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女声一档节目观众4亿 三大项收入数以亿计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49:18

随着与母亲之间矛盾的急剧激化,这对少女开始憎恨她,最后竟然演变成“有我没她”的地步。当时,她们在看到母亲举着酒瓶从酒吧回来,摇摇晃晃地走进家门后,不约而同地出现了报复她的想法。愤怒的她们在听到母亲醉酒后的疯狂歌声,看到她夸张的跳舞动作后,竟然决定杀死母亲,恢复家中宁静。

在确定吐着酒气、情绪亢奋的母亲已经喝醉后,她们强行喂食她服下一些“泰诺3”药物。看到母亲双眼露出迷茫神色后,这2个疯狂的女儿快速冲上前,死命地将她拉到浴室。在妹妹的帮助下,16岁的女儿死命地按住母亲的头,将她按在水中。4分钟后,看到原本拼命挣扎的母亲不再动弹,这个失去理智的女儿才松开手,将她拉出浴缸。数分钟后,母亲便死在了2个女儿面前。

2名少女在实施杀人案之后,惊慌失措地逃到住宅附近的餐馆,开始制定计划,寻找如何逃避警方追查的方法。在商议之后,2人回到家中,制造了母亲在醉酒后淹死于浴缸中的场景,并且在编造谎言串通台词后,打电话报警。但是,16岁的少女在不安中,向她们的一名家庭好友透露了此事。

然而,这名家庭好友竟然是警方的眼线,他偷偷地将少女的话语录了下来,并且将它呈给警方,作为她们杀害母亲的证据。以为将杀人行为掩饰地滴水不漏的她们立刻被拘留,并且被控上法庭。

11月7日,法庭审理了此案,并且出示了录下16岁少女杀害母亲过程话语的录像带。她们被以一级杀人罪名控诉。(水文)

据澳洲《太阳先驱报》、《悉尼先驱晨报》8日报道,7日凌晨,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附近一名母亲突然丧心病狂抡起一把斧头,齐膝砍断了不断哭叫的17个月大幼儿的左腿。

这名可怜的婴儿被送往墨尔本市皇家儿童医院后,一个由13人组成的专家小组进行了长达8.5小时的手术,终于替这名幼儿接续上了被砍断的左腿,但医生要到本周末才能知道接续手术是否成功。目前那名母亲已经被捕,并正在接受精神状况评估。(兰西)

今年2月14日“情人节”,英国男子保罗·戴森向警方报案,女友乔安妮·纳尔逊失踪。他在当地电视台声泪俱下地请求女友看到节目后与他联系。然而,最终戴森却因涉嫌谋杀纳尔逊被捕。

霍尔地方法院7日庭审进入申诉阶段时,戴森终于承认自己在情人节那天亲手掐死了纳尔逊,起因是她嫌弃他不会用洗衣机。法官汤姆·克拉克内尔宣布戴森谋杀罪名成立,并决定8日宣读判决书。马晓燕(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门头沟农民李东在挖石料时,将地下的军用光缆挖断,导致部队通讯中断374分钟。11月6日,门头沟法院以李东犯过失破坏军事通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6个月,赔偿解放军某部经济损失169余万元。该案是我国今年2月刑法新增过失破坏军事通信罪后宣判的首起案件。

“今年3月22日16时,李东驾驶铲车,在门头沟某矿矿区东侧土路进行铲石料作业,作业现场附近有书写“国防通信线路严禁挖掘、取土、钻凿、建房等施工”

字样的警示牌及“下有光缆禁止取土”字样的水泥标石。李东看见标志牌,知道有军用光缆通过,仍心怀侥幸继续铲石料作业,解放军某部队国防重要通信军用光缆被铲断,直到当日22时40分该光缆被修复,致使该部队中断通讯374分钟,造成经济损失共计169.6余万元。案发后李东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法院认为,李东在铲石料过程中,因过失破坏重要军事通信,致使部队遭受经济损失,造成严重后果,李东已构成过失破坏军事通信罪。法官介绍说,过去,在施工中挖断通信光缆屡见不鲜,责任人只是赔偿一定的经济损失。今年2月,我国刑法修正案(五)通过,新增加了过失破坏军事通信罪。再发生此类事件,责任人不仅要负民事责任,还要负刑事责任。(记者郭晓明通讯员安铂如)

今年,我26岁了。去年,我结婚了,以为幸福从此开始,没想到结婚还不到一年,他经常不回家。当我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几乎要发疯了。

