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少女被骗险遭侮辱为保贞节跳崖1死1伤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5:09:50

“@41”,其实只是“持续猜想”行为艺术周的首件作品。按照王何二人的策划,行为艺术周从4月13日开始,持续到6月15日。而首件作品,同时将成为整个行为艺术周系列活动的宣传海报。

第一次策划这样一个系列活动的王挺和何利平,为此投入了极大的精力。在4月8日初始方案出炉之前,他们整整讨论和筹备了两周。

4月8日晚上,在王挺租来的房子里,王挺和何利平邀请6名同学,对行为艺术周首件作品方案进行了讨论,他们从“持续”联想到多米诺骨牌,突然有人提议用人体,于是,“用裸体来表现”便成了意料中的结果。

裸体对这些见惯了人体的艺术系学生而言没有任何障碍。“裸体作为艺术语言来说象征着纯粹,从画面视觉角度来考虑,比穿着衣服的效果要好得多。”何利平说。

参与者的征集在4月11日至13日通过当面询问和QQ聊天进行。王挺和何利平在询问时都很谨慎,只挑那些“可能会去的人”,因此“一口回绝率”只在10%左右。当场就有学生表示参加。13日中午,参与者已经有40名,达到了王挺和何利平需要的人数。

刘纬是所有参与者中比较特殊的一位,他同时也是摄影者。当王挺问他要不要参与时,刘纬只看了一下方案,立马就回复说“可以”。高高瘦瘦,留着一头长发的刘纬是油画系的大三学生,之前一直在拍摄校园里的各种行为艺术。

陈思是参与“@41”行为艺术的三个外校学生之一,当在QQ上接到王何二人发出的邀请时,他决定参加。“方案看上去不错。”他说。在他的影响下,与他同校的一个大学生也加入了“@41”的行列。

和何利平同班的张源芳是另外一个被邀请参加的女同学,但综合考虑之后,张决定不参加。外表柔弱的她给出了一个很有个性的回绝理由:“我觉得这个挺好的,可是流行的衣服我不一定要买。”

地处成都双流牧马山开发区的成都美院于2000年成立,由于没有传统的负担,院长马一平教授管理下的这个年轻专业艺术院校教学理念相当开放,校内的气氛也非常活跃。

“@41”最初的方案并没有确定要摆出一个什么形状的多米诺。有人提议用“?”或“不准掉头”的交通符号标志,但王挺和何利平都觉得不甚理想。

4月12日晚,他们决定上网征求意见。“我们上QQ群问:‘现在做一个调查,请问最能代表八十年代人状态的符号是什么?有人说是互联网,我们马上想到这个电子邮件的符号。几乎是同时,另外几个QQ群发回来答案,就是@!”王挺回忆说。这个秘密一直被保守到第二天到达场地之时。

这天下午1点30分,41名参与者和3名摄影、2名摄像在校门口集合后,踏上了“@41”行为艺术之旅。作为策划人,何利平和王挺事先就看好了五六个场地,准备以不同的场地为背景,把这一“人体多米诺”重复演示几遍,但到现场后,他们发现,方案根本行不通——天气炎热,在烈日下步行了半个多小时后,开始有人烦躁起来并发出了抱怨声。

下午2点,所有人都步行抵达了预先选好的第一个现场——应元寺对面废弃的草坪。但因离马路太近,对面又是寺庙,这个现场很快被否决;1小时后,离马路较远又有密密竹林遮蔽的牧马山大草坪,获得了大家一致通过。

在演练多遍“多米诺”式倒下后,下午4时20分左右,何利平一声令下:“脱!”率先脱掉了衣服,41名大学生集体创作的“@41”行为艺术,由此诞生。

两天后,“@41”行为艺术的图片及行为艺术周活动的相关资料被发布到“美术同盟”成都美院论坛版,并被网友广泛转载,随即在短短数日内引发了对裸体行为艺术的巨大争论。尽管这一行为艺术在艺术圈内受到了赞赏,但成都美术学院和参与人员仍然遭受到了学术层面之外的巨大抨击。

