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校车冲上人行道19人死亡 事故引发两大疑问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5:15:55

町村信孝在会议上还提出了日本增加对外经济援助,以获得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的外交政策。

日本外务省官员说,日本政府目前正在制定2006财政年度的政府预算,町村信孝和其他外务省高官正积极展开游说。町村信孝说,为了实现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目标,日本应该扭转对外经济援助逐年下降的趋势,因为在目前的背景下,对外经济援助已经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和一个国际问题”。

自从2000年以来,由于经济持续衰退,公共债务居高不下,日本的对外经济援助逐年下降。到2004年,日本的对外经济援助额仅为国内生产总值的0.19%,大大低于联合国规定的0.7%的比例。

根据日本外务省的估计,如果照目前的趋势发展,在2006至2007年之间,英国和法国在对外经济援助的数额上将超过日本,日本为争取加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打出的“最大对外经济援助国”的旗号也将不复存在。

町村信孝说,在扩大对外经济援助的同时,为了避免财政状况的恶化,日本政府需要削减社会保险和公共工程开支。这位日本政府高官还强调说,日本对外经济援助的重点将“从数量转向质量”。作者:冯俊扬(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中新社北京六月六日电(记者曾利明)国家卫生部今天发布艾滋病《高危行为干预工作指导方案(试行)》,确定对暗娼等目标人群分类开展干预项目。

旨在推动、规范全国艾滋病高危行为干预工作,重点控制艾滋病经性途径传播的该《方案》提出:各地应根据本地目标人群分布及特点,分类实施相应的干预措施:

——对暗娼,可通过外展和同伴教育等方式,开展预防艾滋病健康教育、促进安全套使用和鼓励接受性病诊疗与生殖健康服务等综合干预措施。

——为性病病人及时提供规范化性病诊疗服务,免费发放安全套,并提供转介服务。

——在同性恋人群较为集中的场所,鼓励和支持以同伴教育方式开展预防艾滋病健康教育。

——在大型工程、建筑工地和流动人口居住地区的长期打工人员或外来务工人员中,以面对面培训等方式开展预防艾滋病、性病宣传教育,推广使用安全套;

——结合美沙酮维持治疗和针具交换项目,在吸毒者中开展安全性行为教育,促进安全套使用;

——县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应免费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病人)及其配偶(性伴)提供优质安全套。

此外,还要为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的求询者提供规范的咨询检测服务以及相应的转介服务。

卫生部称,高危行为干预的主要措施包括小媒体宣传、同伴教育、外展服务、安全套的推广与正确使用、规范性病诊疗服务和生殖健康服务等。有关工作人员在开展工作前,应调查了解当地艾滋病、性病流行特征及危险因素等情况,确定干预工作重点、对象、任务、经费分配和干预方式,为制定实施计划提供依据。

中新网6月7日电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外相町村6日在东京都内发表讲演,就日本争取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事表示,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町村在演讲时,谈到联合国安理会改革问题,就争取入常的日本和德国拟定决议草案,要求在现在5个常任理事国的基础上增加常任理事国并呼吁各国予以支持等相关问题,他表示;“韩国和意大利主张不增加常任理事国,只增加非常任理事国数量。”

町村接着表示:“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有个想法,他们认为即使安理会进行改革也不可能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但如果是非常任理事国的话,也许几年就可以轮到一次。这种想法如果蔓延的话,潮流就可能转向韩国等方面的主张,因此入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外,日本外务省当天还召开官方发展援助(ODA)综合战略会议。町村外相在会上表示,将努力争取在政府本月汇总的经济财政运营基本方针中明确记载增加官方发展援助的内容。

町村说“小泉首相也曾提出,三年后要把针对非洲的官方发展援助增加一倍。增加官方发展援助的问题成为重大课题。在国际社会纷纷增加官方发展援助的趋势中,只有日本在削减,这不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

接着,町村还表示“政府的财政状况虽说很严峻,但是我们将努力争取在政府预定于本月下旬汇总的经济财政运营基本方针中明确写入增加官方发展援助的内容。”以此表示,将与有关方面努力协调,争取在明年度增加已经连续削减了6年的官方发展援助。

