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出故障药方大挪移 6龄童吃下妇科药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4:05:19

本报宝鸡讯(记者郭欣)昨日,陕西省第一个敢于面对公众和媒体的人造美女刘娜娜,来到宝鸡在大庭广众之下征婚,众多男士应征。大多数人认为其勇气可嘉,对于此举表示可以接受。

刘娜娜告诉记者,以前的她不自信,因为牙齿不好所以不爱笑,所有的照片都是面无表情;因为身材不好,她几乎不知道游泳馆的门是朝哪边开。1998年大学毕业,因为容貌问题在找工作的时候也遇到了一些挫折。为了美丽,也为了找份好工作,一年多前她决定做整容手术,“我的鼻子、牙齿、眼睛全身上下共做了6项手术,我想现在的我就是所谓的丑小鸭变天鹅吧1她自信地说。整容后,她顺利地在一家外企找到了工作,人也自信多了。“其实这次公开征婚我也是鼓了很大的勇气,主要是想给自己多一些机会吧。对于现在各种媒体上对人造美女的褒贬,她表示:“我知道自己的做法会引起很多议论,但我觉得这不会对社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再说一个人爱美总不会有错吧。

一位应征者告诉记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再加上现代社会大家的观念都非常前卫,对于用医学技术打造出来的美女,他完全可以接受,“再说从她的言谈举止我可以看出她是一个比较有内涵的人,这样外在和内在结合起来,让人赏心悦目,何乐不为。另有几位男士说很佩服刘娜娜的勇气和胆量。而一位女士则告诉记者,现在各种行业对形象的要求都很高,所以对于人造美女她能理解并接受,但她始终认为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内在的东西,容貌是父母给的,所以自然美更重要,她表示即使自己经济条件能够达到,也不会去做整容。

案例一:吴小姐在媒体工作,男朋友是高校教师。她刚参加工作一年,两个人月收入加起来约5000元,年终奖共约15000元。他们在江苏昆山租了一套小住宅,月租750元,加上生活费,每月需支出2000元左右。此外,近3年妹妹读大学,加上学费每月平均约需寄给她2000元。

他们现有存款40000元,希望能尽快购置一套房子自住,要咨询的是,现在是否具备买房的财力?要买的话,应采取哪种贷款方式?买什么样的房子比较合适?

工行的一位资深理财师认为,吴小姐刚工作不久,和男朋友关系较稳固,收入尚可,想尽快有个属于自己的家。但根据她的具体情况,她现在买房不是太合适。

主要原因:1.目前她的现金流太少,如买总房价40万元的住房,首付款至少需8万元,手头4万元存款不够付按揭首付款及装修款;2.采用等额还贷方式,20年期32万元贷款,月还款额约为2000元,压力过大;3.投资渠道少,资金收益率低,剩余资金躺在银行里,没有发挥最大效用。

理财建议:未来3年还是继续租房为好,将剩余资金根据风险偏好进行合理投资,可投资股票型基金、货币市场基金、信托产品,以期获得较高收益;3年后,累计积蓄可达13万元左右[(1000×12+15000)×3+40000+部分升值收益=13万左右];考虑到吴小姐年收入有相当上升空间,届时可根据情况购买市中心的中小户型住宅(包括二手房),面积在60~80平方米左右,男朋友是高校教师,可申请公积金住房按揭贷款,贷款利率相对较低。

案例二:王女士家庭是三口之家,有一小孩。夫妻俩每月净收入共7000元,收入稳定,且都有医疗保险、养老保险、住房公积金。每月家庭3人开支3500元。资产方面,在昆山市城北有自住房1套,面积127平方米。买房时一次性付款,向人借款80000元,可分期归还;现金50000元、股票原投入80000元(全部被套)、基金10000元。

王女士想咨询:1.有购车打算,不知道过几年购买合适?2.10年后想换1套户型更大、更为舒适的住房,资金周转是否有困难?3.如何储备小孩的教育费用?

案例二分析:先梳理一下王女士的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表一)及年度税后收支(表二)。

理财建议:资产状况良好,负债较小,投资渠道多,对基金、股票都有涉足,并且对生活品质的要求较高,因此现在应开始进行适合自己的理财规划,逐步达到自己的生活目标。

目前汽车市场一片降价声,特别是让有点余钱的人心里痒痒的。随着进口车关税下调及汽车库存不断增加,汽车市场未来还有一段调整之路要走,因此建议暂时持币观望,等合适时机再出手不迟。

王女士家庭正处于成长期,最大开支是保健医疗费、智力开发费用,并且还需要为子女的教育费用做好充分的准备。王女士已积累了一定的工作经验和投资经验,可考虑将股票逐渐转为投资股票型开放式基金,如果有能力建议进行以创业为目的的风险投资等,以达到资产保值、增值的目的,为10年后换一套更为舒适的住房作准备(可以选择昆山市郊150~200平方米的大户型)。购买保险应偏重于子女教育基金、父母自身保障等。

