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宣布投降内幕:中美英警告日本非投降即毁灭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6:42:31

后来,海德里又被带到了伊拉克情报部门在巴格达的总部,在那里他又目击了许多人遭到拷打和虐待。

海德里还在作证时将矛头直指萨达姆同母异父的兄弟巴尔赞·易卜拉欣。海德里说,当村民们受到情报人员的虐待和拷打时,易卜拉欣就在场。有一次他因为发烧躺在地上,结果被易卜拉欣狠狠地踢了一脚。

“他踢我的腿,并且告诉看守不要医治我,这一脚让我疼了几个星期,”海德里说。

面对海德里的控诉,易卜拉欣十分愤怒,他不时打断海德里的证词,称他的证词“都是谎言”。

“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回答证人的证词,”易卜拉欣对法官说,“他手里拿着一把涂满黑漆的扫把,正在给伊拉克35年的历史抹黑。”

易卜拉欣还指着被告席上的前伊拉克副总统塔哈·亚辛·拉马丹对海德里说:“他的鞋子也比你和你的部族更加值得尊重,你这个狗东西!”

当主审法官阿明要求易卜拉欣尊重证人时,易卜拉欣说:“如果你是一名真正的伊拉克人,应该在被告席里和我们呆在一起。”

尽管海德里被路透社记者穆萨卜·海拉勒称为“庭审至今最强的证人”,但是萨达姆的辩护律师哈米斯·奥贝迪仍然对海德里的证词予以强烈反驳。

奥贝迪说,海德里的证词“没有任何法律价值”,因为他在法庭上的证词显然是事先接受了培训,而且陈述的内容都不公正客观,根本不能当作庭审证词。

“法庭必须向辩护律师和辩方证人提供安全,”奥贝迪告诉美联社记者,“如果律师因为安全原因不能自由出行,我们怎么能正常工作呢?”

“如果得不到安全保证,我们无法继续工作,”担任律师团顾问的前卡塔尔司法大臣纳吉·纳伊米抱怨说,“我们在机场受到威胁,而且被安置在一间没有厕所门的房间里。”

经过3小时的庭审后,法官宣布休庭一小时。截止发稿时,庭审仍然没有恢复。(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10月19日:老萨第一次出庭,表现桀骜不驯。老萨和其他7名被告的罪名是制造1982年7月的杜贾尔村案件,导致148名什叶派穆斯林死亡。老萨对指控的回答是“无罪”。

10月20日:与老萨同时受审的前政权首席法官阿瓦德·哈米德·班达尔的律师萨阿敦·贾纳比遭绑架。第二天,他的尸体被发现。

11月8日:萨达姆受审案律师乘坐的汽车遭枪击,律师阿迪勒·祖贝迪被打死,另一名律师受伤。两人都属于萨达姆同母异父兄弟巴尔赞·易卜拉欣·提克里提和前政权副总统塔哈·亚辛·拉马丹的辩护律师团。