前几天,丈夫竟然跪在我面前哭诉:“房子已经被我卖了。卖房子的那8万块钱也被我花光了,我喜欢住在洗浴中心,看看黄色二人转、按按摩,喜欢有‘小姐’的陪伴,我知道这样错了,但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拿起了菜刀,几乎想杀了他。

我们的婚姻是有感情基础的,与丈夫恋爱4年,我们一直相处得很好。丈夫开始不回家是在蜜月后才出现的,当时他以“今晚要加班”、“我找了个兼职”等理由一天比一天回家晚时,我就发现他开始流连在各种娱乐场所了。

我明白,从深夜回家到离家不归,是因为外面的诱惑太多。我从没去过那种地方,只是听说洗浴城一个包间的最低消费大都在数百元人民币以上,有小姐提供特殊服务价格更高。

我真恨那些藏污纳垢的歌厅、洗浴中心、酒吧,是它们夺走丈夫的心,让多少个本来幸福的女人和我一样独守空房。现在连房子也卖了,没有了家,我们可能也要分手了……

希望你们能够揭露洗浴城里的丑恶,引起社会的关注,联合有关部门对这些娱乐场所予以取缔。

哈市的洗浴中心果真像读者反映的那样吗?为了探究真相,7日晚,本报两位记者对读者来信反映强烈的两家洗浴中心进行了暗访。记者想弄明白的是,究竟洗浴中心用的是什么手段,将小燕的丈夫勾引得如此失魂落魄。记者经过暗访之后,感觉大吃一惊,让记者没有想到的是,某些洗浴中心竟然如此大胆,如此不堪……

一进大厅,服务员向记者推荐一种18元的套票,称该套票包含浴品、搓澡和一次保健按摩。看记者犹豫,服务员便对记者说,他们这里还有68元的韩式按摩和88元的泰式按摩。记者表示要先洗浴,然后再做选择。

这里的洗浴区不大,只有几十平方米,热水时断时续,记者让服务员调一下,他们说是锅炉房的事,管不了。

洗浴完毕,记者二人来到休息大厅,这里的空间不大,放了二三十张床,大厅中间有一台电视,周围的灯光很暗。一直跟在身后的服务员一再向记者推荐包房,反复说“包房休息,可以不花钱”。记者问:“包房不花钱是不是就得做按摩呀?”一个姓李的服务员说:“到我们这里来的,基本上都进包房做按摩,我先给你介绍,如果您做的话,再到包房也行。”该服务员说:“128元的是‘大活’,也就是‘特服’,做什么都可以。68元和88元的按摩是怎么回事,我就不知道了。我给您叫按摩小姐,由她给您介绍。”

昏暗的灯光下,记者看不清她们的面容。二人分别坐在两位记者身旁,拿起记者的手就开始按了起来。记者问:“你这是什么按摩呀?”一位叫露露的小姐告诉记者,这是最普通的保健按摩,如果洗的是18元的套票,洗浴中心就提供这种按摩。露露对记者说:“我们做这种按摩只能提取7元的回扣,这种保健按摩非常累,得按二十几分钟。如果大哥照顾的话,可以到包房按别的,包房免收费用。”

记者问露露三种按摩有什么差别,露露说,68元没什么特别的,88元可以推油,就是肾推,也就是“打飞机”。128元的就什么都可以做,如果要和她包夜的话,价钱是300元钱。

在给记者做保健按摩的同时,露露一直向记者“推销”自己,极力劝记者去包房做个“大活儿”。见记者不是很感兴趣,她就利用按摩的机会试图触摸记者的敏感部位。被记者斥责了几句之后,她明显不太高兴,一边按摩一边嘟囔:“这位大哥可真正经,碰都碰不得,还做什么按摩啊?”

记者见状表示,如果她保健按摩按得好,一会儿做不做“大活”可以考虑。露露一听便来了劲,对记者有问必答。她说自己今年29岁,属蛇的,身高1.72米,以前是做美容的,今年5月来这家洗浴中心做按摩小姐。她告诉记者,自己的牌号是14号,记者记住这个牌号,以后可以再来找她,并说:“如果想找别的小姐的话,也可以尽管和我说。”

按摩完之后,露露还是不肯走开,一直坐在记者的身边。记者假装接听电话,称有急事离开了洗浴中心。结账的时候,前台小姐收了两位记者52元。最后,这位前台小姐为记者留下了一张订房卡,并说欢迎记者再来。

离开了这家洗浴中心后,记者一行于21时30分左右又来到了位于湘江路上的大雨花园浴场。

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这家可是远近闻名的“好地方”,并主动谈起了“大雨”的情况。来到大雨花园浴场后,记者发现这里的洗浴区更小,桑拿房只能容纳两个人。

