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新婚夜性无能为遮丑将妻子残忍杀害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7:24:37

因案情重大,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派出了5名法官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此案。永州市人大、市纪委、市委政法委、市教育局等单位分别派员旁听。仅能容纳200多人的新田县公安局会议大厅挤进了500多名旁听群众。

二审中,文建茂在取保候审期间开假发票企图减罪一事成为庭审的一大焦点,而事件的起因缘于湖南某电视台曾曝光文建茂在任教育局长期间建豪华办公楼、买豪华轿车、教育乱收费一事。因惧怕事情败露,文建茂曾跑到长沙与该电视台进行交涉,回来后在教育局报销了过桥过路费、餐费、住宿费。

2005年5月,尚处在取保候审期的文建茂还在长沙某宾馆开具了一张21500元的假发票,企图抵扣受贿款。文建茂在庭审中辩护称:“我到湖南某电视台协调关系,是经过县政府主管县领导批准同意的,因此,这21500元应该从我的受贿款项中扣减。”

在此案一审时,作为被告人的文建茂曾坐在旁听席上一边喝着矿泉水一边为自己开脱:“教育乱收费每个地方都有,我每次乱收费都是经过县领导同意的,因此,不能全部算我的错。”在一边旁听的新田县纪委的一位领导连连叹息道:“贪官把责任推给家属或下属的很常见,但像文建茂这样把责任推给领导的,也算另类!”

在二审中,文建茂又耍起了新花样,他极力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游走于“劫富济贫”与“贪污腐败”之间的“悲情局长”。他拉长脸委屈地声称:“我用收来的钱财进行了扶贫帮困、社会赞助等,这些钱也应该从我的受贿款中扣减。”据了解内情的人称,文建茂所说的“私贿扶贫”,是指2004年7月27日文建茂擅自将自己掌握的钱以教育局的名义,向新田县骥村镇肥源村民委员会修建肥源村小学捐款2000元。一位旁听的老教师说:“既然说是以教育局的名义捐款,就谈不上是‘私贿公用’,如果是以个人名义捐助,程序上不经过财务监督,擅自挪用,也是违规违纪行为,而且所用的经费最终是要教育局公费报销的啊!”

而公诉人认为,文建茂擅自用自己私人掌握的钱财扶贫帮困、搞社会赞助等行为,没有经过组织程序,属于个人行为,且被告人的受贿行为已实施完毕,其赃款去向并不影响受贿罪的构成,故对这些款额不能抵扣其受贿数额,其在取保候审期间到长沙开具的21500元的假发票更不能从其受贿款项中扣减。

据知情人士透露,文建茂在被看守所羁押期间,并不服从干警安排的劳动,经常用交钱的方式抵工,每天吃饭还要求加餐,有时一天就加200多元。他甚至在监狱里扬言:“我已经派人花重金请有关人员给我帮忙,过几天后,我要把举报我的、查我的、判我的这些人,不惜代价一个个摆平!”

●2004年9月18日,永州市纪委在新田县委开会将文建茂控制,随即宣布对他实施“双规”。

●2004年11月16日,文建茂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2005年2月8日被检察机关取保候审,2005年6月6日,新田县检察院以文建茂犯有受贿罪向新田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经法院审理查明,1994年至2004年期间,被告人文建茂在工程承包、人事安排、学生保险等方面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共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人民币109300元。

●2005年8月17日,新田县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了一审判决:被告人文建茂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6万元。一审宣判后,文建茂不服,向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本报电白讯记者林福益报道:本月18日下午,广东省公安厅政治部、省见义勇为基金会的有关领导专程到电白县人民医院,亲切看望并慰问了12日凌晨在制止一起群殴事件中被持枪凶徒打伤的一名民警和两名治安联防队员,向他们送上了慰问金。

11日深夜11时多,电白县公安局水东派出所民警李玉鹏、治安联防队员蔡福明、郑持伟等三人穿上便服追回一辆失车后,返回派出所途中,在金龙泉酒店对面、县卫生局新办公楼门口路段,他们发现有十几个人正在打架:其中四个人因寡不敌众被另外八个人打得很严重。此时李、郑、蔡三人均着便装,所开的越野车也没有警车标志。但见此情形,他们下车表明身份,仅用了几分钟时间,就使双方停手,并让被打的那四人先离开。之后,李玉鹏等三人也上了车准备走了。

可这时,原来打人的那帮人电召来支援的一个人坐着摩托车刚好赶到现场。此人手里居然拿着一支64式军用手枪。正欲离去的李玉鹏等人突然听见有人用力拍打车门,他们同时下车,问:“有什么事?是不是有人受伤要送医院?”

