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批公司股改对价方案大扫描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07:32:17

身高1.5米的邹春兰看上去非常瘦小,搓澡的间隙,才顾得上吃午饭。她盛的饭是米饭和炖白菜。

在一张圆桌上,邹春兰精心摆弄着自己获得的14枚各种举重奖牌,其中金牌就有4枚。她曾代表吉林省多次夺得全国举重冠军,并打破了48公斤级的全国纪录、44公斤级的世界纪录。

作为一名女性,最让邹春兰痛苦的是身体上表现出许多男性的特征,即使天天吃雌性药物,效果也不大。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现在还无法生育,经过初步检查,医院说是子宫发育不良,她不知道是否跟当初训练时吃“大力补”有关系。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体力也越来越差,心脏还不好,搓澡时经常感到力不从心。

“我被选拔到第一体工大队女子举重队时,教练就给我吃一种叫‘大力补’的药,说能增加力量,取得好成绩。”邹春兰说。

每隔两三天,邹春兰清晨起床后,她都要照很长时间的镜子,细细地看脸上的变化。她既不是在美容化妆,也不是寻找脸上的瑕疵,而是要拔掉嘴唇上方冒出来的黑黑的胡须。

在邹春兰身上,很多地方都带有明显的男性特征,比如她小腿上的腿毛很重,声音厚重、沙哑,皮肤像男性一样粗糙等等。“绝大多数的女运动员经过调整后,都能够恢复女性特征,像我这种情况非常少见,每天都吃强地松(一种激素药物),但是调整的效果不好。”邹春兰说。

“我现在只有不到小学3年级的文化,拼音都不会。”邹春兰说。由于常年从事体育训练,邹春兰把学业彻底荒废了,四处找了多个工作,都因此没有被录用。

“实在没有办法,我拿出一部分钱,在朝阳镇开了一家烧烤店。由于我一直搞体育,很少和外界接触,单纯又没有什么社会经验,许多困难无法解决,结果赔了不少钱;经历这次赔钱以后,我知道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就改行给别人打工,我干了许多不需要技术的体力活,比如粘胶合板,被刺激气体熏得鼻子冒血,眼泪直流,实在干不了……”邹春兰说。“谋生比训练困难多了,给的8万元连赔带治病,基本就不剩啥了。”

就在邹春兰陷入困境的时候,经过别人牵线搭桥,她认识了老周。2001年8月18日,两人结婚了。

老周说,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他受到电影《少林寺》的影响,觉得当和尚挺好,近30岁的他在当地寺院出家,然后开始云游四方。“全国几乎都走遍了。邹春兰举重训练了近10年,我当和尚10多年。”老周说。

结婚以后,俩人借住在老周的弟弟家,老周给批发部送啤酒,每月能赚500元,他不让邹春兰出去工作,让她在家料理家务,生活虽然困苦但是很平静。“既然跟了我,我就要照顾她,这是我结婚前跟她承诺的。但是送啤酒的工作实在是朝不保夕,收入很不固定,实在没办法,我俩就开始想别的谋生办法。”老周说。

在省体工队训练时,邹春兰认识了一个练柔道的老乡。去年7月份,这位老乡了解到邹春兰夫妻俩生活的窘迫情况后,正好开了一家大众浴池,就邀请邹春兰夫妻俩过来帮忙,还看在以前的情面上,免费提供食宿,他的举动暂时解决了两口子的生存问题。

在本报对她报道后,许多媒体对其进行采访,但是邹春兰认为,她的工作仍难以得到解决。她最近多次向体育局相关领导询问,得到的答复仍然是:不是队里的人,不能安排工作。

据邹春兰透露,今日她将随一电视媒体再回队里询问,看是否能为其解决工作。

日前,记者拨通了吉林省体育局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王主任的电话,他表示自己刚调到这里工作3个月,现在选拔队员实行学籍化管理,也非常重视队员文化水平的培养。对于记者提出的其他问题,他说现在有事,暂时答复不了,便挂断了电话。

另据该管理中心有关人士介绍,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运动员退役后由国家包分配,而上世纪80年代推行市场经济后,“基本都是推荐就业,留队当教练的不足1%.如果推荐不成,绝大多数运动员都是从哪来回哪去。”