院长马一平教授向记者表示,这一事件应该只是在学术和艺术教育的圈子里进行讨论,不应该摆在大众面前,不过,“一旦摆在大众面前,就应该接受大众的审判”。

马一平曾就此事件接受《成都商报》的采访,其中一句话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一所艺术教育学术机构的负责人,如果也只能以民众时下的道德心态来进行评判,那么我们自身在学术评判面前将无地自容。”

此事距今已过一个半月,成都美院内已经恢复了平静。2005年6月1日,以“@41”图片做成的“持续猜想”行为艺术周海报仍在校园各处张贴着,上面的裸体已被喷漆覆盖,依稀可以辨出“@”的形状。

昨日的大涨激活了冷清已久的股市,后市行情将如何发展也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每日经济新闻》昨日就本次行情是反弹还是反转的敏感话题,采访了5月底曾抛出“大牛市即将爆发”预言的孙成钢博士。

昨日,他再次直言:“这意味着中国证券市场长期熊市的结束,新一轮大牛市的开始”。他表示,从时间和空间及价值上来看,目前都具备了发动大行情的条件。

从空间上来说,本轮最大调整幅度已达55%(最高点2245点,最低点998点)。从全球证券市场来看,超级大熊市一般发生在股市初创阶段,跌幅一般在80%左右,然后再次出现的熊市跌幅一般在50%左右。而沪深股市历史性大调整(1993-1996年)已经过去,当时的上证指数(资讯行情论坛)最大跌幅达79%。

从时间上来说,本轮调整已进入第五个年头(从2001年6月算起),阶段调整已达15个月(自去年4月算起),期间毫无像样的反弹。历史上这种情况只在1993年5月至1994年7月出现过,当时的阶段性调整周期也是15个月。

从价值来看,有数据显示,沪深300(资讯行情论坛)指数个股的加权平均市盈率在16倍左右,按国际眼光来看已具备了相当的投资价值。

另外,从今天的盘面来看,量能并没有放得太大,这也决定了本轮行情绝不会是“6·24”的重演。也就是说,这次不会是一个短命行情。

他非常肯定地说,长期下跌后(期间没有像样反弹)的巨阳拉升就是反转信号。而“6·24”行情是先涨了一段才发动的,所以短命。当然,后市会有反复,但绝无可能再跌到1000点,再次看到该点位应该是在2-3年后。

分析人士表示,大涨之后能否继续保持强势,还需看监管层会否继续推出强有力的组合政策

昨天,压抑已久的市场热情终于全面爆发,在买盘的推动下,市场演绎了一次痛快淋漓的反弹:沪指至收盘大涨84.64点,8.21%的涨幅创出了自2002年“6.24”行情以来的单日最大涨幅。

早市快速突破前日高点之后,新多资金采取一路打涨停的抢盘手法使股指出现逼空走势,原本处于观望状态的市场资金也按捺不住追涨热情,在空翻多资金的快速响应下,个股呈现全面开花。截至收盘,除去ST类个股,沪深两市共有120余只个股涨停,近300只个股涨幅超过9%,没有1只股票下跌。

当天,沪指出现了近年来少有的开局,以1044点直接跳空高开14点开盘,随后成交量快速放大,开盘后前一个小时成交额就达56.18亿元,相当于近期低迷时一天的成交金额,重量级增量资金进场迹象非常明显。截至收盘,沪深两市共成交317亿元,也创出“6.24”井喷之后的单日最大成交纪录。

一位中外合资基金的基金经理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前1个小时成交56个亿,这从量能上看是非常特殊的,而连续抢盘的逼空手法也非常凶悍,基金主导的可能性很小。

申万巴黎基金投资总监张惟闵同时指出,开盘后新增资金率先介入的是中国石化(资讯行情论坛)(600028.SH)、长江电力(资讯行情论坛)(600900.SH)等大盘权重股,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快速拉高,需要很大的勇气,也需要很大的资金在后面供给。“我不认为大部分基金有这个胆识。”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各路大级别资金酝酿入市的传闻不断传出,其中包括平准基金已经入市。

传闻中的平准基金操盘机构——中央汇金公司副董事长汪建熙,昨日下午5时向本报记者表示:“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第一,中央汇金没有操作平准基金;第二,我也没有听说谁在做平准基金。”券商获得低息贷款?

