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加上芯片可看免费电视 明年国内将上市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6:31:16

遗书中秀秀的话令人震撼:“妈妈、爸爸,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我只能这样做,我不是一个好学生,我是一个差学生,您和爸爸那么辛苦,我让您每天都生气,我死了您就和爸爸把店卖了,每天都在家休息吧。您养了我13年,花了好多好多的钱!我死了我可以帮您们节约10万元。对不起,我要陪爷爷去啦。妈妈、爸爸、哥哥、姐姐(秀秀的嫂子),对不起!我辜负了你们的心了!我是个差生!”

秀秀的邻居反映,秀秀性格开朗,很懂礼貌,平时帮妈妈做生意,邻居们都很喜欢她。秀秀的母亲说,秀秀是家里的快乐之源,哥哥已经结婚并搬出去住了,只有秀秀陪伴着这老两口。秀秀所在学校的教务处杨主任也说,秀秀虽然学习成绩一般,但在学校的人缘很好,去年“六·一”时她还被评为优秀少先队员。秀秀的班主任曹老师更是十分喜爱秀秀,每次放学,秀秀都会晚一些走,帮助老师收拾教材、擦黑板、摆好桌椅等。

秀秀平时心理很健康,人也特别聪明。母亲告诉记者:“孩子突然选择这条路,从遗书和遗物里看,可能是孩子觉得成绩差对不起我们。”

秀秀的母亲回忆说:“最后一次和孩子交流是在一个月前,孩子说他们学校的考生中,有报一、二、九中的(银川市最好的几个初中),她说自己也想报。我劝孩子说,十五中也不错,你成绩没有他们好,那些中学你要是考不上了会不高兴的,妈妈不想让你不高兴。孩子却羡慕地说,班里的一个同学考了这几个中学而且都考上了,现在不是学校挑他,而是他挑学校。”

“考试前孩子又问我考不好怎么办?我说,‘妈妈不会怪你,首先爸爸妈妈文化低,帮不了你什么,第二你经常帮妈妈做生意,耽误了你学习的时间。’孩子听了特别高兴,考试完后有一天告诉我‘如果考不上大学我就去当兵’。平时我们一家人都特宠她,虽然家里条件不是很好,但孩子要什么都会买给她,孩子也特别懂事,特别体谅父母,从不乱花钱。”

据秀秀的母亲介绍,遗书中说到的10万元,可能是孩子平时在大人们聊天的过程中无意间听到的。尽管国家规定义务教育阶段实行“一费制”。但是,在现实中许多家长往往要付出多出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费用。在各地,公办学校按照“一费制”的收费政策执行,而依托公办学校举办的民办学校和按民办学校机制运行改革的实验学校则高价收费。在银川市民办初中按每学期每生2000元,小学按每学期每生1200元标准收费,住宿费另算。这意味着,如果通过考试能够上这些集中当地优质教育资源的民办初中,三年下来,仅学费家长就要承担12000元,这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如果一些家长进行择校,就需再交几千元到上万元数目不等的择校费,一个普通家庭更是难以承受!

记者采访了秀秀所在的小学校长和教务处主任,他们说,秀秀自杀的当天上午,同学们正好在学校里举行结业典礼,而她根本就没有去学校参加活动,连成绩单也没有来领。秀秀在学校表现一直都非常好,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喜欢她。

银川市一位教师说,在择校热的社会大背景下,择校的压力是导致秀秀自杀的主要原因。

初中属于义务教育阶段,是一个学生打好基础的时期,他们应该轻松地走进初中校园。然而,在择校的压力下,他们的校园生活难以平静。甘肃省社科院社会学家毕可生说,据调查,2004年上海义务教育新生升学时,49.23%的小学一年级新生、74.63%的初中预备年级新生,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入学考试和面试。35.85%的家长也曾想方设法为孩子择校。

目前义务教育阶段择校热愈演愈烈,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一些学校四处伸手,千方百计挖取优秀生源,借“升学率”提高知名度,以知名度吸引低分生,以低分生获取高收益。择校费也已经达到数千元、几万元甚至数十万元。

在公办学校择校热的同时,各地兴起的“名校办民校”更是助推了择校之风。银川市虽然严禁公办学校间高价择校,但近几年,为了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当地采取依托有名的高中来办民办初中的“名校办民校”的做法,可以名正言顺地收取择校费。

毕可生说,义务教育阶段择校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已经凸显:在小学阶段,学生之间已经开始以成绩论英雄,让学生产生“学习成绩不好即差生”“上不了好的初中学校即失败”的心理。同时,有钱有权人家的孩子却可以通过掏高额费用和各种关系来上好的初中,教育公平严重缺失。择校现象的出现,扩大了阶层差距,加重了家长负担,破坏了社会和谐。

宁夏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办公室副主任刘霄鸿认为,如今孩子从各个渠道对现实的了解越来越多,孩子心理早熟必然导致行为早熟。但是,他们毕竟还是孩子,对现实的很多社会问题没有足够的辨别力与心理承受力,对自己的未来没有明确的目标和追求。择校歪风不刹,类似的悲剧就难以遏止!

