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麦领衔冲冠大框架 美媒体为火箭指明最佳途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5:36:39

凡转载本栏目稿件,必须预先取得华夏时报授权,转载请注明稿件来源及原作者。联系电话:010-51311212转8045

近年以来,新兴产业的投资机会远远大于传统产业,而高校由于其所具备的先天技术优势,进而在新兴产业的推广中占尽先机。随着市场对新兴产业认同度的提升,该板块有望成为市场中最具爆发力的突破性品种之一,其中与交大、浙大、北大等高校联系最为紧密的上市公司值得重点关注。

上周大盘连续上涨,市场热点虽多,但板块轮动进一步加快。而房地产板块却一枝独秀,最终成为市场的一大亮点。如此看来,随着年末的到来,业绩将会成为市场炒作的重点。而房地产作为我国盈利能力强的行业之一,必然会受到主力资金的提前介入,近期部分地产股的启动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后市可重点关注该板块。

目前G股群体已经具备了很强的资金吞吐能力,相应也提高了对机构资金的吸引能力。震荡之后,目前的G股品种凸现内在投资价值。在股改运作全面推进的背景下,市场启动G股群体的相对强势行情。近期G股行情其实已经与股改运作形成良性互动走势,而G股行情也将为市场提供良好的投资机会。

一方面,由于在股改后中小企业板块个股的流通盘仍然比较小,出于对年报分红送股的预期,经过近期的调整后,中小板个股对场外资金仍有较强的吸引力;另一方面,中小板个股的股性决定了该类个股一般在大盘弱市时容易逆势走强,而在大盘强势时走势更强,投资者可中短线逢低关注。

在由熊转牛的关键阶段,股市需要能快速集聚人气的热门品种的崛起。而科技股一向作为股市人气的风向标,无论是5.19网络股行情,还是稍小些的行情,科技股一旦形成多头攻势,大盘攻击浪行情也将强势再现。短线科技股有望成为市场反弹的最大热点,前期已有一些科技股出现躁动迹象。

上周A股大面积走强的同时,权证行情迅速降温,大量热钱明显被重新吸引到主板A股当中,这部分资金的回流将提供新的投资机会。目前基金主导的大盘蓝筹股已经启动,而热钱回流的首选攻击目标将是题材股,基金与游资仍将在不同的战场中作战,题材丰富的科技股板块有望成为回流热钱的核心攻击目标。该板块将成为下阶段行情的领涨龙头。

政策面扶持,使市场对G股的关注度明显提高。前期G股持续下跌,使其平均市盈率下降到10倍左右,估值优势十分突出,QFII、券商等机构趁机大幅增持。部分有潜质的G股此前已经得到投资者的认可,二级市场上表现出了极高的活跃度。借助G股指数即将出台的利好,该板块已经具备了再次掀起主升浪的潜力和机遇。投资者可重点关注。

上周G股受传闻影响出现集体大涨,但是就短线的操作来说,考虑到该板块短线累计涨幅已大,我们认为投资者是要考虑卖而不是买。由于目前市场人气已经转强,操作性得到提高,我们认为一些市场形象良好,市值较低,预期对价超过市场平均水平的准股改品种有望接过G股领涨旗帜,成为下一阶段资金关注的焦点,值得投资者重点关注。

市场焦点再次转移到股改上来,消息面传出了G股交易制度变革以及G股指数推出这两则消息。G股出现了整体的走强,成为了市场中最耀眼的明星。G湘电、G铜锋相继封涨停,带动了大批G股强劲上扬,沪市涨幅榜几乎被G股包揽。在股改仍在市场占据主导核心的背景下,市场资金大量涌入两市G股,该板块有望出现持续的走强。

近期消息面上在不断刺激G股活跃。本身参加股改的公司,特别是早期参加股改成为G股的公司整体质量要远高于市场的平均水平,并且通过非流通股东对流通股东的补偿,G股板块的投资价值进一步提高。

所以G股中一旦有领涨个股出现,该板块将能够迅速活跃,并出现较为持久的上涨行情。

作者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人与所评价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2005年11月24日,震惊全国的黑龙江警察残害情妇案一审宣判,被告人李响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然而,作为受害人的冷莉为什么在被非法拘禁长达百余天的时间里,竟受尽摧残而不加反抗?冷莉现在的情况怎么样?12月8日,本报记者当面采访冷莉,听她倾诉受到摧残的诸多幕后真相。冷莉时常直楞楞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发呆,可以看出,不久前的那场噩梦仍然深深地困扰着她……

