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新援六人中仅有两人合格 扣将仍是一块璞玉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5 13:54:59

徐步高还曾投考飞虎队,虽然体能测试通过,但最终没有获录取。徐步高驻守启德机场时又打算投考机场特警,所以狂操体能,但先后三次因性格问题落选。后来他被调去竹蒿湾,每天均由东涌跑步往返警署。徐步高身材魁梧,爱跑步、健身、打拳及跳伞,练得一身肌肉,在警队有“老虎狗”的绰号。

在同僚眼中沉默寡言的徐步高,却有“出镜瘾”,在外作风相当高调,爱出风头。2004年7月1日,徐步高以一身丧服的孝子打扮参加街头游行。香港媒体报道称,徐步高对“出位”打扮吸引记者注意感到开心不已,对采访者也是来者不拒。除此之外,徐步高还有过多次高调出镜,包括:1999年,徐步高购买东涌东堤湾畔排到头筹,他头戴假发举起胜利手势,接受媒体采访;2001年10月,徐步高夫妇还参加亚洲电视游戏节目“百万富翁”,取得6万港元奖金。

涉嫌杀警抢枪的“双面警魔”徐步高虽然已死,但围绕在他身边的纷争却未平息。专给警察发表意见的一个香港警察俱乐部网站近日掀起大论战,主题为“你会否给徐步高帛金?”结果引来逾百警员热烈争论,主要分正反两派。

反对警员认为徐步高仇警杀警,不应捐帛金给他。“捐帛金给他,和捐给杀人狂魔有何分别?况且他的家庭经济肯定不错,打劫得来的钱也非常可观。”“我一定不会给,那个人杀了两个伙计,怎么能给他,他既然内心早已经不念及手足之情,我又怎么会当他是自己的手足。”

不过,也有不少警员同情徐步高的家人,愿意捐出帛金。“从道德作出发点,坏人当然不值得帮,但坏人的家人是否等同坏人呢?”“我认为徐步高怎么坏都好,无谓再去增加他家里人的痛苦。”“徐步高已死,钱是捐给他的家人。他女儿才六岁,前路漫长……”

据悉,4月4日出殡的殉职警员曾国恒将下葬浩园。曾的家属将获警察福利基金拨出10万元死亡补助金及1.5万元殓葬补助金,并可获最高150万元的雇员补偿金,各警区还设立筹款箱为曾的家属筹款。另外,徐步高的妻子也会得到警员在职死亡的抚恤金,但由于徐涉及刑事案,他的退休金将在查明真相后,由公务员事务局决定是否保留。信息时报

新华网长沙3月24日电(记者侯严峰刘文杰)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局长杨志达因受贿等问题不久前被判处无期徒刑,这是该省交通系统近年第三个副厅级干部锒铛入狱。杨志达与先前落马的几位前领导早就有牵连,但他一度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职位越升越高。虽然他“人际关系”复杂,又善于投机钻营,最终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经调查,杨志达在高速公路工程招投标、工程分包、设计变更、拨付工程款、发放工程补偿金及工作调动、提拔任职等方面,收受贿赂财物折合人民币295万元,还有折合人民币260多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有关部门介绍,杨志达与几年前已查处的湖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马其伟、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唐见奎、“三湘女巨贪”蒋艳萍三起大案都有牵连,但他均侥幸逃脱,而且不断得到提拔重用。每次案发受到惊吓后他都发誓“金盆洗手”,一旦躲过风头,又变本加厉大肆受贿。

第一次是蒋艳萍案。被称为“三湘女巨贪”的湖南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原副总经理蒋艳萍因贪污、受贿等罪名被判死缓。2000年,蒋通过杨志达为湖南建工集团在耒宜公司、湘耒公司各中一个标段。中标后,杨志达与其下属公司的刘启元、周伟义、吴艾等人商量,由杨出面,在蒋中的标段中,要蒋拿出一公里多路,各出资20万元购买设备,合伙来做,利润均分。开工时,蒋艳萍东窗事发,杨志达急忙从工程中退出。

第二次是马其伟案。湖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省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原副总经理马其伟,受贿236万多元,被判处死缓。马其伟曾将哈尔滨某公司老板陈照发介绍给杨志达,杨志达将公司在湖北路桥公司中标的几千万元工程分包给了陈照发,陈分几次送给杨志达60万元。当时,马其伟供出了陈照发,杨志达很紧张,急忙将60万元退了回去。