昨日中午,就在记者抵达资中县第一人民医院前一刻钟,一名疫病患者刚刚离开了人世。死者名叫刘贤根,男,56岁,是该县高楼镇古楼村十组村民。

刘贤根的妻子坐在梯坎上哭泣着,旁边的十多个人面无表情。死者外甥尹先生说他们等待着医院如何处理尸体,农村的风俗希望医院不要火化,但希望甚微。

据刘的妻子介绍,18日下午,刘贤根被邻居叫去,杀一头死掉的猪。当时去的时候知道要杀的是瘟猪(当地人把非正常死掉的猪叫瘟猪),但因此前多次杀猪也无事发生,因此就没在意。

一头猪在刘贤根的刀下,两个小时内变成了裸露着猪皮的白条肉。但刘并没有吃自己杀的猪肉。

20日下午,刘贤根在家里正修理农具,突然感到全身乏力,随后开始发高烧,他以为是感冒,就吃了点家里备用的感冒药睡下。

21日早晨8时,刘贤根起不了床,其妻子突然发现刘的脸上出现黑色斑痕,随即还发现胳膊上,身体上也有不少黑斑。本村的医生一边给刘贤根打点滴,一边说他从来没见过这个病,还是早些送医院检查治疗。

21日中午12时,刘贤根被送到医院急诊,医生诊断为可能是败血症或者是狗体病,随即安排其住进感染科治疗。

次日下午,毗邻资阳疫区的资中县也要求各地加强防护,排查可疑的病人,刘随即被当地政府和医院排查出疑似病例,再次回到医院治疗,只不过这次没有收取他们任何费用。

25日9时50分,刘贤根出现呼吸衰竭等危险症状,医生建议开刀做手术,刘妻在手术协议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期盼丈夫能度过难关。但12时15分许,刘停止了呼吸,并被送往停尸房。

在感染科门口照顾病人的家属目睹了死者死亡后的情景,“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用担架把尸体抬了出来”,并比划着说,胳膊、脸、身体,甚至是股沟的最下方都是黑色的斑痕。

刘妻的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在记者看到她时,悲伤暂时掩藏在了心里,她着急地想知道丈夫的尸体是否必须要火化,因为农村的风俗希望土葬。她还想知道并始终疑惑的是,到底是什么病夺走了身体健壮的丈夫。本报特派记者郎清相

该女生父亲呼吁有关部门立刻对该班所有女生进行调查,对受害学生进行心理辅导

天河棠东金桥实验学校又有一女生指称遭到班主任“谢老师”的猥亵,10岁的小惠称“谢老师”两次在教室里摸她的胸,其中第二次达十几分钟。小惠的父亲建议有关部门对班上20名女生进行调查,看是否还存在其他受害者。

7月14日,天河棠东民办学校金桥实验学校四年级11岁女生小鱼向警方报案,称遭副校长郑某某和班主任谢老师性侵犯。7月15日,郑某某和谢老师分别以涉嫌强制猥亵和强奸被警方刑事拘留。7月20日,小鱼一名同班同学小利指称也遭谢老师性侵犯。

此事经本报披露后,在小鱼同班同学的家长中引起很大震动。学生小惠的母亲称,她看到报纸之后,回家问女儿:“老师有没有对你怎么样?”孩子一开始不肯说,她就将孩子关在一个屋里,终于问了出来,“当时我都快气晕了”。

昨天下午2时,记者见到了10岁的小惠,她长得比同龄的孩子要高,扎着两根麻花辫,见到记者一点也不怕生,叽叽喳喳地跟记者聊家常。可记者一提到谢老师,她马上闭口不谈,低着头呆呆地望着地面,不时还像大人一样叹气,许久才开口。

