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新政府宣誓就职 重申反对与以色列谈判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5:14:09

在同一条街,搭乘同一辆三轮车,3名花季少女同遭车祸丧生,3个家庭体味着同样的悲痛。然而,给其中是农村户口的一名少女的赔偿,却不及她的有城市户口的同学的一半。

“3名少女同遭车祸,为何赔偿不同?不是说人人平等吗?法律为什么不一视同仁对待死亡?”失去爱女的何青志夫妇在悲伤之余,发出这样质问和呐喊。

“何源上学时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服?”2005年12月15日凌晨6时,正在重庆市郭家沱农贸市场大声吆喝叫卖的何青志、谌登兰夫妇,被飞奔而来的邻居问懵了。“白色的羽绒服,咋啦?”“那边发生了一起车祸,有3个女孩死了。其中一个女孩穿的是白色的羽绒服,看起来像是何源。”

何源,14岁,是在城里卖肉的农村户口持有者何青志、谌登兰的独生宝贝女儿。听见这话,谌登兰当时几乎瘫了下去。

此时,天尚未完全亮开,一切都很模糊,但淌着鲜血的现场却真切地刺痛了每个人的眼睛———一辆大货车将一辆三轮车生生地压在了下面,有一件被鲜血浸红的白色羽绒服尤其醒目……

何源在重庆市江北区某中学读书。当天,她在上学途中遇到同校的另外两个好朋友,3个好伙伴上了同一辆三轮车,结伴去学校。

三轮车行驶到郭家沱长城公司上坡路段时,一辆对面驶来的满载货物的卡车刹车不及,车辆失控,发生侧翻,正好将三轮车压在下边。3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凋亡了。

事故善后处理小组很快成立,开始调查事故原因,并对死者进行赔偿。3个女孩的家人先后与肇事司机挂靠单位———重庆铺金公路运输有限公司的代表进行协商。

另外两家先后与公司协商“私了”,各自得到了20余万元的赔偿。当时,何青志夫妇沉浸在中年丧女的痛苦中,想当然地以为,女儿的赔偿,不会成为一个问题。

让何青志夫妇意外的是,当他们就女儿的赔偿进行协商时,一切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容易。对方表示,如果按规定的条条款款一笔一笔清算,只能给他们死亡赔偿金5.07万元,再加上丧葬费等费用,顶多赔偿5.8万余元。

刚刚遭受丧女之痛的何青志夫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遭遇同一车祸的另外两个女孩都得到20多万元赔偿,为何自己的女儿死亡却只得到5万多元的赔偿?

何青志夫妇得到的权威解释是,2003年12月4日通过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简称《解释》)中明确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20年计算。该《解释》自2004年5月1日起施行。

按此规定,女儿属于农村户口的居民,赔偿的标准是2004年度的重庆市全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其他孩子是城市居民,遭遇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时,应基于全年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

农村户口的居民因此就和城市居民拉开了长长的距离。重庆市权威统计数据显示,该市全年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9221元,全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535元,这两个数字分别乘以赔偿年限(20年)后,自然产生出近20万元和5万元两个存在巨大差距的结果。

何志青夫妇突然听到的这个闻所未闻的规定,在他们悲伤过度的心口上再撒了一把盐。“仅仅是因为户口不同,赔偿就存在着如此大的差距,这不是荒唐吗?”何志青夫妇说,“女儿10多年来一直生活在城里,一直和城里娃一起上学,为什么她读书时不因为她是农村户口而少收学费?为什么她购物时必须支付完全一样的价格?我们和城里人培养孩子的成本有什么不同?孩子长大了,对社会的贡献又有什么不同?”

根本无法接受这一现实的何青志夫妇大声质问:“不是说人人平等吗?法律为什么不一视同仁对待死亡的生命?”

这样的质问,注定除了宣泄内心的苦闷外,没有其他实际的效果。于是,痛苦很快演化成为悲愤,夫妇俩简直成了“祥林嫂”,想给女儿讨一个公道,讨一个能让所有农村户口的人心服口服的解释。

铺金公司在考虑到何家的具体情况后,主动将赔偿金提高到了7万元。但是,在何青志夫妇看来,这个比规定标准高一点的赔偿金额依然难以填平自己心中的忿忿不平———即使按照新的赔偿方案,7万元和20万元也相距甚远。

最终,肇事方铺金公司赔偿了8万元,加上肇事司机自己出于理解和同情,单独赔偿1万元,何家总计得到赔偿金9万元。

农村孩子的一条命只值城里人的半条命,这样的结果在当地引起众口一词的“声讨”,相关规定也备受指责:农村人的命就比城里人低一等吗?!知晓此事内情的居民纷纷表示,很难理解也无法从感情上接受这样的法律规定,呼吁让这样的“同命不同价”的规定尽快得到改变。

