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佳一助国足赢回尊重 媒体感慨幸亏董方卓没进球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5:30:10

邹院士认为,这种院士整体水平下降以及各种不合理情况正越来越严重,所以有很多人不满,如果这种情况不能得到有效制止的话,还不如取消院士制度。

近几年,关于科技界的浮躁乃至学术腐败的报道不时见诸报端,2001年的“核酸风波”、院士候选人花钱做广告、863项目申报等等,都有黑幕被揭,尽管只是极少数,却给院士光环投下了阴影。

曾在“核酸风波”中仗义执言的邹承鲁已年过八十,1980年当选中科院院士,他告诉记者,学术腐败问题虽受到公众关注,但并未得到有效遏制,从某种意义上说,似乎日益猖獗。

一位中科院院士透露:“有几位院士曾联名打报告,要求国家拨款40亿元,发展一个新项目。可结果发现,报告中的一些基本数据都算错了,其中一个关键技术指标算错了100倍,产量算错了60多倍。后来幸亏有人发现,才及时制止了这个错误。”

这位院士感叹,人们普遍认为院士治学严谨,说话可信度高,但如果科学家不靠严谨的治学精神,而是依靠自己的影响力去给决策部门施加影响,一旦国家按照这些缺乏严格评审的错误计算进行投入,岂不是大错特错?

“某些学者成为院士后,往往变异为‘学霸’,”中科院一位人士说,“在学术上根本不讲科学精神,反而捧起了‘金口玉言’这一套,其后果,往往扼杀年轻才俊的创新精神。”

这位人士提供的相关资料显示,我国科技界近年的世界排名不断下降:1998年,中国的科技竞争力排名世界第13位,到2003年已降至29位;此外,中国科技三大奖之一的国家技术发明奖以及国家自然科学奖等连续多年空缺。

“不能将此完全归咎于院士制度,”这位人士认为,“但院士制度是我国科研体制的‘金字塔顶’,这只能说我国包括院士制度在内的科研体制,已经迫切需要变革。”

邹承鲁院士告诉记者,中国的院士选举制度,大体公正,但不是绝对的,“有些院士,说得不客气些,没这个水平却被选上了,原因就是做了幕后活动。”

以中国科学院为例,其《院士章程》中对院士增选有明确规定,新院士的产生要经历以下几个阶段:先由归口初选部门推荐,然后汇总到中科院,由各学部组织院士评审,最后由学部差额无记名投票选举。

邹院士介绍,按规定,候选人与投票的院士要回避见面,“但近几年的院士增选中,候选人自己出来活动的情况开始增多,更严重的是,不少单位和地区出于政绩考虑,主动出面活动,不惜重金攻关。”

“比如单位组织一场学术活动,邀请许多院士参加,好吃、好喝、好招待,还送会议费、出席费,变相贿赂。”

面对越来越普遍的贿选现象,邹院士认为,这些行为不禁止,院士制度就不可能公正。为此,他多次在中科院院内会议上,呼吁选举要公开透明,“不久前我还就此公开发表文章,希望所有候选人的资料能够在网上公布,任何人查看了都可提意见,接受全国科学界的监督,这样才会比较公正。”

中科院主席团曾讨论过邹承鲁的建议,在会上同意,但没能实行,“他们告诉我,今年来不及了,下次再考虑。”邹院士说。

在我国,两院院士除非有重大问题出现,一般均是“终身制”,他们大部分享受“三重”津贴:国家、省市津贴,以及院士所在单位补贴,因其所在地区不同,数额各异。

“在北京,科学院内院士津贴也就1000元/月,”邹承鲁院士告诉记者,“但在外地,特别是院士少的边远省份,院士享受的‘特权’不少。”

山东一位院士曾透露,他当选后,单位给多少万,所在市给多少万,省再给多少万,加起来一年的“年薪”超过100万元。

“院士的物质条件,现在大为改善了,”长期从事院士制度研究的顾海兵教授说,“比如西部某省举行了隆重的院士配车仪式,12位院士统一配备别克轿车,配车仪式锣鼓喧天,管号齐鸣,少先队员献花,记者云集。”

院士因为是最高学术称号,因而就成了“万能人”,成了各界争相炒作的目标,院士们穷于应付各种的“考察”、“颁奖”、“座谈”,用于科研的时间以及科研成果的质量可想而知。

顾海兵认为,“炒作使院士成了特权代名词,而巨大的利益刺激,又反过来促使大量的人想跻身其中,因而出现了1000多名候选人竞争100个增选名额,贿选不断。”