第三次是唐见奎案。湖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唐见奎伙同妻女收受贿赂209万多元,被判处无期徒刑。湖南省纪委在查办唐见奎案件中,牵扯出了原衡枣高速公路总监熊瑞文的受贿问题。杨与熊关系密切,担心牵出在高速公路长期搞工程并多次给予关照的个体老板蒋树清,急忙退还蒋树清4万美元,并发誓如果这次过关将“洗手”不干。

1978年,杨志达任湖南省路桥建设总公司技术员,之后担任分公司经理、公司副总经理,1995年任湖南省公路局局长,1996年任湘耒高速公路公司总经理,2001年后任湖南省交通厅党组成员、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省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总经理。他在省交通系统工作长达26年之久。

经调查,杨志达在分公司经理任上,就通过一些个体老板和原下属合伙敛财,为自己的“仕途”铺路。1994年,他帮助马其伟的妹妹马其英分包沪杭甬高速公路浙江段一个工程,马其英从中捞取好处费16万元,并为马其伟的女婿、儿子敛财提供便利。马其伟投桃报李,向交通厅主要领导推荐杨志达,为其职位升迁铺路架桥。

1995年,杨志达为个体老板孟宪承包深汕路一段高架桥工程提供便利,并主动提出工程盈利后两人三七分成。工程完工后,孟宪如约分5次送给杨志达共计53万元。

1996年,杨志达当上湘耒高速公路总经理,开始直接插手工程,通过其原下属、个体老板蒋树清收取“管理费”。当时,蒋树清成了该路段高速公路系统炙手可热的人物,也成了一些个体老板追逐的对象。“没有蒋树清搞不到的工程,要想搞到工程就必须找蒋树清”,已经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则,蒋树清心安理得地按工程量的20%收取“管理费”。杨志达先后7次共计收取蒋树清贿赂44万元人民币、11万元美金。

3年后,杨志达坐上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省高速公路开发总公司总经理“宝座”。

1999年,杨志达在已多次给湘耒路第9标段拨付“以奖代补”款5200万元的基础上,又应原湖南省建工集团路桥公司项目经理刘启元的请托,分两次给这个标段拨款281万元。杨志达利用职务便利,随意更改、增加工程项目,签字拨付预借款更是随心所欲,只要有回扣,大笔一挥就是几千万元。

杨志达权力越大,胆子越大。他当项目经理,利用工程变更、分包工程的权力受贿;他当总经理,通过“中介人”操纵大型国有企业中标受贿;他当局长,通过拨款和“以奖代补”直接受贿。

杨志达腐败案再次警示人们,对交通部门加强监管,特别是对手握重权的一把手加强监管,已成当务之急。

有关部门介绍,对于杨志达,社会上早有不少议论和举报,但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2004年4月,有关部门在查处长沙市一起案件时,据蒋树清交代,他曾送给杨志达40万元人民币和几万元美金,这一线索引起了纪检部门的高度重视。

蒋树清案发时,杨志达正在南美洲一个国家考察,有人在第一时间向他通报了蒋树清招供的情况,杨志达立即在国外给其妻刘晓英打电话,通知妻子迅速转移赃款,并告诉她保险箱钥匙存放地点。

刘晓英马上将自己保险箱内的18个存折款全部取出,而杨志达的保险箱无法打开,只好将保险箱移至他姐姐杨志迈家里。杨志迈一家人也无法用钥匙打开保险箱,杨志迈丈夫情急之下将保险柜砸开,取出其中的美元及其他外币。

杨志达回国后,几乎天天在长沙几个大宾馆召集关系人,为其出谋划策,不停地请人吃饭。但是,这次杨志达真的“栽了”。

记者采访中,一些本单位的职工反映,几十年来考察和提拔干部方式一贯制,看上去是组织部门派人考察,实际上是本单位领导说了算。过去考察杨志达也是走过场,干部职工有关杨志达的声音很难传递到上级组织那里。

还有的职工反映,杨志达在高速公路管理局主政的几年里,从来没有开过机关干部大会,也很少开党委会;同时,杨志达在交通系统一干就是20多年,从一般职工到交通厅领导岗位,一直没有交流。

国家社科规划《中国惩治和预防腐败重大对策研究》课题组组长王明高博士认为,从杨志达受贿案可以看出,监督机构看起来相当多,很严密,但真正监督到实处的不多,杨志达的腐败问题没人管,还不断“带病”提拔。

这位博士建议,目前,除了将现有的监督机制落到实处外,还应当实行更严格的家庭财产申报制、金融实名制。杨志达受贿,一笔就可达几十万甚至一百多万元,都是现金交易。如果严格实行这两项制度,杨志达及其亲属的户头上有多少钱,就会一清二楚。(完)

