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110、119、122报警台将统一为110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19:28:30

2005年5月14日晚7时许,江某、王某同下午在某溜冰场刚认识的小琴(12岁)及另外两女孩子在荆门市杨家桥一餐馆内吃饭时,江某谎称自己过生日,用啤酒将小琴灌醉。江某等人说送女孩们回家,小琴说时间有点晚了,回去怕父母打,随便找个地方睡算了。当晚11时许,江、王二人用出租车将小琴及另一女孩带至某招待所,开了两个房间住宿。王某将小琴扶进房间,反锁房门后,对小琴实施了奸淫。随后,江某又将小琴扶进另一房间内并对其进行了奸淫。

第二天醒来,四人一起吃过早饭后乘车回杨家桥玩。下午小琴在网吧上网时被父母找到,经询问,小琴才说昨晚在招待所被人将衣服脱光。至此,其父母才得知女儿被人强奸,而年幼的小琴此时仍不知道自己已被强奸。

武小峰昨日到鞍山某医疗企业上班了,持续十数日的“北大毕业生卖糖葫芦”事件有了看似圆满结局。其实,喧嚣过后沉思一下,武小锋从卖糖葫芦到做某单位科研助理,从“程序”上看很简单,它只是重复着“大学生就业”这个古老的话题,只是,当这个大学生是北大的时,武小锋的就业才有了特殊性!

据统计,2005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有338万人,就业率近80%。可以说,摆摊卖糖葫芦的武小锋,他只是20%失业大军里的一员而已。在近60多万没找到工作的大学生里,有多少卖糖葫芦的?有多少掌鞋或倒卖农副产品的?没人去关注他们,因为他们不像武小锋一样怀里揣个北大毕业证!

从这个角度来看,武小锋享受的只能是“特权就业”。这种“特权”特在两个方面:首先,北大毕业生相当于“皇帝的女儿”,要嫁就嫁个王侯将相,怎能沦为市井商贩?再有,正因为北大特殊的地位,西安的陆步轩一旦“卖肉”,大连的武小锋一旦卖糖葫芦,这就像“人咬狗”一样成为了新闻。全民唏嘘,举国关注,武小锋们揣着北大文凭,不需要任何广告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媒体做“求职广告”了!

不可否认,北大作为国内外闻名的高等学府,教育理念和人才素质都是一流的。但在中国教育体制不甚完善,尤其高等院校漠视市场,盲目扩招的背景下,北大毕业生享受失业不值得大惊小怪。那么,武小锋为什么就不能卖糖葫芦?为什么只有找到正当工作才算圆满?

说到底,武小锋享受“特权就业”的本质是“出身论”在作怪。这似乎也符合某些北大人的价值观。不久前,北大法学院某教授不满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自考生进入北大法学院研招复试现象,认为“大量自考生进入复试,而把北大自己的优秀生拒之门外,是法学院的悲哀、北大的失败”。该言论一出,不也曾引起广泛的争论吗?

武小锋事件,大一点说,它除了扭曲公民平等的价值观念,如果把它放到大学生就业的小背景里,也渗透出职业歧视的痕迹。卖茶蛋的和造导弹的,都是为国家做贡献;在海里撒网的和在屋里上网的也都能发家致富。都知道大学生就业是个难题,武小锋们为什么就不能破除传统的就业理念,广开就业渠道?

武小锋卖糖葫芦,不论是因为他学科生僻,还是适应社会的能力有限,总之,他已经无意间利用了“特权”找到了工作。但愿武小锋能为这样的“特权”划上句号,也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某个北大毕业生不要再因为卖地瓜土豆而成为新闻人物!(郝洪军)

中新网1月23日电台“陆委会”副主委刘德勋,针对北京奥运项目是否可能来台办理时表示,“体委会”已称“应该没有其它可能性”;至于奥运圣火传递,大陆最近已向国际奥委会提出规划,台湾方面将“密切注意”。

据“中央社”报道,刘德勋表示,2008年北京奥运项目是否可能来台办理一事,根据“体委会”的说法,“应该没有其它可能性”。

本报讯昨天上午10点半左右,无锡运河东路金城桥下发生惨烈车祸:一辆越野车从桥南侧匝道驶出时与一辆正在直行的别克车相撞,失控的越野车撞开别克后径直冲入道路西侧的京杭运河中,虽极力抢救,但越野车上一家三口不幸全部丧生,别克车中受伤母女经救治已无大碍。

