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达姆案三审三大场景如同滑稽大戏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6:37:44

颇让人感触的是,沉迷于赌博而渴望暴富的易平,其实也是一个迷恋于书报的人,在他租住的房间里,四处摆放着收集的书报杂志,一位打工仔甚至认为他“颇有文化气息”。

每期的《南方周末》也是他的必读之物,易平在读书看报之后,喜欢找人纵论国家局势、天下变迁,然而他找不到对谈的人,在这里,没人和他谈论这些,他屡屡感兴趣的“弱势群体”话题,甚至被同伴们讥为无聊。

易平甚至认为自己有点双重人格,他一会儿渴望指点江山纵论国是,一会却又是一个输红眼卷袖斗殴的赌徒,“我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他没法回答自己。

“哥哥也曾努力摆脱这个环境。”易伟说,“他有个很好的朋友,两人脾气相像,也一度以赌博为生。因口碑不好,连老婆都娶不到。”

这位朋友后来在亲戚的帮助下,买车搞运输。自从走入正途后,就像变了个样,后来有老乡拉他打牌,还故意激将:“你怎么这么胆小啊!”他不理。

为了远离这个环境,此人后来远赴云南发展,现在已成为上百万资产的小老板。

这件事刺痛了易平。1999年,他向家人借钱买了一辆小面包车,誓言开始新生活。

最初生意很好,一天能赚300元。有了本钱,易家还在石东开了个小店。但在2001年,易平一个朋友赌博输了钱,他将车借给此人抵债——在老乡圈子里,易伟以“讲义气”出名。那人答应每个月给易平2000元钱生活费,但几个月后,那人失踪了。

2002年,家人再次凑钱买了辆二手富康,但后来,无法戒赌的易平,将车押在了赌桌上,再次输得精光。

两年后,易伟第三次买车跑出租。但他还没来得及享受新生活,就与一辆桑塔纳轿车发生了摩擦。车里跳下6人劈头就打,扬长而去。两天后,易平接到通知说,他的车证件有问题。此事最后以他送礼道歉了结。

此后他开始疯狂赌博,理由是排遣极度郁闷的心情,到今年4月,车又被输掉了。

易平的弟弟易伟回忆,“一个月前他生日,还和我提起过搬出石东,开个烧烤店。”

“哥哥没办法摆脱这种命运,所以对那些能跳出去的人特别关心。”易伟说。一个同乡考上大学,问自己的哥哥借钱交费未果,被易平知道了。“读书是好事。”他把自己身上的钱全给了他。而在广州收容所门前,易平还救过一名走投无路的山西穷教员。

“我的性格大多是爸爸的遗传。”易平说。当提起父母和家乡时,眼泪再次流出来。

64岁的父亲易万华坐在门前抽着纸烟,58岁的母亲去山上砍柴,93岁的奶奶哮喘病又犯了——“咳、咳、咳……”

11月18日——事发后第6天,本报记者来到了易平的老家——湖南洞口县的一个小山村。

当踏进这个农家时,你就会明白,它所养育的孩子为什么对600元如此看重:一幢17年前盖的土坯房、两张双人木床、一张破旧的桌子和三把椅子、一只小灰狗、一只芦花鸡,是其全部财产。

正是因为贫穷,易平在初二失学。打柴回来的母亲说,“他是聪明的孩子,小学升初中全乡考了状元。只是上课时有些调皮——因为他说老师讲得太简单了。”

当时父亲在工厂上班,月薪只有46.5元。母亲务农。他们要养活三个儿子,还有易平的奶奶。而在今天,他们的全部生活来源是易万华每月200多元退休金。

在这个山村里,大多数家庭都属于此类情况。贫瘠的土地种不出水稻、番薯之外的经济作物,几乎所有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坐火车14小时到达广州成为他们的首选。

按照易平的要求,记者并没有把他涉案的消息透露给这个农家。但敏感的母亲已从其他打工者那里了解到部分情况——“听说我的孩子讨债时出了事儿?”她一遍遍问着,抚摸着墙壁——那是易平16岁时亲手砌的,为了给家里省下买砖的钱。

被害者的家庭同样难以承受这个打击。桂桂的母亲已去世,父亲年过60岁仍在务农,与易平一样,桂桂兄弟三人都在广州谋生,老大搞装修,老二做保安,桂桂是老三。

“得知小儿子的死讯,爸爸死活要到广州看他最后一眼,但被劝回去了,”老二说,“我们怕他不能接受这个惨状。”