到了休息大厅,服务员没等记者说话,就叫来了两位小姐为记者按摩。其中一名高个按摩员穿着开口极低的“V”字领连衣裙,另一名黄色长碎发的按摩员身着露背的抹胸中长裙。自称为4号的“抹胸裙”坐在按摩床边,只伸手在记者腿上有气无力地随意按揉。

整个休息大厅里,记者没有看到其他的客人,便问4号:“生意怎么这么差?”4号说:“我们家不做大厅按摩,都是进包房的。”随即她向记者介绍了包房里的服务:“120元,就是‘快炮’、‘平活儿’。除此之外,如果客人要‘做活儿’,再和小姐另谈,比如‘口活儿’是100元。”

记者让在腿部胡乱按揉的4号先为记者按按头,4号很坦白地说:“我也不会呀。”她说,这里的小姐做保健按摩是不算钟的,“我们只翻包房的牌儿。洗浴按摩套票只有13元,我们按摩员是一分钱都不提的,这只是老板给我们安排一个‘擓货’的时间。”她说,老板还算很“仁义”,包房“平活儿”120元,小姐可以提70元,如果小姐“做活儿”,那所有的小费都是小姐的。

攀谈中,4号告诉记者,她是学护理专业的。“为什么不去当护士呢?”记者问。她笑着说:“哪有干这活儿挣得多啊,而且省力、没本钱、见效快。”说起挣钱之快,她说:“最快的不到1分钟就能挣70块,然后就回大厅来唠唠嗑,随便按按就完了。”

38号小姐向记者介绍,这里一共有8个包房,小姐有十来个,她之所以是38号,是因为来的时候刚好这个号是空着的,就用了这个号,其实小姐并没有那么多。洗浴中心的小姐们经常换,人员流动很大,因为客人需要新鲜感。

为了拉记者去包房里“做特服”,按摩小姐极力保证这里的安全,她说这里虽然面积不大,却已经开了很多年了,从未出过事儿。她说:“我们家都没有别的按摩,你看,就是做这个的,还不像别的家遮遮掩掩的,有什么推油。来我们家就是直接做‘大活儿’。”

看记者还是不感兴趣,她继续游说,表示如果记者肯在120元的费用上再多加100元的话,什么都可以让记者做,如果是包夜,12点钟以前是400元,过了12点是300元。

出来算账,两个人一共消费了26元钱,前台的小姐似乎对记者的消费很不满意,全无刚开始的一脸笑容。

记者昨日获悉,曾在全国范围内造成恶劣影响的文山“警察11·10”枪击案日前有了最终结果,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后维持原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开枪打死左维和蒋善维的陆熊无期徒刑。记者了解到,而由于陆熊已经在监狱中开始服刑,判决给两名受害人家属的约14万元民事赔偿,仍没有得到半点兑现。

文山州“11·10”警察枪击案发生后,州检察机关很快以故意杀人罪对陆熊提出公诉。今年4月初,文山中院就此作出一审判决,认为:对于惨剧的发生,死者本人也有一定的过错和责任,主要表现在当有人进行劝止时,他们仍继续纠缠,从而导致了事件的升级。此外,在案发后,陆雄态度比较积极,投案自首,还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根据以上两条主要理由,法院在认定构成故意杀人罪的基础上,决定对陆熊处以无期徒刑。

“警察开枪故意杀人,造成两条人命,性质如此恶劣,我们觉得适用死刑不应该有任何争议。”两名受害人的代理律师王惠民在接到一审判决后,如此向媒体称。该判决同时也就受害人提出的附带民事诉讼作出了判决,判决陆雄向两个家庭支付共约14万元各项赔偿。对判决结果这两部分内容,受害方均不服,令他们“意外”的是,保住性命的陆雄及其辩护人同样对此表示强烈不服,在一审中坚持做“无罪辩护”的他们很快提出了上诉。

值得注意的是,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就此上诉进行审理过程中,受害人左维、蒋善维的家属撤回了原本已经递交的上诉状。左维的父亲告诉本报记者:左维和蒋善维都是家中最主要的劳动力和经济支柱,而且都是初为人父,两人的死对各自的家庭来说,这种打击是难以想像的。而惨剧发生以来,两家人为讨说法,已经债台高筑,现在,他们只想尽快拿到一审判决的钱,以还债和维持家里开支。因此,尽管这个数字和他们所提出的126万非常悬殊,他们也只有认了。

