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泰斗称偶获越王勾践剑 鉴定专家疑为伪劣品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19:44:45

据美国媒体报道,近日曝光的美军伊拉克战争研究报告显示,俄罗斯官员在战争爆发之初从美国中央司令部设在卡塔尔的前线司令部内部得到了有关战争计划的情报,并将情报传递给伊拉克前萨达姆政权官员。

《华盛顿邮报》25日报道称,2003年3月下旬战事最激烈的时期,俄罗斯驻伊拉克大使在巴格达向伊方转交了情报。情报精确地预计到,美军主力部队进入伊拉克境内后,将绕过沿途城市,以最快的速度直插巴格达。情报中还有有关美军兵力规模和部署方位等具体内容。

美军报告点评说,由于发现美国特种部队在靠近约旦的伊拉克西部沙漠中活动,萨达姆政权错误地认为,美军将从这一方向发动主攻。美军重兵集结科威特,从伊南部发起的进攻只是佯攻。俄罗斯方面提供的情报也说美军真正的攻势在西部展开,而且对巴格达的突击要等到第四步兵师从土耳其南下后才开始。

战争打响后,驻扎科威特的美军不等第四师的到来就突入伊拉克。美国媒体分析,俄罗斯情报机关可能被美军散布的假情报迷惑,因此其向伊拉克提供的有关美军主攻方向的消息无助于萨达姆政权的防卫计划。

报告援引一份日期为2003年4月2日的伊拉克文件称:“俄罗斯情报机构向伊方提供了可能对美军造成严重打击的情报,即美军将在卡尔巴拉附近集结1.2万人的兵力以及上千战车,准备切断出入巴格达的通道。”

事实上,当时美军侵伊主力第三步兵师及其他部队正在卡尔巴拉附近沿着一条狭长通道冒险行进。如果伊军获知美军位置后,能够及时调集兵力,集中火力进行阻击,美军能否轻而易举地拿下巴格达将成为疑问。第三步兵师在未遇激烈抵抗情况下,最终在卡尔巴拉城外越过幼发拉底河,前面已经没有任何阻挡美军装甲洪流的天险了。

当然,伊军将领中也不乏头脑清醒之士。共和国卫队高级指挥官哈姆达尼曾告知共和国卫队司令———萨达姆之子库赛,美军主力部队正通过卡尔巴拉地区。然而,库赛和其他伊军将领却对哈姆达尼的警告置之不理。哈姆达尼后来对美军研究报告的作者描述伊拉克政权高层指挥混乱的情景时说:“看到他们之间的争论能让你想起二战末期希特勒的地下指挥部,那帮人是不是都服了毒品?”

上图:隐瞒、欺骗、报喜不报忧,让萨达姆生活在虚幻的梦境中,导致他在政治军事事务上骄横自大,战争中指挥举措失当,直至自己的政权垮台。图为伊拉克新政权的士兵在进行周末祈祷

随着巴格达于2003年4月落入美军之手,美军终于有机会窥探以前罕有人知的伊拉克萨达姆政权运作内幕。两年前,美国联合司令部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对数十名被俘的伊拉克军政要员进行审问,并且研究了数以10万计的各级官方文件。

这份题为“萨达姆的幻梦”的报告显示,萨达姆坚持认为,美国只是“纸老虎”,法国和俄罗斯将会保护他。在大战临近之际,他最担心的并不是外敌,反而将工作重心集中在预防政变上。由于伊拉克军界和政界各级官僚机构从上到下都弥漫着遭“清洗”的恐惧气氛,没有人敢告知萨达姆伊拉克军事力量急剧败落的真实状况,因此萨达姆实际上生活在“泡沫”中。

面对西方国家的经济、军事制裁,萨达姆决定成立负责监管发展新式武器的军事工业委员会,期待奇幻武器能够抵消制裁对伊军造成的损失。然而,由于惧怕萨达姆,萨达姆下令研制不切实际的武器时,军事工业委员会的领导者们总是满口答应。如果萨达姆日后问起进展情况,军工部门负责人们会呈交伪造的武器开发项目计划和设计图纸。

