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当局将于2月底前决定是否废除“国统会”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2:05:52

对于剧组的“回家”,当地政府特意在下榻的酒店挂上了“顾导您辛苦了!”横幅,并且授予顾长卫为“安阳荣誉市民”,顾导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的回报,也带来了自己的硕果——银熊奖杯,与安阳人民一起共享欢乐。王鹏/文并图

金陵晚报报道孔林,安徽无业青年,年仅20岁。这样一个没什么作为的人,却家有贤妻,还有一个两岁的儿子。可他并没有珍惜眼前的一切,不仅“家外有家”与人同居,还玩起了网恋。正是这段网恋,毁了孔林的一生,他强奸了女网友,就这么放肆地在同居女友眼前……

孔林从小就厌恶读书,6年制小学他足足读了9年。小学毕业后,孔林到广东东莞做了4年打工仔。初到广东时,他就因为琐事将人打伤,被东莞公安机关拘留,后因证据不足被释放。那年,他认识了大他4岁的老乡小玉,异乡人的同病相怜使他们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孔林18岁那年,小玉给他生了个白胖小子。然而南方花花世界,早让孔林那颗不安的心充满了异样的躁动。2003年3月,他抛妻弃子只身前往江苏太仓打工。一次偶遇,孔林结识了广东女子阿红,一时间二人郎情妾意打得火热。2004年10月,阿红万里到太仓寻情郎,从此,二人便以“老公”、“老婆”互称,过上了同居生活。

阿红来了不久,孔林就失去了工作,心情不好动辄打骂阿红,举目无亲的阿红只好忍气吞声。不久,网络圈住了孔林,他整日沉溺其中寻求刺激。很快,孔林陷入了网恋,一个网名“雯凤”的女孩深深吸引了他。11月中旬,二人从网络走向现实,他们不但没有“见光死”,反而眉清目秀的雯凤让孔林感觉很不错。

去年11月22日,雯凤到江阴朋友那里玩,当晚,孔林就发了个信息给雯凤,说喜欢她。雯凤当即回了个信息告诉孔林,自己已有老公,二人不可能。闻言,孔林顿感被耍,3天后,二人在网吧中相遇,孔林质问雯凤为什么骗他。雯凤没好气地说“你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没有,我又没说我没有老公。”

11月26日晚,孔林将雯凤约出,二人在街边一小菜馆,加上孔林两个老乡,4人共喝了9瓶250克装白酒。当晚,雯凤将喝得大醉的孔林送回租住房,一进房,孔林就一把将雯凤推到床上,卡住她颈部。雯凤挣扎着踢了孔林两脚,孔林却冷哼两声说:“你骗了我,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

听罢,雯凤急中生智说要上厕所,然而孔林识破了她的意图,堵在门口。雯凤欲开门,却被他生拉硬拽回床上。就在这时,阿红回来了,看见男友和别的女人躺在床上,气急败坏的她开始摔东西。

怕好事被搅,孔林不停地赶阿红出去,见阿红不肯他上前就要踹人。雯凤趁势想逃,但仍被孔林一把卡住脖子,欲火焚身的他也顾不上阿红在场,开始动手撕扯雯凤的衣物。逃出无望的雯凤,苦苦哀求阿红帮她。看了一眼孔林后,阿红怯懦地说:“你放了她吧。”不想,孔林恶狠狠道:“我正烦着呢,你滚远点,找打呀。她骗了我,我今天就要得到她。”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这么句话吓住了阿红,她倒过来劝起了雯凤:“你就给他吧。”就这样,孔林肆无忌惮地强奸了雯凤,而阿红就一直坐在旁边。

事发后,雯凤立即报警,孔被当即擒获。后经太仓法院审理,孔林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文中人物系化名)

此案结束掩卷之后,留下的思考却很多。女孩子在交友时,特别是网络中交友尤其要慎重,一定要洁身自好,学会保护自己。还有,阿红的行为让我们觉得匪夷所思。法律虽然不会也无法制裁阿红,但是,如果她和雯凤一起抗争,又将是怎样的局面?同时,本案也值得我们思考,法律在引导人们抗争邪恶方面似乎欠缺了什么。金陵晚报记者陈菲通讯员邱东明张恒勤

李敖和王菲的关系很特别,有传闻称下个月李敖过70大寿时,将邀请王菲和李亚鹏“夫妻唱双簧”以庆祝生日。昨天,李敖本人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对此予以否认,他还不改“搞笑”脾性地说:“不能请呀,我请了王菲,不就得罪我的另一位红粉知己莫文蔚了吗?我现在只想避寿去呀。”

其实作家李敖和王菲关系非同一般,据李敖透露,王菲的祖父王兆民和李敖的父母是北京大学的同学。“我的父母结婚时,王菲的祖父还担任过伴郎。”由此可见李敖和王菲两家关系深厚。几年前,王菲去台湾时还曾特别拜访李敖,两人在书房合影留念。被问及是否收到“菲鹏”喜帖、是否会去参加王菲婚礼时,李敖一口回绝:“大家都知道,我从不参加婚丧喜庆的!”

