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队长酒后驾车撞人逃逸续:局长政委引咎辞职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27:08

艾滋病患者家属:她说你看你同学以后人情也没法补,你看你岳父岁数也大了还有老年病这抽完了他再有啥事,你就花点钱走干道吧,反正这血鬼也来了。

小李听从了这个熟人的话,花600元钱,买了孙老四400CC的血液。谁也没想到就是这血液埋下了祸根,从这次病后,妻子就经常感冒,而且身体越来越消瘦,2004年5月,妻子瘦成皮包骨头一样,几次去北安建设农场医院做常规检查都是正常。

艾滋病患者家属:医生说你家吃的不好,你营养不良,你得多吃蔬菜水果。我家开蔬菜水果店的那不可劲吃吗那怎么还能营养不良呢

到了6月,妻子的嘴里长了白膜,8月,妻子出现了腹泻发烧呕吐,病倒在床上,9月4号小李领着妻子来到了哈尔滨医大附属第一医院的皮肤科门诊,大夫建议做了艾滋病病毒检测。

艾滋病患者家属:做的快速法15分钟就出来结果了,就是阳性,当时我俩就都傻了

大夫马上给黑龙江省疾病控制中心打电话,经过两次检验,确认妻子杨丽华得了艾滋病。

也许是经受不了这样巨大的打击,回到家中的妻子的身体是每况愈下,9月27日被送到了哈尔滨农垦医院,10月1号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小李也离开了北安建设农场,孩子送到了外地。其实就在小李的妻子发现得艾滋病之前,离北安建设农村不远的一个镇上已经有一个妇女在沈阳被查出了艾滋病,只是她无法相信这个结果,一直不肯正视这个现实。

艾滋病患者:那时候我不认为是这病,我不相信这病。我以为只是生活不检点人,只是性传播的,我也不出去,我对象他也不是说那样的人,我怎么能得那个病呢?

小赵先后在沈阳、北京、哈尔滨按白血病,肺结核治了一圈之后,9月,农场里传出了杨丽华因为输血得了艾滋病的消息,小赵才意识到,她的病是真的。因为在1997年5月,她曾在北安建设农场医院因为误诊为宫外孕,而输过孙老四妻子的血。而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丈夫也被她传染上了艾滋病。

小李的妻子杨丽华在黑龙江省疾控中心被确诊得了艾滋病之后,检查人员让小李回北安建设农场之后,打听一下周围是否有类似的状况。

艾滋病患者家属:我走访了我所知道的,几个曾经输过孙老四血的,其中的几个人,基本上和我爱人相差无几

小李随后给黑龙江省疾控中心打了电话,说明情况,省疾控中心要求黑河市和北安市疾控中心协助调查,结果在采集的五份血样当中有四份艾滋病检测呈阳性。

黑龙江省疾控中心病毒所所长王开利:这个结果呢当时非常震惊。所以我们把这个结果及时报给我们中心主任,我们主任马上报告给省卫生厅,省卫生厅在第二天就成立了医政,监督,疾控等专家调查组到北安调查去了

调查组到达北安建设农场之后,连夜调出这家医院的4000多份病历,初步确定了53个密切接触者,所有密切接触者都进行了艾滋病检测。卫生部也派出了专家调查组对这一事件进行调查,结果一共查出了19名艾滋病感染者。

黑龙江省卫生厅医政处处长杨松:直接输血感染是15个人,间接感染,二代感染四个人

这15个直接感染者全都输过孙老四夫妇的血。由此断定,孙老四夫妇是这起艾滋病感染事件的源头,而孙老四的妻子在2002年就已经去世了,孙老四也在去年8月事件被发现之前的一个月死在了异地的一个火车站。

记者来到了造成19人感染爱滋病的孙景玉和黄秀英的家。在事发之前这俩人已经去世了,之剩下了这座房子。而记者才采访中得知,这俩人不仅在建设农垦医院卖过血,在其他地方,其他医院也卖过血。但是无法确定这些医院在哪儿,我们更担心的是还有没有其他人会感染上爱滋病。