然而,有一种理解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明确规定,“死亡赔偿金”的内涵是对受害人收入损失的赔偿,据此,“死亡赔偿金”应被界定为财产性质的收入损失赔偿,而非精神损害。按损害与赔偿相一致的原则,对侵权行为造成的财产损失,应按照损失前后的差额赔偿其交换价值。因此,“死亡赔偿金”不应简单等同于对生命、人格的赔偿,甚至可以部分地理解为对死者劳动力价值的赔偿。

基于这种理解,“死亡赔偿金”的数额本来就不应当等同,在赔偿参数设置的问题上,应尊重我国的现实国情,尊重客观存在的城乡差别。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戴军透露,重庆市高院拟出台《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指导性意见》,在城市有固定工作和稳定收入并实际居住达到一定年限的农村居民,其损害赔偿标准有望和城镇居民大体一致。

这一尚未变成现实的规定,即使并未实现农村人和城市人的死亡赔偿标准的绝对统一,但毕竟是朝着人们期盼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唐中明本报记者田文生

“焦作市山阳区北部沿山大道牛庄转盘附近一个家户里,又抓获一只小金钱豹。”1月23日中午12时许,记者接到小豹子被抓获的热线后迅速赶到现场采访,现场位于牛庄北山的一处山洼里,这里距1月8日活抓第一只小豹子的张河新村仅有1公里左右。

据抓豹人苗青亮介绍,这个山洼是焦作市制革厂下岗工人仝春梅用网圈起来的一个养鸡场,他在这个养鸡场做工,事发时,他和另外一个工人在看场。“1月19日晚上22时许,我和另外一名工人正准备睡觉,突然听到外面的鸡群突然躁动不安、大声乱叫,我们就打手电筒,突然发现一个动物逃窜到山洼里的一个岩洞里。”苗青亮说,他看到动物藏了起来,他又不知道是啥东西,就随手用东西堵住了洞口。

“当时没有太在意,就想着等第二天天亮之后看看究竟是啥东西。”苗青亮说,第二天一大早,他与同事起来后正准备去抓山洞里的小动物时,这个小动物竟然拱开洞口跑了出来,他俩一路紧追,最后将这只小动物赶到一个小悬崖处,最后他用手中的木叉棍一下子叉住了这只野兽的脖子。“定睛一看,我才知道竟然是只小豹子。”由于小豹子不断挣扎,苗青亮的受伤多处被抓伤,裤腿也被抓了两个大洞。

据苗青亮介绍,由于他们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归哪个部门管理,再加上正好碰上周末,他们直到23日上午才和林业部门联系上。“这几天,这在小豹子一直在一个鸡笼里,我们喂它了两只鸡。”

记者在现场看到,较上次被抓获的第一只小金钱豹,这只小豹子虽然从体形上看,与第一只几乎同样大小,但是身体明显较壮。“这只小豹子咬死了养鸡场的两只小猪崽子,还能吃活鸡,身体条件很好。”

23日下午2时,焦作市林业部门和山阳区政府有关人员将小豹子送往焦作市森林公园。

1月8日,焦作市山阳区张河新村,一只7个月左右的小豹子在对一个5岁小孩子小手时,被村民抓个现行。

事隔不到半月,又一只小豹子被抓获,这让周围村民大为惊讶。“在北山上靠近市区附近,到底有多少只小豹子?老豹子是否也在周围活动?它们为什么会相继出现郊区,今后还会不会再出现了?它们会不会伤害村民啊?”

据宋科长介绍,按照金钱豹的生活习性来说,它们本应该生活再深山区,现在之所以多次出现在浅山区甚至郊区的一些村庄里,主要有几个原因。

“随着猎枪的被没收以及人们保护野生动物意识的增强,以往非常稀少的野生动物包括金钱豹数量大量增加,这样人们见到的可能性就大了。另外,大型食肉动物的增多,而人们对野兔、野獾等小动物的猎捕,导致金钱豹等大型食肉动物食物链的断裂,于是他们只好扩大狩猎范围,甚至到浅山区的村庄进行猎捕食物。”宋科长说,最有可能的一个原因就是前几天连降大雪,使得小豹子难以觅食,只得下山进村觅食。