此外,预计在今年召开的8国峰会上,扩大对非洲的支援将成为主要议题。就此,相继有与会者表示“为了争取国民的理解,在增加援助金额的同时,还要努力提高援助的质量。”与会者商定,将在战略会议上就支援非洲的具体措施等问题持续进行商讨。

2月20日,位于邵阳的湘桂黔建材城发生火灾,部分经营户的数千万元资产化为灰烬。5月中旬,邵阳市一位副厅级领导被“双规”。

一份针对邵阳亿万富豪黄建民的举报材料,也在湖南乃至北京的新闻单位与有关部门之间流传。

黄建民,男,43岁,湖南建民集团老总,拥有多个经营实体。根据该公司网站称,建民集团总资产达12.8亿,位居湖南民营企业500强第11位。

黄建民原本是一位小学教师,辞职下海,通过开发湘桂黔建材城,完成了从一个普通工商户到亿万富翁的巨大转变,为时不过数年。

亿万富翁黄建民目前是邵阳市举足轻重的人物,在积累财富的同时,建民集团的政治影响力也日渐扩大,黄建民已连续担任两届湖南省人大代表。

在邵阳,市检察院一位分管业务的副检察长递给记者的名片上甚至印有“建民集团高级法律顾问”的字样。

邵阳一位与黄建民相识多年的退休老干部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黄建民的发家史,对于研究国有商业银行的资产状况、国有资产的变相流失,颇有意义。”

始建于1995年的湘桂黔建材城是湖南省最大的建材市场之一,也是邵阳市当年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

其时全国正处于经济发展高速期,邵阳市委市政府急切寻找投资项目,“只要来邵阳,一切好商量。”

“当时我正在重庆等地做化工原料生意,收到了邵阳市府寄来的招商材料后,决定回邵阳搞项目。”黄建民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

《瞭望东方周刊》了解到,湘桂黔建材城项目开发商为中港常宏有限公司。该公司由湖南省招商局1995年11月批准成立:中港常宏合资经营年限为11年,投资总额和注册资本是1680万人民币。其中香港宏展出资1380万元,分三批注入。

2005年5月,一份署名“艾国民”、“陈实白”的举报材料声称,这个邵阳当年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其实是最大的一场骗局——港商从头到尾一直没有出现过,港资只是骗取政府巨大优惠政策的幌子。

其“内幕”是,当时黄建民代表邵阳市常宝物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宝公司)找到了工商银行邵阳分行旗下的邵阳市金鹏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金鹏公司),希望合作开发建材城项目。双方商洽成功后,金鹏公司拨款800万元作为首期投资款,之后,黄建民突然“放风”,说他引进了港资。

当时主管常宝公司的原邵阳市郊区人大副主任李银春回忆,黄建民当初提供的出资协议有很多证明文件,还有香港公司董事长的签名及印章,并没有人疑心有假。

事实上,建材城的合作开发商却是工商银行邵阳市分行旗下的湖南省邵阳市金鹏公司,和黄建民挂靠的邵阳市常宝公司。

一份名为《联合开发建设的“湘黔桂建材城”协议书》的合同中显示,湘桂黔建材城预计总投资2700万元,其中金鹏公司1800万元,常宝公司为900万元。新成立的湘桂黔建材城项目管理董事会的董事长为金鹏公司法定代表人龙铸忠,总经理为黄建民。

之后金鹏公司与常宝公司维持6年多的合作,香港公司在这期间从没出现过。

黄建民则断然否认假港商一说,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引进外资都需要工商局等许多政府部门的审批,提供许多材料,难道这些都是假的不成,所以假港商一说是无稽之谈。”而邵阳当地的一种说法是,按照外商引资的优惠政策,湘桂黔建材城在征地、建设及免税三年等方面,至少享受了1000万元以上政策优惠。

1997年6月18日,湘桂黔建材城如期开业,当年底实现收入300余万元,作为合作双方的金鹏公司和常宝公司的合作罅隙也由此产生。

根据当初按出资比例分红的联合开发协议,金鹏公司于年底向常宝公司催收投资回报。金鹏公司负责人龙铸忠告诉记者,他多次找黄建民交涉,对方都以资金紧张为由推托。而更让金鹏公司坐立不安的是,常宝公司极少理会当初的协议规定,将售房款、租金、保证金等打入两家的银行专户,经常坐支现金。

