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新劳工法案引发抗议 80多所大学学生罢课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30:28

7月21日晚,在纳溪区,我们从知情人士那里了解到纳溪区检察院前后两次拒绝批准逮捕徐友忠的缘由。

第一次,今年4月,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是:“被鉴定人孙晓患有精神病”;法律能力意见是:“其被他人奸淫时性自卫能力消弱”。纳溪区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不能批准逮捕。“‘患有精神病’,患有何种精神病?没说清楚;‘性自卫能力消弱’,消弱到何种程度也没讲明白。”4月5日,纳溪检方第一次将案卷退回了纳溪警方。

第二次,5月18日,纳溪警方再次将孙晓带到了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这次该中心的司法鉴定结论是:“被鉴定人孙晓患精神分裂症,该病症呈持续状态,可时好时坏。”警方据此再次向检方提请批准逮捕徐友忠。检方再次以“证据不足”为由,将案卷退回给了警方。这次检方拒绝批准逮捕的理由是:“该病症呈持续状态,可时好时坏。那么,她和徐友忠发生性行为时精神状态是正常的还是不正常的、是好的还是坏的?没说清楚。”

那么,第三次司法鉴定的结论究竟是什么?能被检方认可吗?我们决定向纳溪相关部门求证。

22日上午10时41分,我们来到纳溪区公安分局,未见到局长雷宏。拨通他的手机,他说:“孙晓案?我们还在侦查阶段。等一段时间,结了案再说。”

上午11时许,我们来到纳溪区政法委。政法委办公室的同志说:“我们不清楚具体进展,你们还是去检察院采访吧。”

上午11时15分,我们再次来到纳溪区检察院。就在这时,孙大明几乎是跑步过来,兴奋地告诉我们:“逮捕了!已经批准逮捕了!11点22分,检察院信访室的同志打电话通知我的!”为证实这个说法,我们来到信访室。打电话给孙大明的一位同志说:“是真的,我哪敢随便说?”我们想看看批捕的“内部文件”,但被拒绝。

在纳溪的调查,很多问题没得到证实。我们灵机一动,决定迂回到自贡调查,并顺利采访到了第三次为孙晓进行司法鉴定的三位专家:自贡市第五人民医院(专业精神病医院)院长、自贡市医学会精神专委会主任、四川省精神专委会委员、主任医师谭友果,以及魏庆平、陈茂娟。

谭友果拿出了编号为“自精司鉴2005—70号”的司法鉴定,那是一本厚厚的卷宗。鉴定结论是:“被鉴定人孙晓患有精神分裂症,该病系持续病程。”“对法律能力的意见:被鉴定人在上述被他人奸淫时无性自卫能力。”

这个结论,从某种程度上讲,已“铁定”徐友忠涉嫌强奸孙晓!“法院开庭时如有必要,我们专家组将出庭作证。”谭友果说。

谭友果仔细阐述了得出这个结论的理由:“第一,依据的是警方的讯问材料、旁证材料,还有孙家的精神病家族史;第二,7月6日来鉴定时,孙晓有听幻觉、视幻觉,有被跟踪、被监视感,自知力缺失(即否认自己有病,对自己的病感无知觉)。这些完全符合‘CCMD-3’(即《中国精神分类诊断标准第三版》)规定的精神分裂症的主要特征诊断标准;第三,重点依据是孙晓母亲和邻居证实:去年3月开始,孙晓病情明显加重,徐友忠给她看病、输液,每次输液后她都睡着。因此,我们专家组一致认为:与徐友忠发生性关系时,属精神分裂症状。”

谭友果说:“纳溪警方人士告诉我们,与前两次鉴定时不同的是,这次公安机关补充了很多材料,其中有很重要的证据。”案卷中警方的讯问笔录显示:今年1月6日19时55分到21时30分,徐友忠在纳溪公安分局接受刑警七中队当时的负责人段明福等人的讯问时说:“我听本社人说过,她(指孙晓)有间歇性精神病,东跑西跑的,没嫁人。”谭友果称:这就证明,徐友忠明确知道对方是精神病人。