对于种种衍生出的问题,两院无疑也为此头痛,中科院曾在2001年出台《中国科学院院士科学道德自律准则》,同时还宣布,有两名中科院院士因违背科学道德而被除名,其中一人受到法律制裁,但后经媒体追踪披露,两人多年前已被取消院士头衔,迟至2001年宣布,其象征意味不言而喻。

中国工程院则在2003年公布过一则消息:从2002年10月至2003年6月间,该院共受理对院士的投诉信21件,涉及院士18人,调查结果发现,其中两例部分属实,两人均涉及研究成果归属问题,还有一位导师发表的论文有剽窃行为。

该院院长徐匡迪曾提出“五个不希望”:不希望出现什么都参加的“社会活动”院士,不希望院士为了论文能在更高一级的杂志上发表而在别人的成果上挂名,不希望院士压制不同的学术观点、轻率否定别人的科研成果,不希望院士参加一些商业炒作和商业包装活动,不希望或就是明确反对院士参加伪科学和封建迷信活动。

但凭“自律”或是“不希望”,能否解决积弊已久的制度问题?无论是内部的建议,还是院外学者的呼声都表明,院士制度已到变革关口。

本报讯(记者刘莉)当地时间12月6日凌晨,两名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渥太华唐人街一酒吧内遭枪击,一名在案发现场当场身亡,另一名送医院经抢救无效,宣告死亡。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已经证实,这两名留学生均为男性,年龄均为20岁,1人来自青海,另1人来自内蒙古。

加拿大《渥太华公民报》公布了两名受害者的名字,分别是田林(LinTian,音译)、刘泰(TaiLiu,音译)。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教育处参赞师淑云昨晚在接受早报记者电话采访时则表示,“考虑到受害者家属的心情,暂不公布遇害人姓名。”师淑云参赞透露说,大使馆已经和遇害者在国内的家属取得联系,同时也提醒中国海外留学生加强自我防范意识,注意安全。

据当地警方透露,枪击事件发生在12月6日6日凌晨2∶45左右,地点为渥太华沙摩塞特西街718号(718SomersetStreetWest)的佛豪士卡拉0K酒吧(FullhouseKaraokeTeaCafe)。该地点距离唐人街只有一条马路,是越南裔和华裔聚居的地方,而且离意大利裔区也不远。

警官默尼奎·阿克兰说,其中1名男学生头部中弹,当场死亡。另1名学生上半身身中10弹,在被急送医院的途中仍有脉搏,在医院的急诊室内挣扎了一会后,由于伤势过重,终告不治。当时正路过沙摩塞特西街的詹姆士·保尔说,他听到一阵尖叫声,然后就看到一帮人冲出来。“我看到有十几个人从酒吧前门陆续夺门而出,穿过马路。3个人坐进了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其他人朝阿瑟街走去。”

案发时佛豪士酒吧有数十个目击证人在场,警方目前正对他们进行取证工作。酒吧的正门入口已被封闭,侦探6日上午就赶到,鉴证专家一整天都在现场,搜集证据,找寻凶器。停放在酒吧外面的一辆银色奔驰跑车与一辆蓝色福特野马也在调查范围之内。附近居民表示这两辆车分别属于两名死者,经常出现在酒吧外。据悉,两车的牌照均是魁北克的,车里有中国国旗以及北京2008奥运会的装饰。直到6日下午,即案发后的12小时,其中一名死者的尸体才被两名警察抬出酒吧。目前尚未有任何嫌犯遭到拘捕。

就此案定性,渥太华当地警方认为这不是一起随意枪击案,但拒绝就“黑帮仇杀”等传言发表评论。警方说,遭枪击身亡的两名中国留学生在遇害前曾与凶手发生过口角,估计凶手是1个人,并持有一把半自动手枪。警方目前尚不能确定枪击事件的动机,但他们相信这与非法赌博和毒品无关。

据悉,这是渥太华今年第9、10宗谋杀案。曾留学渥太华、现从事电脑工作的工程师罗学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从收音机收听到这一惨剧时非常震惊。这是渥太华第一次听到关于华人留学生的命案,也是首次传出的枪杀大案。

案件发生后,中国驻加拿大使馆教育处在官方网站已在第一时间发布公告,公告说,中国大使馆对12月6日两名中国学生在渥太华被杀害感到震惊和痛心,已要求加拿大警方加大调查力度,尽快追查凶手,并绳之以法。教育处再次提醒中国同学加强防范意识,注意安全,防止各类事故的发生。

