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日笔记本行情:大牌6999宽屏本本开卖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8:34:43

与此同时,有些号称考古派的网友,非常八卦地传出她的身世的几十个版本,甚至在网上贴出她的姓名、地址、手机号、大学时的学号等等。

到底香港米兰站的巨额资产来自何方?她为什么要抛售巨额资产?她的身世到底有怎样的曲折?这是不是某些公司和个人为了商业利益的借题发挥?这些疑问不但成为网络热议的对象,也成为媒体讨论的话题。

面对种种猜测,网络中的香港米兰站,现实中的达贝妮,终于再也不能忍受无休止的流言。她决定接受晨报记者的专访,还原那个真实的她。

开着凌志IS200,挎着LV樱桃小包,达贝妮昨日来到解放日报大厦,接受了记者的专访。让记者疑惑的是,车和小包都是在该网站上挂牌而且显示“成交”的商品,达贝妮表示,虽然该网站上显示的成交额合计超过60万元,但她真正卖掉的只有4万元左右,其他都是有人恶意竞拍最后又没买的。

她向记者表示,打从“网络红人”变成媒体的炒作对象,她觉得身心俱疲。

所以希望通过晨报作一次澄清,然后回归到自己正常的“上班一族”生活中。

“我不是二奶。”达贝妮最想澄清的就是这一点,“为什么一看到女孩子有钱,就说是男人给的呢?”她表示,她和以前的台湾男朋友都没有结过婚,恋爱也罢,分手也罢,都与“二奶”扯不上关系。而自己的几百万元资产,除了一小部分来自炒股,几乎完全是炒房的战果。

她喝了一口可乐,开始了自己的讲述。2000年,在日本的母亲给了她4万元,她用这笔钱付首付买了莘庄一套12万元的房子,三个月之后就抛出赚了十几万元。其后循环使用资金,先后买了50万元、100万元、136万元等等11套房子,包括去年以来在重庆炒过的3套房子。现在,她仍然持有上海的3套房子、重庆的2套房子和1辆汽车。而家里的包、鞋子更是“满坑满谷”,完全可以自己开一个小店。

至于为什么在网站上抛售自己的财产,她有着自己的解释。对于房子,是因为政策趋紧,希望尽快套现。网络也只是一个认识下家的平台,可以省掉一笔中介费用。达贝妮的语速很快,谈到这些更是满脸笑意。

而那些小包和首饰之类,则有心情上的原因。因为分手后,一些物品让她联想到往事,所以不愿再留在身边。记者注意到,她的食指和中指各戴了一只戒指,无名指上却没有任何饰品。

有些物品,虽然是新买不久,她表示也有可能不喜欢了,再也不会用它。所以,这些东西就变成了“闲置品”,即便跌价两三百元也无所谓。

至于做慈善事业,她表现得相当坦率:“卖包的钱打算捐出去,但卖房的钱不会捐。”

在网上留下自己的心灵随笔,是希望男友某一次偶然浏览时,能够看到。毕竟,男友曾经在该网站买过一次手机。后来,这些心情和卖的东西,也让她交到很多网友。

有些网友会把自己的情感经历与达贝妮分享,她也很容易沉浸进去,这正是她不忍离开网站的原因。但网络上的一些经历也让她非常气愤,比如当她把价值3.8万元的LV包寄给下家时,对方却没有付款。昨天,更有一个人把她的“樱桃小包”抬高到200多万元,显然是不想让别人成交。同时经历真善美和假恶丑,达贝妮对网络又爱又恨。

不过,她坚决否认自己就是天涯社区上的话题女王“易烨卿”。“事实上,我以前甚至没有听说过她。”她笑道。

沸沸扬扬的传言也包括她的离奇身世,她对那些造谣的言语非常不满。她告诉记者,母亲现在在日本,是从事美术的,也非常感性浪漫。自从她上高中以后,就和母亲相隔两地,很少见面。

前年竞选上海旅游形象大使时,母亲却出了车祸,通过录像传来了对女儿的祝福。达贝妮则面向母亲影像多次深深鞠躬。后来她们一直用互发传真的方式保持联系。不过,这边发生的不愉快事情,达贝妮从来不愿意告诉母亲。

可昨天,母亲特地打电话来,原因是听说女儿突然有很多流言,很是担心她的前途。这加深了她的信念———远离这一切纷纷扰扰。谈及这些事情,达贝妮眼中有了泪光。

她表示,本来只是一些很个人的行为,现在网络上几十个版本的留言。现在还有一些媒体找到她以前的老师,“他们怎么想的?”