记者接到报料后立即赶到事故现场,此时坠河的越野车已被打捞上岸。记者看到,这辆深蓝色的越野车已经面目全非,车子的安全气囊已经全部打开,车前面的保险杠也已撞断。一位在路边等候公交车的目击者惊魂未定地告诉记者,10点25分左右,她看见这辆越野车突然从金城桥南侧匝道驶出,不料与一辆正沿运河东路由南往北直行的别克车发生了猛烈撞击,越野车失控后冲入道路西侧的京杭运河中,别克车则被撞停在路口,车内母女被强力甩出。

据了解,事故发生后,无锡120救护车、南长交巡警及海事巡逻艇迅速赶到现场展开积极营救。接到任务的两名警员二话不说,跳入寒冷刺骨的河中迅速进行打捞。当在距河边10米左右的深水中发现事故车辆后,营救人员立即用绳子系上车轮,岸上人员齐力将车辆拉到岸上。半个小时后,3名落水者从击碎玻璃的窗户内一一救出,随后被立即送往无锡市第一人民医院。记者在医院的急救室看到,被救出的三人浑身发白。医生告诉记者,3人在送到医院时心跳和呼吸都已经停止。据知情人透露,这3名死者为一家人,早上38岁的儿子驾车带着父母去参加岳母的追悼会,没想到却在回家途中发生如此惨祸。

1月16日,曾被称为“上海首富”的周正毅之妻——毛玉萍,因触犯香港多项法律,被当地法院判处3年半的监禁。此前,香港200多位重量级名人为毛玉萍求情,其刑期也减轻了半年。而早在2004年6月,周正毅因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在上海获刑3年。

至此,上海“首富鸳鸯”神话破灭。香港一家媒体在随后发表的社论中认为,判决是为了更有效地打击来港上市内企的违规行为,同时吸引更多优秀内地民企来港,有利于维护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法制周报》记者获悉消息后,及时连线内地及香港财经评论家、金融硕士,对该案进行点评,发现香港和内地舆情对毛案的评论惊人一致。

“我的母亲比世界上的其他母亲要辛苦十倍,她的付出更多二十倍!在我眼中,她是最勤劳的妈妈,她对我是无条件地付出和照顾。”这是毛玉萍儿子余俊才(译音)向法院写求情信中的一句话。

1月16日是毛玉萍案宣判的日子,身穿黑色西装的余俊才心情沉重地走进法庭,比开庭时间迟到了5分钟。

只有55个座位的法庭满满地挤了90多人,连走廊上也站满了急欲知道判决结果的人。而有些记者更是早上8时就前来抢占有利位置。毛玉萍的好友、有香港“奇女子”之称的宫雪花,与毛的一班上海姐妹早早来到法庭,并为余俊才抢占了一个可以让他与母亲眼神交流的位置。

上午9时30分,身穿深色外套的毛玉萍出现在犯人栏。薄施脂粉的她神情憔悴,一改以往的雍容华贵,一头卷发被剪成披肩直发,连唇膏也没有抹。

在法官宣判前,她神情呆滞,眼睛扫过公众席,与儿子相视一刻,也是面无表情。反而第二被告、毛玉萍的助手钟秀玲,原是哭泣不断的,听到自己仅判监三年时,竟破涕为笑。

或许是不太懂英文,余俊才刚开始时对母亲被判几年一直显得很疑惑,要与母亲的“上海姐妹”打手势来知道结果。

余俊才目送母亲被押走后,没有立即离开法庭,而是走入证人室,似是与“上海姐妹”及周正毅的朋友商讨对策。期间,他眼中含有泪光,到离开法庭时,戴上墨镜来遮掩泪痕。大批记者追上前问他会否上诉时,他一言不发,登上汽车便离开了。

毛玉萍是曾被称为“上海首富”的上海农凯集团董事长周正毅之妻。2004年6月,周正毅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以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

木乔:北京某权威媒体财经评论员,现为北京最知名的财经专栏作家之一。

《法制周报》记者(以下简称“记”):木乔老师,“毛玉萍造市入狱”案应是最近发生在香港和内地影响最大的案件之一吧?