传闻中,券商作为创新试点获得长期低息贷款,成为平准基金入市的渠道之一也位列其中。对于券商获得长期低息贷款的消息,也没有得到相关政府部门的确认。传闻中的各家券商面对记者的求证,也说法各异,有的称已经拿到数以十亿计的资金,有的称申请材料还没上报,资金怎么可能已经下拨?

受此传闻的带动,券商类个股在开盘后非常抢眼,中信(行情论坛)证券(资讯行情论坛)在开盘15分钟之后就封上涨停,成为两市除ST类个股外率先上封涨停的个股。宏源证券(资讯行情论坛)(000562.SZ)也在同时上触涨停价位,随后虽有所震荡,但午后依然以涨停报收。

德鼎投资的朱澄宇表示,由于股市多年的连续下跌,国内券商的压力已经非常巨大(行情论坛),这其中除却投行、经纪以及自营业务的损失之外,券商自身的重仓股也损失惨重,而此时国家如果能够给予创新试点券商以低息贷款的优惠进行自救,这对伤痕累累的券商来说,无疑是一针及时的“强心剂”。

周三行情如果是其他资金主导第一波拉升的,而作为目前股市最大的机构投资者——基金以及其他投资者在当天又各自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呢?

北京首放的资深分析师孟庆来表示,由于盘中第一波快速拉升的多为大盘指标股以及二线蓝筹品种,而这也正是基金在“五.一”之后大肆减仓的品种,如果从基金正常的操作策略角度看,如此短时间内再重新买回,这不符合其操作纪律和逻辑,“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如果不在开盘后追高,基金在当天很有可能就是踏空的。”

“老实说,由于开盘后指数拉升的速度太快,今天(8日)的行情大部分基金都是来不及反应的,都是看到当时的盘面变化才作出判断的。”上面提到的中外合资基金的基金经理如是认为。

他解释说,这其中最为着急的应是前期减仓非常严重的基金,这批基金在第一波拉升之后的追涨意愿最为强烈,想重新把仓位加上来,因此可以判断第一波拉升后追入的是部分轻仓基金,然后是其他市场游资的介入,而仓位适中的其他基金在第一反应之后,采取的多是持仓观望。

“当然,从追涨操作的角度上讲,追涨资金不会是再行介入已经快速拉升的蓝筹品种,大部分应该是其他当时涨幅较小的个股,这里寻求的是一个比价效应,注重的是仓位风险,而具体是否有投资价值已经退居其次了。”该基金经理说。

对于昨天走势是否就此形成反转,上述分析人士均表示,下此定论还为时尚早,大涨之后能否继续保持强势还需要看监管层会否继续推出强有力的组合政策。

朱澄宇认为,从中线的角度分析,目前的行情还是应暂时定义为一种短线的修复性走势,而能否就此中期转势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尤其是目前市场依然存在一些不确定的因素,中国股市上衡量价值和价格的标尺依然没有统一(行情论坛)的共识和标准,而两批股权分置试点对流通股股东的补偿对价如何,也将对整个大势形成重要影响。

水母网讯昨日上午,一名浑身是血的青年男子横卧西南河路中央,一个劲儿地往车轮底下钻,记者恰好从附近经过,立刻拨打了110、122和120求助。赶到现场的毓璜顶医护人员见了这名男子后无奈地说:从7日下午到现在,这已经是第7次了。

昨日上午10时许,一名摇摇晃晃的男青年走在西南河路上,快到南大街路口时,青年突然倒在地上,在众人的惊叫声中,这名青年朝过往车轮下钻,意欲寻短见。过往司机见状,无不胆战心惊地停下车,有的车不得不赶紧掉头躲避,数十辆车被堵在路上,上百名市民围观。该青年见司机都停了车,没法达到“自尽”的目的,便在地上躺着横滚,朝另一侧的车道滚去,一辆被堵的吉普车正要启动时,男子从两轮胎间钻进了车底下,记者赶紧冲上去示意司机拉住手闸,司机惊坐在车上一动不敢动,拉下手闸后只好将车熄火。男子随后又从车底下钻出,摇摇晃晃走向一辆46路公交车,女司机只好停车,男子从车身旁走过。

