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兴宁矿难救援:今晨发现多具矿工遗体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3:18:41

经过近两日的小幅回升基本收复了失地,周五早市并未,分时图上波澜不惊,沪指在半年线下方表现为横向缩量整理的态势,在千一关口的拉锯战中。下午大盘依旧无法蓄力上攻,飘来荡去,极其考验投资者的耐心。技术面上,大盘上行压力依然重重,1100点虽然仍在多方的掌握之中,但半年线以及中长期均线对股指上行形成压力,继续做多投资者也显得信心不足。不过从市场运行的情况来看,部分大盘类个股已经有所走稳,市场向下杀跌的动能也大为减弱,在前期低点1067点不被空方击破前投资者仍可对后市谨慎乐观。

个股方面:今天武钢权证的两个品种走势出现分化,认购依然封在涨停,认沽则遭到较大抛售压力,没有持续涨停走势,但是升幅仍然达到20%,成交量则明显放大。指标股大多重返沉闷的走势,只有沪市的G武钢和深市的TCL集团上攻的势头较为强劲,金融板块在深发展和G中信的带动下,也整体保持强势的特征。其它热点相对匮乏,民丰特纸受短线资金的炒作开盘涨停;另外,南方摩托、焦作万方、力源液压等涨幅靠前,一些强势品种及航空股表现相对活跃,比如西飞国际、宝钛股份、华菱管线等强势品种继续走高。午市,老龙头海虹控股曾于盘中快速拉高,但对科技股的促动作用也十分有限。下跌个股中,振华港机突然放量下挫,带动中材国际、海正药业、云南白药等部分基金重仓股纷纷走低。

海南新闻网11月24日消息:从昨天中午开始,18岁女孩龚晓红(化名)就开始不吃不喝,并把自己关在小屋里不再出门一步,昨晚甚至想撞墙自杀。每当有家人敲门让她出来吃饭时,晓红就哭着说:“我再也没脸见人了!”原来在昨天中午,她在公共场合被4名女子强行扒光了上衣,现场有几十名群众围观,让她感觉无地自容。

昨天晚上,家住乐东黎族自治县的一位男子给本报打来电话,声称上午在佛罗镇老综合市场内一名18岁的女孩被人扒光了衣服,当场至少有几十个人观看,太过分了。

接报后,记者今天一大早专门驱车赶往乐东佛罗镇市场,实地了解情况。记者随意走到老市场内的一家服装店,询问是否有女孩被人扒光衣服的情况。店主很痛快地回答说,当然有了,昨天上午一位姓龚的18岁女孩被人扒光了衣服,佛罗镇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有很多人都在现场观看了。该店主告诉记者,当时有4个女人把那个女孩打倒在地上,又打又踢,并把女孩的上衣都撕破了,女孩的上身被看得一清二楚,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嫁人?

市场上的一位热心人还专门带记者来到受辱女孩打工的店门口,指着说就是在这里女孩的上衣被扒光的,被打的女孩老家是广西的,而打人的四个女人老家是海口长流镇的,就在斜对面开服装店,两家店相隔不到10米。

在群众的指点下,记者来到了位于佛罗镇邮政所后面的一个小村子里,而龚晓红一家就住在这个村子里的几间破旧瓦房里,而房子还是别人搬到新家后让给他们居住的。

龚晓红的父亲向记者介绍说,自己是广西人,来海南已经21年了,6年前搬到现在的房子里居住。自己有四个孩子,其中三个是男孩,都已经20多岁了,最小的是个女孩,今年刚满18岁。女儿一直在佛罗老市场的一家“成衣店”打工卖衣服,平时工作非常开心。但昨天中午一切突然改变了,女儿当时在市场里上衣被全部扒光,有至少几十人在现场观看。女儿从昨天到现在连一点食物都没有吃,一直把自己关在小房子里哭个不停,昨天晚上还用头往墙上撞想自杀,幸亏被其他人拦住了。看到女儿这么痛苦,自己一家人昨天晚上都没有吃饭,老伴也一直陪着女儿哭个不停,这件事对女儿造成的打击太大了。