木乔(以下简称“木”):是的,(周正毅家族)当年名动香江,如今物是人非。

记:毛玉萍案发之前,内地企业已经惊动香港廉政公署好几次了,这会不会让人觉得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企业不太规范呢?

木:任何市场都有不规范的企业,只是内地企业此前走出去(在香港上市)的太少,一出问题容易引人关注。当然,这里面也有两种制度接轨过程中不完全适应的地方。

木:这至少表明香港对市场的监管是公平的,也暴露出我们的企业没有市场经济的充分经验和规范习惯。但不要忘了也有很多内地企业在香港表现良好,比如联想就不错。

任何规范都必须要有严格监管,但公司本身的运作和经营方向有时更关键。

美国市场的监管够严格了吧,但还是会出安然和世通丑闻,所以监管不是万能的,但没有严格的监管是万万不能的。

木:基本原则是一样的,只是监管水平和发展阶段有差别,内地不过15年历史,香港已处在完善提高阶段。

记:很多内地企业在香港上市的目的是融资,这样的处罚是否会打击内地企业上市的热情?

木:这表明了一个道理:必须老实办企业,而不是投机取巧。中国市场钻空子的时代正在慢慢结束。

中国台湾网1月23日消息据台媒报道,三天后就要卸下民进党代理主席的吕秀莲在日前的一次讲话中再次语出惊人,她公开感叹:过去几年,实在是“风不调、雨不顺、国不泰、民不安”。

据报道,日前吕秀莲在出席台北松山慈佑宫的活动致词时,再度发挥了她讲话棉里藏针的本色,暗批有人被“物欲、权力”迷失了心,导致台湾过去几年“万事不顺”。她说:“过去几年确实国不泰民不安,风不调雨不顺,各位董监事各位善男信女,这样热心的参与爱心公益活动,捐赠这么多医疗救济物品,能够温暖整个社会,更重要可以照亮我们‘被物欲、权力’迷失的心。”

吕秀莲冷不妨吐出的真心话,让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但当记者想要继续追问她“风不调雨不顺,国不泰民不安”是什么意思时,吕秀莲却欲言又止,快步离去。

报道指出,2005年12月就任民进党代理党主席时,吕秀莲就曾隔空和陈水扁交战,不点名批评陈水扁是“短视近利”、“可笑到家”,考量到的只有眼前的利益。如今,她的代主席期将满,今天的一番暗话批人,无疑又将引起岛内的无数联想。(赵静)

本报讯(记者阮友直)马上就要结婚了,却突然发现未来的新郎竟是个女儿身!”近日福州市仓山区的女孩小倩(化名),在拍完婚纱照、发出喜帖后,却无意中发现相恋一年多的男友小伦(化名)是个十足的女人,全身没有任何男性的特征。

小伦是女同性恋者,还是在骗婚?目前,仓山区上渡刑侦中队已介入调查此事。

小倩今年24岁,性格内向,虽长相一般,但身材、家境都很不错,由于家教甚严,她较少与异性接触,在认识小伦前她还从未谈过恋爱。2003年底,经人介绍,她和大她8岁的小伦谈上恋爱,在一年多的接触中,两人“相识、相知,直到相恋”,一个多月前两人开始谈婚论嫁,小伦表示愿意当上门女婿,原定婚期是2006年1月22日。

在一年多的相处中,小伦对小倩的关照可谓无微不至,可是,每当两情相悦时,小伦却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激情,总是敷衍了事,并一再解释“我不想伤害你,等洞房花烛夜时,我们再共度良辰美景”。此外,小伦还有一个“毛病”———每逢肌肤之亲时,他就以“怕痒”为由,不让小倩碰他。

然而,对男友的异常行为,小倩还天真地以为“男人可能都是这样的”。不久前,她在无意中发现“小伦的胸部竟然和自己一样大”,对此,小伦又以“小时候生病,是打女性激素后所致”搪塞过去,小倩再次信以为真。

随着婚期的日益临近,小倩一边忙着与小伦拍婚纱照、发请帖,一边筹钱买礼物给小伦。2006年1月16日晚,正当两人亲热时,突然套在小伦下身的男性生殖器具掉了下来,小倩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小伦也是个女人。