11月9日:由于一天前辩护律师遭受袭击,萨达姆和其他被告的律师与法庭切断联系,但伊拉克政府拒绝被告律师团抵制审判的请求。

12月5日:第三次庭审。老萨律师步出法庭90多分钟,抗议法庭不让他们质疑法庭合法性。证人出庭讲述萨达姆统治下遭受的恐怖经历,老萨斥责法庭是一次“公关表演”。

12月6日:老萨继续出庭,上来先问候“尊重法律的人们,早上好”。第一名女性证人在帘子后面匿名作证,回忆她在接受调查时遭到的虐待。老萨抛下一句“见鬼去吧”。

12月7日:老萨拒绝进入法庭,法官决定在老萨缺席情况下继续庭审。又有两名证人在布帘后作证,回忆自己在20世纪80年代遭受的折磨。庭审持续2个半小时。

隔一道木栅,老萨与原告证人咫尺之遥。证人滔滔不绝,激动时亮出中指。老萨稳坐如钟,手托脸腮;偶有所感,落笔如飞。

年终最后一场庭审,少了火药味,少了观赏性,却多几分凝重、几许肃杀。

证人不再蒙面变声,律师着手据理抗辩,法官俨然胸有成竹;老萨自辩,语调低沉,稍显无力。呈堂、出证、辩护、记录,有条不紊,法庭回归本色。

老萨变,解释多。6天前伊拉克议会选举,疑为最后一根稻草,压垮老萨信念。选举日风平浪静,逊尼派阿拉伯人投票者众,恐让老萨放弃幻想,无意法庭生事、电视煽情。

昔日中东强人,历经两年牢笼,不至于丧失政治嗅觉。这似可解释,老萨为何出庭前“屈尊”向主审法官赔礼。

从秋到冬,“审萨”连续剧第一季将尽,生存考验骤至。(冯武勇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早报专稿在休庭两周后,对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的第六回审判(第五回萨达姆缺席)昨天在巴格达“绿区”重新开庭。和以往三次庭审不同,21日的审讯坐在被告席上的萨达姆一开始显得十分安静,全然没有以前几次庭审的桀骜和狂傲。然而,在几个小时的沉默后,萨达姆终于爆发,他在法庭上称,在受押期间“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被打过。

这也是今年对萨达姆最后一次庭审,随后法庭将休庭一个月,下一次庭审于明年1月开始。

当地时间上午11时30分(北京时间下午4时30分),主审法官阿明步入法庭,10分钟后,萨达姆和其他7名被告进入被告席。

主审法官阿明宣布审判开始。他说,他计划在当天的庭审中传唤5名证人。此前,伊拉克高等法庭已传唤了10名证人出庭作证,其中8名证人不愿公开身份,隐身幕后作证。

第一个出庭的是一个自称阿里·哈桑·穆罕默德·海德里的37岁男子,他也是自10月19日审判萨达姆开始以来,第二个公开出庭作证的证人。

海德里以《古兰经》中经文作为开始,说“恶魔已经降临,但终将被打败……”海德里边念边侧身望向一米之遥的萨达姆,意在暗示萨达姆就是经文中的恶魔。面对如此挑衅,萨达姆自然不甘忍受,他同时开始诵读直至与海德里同步诵完这段经文。

法官阿明随即对海德里提出警告,要求海德里向法庭提供证词,而不应直接与萨达姆对话。海德里转回身来,开始提供证词说:“1982年,当萨达姆来到杜贾尔村……”

听到海德里如此直呼自己名字,萨达姆颇感不满。这位前总统高声质问,“萨达姆,哪个萨达姆?”暗示海德里未给予他应有的尊敬。

法官阿明要求海德里明确萨达姆的身份,海德里只得重申说,“我指的是前伊拉克总统。”萨达姆这才重新安静下来。

为避免证人和萨达姆再次发生语言冲突,阿明要求海德里面对法官陈述证词,而不能面向萨达姆发言。

在阿明的提醒下,海德里继续提供证词。回忆起此前的惨痛经历,海德里不可避免情绪激动,不断做出各种手势。相比之下,萨达姆则非常安静,只是间或抬头凝视海德里,大多数时间不是托头沉思,就是持笔在纸上记录。中间,萨达姆还摘下眼镜咬眼镜腿,并随意翻动手中的笔记。

距离萨达姆只有一米之遥的海德里继续描述所受到的迫害,这时萨达姆突然开口说话,要求暂时休庭,腾出时间做祷告。“来自真主的提示,祷告时间已经过了。让我们祈祷后继续进行吧。”萨达姆说。

尽管海德里也同意休庭,但这一提议遭到法官的拒绝,阿明要求海德里继续,并告诉萨达姆可以在庭审结束后祷告。

10分钟后,萨达姆将椅子转向左边,面朝圣地麦加方向,闭上眼睛并不时低下头,自顾自开始祷告。祷告结束后,萨达姆又恢复平静,继续不时作些笔记。

同之前的9名证人一样,海德里以亲身经历讲述了23年前的杜贾尔村事件。他平静地讲道,杜贾尔村惨案发生那年,他只有14岁。萨达姆的安全部队杀害了他的兄弟,并逮捕了他和他的家人,一共43人。

海德里说,他先是被带到了伊拉克复兴社会党在杜贾尔村的指挥部,在那里他看到了9具尸体。“他们我都认识。”随后,他说出了所有人的名字。

后来,他被带到了前伊拉克情报局“穆卡巴拉”(Mukhabarat)在巴格达的总部。他在那里看到了更耸人听闻的惨剧。卫兵们对犯人们进行电击,并把烧熔化的塑料滴在犯人身上,等冷却后再揭下来,这样犯人的皮肤也随之脱落。