龚晓红的二哥向记者介绍说,昨天中午1点钟,他回到家里看到小妹一直哭个不停,一问才知道小妹在市场上衣服被别人扒光了,自己听到后几乎气昏过去,当时就想找对方拼命,后来被别人劝住了。据小妹介绍,昨天中午11点钟左右,小妹买了一碗粉汤在打工的店里吃,对面几米远的服装店老板吴春花看到后,就喊:“你们看啊!她在吃‘大便’呢。”然后吴春花店里的几个人就一起“呸”。小妹听到后,就回复说:“你这样说我会得报应的。”然后两个人争吵起来,谁知道吴春花和亲戚共4个女人一起冲了过来,劈头盖脸去打小妹,并把小妹打倒在地上拳打脚踢。更为过分的是,4个女人竟然把小妹的上衣硬生生撕破了,并把小妹的乳罩也扯开了,让小妹的上身赤裸裸的露了出来。当时现场有几十个人在围着观看,其中一位好心人看到小妹光着上身后,就扔过来一件衣服,结果被吴春花的亲戚一把扔到一边去了,小妹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光着上身。一些好心人想上前拉架时,吴春花店里的“工仔”就威胁说“谁管打死谁”,结果没有人敢过问。

在龚晓红家里采访时,记者在屋外听到龚晓红在房间里一直哭个不停,哭得非常伤心。记者随后和龚晓红的家人一起来到房子的门前,其二哥敲门喊小妹开门,可无论家人怎么叫喊,龚晓红就是不把门打开,只是一直哭个不停。当记者在门外喊话说想和龚晓红聊几句时,晓红在房间里哭着回答说:“自己的衣服在外面被她们扒光了,自己再也没脸见人了,根本不想活了!”

喻迪辉所长向记者介绍说,事件发生的时间是昨天上午11时许,当时受害人是下午将近4点钟在哥哥的陪同下才来派出所报案的,间隔了一段时间。接到报案后,边防派出所全体干警高度重视,立即出警赶到佛罗老市场,走访群众详细了解情况,并在市场的服装店内抓住了扒光龚某某上衣的三名女子,而另外一名女子已经逃之夭夭。经调查,吴春花三人承认了殴打龚某某并扒掉其上衣的事实。但这三名女子中有一名吴某某不满16岁,于是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派出所决定对不满16岁的吴某某进行警告,对另外两人吴春花(24岁)、王某某(20岁)实行治安拘留15天,并于昨天晚上将两人押往乐东拘留所进行拘留。

喻所长告诉记者,在将吴春花三人带往派出所时,三名女子开始都满不在乎,并声称女人打架就是这样,丝毫认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显然是典型的法盲。由此可见现在一些群众的法律意识亟待提高。

“女人打架拉拉扯扯是常事,既然事情出来了双方家长就应该协商解决,可自己找了很多朋友给龚晓红的父亲说情他都不理,说赔他1000元钱也不同意,太不通情理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吴春花的父亲这样告诉记者。

今天下午,记者到佛罗镇老市场采访时,吴春花的父亲正好也专门从海口长流镇赶到佛罗老市场内自家的服装店里。老吴告诉记者,自己在佛罗镇开店10多年了,和龚晓红的父亲都互相认识,以前老龚就在自己家店的隔壁开店,自己还经常教老龚赚钱的方法,后来老龚家破产了。昨天老龚的女儿到派出所报案后,自己立即找了很多朋友给老龚说情,声称事情发生了,双方家长应该协商解决,不要闹到派出所,并表示双方私了可以给老龚1000元的补偿。但老龚就是不答应,说给再多的钱都不要,非要让派出所处理,太不讲道理了。

老吴一再向记者强调,这件事自己亏大了,因为拘留的两人一个是自己的女儿,一个是自己妹妹的女儿,就相当于自己的两个女儿都被拘留了。本来女人打架都是小事,女儿她们扒掉对方的衣服只是想让龚晓红丢脸,却害的自己的女儿被拘留15天,太小题大做了。