美军报告称,上述军事工业委员会的欺瞒现象在伊军各重要单位均存在。依据这些部门提供的虚假情报,萨达姆自然会过高估计伊军的实力,其战略决策必然会出现严重失误。

答案是否定的。但长期以来萨达姆一直希望其他国家认为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因此他总是在这一问题上含糊其辞。据“化学阿里”回忆,在一次革命指挥委员会会议上,有人提到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问题。萨达姆说伊拉克没有这种武器,但是他拒绝接受向外界说明这一情况的建议,理由是以色列知道实情后将会放胆攻击伊拉克。直到战争爆发前几个月,他才明白自己正在玩危险游戏。

首先而且最重要的是预防政变。他创立了多种军事组织来稳定国内秩序,让他们互相制约。这样做的结果虽然能够保障他的政权稳固,但是出于平乱目的建立的武装部队仅装备轻武器,指挥分散,因此在强大外敌面前不堪一击。伊拉克最具实力的军队是特别共和国卫队,因此特别共和国卫队司令巴赞应该是一名极为出色的统帅。然而,战后巴赞的同僚们对他的军事素质嗤之以鼻。一名伊军将领透露,萨达姆选择巴赞首先是因为两人是表亲关系,但更重要的是,萨达姆看上了巴赞两个“优点”:“首先,巴赞不够聪明,因此不会谋划或者领导对政权构成威胁的阴谋活动。另外,他不够勇敢,所以不会参与别人策划的阴谋。”

所有接受美军讯问的伊军高级将领都承认,萨达姆对他们缺乏基本的信任,听不进任何忠言。例如,一名伊军准将仅仅因为说美国坦克性能优于伊拉克坦克,就在监狱中度过一年。

由于各级官员都知道萨达姆将惩罚任何告知不利真相者,因此低级军官往往告知上级战场形势不错。“捷报”顺着指挥环节层层递上,萨达姆本人被蒙在鼓里,成了他自己“幻梦中的俘虏”。2003年3月底,萨达姆显然仍然相信战争正在沿着他的设想发展。就算伊拉克尚未取得战争胜利,至少也没有战败。战争中,伊拉克新闻部长“大嘴”萨哈夫因在美军已经长驱直入的情况下仍然坚称伊军获胜而成为笑柄。目前有证据显示,萨达姆及其亲信们对宣传机构发布的每条信息都信以为真。

1991年海湾战争后,萨达姆对军方将领愈发不信任,同时对自己是一名军事天才的信心也更加膨胀。萨达姆通常控制不住自己,总是要亲自插手制定日常军事训练指南。例如,在2002年为共和国卫队拟定的一份绝密训练纲要中,有一章题为《萨达姆关于精锐部队战术的指示》。指示说,军官们应该以击败敌人的方式训练,所有军人都要学会游泳、还要会爬树,这样他们就可以在树上判明方向或者实施狙击任务。

在海湾战争中惨败于美军之后,伊拉克军方试图从战争中总结教训。但是萨达姆却认为伊军地面部队表现出色。反思战争的伊拉克军史专家只得迎合萨达姆的心理,在回顾战争时对涉及萨达姆权威以及军队的战斗力的重大问题避而不谈,只是津津乐道于深挖掩体、分散隐蔽部队等经验。深受萨达姆思维影响的伊军将领们总是对萨达姆说,除了军事技术,美国对伊拉克没有什么优势。(万宏)

新华网郑州3月26日电(记者梁鹏)记者从郑州铁路局获悉,26日12时45分,造成中断行车近6小时的京广铁路长葛段正式恢复通车。

26日6时50分,东风7型5590号调车机在京广铁路长葛车站进行调车作业时,机车及所牵引的一节货车在长葛站道岔处脱线,中断京广铁路上下行行车,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事故发生后,铁路部门立即组织救援,并于9时25分将脱线车辆成功起复;至12时45分,京广铁路正式恢复通车,目前铁路部门正在着手调查事故原因。(完)