据调查,孙老四夫妇竟然都有两个名字,孙景玉、孙岩,而他的妻子叫黄秀英,也叫王英。他们是有献血证的,孙老四使用的这个献血证是1995年2月21日,由河南省开封市发放的。但是名字却又变成了王含,这样,孙老四夫妇至少有五个名字了,他们是不是在其他地方卖过血,他们用什么名字卖过血都随着两人的死去而给调查带来了难度。

黑龙江省疾控中心病毒所所长王开利:在北安的农场当地调查完之后,又扩大到了北安市的一些血站我们也都去查了。因为他用了好几个名字,包括我们一些海伦县,齐齐哈尔,克山县,还有其他几个县,都去调查了,查查这个血站,有没有这个名字,没有阳性的。

黑龙江省疾控中心病毒所所长王开利:一百一十多人吧,我们把所有调查人都采集了血样。

黑龙江北安农垦法院今年六月份也对北安建设农场医院的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判决,两任院长王军、李志勇检验室的负责人杨旭因为非法采集供应血液罪分别被判处两年、五年和十年徒刑。

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在北安建设农场医院有卖血行为的就只有孙景玉,也就是孙老四夫妇俩,这家医院的一个职工也曾经献过几次血,但据说都是帮忙的性质,只收了些礼物。这个人经过检测,属于健康人。

据调查组的人说,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证明这家医院和医生在私自采血中获利,那么为什么这家一级甲等医院发生了私自采血,造成19人感染艾滋病的恶性事件呢?

北安建设农场医院前院长李志勇:从打建院这个医院开始在抢救病人的时候就是这么输血的

北安建设农场医院前检验科负责人杨旭:一个是病情急,再一个是路途远,病人病情危重的时候来不及转院,都是这种情况下。

根据这些艾滋病感染者当时就医的情况,的确大部分患者属于紧急用血,我国1998年10月1日颁布实施的《献血法》规定医疗单位在紧急用血时,必须确保采血安全。卫生部1999年1月5号公布实施的《医疗机构临床用血管理办法》以及《黑龙江省献血条例》都明确要求对献血者要做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测,那么这家医院在事发之前是不是做了检测,都做了哪些检测呢?

北安建设农场医院检验员王丽芬:咱们没有大型仪器,只能做乙肝和甲肝。

卫生部对这次艾滋病感染事件的调查当中认定,北安建设农场医院从1999年至2004年共自采血液17次,这家医院不仅没有艾滋病抗体检测设备,而且三名化验员都没有受过采血培训。

北安建设农场医院检验员王丽芬:我在04年7月份之前我没接触过任何血法和黑龙江献血条例。

到事发时,《献血法》和《医疗机构临床用血管理办法》已经实施快六年了,这家医院的化验员竟然不知道这些法律法规,而上级主管部门是不是对这家医院的血液使用情况做过检查呢?

北安建设农场医院前院长李志勇:各级卫生行政部门经常来检查,但从没说过不允许我们采血。

卫生部的调查结果是,农垦北安分局卫生局作为建设农场医院的行政主管部门,虽然每年对该院进行医疗质量等方面的检查,但没有进行过血液方面的专项检查,也不了解医院落实《献血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情况。对医院遇到的应急用血困难和缺乏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测设备等问题,长期未予解决。致使建设农场医院非法采供血没有得到及时纠正和处理。而事实上,像北安建设农场医院这样规模和处境的医院不止一家,他们也存在着应急私自采血的情况。

黑龙江省卫生厅医政处处长杨松:全省私自采血,我们在全省当时一共发现了五六家。但是非法私自采血感染艾滋病的只有这一家,就是其他医院也存在,这种私自采血的情况,存在偏远地区,基层单位存在这种情况

我们从黑龙江卫生厅了解到,对于北安建设农场这样的条件比较差的医院,可以采取简便的用试纸检测艾滋病的办法。

这样的检测手段已经实行很多年了,但是直到事发后建设农场的医院才拿到了这样的试纸,现在北安市血站也在离北安建设农场较近的通北镇设了储血点,虽然说亡羊补劳,但是,如果这些工作都能早些做好,如果相关部门的管理能够严谨一些,这个悲剧就远不是现在的结果。