达贝妮毕业后曾经在国外的律师事务所做过律师助理,现在在某家投资银行工作。她还读了中国政法大学的在职研究生。她希望沿着自己的生活轨道继续行进下去,不愿意成为“网络红人”,更不愿意再被媒体乱炒作。

有人曾经怀疑,达贝妮的个人信息透露及诸多流言,有可能是某些公司或者个人为了商业利益,利用她来炒作。达贝妮显得很是迷茫,她表示对此毫不知情,也不希望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自从“红衣主教”、“后舍男孩”等在网上流行以来,网络的娱乐化就越来越明显。而“香港米兰站”的出现,却给这个话题增加了新的注脚。一个新的网络时代也因此到来。

“香港米兰站”在她买卖的过程中,有意无意地加入自身的“情感经历”,所以就形成了一个热点。不过,网友的关注也给“香港米兰站”带来了伤害,比如那几十个版本的谣言就是“龙种”结出的“跳蚤”,这可能是“香港米兰站”自己也始料未及的。

在电子商务时代,真实的“东西”变成了虚拟的“东东”。买卖之间的信息本就不对称。

于是,网上除了“真实的信息”,也出现大量“无意造成的虚假信息”和“有意造成的虚假信息”。网络中的“从众心理”、“闪客效应”、“心血来潮”等等放大了虚假信息的传播效应。于是,有些“东东”就更为迅速地传播。

作为一个普通的消费者,最重要的是了解电子商务的规则,并认识到各种起哄的伎俩,做一个明明白白精明的现代都市人。

昨天中午,一对年轻男女在位于四平路1251号的锦江之星旅馆客房自杀,女子吞服了安眠药,男子试图割颈动脉导致颈部大量出血。被服务员发现时,女子已经不幸身亡,而男子尚幸存,被及时送往新华医院手术抢救。有旅馆内部人士透露,两名自杀者为同济大学的学生,但有关事件的原因和真实情况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昨天,将近中午12时结账时间,位于锦江之星旅馆四平路店的员工发现402室还没有退房,房内电话也没人接听,于是服务员进入房间查看。一打开402室房门,服务员却被眼前的场景给吓坏了,房间内住的一对青年男女躺在一张床上,客房的床上、地上留有一大滩的血迹,躺在床上的男子睁着双眼,颈部留着大量的鲜血,一语不发,女子则脸色煞白没了反应。旅馆方立刻拨打报警电话,通知有关部门。

下午近13时,记者赶至锦江之星四平店,警方已经封锁了现场,旅馆工作人员也拒绝采访。记者通过旅馆侧面的小楼梯来到了四楼,只见出事房间门口围着六七个警察,旅馆的经理也在其中。旅馆经理发现有媒体进入后,又将记者护送至底楼,之后经理就坐镇于大堂,看见有陌生人进入,就仔细询问身份,还通知手下员工,包括大门外的保安把住旅馆各个出口和电梯,不许外人进入。记者也被赶到了旅馆大铁门外,时刻在保安的监视之下。

与此同时,警察纷纷进出入于旅馆内外,现场气氛极为凝重。记者在旅馆门外看到有辆车驶来,有个中年妇女先下了车,一边急匆匆地往旅馆方向跑,一边对还在车里停车的男人不断地喊“快点,快点,就是这里”。那男人也不顾车子还没有完全停妥当就和那中年妇女进了旅馆。据悉,那对夫妻就是女性死者的父母。没过多久,一辆灵柩车从锦江之星的大门驶出。

据现场一名旅馆内部人员透露,自杀男女是高校学生,女生因吞服大量安眠药已经当场死亡,而男生名叫董杰,尽管他大量出血,但生命体征良好,被120救护车送往新华医院抢救。记者原本想进一步了解详情,该名人士却被同事呵斥住,躲进了旅馆内。下午14时30分许,记者赶到新华医院,董杰正在医院手术室接受治疗。而急诊处一位护士介绍,被送到医院时,由于没有割到颈动脉,董杰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他戴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现在弄成这个样子,真是可惜。”这名护士惋惜地说。

有关此事件的具体原因和真相还有待进一步调查。实习生缪宇辰早报记者张凌

“严顾之战”获重大进展。严义明昨日上午在港拜会了数家科龙电器(资讯行情论坛)H股大股东,这些投资机构表示,非常理解并认同严义明此举对于中国证券市场的积极意义,并表示会支持其行动。而在昨天下午的记者招待会上,更有消息灵通的机构投资者到场,与严义明面对面交流,并愿意就此事专程赴上海详谈。