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教育处参赞师淑云昨晚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大使馆在案发第一时间派人赶到案发现场,并与加拿大警方取得联系。同时,也已通过外交部领事司通知他们在国内的家属。6日晚上,使馆与加拿大高校的中国同学会、学生学者联谊会等取得联系,召开紧急会议提醒中国留学生注意安全。”

对于当地华人社区风传越南帮派是凶手的问题,师淑云参赞则说:“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敦促警方加紧破案,以及提醒中国公民注意安全。”

6日凌晨时分,两名留学生的蹊跷死亡引发疑问重重,到底是谁杀害了这两名20岁的中国留学生?

在渥太华警方艰难勘案的同时,当地华人社区里早已传言满天飞了。大家纷纷在网上的BBS中议论,不同的说法更为案件增添了新的疑点。打开www.comefromchina.com网址(当地提供华人社区信息的网站),一个名为“在加拿大微笑”的论坛就此案谈论得火热。

一名叫“雄”的网友说:“案发的卡拉ok酒吧前不久刚刚换了经理,因为这个酒吧欠了当地唐人街一个越南帮派的钱,所以才发生这起枪杀。”另一取名“聪明男人”的网友则留言说:“两个青年是为了保护咖啡馆的女招待而遭另一伙人枪击的。”

另知情者透露,两名死者分别来自亚岗昆学院和卡尔顿大学,专业均为商科。12月6日凌晨他们在酒吧与另一帮青年为使用洗手间起争执,引发口角,不幸被枪击身亡,而这帮青年大部分为越南人。

各种说法中,唯一能达成统一的是大家都把矛头指向所谓“越南帮派”,一名网友解释说:“唐人街黑帮势力由越南年轻人把持,可能是渥太华这个地盘太小,大多华人都去了多伦多‘走江湖’。”另一人则义愤填膺地列举了近来多起越南帮滋事欺负华人事件,他说:“如果真是越南帮派作案,华人社团应该利用主流社会的法律和舆论驱使警方取缔这一撮越南人。现在的英语舆论感觉好像是GANG(帮派)之间争夺,留学生怎么会参与这些帮派势力争夺啊?”还有人附和说:“待警方破案时,凶手一定会是越南人。留学生哪会拿枪在唐人街作乱。”论坛因登录者众而多次中断。其实渥太华唐人街已不仅仅局限于华人,区内不同族裔人士云集,又多为少数族裔人士,多为新移民,不同种族间的摩擦由来已久,华裔与越南裔之间的矛盾尤为突出。“华人和越南之间的纷争大家都知道,5年前最为严重。”一名华人妇女说。刘莉

12月6日,渥太华的唐人街还是和往常一样,熙熙攘攘,人流如织。但是空气中凝固着一种紧张的气氛,警车开进开出,还专门隔离了部分道路。被告知6日凌晨发生的抢击案时,许多人感到不可思议。“这不可能发生在渥太华。这里是那么宁静、安全。”卡尔顿大学1名女学生说。

佛豪士卡拉0K酒吧在渥太华唐人街九龙超市旁,营业时间是从早上11点至凌晨3点,由几位年轻移民及留学生投资。据其9月下旬的广告介绍,其招牌是珍珠奶茶,由多伦多名厨主理,内设一流音响设备,最新最全MV。据经常光顾该处的一名年轻人介绍,该酒吧在4个月前才开业,店内有3个不同大小的卡拉OK房,歌单上都是华语歌,所以到店内消费的多是华人,以年轻留学生为主。

开在对面的一个餐馆老板彼德·索说:“由于那里有卡拉OK,到了晚上有许多人都会去那里,有华裔青年学生,也有其他想在唐人街与朋友们一起娱乐一下的人。”

佛豪士酒吧平日口碑良好,此次命案发生,令很多人士均感意外。“如果这里也不安全,那我们以后去哪里呢?”一名留学生说。而另一人则不以为然:“我就知道早晚要出事的。那里流氓那么多,华人帮派、越南帮派,你想得到的都有,一帮痞子。”

佛豪士酒吧两位投资者在接受加拿大媒体采访时均表示,目前案件已交由警方处理,不方便发表评论。酒吧6日已经停业,警方在酒吧及其后面的停车场设置了警戒线,并展开全面调查。