近两日来,在菲律宾从事零售业的145名中国商人突遭菲律宾移民局大规模逮捕。本报记者就此向全程跟踪此事报道的菲律宾《世界日报》记者王利民进行了采访,了解了事情的全貌。16日,菲移民局的逮捕行动仍在继续,并且出现了部分不法分子趁火打劫威胁华商的现象。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参赞、大使先后前往移民局交涉。目前全部145名华商在交纳保释金后已全部获释,查证确实违法经营或者逾期逗留的华商将被遣送回国。

王利民向记者介绍说,菲移民局探员于14日下午在巴兰玉计市墨拉兰LRT商场围捕了102名华商。下午2时30分,移民局出动30余名探员,分乘两辆旅游巴士离开移民局总部,前往墨拉兰有华人经营的商场及附近街道。下午5时20分左右,这30余名移民局探员围捕了102名中国籍人士并将他们带回移民局。据悉,被捕的102人中包括49名女性和53名男性,其中年龄最高的达86岁。据菲移民局局长费兰礼斯介绍,被捕人士中有一位来自中国石狮的69岁老人王锦川,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他已被释放,因为他在被捕前一日刚刚抵达菲律宾,14日就在行动中被捕。据悉被捕人士中除女士及老人暂时关押在移民局拘留中心以外均被送往了米骨丹拘留所。

14日晚间,王利民在移民局拘留所看到这些被捕人士当中有两名20多岁的女子被手铐扣着,身上有多处瘀伤。另有一名20来岁的男子则上半身和双脚赤裸,因为他曾企图逃走。王利民说:“移民局探员一般会带着长枪和手铐实施抓捕行动。为了防止被捕者中途逃跑,移民局探员一般会给被捕者戴上手铐。但是,由于14日的抓捕行动规模较大,因此手铐不够用的移民局探员还用尼龙绳把嫌疑人的手绑起来。因此,一些皮细肉嫩的女孩子的手腕都被磨出了血。”

对于此次菲律宾移民局的抓捕行动,大部分人表示莫名其妙。其中两名自称是拉剎大学的学生称,当时他们是到商场去买东西的,如果移民局不释放他们,他们将会赶不上15日的年终大考。

据王利民介绍,15日,移民局探员再次行动,在有华人经营的168商场,拘捕了40余名华商。下午3时左右,移民局探员将正在商场经营和购物的貌似华人的店员和顾客都带出商场。据悉,这次逮捕与前一日不同,不再是30多名探员围捕,而是单对单,每名探员只抓一人带上美石街一辆等候的巴士。在1小时的行动后,巴士载着40多名被捕人员于下午5点半回到了移民局总部,为避免出现意外直到傍晚6时,移民局探员才将这些人逐个带下车,整个现场戒备森严。

事发时,许多提心吊胆的华商纷纷逃出商场,并致电他们亲友告知移民局的围捕行动,该商场在逮捕行动过后,许多店面已经关闭,少数仍在营业的店铺则均由菲律宾雇员在管理。

15日,移民局曾称,不会在周五、周六进行逮捕行动,但到了16日,华人商场的逮捕行动还在继续,但规模已较前两日减小不少,只是零星有几名移民局探员在抓人。虽然还有华人商铺在继续营业,但原本已人心惶惶的华商昨日再没有出现在店铺之中,全由当地雇工在打理。也因如此,当地的一些不法分子有了趁火打劫的机会。王利民说:“因为华人华商都非常害怕不敢出现在商场中,一些不法分子就趁着抓捕行动的机会,向那些只有菲律宾雇员打理的商场店铺进行敲诈勒索。”

据悉,14日,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郭少春参赞在得知华人被捕的消息之后,立即赶往移民局会见了费兰礼斯局长,要求解释围捕原因。费兰礼斯局长透露称,移民局探员之所以采取逮捕行动是因为菲零售商协会投诉称这些来自中国大陆的廉价货品充斥各大商场,造成不公平竞争。他说:“今年8、9月间该局就已接获情报,并有照片等为证,某些人所持有的手续或证件根本不允许从事零售业,最近又接获菲商人投诉,所以移民局才采取行动。”他同时还表示,只需每人交纳5万比索(约7100人民币)的保释金,就可暂时释放。