“没什么事!就是想打你!”拍车门的那人很蛮横地说。拿手枪的人用枪柄打掉了蔡的三颗牙。“你们为什么打人?!”李玉鹏见状怒斥道。“因为你把那些人放跑了!”拿手枪的人说着朝李玉鹏脚下方向开了一枪。

李随即拔出佩枪朝天开了两枪示警。那些人见状逃散,持枪人坐上原来那辆摩托车想跑,并开枪击中了李玉鹏的脚。

中新网10月24日电据俄罗斯新闻网报道,吉尔吉斯首都及南部城市爆发群众示威游行,指责总理库洛夫应对议员在监狱遇害一事负责,要求总理立即辞职,议会24日将召开会议,讨论解散政府的问题。

10月23日,在吉尔吉斯首都比什凯克,数百名群众在议会大楼前举行抗议集会,要求总理辞职,指责政府没有履行保护议员的义务,导致议员阿克马特巴耶夫在监狱遇害。他们搭起7个帐篷,装上电视,架上炉灶,生火做饭,另外还设有厕所、垃圾箱等,摆出了长期集会示威的架势。不过,首都中心局势暂时平静,集会者没有采取过激行动,吉尔吉斯内务部派出数名警察在议会大楼门警戒。

与此同时,在吉尔吉斯南部最大的行政中心奥什市,约200人举行游行示威活动,打出了要求总理库洛夫辞职的标语,指责其对议员阿克马特巴耶夫监狱遇害案负有责任,同时要求议长杰克巴耶夫同时辞职。参加集会的奥什州代州长阿尔持科夫承诺,将向总统反映集会情况及群众要求。

吉尔吉斯议会本来准备于23日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政府总理辞职问题,但由于是在周末,一些议员外出度假,未能及时赶回,会议被推迟到24日。吉尔吉斯副议长舍尔尼亚佐夫表示,24日的议会会议是计划中的,只是提交议员讨论的问题具有紧急性质。

库洛夫总理本人否认自己在监狱暴动议员遇害案中负有责任,但他宣布,如果议会和总统能提出正当的根据,他准备随时辞去总理职务地,强调在解散政府方面的任何问题决策都要符合民主原则。他同时呼吁自己的支持者不要制造对抗,避免暴力事件发生。

10月20日,吉尔吉斯议会护法机关和安全委员会主席阿克马特巴耶夫在视察比什凯克市郊第31监狱时与囚犯发生冲突,被劫持为人质,最后被杀害。(固山)

7月4日起,合肥市正式展开一场集中拆违“大战”,并由市委市政府强力推动。截至10月20日,合肥全市已拆除违建952万平方米。禁止“拆小不拆大、拆民不拆官、拆软不拆硬、拆明不拆暗”原则贯穿拆违始终。同时,拆违也拆掉一些人不当既得利益,打破了原有利益格局。

“一个月前,我现在站的地方是卖服装的,门面离‘安徽第一路’不到两米。”