据桂桂的二哥介绍:弟弟也厌倦了这种浪荡的生活,他已经考完驾照,准备开车赚钱。易平的梦想同样破灭了——他打算回乡竞选村委会主任,用在大都市的见识改变落后的村庄,这个愿望已经得到了村委会现任主任的认可。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暮色渐笼。易平用手抹了把眼泪,准备去自首。在与《南方周末》联系前,他已给管辖事发地的员村派出所拨过电话,表达了投案的想法。

出租车驶向员村。坐在记者身边的易平开始激动起来,哭个不停。但他拒绝了记者的手机,“我不想给家里人打电话,我没脸见他们。”

大约25分钟后,车子停在员村派出所附近。易平的出租屋离派出所很近,离杀人现场不远。“这里是天堂,也是地狱。”他哭着说。

一位身材高大的警察已经等待在那里。而在进入派出所的一刹那,他突然抱住记者,“你一定要去看看我的儿子,他很可爱!”……

当晚8点,记者在北京路附近的一家麦当劳里,见到了易平的妻子杨娇,以及他的二弟和三弟。记者把易平留下的条子递给杨娇——“奇奇(易平的儿子),爸爸永远爱你们!”

杨娇生于1980年代,皮肤白净,戴着一条铂金项链。她说这是今年过生日时易平送的,尽管当时“很没有钱,连房租都交不起了”。

1999年,杨娇来广州打工,因为易平和她的姨妈都住在石东村而相识。杨娇最初并不喜欢易平,觉得他“长的不好”。但有一次,杨娇丢钱后得到易平的帮助——身无分文的他借了300元钱拿给她,这一举动瞬间打动了女孩的心。

两人此后渐渐确立了恋爱关系,不过因为易平比杨娇大8岁,也因他皮肤黑,婚事一直受阻于女方父母。直到2004年12月份,孩子已经4岁时,女方家才允许他们去领结婚证。

“孩子至今没户口,”杨娇说,“易平本打算年底用15000元给他上个户口的,他因此四处找钱。”

这起案件也因此让办案警察也颇感唏嘘,就在易平自首的当天下午,刑警队在对本报记者笔录时也分析,“从易平的案情来看,他有可能会获得从轻处理。”

“劝导嫌犯自首是有益社会的事情,这要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和勇气。如果他逃走,重复犯罪几率很大,破案的成本也很大。”11月14日,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局长吴煜昇一行特意来到《南方周末》编辑部致谢,他说,“作为媒体或者公民,都有义务维护正义和法律。”

近日,哈市、沈阳和大连三地接连发生女网友被劫色、劫财案,涉案金额高达百万元。此案被黑龙江省公安厅列为2005年“挂牌督办要案”———

8月7日,哈市42岁的女老板夏某被网友迷翻后惨遭轮奸,被抢财物2万余元……

网上惊现“恶魔”的消息,一时间,在互联网上迅速传开,并引起了众多网友尤其是一些女性网民的极大恐慌。如此恶性的案件,同样引起了三地警方的高度重视!

据了解,在3个月的时间里,同类案件共发生了12起,其中哈市9起、沈阳2起、大连1起,涉案金额高达100多万元;12名受害人,全部是非常富有的中年女性,平时都有上网聊天的共同嗜好,而最终让她们财色尽失、甚至惨遭杀害的元凶,恰恰就是屏幕另一端、相见恨晚的异性网友!

11月6日,哈市警方经过缜密侦查,一举将涉案的4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缴获赃款上百万元。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对12起案件供认不讳,同时还供出了利用网络聊天钓“富婆”,从最初的“骗吃骗喝”、“劫色劫财”演变成“入室杀人”的罪恶渊薮……

11月18日下午,本报记者走进了看守所,记录了4名犯罪嫌疑人的发指罪行,也探寻到了他们之所以屡屡得逞、有恃无恐的真正原因……

主犯秦风,26岁,1.70米左右的身材,长相清秀俊朗,说话字正腔圆,堪称一个“斯文”的杀手。据警方介绍,此人有着很高的智商,精通计算机知识,曾在10年前就因抢劫杀死一名女子入狱,目前正在保外就医。出狱后,正值弟弟备战高考。看到弟弟即将成为一名大学生,而自己却是服刑人员,秦风内心再次感到不平衡,觉得社会“欠”了他,“女人”害了他,于是,他给自己起了“寂寞男人”、“哪有富婆”等网名,利用网聊、抢劫大款女人,没想到会有那么多的女人上当中招……

描述起自己策划并实施的罪行时,秦风绘声绘色颇为得意。他告诉记者,自己第一次对富婆产生兴趣是在去年8月的一天,用他的话说,没想到她们这么有钱,也这么好骗!