小惠称,谢老师曾经两次摸她的胸脯。今年六月初一天中午,她趴在教室桌上睡午觉。谢老师走进来,一声不响地坐到旁边,也趴在桌子上睡觉。突然,谢老师将一只手放在她胸脯,隔着衣服就乱摸。“(当时)我很害怕,但不知道老师在干什么,不敢吭声。”小惠说,几分钟后,她就借口去了厕所。

小惠还说,一个星期后,谢老师对她做了同样的事情,“那一次摸了十几分钟,我都不敢吭声。”小惠称,当时班上还有其他同学,但谢老师趴在她旁边装睡,“挡住别人视线”。后来她借口要帮同学装开水,才从桌子上爬出去了。

小惠称,自从被老师那样摸过后,她常常想起当时的情形,“有时一天想几次,走路时想,坐车时想,爸爸带去玩时也想”。她有时想得根本没办法学习了,就跟自己说“算了吧,没事的”,“可我还是很怕他(老师),见到他总有种不祥预感”。

小惠母亲称,孩子以前很活泼,回家和她有很多话说,可后来就变了,总是愁眉苦脸,不说话。她看见孩子成绩下降,就让女儿学习,孩子就发呆,说“烦死了”。小惠母亲说,她问孩子烦什么,孩子又不说,她急了,就让孩子趴在床上,上前去打骂。可孩子老老实实地趴上床,任她打骂,只是哭,什么也不说。

小惠说,当时她已经感觉到谢老师摸她是不对的,觉得老师怎么那么坏,不配当老师。可因为害怕,就一直没有跟家里人讲。小惠母亲说,当时她问孩子为什么不早说,女儿说怕说出来要挨打。

小惠母亲说,谢老师外表看起来很老实、很好,隐蔽性太强了,她听说女儿班上还有女生遭到侵害。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也听人举报还有其他女生遭到侵害,但孩子家长不愿意出来说。

小惠姐姐称,昨天她带妹妹去报警,可妹妹不敢讲,说“害怕”。小惠父亲说,此事给孩子心理带来了很大的阴影,如果不及时找心理医生治疗,将给孩子带来终生伤害。小惠父亲建议有关部门立刻对该班20余名学生进行调查,对受害学生进行心理辅导。(作者:虞伟林静华)

据重庆晨报报道,截止到25日晚8时,四川资中县该症状病人累计达到8人,其中死亡3人,一例病重。因资阳当地医院传染科无法进入,记者未能了解到该市详细病人人数。

资中一医生说,罪魁祸首有可能是溶血型链球菌变种,这种病菌通过血液传播到人体内,可以导致病人在很短时间内死亡。

昨天中午12时许,记者在资中县医院感染科看到,这里的病人在增加。病床上有5个病人,而在记者抵达前几分钟,一名50多岁的病人死在资中县医院。新华社截止到23日中午12时的统计数字是,内江3例,其中死亡2例。

蹲坐在资中县医院感染科门前的数名病人家属,气愤不解地说:“这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咋这么造孽。”资中县医院感染科并没有设防,采访过程异常顺利,以下是统计到的当天因感染不明病因的部分病人的情况。

黄中言,56岁,2床;其母康素振,81岁,1床,家住孟塘镇杨树村一组。黄中言的女婿刘先生说,20日,黄家花了30元购买了黄姓本家死掉的病猪肉50千克,当晚家里人一起吃过肉后,黄中言和其母次日感到身体不舒服,头疼,身体乏力。24日实在抗不住了,才被120送到医院,稍做检查后医生说他们是目前当地发作的一种不明病因的病,随即被送到感染科治疗。

黄长久,男,56岁,板栗镇郑家沟村人。其子黄军说,22日,自家喂养的50多千克重的猪突然死亡,家里人舍不得扔掉,就宰割吃了。次日出现症状被送到医院治疗。

李天树,男,68岁,顺河镇白草坝人。16日买了猪肉吃下后,身体逐渐开始出现不适,并在家找赤脚医生打过针,但随后还是没有抗住病情,不得不拨打120急救,其目前状态不错。

晚上8时,记者再次来到医院,发现感染科一楼通道处又增添了一个病人。杨在林,男,56岁,高楼镇新凉村人,家里只有他一个人。22日,一个邻居家的猪死了宰割后,半送半卖地给了他,24日,他开始出现高烧等症状,在坚持过一天之后的25日下午7时30分,他被120送到了医院急救。当记者看到杨在林时,他的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不过,他还坐起来说,输上液体后,感觉好多了。

