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原油期价跌1.57美元 逼近60美元整数关口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4:58:07

“建设时间已经过半,但工程量只完成了约20%。”市交通委副主任周正宇说,本市要加快奥运场馆周边道路的建设,场馆周边的公交换乘站、安检设备等临时工程要加快开展,设计方案要抓紧制作。

据周正宇介绍,本市重点建设的快速路网由二环、三环、四环、五环以及15条连接二环和五环的放射线组成。目前,机场高速、莲花池西路等9条已经完成,通惠河北路等3条正在建设中,余下3条道路中,蒲黄榆路南延的难度最大,该路的拆迁费用预计高达13亿元。

周正宇说,快速路网全部完成预计在2010年。届时,快速路网将承担本市约50%的交通量,蒲黄榆路预计是最后完成的一条快速路。

此外,本市还将继续完善主干道系统。城市主干道建成朝阳路二期、成寿寺路(南三环—南四环)、西大望路、农大北路等12条道路,加快西内大街、赵登禹路、湖光中街立交等道路建设,马家堡东路、张仪村路、北苑路北延、林翠路、康辛路二期等主干道实现开工建设。专题采写本报记者王一波配合采写本报记者钱卫华

荆楚网(楚天金报)记者叶明蓉报道:方林今年32岁,武汉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南京一建筑公司上班。2000年,经亲戚介绍,方林结识了当地人赵慧玲,并于当年结婚。

婚后,赵慧玲一直没能怀上孩子。2001年底,方林背着妻子去医院做了检查,被查出没有生育能力。他没有立即告知妻子。

方林的哥哥在武汉做销售,缺乏人手。2002年4月,应哥哥的邀请,方林辞职来了武汉。起初,方林还能每两个月回一次南京与赵慧玲相聚,后因路途遥远,回去的次数越来越少。

去年5月,赵慧玲在一次同学聚会中遇到了大学时的恋人张炳华。老同学重逢,大家都很高兴,那天聚会上,赵慧玲和张炳华都喝多了。聚会结束后,张炳华送赵慧玲回家,两人发生了关系。第二天张炳华就回了自己工作的地方。

半个月后,赵慧玲发现自己怀孕了。她非常慌乱,立即收拾行装来了武汉。面对突然到来的妻子,方林特意请了假,陪了赵慧玲几天。赵慧玲回南京后一个星期,就打电话告诉方林说自己怀孕了。

方林气恼不已,第二天就带着自己的诊断书回到南京。看到诊断书,赵慧玲知道瞒不过去。她承认自己出轨的事实,并请求方林原谅她。但方林坚决表示要离婚,并要求赵慧玲赔偿他5万元。

“如果她只是酒醉后出轨,我可以原谅;但她出轨后还要欺骗我,这我就不能忍受了。”记者昨日得知,方林仍坚持,赵慧玲作为过错方,应该给予自己一定赔偿。

记者就此咨询了湖北炽升律师事务所王成林律师,他表示,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只有一方重婚,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另一方可主张损害赔偿。而赵慧玲只是与他人有一夜情,虽然造成怀孕的后果,也不属于法律规定的过错方。因此,方林不能主张5万元的赔偿。(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去年8月12日,北京大学法学院法理学教授巩献田在网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一部违背宪法和背离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物权法〉草案》。

巩献田认为,这部草案的基本原则违背了宪法,背离社会主义方向,开历史倒车,需要经过原则性修改才能通过。信中几处使用感叹号,字里行间充满忧思和警觉。

从去年7月交由全民大讨论开始,物权法草案便处于公众聚焦的中心,这一开门立法的举措更被称为2005年度的重大新闻之一。在全民大讨论热烈之际,公开信犹如一声炸雷,在互联网上引起极大回响。

一位下岗人员对巩献田提出的“穷人打狗棍不能和富人宝马别墅一样保护”深表赞同,称其敢为穷人说话,不愧为“民族脊梁”;有人则指斥巩献田为出风头耽搁物权法立法进程,可谓“全民公敌”。一时间,网上意见针锋相对,硝烟滚滚。