如果被杀的是母海豹,当场开膛剥皮,把剥剩的血肉留在原地;公海豹呢,则用铁钩穿过脑袋上的窟窿,拖到渔船上,晚点送进加工厂细分加工。还有一些猎人,甩开母海豹,直接抢过它怀里的小海豹,敲死这个幼小生命后,马上剥皮。

3月里的一天,几只海豹妈妈在加拿大北冰洋里孤单地东张西望,它们身边的孩子并不多。不过,即使是这几只小海豹,也都扎着一身白色绒毛,雪团似的在妈妈身边滚来滚去;其中一只小海豹睁着两只大眼睛,安静地趴在冰面上,仿佛是在憧憬美丽的未来,但是等待它的,也许是一场杀戮。

周六上午6点,对于格陵兰海豹的捕猎正式开始,今年的捕杀配额是33.5万头。十几年来,每年人们看到的都是这样的景象:身背来复枪的猎人们拿着顶端带着铁钉的粗木棍,看到海豹,就照着头顶砸下去。海豹还在哀号扭动,猎人已经熟练地把它们翻转过来,检查性别。如果被杀的是母海豹,当场开膛剥皮,把剥剩的血肉留在原地;公海豹呢,则用铁钩穿过脑袋上的窟窿,拖到渔船上,晚点送进加工厂细分加工。还有一些猎人,甩开母海豹,直接抢过它怀里的小海豹,敲死这个幼小生命后,马上剥皮。很快,活生生的海豹就变成一堆模糊的红色血肉,只有雪地上留着一长串的血迹,等着冰雪来覆盖。

近年来,猎杀海豹的人越来越多,加拿大政府以格陵兰海豹捕食大量鳕鱼为由,每年都下达猎杀格陵兰海豹的配额。今年,加拿大联邦海洋渔业部部长贺恩宣布的猎杀配额———33.5万头海豹———是有史以来最高的猎杀配额。

也许惨烈的一幕还会重演,也许今年的猎人们会发现一些不寻常的变化……

冰层脆弱不堪,逼着找不到产仔地点的海豹妈妈只好跑到陆地上,在陆地上出生的小海豹显然并不适应陆地,但是一旦回到海里,却因为找不到冰面立足而溺水而死。猎人们还能够完成任务吗?

根据加拿大环境部的报告,2006年的海洋冰面是最近几十年来最薄最脆弱的一年,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在1969年。缺少冰层,对于依靠冰层繁衍的格陵兰海豹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在1981年,加拿大也出现过冰层薄弱的情况,但是没有今年这么严重。因为在正常情况下,格陵兰海豹需要在冰层上产仔。但是在1981年冰层脆弱的时候,很多格陵兰海豹妈妈都纷纷跑到爱德华王子岛和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海滩上产仔。这些生在陆地上的小海豹受到了自然环境的强烈挑战,而一旦它们回到海里,又由于缺少冰层,成千上万的小海豹将溺水而死。

由于今年天气过暖严重影响了加拿大东部海岸冰面的形成,很多专家也都纷纷提出警告,要求停止海豹猎杀。

北京师范大学动物行为学副教授张立博士也对记者表示,目前海豹的生存处于危险之中。海豹是在冰层上产仔的,但是近年来随着全球变暖、冰层融化,海豹产仔的地点越来越少,实际上数量已经很不稳定。

面对这种情况,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的猎人马克·斯摩尔却不无戏谑地表示,今年圣劳伦斯湾缺少冰层,对于捕猎人是个好消息,因为这样驾驶渔船更加容易;但是对于抗议者则是个坏消息,因为他们的直升机就没有办法降落,也就不能监控捕杀的过程。

那些刚刚出生两、三周的小海豹,还不能吃固体食物,不会游泳,甚至都不能亲手捕捉一条鳕鱼解解馋,就被剥皮剔骨,成了贵夫人头上的配饰。海豹虽然不聪明,但是面对如此短暂的一生,向来也不免心有不甘。