因为丈夫屡屡要跟自己分手,一女子来南京做心里咨询,结果道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秘密她结婚一年零七个月了,竟然从未跟丈夫有过性接触。

前天上午,南京都市心理咨询中心来了一位女客人,她是苏北泗洪人,名叫周玲(化名),今年29岁,她称自己最近很烦恼,因为丈夫的脾气越来越坏,动不动就要离婚。

原来,周玲从少年时开始就对异性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应,学校的生理卫生课都是自习的,她从来也不看,电影电视里一出现男女亲热镜头,她就换台或避开。直到2003年秋天,经人介绍,周玲认识了邻镇青年张林(化名),当年国庆节他们举行了婚礼,但周玲认为结婚就是生小孩过日子,只要夫妻俩睡在一块就能生小孩了,然后再相互关爱,就是一个和睦的家庭。从新婚之夜起,周玲跟丈夫睡觉从未脱过内衣,最亲密的接触就是抱一抱,连嘴都没亲过,张林也很尊重她,夫妻俩就这样白天工作,晚上“楚河汉界”。

丈夫越来越暴躁,经常莫名其妙地发火。今年春节以后,双方父母见她没怀孕,曾问过她,她也感到纳闷,后又想到有好多人婚后几年才生孩子,就没再多想。但接下来就是丈夫发难,他已经几次提出离婚了。

周教授认为,周女士属于典型的“性封闭”心理,也就是“性盲”,她对性的无知程度达到了可笑的地步,几乎让人难以理解,同时,她还不愿意接受真正的性知识、性观念,是他从业以来接触到的性心理问题最严重的一个。她的这种心理严重导致自己的丈夫性压抑,夫妻生活没有“性”福,难怪丈夫要跟她离婚。周教授建议周女士尽快改变过去的性心理,只有接受科学的性知识、建立科学的性观念,才能正确理解、对待性,夫妻性生活和谐了,婚姻才会真正美满幸福。

我时常会问自己,为什么很多人爱看娱乐新闻?这恐怕决不仅仅是因为我们骨子里都有一股八卦的本性。除了传递这样那样的信息之外,好的娱乐新闻应该是能让读者从明星身上和娱乐事件里,找到明星做人的共性。想想,其实做什么新闻都是一样,挖掘不到一些当事人做人的共性出来,永远只能是满足一部分人猎奇的心理。

话虽如此,但明星的距离毕竟离我们很远,除非他说的是心里话,否则,我们永远不可能了解他是怎样的人,他想做怎样的人。而明星是不可能把心里话对每一个记者说的。即便是我们普通人,要我们随便对谁都吐露心里话也是不可能的。于是我们便想到要做这个“娱乐大牌档”,请名人来访问名人,请明星来访问明星。他们或者是朋友,或者是有共同经历的人。他们的谈心过程里,可能会向对方展示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我说的不是隐私,而是作为一个人的另一面。明星身上的荣耀固然耀眼,但更可能会转瞬即逝。作为一个人,我们日后记住的可能不是他的作品,他曾经有多红,而是他曾经是一个怎样的人。

在今后每周五出版的这个“娱乐大牌档”里,我们会请一些名人来访问明星,希望借此让我们更了解明星为人的一面。娱乐大牌档,就是要走进明星的内心与他负距离接触。

今天第一位出场主持这个栏目的是查小欣,她带我们去了解的是刘德华。他刚刚入选了我们主办的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选的“中国百位明星”,他是华语电影传媒大奖的“中国电影百年形象大使”。一个43岁,红了20多年,其间几辈人起落而他依然屹立不倒的明星,我们当然有必要再多了解他一下。况且我们之前未必真的很了解他。我相信,查小欣和他的这番对话,能让我们更好地认识这个,不老的神话!-泊明/文

查小欣:本报娱乐大手笔专栏作家,香港著名传媒人,做过记者,曾创办多本周刊,现为香港商业电台主持。所主持娱乐评论节目“茶煲里的查笃撑”是香港最受欢迎娱乐节目之一。曾多次客串演出电影、电视,与圈中众多明星交好。

查小欣(以下简称“查”):恭喜你,2004年是刘德华年,你真是通杀,你没有拍电视剧,如果拍电视剧可能会爆登48点或者50个点的。

刘德华(以下简称“刘”):如果我真拍的话,我想真的有机会。其实我很想拍《江山美人》(剧中皇帝的角色)。

查:我们来分析一下看看,43岁,一个男人,在这一行这么多年,观众仍然喜欢看你,你仍可以全力以赴,唱歌唱得好,演戏也可以做得好,而且不断有突破,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呢,有什么原因呢?