在巩献田任教的北大法学院的网上论坛,同学们“灌水”热情持续高涨。公开信的帖子跟帖无数,一度位列北大未名BBS的十大热门话题。有学生说,巩献田不仅自己“很是出了一回风头,领着北大法学院又跑到了法学界的风口浪尖上”。另一位学生直指巩献田“说出的话比吸毒的身体还干瘪”。

巩献田和他的公开信引起激烈争论的同时,也受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重视。

公开信发表半个月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胡康生、副主任王胜明等4人约见巩献田。巩献田向本报记者回忆,双方的谈话持续了80分钟,交谈中他的态度比公开信来得更严厉和激烈。胡康生向他介绍了物权法起草的基本情况,答复将把他的意见上报有关人士,并强调“法工委还从没有像这样把一个学者单独请到这里,听取他的意见”。

之后,物权法草案偏离了预定的立法轨道,没有在去年12月底的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上如期接受“五审”,也未被列入今年3月全国人大的审议议程。

“我知道我的公开信起作用了,”巩献田对此很高兴,“但不是我一个人的作用。”

“物权法的制定进行了这么多年,头一次有人说它违宪。”一位著名民商法学专家对本报记者说,“在物权法的起草中,原来的最大争议在于究竟多大程度上体现改革开放的成果。”

“比如,之前规定集体土地和国有土地一样,可以依法出让、转让,后来删掉了这一规定。农民的房子不能进入市场流通,这也是个问题。在体现进一步改革开放方面,物权法草案还存在不足,而不是过头。”这位专家说。

几乎所有民法学者都认为,只要是进入市场流通的财产,都居于同等地位;只要是合法获得的财产,法律必须给予平等保护。这是作为民法一部分的物权法应有的立法态度。

这一“常理”成了巩献田炮轰物权法草案的主要依据。“将国家、集体、个人财产平等保护,这是中外立法史上的奇迹。”巩献田反问本报记者,“国家可以平等保护个人、企业,国家怎么平等保护自己、个人和集体?”

巩献田指责物权法起草者们不懂法理,不懂宪法,只凭一孔之见制定法律,“据我所知,物权法起草组的9个成员,除法工委领导外,都是民法专家。”

民法学者杨立新则认为,物权法是学界的心血,不懂民法的人应该等学懂了再提意见。

去年年末在扬州召开的中国民法学年会上,长期致力于物权法制定的学者们联名上书中央,要求立法机关排除不必要的干扰,恢复物权法正常的制定进程。

“大家都很气愤”,作为物权法起草小组成员,北京大学民商法教授尹田、中国人民大学民法学教授杨立新一致表示,“如果物权法起草工作因此被搁浅,将会引起整个民法典制定进程的停滞。”

除了对基本立法原则上的指责,巩献田认为物权法没有在防止国有资产流失方面有所作为。作为回应,今年2月17日,中国法学会召集法理学专家、中央党校的有关学者、民法学专家,就“物权法与国有资产的保护问题”召开小范围的研讨会。参与物权法起草的王利明、尹田以及法理学者徐显明等人参加了会议。据悉,会上对物权法草案与维护社会主义公有制、与国有资产保护、与“三个代表”的关系等进行了研讨,形成的书面意见将上呈中央。

紧接着的2月25日,中国民法学会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将联合召开“物权法与中国和谐社会建设”研讨会,这次会议被视为17日研讨会的延续,将围绕建设和谐社会、如何制定和完善物权法再次研讨。

巩献田并没打算就此偃旗息鼓。公开信发表之后,他接到了很多声援他的信件和电话。“我老家的一位市领导也打电话支持我,表示家乡人民是我的坚强后盾。”巩献田对本报记者说。

据巩献田透露,他将继续发表文章,就自己在公开信中没有深入分析的问题向物权法起草者发问。2月21日,巩献田提醒本报记者,“乌有之乡”网站发表了他两万多字的文章。

双方论争并非从具体条文出发,立论的逻辑起点也南辕北辙。网上一观察者嗅出了其间的气味:“这已非正常的法学学术讨论。”

人们不禁要问,物权法的起草持续了8年之久,为何在即将通过这个节骨眼上被指“违宪”?再者,全国人大常委会从社会征集来的一万多条意见中,为何没有一条质疑物权法“违宪”?