家住黑龙江牡丹江市的冷莉至今已结婚4年,因冷莉所在的厂子效益不好,夫妻双双下岗。

据冷莉介绍,因结婚以后一直未生育,丈夫又贪玩沉迷网络,经常夜不归宿,自己与丈夫的感情一直面临危机,丈夫和她开始分居生活。

冷莉的父母已去世,丈夫对她又少有关心,但好在身边有两个哥哥的关爱,让她多少感到了亲情的温暖。

因为没有工作,冷莉的哥哥让她在自家承包的中巴车上卖票。2002年10月的一天,在和朋友王芳的一次聚会中,32岁的冷莉认识了比自己大一岁的牡丹江市公安分局巡警李响。李响给冷莉的最初印象是:话语不多,但人很实在。

从第一次两人相识以后,这帮圈内的朋友聚会的时候,李响和冷莉似乎心有灵犀,每次从不爽约。接触时间长了,两人彼此的话也多了。两人虽然都有家室,但他们却越走越近。

那时,冷莉在自己嫂子开的按摩院里帮忙,李响也经常到店里有意无意地找冷莉聊天。许多人看出李响对冷莉有了“意思”,而冷莉也并没有拒绝的想法。

2004年4月,冷莉的嫂子王春华包下了一家较大的按摩院,冷莉在这里当领班。作为领班,每天接触来休闲娱乐的人多了,少不了跟几个谈得来的朋友,有时出去吃饭休闲。其中,一个叫夏飞的大学生经常光顾店里。小伙子能说会道,一来二去,与冷莉等几人都熟识了。有时,夏飞和朋友来按摩院按摩晚了,夏飞感到过意不去,总是请店里的服务员出去吃夜宵,冷莉也不时被邀请。

2004年5月的一天,夏飞又来到店里,一进店就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此时,别的服务员正忙,正好冷莉没什么事,与李响在大厅看电视、聊天。看到熟客后,冷莉自然要好好招待,于是,两人有说有笑地聊起了家常。这一切都被坐在一旁的李响看在眼里,稍后,李响将冷莉叫到了一间房里。

“你和那小子什么关系,怎么唠得那么热乎?”两人一进屋,李响就质问起来。

“没什么啊,他经常来这里,我们只是熟悉而已——怎么?你吃醋了。”冷莉对李响说的话感到莫名其妙。

看到冷的态度,李响生气了:“不仅是这样吧,我看到你们经常一起出去玩,是不是和他还上过床?”

对于李响毫无根据的猜测,冷莉也没好气地说:“你看见了?我们出去玩都是一大帮人,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些事情,我是领班,接触的人又多又杂,要这样,你都怀疑好了。”说完,冷莉就生气地走了,把李响晾到一边。

此后,李响每次再来到店子里,看到冷莉不在,就问其他服务员她干什么去了,上哪了,是不是和大学生夏飞在一起。问得其他人都莫名其妙。

自此,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出现了摩擦,为此经常吵架。李响也从开始的推推搡搡发展到动手打人。只要冷莉和别的男人聊天,李响就开始盘问,经常动手打冷莉。

2004年9月的一天,深夜11时多,冷莉睡得正香,此时,家里的电话响了,原来是自己嫂子打来的。她告诉冷莉把手机打开,李响有急事找她。

电话中,李响命令说:“限你10分钟内到你嫂子的店里来,要不我就上你家!”虽然冷莉和丈夫的关系紧张,但是她与公婆的关系一直很好。而且婆家的大伯哥和公公都患有癌症。为了不让婆家人知道自己与李响之间的事情,冷莉立刻穿上衣服打车到嫂子店里。

一下车,李响就气势汹汹地将冷莉拽到楼上逼问她与夏飞是什么关系,两人在当晚发生了激烈争吵。冷莉的嫂子王春华迅速跑上楼看个究竟。一开门,她看见屋里地上、床上都是血,冷莉正跪在李响的面前,脸上、手上也都挂着血。

看王春华赶来,李响忙笑着说:“好了,好了,我不打她了,王姐你下楼忙去吧!”