刘德华:我也不知道,但我真的是在工作里面找乐趣,爱我的工作。为什么爱呢?比如说你的歌里面有一些歌词写得好,上街的时候有人会过来称赞你。有人可能觉得这样还不够,但我已觉得很开心。其实我做运动就是为了听一句:“哇,43岁还这么有型!”为这句话我做一年运动都心甘情愿。

刘:赞赏是其中的一种。这种滋味是,啧(狠狠咂了一下嘴),在香港你经常会看到那种眼神,能感觉到,嗯,香港有我刘德华。就像中国有刘翔、有姚明,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在香港好舒服。

刘:不是呀,在香港不是这样的。我曾经想,我已经在这一行做了二十几年了,现在也有一些新的明星出来,还以为我是颠倒众生?sorry呀,我们不是。现在上街是有人认得我,但只要你用一个很正常的态度去对待,就可以了。假如今天我没事去打球(保龄球),有几百人围着你打球,都是时下青年,如果这些人都不喜欢我,那我就收工了。

刘:不是,只要你用很礼貌的态度跟他们说,你们现在还不走吧?等我打完球,便有时间跟你们照相、签名。他们会给你两三个钟头认真打球,打完球后有15分钟或者5分钟我会跟他们照张相。其实,他们是不会影响多少你的正常生活。

刘:友谊啦,友谊是令我去年最不开心的一件事。原来是你对别人好,别人未必对你好的。我以为你对别人好,大把人对你好。但有个别的例子去年令我不开心,比如说官司。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官司,完全不知为什么。原来两个朋友可以为了搞到决裂,最后大家将这些钱都给了律师,拼个你死我活。后来对方发现原来得不到甜头。这些行为我觉得不是太好,令我不开心的就是这件了。

刘:我没有,我没有。有时候,我会觉得事情总会发生的。一天之内都有白天和夜晚,何况人的一生呢?

刘:都没有,都没有。其实我也要借着这个机会,向很多媒体的朋友,不单是香港的媒体,还有台湾和中国内地的媒体朋友道谢,我自己好多谢大家没抓住这件事追我两三个月,大家都很疼我,给了我空间,大家都知道这件事其实已经是过去式。希望她(编者按:“她”指喻可欣,刘德华二十年前的女友)可以得到她想要的东西,但我想知道是谁帮她出版的(哈哈哈)。所有事件都发生了,其实她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她觉得这件事在她生命里是值得做的,那我觉得就没有其他人可以说不值得。

查:你叫靓仔华,连你的歌迷都举牌——靓仔,靓仔,那“靓”是不是对刘德华来说很重要?

刘:不是,只是我觉得“靓”可以成为自己的一个icon(标志),这个icon不是因为靓,而是我贪“靓”。其实我现在贪靓会变成我一个好笑的地方。人家会说“大佬啊,这么大年纪了还贪靓?”“是啊,我就这么贪靓啊!”

刘:我不怕老,我真的不怕老哦。(不怕皱纹?)我不怕的哦,因为皱纹你一定会有的嘛,40多岁了,要是皮光肉滑人家一定以为你整容了。(那你会不会打什么毒菌针啊)我听说有人打了之后很不自然的。(看得出来?)看得出来的。

刘:基本的护肤都要的,早上起床一定要洗个脸擦点护肤霜什么的,晚上睡觉之前(卸妆?)那要看你有没有化妆,我现在就用没有碱性的洗面奶,医生给的那些。(就洗得你这么靓仔)我现在就是很少用一些真真正正有牌子的护肤品,我就用医生给的,而且过了40岁的人,原来皮肤是特别敏感的,用剃须刀,对那些剃须刀上的网,那些钢片,都会令皮肤过敏。(那怎么办啊?刮胡刀每一天都要用的?)还要剃啊,剃完之后要擦上一些抗敏的药膏。以前不会的,随便怎么刮都没事。

刘:没有啊,现在是减了燕窝了。(为什么啊,你那时候不是要每朝一羹的吗?)不是,要看你的遗传基因里,如果有人有肿瘤的话,就尽量不要吃太多燕窝,最好一个星期两天,吃两小羹。

查:那有没有打电话给家英哥(罗家英患第三期肝癌,正在治疗中)叫他不要吃?

查:刘德华,2004年电影有好成绩,唱歌也有好成绩,那么2004年还有什么目标你没有达到吗?有没有?