喜欢唱卡拉OK大概是华人特有的文化,案发之后,同城的另一家名为哈哈的卡拉OK就在网站上说,唐人街不安全,大家可以去另一个街道的哈哈去唱。当然该帖子刚一发出,立刻招致很多人的批评,称他利用悲剧打广告。

渥太华唐人街治安一直不错,一位在唐人街居住了30年的黄先生表示:“现在的治安差了,我们在这里30年,从未听闻这类事情发生。我们难免会紧张点,会更加小心出入。”据王介绍,目前中国在渥太华的留学生大约有2000人左右,主要就读于渥太华大学、卡尔顿大学、亚岗昆学院这三所高校。刘莉

虽然警方一直向公众大力宣传滥用枪支的危害性,但是时下在加拿大一些年轻人组成的小圈子里,以及许多非法帮派中,拥有枪械越发成为一种“时尚”。

12月6日,就在渥太华华人枪杀案案发的当天,加拿大西部最大城市温哥华警方对外宣称,私藏枪支和枪击伤人的案件数目与日俱增。据悉,在该市最新一宗枪杀案发生后,警方开始密切关注罪犯使用黑枪犯罪的案件。

警方发言人称,上周六在市中心路段,1名23岁的艺术家不幸被凶犯用非法取得的枪械射杀。经过审问和调查,警方得知死者和凶徒之间并不认识。据目击者反映,案发当时死者正从路口经过,看见罪犯正在街头放冷枪,于是上前干涉,不曾想遭此不幸。

同时,办案人员还查明罪犯作案时使用的手枪是从黑市上购得的。另据资料显示,今年从年初起至今,温哥华警方已缴获215支枪械,有关枪支的案件也增至68宗。

证据表明愈来愈多的黑枪从美国走私入境,各帮派和贩毒团伙轻而易举就可以获得枪械。据悉,每支手枪低价出售仅达500~600加元(约合人民币3480~4184元),高价可卖到2000~3000加元(约合人民币13949~20900元),因为走私黑枪利润诱人,因此不法分子越发显得兴致颇高。

遇害者:田林(LinTian)、刘泰(TaiLiu),均为20岁,1人来自青海另1人来自内蒙古,分别就读于加拿大亚岗昆学院(AlgonquinColloge)和卡尔顿大学(CarletonUniversity)

遇害地点:渥太华沙摩塞特西街718号的佛豪士卡拉0K酒吧(FullhouseKaraokeTeaCafe)

遇害时间:12月6日凌晨2∶45左右,案发后12小时,其中1名死者尸体才被警察抬出酒吧

“请你们帮帮忙,帮我找一下我35年没有见过面的亲生父母吧!?”昨日,郑州市须水镇铁炉村村民赵称意向本报求助。他说,35年前,其母亲乘火车途经须水,在车上如厕时生下了他,不幸的是自己通过马桶管道滑落在铁路边,侥幸奇迹般生存下来。目前,养父母已先后离世,自己也渴望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从行驶的火车上摔落的婴儿还能生存下来?为什么此时才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呢?带着诸多疑问,记者前往须水进行了调查走访。

昨日中午1时许,记者赶到须水镇铁炉村。这是一个沿着陇海铁路线的村庄,村庄的北面约300米就是陇海铁路上的一个货运小站,即铁炉站。在距离小站不远的一个货运部内,记者见到了赵称意。这名身高173厘米,憨厚老实的汉子,用平静的语言向记者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赵称意说,他是养父母家中唯一的男孩,是干爹连春城从铁道边捡来的孩子,然后被送给了养父母。现在养父母都已经先后去世,自己感觉也该找一下自己的亲生父母了,所以才求助本报。

赵称意介绍,他今年35岁,正是中年,还有时间和精力来寻找亲生父母,如果自己再拖下去,以后就更没有时间和精力了,很有可能一辈子不知道亲生父母是什么模样,所以才在这个时候开始寻找亲生父母。赵称意说,养父母在的时候,如果自己就寻找亲生父母,肯定会伤他们的心,感觉这样对不起养父母。今年,养父已经去世13年,养母也已去世3年,所以才选在这个时候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那么,赵称意的身世到底怎样?他是怎么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呢?记者继续进行调查,揭开了其离奇的身世。

据赵称意说,他在自己10岁左右就隐隐约约了解到自己是养父母捡来的养子。他告诉记者,当时一些邻居就半开玩笑地告诉他,说他的亲生母亲在火车上如厕时,突然产下了他,所以他就顺着马桶管道滑落到村边的铁路边,被其干爹捡来,送给了其养父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