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振东涉嫌侵吞20亿受审 为首例押回外逃贪官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20:37:54

西单村的村民说,他们的孩子从不饮用这几家厂的乳制品,村头有个奶牛场,牛奶也很少卖给这几家厂,“春节后几家厂都停产了,上面好像查处过。”一个老汉介绍。

这天下午,记者以代理商的身份出现,与“赋康”和“康达”分别有过一段有趣的谈话。

“康达”:一个女人介绍说康达的产品销路非常好。“我们的牛奶是用奶粉调配的,当然,你要13元的那种,产品当然不符合国家规定……但你不要怕,我们证件都齐全的。”

好不容易接通“赋康”的销售热线,对方也是一个女人,听说我们想代理产品,女人欣然告诉了总经理单某的手机号码。

单某说:“我们的产品都在15元以下,从7元到15元有十五六种产品。……农村市场很畅销。有两种产品是奶,其余都是含乳饮料,只不过奶的含量不一样而已。蒙奶是纯牛奶,给你8元一箱,不能再便宜了……”

“出什么事?不可能!蒙牛又没有注册宇航员的商标,不要担心。这个呢,看上去是像,其实是有区别的,我们把他们广告上的人头换过,头发、眼睛都不一样。”

“我们证件都全的。产品全山东都有,从来都没有出过事。啊呀,我跟你实说,现在,在我们这里不用蒙古、蒙奶这些字就销不好。”

问到有什么证件?单老板有些不耐烦了,“卫生许可证、营业执照,还有……啊呀,反正你不用担心,我们的手续都是齐全的。做生意谨慎是应该的,但你不要怕。”

熟知当地情况的业内人士告诉我们,头一回和他们做生意,他们是决不会带你进生产车间的。第二天,我们提着“赋康”与“康达”的产品走进淄博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监督与法制科科长邵磊说,春节前淄博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曾展开了几次突击整顿活动,有力打击了一些不法厂商。

在淄博市郊的两个大仓库,我们见到了质检局在最近一次执法行动中查封的一万多箱劣质“纯鲜奶”,堆积如山,其中90%源自“赋康”。

3月1日下午,记者在东营市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采访。在一家农村常见的小卖部,我们隐瞒身份,自称是伊利公司的销售员,下来调查伊利牛奶的销售情况。老板闻言急忙架着我们的胳膊,客气地将我们“请”了出去:“对不起,我这里不卖你们的牛奶,还是到别的地方看吧。”

我们向他打听是否有假牛奶的代理商上门推销,他凛然道:“来推销的是不少,但你说,咱能做那种缺德事吗?乡里乡亲的,卖假牛奶不是害人嘛!”

“老实说,蒙牛、伊利在乡亲中口碑不错,也爱喝,但我们不卖,为什么呢?你们销售思路不对。”一位热心人提示:老板的这个意思是说品牌的赚头太少了。

这位老板恐怕没有料到,就在他将我们“请”出门的时候,我们瞥见他的店里堆放着的多是他刚刚“痛骂”的那些假牛奶。业内人士说,代理商唯利益论,哪个厂家的利润空间大就代理谁的产品,这是假牛奶盛行的主要原因。销售一些品牌的假牛奶,代理商从中可以赚取每箱7元的利润,而蒙牛、伊利这样的正规牛奶,代理商一般每箱只能赚取一两元。

假牛奶的销售方式与假奶粉相似,厂家将农村的小卖部连成销售网络,单线联系,地下进行,专车送货。假牛奶厂家都采用销售商毫无风险的先代销后结账方式,正规品牌很难招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指出,全国注册登记的乳制品厂有1600多家,其中山东省就有150家,但山东省投资总额超两个亿的乳制品厂只有淄博的得益乳业、东营的凯银乳业等少数几家。

他说:“山东省没有注册登记,正在生产伪劣牛奶产品的企业至少有500家左右。”这些企业多是家庭作坊式的,一口杀菌池、一个热水炉、一台配料机、一台灌装机,加上两三名工人就可“上马”,总投资不过几万元。这些小作坊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在夜里偷偷生产,很难整治。

乳制品生产需具备严格的设备条件,还要有专门的化验室、检验室,这名行业人士指出,他的企业每生产100吨奶需要两个亿的设备支撑,才能保证产品各环节合格。

首先在奶牛场要有一个迅速制冷系统,将三十几度的鲜奶迅速降温至六摄氏度以下,以避免鲜奶中的细菌飞速滋生。然后用双层保温车送进厂区,检验细菌数、蛋白等营养指标是否合格,通过检验的牛奶再进入输奶系统,经严密杀菌、灌装成品。

据介绍,淄博市现有20多家乳制品与含乳饮料生产企业,但真正符合乳制品生产条件的只有6家。质检局有关人士证实,“赋康”等企业生产设备简陋,一些企业甚至没有技术人员。

检查人员突击检查临淄区一家生产“伊纯”奶的企业时发现,厂里只有简单的搅拌机、灌装机,成品就堆在满是脏水的地上。

既然这些企业不具备乳制品的生产条件,为何不予取缔?据说,“赋康”等企业毕竟有一定生产设备,虽与乳制品生产要求相去甚远,但他们有营业执照和临时卫生许可证,质检局没有取缔权。

