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元旦讲话后台当局满意度降至历年新低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8:47:36

该报称,小布什说的“上次”,也就是所谓“2003年的教训”,是指2003年陈水扁执意推动“公投”,屡劝不听,小布什觉得别无选择,只好写了封措辞严厉的信,由特使赴台北送交陈水扁。报道称,“在这个羞辱之后最大的梦魇”,是小布什当着到访的温家宝总理的面批评了陈水扁,并重申美国不支持“台独”、反对片面改变现状。

同时,该报也指出,美方认为陈水扁的谈话触犯了两项大忌,一是“片面改变现状”,一是“违反承诺”。台当局说是“内部消费”,但美国对这个说法并不买帐。

报道称,台当局“驻美外交官”正积极与白宫方面交涉,设法平息美国的不满,但是看来“事情不会轻易过去”。美国要求的,不只是台湾解释“陈水扁的谈话是内部消费”,还要陈水扁亲自重申以前的各项保证。(云鹏)

据新华社消息卫生部近日公布了《全国流行性脑脊髓膜炎防控工作方案》。方案要求,各地对发生疫情的学校,要会同教育部门实施晨检制度,监测每位学生的健康状况,了解缺课学生的健康状况,并做好晨检工作的登记和报告工作。

晨检制度将在以下情况下启动:当出现以村、居委会、学校或其他集体为单位,7天内发现2例或2例以上流脑病例;或在1个乡镇14天内发现3例或3例以上流脑病例;或在1个县1个月内发现5例或5例以上流脑病例疫情时,应采取主动监测措施。

方案要求,县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要立即开展主动监测和病例搜索工作,加强调查资料的分析。各级医疗机构对所发现不明原因的具有突然发热、头痛或(和)淤点淤斑等症状和体征的病人,实行“零病例”和日报告制度。

对发生疫情的学校,会同教育部门实施晨检制度,监测每位学生的健康状况,了解缺课学生的健康状况,并做好晨检工作的登记和报告工作。

对发生疫情的建筑工地,要求用工单位设立务工人员进出登记制度,掌握本工地流动人员情况,指定专人负责务工人员健康状况监测。

该防控工作方案要求,在流脑流行时,各地应告知群众尽量避免探视病人或到流行地区探亲访友。发生暴发流行的地区应按《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的有关规定,暂停举行群众性聚会。

该防控工作方案规定,在辖区内出现首例流脑病例时,县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应对病人所在地的医疗机构开展病例搜索,必要时开展社区病例主动搜索。发生聚集性流脑病例或在学校、集中用工场所中发生病例时,应对其接触密切的人群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和病例主动搜索等。同时还要了解人群疫苗接种、人口流动、人群发病以及居住环境等情况。

记者从卫生部获悉,新中国成立后曾发生过3次全国性流脑大流行。自1985年开展大规模A群流脑疫苗接种后,发病率持续下降,近几年来发病率一直徘徊在0.2/10万左右的较低水平,但近两年来在局部地区仍存在暴发流行的隐患,流脑的病死率呈上升趋势,一些省份C群菌株引发的病例增多,流脑防治形势依然十分严峻。

防控工作方案中要求,一旦流脑密切接触者出现突然寒战、高热、恶心、呕吐、流涕、鼻塞、咽痛、全身疼痛、头痛、淤点淤斑等症状和体征,要主动申报,并及时就诊。

流脑密切接触者包括患者的看护人员、家庭成员,以及托儿所、幼儿园、学校里的同班者或处在同一工作、生活、学习环境中的人群。

中国台湾网2月5日消息为降低陈水扁春节讲话“废统论”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台湾当局正派出官员与美国方面沟通。但美方显然仍很恼火,并警告说,布什总统今年4月会见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时,可能将重演当面指责台湾领导人的一幕。

据港媒报道,台湾当局“国安会”副秘书长张旭成、“总统府”资政吴澧培等人日前前往美国参加布什的祈祷早餐会。由于陈水扁春节发表考虑废除“国统会”及“国统纲领”的谈话引发美国极大不满,张、吴二人这次借机与美国政府、国会议员及智库人士沟通,说明台湾当局的立场。