7月31日上午11时26分,记者从泸州市公安局纳溪区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刑志奇处得到证实:7月28日,徐友忠因涉嫌强奸精神病患者孙晓,已被公安机关逮捕,现羁押在泸州市公安局看守所,等待法律审判。

目前,孙家生活更加困难。婴儿一直是孙大明的母亲和妻子在抚养。孙大明说:“徐友忠不管。孙晓以前有很长的头发,剪下来卖了105元。徐友忠强行拿走52元,说是刚生孩子时徐家花了的钱要还。”孙家已请了民事代理人,将向徐友忠提出附带民事索赔。本报将继续关注“孙晓案”,直到最终结果出来。

徐友忠终于被逮捕了。从他第一次被警方刑事拘留到最后被逮捕,这其间经历了太多,包括时间的跨度,包括孙晓家人的辛酸,包括媒体的坚守,也包括警方辗转两地、三次提请司法鉴定,更包括检方的两次拒绝批准逮捕和最终批捕。

在这次历时三个月的“孙晓案”调查中,我们听到当地执法部门经常有人提到“佘祥林案”:“我们不想把这案子也办成冤案”。因此,为了孙晓及其家人的公道,警方前后三次提请司法鉴定;为了不让徐友忠蒙冤,检方一次次拒绝批捕。这一次次反复的过程,体现了我们国家的司法,正向着更文明、更准确的方向进步。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关于当前办理强奸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中的规定:“明知妇女是精神病患者或者痴呆者(程度严重的)而与其发生性行为的,不管犯罪分子采取什么手段,都应以强奸罪论处。”

工作几个月来,曲文不时感到郁闷,甚至埋怨自己为什么没有出生在一个大款或官员家庭。在他看来,正是因为家庭背景不同,才导致他和一位同学的工作差距。

来自苏北农村的曲文今年毕业于南京某大学新闻系,因为老师的介绍和自己实习时的出色表现,他留在了一家电视台新创办的频道做节目后期制作工作。在家里人看来,这是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曲文却不这么认为:“我只是一个打工的,没有合同,没有保险,即使出差时出了车祸,台里也不会负责任。”

但曲文的一位同班同学则幸运多了,两人同在一家电视台,后者享受的却是“台聘”待遇,曲文没有的他都有,比如各类保险、住房公积金、年终奖和过节费等等。“他即使不干活,也比我收入多。”曲文觉得自己就算拼命跑也追不上那位同学,“因为一起步,人家就把我甩出了老远。”

曲文认为,出现这种差距并不是因为两人之间的实力差别,而是家庭背景。“关键在于他父亲是某电视台的台长。”对此,曲文的另一位同学也表示认可:“能够被‘台聘’的,家里都有很硬的关系。”

家庭背景越好,越容易找到好工作,这已成众多大学毕业生的共识。北京大学“高等教育规模扩展与毕业生就业”课题组在一次针对2003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的问卷调查中发现,家庭背景越好,毕业时的工作落实率和起薪额越高,说明不同阶层子女受高等教育之后的结果也不均等。“父母的社会地位越高,拥有的权力越大,社会关系越多,动员和利用这些资源为其子女求学和就业服务的能力越强。”参与这次调查报告撰写的北大教育经济研究所副教授文东茅认为,家长们甚至可以“直接通过关系和权力决定子女的就业”。

2002年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刘延就是一个优越家庭的受益者。他有一个在某省财政厅任要职的父亲和在一家著名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母亲,父亲的很多大学同学都在全国的财政金融机构有着或大或小的权力。他毕业后进入的北京一家外资公司的负责人就是父亲的大学师兄。工作还不到3年的刘延,已经成了有房有车一族。“他(指刘延所在公司的负责人———记者注)是看着我一步步长大的,大三下学期我就确定了这份工作。”尽管刘延对自己的能力很自信,但他认为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和家庭环境有关,“在我的就业中,爸爸一直都在起作用。”