1998年3月12日,金鹏公司曾经强硬正告常宝公司,“必须严格遵守协议,否则将运用法律以保护合法权益”。但直到最后,“影子伙伴”始终未拿起法律武器以捍卫权益。

根据金鹏公司的一些前员工解释,之所以不敢拿起法律武器,主要是因为他们属于“外资企业”,金鹏公司只是影子伙伴,出面诉讼就相当于戳穿了“谎言”。

1998年5月27日,金鹏公司和常宝公司签订了协议书,在这份分割协议中,记者留意到双方的分割比例为:甲方(金鹏公司)占64.64%,乙方(常宝公司)占35.36%,但没发现具体的资金明细。

2005年3月1日,工商银行邵阳市分行一位员工向记者解释说,分割时对所有投入进行了核算,总价为5114万元。其中,银行方面投入现金2720万元,加上利息及红利总计3306万元,其余1808万元则为常宝公司投入。

自此,黄建民旗下的常宝公司资产已过千万。而在常宝公司成立之前,根据李银春、龙铸忠等人透露,黄只是一家小酒店的老板,做一些焦油生意,总资产不过几十万,绝对没有百万。有人据此认为,黄建民依靠工商银行的支持与金鹏公司的合作,完成了千万富翁的积累。

分家过程中,常宝公司占据的35.36%的股份曾被质疑。因为根据1996年11月7日常宝公司向工行邵阳市分行提请的一份名为《请求增加投入的报告》中称,贵方投资到目前只有1970万元,尚差878万元(按8比2出资)。也就是说,当时,常宝公司也承认只有20%的投资份额。

之所以给出大份额的股份,银行内部人士提供的一个解释是,为尽快摆脱黄和常宝公司,银行方面作出了让步。“分割时没敢和他把账做得太细。”

龙铸忠坦言,所有项目的运作、建设及管理都由常宝公司负责,银行方面没太计较一些小账目,“再说为了公家的事,也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

金鹏公司与常宝公司资产分家之后不到4年时间里,先后有四任总经理与黄建民合作共事,但除了杨喜宝全身而退之外,其他三人或内退,或病故。

分割后,龙铸忠即安排副经理周后武对工行邵阳市分行所有的64.64%资产进行了资产评估。龙铸忠说,按当时租赁和销售的标准,市值6000多万元。

正当金鹏公司员工想利用建材城这个平台好好干一番事业时,他们发现阻力与麻烦远非他们想像的那么简单。

整个建材城的开发建设中,金鹏公司一直躲在幕后,不仅各类手续、证照均由常宝公司办理,市场的物业管理权也被常宝公司牢牢控制着。以至于在建材城占据绝对资本优势的金鹏公司,在日常经营事务上,处处须听命于常宝公司。

从分家起,因为利益纠纷而导致的争议源源不断,以至于双方之间的质问公函也频繁往来。

在《关于贷款办产权证的紧急报告》中,金鹏公司和常宝公司之间的矛盾已升级,以至于金鹏公司认为“我行这三千万资产的安全已迫在眉睫”。

但正当金鹏公司试图通过独立办理产权证等措施保证公司权益时,接踵而至的意外,让金鹏公司疲于应付。

1998年12月15日,工行邵阳市分行工会企事业管理委员会发布《关于关闭邵阳市金鹏房地产投资开发公司的通知》:“根据总行、省行关于清理自办经济实体精神,金鹏公司自行组织清理债权债务,不再从事其他经营活动,待财产变现、债权债务了结后,即行撤销该公司。”该文件下发后,金鹏公司开始变卖房产。

之后,工行邵阳市分行接到一些有关龙铸忠经济问题的举报,银行纪检组查了一个多月未查实。2000年3月,龙被调回分行,后办理内退手续。

此时的黄建民,则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建材城的财富帮助黄成为邵阳声明显赫的民营企业家。1998年,黄建民经双清区(1997年,邵阳市三区合并,郊区被并入双清区和北塔区)人大推荐,当选为湖南省人大代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