由于科龙电器在香港的投资者大多是通过券商等投资机构持有股权,因此,寻求这些投资机构对“倒顾”的支持十分关键。在昨日上午的拜会中,一些机构表示,十分愿意将严义明的征集报告书等文件传给科龙电器的真正股东,也就是他们所代理的客户。如果获得客户授权,他们会按照客户指令,在投票中支持严义明提案。

机构的表态显然感染了严义明。当晚回到上海的严义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对于香港之行很满意,香港投资机构的表态使他对征集投票权的信心增加了。严义明还表示,如果有必要,他将随时赴港“拉票”。

“严顾之战”也吸引了媒体的眼球。昨日下午四点钟,严义明与香港律师林炳昌在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吸引了近30家媒体到场。严义明告诉媒体,目前科龙电器的H股已经停牌多日,科龙的疑云一天不揭开,复牌就没有希望。如果能顺利当选独立董事,那他将彻底揭开科龙谜团。“如果大股东和公司管理层是清白的,那么就还他们一个清白,否则就一定要让他们的违法违规行为付出代价”,他说道。

林炳昌表示,即使他们没有顺利当选独立董事,但他们的行动至少已经唤起了公众对独立董事这个问题的看法,让广大公众投资者意识到独立董事如何真正“独立”,独立董事的真正职责是什么。他表示,根据香港有关法律,如果独立董事在职期间没有履行职责,即使离职后也要为他以前的行为承担责任。

有记者提出,严义明此举是否旨在“搞垮”科龙?严义明澄清,他要求当选独立董事这件事情本身并不会搞垮科龙。如果科龙真垮了,那是科龙内部已经积累的问题使然,他的行为,只会保障公司的整体利益特别是中小股东的权益。严义明希望在1个月内完成征集提案权和投票权的工作,尽快召开股东大会。

广西天等上映乡“砍手党”曾在深圳公明猖獗一时,上映乡人也因此成了“不受欢迎的人”,公明绝大多数工厂招工,至今都不愿招上映乡人。新生代打工者阿星,案发前曾在工厂兢兢业业工作,5年来,一直努力挣扎拒绝加入“砍手党”。记者调查发现,上映乡类似阿星的打工仔为数不少,他们拒绝与“砍手党”为伍,安分打工,拿着微薄却“干净”的工资。此外,不少与阿星同样的新生代打工者,在城里打工遇到不顺时,也努力坚守着心中的净土,不让自己的灵魂倾斜。

瘦瘦高高的李轻松在深圳公明街道办一橡根厂上班,他来自广西天等上映乡上美村,离阿星所在的村子只有10分钟路程。

李轻松是家中独子,他说,天等县处于中越边境,被群山包围,交通极为不便,但每家每户都有很多农田,他家就有四十多亩地。11岁时,他就开始帮父母干农活。但一年辛苦到头,家里却没有多少收入,“几十亩地的收成却抵不上化肥、农药钱”。由于交通不便利,种植的很多农作物都卖不出去。

他父亲为此受到打击,1996年他读初一时,家里很多田地都荒废了,只种够全家人吃的两三亩地。那一年,家里没钱供他继续读书,看到乡里有一些人出来打工赚了钱,19岁的他选择来到深圳。

他最先进入公明一家塑胶厂当工人,一个月有380块钱,工厂每个月扣50元钱的饭钱,他一个月寄300块钱给父母。1997年6月,由于父母年迈,家里的稻谷没人收割,他辞工回了老家,一个月后,他再次来到了深圳公明找工作,很快就进了现在工作的厂,“那时‘砍手党’还没有,找工作很容易”。

但宽松的找工环境在2000年开始发生了变化。一些没有读过书或者辍学的年轻人来深圳找工作,“由于不到十八岁,或是没有文化,工厂不愿意接收他们”。为了生存,这些年轻人开始出去抢劫。

这些“做坏事”的老乡的恶名开始在公明广为流传。一些工厂开始拒绝天等县上映乡的年轻人。这很快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越来越多的年轻老乡因此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现在已成为一个孩子的父亲的他,每个月只有1000块钱的微薄工资,妻子在家带孩子没有上班,“我的工资仅仅够一家人租房和吃饭用,我很缺钱,但我从未想过要出去和‘砍手党’老乡为伍”。