而下午处于昏迷状态的黄长久,在晚上8时已病危。当时,黄家的两个男孩戴着口罩焦虑不安地守在病房门口,但不再允许记者进去探视。黄军说,现在其父亲很危险,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

当天下午,资中县卫生局办公室陈主任表示,目前不清楚有多少病人。不过,该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现在时间紧任务重,全县有50万只猪需要挨个登记注册。

在成渝高速公路资阳出口处,动检和公安民警制作了动物临检站检查过往车辆,不少车辆均排队列检。当地群众也开始拒绝食用猪肉,改吃鸡鸭肉。

本月底,美国首位现役上校武官将进驻台湾,出任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军事技术联络事务组组长,另外两名校级军官和国防部文职官员也将陆续抵台。

这是美国与台湾断交26年来,首次派现役高级军官驻台。这个“首次”意味着,美国不惜以损害处在平稳期的中美关系为代价,打算让美台军事关系进一步深化。在中美首脑可能年内互访的背景下,美国的举动为两国关系再次留下了阴影。

为了履行中美三个公报所做的承诺,长期以来美国在台协会一直采取聘用美国退役军官的做法,让美国退役军官承担类似武官的职责,协调对台军售事宜、提供所谓“防卫协助”。但美国国会2002年通过“国防授权法案”后,美国将官以下现役军官赴台的限制其实已告取消。

由于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战略重心转向反恐,而其全球反恐大业又离不开中国的支持,考虑到中国的反应,美向台湾派遣现役军官之事一直没有提上议事日程。去年开始,美国判断已具备在阿富汗、伊拉克羁绊的条件,于是,派遣现役军官驻台成为美军方考虑的内容。据传,当时美国只打算派少校级军官赴台,但经过半年的考察后,最终选定了一名陆军上校赴台。尽管美方称这是出于“提升行政效率”的考虑,强调美对台政策没变,但情况显然没有这么单纯。事实上台方已将此视为“台美军事关系正常化”的象征,而台“国安局”也换派了一名“中将”级人物赴美做“国安局”的“特派员”,颇有投桃报李之意。

上个月,美国官员首度证实:台北与华盛顿自2002年已设立一条军事热线电话,当“台海发生迫切军事危机、或台湾遭受突发性攻击”等重大状况时,台方可突破“外交”限制与美政府或军方直接对话。虽然美方表示这条热线从建成至今从未正式使用过,但这是美国与“非邦交”对象之间唯一一条军事热线本身,就表明了美台军事交流的深度。回顾多年来的事实可以发现,美台的军事合作一方面范围越来越大,一方面越来越公开化。过去,美台军事合作多限于武器销售、军事技术转让和情报合作,但近年来,美国加紧了扩大与台军事合作的步伐。台军每年一度的“汉光军演”,美军都积极参与,从最新的兵沙盘演练电脑软件到派员“观摩”,美军都置身其中,甚至传出名义上台军演习总指挥是台军“参谋总长”李天羽、实际总指挥是美军上校观察组的消息。

此外,在保守而短视的美国国会推动下,美台军方高层互访呈越来越频繁的趋势,并从一开始的“过境外交”发展为赤裸裸的“互访”。

2002年美官方曾给予台当时的“国防部长”汤曜明“直接赴美”的官方签证,之后,台军方高层赴美再无禁区;而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准将级亲信也被传秘密访台。

美台军方打得如此火热,连美国一些人也承认:双方的实质军事关系是“准军事同盟”。

这个“准军事同盟”即使在美国,也已事实上违法。其实美方也深知这一点,因此,那位自己不愿赴台却被选中的威尔纳上校,被要求在履新时不能穿美军制服。

但这样的象征无补于美方的错误,倒是反证了法律规定的美台军事合作限度是多么脆弱。而这种局面的持续,将进一步给“台独”分子和“台独”代言人们提供错误信息,使危及中美关系、危及台海、危及和平的浊浪再度掀起,而这股浊浪最后可能扑到始作俑者自己的身上。(徐立凡)

中新网7月26日电陈水扁今天(26日)上午在与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的视讯记者会上称期待台日关系能更加密切。

据“中央社”报道,陈水扁称,“日本是台湾最好的朋友”,他并对2月美日“二加二咨商”将台湾议题纳入并期待两岸对话,以及关切大陆通过《反分裂国家法》等称是“日台美共同利益所在”。

此外,对于29日将举行的第15次台日渔业谈判,陈水扁称渔业问题并非短期内可解决或令大家满意,由于涉及渔权和主权问题,“若这次没法形成共识还有下次,下下次”。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