记者在关注金钱豹的采访中得知,在1月7日、即第一只小金钱豹被捕获的头一天,在焦作市北山附近,有村民看到两只金钱豹,一大一小在山上活动,当时该村民吓得远远地就跑了。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对于金钱豹相继出现在焦作市郊区,附近村民已经谈豹色变。对于村民的恐慌,焦作市林业局的一些动物学专家分析说,根据金钱豹的生活习性,一般在3~4月份发情交配,6~7月份产仔,每胎2~3仔,幼豹于当年秋季就离开母豹子,独立生活。按道理说,成年金钱豹体能极强,视觉和嗅觉灵敏异常,食性广泛、胆大凶猛,生活能力强,一般不会出现在浅山区。“如果真的出现,要极力避免主动出现故意攻击性的姿态,尽量不要激怒金钱豹。”一名动物专家说,金钱豹一般都会见人就逃跑了,只有人故意攻击金钱豹时,它才伤人。

据该专家估计,从小豹子被抓的时间、地点尤其是体形上看,这两只小金钱豹极有可能是同一个老金钱豹同胎所生。“没有经过检验,还不知道它们的性别,不好说是亲兄弟还是亲姐妹。”(记者何中有文/图)

中新网北京一月二十五日电记者曾利明周兆军中国内地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到底有多少?有人说一百五十万,有人说一百万,中国卫生部二00三年公布的数字是八十四万。而今天发布的中国艾滋病疫情报告的最新评估数字是六十五万,比原先的估计数字减少了十九万。

全程参与此次评估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吴尊友,接受本社记者专访时表示:这一数字比以前更准确了,而以前对通过采供血这一渠道感染人数的估计是过高的。

此前有媒体报道,单采浆献血员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数,仅河南一省可能就有几十万。近两年,全国进行了大规模的艾滋病重点人群的筛查。河南全省共筛查了二十八万例献血人员,查出两万多感染者,数字比媒体报道和人们想象的数字要低得多。

吴尊友称,这主要得益于近年来国家对采供血严格管理。一九九五年,卫生部决定关闭所有的采浆站,次年恢复采浆后,国家投入几十亿元用于改善采浆的硬件设备。从此,医疗场所经过血液传播艾滋病病毒的情况,基本得到控制。一九九八年《献血法》出台后,采供血管理得到进一步加强。

吴尊友指出,评估数字之所以会比原先估计的低,主要是因为艾滋病刚开始在中国出现的时候,被媒体广泛报道的都是流行较严重的地区,以这些地区传染率来推算一个省或全国的感染数,得出数字自然就会偏高。“这次进行的是全面筛查,不管流行重的地方还是轻的地方,全部查一遍。如果只查严重地区的感染率,得出的数字带有很大的片面性。”

有人猜测,会不会有很多感染者已经死亡才导致这次评估数字降低?对此,吴尊友认为,确实有一部分感染者死亡了,但死亡数字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高。因为艾滋病病毒的潜伏期很长,平均八到十年才会发病。从二00二年开始,国家对艾滋病感染者进行免费抗病毒的药物治疗,很大程度上控制了死亡人数。所以,绝不是死亡人数造成的评估数字下降。

吴尊友披露,这次的评估调查工作非常认真扎实。河南的筛查做完后,卫生部专门派出专家组进行调研,检查数字的准确和可靠性。专家组核查了所有的原始材料,包括筛查人数,标本采集量和化验单数量,然后又深入农村,与卖血人员、病毒感染者、乡村医生以及村里的文书一一进行调查,再通过乡派出所查看户籍,了解死亡人数。经过详细核查后,专家组得出结论:这次大筛查比较客观地反映了目前的疫情状况。

除了大筛查,还有一个科研项目结果佐证了此次评估。这就是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首席专家邵一鸣主持的“中国艾滋病综合研究”。这项在山西进行的流行病学调查的结果,令研究人员感到吃惊,因为疫情确实没有原先想像的那么严重。

吴尊友提醒说,虽然单采浆献血员感染人数比以前想象的低,但通过静脉吸毒和经性途径造成的病毒感染却比以前估计的要更严重。而且这两种途径造成的感染仍在蔓延,感染的地域也在扩大,人群的总感染率在升高,每年有好几万人新发感染艾滋病病毒。

他特别提示,艾滋病在同性恋之间的性传播越来越严重。此次调查中发现的一个新情况是:有的农民工本身不是同性恋者,但由于长期得不到性的满足,也会与同性之间发生性行为,学者称之为“境遇型同性恋”。这一群体一方面会造成同性之间感染,同时也成为异性之间感染的桥梁。(完)