10月21日傍晚,霓虹灯下的合肥市长江路车水马龙,任职于安徽省科协的闻海与朋友在华侨饭店门前相约。

闻海说,一切变化肇始于7月4日。这一日也被本地媒体称为“载入城建史册的日子”。

至10月20日,官方数字显示,合肥全市已拆除违建952万平方米,远远超出“年底前拆除300万平方米”的计划。

国家统计局合肥城调队综合处处长赵建营10月18日向记者披露两个数据,四城区共有97.4%市民关心、关注拆违,93%市民支持拆违。

而合肥市的一名处级官员则用三个“洗”字来形容这次大拆违行动:洗脸,合肥漂亮了、美观了,拆违是一项民心工程。

洗牌:拆违拆掉一些人不当得的既得利益,打破原有利益格局,触及官场上一些游戏规则。

10月21日,合肥市潜山路东和清溪路北一片空地上,一个延迟两年多的住宅小区项目将在此正式开工。

按陈绍洪的说法,2002年7月,该地块通过项目审批时原有房屋约7000多平方米。

拆迁消息传出后数月,房屋面积陡增到15000平方米,至2003年7月摸底时,上述数字增至7万平方米。

陈绍洪当时看到,面积145亩的地块上除了水塘中没盖房子,塘边都已密密匝匝。

伴随“隔夜楼”疯长,合肥城区近年还出现了面积超400平方米的阳台、水缸埋地伪造的水井、订书机订上的劣质三合板吊顶等怪现象。

一个细节是,今年徽商大会期间,有位浙江投资商带着3亿元项目前来签约,但他反复央告与会记者千万不要公布项目地点。

“拆迁前大量搭建‘隔夜楼’,严重影响合肥投资环境,危害了社会公平和市场秩序。”合肥市委副书记、查处违法建设领导小组组长黄同文说。

5月起,合肥市开始进行全面摸底违建,207平方公里的合肥城区查出1700万平方米违建,其中不少属各级党政机关所有。

6月11日至16日,黄同文一行20多人先后到长沙、深圳、南京等兄弟城市考察学习城建经验以及拆违方面好的做法,“大家一致感到震动很大,收获很大”。

“拆违是块难啃的硬骨头……更重要的是,有违法建设的党政机关、部门单位要带头自拆,党员干部要带头自拆……”

7月4日,合肥召开全市查处违建动员大会,履新三个月的市委书记孙金龙在大会上发言。

8日,孙金龙四天前的拆违动员讲话摘要出现在《人民日报》“政治”版右边头条位置。

12日起,合肥市委办公厅、市人大分别带头拆除淮河路、寿春路上违法建设的门面房,拉开了大拆违序幕。

10月19日,记者在孙金龙的办公室见到了他的秘书,但未能采访到孙金龙本人。这位秘书告诉记者,孙金龙极少就此事接受媒体采访。

一位市政府官员介绍,有三任市委书记都是从本地干部中提拔的,孙金龙的到来打破了这种格局。

公开报道显示,43岁的孙金龙1962年生于湖北钟祥,曾任辽宁省地矿局坑探工程大队工作总工程师。

“他早就认识到,合肥的城建缺乏规划,而要重整规划,拆除违建不能不办。”一位政府官员说,新来的书记对此态度十分强硬。

合肥拆违工作从5月份开始一步步地酝酿、摸底、宣传,此后,干部头上的“紧箍咒”也越戴越紧。

“决不允许出现‘拆小不拆大、拆民不拆官、拆软不拆硬、拆明不拆暗’现象。”孙金龙作了上述表态。

合肥市规划局监察大队大队长鲍某被免职在当地看成处理拆违不力干部的“试金石”。

5月底,骆岗镇分路口社区居委会主任吴某在文昌新村西侧搭建了一栋250平方米的违法建筑,且处于高压线下。

合肥市规划局监察大队获知后下达了停建通知,但吴某不予理睬,继续加班加点违法施工。

而10月13日,市规划局三处处长、蜀山区分局局长邱志强被开除党籍则被看成拆违中处理干部一次“最大的风波”。

紧靠合肥市环城公园水体、碧雨花园小区东门6月出现一独栋违建别墅,建房者竟然还拿到了规划许可证。

6月18日,此事经媒体报道之后,合肥市有关部门开始调查邱志强,发现他在违规办理许可证时是受熟人之托。

邱志强最终因受贿且数额巨大,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并开除党籍。那栋争议别墅则被拆除。

市规划局宣传处长汪晖介绍,合肥市1995年和2001年也有两次大规模拆违行动,都拆了20万平方米左右,“但当时党政机关的违法建设几乎没有涉及”。

对于此次拆违,孙金龙明令“凡属拆除范围内,没有特权单位,也没有特权阶层。

不论大小多少,不管涉及哪一部门,不管事关什么‘背景’的人,都要敢于硬碰、严格执法“。

合肥市纪委、组织部、监察局于6月30日下发了《合肥市查处违法建设责任追究暂行办法》,明确要“对不认真履行职责或在工作中违法违纪的,严格追究有关单位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的责任”。

“有这个办法并不是非要查办几个,而是起到一个震慑作用和推进作用”。合肥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黄同文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