“听说他们过得很潇洒,用抢来的钱大吃大喝,住宾馆,但我不羡慕他们,我见到他们都会躲着”,“我的工资很少,但我的钱都是自己辛苦赚来的血汗钱,很干净,用得也踏实”。他说,“我不和‘砍手党’为伍,抢劫来的钱财和快乐,是建立在另一个家庭的悲剧上的,我不愿做这样一个残忍的人。”

在深圳莲塘租房自己制造广告牌的唐先生,已来深圳7年。7年前,21岁的他为了逃离贫穷,跟着表哥从四川南充来到龙岗坑梓一砖厂打工。

他和表哥在砖厂上了三个月的班,每个月只有300多元,但是他省吃俭用,还是存下700多元寄回老家,让父母还他哥哥结婚时欠下的账。砖厂工作环境不好,加上水土不服,他染上了红斑。三个月后,只好辞工重新找工作。

很快,他进入了坪山一家喷油厂,主要给玩具喷油漆花边。但进入工厂上班不久,他就后悔了,“我们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从早上一直工作到凌晨,老板为防止我们睡觉,一直开着音响。”唐先生说,他被安排在一个不到四五百平方米的车间内,与三四百名喷漆工一起工作,半年才能领一次工资,一个月吃一次有肉的饭菜都难,“我们就像现代包身工一样,没有自由”。

他和所有喷漆工没有任何防护设备,连口罩都没有,“晚上下班后,我们嘴里都是油漆。”由于工作环境恶劣,一些油漆工身体中毒,身上长满浓疮。

工作了一个月后,他和几个刚进去的工友吓坏了,找到老板要辞工,宁愿不要工钱。但老板恶狠狠地威胁他们,“进来了就是我的人,除非你们死了,再敢提辞工,我叫人揍死你们”。随后几天,有数名男女工友辞工,被老板叫来的打手打得遍体鳞伤。

“那段时间,我简直快被逼疯了!”唐先生回忆说,他不要工资老板都不给他自由,欺人太甚,他想到了用火点着工厂内的几罐天拿水,将老板的工厂烧毁。但冲动的他随后想到了家中父母没人照顾,最终控制住了自己即将出轨的灵魂。在一个雨夜,他和两名工友翻越围墙,逃出了该工厂。

此后的数年打工生涯很顺畅,“我遇到了两位不错的老板,学了不少技能。”唐先生说,他现在已自己租房子,平时到外面找单制造广告招牌,收入不错,“当初如果我很冲动,也许就毁了我自己,没有了今天的我”。

前天,19岁女孩给阿星写情书一事见报后,读者纷纷表达自己对此事的看法,有人认为她勇敢地表达了自己的情感,有人则认为不该同情杀人犯。

给本报报料平台发来留言,手机尾号为5505的一个叫阿恩的女孩说,她不喜欢阿星的冲动,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想买几本爱情小说去探望阿星。手机尾号为7104的女孩认为,阿星是个既脆弱又愚蠢的好青年。

另一个姓张的女孩昨天在电话里说,她正在读大专,过着幸福的生活,她说自己根本无法理解阿星的想法和生活,但有一种东西一直牵动着她的心,这几天她一直在关注阿星的报道。她说,平时碰到生活在底层的打工者。她从来都是很平等的看待他们。

而一直在深圳做保姆的詹小姐则发来很长的一段感想,她说自己能够感觉到阿星当时的那种无助、绝望的心情,因为她自己初中辍学出来打工后,被假招工的骗过无数次,先后做过拉链厂流水线上的工人、服务员等工作,现在做保姆,准备学一些新的技能,以便在社会上站得更稳。詹小姐就曾经因为工作上的屡屡挫折而想到过自杀。她说,人一旦有了邪念,到了极端就会爆发出来。对那个写情书给阿星的女孩,她觉得很有胆量,也非常感动,她深信那个女孩的命运也是非常坎坷的,只有命运相似的人才会懂得这种感觉。

对女孩写情书一事表示反对的一位先生认为,把女孩写情书给阿星报道出来,其实就是给那些人暗示,有种给黑社会阳光化的感觉。还有一位先生则认为不该同情“杀人犯”。

连日来,本报对阿星杀人事件追踪报道后,阿星被推到了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国内著名门户网、搜狐和本报报料平台、深圳热线、深圳新闻网陆续收到近千条留言,同情和批判阿星的声音碰撞激烈。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