虽然人类和海豹的冲突可以追溯到公元2世纪,但是那时候只是人与自然的正常交锋,真正对格陵兰海豹进行大规模猎杀是近几十年的事情。

格陵兰海豹喜欢吃鳕鱼,而其生活的纽芬兰与拉布拉多海岸天寒人少,没有天敌,一下水,就有大群鲜嫩鳕鱼送到嘴边。但是随着鳕鱼的数量锐减,格陵兰海豹的数量剧增,捉不到鱼而几乎“失业”的渔民们认为鱼都被海豹吃了。而且,刚刚出生的小海豹绒毛洁白柔软,整张皮做成的手笼,是许多阔太太的最爱,能够在国际皮草市场上卖个好价钱。

杀害鳕鱼的罪名加上丰厚的商业利润,使当地渔民纷纷盯上了海豹生意。每到海豹繁殖季节,渔民就放弃工作,来捕杀过剩的海豹,而被杀的几乎都是出生不久的小海豹。

加拿大政府也支持这一捕杀行动,并且每年规定捕杀限额。加拿大渔业及海洋部长希恩在今年表示,尽管连年捕杀,但是从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格陵兰海豹的数量是稳定上升的,现在基本有580万只左右。

近期,加拿大纽芬兰政府的一个报告甚至建议捕杀多达400万只、占大西洋西北部总数80%的格陵兰海豹。该报告声称海豹的存在制约了纽芬兰岛几世纪来的经济支柱———鳕鱼产量的恢复。但是,根据科学研究表明,海豹的食物中鳕鱼只占百分之三,人类过量的捕捞才是世界鳕鱼资源减少的罪魁祸首。

2005年投票发现69%的加拿大人反对商业海豹猎杀,而77%的人反对资助海豹猎杀。海洋哺乳动物专家大卫·拉维尼博士也说:“年复一年大规模捕杀某一种群无疑是将该物种置于非必要而严重的灭绝危险之下。”

欧美国家的纷纷抵制,让海豹猎人垂头丧气,然而近年来,海豹市场向东欧和亚洲的转移成了这场杀戮复苏的契机。海豹们依旧难逃厄运,更多的人扼腕叹息,也许,有市场就有杀戮。

自从20世纪70年代,杀害格陵兰海豹的血腥场面被环保人士录制下来公布于众之后,美国和欧洲的许多国家,立刻“封杀”加拿大出口的海豹制品,还有些国家甚至不惜全面抵制“加拿大制造”的产品。海豹产品的滞销使猎人们灰心丧气,几乎放弃捕猎,人们一度也认为对格陵兰海豹的杀戮就此停止了。

但是,近几年,情况明显出现了变化,在圣劳伦斯湾的浮冰上,捕猎的船只又开始多了起来。原来,加拿大海豹制品觅到新的大买家———东欧和亚洲。

在俄罗斯、乌克兰以及波兰等国家,海豹皮制成的帽子、披肩以及其他饰品正在成为时尚。海豹油和海豹鞭制成的保健品,在中国、日本、韩国市场热销。幼海豹皮毛,也悄悄地现身皮草市场,标价却比10年前高了不少,亚洲市场成了加拿大海豹产品的新货柜。加拿大海豹捕猎者协会执行理事蒂娜·法根说:“市场需求量正在扩大,价格也大幅度增长。”

张立博士介绍说,由于亚洲民众对猎杀海豹的残酷性还不太了解,格陵兰海豹制品纷纷转向亚洲市场。中国目前有来自加拿大的海狗油、海豹鞭等制品,而且这种海豹制品市场的存在,也对我国的二级保护动物斑海豹造成了潜在的威胁,这一切都值得人们关注和深思。(储信艳)

摧毁敌方所有核力量并使其失去反抗力量,这种能力叫做“首次核打击能力”或“核优先能力”。近日,两名美国学者在美国权威刊物上发表文章,石破天惊地宣称,美国目前已经具备这种能力,很快就可以做到“一次性摧毁俄罗斯或中国所有远程核力量”。此言一出,立即引来俄罗斯媒体一片质疑和抗议的声浪。