针对龚晓红当众被扒光上衣的情况,记者今天专门采访了海南大弘律师事务所的一些律师,得知吴春花等人的行为可能构成侮辱罪。

海南大弘律师事务所的刘长征律师向记者介绍说,根据《刑法》第246条规定,以暴力或者其它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像吴春花等人当众扒光女孩上衣的行为是侮辱他(她)人人格的行为,如果情节比较严重,并造成一定的后果,就可能构成侮辱罪。受害者完全可以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要求追究对方侮辱罪的刑事责任,并可以要求进行精神赔偿。

一个没上过一天学、仅会写自己名字的农村妇女,白手起家,居然在短短的6年间,创办出了一家资产达13亿元的私营大企业!

这个大字不识4个的农村“老干妈”,连文件都看不懂,她是如何创办和管理好拥有1300多名员工的大企业?

由于家里贫穷,陶华碧从小到大没读过一天书。为了生存,她很小就去打工和摆地摊。1989年,陶华碧用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一点钱,用四处拣来的砖头盖起了一间房子,开了个简陋的餐厅,取名“实惠餐厅”,专卖凉粉和冷面。当时,她特地制作了麻辣酱,作为专门拌凉粉的一种作料,结果生意十分兴隆。

有一天早晨,陶华碧起床后感到头很晕,就没有去菜市场买辣椒。谁知,顾客来吃饭时,一听说没有麻辣酱,居然都转身就走。她不禁感到十分困惑:怎么会这样?难道来我这里的顾客并不是喜欢吃凉粉,而是喜欢吃我做的麻辣酱?!

这件事对陶华碧的触动很大。机敏的她一下就看准了麻辣酱的潜力,从此潜心研究起来……经过几年的反复试制,她制作的麻辣酱风味更加独特。

1997年8月,“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挂牌,工人一下子增加到200多人。此时,对于陶华碧来说,最大的难题并不是生产方面,而是来自管理上的压力。

虽然没有文化,但陶华碧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帮一个人,感动一群人;关心一群人,肯定能感动整个集体。果然,这种亲情化的“感情投资”,使陶华碧和“老干妈”公司的凝聚力一直只增不减。在员工的心目中,陶华碧就像妈妈一样可亲可爱可敬;在公司里,没有人叫她董事长,全都叫她“老干妈”。

到2000年末,只用了3年半的时间,“老干妈”公司就迅速壮大,发展到1200人,产值近3亿元,上缴国家税收4315万元。如今,“老干妈”公司累计产值已达13亿,每年纳税1.8亿,名列中国私营企业50强排行榜的第5名。

在绝大多数人眼中,亿万富翁无非有这些构成要素:家传祖业,比如洛克菲勒;科技先锋,比如比尔·盖茨;资本高手,比如丁磊……还有那一大批通过房地产、保健品等“时代机会”发起来的企业家。说到底,靠的都是些大机会、大知识、大实力。

但“老干妈麻辣酱”的陶华碧靠了什么?论实力,丈夫早逝,上世纪90年代之前,她还拖着两个小孩到处打工和摆地摊;论机会,做的是麻辣酱,是传统不过的产业;论知识,就更谈不上了,她不仅没有留过洋,读过大学,甚至连珠三角地区一些“洗脚上田”的小学毕业、初中毕业的老板都不如———只认识三个字,而那还是当了老板以后才学的!

陶华碧何以成功?“老干妈”何以不断壮大?这是一个秘诀,但却又有一个人人皆知的答案。说是秘诀,“老干妈”创业6年而至13亿元年产值巨大规模,“什么都没有”的陶华碧,不可能没有成功的秘密;说答案人人皆知,则更是实话———

对机会敏感。李嘉诚的最初成功是抓住香港地产和港口发展的机会,丁磊拿捏的是互联网,朱保国稳住了保健品……陶华碧则是上世纪90年后期,在大家认为“没有大钱做不成生意”的年代,做成了大生意。想当初,她抓住的不过是卖凉粉时,拌酱料畅销的小小机会。