“文化水平低,社会竞争能力不强,邹春兰的遭遇是一些重竞技退役运动员的缩影。‘邹春兰现象’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一位体育界人士说。

14岁时的邹春兰在梅河口市第七中学上学。当时学校刚好成立首届业余举重队,在选拔运动员时,俞老师把目光停留在邹春兰身上。“把这个杠铃举起来,就像举车轮子一样。”俞老师说。邹春兰第一次就举起了45公斤的杠铃。

1987年6月,邹春兰被吉林省体工队的王教练相中,被选拔到省第一体工大队女子举重队,隶属于省体育局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

“当时王教练跟我说,只要你用心训练,不出一年,你一定是全国冠军,也一定能打破世界纪录。”邹春兰说。“获得冠军是每一个运动员奋斗的目标。为了比赛取得好成绩,我拼命地训练。教练还让我吃一种“大力补”的药。我完全相信教练的安排,自己一定能够夺得全国冠军、世界冠军。”

1988年秋天,郑州。全国举重冠军赛在这里举办,邹春兰夺得44公斤级的抓举、挺举、总成绩3枚金牌,其中挺举85公斤、总成绩152.5公斤均打破了世界纪录。

1990年11月,铜陵。全国举重冠军赛上,邹春兰参加48公斤级的比赛,以总成绩175公斤,打破了172.5公斤的全国纪录……

因为种种原因,在邹春兰身体状态最佳的时候,她没有获得参加亚洲、乃至世界级比赛的机会,一直是她无法实现的遗憾。

1993年,是邹春兰成绩不佳的一年。邹春兰回忆说,在那年的全国第七届运动会上,她发现自己的关节特别硬,成绩非常差,竟得了该组比赛的第七名。回来后,经过近10年举重训练的邹春兰退役了(1985年—1993年)。

2000年,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补偿给邹春兰药费5000元,一次性伤病补偿7.5万元,29岁的邹春兰拿着自己的档案,告别了同事和朋友,离开了举重队。

潘丽说,1996年,她到吉林省女子举重队训练,当时才16岁。她的教练也是王某,刚开始训练时,潘的成绩并不好,后来开始吃“大力补”,成绩提升很快。在1998年参加全国八运会76公斤级的比赛中,她得了第三名,但因药检出事就退役了。回家后,她整整恢复了2年,才基本调整过来。2000年结婚时,她没敢要小孩。3年后才怀孕生下一名女婴。

刘娇说,1994年,她被选拔到举重队,当时14岁。她看到别的队友吃完药后变声、而且不来例假,她心里非常害怕,就把药偷偷扔了。她的训练成绩不太好,身体也总出毛病,1998年就退役了,由于没有一技之长,至今没有找到固定的工作。

中新网3月28日电据香港《大公报》报道,乌克兰总统尤先科领导的政党在26日乌克兰议会选举中惨败,但尤先科已迅速决定重新建立“橙色革命”联盟,同意季莫申科重新出任总理,不让亲俄的另一位前总理亚努科维奇掌权。

由于预期没有一个党派取得足够选票,在450个议会议席中占到一半,下一任政府要由各党派组成联合政府。

尤先科面对此不利形势,迅速同意与季莫申科的阵营结盟。俄罗斯国际文传通讯社援引“我们的乌克兰”竞选总部副主任兹瓦里奇说:“‘我们的乌克兰’准备好签署备忘录,筹组一个联盟。”

“我们的乌克兰”竞选总部主任别斯梅尔特内说,该阵营将同意提名季莫申科重新出任总理。

季莫申科目前明确要求出任总理,作为再和尤先科合作的条件。她在电视播放的言论中说,若不是这样,尤先科则“必须同意由亚努科维奇出任总理”。

尤先科的“橙色”联盟还包括在二○○四年加入尤先科抗议行列的社会党。季莫申科估计,该三大阵营合起来,可以稳占议会四百五十席内的二百五十七席,成为大多数。

其实尤先科在挑选合作伙伴方面正处于两难局面。他今次选举面对的两个主要对手,季莫申科和亚努科维奇,都曾出任总理,但也曾和他对立。

如果尤先科选择重新同他○五年九月亲手解除职务的季莫申科合作,就可能吓怕投资者。投资者见识到她那种干涉主义的作风,和在尼克波尔斯基铁合金厂国有化案独行独断的态度,对她起了戒心。而且也可能意味著支持一位有野心、有民望的从政者,在二○○九年的下次总统选举和他对垒。