这两名学者名叫凯尔·莱伯和达丽尔·普列斯,他们联合署名的文章发表在最新一期《外交》杂志上。文章说,大约半个世纪以来,世界上最强的几个核大国在军事上陷入了被称为“相互确保摧毁”的僵局。由于美国和苏联的核武器都非常强大和精良,以至于任何一方如果首先使用核力量,即使是突袭,都有可能被另一方的反击彻底击溃。因此,挑起核战争也就相当于自杀。然而两位学者宣称,“相互确保摧毁”的时代正走向终结,美国具有核优先能力的时代开始了。美国很快就可以达到只需一役就能将俄罗斯或中国的远程核力量库摧毁的水平。

两名学者还预言,除非美国的核政策发生改变,或者俄罗斯和其他国家开始采取措施未雨绸缪,否则,全世界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被笼罩在美国的核阴影之下。

文章分析说,世界核大国的核威慑均势之所以被打破,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美国对核系统进行了大规模改进;二是俄罗斯核力量急剧下降;三是中国的核力量规模始终停留在较小的水平上。

文章说,近50年来,为了达到“先发制人”的目的,美国大力开发核“三部曲”,包括战略轰炸机、洲际弹道导弹和战略导弹核潜艇,这使得美国的核力量在冷战结束后越来越强大。相比之下,俄罗斯的战略核力量却大幅度下降。俄远程轰炸机减少了39%,洲际弹道导弹减少了58%,战略导弹核潜艇减少了80%。而俄罗斯保留下来的核武器“几乎不能立即使用”。俄现在只在两个基地有战略轰炸机,基本上不能进行训练演习,面对突袭“不堪一击”,而80%的井式洲际弹道导弹已经超过了最初的使用年限。力量削弱最大的要数俄战略导弹核潜艇,每年演习的次数已经从1990年的60次下降到2次,而美国每年演习40次。俄核潜艇大多数时间停泊在港口,很容易成为攻击目标,而因为没有频繁的出巡,俄罗斯潜艇水手的技能也“跟潜艇一样衰退下来”。

文章还说,除此以外,俄罗斯的早期预警系统也是“一团糟”,雷达或许在潜发导弹爆炸的前几分钟才能发出警报。

这篇文章一经发表,立即在俄罗斯引起了异常激烈的反应,仅看各大媒体的标题就知道火药味有多浓。俄新社的标题是:《美国的算盘:俄罗斯的“白杨”和一个人的战场》;《独立报》的标题是:《确保单方面摧毁:华盛顿打造不受惩罚的先发打击俄罗斯的实力》;《莫斯科共青团员报》的标题尤其触目惊心:《美国人说了:消灭俄罗斯对他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彩带网的标题也很激愤:《美国〈外交〉杂志分析家埋葬了俄罗斯战略核力量》。

多数接受媒体采访的俄罗斯军事专家认为,所谓美国核武一国独霸的时代已经来临,这种观点不值一驳。他们说,首先,文章说俄核潜艇和战略轰炸机出海和飞行频率较低,基本部署在基地内,非常容易被美军一次先发打击彻底摧毁,这种情况只在和平时期才有可能,战前紧张局势不是一周内就能激化到发动核战争的地步,俄军完全可能在此期间内调整战略力量部署,进入战斗位置。其次,俄正在全力修补导弹发射预警系统,目前试验的“沃罗涅日—DM”新一代导弹预警雷达系统,计划近期在各战略方向上部署6套,美军核潜艇在太平洋和大西洋发射导弹仍会被俄军及时发现,到那时,美国反导系统将在俄所有洲际弹道导弹密集攻击下显得苍白无力。第三,美国隐形轰炸机并不是不可拦截的,B—2可以在伊拉克上空肆无忌惮地轰炸,但到了俄罗斯上空就不会那么幸运了,将被大量摧毁。另外,俄还在继续研制“白杨—M”、“圆锤—30”新型洲际弹道导弹,建造新一代核潜艇,俄战略核实力虽然相对削弱,却仍能对敌人进行无数次毁灭性打击,美一旦攻俄,不可能不遭到致命反击。

