场人士反映,凌云电子近日也在清理库存。平日500至1000元的手机,仅以100元出售。普天集团也很有可能将这部分小灵通的资产处理掉。

在获知中国普天、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大唐电信、烽火通信四家企业重组之前,已经有媒体报道这四家中的两家有可能会发生重组,其中传言最盛的是中国普天与大唐电信。

在业内人士看来,借中国电子的平台重组电子制造业的国资委,极有可能会借助中国普天的平台重组国有资产在通信制造业的布局。这三家企业个个都在市场上具有相当的影响力,而且同中国普天之间存在较少的直接竞争关系,因此其重组前景被许多专家所看好。

8月18日,作为董事会成员的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总裁狄加在被问及国资委会不会重组中方在合资公司当中的股权时,非常明确地表示目前并没有任何关于重组方面的议题讨论。但是业界仍旧有充分的理由期待这一重组的发生。

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为中国与法国阿尔卡特集团的合资公司,2002年7月正式投入运营。阿尔卡特拥有合资公司50%外加一股,中方拥有的其余股份分别由信息产业部旗下和中国电信旗下的两家公司持有。

据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方面的相关负责人介绍,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目前在ADSL、光通信、NGN等方面都拥有相当强的实力,在光通信以及ADSL市场上,均为全球第一。虽然阿尔卡特在合资公司当中占有控股地位,但是国资委仍旧对合资公司拥有绝对的影响力。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