中新网3月24日电据朝鲜日报及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道,朝鲜货轮“烽遂”号于本周四被澳大利亚空军派遣F111战斗机用2枚炸弹击沉。

这艘朝鲜货轮吨位为3500吨,于2003年4月20日被澳大利亚扣押。据悉船员已经被澳方释放,但货轮一直被澳方扣押,没有返还朝方。

近日澳大利亚政府突然决定将此船炸沉。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早些时候拒绝就此事发表任何评论。

本报讯(记者司徒北辰)日本外务副大臣盐崎恭久昨日上午在自民党外交联席会议上,就2005财年的对华日元贷款透露,将暂时冻结对华贷款,停止在内阁会议上商议决定贷款数额。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对此表示,日本对华日元贷款,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施舍。日本政府的单方面决定无益于改善中日关系。

秦刚说,这些年来,日本对华贷款对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但也必须指出,对华贷款也给日本带来好处和利益。这样的安排是互利互惠的,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施舍。秦刚指出,根据中日双方达成的共识圆满结束对华日元贷款,符合双方的利益,日本政府的单方面决定无益于改善中日关系。中方在这一问题上的有关立场没有变化,希望双方本着平等协商的原则,妥善解决这个问题。

秦刚说,当前中日关系出现复杂局面,遇到严重困难。为了改善和发展中日关系,中方提出了很多重要主张,采取了一些积极步骤,希望日方同中方一道共同努力来改善和发展中日关系。对于双方存在的分歧和问题,应通过交流和协商妥善解决。

另据新华社报道,日本公明党代表神崎武法在昨日举行的记者会上严厉批评日本外务省推迟就2005年度日本向中国提供日元贷款问题作出决定,认为这种做法无助于改善日中两国的关系。

神崎说,正因为日中两国关系出现疙疙瘩瘩的问题、首脑之间不能进行交流,才需要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努力改善两国间的关系,因此不应该推迟决定对中国的日元贷款。

刘江永: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首先是政府内部出现了要求改善对华关系的呼声,而日本右翼不愿意看到这一局面,便以此作为回应,向一些他们所谓的“媚中派”发难;另外,安倍晋三把这次冻结与“两国关系现状”相联系,就说明日本把ODA(日本政府发展援助)贷款当作外交牌来打,再次试探中国的底线;再有,随着中国经济的日益发展,日本政府内部对ODA贷款的必要性也做了一定的检讨,认为中国不再需要日本的贷款,日本也担心中国用日元贷款“充实”军事装备。

刘江永:需要说明的是,当初日本政府给予中国日元贷款的意向是基于中国放弃国家层面的对日战争赔款而做出的,这种贷款从某种意义来说是一种变通形式。应该看到,从1979年开始的对华援助贷款对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经济建设曾经有过比较大的支持和帮助。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日元贷款的数量不断减少,对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作用在不断减弱。这一点也毋庸置疑。中日关系的未来并不取决于日本是否给中国日元贷款,或者给多给少,中止或保留,主要看两国的发展取向和政策走向。

1977年大平正芳首相提出对华ODA援助以来,一直到1990年前后,日本政府对此事一直持积极态度。

但是上世纪90年代之后,日本更多的是把它当作一张外交牌来打。如今,日本要冻结并将于2008年中止对华贷款,是它对华战略方针转变的一个方面,对华看法的消极面渐渐上升。实习生张乐

郑州晚报登封讯3月22日,普京总统造访少林寺,年仅8岁的小和尚释小广表演的“童子拜佛”引起了普京的极大兴趣,待武僧们表演完毕后,他走下台阶,欣喜地抱起了释小广,并将他扛在肩上和大家一起拍照留念。普京的这一动作,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关注,释小广也因此成为众多媒体关注、报道的对象。

“我当时没有想到普京会有此动作,当我看到普京突然向我迅速地伸出手来时,自己感到很意外,练武的本能使我身子稍微一动,但是眼睛的余光,让我马上就感到了来自一位老人的关爱之情。可是我30多公斤呢,一下子就起来了。”释小广说,他也就顺着普京的手,被普京抱在怀里,随后,被举到了肩上。“被抱到怀里时感受到了一种好象被父亲抱在怀里的温情,所以,后来被举到肩上感到一点也不意外,就象以前父亲抱他逗耍一样。”

释小广的老家在长葛市,进寺已经三年了,主要练习童子功,小广的功夫在同龄当中应该是数得着的,这和他每天早上5时半就起床,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艰苦练习是分不开的。