俄罗斯媒体的反驳不无道理,那么,《外交》杂志为什么要在此时发表这样一篇注定要引起争议的文章呢?众所周知,《外交》并不是一份无名刊物,相反,它由美国著名思想库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办,1922年开始出版,是美国国际事务和外交政策研究领域公认的最权威、影响力最大的学术刊物之一。有人甚至说,冷战在某种程度上是在《外交》刊登了乔治·凯南的论文后才发生的,由此可见该杂志的分量。这一次发表文章的两位学者也都是核武器和核安全领域有影响力的专家,出版过多部相关论著。

也许正如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网站在介绍《外交》杂志时所说,“它已经不再只是一本杂志”,分析人士认为,两名核专家的文章肯定是代表了美国政坛正在流行、并希望告知世界的一种思潮和主张。俄前战略火箭部队参谋长叶辛上将对其背后的玄机进行了剖析,他指出,美国先发攻击俄罗斯而不会受到反击的观点显然是不堪一击的,美国人绝对不会冒这种“极度风险”,因此,这篇文章背后有不可告人的军事和政治目的。他说,美国选择在普京总统访华之际发表这样一篇惊世骇俗的文章绝非偶然,这是美国企图在俄美核实力此消彼长、美国逐渐占据明显优势的基础上,进行核讹诈,警告其他国家,特别是唯一可与其战略对抗的俄罗斯,不要阻挠美国全球独霸的企图;同时蓄意挑起新一轮的核竞赛,效法搞垮苏联的模式,阻止主要对手强势复兴,拖垮俄罗斯。

俄罗斯人的警惕来自于惨痛的教训。冷战时期,美苏核武竞赛曾经是这个地球上最豪华而缺乏理智的一项攀比。上世纪60年代末,双方核武库急剧膨胀,都具有了超杀伤能力,可数十次地彻底毁灭对方,达到了“确保互相摧毁”的核威慑饱和程度,继续核扩军已无实际意义,开始了核裁军谈判。而几十年对核力量的巨大投入,使得苏联的发展极不平衡,最终拖累了经济和人民生活。

苏联解体后,俄国力不济、财政紧张,被迫在不对等条件下大幅削减战略力量。但核盾牌一直是俄罗斯引以为重的立国之本,是其唯一能抗衡美国咄咄逼人的战略攻势、维护俄大国地位和国家战略利益的撒手锏。近年来,俄罗斯也很注重恢复核力量,俄总统普京多次巡视俄战略导弹部队,甚至坐核潜艇出海,他经常在各种场合公开宣布:“俄罗斯核武器可突破任何反导系统。”

可想而知,对于有着强烈军事大国自豪感的俄罗斯来说,美国《外交》杂志的这篇文章意味着多么严重的挑衅。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美国媒体一直说俄罗斯甚至中国的核武器还是很厉害的,从未说出过这样具有攻击意味的话。分析人士指出,《外交》发表这篇文章不排除有鼓动中俄进行军备竞赛的目的;但同时这确实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联系到近来美国升级核武器库的种种做法,这篇文章的发表有其必然的背景。就在3月3日,美国核安全局局长布鲁克斯公开表示,美国正在开发下一代核弹;据美国媒体估计,美国一年中所有与核武器有关的项目总开支高达351亿美元;据说美国还在加紧研制不存在核污染的第四代核武器。俄地缘政治问题学院副院长伊瓦绍夫上将就客观地说:“虽然这种情况(美对俄首次核打击)发生的几率很小,但不能否认美国核力量现在具有明显优势。”他认为,《外交》杂志的文章至少揭示了这样一个现实,即在大国间核均势不复存在的今天,世界面临的核战争风险正空前增大。本报驻美国特派记者唐勇本报特约记者宋书杰▲

新华网科伦坡3月25日电(记者陈占杰陶晨)斯里兰卡海军的一艘小型炮艇当天中午在斯北部海域遇袭沉没,艇上19名士兵中11人获救,8人失踪。

斯军方发言人萨马拉辛哈说,袭击事件发生在斯北部马纳尔以西约17海里的海面上。当这艘海军炮艇试图接近一艘被怀疑是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猛虎组织)运送武器的拖船时,拖船发生爆炸沉没,炮艇也严重受损,随后沉没。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