仿冒知名品牌包装的行为属违法,但质检局表示这属于工商局管理的范围。然而淄博市工商12315回答说,市场流通领域才归工商局管理,生产领域归质检局管辖。

“蒙奶”等奶产品每袋成本不过0.2元人民币左右,何以如此低廉?一名业内人士道出真经。

她说,一头奶牛成本1.5万元,在山东农村,四口之家年收入1万元左右。为保证牛奶营养成分符合人体需要,一些大型的牛奶厂建立专门的牧场,牛饲料配比非常严格。奶农必须在牧场指导下饲养奶牛,但至少养20多头奶牛才能进养殖场,因此绝大部分养殖户投资不起。

于是,一些大型牛奶厂为养殖户作银行担保,但养殖户须将最好的奶提供给牛奶厂。这就意味着好的牛奶被大企业“垄断”了,小牛奶厂不可能拿到优质鲜奶。

根据奶厂与养殖户签订的协议,养殖户提供的不合格的奶要退还给养殖户,而这部分奶,奶农不可能倒掉销毁,于是廉价流向了不正规的小企业。

更有一些不法厂商根本不用鲜奶,而用香精、添加剂、水等造假牛奶,常见的景象就是一个灌装机旁一个热气腾腾大罐子,罐内的白色液体通过自来水管,经过滤器流进灌装机灌装。

“我们的原料每吨3600多元,而他们不到1000元。我们都把这样的假牛奶称为三无产品,也就是无毒、无害、无营养。但坦率地说,这个无毒、无害我不敢苟同。”这位业内人士说。

我们发现生产假牛奶的企业很多都有营业执照,而且大多是在政府眼皮底下进行生产的。我们离开淄博到另外一些地区调查,在某县工商局的对面发现了一家乳制品厂,几间简陋的厂房,院子内养着几头奶牛,宣称他们的产品是用纯鲜奶生产的。这家厂存在多年,产品包装曾一度仿冒本地一家知名奶厂的专利包装,而业内人士说,奶牛与乳品厂是不能混在一起的,牛尿牛屎骚臭扑鼻,卫生条件根本达不到要求,其产品不用检验就知道不合格。

这个地区一家正规奶厂的负责人抱怨,地方政府招商引资,似乎只要申请就批准,根本不看企业的生产能力。她说,工商部门轻易就给营业执照,而一些部门的检查也有“看人看钱不看货”的现象。

“食品生产是一个良心买卖,不能全指望质检、工商部门,还得看生产商的良心。一些部门不到中午11点,不会通知我们要来检查,每次吃完午饭还要带一些礼品走。这样的工作作风下,小作坊的产品能轻易拿到过关证明就不足为奇了。”

据业内人士介绍,山东的情况似乎并非个案,在河南、河北、福建、山西、东北三省……都已经发现了假牛奶的踪迹。

耸人听闻的是,甚至一双破旧的皮鞋经过一系列处理后,也可变为假牛奶的原料。

假牛奶的制造术简直匪夷所思,根本不需要与牛发生任何联系,只要用香精、糖、自来水和一些添加剂,就可以造出假牛奶来。更为耸人听闻的是,甚至一双破旧的皮鞋经过一系列处理后,也可变为假牛奶的原料。

中国奶业协会理事王丁棉、上海市奶业协会副秘书长顾佳升及一些正规奶厂的负责人告诉《新民周刊》:牛奶造假的各个环节,都可隐约看见专家的身影。

如此彻底的牛奶造假,在1990年前很少见到。当时造假者多是在奶源上做手脚,譬如往鲜奶中掺自来水这种“雕虫小技”,或者为了使牛奶看似浓稠,往牛奶中掺滑石粉,再大量加水稀释,使奶量瞬间成倍增长。

但1995年后,在一些唯利是图的专家的推波助澜下,造假技术逐步升级。往鲜奶中掺牛尿、劣质豆粉、化肥已经算是“初级阶段”,一些厂家一斤奶加两斤水,将牛奶狠狠地稀释,然后添加各种添加剂,人为地将牛奶产品的指标凑到国家标准。

2003年前后,造假更为猖狂,一些造假者开始完全用与牛奶毫无关联的物质造奶。牛奶越造越假,越造越逼真,其技术含量越来越高,然而,造假牛奶的小作坊主多是农民出身,文化层次较低,甚至是文盲,他们怎能掌握如此“巧夺天工”的造假术?