“我无法描述70天里我们在里面遭受的痛苦……一个人往往活着出去,回来时被裹在毯子里。”海德里说。

海德里的发言被认为是庭审以来最强有力的证词之一。他控诉说,他的7个兄弟都被萨达姆政权杀害,尸体至今都没有找到。“我们在整个萨达姆统治时期都在等他们回来,但直到今天连尸体都没有,也不知道他们埋在哪里。”

海德里还和萨达姆的同母异父弟弟巴尔赞·易卜拉欣·提克里提发生了直接交锋,指证这位伊拉克前情报负责人当场踢过他,而当时他正发着烧。“他踢我的腿,并且告诉看守不要医治我,这一脚踢得我疼了好几个星期。”海德里说。

面对海德里的控诉,巴尔赞十分愤怒,他不时打断海德里的发言,称他的证词“都是谎言”。

“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回答证人的证词,”巴尔赞对法官说,“他手里拿着一把涂满黑漆的扫把,正在给伊拉克35年的历史抹黑。”

巴尔赞还指着被告席上的前伊拉克副总统塔哈·亚辛·拉马丹对海德里说,“他的鞋子也比你和你的部族更加值得尊重,你这个狗东西!”

当主审法官阿明要求易卜拉欣尊重证人时,巴尔赞说,“如果你是一名真正的伊拉克人,应该在被告席里和我们呆在一起。”根据后来掌握的情况,海德里是12月5日庭审中第一位证人艾哈迈德·哈桑·穆罕默德的兄弟。经过中午休庭后,第二名证人在下午开庭后出场。这名证人和以后的3名证人都将以隐身方式作证。田辉

早报讯首席检察官加法尔·穆萨维19日说,被告律师团将“出示40名证人,其中包括3名前政权部长和目前关押在美军手里的人”。但这一说法遭到了被告律师团的否认,他们称自己的安全问题才是目前最紧迫的。

辩护律师团成员纳吉布·纳伊米20日说,他在巴格达机场遭到了死亡威胁,他将把此事呈告法庭。“我们在机场受到威胁,被安置在一间没有厕所门的房间里。”

同样是出于安全考虑,美国前司法部长克拉克也将缺席21日的庭审,另一名美国律师柯蒂斯·德布勒将代替克拉克出庭。田辉

隔一道木栅,老萨与原告证人咫尺之遥。证人滔滔不绝,激动时亮出中指。老萨稳坐如钟,手托脸腮;偶有所感,落笔如飞。

年终最后一场庭审,少了火药味,少了观赏性,却多几分凝重、几许肃杀。

证人不再蒙面变声,律师着手据理抗辩,法官俨然胸有成竹;老萨自辩,语调低沉,稍显无力。呈堂、出证、辩护、记录,有条不紊,法庭回归本色。

老萨变,解释多。6天前伊拉克议会选举,疑为最后一根稻草,压垮老萨信念。选举日风平浪静,逊尼派阿拉伯人投票者众,恐让老萨放弃幻想,无意法庭生事、电视煽情。

昔日中东强人,历经两年牢笼,不至于丧失政治嗅觉。这似可解释,老萨为何出庭前“屈尊”向主审法官赔礼。

据新华社电审判萨达姆21日进入2005年最后一轮。少了咆哮,少了推搡,少了戏剧化场面。观众说,审萨大戏越来越乏味;法律专家说,庭审终于“像个样子”。

萨达姆12月7日拒绝出席第三轮庭审最后一场。美国前负责战争罪行无任所大使、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特约评论员戴维·谢弗当时预言,萨达姆将为此后悔。

根据谢弗的说法,如果萨达姆坐在牢房里收看电视,一定后悔自己放弃了召唤支持者的绝好舞台。不仅如此,萨达姆还会发现,其他7名同案犯将“出卖”他———事实上,萨达姆7日缺席,同案犯们已经开始“摘清”自己,迫不及待地向法庭表明,他们与杜贾尔村案不相干。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