本报讯(记者李欣悦廖卫华)涉嫌在726路公交车上掐死14岁的女乘客晏某,北京巴士公司售票员朱玉琴被检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昨日市一中院证实,此案已由检方移送至法院,但尚未正式立案,法院将在春节后开庭审理此案。

去年10月4日下午4时,清华大学教授晏思贤及妻子带着女儿晏某去西单图书大厦买书。在726路公交车上,巴士公司职工朱玉琴因票务问题与14岁的晏某发生纠纷。据检方指控,朱玉琴在车上殴打晏某致其昏迷。次日7点,晏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经审查,朱玉琴供认了对晏某殴打并致其昏迷的事实,现场目击证人均能证实以上情况。法医尸体检验显示,死者晏某符合受他人外力作用,致使颈椎过屈及颈部被束缚和压迫,造成窒息缺氧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并确认晏某左颞部头皮下片状出血系被钝性外力(如手拳)打击所致。检方认为,朱玉琴伤害他人身体,并造成对方死亡的严重后果,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去年10月4日事发后,北京巴士股份有限公司双层客运分公司总经理及书记表示,会积极处理好善后事宜。双层客运分公司的徐凯经理称,打人的女员工不是该趟车的在岗售票员,事发时其搭车顺路回家。

做男人滋味如何?美国《洛杉矶时报》的专栏作家文森特假扮男人生活了18个月,和女人约会、调戏脱衣舞娘、参加全男班心理治疗小组……后来,谎言越说越多、害怕被发现的恐惧越来越大、两种性别在文森特头脑打架,害得她差点精神分裂,经过治疗后终于摆脱男人阴影。恢复正常的文森特深切体会“男人之苦”,她说:“他们比人们所知道的要艰难得多。”

1月20日,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20/20节目采访时,《洛杉矶时报》专栏作家诺拉赫·文森特说:“这不是一次炒作,可以说这是一场人性实验。”

在女扮男装之前,文森特的生活也很丰富多彩,拥有哲学学位的她在《洛杉矶时报》写专栏,她是个同性恋,和女朋友丽萨一起生活。文森特从小就是个假小子,因为她总是和两个哥哥打闹玩耍,而且她似乎有些演习天分,这可能是遗传自当演员的妈妈。长大后的文森特仍然不像个女人,不仅是外表,在同性伴侣丽萨面前,她简直就像个男人。突然有一天,文森特从一个真人秀节目取得灵感,决定女扮男装一年半。文森特说:“我想真正走进男人圈子,看看他们是怎样与人相处。我想和男人交朋友,想知道男人间的友谊到底是什么个滋味。”

身高1.78米体重155磅的文森特装扮起来是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她剪了个峰鸣寸头、用很紧的运动乳罩束胸,甚至买了一个假阳具戴。文森特还请来著名的化妆师赖安·威廉斯帮忙,威廉斯为她化上了惟妙惟肖的青色须根,看起来就像早上来不及刮胡须。

接下来文森特来到纽约私立艺术名校朱莉娅学院拜师,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掌握好如何说话听起来完全像男人,朱莉娅学院的老师说:“一般情况下,女人说话鼻腔共鸣比较重。”

当所有一切都准备充分——头发、化妆、声音、体型和风度,诺拉赫·文森特变身为奈德·文森特。

文森特的第一个行动是加入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全男班蓝领保龄球队,唯一的问题是:她的保龄球打得很糟糕。但是男士们并没有将“他”赶出球队,文森特说:“真是不可思议,男人们显示出他们的慷慨大度。”文森特和队员们在一起训练了9个月,文森特逐渐地走近他们的私人生活,她发现男人在某些方面很容易互相影响,譬如说脏话和讲笑话。

最后,文森特决定揭开自己女性身份,她很担心不知道队友会有何反应,于是她先试探试探最亲密的朋友吉姆。文森特带上丽萨邀吉姆喝酒,文森特先是含蓄地说自己将要告诉他一个非常震惊的事情,吉姆不在意地回答:“唯一能让我震惊的事情是除非你是个女人,而丽萨是个男人。”文森特哈哈笑着说:“没错,你说对了一半。”

后来,吉姆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所有队员,让文森特吃惊的是大家都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吉姆认为,文森特女扮男装来体验男人生活本身就是对男性误解,“我想她一定以为,男人们凑在一起只会滔滔不绝的谈论女人,或者男人们都是种族主义者,诸如此类,所以她才来这么一招。”对此,文森特表示同意,“的确,他们并不全是这样,他们真心接纳了我这个朋友。男人之间有真正的友谊,他们谈论的话题很多气氛融洽,他们享受男人间真正的友谊。”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