张旭成、吴澧培4日在华盛顿与记者茶叙,就外界关切的“双废”问题,张旭成表示,陈水扁已指示台当局“国安会”研究废除“国统会”及“国统纲领”的相关议题。他说,台湾“国安会”事前并不知道陈水扁会发表春节谈话一事。

至于美国对陈水扁“双废”谈话的反应,张旭成形容是“太快、过度”。吴澧培则说,美方对他们的解释都听得进去,但这不表示美方“接受”,更不表示一切没事,他相信未来还要继续沟通。

对美方在沟通时“暗示”布什会重演2003年12月在温家宝总理面前斥责台湾领导人一事,张旭成认为,这是美方“暗示性的威胁”。吴澧培则补充说,这次到美国沟通,双方是以“伙伴”立场检讨问题,他不相信美方会故意作出情绪性反应。(言恒)

2006年1月18日,公历新年刚过,转眼又是旧历的新年。打糍粑、做豆腐、杀猪,龚滩人同所有西南山地的居民一样,忙活着“过年”的“老三样”,年复一年,在龚滩一传就是一千七百多年。

历史再怎么悠长,日子照样平淡。“该过年还得过年,该杀猪还得杀猪。”53岁的当地居民老吴对《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说。没人提起,这个旧历新年,有可能是一千七百多年的龚滩最后一个春节。

一年或者半年后,这座古镇和它那条两公里长的老街,连同一千七百多年的历史,将被水吞没。

水来自乌江。乌江第一大水电站彭水水电站的建成,将使龚滩古镇永远沉入江底。

龚滩古镇傍乌江而建,因乌江而得名,因乌江而兴盛,也将因乌江而消亡。

龚滩古镇拥有西南山地少有的长街,两公里长的青瓦木屋,蜿蜒曲折,懒懒地铺展着,与西岸的乌江绝壁对视千年,自成风景。

这位游客姓刘,重庆市江津人,中学语文教师,学校放了寒假,趁着年关前,来最后看一眼龚滩。隆冬季节,龚滩街上游人稀少。当地人说,旅游旺季,河滩上到处停满了游客的车辆。

据2002年4月20日发布的《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公布第一批重庆历史文化名镇(历史文化传统街区)的通知》称,龚滩古镇位列重庆市第一批20个历史文化名镇之首。在这份名单中,另有三峡库区迁建保护的传统风貌镇6处。“传统风貌镇”与“历史文化名镇”相对应单列。

“龚滩是重庆第一镇。”那位江津的语文老师说,“也是千里乌江第一风景名胜。”

旺季时游客之多,从长街挨家挨户大大小小的客栈即可看出。客栈的彩幡,在冷风中轻飘,年关时节,透出几分冷落。

据龚滩镇政府提供的《龚滩旅游资料汇编》介绍,龚滩古镇位于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最西端,乌江和阿蓬江的交汇处,有籍可考的历史超过一千七百年,最早由三国西蜀刘备在此设汉复县县治。

早年的土家族居民在这里修建了绵延两公里的木结构吊脚楼群,据称是整个长江流域保存最完好、规模最完整的民居建筑,画家吴冠中称之为“中国保存最完好的山地古集镇”。长约3华里的青石板街、叠层木制吊脚楼是古镇的特色。

龚滩地处渝、湘、黔三省(市)交汇之角,自古为乌江的水陆货运转运中心和重要集镇,乌江上下货物、川黔湘过往货物多在此集散。民国时期,尤其是抗战时期,川、黔、湘、秦的商贾、脚力、纤夫、政客、兵丁云集于此,龚滩江面帆船如梭。

千百年的历史变迁与磨砺,造就了龚滩独特的人文自然景观,成为千里“乌江画廊”独特的风景线。现保存有四合院、封火墙、川祖庙、西秦会馆、三教寺、一沟十八桥等一大批明清古建筑。