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二审后,认为原判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近日,依法做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终审判决一经作出,立即生效,罪犯陆雄目前已经开始服刑。然而,对于受害家庭而言,罪犯的服刑并不能对他们起到任何实质上的抚慰,因为原审判决的14万元他们没能拿到一分。对此,他们的代理律师王惠民昨日面对记者时唯有一声叹息:“即便罪犯判的是死刑,即便已经枪毙了,只要他留下了遗产,这个财产都应该用来执行给受害人。但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在罪犯已经判刑的情况下,民事赔偿都很难得到执行。实际上,这种不执行是明显违法的。”

2004年11月10日21晚9时许,云南文山州砚山县维末乡派出所民警陆雄骑着摩托车,带着所长史泽刚途经维末乡政府门口,摩托车挂着了正在行走的左维后,双方发生争执,其间,陆雄打了左维一拳。左维被打后想不通,便邀约蒋善维等找陆雄质问,并打了陆雄,陆雄随后开枪打死了左维和蒋善维,并打伤了前来劝架的缪洪星。事发后,陆雄被公安机关拘押,乡派出所所长及乡党委书记也已被停职。

本报讯今晨7时许,东三环燕莎桥南侧由北向南方向的辅路上出现了惊险一幕:一辆空驶的夏利出租车缓慢行驶中险些撞到旁边骑车的学生,之后不断在路上“画龙”,随即斜冲上人行道,撞上了路边的宣传栏。据赶到现场的交警事后证实说,这名出租车司机已猝死。

当时正在辅路边等待打车的龙先生看到了这惊险一幕。“出租车行驶在最右侧车道,开得很慢,有点打晃儿,还差点撞上旁边一名骑自行车的学生。我看到司机脸色发灰,好像还有意识,快撞到人时还踩了一脚刹车。但很快车就一下子斜冲上马路牙,把旁边报纸宣传栏的防护玻璃撞碎了,车才停了下来。”据龙先生描述,车内司机是位50岁左右的男子,车停下后司机双眼紧闭,头靠在驾驶座旁的防护栏上。“司机可能是猝死,医务人员把司机从座位上抬出来时,他的脸色、嘴唇都发青,双手向下耷拉着。”

事故发生后,120及巡逻交警很快赶到现场。交警经调查确认,出事司机姓彭,50岁左右,是北京海星出租汽车有限责任公司的的哥。很快,出事司机被急救车拉至附近的武警北京总队医院,出租车也被清障车拉走,至7时20分现场清理完毕。记者从武警北京总队医院了解到,该司机被送至医院时已死亡。王怡

的哥驾车猝死的事故已不罕见。武警总医院急诊内科主治医师马立芝说,其实一些猝死情况是可以避免的:在发病前一两天至1个星期甚至1个月,患者会有头晕、胸闷、喘憋等症状出现。很多人认为是工作太累,没有意识到可能是心脏有问题。特别是出租车司机工作强度较大,有的人身体不适也“扛”着,不愿上医院,就更别提定期体检了。

马医生就此提醒38岁至55岁,特别是45岁至50岁的男士,即使平时感觉身体健康,也要定期到医院做心脏检查等。那些常抽烟、喝酒、爱吃高脂肪食物及熬夜的人更要注意。另外马医生透露,目前心脏猝死患者以男性居多,发病年龄段已向年轻化过渡,该院曾接诊过24岁的心脏猝死患者。王怡

昨日,一个让人不禁毛骨悚然的消息传来:一名16岁的少年文强(化名)用一张超级女生的不干胶,诱骗一个5岁小男孩雨雨(化名)到自己家里,随后用嘴将小男孩的命根咬得鲜血直流。接到消息后,为了核实事情的真实性,记者立即前往事发地进行采访,16岁的少年断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当被问及为什么要跟着文强进屋时,雨雨的话则让人心痛不已:“因为他说要给我一张李宇春的贴片!”

昨日下午,在什邡市民主镇的一个店铺外,记者见到了雨雨和他的家人。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小小的嘴巴,5岁的雨雨看起来虎头虎脑的,十分可爱,只是走路的时候两只腿不自然的往外翻。雨雨的母亲愁容满面:“事情发生了一周多了,我们一直不想对外说的,没有没料到事情会发生成这样!”