首先赶到的110民警将青年带到路边安抚,闻讯赶来的交警在现场维持秩序,疏导车辆。此青年面对民警询问含含糊糊地说“死了好”。毓璜顶医院救护车赶到后,将他带回医院。中午11时记者从医院了解到,这名男子又一次离开了医院,不知去向。

记者注意到,这名男子就是7日下午割腕的青年,至于其为何寻短见,警方和医护人员都无从知晓。警方正在想方设法了解此男子身份。(记者海善在翔摄影报道)

4月19日,我国目前惟一一家直销试点企业雅芳公布试点方案。其中,推销员的报酬总额明确不超过所得销售收入的25%,低于雅芳店铺销售30%的利润比例,并不允许团队计酬。这再次印证了国家出于监管考虑,对单层次直销的青睐和多层次直销的保守态度。

但是,从目前的效果看,试点的反响却并不热烈。胡远江认为,实践说明这种“苛刻”的单层次直销模式与市场广泛接受还有一定的距离。

无独有偶,国家工商总局打击传销处处长吴雁几天前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也对多层次直销作出界定,认为多层次直销“是可以通过自己组织一个团队,通过这个组织者来组织这些人推销。然后这个组织者也获得一定的报酬”。胡远江认为,这种口径似乎已经传达出多层次直销正是目前政策研究的层面。

知情人士称,与去年的直销法版本相比,已几易其稿的《直销管理条例》以及相关法规要成熟得多。不同部委之间的配套法规在表述上的差异已经基本消除,操作程序也达到了统一,只剩下在一些特定问题上的深度思考。

此前,有传闻称酝酿已久的直销法规可能在7月份出台,届时将有10到30家企业拿到首批直销牌照。

读了《年薪五万的悲哀生活》深有感慨,特意注册了一个名字,也想写写我自己。

我也不是北京人,但由于家庭在长江下游的一个小城市里,父母还都有个一官半职,家里的房子比我住的还大,所以家庭并没有拖累到我。

沾了名校的光,一毕业我就进了一家外企,那时候大学生远没有现在多,还属于比较稀罕的动物,我从一名普通职员做起,到了今天公司的财务经理,工资单上的薪水也达到了五位数。当财务总监我估计自己是没什么希望了,因为我们公司的高层不是香港人就是他们本国人。

我太太在一家以工作繁忙和薪水高出名的会计师事务所,她的年收入大概得有20万了。

来说说我们的理财吧。由于工作原因,我们整天接触到的就是钱和数字,是如何使财富增值。不知道是不是厌倦的缘故,对于家庭理财,我和她都不感兴趣,一是上班接触到的都是百万千万,回到家实在是不愿意再为几万几十万动脑筋。再一个原因,理财多出来的那点收益我们也不当回事。再加之根本没有时间,所以家里的钱也就那么随便放着不去管了。

我最出色的理财行为,就是办了一张专门用于缴各种费用的卡(为避免广告,是什么卡我就不说了),以前我和她总是要为到了什么日子该去缴费,由谁去缴费吵架,现在好了,把钱一次性存在上面,自己慢慢扣减就是。

其他的,好象还真没怎么理过财。我太太的工作很辛苦,偶尔一次的逛街也是匆匆忙忙,出去一次就要买下很多的衣服,因为下次再逛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一个连逛街都没时间的女人,她对于房产、外汇、股票、基金什么的投资肯定就更不会感兴趣了。我对这些倒是很有心得,因为公司投资这部分是由我负责的。可还是那句话,一是我们对这些理财收益根本看不上眼,不愿意为几十万动脑筋,二是打理财富需要时间,我更愿意用这些时间补充我的睡眠。

不怕大家笑话,我和太太的工资经常是就那么在工资卡上放着,当初我们买车,就是看看卡上的钱够了,然后取出来去买。房子,是攒了三年吧,可能是每半年多的时候把工资取出来存到银行,然后凑够了拿去买房。平时发的现金,就往家里一扔。年终奖金什么的会特意处理一下。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