“当时我以‘寂寞男孩’和一个女人视频聊天,她看上去有35岁左右。我谎称自己是在校研究生,她说丈夫出差了,感到很寂寞,聊了不到20分钟,她就提出和我见面。我当时认为她不是个好东西,但怀着好奇心还是和她见了面。我们先是在一家酒店吃饭聊天,然后她将我带到了家中。这是我见到过的最好的一个住宅,房间有100多平方米,室内装修和陈设很华贵。在这个让我心动的豪宅,我和她发生了关系。她告诉我她丈夫在哈市经营一家大公司,在外面有女人,经常不回家,她也背着他在外面找快乐。临走,她将一个崭新的MP3送给了我。从这次起,我对女大款产生了兴趣,聊天时有意接触家境好、年龄偏大的女人,具体有多少人我也记不清了。

这种靠男色骗吃、骗喝的生活让秦风着实幸福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随着生活质量越来越高,花销越来越大,秦风的内心开始极不平衡起来,他不再满足富婆们给予的吃喝和普通的纪念品,每当珠光宝气的富婆们在他的面前旁若无人地玩味钻戒或名表时,他的心理都会禁不住怦然心动。渐渐地,秦风开始不安于现状,他觊觎起富婆们兜里鼓鼓的现金和家中值钱的物品,一个疯狂的念头产生了……

通过与女网友近一年的接触,秦风感觉到凭借自己“研究生”的虚假身份和年轻、斯文的外表,很多女性在与他聊天和接触的过程中会不自觉地失去应有的戒备心理,不但倾诉感情,还将家庭住址、人员、生活规律甚至小区物业管理等情况泄露出来。这无疑为他脑海里的想法,找到了一个实施的良机。

“我决定抢劫她们,因为即使损失再大,她们也不会报案的。”一个罪恶的念头形成后,秦风开始物色帮手。买“春药”的不法商贩申振宇第一个加盟其中。申振宇对在富婆圈混得很风光的秦风佩服得五体投地。随后,秦风又通过网络拉拢了张博和王浩。颇有心计的秦风,经常对3人施以小恩小惠,并许以重奖:“成功后五五分成,出事我一人担!”在警方厚厚的卷宗里,记录着4人接下来的全部作案过程———

8月7日,秦风选择的目标是一位35岁、离异、生活比较富裕的夏某,两人在网上已相识很长时间。丈夫有外遇的夏某,向秦风如泣如诉地倾吐了婚姻的不幸。“姐,我也刚刚失恋,你的心情我最能理解,如果你同意,我想和你见面聊一聊。”秦风关切的话语,给了夏某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加之秦风文弱、清秀外表的迷惑,夏某丧失了对秦风的最后一丝提防,她竟然慌不可迭地告知秦风自己的家庭住址和一个人单独居住的情况。当晚,秦风与夏某如约见面。在道里区一民宅内,两人发生关系后,夏某被骗服下了事先放入麻醉药的水,这时,申振宇和王浩进入室内,将夏某捆绑,并将夏某轮奸。随后,秦风拿着夏某的钥匙到其家中,拿走项链和现金2万元……8月12日,秦风在网上认识哈市另一名离异的女子———某公司的总经理王某。王某远比夏某衿持,秦风一连试探了几天,她都没答应见面。这一次,欲擒故纵的秦风更显示了他的老成与耐心,他一直等着王某主动提出见面,自己则很有诚意地每天照例在网上与王某聊天,而后有礼貌地离开。