上海暂停西安、郑州等方向的17趟列车售票,让不少旅客从铁路转向公路,改乘长途汽车回家过年。记者昨天从上海长途汽车客运总站获悉,这两天因买不到火车票而转向汽车的旅客已超过1000人,其中上海-西安、上海-郑州等方向的长线路班次更是由于铁路方面暂停售票而十分紧俏。

“上海-西安方向的长途汽车我们这两天已增加4个班次,车票都全部售完了。”长途客运总站站长张永斌透露,上海-郑州、上海-洛阳等方向也均有加班,并且都已无余票。他同时表示,预计近日还会有旅客因购买不到火车票而转向汽车,该站将根据客流需求和自己的运力安排,来适当调整班次。

上海长途汽车客运总站的统计数据显示,进入春运一周以来,该站已发送班次8055班,发送旅客18万余人,共检查危险品229件。其中,前天发送旅客的数量达到最高,超过3.3万人。(早报记者栾晓娜)

乌鲁木齐市北郊的青格达湖是一个人工水库,周边有30平方公里的湿地。这块湿地被称为“乌鲁木齐的肺”,这里也是数万只候鸟的迁徙栖息地。去年11月,就在这块湿地的周边村庄发生了禽流感。

十多年来,王传波每年春秋季节都要来这里观鸟。他是新疆观鸟会的召集人。

7年前,他来到这片湿地的时候,到处都是半人高的水草,几乎没有人的踪迹,人与候鸟几乎没有接触。而近两年来,周边村庄的鱼塘逐步向湿地推进,经常有人在这里放牧,设鸟夹打猎,许多湿地被附近农民开垦,稻田里鸟粪随处可见。

有专家分析,正是候鸟与人的隔离带———湿地被毁、防御体系不健全等问题,使得候鸟成为这场灾难的元凶。去年12月21日,新疆9起禽流感疫情中的最后一个禽流感发生地———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源县别斯托别乡的禽流感疫情封锁被解除,各级部门一面总结没有发生一例反弹、复发和人被感染的有效防控经验和成绩,一面着手建立长效防控机制,着眼于进一步改善当地的生态环境,构建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环境。

新疆是候鸟迁徙的一条重要通道。南疆、北疆和中部都在候鸟的迁徙带上。新疆境内的伊犁河、塔里木河、博斯腾湖等湖泊和湿地是候鸟栖息的驿站。以绿洲农业为主的新疆,居民也都缘水而居,人与候鸟一度曾隔湿地各自而居,而现在被开发的湿地却成了禽流感的高发区。

就在王传波每年都去的那片湿地保护区,保护区负责人夏玉东介绍,自保护区建立以来,已经有5000多亩湿地被开垦,因为没有围栏,这里成了周边村民的牧场。去年,附近的村民再次计划开垦3000亩湿地,在保护区的多次干预下,这个计划才被搁浅。

同样是人类活动增多的乌鲁木齐市南郊乌拉泊水库湿地也发生了禽流感,这里的疫情发生地与湿地的距离更近。

早在禽流感来临之前,就有专家指出,候鸟的生存空间已过多被人打扰、挤占,这一问题若不引起重视,将面临禽流感暴发的危机。

专家们认为,迁徙的候鸟是一个禽流感病毒的大贮存库。虽然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村民务农、放牧时将病毒带给家禽的,但专家都认为此次疫情与人挤占候鸟的生存空间密切相关。近年来,人类活动和候鸟的生存空间越来越频繁地交织在一起,缓冲区域已不存在,家禽也失去了应有的保护屏障,人与候鸟的频繁接触加剧了禽流感病毒的传播。

王传波发现,即便是在巴音布鲁克草原的天鹅湖,也有了太多人类活动的痕迹。许多候鸟栖息的湿地面积正在逐渐缩小甚至消失。

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谷景和曾经是一位鸟类研究专家,他也是中国科学院湿地研究中心委员。

谷景和指出,禽流感病毒在候鸟间一直存在。尽管目前禽流感传播途径还不明确,但湖泊、湿地对人类与候鸟之间却起到了缓冲带的作用,对湿地的保护已经是迫在眉睫。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