诚信。“做生意要诚信”,这几乎谁都知道。但事实上,很多人还是做不到。陶华碧以前没提听过文绉绉“诚信”,但她以一个农民的朴实本质,做到了诚信也做大了生意。

凝聚力。企业初创,仅几个的苦干、巧干,甚至有一点蛮干就可以,但往后呢?员工多了,就要大家拧成一股绳,很多优秀企业配有股权激励、企业文化;异曲同工,陶华碧有“情感投资”,以情感人。

职业经理人。陶华碧不识字,不懂算账,这不要紧,她请来自己的儿子,更放胆请来很多专业管理人员,还将他们送出去培训、进修……

只认识三个字的陶华碧,每一点心路都暗合最新最全的管理大全———因而,“老干妈”的成功是神奇,而远远不是神话。

本报记者阮磊报道男子王林(化名)看完电视进入“梦境”,先是认为妻子会像电视剧中的人物一样抛弃他,就用菜刀将妻子杀死,随后搂着妻子的尸体安然入睡,直至天亮才意识到自己的罪恶。近日,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

据了解,王林今年28岁,甘肃省临洮县农民,其妻子今年24岁。据王林的邻居讲,王林为人诚实内向,尊老爱幼,夫妻感情很好。2004年10月13日晚12时,王林看完一部电视剧后,准备休息。可躺在炕上后,回想刚才电视剧中女主角抛弃丈夫的情景,不由得心中发慌,怎么也睡不着,他担心妻子有天也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弃他而去。王林便让妻子立刻烧几炷香,但妻子并没有听他的话。王林为此大发雷霆,争吵中,王林拿起一把菜刀将妻子杀死,然后盖上被子躺在妻子身边,搂着妻子安然入睡。

日本东京早稻田大学研究生院教授林华生博士,今天在第九届东亚经济合作论坛上发言时说,“目前中国在亚洲的作用,既使只从经济角度看,已经在增强,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取代了日本。从长远看,中国的作用将变得更为重要。”

他说,在过去的二十七年,由于实施了改革开放政策,中国成为世界上经济迅速而持续发展的最成功的国家,在特区和沿海地区表现尤其卓越。广州、深圳、上海和北京的人均国民总产值已经超出亚洲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拥有十三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的经济发展将继续受到密切关注。

但是,这位日本学者也认为,在经济发展的同时,中国遇到了许多严峻的问题:沿海和乡村地区收入之间的巨大差距、失业、环境污染、银行不良贷款问题等等。他表示,有了问题并不可怕,问题在于中国能否高效率地解决这些问题。

同时,林华生认为,“中国的经济实力也不应被夸大。”他认为,目前中国经济的水平,相当于日本的上世纪六十年代。以二00三年为例,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一千零三十五美元,而日本是三万三千五百二十美元,前者仅仅是后者的百分之三点零九。中国的经济发展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在发言中,他表示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持相当乐观态度,并给出理由:“在中国,大约九亿农民是潜在工业劳力;有着廉价的农业和工业原材料;有着十三亿人口,而且拥有中产阶级人口在迅速增加的庞大国内市场;政治和社会稳定;继续进行经济改革和一个开放政策的机制设置得恰到好处。”他评价道,这些因素将强有力地推动中国经济发展。

昨日凌晨5时许,双流九江镇五桐村3组一户普通农家二楼窗口内,突然横七竖八地丢下了一些床单、被褥,一名女子慌张地爬上窗台,纵身往下一跃,就在离窗一刹那她的鞋跟在窗框上挂了一下,女子重重摔了下去,楼下随即传来一声痛呼。

昨日上午,跳楼女子躺在双流一医院的病床上,双腿已经失去了知觉。她告诉记者,她叫陈安静,今年19岁,出生在雅安汉源县一户普通农家,数年前由于跟父母闹矛盾而离家出走。今年初,她在西藏昌都一家叫“昌都宾馆”的饭店打工时,结识了一个与她同岁、名叫张羊静的女子。张羊静不但穿金戴银衣着时尚,还经常由三五个“保镖”陪着出入高档场所。在陈安静清理张所住的房间时,张给她描绘了一番大城市的繁华,然后说可以带她到成都附近的华阳,在自己开的酒吧里打工,还说每月给她2000元工资。8月中旬,陈安静和另外几个服务员跟着张到了华阳。