“从整封公开信的内容来看,主要是对我国改革开放一些政策的不同意见。”一位著名民法学教授这样分析,“改革进行到今天,有人对改革的方向开始发难。小平同志说改革开放不要陷于姓资姓社的争论,现在就有人出来问姓资还是姓社。巩教授就是法学界出来发难的代表。”

综观巩献田的公开信,大量笔墨列数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造中出现的国有资产流失、贫富分化、私有化等问题。他忧心物权法草案违背苏俄民法典传统,将使我国背离社会主义方向。

巩献田在信中发出了这样的质问:“难道我国社会目前不稳定的最大根源不是私有化吗?”而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的钟凯在其所撰《从“违宪”之争说开去——致巩献田的一封公开信》中,将此质问归为本世纪最荒谬的质问之一。在钟凯看来,当务之急不是否定市场化的改革,而是建立一个公平有序的法治化市场秩序。

一位早年在苏联接受法学教育的民法学教授也认为,我们目前制定的是中国的现代物权法,“不能说苏俄民法典就是社会主义的,就一切以它为范本,也不能认为德国民法典就是资本主义的,没有可取之处。以苏俄民法典作为我国制定物权法的标准,是很教条、僵化的,我坚决反对。”

“在物权法制定上,要么走社会主义道路,要么走资本主义道路,决不存在第三条道路。”巩献田坚持自己的立场。(来源:南方周末)

本报讯(记者王硕)一年多来,在天通西苑三区楼间的一条便道上,停着一辆无人问津的黑色奥迪车。昨天,东小口派出所对这辆“无主”奥迪车进行了调查,意外发现这辆挂着“冀A46176”车牌的车是一辆套牌车。

天通西苑三区24号楼居民刘先生说,这辆奥迪A8停置在小区楼前1年多,夏天淋雨,冬日擎雪,风吹日晒的,一直也没动过地方。“原来车尾还有个天线,不知道被谁给折断了。”刘先生说,附近曾有居民和保安说过此事,但保安也说不上车是谁停在这里的,一年下来,这车就破旧了不少。“这么好的车,就闲在这里真是浪费。”很多居民觉得可惜。

天通苑保安大队的唐队长告诉记者,因这辆车未在他们那里登记过,物业无法查找到车主。记者报警后,东小口派出所的两民警很快赶到现场。民警调查后发现,“冀A46176”是一辆桑塔纳轿车的牌照,这辆奥迪车所用的牌照应是伪造。

本报讯(记者司徒北辰)昨日下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了来访的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二阶俊博。此前,国务委员唐家璇也在中南海会见了二阶俊博,双方商定,中日3月初将在北京举行东海划界第四轮谈判。二阶俊博是应商务部长薄熙来的邀请来华访问的,双方昨日在商务部举行了工作会谈。

会后,二阶俊博在昨晚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唐家璇下午会见二阶俊博时,就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屡次参拜靖国神社行为提出了批评意见。双方就3月初继续在北京进行东海划界谈判达成初步共识。商务部长薄熙来等参加了会见。

温家宝在与他会谈时表示非常遗憾,因为日本领导人还不能正确对待真正的历史。温家宝支持双方商定的东海划界谈判。温家宝还欢迎日本企业投资中国的西部大开发战略、振兴东北计划、北京2008年奥运会和上海2010年世博会。

在会见中,二阶俊博提出邀请温家宝访问日本,温家宝表示,非常希望日本方面继续努力改善目前的中日关系。

“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解决不了,中日首脑互访肯定不能实现。”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马俊威昨日对记者表示,“小泉接连参拜靖国神社是影响当前中日政治关系的主要问题。但这个问题只有小泉本人才能解决。”

昨日上午,薄熙来与二阶俊博就双边经贸问题举行了两个半小时会谈,双方一致商定将努力解决两国贸易中存在的问题。薄熙来还督促日本尽快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二阶俊博答应日方将积极研究。去年12月,薄熙来在香港世贸会议上曾就此与二阶俊博进行协商。

