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64岁内政部长迎娶最美丽女主播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05:12

12月8日,江帆接到学校的通知,要她到开封市教委去参加一个座谈会,说市信访局、市教委领导要解决她的问题。江帆去了,岂料40分钟的会议只不过是作了些简单询问,然后草草结束了。所谓的“座谈会”其实是阴谋,出席的除了相关领导,还有河南省精神病院的三位医生。“开会”的目的是对她作精神病鉴定。

原来,江帆的自焚让开封市教委觉得很没面子,有关部门也认为江帆没完没了的投诉是在给开封市政法系统脸上抹黑,几方面的领导都认为,必须坚决有效地制止江帆。记者在开封市第二职业中专1997年11月19日撰写的《关于我校教工江帆同志11.19赴省上访情况的汇报》中看到:“……必要时昼夜监护,可为江帆从精神病角度通过医院鉴定一下。”

1997年12月23日,周晓文意外地接到江帆学校的电话,让他到学校听一个重要通知。

这段时间,周晓文已经开始反省:自己脾气不好,不知怎么搞的,一想到被江帆看不起,他就忍不住要发泄,江帆确实被他打怕了。但他转念又想:不管怎么着,她也不该上街去自焚啊!江帆要是再闹下去,他的工作恐怕也难保!

晚上10时,在开封市第二职业中专校长办公室,有关人员十分严肃地对周晓文说:“有一个重要通知,必须当面向你宣布。”说完拿出一张纸,“这是河南省精神病院出具的《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书》,你妻子江帆已鉴定出为偏执性精神病!”

“江帆是精神病人。”对方面无表情地重复说,“市里说了,明天由你送江帆去精神病院!”

周晓文感到极为震惊和意外。“是谁委托你们做鉴定的?什么时候做的鉴定?我怎么不知道呀?”

按理说,周晓文应该为这结局而感到高兴,因为江帆一旦被控制起来,而且被扣上“精神病人”的帽子,那么,他打人自然就有了理由,今后也不会有人控告他了。但作为法官,他深知这个所谓的鉴定根本不合法。

作为和江帆在一起生活了五年的丈夫,周晓文清楚地知道江帆绝对没有精神病。他相信这一点,就像相信太阳一定比月亮大一样。让他亲手把根本没有精神病的妻子送进精神病院,他做不到!甚至连想想都觉得可怕。

周晓文倒吸了一口气,说:“我和江帆的确打闹了多年,她性格刚烈,但绝对不可能有精神病!”对方一听就火了:“你有没有搞错?我们在帮你解决问题!江帆的行为已经影响了开封的形象,你今晚回家等着,学校明天会派车送她去精神病院。这是有关领导的意思,你必须执行,你敢不送,就叫法院清退你!”

周晓文离开学校已是深夜,他漫无目的地在街头走了一整夜。在黑色的夜幕里,周晓文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第二天早晨6点多钟,疲惫不堪的周晓文不知不觉走到了自家的楼下,只见开封市第二职业中专的一辆白色面包车已在小区门口停着,他急忙躲闪到一边去。想到还蒙在鼓里的江帆,他心情异常复杂,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告诉江帆真相。

正当周晓文犹豫不决的时候,江帆从楼上走下来了。周晓文心头一紧,连忙上前拦住江帆,告诉她:“别出去,外面有人要把你送去精神病院。”

江帆躲了一天,决定连夜去北京。“我不能傻傻地等着他们来抓,更不能背着精神病的鉴定活在这个世上!”

被无限扩大的事态已经淹没了故事的源头,没有人再提家庭暴力。周晓文越来越感到不安。

1997年12月27日,周晓文接到通知,江帆在北京被收容了,开封市教委马上派出几名工作人员准备到北京将江帆接回后直接送到精神病院,周晓文要求和教委的人同去。

12月的北京非常寒冷,在收容所里第一次见到妻子惊惶失措、孤立无助的模样时,他突然感到特别心疼。

走出收容所,周晓文跟在江帆后面,看着妻子窄窄的后背,想到这娇弱的脊背承受着的种种苦难都是源于他的暴力,不禁百感交集:这是自己的女人啊!当初自己怎么舍得拳脚相向,以致今天想保护她也变得如此无能为力?他终于忍不住紧走几步,牵住江帆的手,小声地对妻子说:“他们要害你,要直接送你去疯人院,你快逃!我设法帮助你。”