面对记者,雨雨有点害羞,他断断续续地讲述了29号下午的情况。雨雨说,那天他在大姑爷家玩,大姑爷出去了,他就一个人在门口玩,这时候,一个哥哥就过来,叫雨雨跟他进屋,哥哥手里有一张超级女声李宇春的不干胶,“哥哥说给我一张李宇春的卡片,我就跟他进去了。”停留了半秒钟,雨雨继续说,“进去了他就脱我的裤子,咬我的鸡鸡,好痛,流了血,我就哭了,他叫我不准哭,说如果有谁问起,就说是拌倒的!”据雨雨说,后来听到了有人叫他,那个哥哥就把不干胶给了他,然后把他送出了门。

雨雨的姑爷朱星学是第一目击者,当天雨雨在他家玩,他出去拖煤。等他回来以后发现雨雨不在,就到处去找,一边走一边喊着雨雨的名字,走到文强的家门口,看到文强和雨雨一起出来了,“当时我还在想,他们两个年龄那么悬殊,怎么耍得起来呢?”

随后,朱星学把雨雨抱上了自己的三轮车,当走到自己门口时,朱就叫雨雨下车,雨雨没有反应,死活不肯下车,说“雀雀”痛,还哭了起来。朱星学发现雨雨的裤子上有血,连忙把他的裤子脱下,“把我吓惨了,秋裤上、他的‘雀雀’上全是血。”朱当即明白了,问他是谁干的,雨雨怯生生地说:“那个大娃娃!”骑上车随即掉头朝文强的家赶去,此事文强的家已经大门紧闭。

最终,气愤之余的朱星学在文强家的店铺那里找到了文强,不料文强镇定自如:“幺伯,啥子事?”朱星学坚持回家再说,在从店铺到文强家,文强冒了句:“是不是雨雨的事?”朱星学简单地回应了一声。路上,碰到了雨雨的父亲和雨雨,见到文强,雨雨带着哭腔指认:“就是他!”据朱星学讲,直到那时,文强还很冷静,随后淡淡地对他说:“幺伯,是我咬的,我年纪小,尽量不要把事情闹大吧!”让大家始料不及的是,走到文强家,文强的母亲张女士坚决否认了儿子的说法,双方不欢而散,并迅速把鲜血直流的雨雨朝医院送。

据雨雨的叔叔介绍,当天把雨雨送到镇医院,医生一见雨雨的情况,连忙叫他们直接往什邡市人民医院送。而孩子的父母在了解了事情的整个过程后更是胆战心惊,让他们稍微有点安心的是,事发当晚文强的父亲拿了600元到医院。

雨雨的母亲陈丽君拿出一个塑料口袋,里面装着雨雨的两条血裤,还有一张沾满血迹的不干胶,陈女士说,前段时间一个小朋友给了雨雨一张李宇春的不干胶,雨雨一直贴在文具盒上,他很喜欢,那天文强就是拿着李宇春的不干胶逗他才上当。儿子只有5岁,什么都不懂,发生了这样的事,除了觉得伤口疼痛外,每天还是乐呵呵的,无忧无虑,但是等他稍微大一点了,如果明白了,他会有什么想法呢。

作为父亲的殷先生则考虑得更远,他说儿子现在脱裤子都怕,在医院住了整整一个星期,本想息事宁人的,哪知对方现在竟然矢口否认此事,这让他们一家都难以接受。“等他长大了,有了女朋友,如果女朋友知道他被人咬过会怎么想啊,而且对以后的身体有没有影响现在还不知道呢!”殷先生无奈地摇摇头,身为父亲的他不得不为儿子考虑得更长远。

下午5时许,越想越气不过的雨雨的姑姑准备再次找文强问问情况,记者在学校门口等候,过了10分钟,文强跟随着陈女士从教学楼朝校门走,见到记者的镜头,文强立即停住脚步。他断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这事我不会说的,你们不要侵犯我的肖像权!”

在文强家旁边的一张麻将桌上,记者见到了文强的母亲张女士,一听记者要采访,张女士的嗓门突然提高了几倍:“不晓得,我们当家的都走了!”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她扯着嗓子激动地说,因为雨雨在他们家耍出的事,她承认他们家确实拿了600元钱出来,“黄泥巴从天上掉下来,板不脱的嘛!”但是说到文强是不是真的咬了雨雨,张女士顿时火气蹿上来:“我们娃娃16岁压力那么大,不可能那么去接受那么小的娃娃!”她说那天,文强在家写东西,雨雨看他拿了张画(不干胶),就跟着跑进了他们家,跑着跑着摔了一跤。然后雨雨就跑到文强的面前,指着自己的命根说他那里痛,文强心想蚊子咬的什么,用口水敷一下就可以好,于是就抹了点口水在上面。“去医院,医生又没有说是咬的,你在我这里耍,那是脱不干净的。我们才出的600元!我们是占到我们的道理的,你们相不相信16岁娃娃咬他5岁娃娃的XX嘛?”张女士反问众人,引来围观群众哄堂大笑。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