在大学时,父亲也鼓励刘延去找工作,只是想让他拥有这样一种经历。而母亲则希望他能出国留学或者去考国际公务员。刘延将找工作视为人生的重要一课,“但我缺课了”。

2001年12月,刘延和同学一起参加过在武汉的一场招聘会,不同的是:同学们都西装革履郑重其事,满怀着就业的期待,而刘延则一身休闲服,也没有准备简历,“我就是去看看”。在同学们天南地北地赶着参加各种招聘会的时候,刘延依然过着颇有规律的生活:上午在图书馆查资料,准备毕业论文,空闲时还会打打保龄球。找工作过程中的艰辛、焦虑,刘延难以体会。

刘延还告诉记者,他父亲的一个上司的侄女,只是财会学校的中专生,毕业时进了当地一家国有银行,而该银行是很多优秀的金融系本科生都难进的。“毕竟,我们还是生活在一个‘熟人社会’,有背景的孩子会有很多人给他们介绍工作,在一般人看来极为稀缺的工作机会在这些孩子眼中就是一句话那么简单。”

相比刘延,周心媛找工作的经历应该更具代表性。2004年,这位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的大四学生,因为找工作第一次来到了北京,住在一间地下室。“那是一段颠沛流离的日子。”她回忆说,“我几乎参加了所有能参加的招聘会,投出去的简历数不清。”

周心媛的爸爸是山东临沂的一位普通教师,他所能做的只是尽可能地收集一些就业信息。作为家里惟一的大学生,周心媛承载了全家的期望,但父母一直不敢直接问她工作的事。一天晚上11时多,周心媛在面试之后赶往地下室的路上,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尽管她想努力掩饰一天奔波的疲惫,但父亲还是感觉到了。“爸爸那天晚上哭了。”

在几次面试被拒绝之后,周心媛变得特别害怕听到“谁有关系”之类的话。武汉理工大学99级机电学院的毕业生胡蕾也是这样。这位经常拿到专业奖学金的女孩通过了很多家国有大型企业的笔试,但往往在面试中被淘汰。

在一次笔试中,自信的胡蕾告诉了同专业一位男生不少答案,但最终只有那位男生被录用。“后来我才知道,他的爸爸就是这家公司的副总经理。”胡蕾说,“有时候竞争到最后,其实大家的能力都差不多,但对于有关系的人来说就不一样了。很多时候,这些人参加笔试就是走过场而已。”

文东茅副教授在研究中发现,日本一次全国性的社会阶层与社会流动调查曾显示:父亲的职业和学历对个人的教育成就和现职都具有巨大影响,并得出结论———“理应平等的教育机会,事实上随出身阶层而异”。而北京大学教育经济与管理系副主任岳昌君博士也认为,父母学历高、职业好,会让子女在教育和就业上更有利,这种“代际传递效益”在中国很明显,在全世界也普遍存在。

北京大学“高等教育规模扩展与毕业生就业”课题组2003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的问卷调查,一共取得来自7个省34所高校的15222份有效样本。

文东茅在分析中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父亲职业为行政管理人员、经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其子女工作的落实率和升学率均高于平均水平;而父亲职业为农民、个体工商人员、商业服务人员以及离退休、无业、失业、半失业人员,子女工作落实率和升学率均低于平均水平。而行政管理人员子女的工作落实率要比农民子女高出约14个百分点。“父亲的社会阶层越高,毕业生的平均起薪额也越高,父亲为农民者比父亲为行政管理人员和经理人员的毕业生平均月收入分别少400元和300元。”

而在岳昌君博士看来,对大学毕业生就业的影响,家庭所拥有的社会资本在县一级体现很明显,在大城市所发挥的作用则很有限。他在调查中发现,学历层次越高,受家庭背景的影响就越弱,“但在专科层次上,有相当一批人在中等城市就业,家庭背景的影响就很显著。”