但如果尤先科让曾和竞逐总统席位的亲俄人士亚努科维奇重掌总理一职,那就意味著,乌克兰为加入欧盟及北约而需要推行的改革进度受阻。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王颖颖):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27日晚在首相官邸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暗示,他将于任期结束前再次参拜靖国神社。

据加拿大国家统计局3月初公布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在过去20年里,有相当数量的移民并没有把加拿大当成永久家园,而是选择了回归祖国。其中,移民时年龄在25至45岁之间的男性移民中,有1/3的人最终选择离开加拿大。调查结果还发现,新移民“回流”比例与其来源国、经济背景和移民类别关系密切。

正如专家分析的,中国经济发展是海外华人移民“回流”的动力,和中国相比,加拿大的社会活力明显不足。大多数人为了在事业上有更好发展、生活上稳定感更强,选择了“回流”,有15%的人移民加拿大不到1年就返回中国大陆了。

“回流”华人移民具有一大特点,48%的人在加拿大获得最高学历,正值工作黄金年龄“回流”。这部分人以教授、商业和财经等专业人士为主。

其实,大陆移民并不是兴起移民“回流”潮的先锋。1997年前,大批患“97恐惧症”的香港居民纷纷举家迁移加拿大,但回归后香港发展势头依旧,而加拿大经济持续滑坡,就业成为移民的首要问题。于是,越来越多的香港人选择入籍后“回流”。台湾移民随后也加入了“回流”大潮,大陆移民取代港台移民,占据了加拿大移民舞台的第一把交椅。

近年来,大陆移民也刮起了“回流”风,究其原因,两岸三地的“回流”基本上可分为3类。第一,由于加拿大社会长期不认可海外学历和工作经验,大多数人移民后都面临就业困境,很多人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从事体力劳动,或改变专业,艰难转向。在温哥华一家美容院打了两年工的陈女士不想再继续这种生活,2005年初回了国,并很快在一家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找到了一份薪水不薄的工作。陈女士对记者说,大多数人回国都是为了事业发展考虑,有的人为了寻找更大的市场和发挥空间,更多的人只是想找一份体面合适的工作。第二类人出国前目标非常明确,出去就是为了更好地回来。记者在多伦多大学认识不少移民学生,他们的心情比那些为了生活打工的人轻松得多。来自广州的赵先生说,他在大陆生活很惬意,出国前就知道自己要受苦,但面对没有工作的高消费生活,他始终乐观,因为“我就是来镀金的,拿了学位就回国”。第三类人为了家庭团聚。由于加拿大政府不断收紧移民政策,父母申请移民比较困难,重孝道的子女往往为了家庭放弃移民身份。

值得注意的是,在“回流”大潮中,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的选择十分正确,65%的人说不后悔,45%的人说“回流”后工作更称心如意,罕见“回流”后再回到加拿大的例子。尽管加拿大移民局还没有就华人移民“回流”现象明确表态,但不少加移民专家都认为这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据美国媒体27日报道,芭芭拉·史翠珊是美国演艺界的传奇人物和歌坛天后,然而近日一本关于她的传记书中爆出,克林顿曾趁希拉里到阿肯色州探望垂死父亲之际,悄悄留史翠珊在白宫中过了一夜,当希拉里回来得知真相后,在暴怒中抓破了克林顿的脸。

书中披露,在许多对克林顿有重要意义的场合中,都有芭芭拉·史翠珊的身影。然而,克林顿和史翠珊之间的关系显然并非友情那么简单。1993年3月底,史翠珊和其他美国娱乐界名人应邀到白宫参加一个会议。会后,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就邀请芭芭拉到椭圆形办公室进行了无人打扰的“私下会谈”。两人交谈了近一小时。

此书披露,当希拉里的父亲身患重病、弥留病榻时,希拉里曾到阿肯色州陪父亲度过生命中的最后时刻。当希拉里匆匆返回华盛顿时,她才从亲信那儿获知:芭芭拉·史翠珊不仅在白宫的林肯卧室中住了一整夜,并且此前还为克林顿亲自弹奏了她的新专辑。他们在白宫中是否发生了什么,外人并不清楚。

据一名曾在白宫“第一夫人”居住区工作的工作人员透露,她听到希拉里返回白宫后,将卧室房门重重地关上,然后希拉里就开始朝着克林顿大声怒吼。尽管房门紧闭,但希拉里的怒骂声仍然隔老远就能够听到:“我在那儿陪伴着我垂死的父亲,你却在这儿陪伴着芭芭拉……我的意思是,她有必要非在白宫中过夜不可吗?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认为外人会怎么看这件事?”