王春华下楼后,屋里又剩下冷莉和李响两个人。从当天晚上11时到次日凌晨的5时多,李响一直继续毒打着冷莉。其间,打累了的李响又提出要与冷莉发生关系。

受尽折磨的冷莉哪有心思和他亲热,当即一口回绝。见冷莉不从,李响继续毒打冷莉,并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

第二天凌晨,趁店里员工熟睡之际,李响强行带冷莉来到了自己父母家中,李响说:“我说得出做得到。我要是找点事,你嫂子的店就没法子开了!”

李响的父母上北京看病去了,房子空了出来,这就给李响提供了长期非法拘禁冷莉的条件。

李响拆除了固定电话,抢走冷的手机,并反锁房门,限制冷莉的人身自由20余天。

在这段时间里,李响几乎天天喝酒,白天不定时地回来,一回来就强行和冷莉发生性关系。

为了不让冷莉逃跑,李响威胁说:“你要是敢开窗户喊的话,我就让你两个哥哥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此外,为了达到长期占有冷莉的目的,李响还经常给按摩院打电话来毁坏冷莉的名声,以期让冷莉众叛亲离,而后完全控制冷莉。

在此期间,李响一直未上班,他对领导说陪父母去北京看病了,而对自己的妻子说工作忙,每天要在单位加班。

“你把遗书写了吧!这样你死了我也不怕。”一天,李响一边说一边把纸和笔拿出来。

写遗书,是冷莉从来没有想到的,她一口回绝。李响顺手把啤酒瓶砸向冷莉。

就这样,冷莉含泪写下了两份“遗书”。留给大哥的那份遗书大致意思是:“大哥,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给他戴‘绿帽子’了。我现在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的自杀和李响一点关系都没有。”

2004年10月的一天中午,李响回来后接了一个电话就匆忙地走了,忘记反锁房门,冷莉跑了出去。

冷莉逃脱后,来到她同学刘某家中。此时冷莉的脸已被打得严重变形,两边脸颊肿得老高。

一进同学家门,同学就惊讶地问她:“小莉,谁把你打成这样?”得知是李响打的,同学劝她去报案。

冷莉何尝不想告李响,然而,李响的警察身份和他的为人,让她很快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自从冷莉逃跑后,李响就一直缠着王春华,希望能从她那里套来关于冷莉的消息。

冷莉想这样躲也不是办法,她决定给李响打个电话分手。接到电话的李响甚为得意,电话中,他忽然含情脉脉地说:“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冷莉并没有告诉他在哪里,而是直接说:“我们还是分手吧,我再也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什么,你不想和我在一起,你想和我分手,你敢!”李响听到冷莉提出分手,立刻改变了口气,威胁说:“你快点回来!你如果不回来,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到你公婆家告诉他们你做的好事。第二,你嫂子的店子就别想开了。第三,你看看你的两个哥哥是什么死法,你老公也没好下场!”事后,刘某在接受警方调查时证实了这些说法。

听到这话,冷莉真的被吓坏了,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她10分钟后还是回到了那不见天日的魔窟。

此后,李响经常半夜三更将冷莉叫醒,让她给自己的亲属朋友打电话。他在冷莉的身边,控制着冷莉。电话内容大多是让冷莉告诉别人:自己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还打过胎。

根据李响后来的供述,在此期间,李响再一次威逼冷莉:“你什么时候杀夏飞,如果你不杀,那么你就自己刺瞎自己一双眼睛。”说着,李响就把剪刀扔给冷莉,看到冷莉不刺,他一把将冷莉推倒在床上。“好,你不刺自己吗?我先把你头发给剪了。”在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中,冷莉的披肩长发被剪得深一块、浅一块。

后来,李响又对楼下的理发店老板金某说:“我媳妇脑袋有病,得做手术,需要剃光头,你能给剃吗?”李响还说:“我是阳明分局110的警察,就管你们这一片。”理发师被逼得没有办法就给剃了。

回到家后,看着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头秀发,顷刻间只剩下光秃秃的头顶,冷莉曾想到过死。

李响还供述,2004年11月5日之后,他逼冷莉租了房子直至案发。这期间,冷莉仍然每天遭受非人的虐待。

2004年12月21日下午,李响再次逼迫冷莉在牡丹江市一美发店剃成光头,随后,李响挟持冷莉来到小木屋美容院。

在“小木屋”里,李响让老板王某在冷莉的面颊上文“李响”二字。王某草拟了一个协议,李响逼冷莉签字。李响让王某文深点,用洗不掉的药水文。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