尽管对于个体的大学毕业生而言,家庭背景会明显影响就业,但岳昌君认为,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就业市场上,学生的学识、能力受到重视,人情和社会关系等的影响在降低。“学历、专业学习成绩、学校提供的求职信息和学校性质是决定高校毕业生就业竞争力的最关键的因素。”这也是北京大学“高等教育规模扩展与毕业生就业”课题组2003年调查的结论之一。“对高校学生而言,内因是决定就业竞争力的关键因素。努力提高专业学习的知识水平、选择较高层次的学历教育,有利于增加找到工作的概率和提高起薪水平。”岳昌君说,而学校知名度对就业的影响也会越来越突出。(文中毕业生均为化名)

今年4月29日,1头两岁半的狮虎兽被引进到狮虎园,安排在狮园。狮园的3头雄狮表现得极不好客,它们站在10多米远的地方紧盯着狮虎兽。狮虎兽见状也竖起耳朵,身上的毛也奓开了。

双方对视了5分钟,互相吼叫着,3头狮子成半弧形逼向狮虎兽。短促的争斗后,3头狮子没有占到便宜,但还是不断联合起来袭击狮虎兽。饲养员见状赶紧把狮虎兽圈禁在铁笼子里,气得狮虎兽在笼子里边来回踱步。

7月29日上午,1只雄狮来到狮虎兽的笼子边,透过空隙“偷窥”狮虎兽吃鸡架。狮虎兽对它吼了一声,喝退了狮子。

很快,3头雄狮找上门来,朝着笼子里的狮虎兽狂吼。双方谁也不服气,狠劲拍打铁笼子。打斗声引来了饲养员,此时,狮虎兽猛地躺在地上,肚脐处鼓起一个大包,一节肠子从此鼓了出来,呼吸逐渐减弱……

“性情暴躁的狮虎兽因用力过猛,患了脐疝,狮虎兽再用点力气,就可能因肠子断裂死亡!”马俊有些后怕。

昨日,记者雨中探望了狮虎兽,它的肚子还是有些胀,懒散地趴在地上,只是把屁股甩向记者的镜头。

马俊说,狮虎兽太珍贵了,全国大概也就5只,要是死了,那狮虎园的损失可就大了!等狮虎兽康复后,狮虎园可能会考虑让它移居别处。

黄海军告诉记者,狮虎兽是异常珍稀的动物,它们的父母分别是狮子和老虎。狮虎兽头像狮子,身子像虎,体形要比狮子和虎大,性情也更为暴躁。不过,它们实在非常娇贵,生命比较脆弱,通常只有几年的寿命。更为可怜的是,从目前的研究情况看,它们尚不具备繁衍后代的能力。

本报讯李先生买别的彩票时随便机选了一注七星彩,但就是这一注中了500万大奖,这也多少弥补了刚刚和女朋友分手的遗憾。

7月26日上午,李先生在老乡陪同下,来到北京体彩中心兑奖。李先生30多岁,穿着朴素,是外地人。据李先生称,他是一个忠实的彩民,最近几个月,几乎天天买彩票,从不间断。7月24日,他到网点买别的彩种,在打完所选号码后,网点老板说了句“七星彩当晚也开奖”。“既然开奖就买点吧”,李先生说,虽然也买过七星彩,但研究不多,就让老乡机选了一注第05085期的七星彩。第二天,李先生来到网点看开奖号码,发现其中有4个号码跟自己的那一注号码一致。网点老板告诉他,网点开出了500万,李先生觉得很有可能是自己中了大奖,立即抄了号码回家核对,果然自己是幸运儿。

李先生告诉记者,前些日子,跟他相处了几年的女朋友刚离开了他,主要是因为自己是农村人,而女友是城里人,时间一长觉得性格有差异,因此只能分手了事。

李先生表示,领到奖金后,他会先买辆车,因为这是他多年的愿望,然后在北京买套房子,这样才有家的感觉。

新闻回放:7月30日上午,年仅13岁的少女李某在长春市某医院产下了一女婴,孩子的父亲是与她相识两年的男友。幼小的她自己还不懂怀孕和生孩子的事。这次生育极可能导致她身体不再生长。