成也乌江之水,败也乌江之水。龚滩古镇的“水”命题,千年前即已注定。

一千七百多年的四季轮回,战争、洪水、瘟疫、大火、王朝更替、风云变幻,龚滩随历史浮沉,在历史记载以及当地人的记忆里,龚滩此前所受最重的创伤,是因为“火”。

在龚滩镇移民工作办公室,本报记者了解到,一千七百多年来,龚滩古镇保护得非常好,近百年来,只在1969年因一次火灾受过破坏。

根据龚滩镇政府资料,当地居民罗子南家向南400米街道上,民居稠密,店铺摩肩接踵。1969年10月9日下午,村民郑德贵家失火烧掉了这条街,二百多栋木制结构的房屋在火中化为灰烬。这块狭长地带沦为荒地,人们将这块地改称火烧坝子,警示后人。

上了年纪的龚滩居民都记得那场大火。毛某说:“那场火可真厉害,当时正是秋天,气候干燥,河风又大,火借风势,很快就点燃了一大片老房子——这些老房子都是木制的,一点就着。虽然大家全力抢救,最后还是被烧掉了二百多栋房子。好在是下午,很多人都不在家,没有烧死人。”

“因为近水,火灭不了龚滩。”当地老居民七十多岁的冉老,提起龚滩的“地理风水”一脸自负。他还跟记者饶有兴趣地讲起“五行”里相生相克的“风水观”。

“万物水为大。”末了冉老说,“这不,水来了,龚滩就要亡了。”接着一声长叹。

2005年9月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下发了《重庆乌江彭水水电站项目核准的批复》(发改能源[2005]1683号),重庆市继渝怀铁路后的最大项目、投资额逾百亿的乌江彭水水电站获得了国家核准。彭水水电站建设项目正式获得批准,龚滩古镇被水吞没的命运,一锤定音。这是继三峡工程后,重庆境内因水电建设而沉水底的千年古镇又一案例。

由于我市自身装机容量不足,发电能力不够,作为典型的受端电网,每年一到高峰用电时期,我市40%的电力均从外网购进,供电形势较为严峻。

为了确保今夏我市电网能够平安“过关”,我市相关部门与市电力公司准备充分,电煤供应基本得到保障。另外,还向贵州、四川、华中电网购进约95亿千瓦时外购电量,尽最大努力保障了我市夏季用电供应。......

据介绍,彭水水电站建成后,所发电量将接入华中电网。届时,将增加该市及华中区域电网的电力供应,有利于提高重庆电网的调峰能力,改善电网的运行条件。

另据本报记者了解,早在1958年,长江水利委员会就开始组织专家对乌江彭水地区进行初步勘察。2003年,重庆市有关方面与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协议;当年4月14日,彭水水电站坝址施工辅助工程正式动工。

据彭水水电站承建方大唐国际彭水水电开发公司提供的资料,彭水水电站建成后,装机容量1750MW,距负荷中心区仅180km,是重庆市不可多得的水电电源点。工程总工期(工程筹建期6个月未计入)68个月,第一台机组发电工期50个月。静态总投资(2004年物价水平)108亿元,动态总投资预计达121.51亿元。计划2007年7月开始蓄水,2007年10月第一台机组发电,2008年8月底工程竣工。受电站影响,龚滩镇海拔293米以下的建筑将会被水淹没——这意味着整个龚滩古镇都将不复存在。

根据龚滩镇政府的资料,彭水电站建成发电之后,预计酉阳每年增加财政税收约5000万元,将成为酉阳县最大的单项骨干税源。

本报记者在2006年1月18日抵达龚滩采访时,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龚滩移民办公室工作人员正在街上办“移民拆迁问答”黑板报第1期,镇上的三处宣传窗都有工作人员在“办报”。不少当地居民围拢在周围观看。