据王利民介绍,刚刚上任的中国驻菲律宾大使李进军也于昨日下午5点左右前往菲律宾移民局就逮捕华人华商事件与当局进行交涉。

据悉,截至16日晚,全部145名华商在交纳5万比索保释金后已被分批释放,而这些华商只要交出能证明身份的文件到移民局办事处给检查员查明真伪后,将会退还这笔保释金。据悉,今年要求被逮捕的华商交纳的保释金比起前几年来少了不少。王利民说:“在前几年,保释金一般都在10万比索(约14200人民币)以上。”在谈到这些华商如果有违法经营的情况时,王利民表示,他们很可能被控告并最终被遣送回国。本报见习记者吴智佳并非一个偶然事件

菲律宾华人的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严重不对等,出现这样的事情并不意外。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长期从事菲律宾研究的黄鹰研究员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尽管菲律宾并没有印尼那样有严重的排华倾向,华人的政治地位也不高,常受到当地人的排挤。

同东南亚的华人一样,菲律宾的华商吃苦耐劳,善于经营,在菲律宾人口中的比例很小,却掌握了当地50%以上的经济命脉。华人的经济地位同其政治地位严重失衡,当地的华商总会同菲律宾当局的关系一直维系得不错,还常为了华人的利益向政府提供大量资金。但是,菲律宾政府一直对局势的控制力比较弱,其国家机器的运转也常常不正常。像这次的事件,其法律规定不允许除了菲律宾籍以外的任何人从事零售业,但是,这个行业的利润大,其执法机构却在平时对不符合条件的从业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排除当局对这些不法经商的情况早就清楚,可能当事人给点小恩小惠就过了。这样,就给这次大规模清理华商事件创造了条件。

圣诞节是当地的消费旺季,因为当地人口中的85%是马来人,都信奉天主教,圣诞节是一年中最大的节日,也是商家的销售黄金时机。华商善于经营,特别是很多华商经营的圣诞新年百货用品,价格优惠,生意火爆,自然会引起当地商人的不满。当地人就会举报,利用国家机器来为自己谋利益,所以就出现了这次这样大规模的清理华商的事件。也可能有持旅游签证的华人在当地就租借商场铺面搞零售,这就很容易被人告官了。本报记者陈冬艳

据菲律宾移民局长费兰礼斯解释说,这些被拘捕的华商首先是违反了《移民条例》,即持旅游签证从事与身份不符的工作,二是违反了《零售商法律》,而该法律规定只有菲律宾籍的公民准许经营零售业,任何外国籍人士一律不得经营该行业,凡触犯该零售法的外侨,都将被捕,并最终遣返出境。菲移民局费兰礼斯局长表示,凡被捕者是逾期游客,交保时应先行办理延期居留,期限届满后即应自动离境,即使是当地永久居留的华侨,也将一律被捕并处罚。

另悉,每到年底菲律宾移民局就会大批抓捕中国人,这实际上可以视作当地的一个传统。综合

14日,在菲律宾“菲华商联总会”得知华商被捕消息后,该会理事长蔡聪妙于当日,立刻以电话和移民局取得联络,探问经过的详情。15日,他再度和移民局长费兰礼斯一起吃饭,以便进一步了解情况。在14日的逮捕行动中,华商总会洪建全的儿子洪逢骏律师,在获报后立刻赶赴现场,为被捕华商提供多方面的法律援助。蔡聪妙还向旅居菲律宾的华人提出恳切呼吁,希望大家奉公守法,千万不可轻易试火,尤其是菲律宾的零售法律在尚未修改或取消之前,绝对不可触犯,以免招来无限后患。