江帆不禁一怔,和周晓文结婚以来,她从不知道温情为何物,没料到在孤立无援的时候,帮助她的竟是曾经伤害她的丈夫。这时,开封市教委的几个人走了过来,江帆忙将那只自己视为生命、装满录音带和文字材料的包偷偷交给丈夫:“我如果出事了,想办法把这东西交出去。”

周晓文知道那只包的分量,于是紧紧地抱着,脑子却飞快地思索拯救妻子的办法。突然,他灵机一动,故意大声说:“江帆,你妈妈也在北京,她没有你的消息,正四处找你呢。”

江帆会意地点点头,立刻要求去找自己的母亲,否则就不回开封。一行人为了顺利回开封,只好同意,几经联系,母女俩终于见面,一行人同车回到开封。江帆执意要和母亲一起回家,母亲也死死拉着女儿不放,周晓文则在一边帮腔:“如果来硬的,万一闹出人命,就不好收场了!”三个人一唱一和,让教委的人没了辙,江帆再次逃脱了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厄运。

此时,原本剑拔弩张的夫妻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敌对情绪越来越少,家里开始变得平静,那段日子,江帆几乎想放弃澄清自己被诬为精神病人一事,她想,自己如此较真不就是想拥有一份没有暴力的平静生活吗?

然而,走出家门,她发现自己已没有了做人的尊严,同事、朋友、邻居,人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她。有一次,她骑自行车不小心将邻居家的孩子撞了,于是连忙送孩子去医院。得知消息赶来的邻居竟一把将小孩从她的怀里夺走,还用十分恐惧的眼光看着她,江帆好半天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等她明白过来,对方已经抱着孩子狂奔而去。

“我没有精神病!我没有精神病!”江帆扑进周晓文的怀里放声痛哭。周晓文搂着妻子,眼里满是泪水。他觉得,既然妻子的灾难是由他引起的,他就有责任、有义务替妻子洗刷冤屈。

他决定向法院起诉,要求法院撤消那份违法的鉴定。但要打赢这个官司,首先必须拿到由省精神病院作出的那份鉴定,让他感到气愤的是,开封市教委就是不给他这份鉴定。

正在这时,一个让他痛彻心腑的消息传来:由于长期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江帆的身体被彻底击垮了,2002年12月14日,她被确诊为乳腺小叶浸润癌。做完手术的江帆斜躺在床上,万念俱灰。

看着江帆凄凉无助的眼神,周晓文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自己导演了一场噩梦,等到清醒时,才发现一切已经被毁。一连几夜,他眼皮不眨地守在病床前照顾江帆。江帆让他回去时,他只是默默地摇摇头,然后把脸埋在江帆的手心里,半晌才说:“别让我走,好不好?这几天照顾你,我才觉得自己像男人像丈夫......”

江帆感到手心里有热泪在不停地流。她对丈夫说:“在告别这个世界之前,我希望摘掉头上精神病人的帽子,你能帮我实现这个愿望吗?”周晓文不住地点头:“我能,我一定能。”说完,他紧紧地将江帆搂进自己的怀里,生怕自己稍一疏忽,怀里的女人就会永远睡去,那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帮她实现最后的愿望了。

江帆的日子已经不多了,周晓文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有记者来采访的话,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叮嘱:“江帆没有精神病,你们要说真话呀!”这个南开大学法律系毕业生,此时觉得真理是那么遥不可及。

一定要想办法拿到鉴定书!周晓文让妻子去找电视台,请他们帮忙将鉴定书拍下来。已经十分虚弱的江帆拖着病体去找电视台的记者。为了让记者相信妻子所说的话,周晓文整理了一大堆资料,其中包括教委找江帆谈话的录音。电视台记者被江帆的讲述惊呆了,他们答应一定帮她拿到证据。周晓文的苦心策划总算有了回报:电视台记者通过暗访,拍下了那份神秘的精神病鉴定书。

2004年8月20日,在清华大学宪法与公民权力中心律师的帮助下,开封市龙亭区法院终于受理了江帆诉河南省精神病医院和开封市教委名誉侵权案。

2005年2月18日,龙亭区法院审理认为,开封市教委和河南省精神病医院违法鉴定江帆为偏执性精神病人,侵犯了江帆的人格尊严,判决如下:1、河南省精神病医院对江帆所作的“精神病司法鉴定书”无效;2、两被告为江帆恢复名誉、赔礼道歉;3、两被告连带承担精神损害赔偿金2万元。