刘:我有一样事,2004年没有真真正正去做,因为一直在忙着做演唱会。我的师傅,教我变脸的师傅(四川的彭登怀),他今年60大寿,他很希望写一个变脸的故事。

刘:是的,他说好坏无所谓,他只想在60岁这一年有这样一件事发生,在他生命里是一个很有纪念意义的日子。

刘:是呀,但是去年实在太多事要做,所以没有花很多时间去做这件事。只是答应了,但是没做到。所以,大概今年这是我的第一个工作愿望。

刘:还没定,因为还没写完剧本,他要将他的一些经历以及变脸的故事告诉我,然后我们慢慢去写剧本。

查:那2005年你有没有其他什么新动作啊?有没有正秘密练兵啊?大家都知道你是很厉害的。

刘:练吉他咯,阿SAM(许冠杰)正在教我呢。(《浪子心声》吧?)是啊,他说我一定要学会。

刘:那是其一,我就是觉得像我这个年纪,有一种味道,萨克斯风味,嘟嘟嘟嘟……(模仿)(你下一个目标就是学萨克斯啦?)是。

查:刚才说起黄日华,好像突然之间你们两个又比较亲密了?黄日华又在你的演唱会帮你照相,人家会不会对他突然出现觉得很奇怪?

刘:他也是爸爸了,他的女儿见到时下的偶像,就很希望过去照张像(你就是偶像?)不是啊,时下那些(大笑),现在新的,陈冠希。因为过去几年梅姐呀,leslie(张国荣)呀都离开了,我自己也觉得应该腾出一些时间约朋友见见面,约五虎吃饭。

刘:就差梁朝伟一个,他老是到处跑,我迟早会捉到他,他跑不掉的,我买一瓶好的红酒就没事了。大家平时都很少沟通。阿苗打高尔夫,不同我们打保龄球,他又转回来拍电视剧。不过黄日华将和我合拍一部戏。他很惨,他要当我爸爸。我们的戏很奇怪,我要从13岁做到83岁。(13岁?那不是要童星做?)有一个,但是戏很少,我不让他们小孩子演那么多戏,(大笑)。另外,好想五虎一起再拍一部戏,我已经发了英雄帖出去了,希望剧本能够打动他们。

查:那就是在阿梅病重的时候,你去探望她,像你这么有慧根的人,应该有一些启发的?

刘:感觉就是每一个人都有愿望,同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或者不知道可能刘德华是263岁命,你不会知道的,你也不知将来会是什么样的。所以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你有没有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觉得在生命里有很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它会达到某个百分比的,当然你要尽量去减低它。

刘:你问我,我真的不觉得有什么是自己不愿意做的。如果我觉得不喜欢拍那个戏,我会问:为什么?我真的很憎恨它,但是我自己会衡量一下,当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它在你的生命里会不会带来另外一些快乐,你憎恨某些东西,可不可以转换为另外一些东西。我憎恨某个人,但是我喜欢他的手法,就拿他让你觉得好的地方。就比方说晶哥(王晶),有些人说他拍的东西没有水准,但是我喜欢跟他合作,我很享受跟他拍一部戏,我整天想,我终有一天要拍一部戏,令他得奖,令别人觉得他很有水准,我就很开心了。

刘:有啊,他说“桐油桶中必出桐油,你别理我了,我赚两个钱就行了”,我觉得很开心。

查:大家都说到你去年在商台的音乐颁奖礼上没拿奖,你自己有什么想法?

刘:音乐上我没办法,因为可能有人会觉得,他的东西就是这样了,但我的能力也就这样的嘛,就是你要我去唱周杰伦那样的歌,Sorry,我没办法唱得他那么好,我觉得他们不应该去怪一个勤奋的蠢仔,我也不会因为这个去恨他们或者发脾气令他们不舒服。我就等到那个turningpoint,可能你们都觉得长衫一直都不流行,人家要等到流行才去买,那我就等,因为我是天生的穿长衫的,我惟有等这个潮流来。你明不明白?我没办法,我没料去改的嘛!哈哈!

刘:是呀,所以我很开心去做任何一件事,可能三年前我还一直在迷茫,我觉得我在怪他们,他们捉弄我。那他们为什么捉弄我呢?我难道会比黄耀明还要差?我说的是人,难道会比他还差,一定是有什么问题,这个问题我看不出来而已。

刘:不是啦,是比较得意,比较好玩,就像我们看赛跑,他们在跑的过程中,是不是就为了那块奖牌呢?看到他站到领奖台上的那一刻喜悦的表情,我觉得就是这种喜悦胜过其它东西。

查:去年在电影奖音乐奖上你收获不小,今年的金紫荆奖上你没得奖,接下来的华语电影传媒大奖颁奖礼上会不会很期待拿奖?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