马俊威研究员指出,日本担心中国完全被世界贸易组织接纳后,中国的经济发展会威胁日本的利益。他说。“但是,日本是个贸易立国的国家,对外经济依存度非常高。据日本国内人士分析,日本GDP的增长率的一半与对华贸易关系有关。”

美联社21日报道,在二阶俊博启程前,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说,二阶俊博是日中友谊的倡导者,并说派他去中国,是为了修复两国关系。“这反映了日本领导人不愿看到‘政冷’导致‘经冷’的局面出现。”马俊威分析认为,“日本政坛最近出现一系列丑闻,小泉的日子不十分好过,也是他派二阶俊博来访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商务部举行的会谈中,二阶俊博邀请薄熙来在“中日节能环保合作论坛”期间访问日本,薄熙来接受了邀请。据悉,该论坛将于今年5月份在东京举行。

二阶俊博今日上午将会见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王家瑞后,于下午返回日本。日本自民党政调会长中川秀直等目前也正在北京进行访问,此外日本前首相桥本龙太郎计划于3月与中国领导人举行会谈,分析人士指出,日本这一系列的举措旨在强调政府与执政党重视通过多方外交进行对话的态度。

中国自己制造的磁悬浮列车将于7月在上海试车的消息引起了德国人的密切关注。一时间对中国磁悬浮技术的报道见诸德国各报报端。在对中国高科技发展速度感到震惊的同时,也出现了一种不协调的声音,认为中国抄袭了德国的技术。

2月15日,德国《世界报》报道,成都飞机工业(集团)公司一位工程师透露,中国自行研制开发的磁悬浮列车将于今年7月试车,设计时速达到500公里,超过德国磁悬浮列车的速度。这个代号为“海豚”的高科技项目是国家支持的研究项目之一,列车于去年9月29日在成都开始建造,估计今年4月全部完工,7月将在上海同济大学的实验轨道上进行试车。

当天,德国各主要媒体纷纷大篇幅报道了这一消息。有德国专家估计,中国的磁悬浮列车到2011年有望技术成熟并正式运营。这让德国人联想到了2003年用德国技术建造的上海磁悬浮列车,并怀疑中国抄袭了德国磁悬浮技术。《德国金融时报》文章称,“磁悬浮是德国工程技术的骄傲,是创新的象征。中国人买外国技术,只是为了仿造。”《慕尼黑日报》更是称德国是在“与诡计多端的刺猬赛跑,没有获胜的前景”。

正当德国媒体热炒中国磁悬浮列车之际,巴伐利亚州州长施托伊贝尔更是一语惊人。17日他对《图片报》说,“在中国发生的事情,闻起来很有些技术盗窃的味道。”20日他在慕尼黑对德国记者表示,“这是对知识产权的侵犯”,他表示已经就此事和德国总理默克尔达成了一致,要将这个问题提交到下一轮G8首脑会议上。

施托伊贝尔的话立即遭到了德国政府的否定,德国总理府发言人通过德国电视台指出,“施托伊贝尔的话不代表德国政府意见,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中国抄袭德国的磁悬浮技术。”德国经济部长克劳斯表示,德国政府目前正在调查此事。有媒体指出,施托伊贝尔讲此番话的目的是希望德国政府在自己州建造德国第一条磁悬浮轨道。

德国《明镜》周刊认为,仿造磁悬浮并非易事,汽车零配件和照相机的盗版仿造也许能成功,但依靠电磁力来悬浮和前进的整套动力系统不是简单仿造就能完成的。《新奥斯纳布吕克报》则指出,“说中国偷技术未免过于狭隘。建造并运行自己的车型与技术仿造没有什么关系。这种想法恐怕要归于德国人的思维方式。我们总是过低估计中国人的力量,我们不能把他们的技术贬为仿造。”

德国铁路技术研究所所长皮特·尼西在接受《柏林日报》采访时表示,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并没有抄袭受到高度保护的德国专利。“必须承认,这是中国人自己的技术。”中国专家已经为攻克科技难题花费了20年的时间。尼西还认为,中德之间可以就磁悬浮项目研发继续开展合作。而西门子前总裁冯必乐也对媒体热炒磁悬浮话题不满,他说,和中国打交道时,坐下来面谈要比透过媒体广泛指责管用得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