一到华阳,张羊静立刻没收了陈安静等人所有通讯工具,命令七八个人把她们看守起来,强迫她们卖淫接客,稍有反抗就拳脚相加。张羊静将她们卖淫的收入悉数收入囊中,为防她们逃跑,连她们买衣服的费用都不给。陈安静开始和几个要好的女子计划逃走,但一直没有机会行动。上周,陈安静觉得身体不舒服,经医生检查,发现她患上了严重盆腔积水以及肺部感染。张冷冷地对她说:“既然你都没啥用了,不如把你卖到西昌还可以赚点钱。”21日,陈安静得知张真在联系买家,便决心逃走。

昨日凌晨4时许,住在二楼的陈安静和同室的另一女子钟晓霞撬开了紧锁的窗户,为防跳下去受伤,她们把床单、被褥往楼下扔去。见钟晓霞先跳下毫发无伤,陈安静也跟着跳出去,但就在跳的时候,她的鞋跟在窗框上挂了一下,结果被摔下了楼,腰部首先着地。陈安静大声呼痛和求救,随后就听见楼内一阵忙乱,从脚步声可以听出,有人打开门跑走了。不久陈安静就昏迷过去了。

据事后钟晓霞告诉警方,陈昏迷后,她到附近一住户家拨打了110。经过医生诊断,陈安静腰椎骨折,下半身完全瘫痪。九江派出所值班民警表示,目前钟晓霞已跟着刑警到周边地区指认逃跑的张及其同伙。

华西都市报《明年2月新股发行有望重启》“上证所副总经理透露,股改有望明年内基本完成,新老划断有两个条件。按照目前的进度,估计到明年2月底完成股改的上市公司市值将超过总市值的50%,股改有望明年内基本完成。周勤业表示,目前的政策明确指出,IPO和再融资要等股改之后进行,这需要两个条件,一是市场的稳定,二是完成股改的上市公司市值超过总市值50%。”“周勤业说,要建立激励机制,让搞完股改的公司得到好处。五部委座谈会上提到,要让先改革的公司先受益,管理层要尽快把这个政策落到实处。”

简评:眼前尚无新老划断的压力。未来到了明年二月的时候,可以观察变盘的方向。明年1月28日(恰好是春节前后)是一个重要时间窗,届时可以重点观察是否向上或者向下变盘。

证券时报《武钢权证有望下周一被创设》“从28日起,权证创设将正式成为可行。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目前有资格进行权证创设的13家券商中大部分基本完成了手续上的准备,武钢权证有可能在28日当日即被创设。G武钢巨大的成交量中,有相当部分是创新试点券商正在吸纳。保守估计,若目前所吸纳股份都生成武钢认购权证的话,武钢认购权证的增量将达到上亿份。”

每日经济新闻《备战创设制度权证概念股逞强》“根据沪深交易所颁布的《权证管理暂行办法》,只有大盘蓝筹股才具有发行权证的条件,具体要求包括:最近20个交易日流通股份市值不低于30亿元,最近60个交易日股票交易累计换手率在25%以上,流通股股本不低于3亿股。据统计,两市符合条件的只有29家公司,绝大部分上市公司不具备发行权证的基本条件。”“在权证创设初期,认购权证的创设会给正股带来一定的买盘,但当股价接近行权价后,其进一步上行的动力将会受到抑制。因此权证对所对应正股及大盘的影响是短期的,难以延续。”