对释小广很了解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大师介绍说:“在他同龄人当中,释小广是比较让人喜爱的,在小广的身上有着许多少林寺武僧的优良传统和艰苦练功的精神,因此也受到他的看重和培养,经过这几年来的磨练,他现在已经代表少林寺和师兄弟们一起去过意大利、瑞士、南美等国家,今年5月份左右,还将赴香港表演他的拿手好戏――童子拜佛。”

对于自己的出国经历,释小广显得兴奋和自豪,他说他第一次出国是在6岁那年去的美国,当时在美国,到处听到的都是英语,听不懂,非常害怕,上那去都要师兄陪着,就连上厕所也不敢独自去,害怕闹笑话。

“释小广在表演‘童子拜佛’后,普京总统太喜欢他了,走到前来一下子就把他抱了起来,见大家照像,他就干脆扛在肩上让大家照个够。”释永信方丈笑了笑说,“象释小广这样的寺院里其实还有呢,他们都是很可爱的,在普京抱小广之前,他就想把一个小武僧释小星拉过来,我赶紧把小星藏在了身后,谁知他又拉住了小广……”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为期两天的欧盟春季首脑会议3月23日在布鲁塞尔开幕。法国总统希拉克在开会的第一天就有惊人举动,由于一名法国商界领袖在会上讲英语,希拉克不惜步出会场抗议。

据法国官员透露,当欧盟商业游说团负责人、法国商界领袖塞埃从说法语变成说英语之后,希拉克、法国外长杜斯特-布拉齐以及财政部长布雷东离开了会场,直到塞埃发言完毕之后才返回会场。塞埃解释说他转而说英语的原因是英语是“商务语言”。

分析指出,希拉克的“语言爱国”行为似乎是在进一步增强法国“经济爱国”的决心。2月22日,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宣布对法国能源企业苏伊士公司实施兼并。为此,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还同希拉克和法国总理德维尔潘通了电话,希望法国方面为两家公司的合并事宜开绿灯。

出乎贝卢斯科尼的意料之外,法国政府坚决回绝了这一要求。德维尔潘在同贝卢斯科尼通话时明确表示,法国政府不能接受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收购苏伊士公司。意大利报纸援引贝卢斯科尼的话说,德维尔潘认为“收购苏伊士公司就是对法国的进攻”。(韩榕华)

中新社上海三月二十四日电(记者于晶波)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今日在此间举行的“全国经济体制改革工作会议”上表示,中国将围绕三个着力点,不断将改革引向深入,行政管理体制、财税、金融、价格、就业、收入分配等方面的改革均被官方纳入重点关注范畴。

第二,中国将围绕消除不利于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体制机制障碍深化改革。重点放在财税、金融、价格等方面的改革。

第三,中国还将围绕消除不利于构建和谐社会的体制机制障碍深化改革。重点将推进就业、收入分配、社会保障制度和教育、卫生体制改革,建立有利于逐步改变城乡二元经济结构、有利于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体制。

作为直接负责改革指导与总体协调的政府机构,国家发改委最高官员对改革话题的表态至关重要。

马凯今日表示,将把改革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以更大的决心加快推进改革,必须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亦必须着力转变政府职能、加强和改革宏观调控。

本报讯(记者郭少峰)“中国人将来可能首先在诺贝尔文学奖与诺贝尔和平奖上取得突破。”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访华代表团成员贝蒂尔·弗雷德霍尔姆,昨日做客清华论坛接受学生提问时作出上述表示。“

应中国教育部的邀请,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代表团于本月22日首次到中国访问,代表团成员包括诺贝尔化学奖评委斯文·林丁、物理学奖评委伯耶·约翰松以及生理和医学奖评委贝蒂尔·弗雷德霍尔姆。

在诺贝尔奖百余年的历史上,这是该评选委员会首次组织三项科学奖的评委一起出访中国。代表团22日至24日将在北京举行一些正式活动,然后将分别前往大连和杭州开展学术活动。

弗雷德霍尔姆是诺贝尔生理和医学评选委员会委员、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教授兼生理及药理学院院长、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对于他的观点,此次诺贝尔评选委员会访华代表团团长、瑞典皇家工学院院长安德斯·佛勒斯特罗姆教授持不同意见。佛勒斯特罗姆访华前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人获诺贝尔奖的第一个领域应该在医学和生理学科。此前,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曾表示,他相信十年内会有华人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医学奖。

不过昨天,弗雷德霍尔姆也没有把话说死,说完“中国人将来可能首先在诺贝尔文学奖与诺贝尔和平奖上取得突破”后,他有些停顿然后补充:“在科学类奖项上也可能会有突破”,而且中国女科学家也可能获奖。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