昨日中午记者来到李某的病房时,有4个人在护理她。一个自称是她姐,一个是她男友王某,还有王某的母亲和伯母。李某左边的婴儿车内,睡着个白胖的女婴。据王某母亲称,小“孙女”已没什么大碍。12时30分,护士进入病房给女婴注射疫苗,小家伙疼得大哭起来。王某立即手忙脚乱地来到床边,可不知该怎么哄。记者待了近20分钟,李某躺在床上,始终没有睁眼,也没和任何人说话。

王某身高1.73米,看上去很成熟。据他母亲讲,他已经23周岁。记者问他打算以后怎么办,他只挠头不吭声。

王某的母亲很瘦小,站在李某床边。她说,她家和李某家都是从外地来的,现在是邻居。“以前不知道他俩处对象,更没想到会有孩子。”至于这个女婴怎么办,她首先说自己家做不了主,因为李某的家人还没有表态。李某这么小就生了孩子,她父母非常生气,一直没到医院看过。王某的母亲表示挺喜欢李某的,想把她们娘俩领回家当俩孩子养。

昨日14时40分许,王某到医院一楼打了一个电话后上楼。10分钟后,王某和其母亲等4人走出医院,在门口打了一辆红色的出租车向西开去,记者开车尾随其后。当车开到建设街一家医院门前时,出租车停住了,王某一个人走下车,换乘另一辆出租车向东驶去。

记者的车马上又跟了过去,在南昌路和清和街交会处附近,王某再次下车,站在路边同几个人聊了起来,一边聊一边还不住地朝记者这边看。大约聊了半个小时后,王某突然朝采访车走来,经过采访车一直向北走去。记者下车跟过去,王某似乎有所察觉,上了一辆出租车溜了。

昨日18时40分左右,两名民警来到李某所在的医院。10分钟后,那名自称是李某姐姐的女孩从楼上下来,和两位警察进了一间医生办公室。20多分钟后,两位民警走了。女孩回到楼上。据悉,李某将于今天出院。

昨日将本报报道全文转载,引起强烈反响。到记者截稿时,网友评论已达到上千条。“不管是不是你情我愿,女孩还未成年,她的男友就是在犯罪,应受到法律惩罚。”一位网友说。

中新网8月2日电卫生部新闻办公室今天晚间发布消息说,据四川省卫生厅报告,8月1日12时至8月2日12时,四川省无新发人感染猪链球菌病病例。回顾性调查报告8例病例(其中,临床诊断5例,疑似3例)。另外,排除1例,死亡1例。

截至8月2日12时,四川省累计报告人感染猪链球菌病病例205例,其中实验室确诊42例,临床诊断117例,疑似46例。这些病例中,治愈出院18例,病危29例,死亡37例。

昨日,醴陵市泗汾镇刚刚经受丧父之痛的男孩林飞(化名),终于从招生考试网上获悉,自己被湖北一所本科院校录取了。此时,林飞泪流满面:爸爸,我们的约定实现了!

2004年年底开始,林飞的父亲感觉身体有些不适,并且病情越来越严重。今年元月23日,他被长沙湘雅附二医院诊断为肺癌晚期。拿到诊断书的一刹那,夫妻俩人都呆了。儿子还有4个月就要高考,如果他知道父亲得此绝症肯定会影响学习。于是,两人作出一个惊人决定:隐瞒病情,让儿子安心高考!

2月23日是元宵节,一直在校补课的林飞从学校匆忙赶回家,当看到躺在床上虚弱的父亲时,他急切地询问父亲的病情。父亲若无其事地说,自己得的是小病,没关系。林飞还是催促父亲赶快去看病,父亲说不着急,等他考上大学,自己一定治好病。于是,父子俩人击掌郑重立下约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