“如果没有一些专家的辅导,他们即使养一百年牛、一千年牛,也断然造不出足以逼真的假奶”,举报情况的那位业内人士说,所有的配方都是从专家手中流出来的,这位朋友曾佯装要与造假牛奶者合伙办厂,遭到对方拒绝:不行,我这个技术可是花多少钱买来的。

王丁棉则将这类同行称为“可耻的叛徒”:“他们为赚取外快,将专业技术转卖给农民企业主,甚至专门为不法厂商度身定做造假配方。”

顾佳升也提到了同行中的这种败类,他说,翻开奶业行业杂志,有四分之一的篇幅是各类添加剂的广告。不少企业为提高产品的口感,往牛奶里添加各种添加剂,而这在规定里是不允许的。

一些不法厂商依据行业杂志中的广告,找到研制添加剂的专家,提出怎样不用鲜奶制造出逼真的牛奶。利字当头,一些专家开始充当“辅导员”:你要发财就来买我的专利,我教你如何使用,用各种添加剂调配就把牛奶的色香味全都解决了。

“纯牛奶里究竟能否添加配料,这是一个原则问题,但现在没有人管理,加多加少没有一个通行的标准,因此就有人走向极端,全用配料。”顾佳升说。

譬如阜阳假奶粉事件,一开始奶粉都用牛奶制作,后来专家研制出诸多配方,大家都往奶粉里加配料,发展至极端便是什么奶粉也不用,全都是配料,而且是廉价的配料。

王丁棉与顾佳升都忧心忡忡地表示,现在已经出现了专门的药粉,只要用水按比例调配就可以变成足以逼真的假牛奶。这种情况,我们在互联网上也有所发现,一个公开叫卖假牛奶粉片的网页,商家在淄博市义乌小商品城,品名就叫“假牛奶”,商家声称其产品特征为“将假牛奶放入杯中,冲入温水,就像真的。”

王丁棉说,这两年有专家搜集了造假牛奶的材料,仅能够检测出的一小部分就有11种之多,检测不出的还有相当一部分,可以说,我们检测的水平已经跟不上造假的水平了。

出钱越多,假奶就可以越逼真,奶业因那些叛徒专家变得越来越混浊。据了解,目前个别地区已经出现了用人造蛋白,也就是水解蛋白代替牛奶中的天然蛋白的情况。

什么叫“人造蛋白”,王丁棉说,就是用城市垃圾堆里的破旧皮衣、皮箱、皮鞋,还有厂家生产沙发、皮包等皮具时剩下的边角料,经过化学、生物技术处理,水解出的皮革中原有的蛋白。

“有人专门收购这类工业垃圾,有人专门生产水解蛋白,而这项技术很容易掌握,成本并不高,农民从一些专家手中买到生产水解蛋白的技术,用什么药剂,怎样的程序,这些都有指导。”提供造假技术的一些专家也会辅导造假者,用于造假牛奶的人造蛋白、人造脂肪(用植物油提炼)等配料从哪里能买到。

一些密切关注中国奶业发展动向的专家年前在北京碰过一次头,谈起牛奶业的这股造假之风,众人无不愤慨,有人甚至大声骂娘。

“阜阳假奶粉事件,我们讨论下来提出一个观点,全国上下一致讨伐假奶粉,都用所谓的蛋白含量多少来判断奶粉真假,但这并不科学。”

“大头娃娃致死的原因并非假奶粉中蛋白含量少这么简单。善良的人们根本没有想到,关键是假奶粉中极有可能混入了人造蛋白。”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生产皮具过程中重金属污染十分严重,用这些工业垃圾分解出蛋白,其中含有的许多毒素是除不掉的,况且哪个利欲熏心的人会花巨额资金除毒?

“不法厂商要的就是暴利!这些毒素残留在奶粉中,婴儿长期食用会造成大脑缺氧、营养不均衡等一系列连锁反应,最后足以致命。”

顾佳升也说,水解蛋白造就的假牛奶副作用很大,卫生、营养均不达标,毒性反应是一个慢性发作的过程,儿童长期饮用,后果堪忧。

本报讯(记者卢亭)昨天下午,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于均波在北京团会议上批评了少数部门敷衍代表监督和议案、建议、意见的问题。他表示,今年北京市人大常委会要求,凡是交办给“一府两院”的代表议案,部门主要领导必须签字。

于均波说,议案、建议和意见凝聚了代表们大量心血,许多人大代表每年都为此做了许多走访调查工作。目前,有少数部门应付代表,往往回答几条交给代表就了事;甚至办没办、怎么办,部门的领导都不知道。因此,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今年要求,凡是交办给“一府两院”的代表议案、建议和意见,部门主要领导必须签字。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将重点监督这方面的问题。

对于人大代表的监督职责,于均波重点谈到了监督实效的问题。他说,过去代表在监督检查政府部门的工作时,往往看到的都是好的方面,因为一些部门在代表没去之前就开始准备。而从去年开始实施代表暗访后,就发现了一些问题,包括政府部门的问题,也包括下属单位的问题。因此,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今年将采取明察暗访和舆论监督及群众监督相配合的办法。对于监督出来的问题,由新闻媒体进行曝光,这给被曝光单位的压力是相当大的,这样能促使他们及时改正问题。

中新社华盛顿三月九日电(记者余东晖)美国国务院九日公布,三月十四日到二十一日,美国国务卿赖斯将访问包括中国在内的六个亚洲国家。同一天,赖斯对美国国会议员说,美中关系是最重要的关系之一,中国的重要性正在增强,这是勿庸置疑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