简评:权证创设概念股的出现,主要在蓝筹股里面,有助于市场的短线的企稳。可以观察“权证创设概念股”和“准权证创设概念股”的增量资金的情况。

每日经济新闻《股改相关会计处理出台国有资产账面不流失》“财政部日前推出了《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中相关会计处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规定》),上市公司股改相关会计处理方法得以明确。专业人士指出,按照《规定》的处理方法,非流通股股东不会因为股改造成资产流失。《规定》要求,企业应新设‘股权分置流通权’和‘应付权证’科目,分别核算其取得的流通权及发行权证的价值。企业取得的流通权,平时不进行结转,一般不计提减值准备。企业出售取得流通权的非流通股时,按实收金额,借记‘银行存款’,按出售股份所对应的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价值,贷记‘长期股权投资’,按其差额,贷记或借记‘投资收益’。同时,还要按应结转的股权分置流通权成本,借记‘投资收益’,贷记‘股权分置流通权’。‘股权分置流通权’和‘应付权证’分别在资产负债表中的长期资产和流动负债项目中单列。”

简评:上述财务会计制度的改变,对于上市公司的业绩并无太大影响。上述消息对于股指的影响是中性的。

每日经济新闻《寄望QDII一年内出台H股指数连续攀升》“周四香港股市小幅上涨,恒生指数收至15084.39点,单日涨幅为0.15%。地产股虽冲高回落,但仍是表现最出色的板块。H股市场亦略获涨幅,H股指数上涨0.16%,收至5112.25点,创下10月5日以来的收市新高。”“地产股动力强劲。”《美股连升5日》

简评:美国加息周期可能结束,对于全球股市的企稳和转好构成支持。对于内地股市也构成中远期的一个简介的利好因素。目前沪深股指,处于上无明显的成长板块,下无明显的领跌板块的境地。短线继续横盘等待变盘的可能性较大。机会限于题材股和少数成长型的板块例如环保板块、部分成长型的G股等。(执业证券分析师叶剑yes413a@163.com)

昨日上午10时许,邛崃市平乐镇关帝村8社一个竹林边突然冒出一股黑烟,接着臭气四散。这是平乐镇一些工作人员及邛崃市殡仪馆工作人员在此焚烧一具尸体。据当地人说,该村47岁的五保户陈国海本月21日凌晨5时许因癫痫病发作去世,他独身无子女,因此其侄女婿王洪强当天下午将他土葬。

在王洪强家里,记者问他为什么不将陈国海送火葬场,他说没有钱。王洪强还说,下葬的当天下午,平乐镇一位副镇长要求他在11月23日前交3000元钱,否则就要起尸火化。昨日上午,副镇长果然带着人来起尸焚烧。他说,此举是对死者和当地村民的不尊重。

昨日上午,一名邛崃读者向本报记者反映,邛崃市平乐镇几十个人在该镇关帝村8社烧一具尸体,据说是死者亲属违反规定土葬,镇上要进行火化,但没有将尸体送到火葬场而是就地处理。

下午2时许,记者赶到关帝村,远远就闻到臭气。烧尸现场位于半山腰,在一块红薯地与竹林交界处。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个新垒起的土坟被挖开,一个黑色的棺木盖斜放在土堆上,棺木已被烧成木炭,尸体还有大半没有焚烧。村民说,上午11时许,烧尸体的人就走了。

据村民说,死者名叫陈国海,家就在旁边200米处。他是一个老光棍,今年47岁,本月21日凌晨5时许因为癫痫病发作死在家中。陈国海生前与他的侄女婿王洪强住在几间土房子里,饮食起居基本上由王洪强家负责。随即,记者见到30来岁的王洪强。王洪强说,陈国海死的当天下午5时许,他夫妻俩请人将死者收殓入棺,抬到竹林边下葬。“刚刚下葬,徐副镇长就带着人来了,对我说如果土葬就必须交3000元钱,否则就要起尸火化。”王洪强的这个说法得到了几个邻居的证实。

“我知道殡葬政策,同意火葬,但是我没有钱交火化费,他是孤人,我就请镇长考虑费用问题。”王洪强说,他还提出要火化就要运到市殡仪馆火化。他告诉记者,徐副镇长走的时候说这3000元钱必须在11月23日交到镇政府,否则就要来起尸焚烧。“我们家经济困难,实在没有钱交,所以就出了这个事。”王洪强和妻子陈静说着都哭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