菲律宾慈桥基金会董事长蔡金钟在闻讯后,除立即致函移民局长费兰礼斯外,也于15日下午亲自前往移民局,就此事向移民局长交涉。

民间还有些人混水摸鱼,说可为被捕华商向移民局说情,花钱放人。费兰礼斯局长就此郑重声明,移民局包括他本人从未授权任何人担任中间人,被捕华商家属千万不要受欺骗,花冤枉钱。移民局对所有被捕者采取一视同仁的透明政策,都可在履行正常手续后先保释,暂时予以放行,然后再依遣返程序予以办理。华商总会还在当地华文报纸《世界日报》头版上登文,向被捕华商家属解释移民局公布的具体保释步骤,以免被捕华商在办理保释手续的过程中多花冤枉钱。

该商会还在给费兰礼斯局长的信中,恳请局长考虑值此圣诞及新年到来之时,大量游客将会抵菲探亲访友,如移民局一再采取抓补行动,势必影响游客之正常旅游活动。是否能将行动推迟至2006年1月6日后继续。据菲律宾《世界日报》

新华网北京12月16日电外交部发言人秦刚12月16日介绍说,自松花江水污染事件发生以来,中方本着高度负责和友好的精神,在极短时间内向俄方提供了6台水质检测仪和150吨活性炭,受到俄方欢迎。现在,中方决定再次无偿向俄方提供2台气相色谱仪和1000吨活性炭,希望能够对净化水质起到很好的作用。上述物资正在加紧运往俄方。

近两日来,在菲律宾从事零售业的145名中国商人突遭菲律宾移民局大规模逮捕。本报记者就此向全程跟踪此事报道的菲律宾《世界日报》记者王利民进行了采访,了解了事情的全貌。16日,菲移民局的逮捕行动仍在继续,并且出现了部分不法分子趁火打劫威胁华商的现象。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参赞、大使先后前往移民局交涉。目前全部145名华商在交纳保释金后已全部获释,查证确实违法经营或者逾期逗留的华商将被遣送回国。

王利民向记者介绍说,菲移民局探员于14日下午在巴兰玉计市墨拉兰LRT商场围捕了102名华商。下午2时30分,移民局出动30余名探员,分乘两辆旅游巴士离开移民局总部,前往墨拉兰有华人经营的商场及附近街道。下午5时20分左右,这30余名移民局探员围捕了102名中国籍人士并将他们带回移民局。据悉,被捕的102人中包括49名女性和53名男性,其中年龄最高的达86岁。据菲移民局局长费兰礼斯介绍,被捕人士中有一位来自中国石狮的69岁老人王锦川,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他已被释放,因为他在被捕前一日刚刚抵达菲律宾,14日就在行动中被捕。据悉被捕人士中除女士及老人暂时关押在移民局拘留中心以外均被送往了米骨丹拘留所。

14日晚间,王利民在移民局拘留所看到这些被捕人士当中有两名20多岁的女子被手铐扣着,身上有多处瘀伤。另有一名20来岁的男子则上半身和双脚赤裸,因为他曾企图逃走。王利民说:“移民局探员一般会带着长枪和手铐实施抓捕行动。为了防止被捕者中途逃跑,移民局探员一般会给被捕者戴上手铐。但是,由于14日的抓捕行动规模较大,因此手铐不够用的移民局探员还用尼龙绳把嫌疑人的手绑起来。因此,一些皮细肉嫩的女孩子的手腕都被磨出了血。”

对于此次菲律宾移民局的抓捕行动,大部分人表示莫名其妙。其中两名自称是拉剎大学的学生称,当时他们是到商场去买东西的,如果移民局不释放他们,他们将会赶不上15日的年终大考。

据王利民介绍,15日,移民局探员再次行动,在有华人经营的168商场,拘捕了40余名华商。下午3时左右,移民局探员将正在商场经营和购物的貌似华人的店员和顾客都带出商场。据悉,这次逮捕与前一日不同,不再是30多名探员围捕,而是单对单,每名探员只抓一人带上美石街一辆等候的巴士。在1小时的行动后,巴士载着40多名被捕人员于下午5点半回到了移民局总部,为避免出现意外直到傍晚6时,移民局探员才将这些人逐个带下车,整个现场戒备森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