第二天早晨,克林顿的脸上和脖子出现了好几道血印子和抓痕。在早晨的白宫常规新闻发布会上,当记者们争相询问总统脸上的伤势是怎么回事时,克林顿的新闻秘书迪·迪·梅耶斯不知所措,只能坚持说:“总统的宠物猫索克斯不会用爪子抓伤总统的脸!”她称自己被告知,克林顿是在刮胡须时不慎将脸刮破的。

从那以后直到克林顿任期结束,史翠珊都再也没能踏入白宫一步,这显然是因为希拉里对她下达了“禁入令”。沈志真编译重庆晨报

环球在线消息:白俄罗斯官方3月28日称,原定于31日举行的卢卡申科总统就职仪式将延期举行。

据路透社报道,中央选举委员会的一位高级官员说,新日期将由卢卡申科政府敲定,但他没有解释延期的原因。

卢卡申科在刚刚结束的总统大选中以绝对优势获胜,第三次连任白俄罗斯总统。但美国、欧盟以及一些国际观察员认为此次选举存在欺诈行为。(王亮亮)

录像表明,“贝卢斯科尼”在欧洲议会大厦门前准备乘车离去时,发现一位迷人的比利时女警察,后者正弯腰俯身趴在一辆汽车上填写罚单,“总理”先生此时从后面接近,做出几个不可思议的摆臀送臀动作,明显带有臀交的猥亵性质,之后精神抖擞地走到前来迎接自己的豪华轿车上,在警卫护送下扬长而去。

欧盟峰会秘书处消息人士证实,在3月23、24日的会议期间,一些国家和政府元首在会议休息时看到了这段录像,结果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惹上性丑闻录像带风波的事情成了沉闷会议期间最热门的话题。

这段录像带在网上非常流行,据悉现在至少已有数十万人上网点击观看了这段录像带。据西方记者圈内消息人士透露,这段录像是由守候在欧洲议会车库旁边的荷兰电视摄像小组录制的。

性丑闻录像带一出,立即引起意大利媒体的轰动。但在邀请意大利特工部门权威专家仔细分析、核对后,媒体得出结论,这盘录像带可能是故意伪造的,画面上长相酷似意大利政府总理的男子是由替身演员扮演的,当然,他的演技非常高,带有职业性质。此前,互联网上曾一度流行另外一段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的丑闻录像带,画面上表现的是一个长相、衣着与他酷似的男子在会议期间用手指挖鼻孔,之后搅拌咖啡,喝了几口。(长白)

中新网3月28日电据共同社报道,日本政府2006年度预算案已于27日在国会获得通过,因此围绕9月举行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后任、自民党总裁选举的各种举动也开始活跃起来,对如何处理中日关系,成为这次角逐的一个热点。

在舆论调查中获得较高支持率的官房长官安倍晋三近日委托有关议员制定政策,预计7月以后将正式宣布参加总裁选举。此外,外相麻生太郎、财务相谷垣祯一也正为提高知名度、发挥各自影响力而积极准备。而以资深议员为中心,期待原官房长官福田康夫出马的呼声渐涨也成为焦点之一。

预计在此次自民党总裁选中,针对贫富差距的对策、参拜靖国神社问题、提高消费税的时机等问题将成为竞选者的争论焦点,而“世代之争”的色彩也将伴随整个选举过程。

安倍晋三近日“跨越派系”相继与自民党党内年轻议员进行会谈,被认为是开始在党内“巩固势力”。根据安倍的意向,支持他的多数骨干及年轻议员正加快制定外交、社会保障、教育等有关方面的总裁选举公约的基本政策。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