法律为江帆洗刷了冤屈,但江帆付出的是七年的屈辱和生命的代价。2005年6月3日,记者在采访周晓文时,他说:“苦难来临时,我的心灵得到了洗礼。现在,我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分分秒秒陪着江帆,弥补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

芙蓉:我是陕西人,我的成长史比较单纯,就是求学然后工作。可能是因为一直呆在学校的缘故,我内心很单纯的,我和社会上的人接触不是很熟练。

其实有时候我有点怪家里人,我身上有很多很多的潜质,上学的时候就被老师看重。但因为我不是独生子女,父母并没有花什么力气挖掘和培养我,所以成现在这样子。

我GG是北京一所大学研一的学生,82年的,比我小5岁,他爱我是因为他觉得我非常贤惠,在一起的时候我在生活上很照顾他,给他买衣服。我们从来没有吵过架。

《外滩》:很多人对你网上说的,关于你求学的经历还有出车祸的事表示怀疑。

芙蓉:都是真的。网上那篇《永不放弃,生命的尊严!(八年抗战,八年不息的追求)》是我当时考清华的时候写给顾校长的信,我后来还给他写过一封信,那封信里主要是我的一些诗,不过我没有收到他的回信。我考了几年,包括研究生考试和高考,去年我考完清华的研后还参加了一次高考,今年我考清华经管学院的研究生没考上,我不准备再考了。

我出车祸那天是97年高考前6月12日晚上,被一辆面包车撞的,胳膊、腿和脸都撞坏了。当时恢复了大半年才好。现在我脸上还有——还有伤疤。

芙蓉:对。我非常自信。这种自信来自别人给我的评价,来自生活。我身边很多朋友都非常喜欢我,我做很多事情大家都很佩服我。我觉得我很出色啊,做什么事都要正确认识自己,他们说我难看,我觉得他们说得都不对,我干吗要介意他们说什么,我就不理他们。

芙蓉:我很气愤把我归类到木子美、流氓燕这些人中间去,《时代人物周报》把我放在她们一起写,很多人都为我不平,我觉得我是靠精神红起来的,为了梦想不断拼搏的精神,不光光是文字,也不光光是照片。我不太理解她们,我也没有经历过那种方式,永远也不会靠那种方式成名。

芙蓉:靠照片出名我心里是很难受的,我知道大家都觉得我是个贴照片的小丑,看着我在上面出丑,然后来取笑我。但后来发现我出名了,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的,他们又忽然觉得其实是我在嘲笑他们,他们的心里就不平衡了,就跑过来骂我。

我不觉得靠网络成名是很便捷的,世界上漂亮的女孩子有很多,关键在于特别。我就是很特别的那种。就算不通过网络我也可以成名的,我遇到过星探,也有人来找我,但是我都拒绝了,成不成名是其次的问题,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内秀来获得大家的认同。

芙蓉:我有点厌倦了,我只是想让大家来分享我的快乐,我现在比较不喜欢太热闹的场合,因为自己比较有名了。现在有人过来找我出唱片,就是又唱又跳的那种。我以后想把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做出来,做比较有益的事情,包括希望工程之类的,我觉得失学的孩子挺可怜的。最近我也不准备写博客了,我想休息一下了。

芙蓉:根本不会有人不瞩目我的,我在现实生活中就很受人瞩目,就是到了八九十岁,我身上的气质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模仿的。

我天生就是一个很焦点的女孩,长了一张妖媚十足的脸和一副性感万分的身材,穿着大胆张扬,个性叛逆嚣张,在各种场合都出尽风头,自然被我“勾引”来的男人数不胜数。

升高中后,也来月经了,发育了一下,似乎变漂亮了,大家于是就喊藕“美黛玉”。

我是柔媚风情的水滋养出来的妖魅,有着水流般的曲线,水浪般的激情,水态的沉静和温柔,水质的纯净和甘美……

Saturday(水木清华BBS网友,清华大学博士,长期关注芙蓉姐姐,每天上网必看芙蓉的blog,浏览最新文章和图片):

觉得芙蓉姐姐的成功在于她的勤奋,她能够日复一日地坚持做同样的事,我觉得她很勇敢。很多人不喜欢芙蓉姐姐,可以不要去看她的照片,芙蓉姐姐发照片有什么错?她的存在让大家都非常开心。我觉得芙蓉姐姐现在是受到了很多人的迫害,我将永远支持她。