半个月后,王某再也按捺不住见面的渴望,也最终成了秦风一伙手下的“羔羊”。在王某的家,秦风与王浩抢走了3万元钱……9月8日,秦风靠着如簧巧舌认识了富姐张某,有过一夜情经历的张某透过视频,对眼前这个英俊的小伙子表现出了极大的好感,还没等秦风主动出击,她就提出了见面。从认识到见面,不到20分钟。当然,常在河边走的她,也第一次在秦风一伙面前“湿了鞋”,被抢了2万元钱……

10月27日,秦风与张博来到大连,通过网络,他很快与一位家境殷实的李某打得火热,了解到了李某的家庭住址,并得知家中目前只有李某的母亲在家,二人立即行动,以李某朋友的身份敲开了房门。他们将被害人捆绑后,开始翻找钱物,不料,被害人拼命反抗,高声呼救,丧心病狂的二人将被害人残忍杀害,在当地制造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惨案。

据警方介绍,在短短不到三个月时间内,秦风和另外三名同伙疯狂作案,哈市9起、沈阳2起、大连1起。抢劫数额最多一次,各种财物折合人民币50多万元。为防止被害人报案,秦风还采取给被害人拍裸照和持凶器相威胁。

据秦风交代,他选择的作案目标,有的是经过较长时间聊天才能探出实情,有的只是短短的几十分钟。并不是每次作案都成功,一次,某网友说一人在家,可是当他和另一同伙来到该网友家敲门时,却从屋内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吓得他们仓皇逃窜……

秦风说,少数女性的警觉,让他们错失了作案的良机,可他们最终还是在12名受害人身上屡屡得逞,如果不是落入法网,他们正准备对另一有钱的富婆下手。

网上风情万种,网下则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鬼,案发后的秦风显然已风光不在,先前对另外3人许下的“出事了,我一人担”的承诺也只是一张空头支票。秦风说,他深知自己犯下的罪行有多么严重,可罪多了“不压”人,对于以后的事他不愿多想,而是整天沉浸在当初作案时的“快感”与“酣畅”中。

“这些老女人太有钱了,多到不会花的地步,于是,空虚得就在网上寻找像我一样的年轻男子,愿意和我见面,愿意往我身上砸钱,还不就是为了一夜情。我就是抓住了她们这样的心理,你情我愿的,我不趁机抢一笔不是太对不起她们了吗?再说,她们还是顾及脸面的,被抢了并不敢声张,更别说马上去报案了。”说出如此的谬论,秦风毫无掩饰自己丑陋的嘴脸,但从另一角度来说,恰恰是被害人的这种遮羞心理,才最终纵容了犯罪分子,让人哀其不幸,更怒其不争!据警方介绍,很多受害人报案都很迟,似乎经历了一场异常复杂的心理较量,而对于警方的调查取证工作,她们一开始都表现出了极为不配合,对案发时的细节陈述时遮遮掩掩……

透过这一系列因会网友而引发的恶性抢劫案,除了犯罪嫌疑人利欲熏心、丧心病狂外,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受害人自身也存在着致命的弱点———

虽然有钱,但她们的精神世界却显得无比的空虚,这样的境遇也许并不是她们的错,甚至让人同情,而为了渲泄,将情感寄托于虚拟的网络空间,进行所谓的网聊、结交网友也显得无可厚非,让人可以理解,然而在选择网络时,精神率先出轨,继而钟情迷恋“一夜情”的做法,却让人深感不解。

纵观12起抢劫案,我们会清楚地发现,在放纵自己、游戏人生的同时,为了麻痹自己,为了寻求感观上的新鲜刺激,这些抱有复杂心理的富有女人们,面对良莠不齐的网络交友,自身呈现出了高度的不设防状态,并丧失了起码的警觉。短暂的相处,她们就可以告诉对方自己的家庭状况,甚至自家的详尽住址,这无啻于在赤裸裸地告诉对方:“我家没人,大门向你们敞开着!”自家的大门洞开,“苍蝇”和“毒蛇”也就跟着进来了。如果她们知道网上的那名帅哥,居然会是一个因犯下杀人罪而正在服刑的罪犯,相信,她们绝不会也不敢与之如此亲密地接触……

针对这起系列抢劫案,警方特别提示:网络交友要慎重,切不可轻举妄动,更不要迷恋什么“一夜情”,身体的放纵,并不能拯救心灵的孤单……

有的女学生看了传单后捂着嘴巴偷笑有的则表现出鄙夷神色,学校认为此举有些不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