此时距彭水水电站辅助工程开工已经将近三年,离2005年9月28日工程正式开工已经三个多月。

据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龚滩移民办公室副主任、龚滩镇副镇长冉光祥提供的移民工作时间表,2007年4月30日之前必须搞完拆迁移民,同年5月30日要完成清库,同年6月30日要验收结果。

“移民拆迁和古镇复建等文物保护工作,都已经滞后了。”冉光祥承认,“工作还刚刚启动,剩下的时间却不多,必须与工程抢进度。”

根据2005年12月21日颁布的《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乌江彭水水电站龚滩古镇移搬迁复建实施细则》,龚滩古镇保护搬迁复建工作,按照“原规模、原风貌、恢复原功能”和“最大限度的保护、合理有效的取舍、保护开发提高并重”的原则,围绕古镇搬迁后要实现“更具有历史文化内涵、更具有古韵、更能让人流连忘返”和达到申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的总体目标。这被重庆本地媒体解读成“复制”千年古镇。

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文体局文管所所长、负责龚滩搬迁文物保护具体工作的毕红承认“工程量非常大”。

然后当本报记者问及具体的规划设计方案时,得到的回答是“还没有做出来”,要到2006年3月份才能交出效果图,当月完成方案报批,当年7月要完成新址三通一平工作并开始建房。此前2005年12月26日由浙江古建筑研究设计院完成了古镇测量工作。

在龚滩古镇下游1.5公里的小银村白水洞,一座新的龚滩城将在那里建起来。据龚滩镇移民工作办公室介绍,新城南北全长近2.5公里,比现在的旧城高出近三十米。在新城,政府已经专门规划了一块平坦的空地,作为放置文物的地方。

分析人士担忧,如仓促地“复制”,难以保证质量。冉光祥解释说,复建的资金有保障,动态投资预算高达四亿多元人民币。他还说,工作滞后是由于当地政府与大唐电力就龚滩古镇保护范围面积难以达成一致拖了半年,把时间拖去了,确定的范围由最初的2.2万平方米增到3.4万平方米,最后才确定为4.1万平方米。

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旅游局一官员对龚滩古镇“复制”后的旅游前景抱有信心。他说龚滩古镇搬迁后,并没有摘掉“重庆市历史文化名镇”的称号,还会增加新的“卖点”。但一旅客的回答同样直接,他说他不会来看一件复制品,不会来看没有涛声的龚滩,他相信历史是无法复制的。“或者它会有别的卖点,但我不会来看新的龚滩。龚滩魅力,纯在它的旧。”

大业客栈的杨老板持类似的看法,他说他问过游客,90%多都回答不会来新的龚滩,他们就喜欢龚滩的破烂旧,那才有历史感。杨老板担心,搬过去后,有几年旅游生意会清淡。“至少需要10年才有可能恢复。”杨老板说。

龚滩古镇搬迁,需要多少钱?据重庆一家媒体引用当地权威部门的说法,按照迁建保护规划,大约需要近亿元。

规划中的搬迁投资估算显示,搬迁重建涉及房屋建设、交通工程、市政公用设施和绿化环境4个方面。其中,搬迁重建如宫殿、庙宇等重点建筑10000平方米,每平方米大约需要2000元;石板街两侧民居建筑24000平方米,每平方米约1000元;石板街复建4000平方米,每平方米大约需要150元。另外,搬迁还将兴建公共厕所4座、垃圾转运站2座,加上广场、车站、停车场、电力、电信、给水、消防等市政设施,四个方面需要6025万元。如果算上搬迁过程中不可预见的因素产生的费用,按投资预算的20%算,总共需要7230万元。规划中特别指出,这七千多万元,并没有将拆迁补偿和古镇搬迁所需的征地费用计算在内。

袁明的木王客栈,在整个龚滩古镇的中部,是一座三层的木制小楼。这栋楼紧靠乌江,即使隆冬时节门前的一排红椿树仍然郁郁葱葱。2001年,他在自己家一楼开了一个音乐茶座,并把二楼和三楼整理成一个小旅馆,一共四十多张床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