环佩叮珰(天涯论坛网友,撰写的芙蓉入门之初级扫盲手册,成为网友经典收藏帖):

我不是真FANS,芙蓉姐姐纯属是一个闹剧,我只是很无聊觉得她的照片太搞笑了,所以开始捧她,后来觉得她就是因为考研考得有点不正常,又觉得挺可怜的,反省了一下,决定不欺负她了。谁知道现在她红到平面媒体,谎话连篇,正应了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在生活上很照顾他,

这个芙蓉哥哥其实和芙蓉姐姐没半点干系。只是因为现在芙蓉姐姐太热了,以至出来个新人大家也给按上了芙蓉哥哥的称号。该BBSTAR据说是人民大学大四学生,在人民大学BBS天地人大站上的名字叫Jimmypei。2003年非典期间的艳舞表演使jimmy同学一炮走红,从此一发不可收,接连推出了“寒假作业”、“夏媚儿”、“盛唐的复兴”等一系列极具震撼力的旷世写真集。而“jimmy”一词也连续两年成为人大校园使用最频繁的词汇之一,堪称人大小姚明。张贴在人民大学论坛里的他的照片还颇有芙蓉姐姐的架势,在论坛的走红趋势见涨。

红衣教主本名黄薪,是在《超级女声》的海选现场被众人所识,但她的走红却和强大的网络和网民脱不了干系。5月22日,《超级女声》的海选现场,一袭红漆皮衣服出场的黄薪在海选现场以赛过孔庆祥的表演和最后的“惊天一跪”征服了评委和观众以后,立刻吸引了人们的好奇的眼球,随后,网上各大论坛里立刻开始出现大量有关她的照片与视频,众多网友纷纷组成后援团支持她。

2005年5月14日,天涯一个一直写两性文字遭受诸多网友非议的ID流氓燕,突然出现在“天涯真我”板块,并发布了清晰半裸照,引来叫好声和骂声连连。在天涯的几名斑竹对其进行了巧妙的炒作后,成功制造了一起“流氓燕事件”。流氓燕裸露的并不青春的身体和她大胆的文字被大量网友热烈讨论,并吸引了平面媒体的注意。

原名杨冰阳,是名副其实的网络名人,“天涯”ID为小天女,靠贴照片成名,在猫扑论坛(mop)上追随者众,也备受争议。她曾自称智商高达145,而且当年她的一句“比我漂亮的都没我聪明;比我聪明的都没我漂亮”曾在“猫扑”上激起千层浪。

人物介绍:2004年1月,一个网名为竹影青瞳的写手令众人瞠目结舌——1月5日起,她在天涯虚拟社区的个人博客上实时更新自己的全裸照,一个月内点击率飙升到13万多。在此之前她就以惊世骇俗的文字和标题引起争议。她曾自称“人间妖孽”,并宣称人世将流行“竹影青瞳”。

本报讯(记者柯鸿海通讯员冯燕菲李广高)近日,远赴中山市执行一抚养纠纷案的茂名市茂南区法院执行法官,成功将离开母亲两年多的小火(化名)带回茂名送交其母阿芳(化名)。抱着分离多时的亲骨肉,阿芳喜极而泣。

1999年底,26岁的阿芳去中山市做保姆。第二年,阿芳与女主人61岁的父亲柯某相识,后来柯某提出要阿芳为其生一个儿子,交换条件是给她一套位于茂名市区的楼房,阿芳经不起诱惑与柯某同居。2001年阿芳生下非婚儿子小火,儿子出生后由阿芳抚养,柯某提供生活费。

2003年5月9日,柯某在不告知阿芳亦没征得阿芳同意的情况下,以带儿子去人民广场玩为由,私自将小火送到中山市他女儿处收养,并要小火称他女儿为妈妈,称其女婿为爸爸,致使阿芳在此后一直无法与儿子见面。为此,阿芳于2003年12月向茂南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其与柯某非婚生育的儿子归其抚养,柯某每月负担小火生活费300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小火为阿芳与柯某非婚生的儿子,根据我国有关法律规定,非婚生子女与婚生子女享有同等的权利,其父、母均有同等的抚养权利和义务。而柯某自己不履行抚养儿子的义务而将儿子送给其大女儿及女婿抚养,不利于小火的心理健康成长。2004年2月法院判决小火由阿芳抚养,柯某每月负担抚养费300元直至小火独立生活时止。柯某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2004年底,茂名中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