理财师认为,三口之家的理财计划有不少规律可寻。做好养老、教育规划的关键有三条:一是理想的理财目标,即到时追求的资金额度,二是选择好合适的理财产品,三是持之以恒的投资,发挥复利的威力。

首先,从理财产品上,依王女士目前的家庭特性,应把金融类的理财产品锁定在基金、债券、存款、分红保险四类。

其次,从理财目标上,王女士可按照生活质量和子女教育层次及质量要求,分别规划好两大目标需达到的资金数,预计物价上涨指数,大致算出所需资金额度。

再次,可通过持久稳定收益获得高额理财收入。如以基金、债券、存款的组合为例,分别以40%、40%、20%比例进行组合,实现年收益5%的收益目标不是太难。比如,投资方式为:每隔相同的一段时间,买入等额的基金或国债,例如每一季度购买10000元基金,这样做的好处就在于可以消化基金(国债)价格波动的风险,保证总的购买成本维持在一个合理的平均水平。当然,也可以分期缴纳保费的形式购买养老保险,但是其收益性较低。(具体建议见表三)

而大多数未婚家庭的财务状况就非常复杂了。越来越多刚参加工作的学生已经意识到自我理财的重要性,但这一时期的特殊性(诸如经济收入较低、经济基础薄弱、个人去向和职业选择尚未稳定、缺乏投资理财方面的知识和实操经验等)却让大多数人感到无从下手。

上述工行理财师认为,这一时期的个人理财规划要考虑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以“理才”为重,注重自身能力的积累和价值的提升,除职场的优秀表现之外,还要进行必要的进修和提高;二是加强基本资金积累,在收入水平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尽量打好经济基础,为提高生活质量和积累投资基金做好准备;三是努力掌握投资理财知识,在学习和实践中培养投资意识、锻炼理财能力。

时报讯(记者邬科通讯员汪次安)嫖娼未遂,六名兽性大发的男子竟然将两名少女残忍地轮奸!案发后,其中五人虽先后落网,但韶关男子唐世萍却逃往他乡。近日,在清远隐姓埋名整整10年的唐世萍终于被缉拿归案,领取了迟到的惩罚。韶关乐昌市法院一审以强奸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

1995年8月10日凌1点,唐世萍,付少华,黄凯祥,刘雄伟等六人在韶关乐昌市坪石镇一家大排档吃夜宵,席间,几人都喝了不少酒。吃完夜宵,付少华提出,想去嫖娼,于是六人一同前往。但是走了一圈又一圈,始终没找到暗娼,几人都觉得很气馁。这时刘雄伟提议说:“我知道,劳动路那里有暗娼。”几人一听顿时兴致大起。

在刘雄伟带领下,一行六人迅速窜到坪石镇劳动路一片出租屋前。几人撬开大铁门上捆绑的铁链,接着翻墙跳入一间出租屋院内。透过玻璃窗望见,屋内两名少女正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睡觉。六男子顿时兴奋起来,大叫屋内的女子开门。

两名少女被叫声惊醒,见状惊恐万分。这时,正在该套出租屋内睡觉的房主也被叫喊吵醒,两少女立刻向房主求救。房主立刻愤怒地责骂唐世萍等人,要他们快快离开,并告诉他们屋里的女孩是来打工的,他们如果要嫖娼去别处。可没想到六男子听后,非但没有离去,反而更加猛烈地拍打房门,并威胁房主说:“这不关你的事,你再不开门就对你也不客气!”

过了一会儿,这帮男子见仍不开门,于是派唐世萍攀上房顶,从屋顶的通气窗内翻进屋,然后从里面将木门的门闩拉开。立刻,一帮人蜂拥而入。两名少女苦苦相求,但此时这帮男子早已兽性大发,在对两名女子一通拳打脚踢之后,六人将两名少女残忍地轮奸。

案发后,付少华、黄凯祥、刘雄伟等五人很快被公安机关抓捕,先后被判刑。唯独唐世萍犯案当日,迅速收拾好行李,连夜逃往他乡。后来,唐世萍来到清远,用化名在一家私人工厂打工。

2005年5月,在清远隐姓埋名将近10年的唐世萍终于被当地警方抓获,并移送至韶关乐昌市警方。至此,该起轮奸案的六名歹徒终于全部落网。近日,韶关乐昌市法院对唐世萍作出一审宣判,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

有美国银行参股的中国建设银行并未选择在美国而是选择在中国香港上市,美国证券与交易委员会主席克里斯托弗·考克斯昨日在G20会议结束后对记者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建设银行还未达到美国证券与交易委员会的标准,因此不能来美国市场上市。

虽然坚称建行不符合美国的标准,但考克斯并不会放弃中国企业海外融资带来的巨大商机。他表示,尽管对赴美国市场上市的公司而言要求非常严格,但对中国公司而言将非常有益。他期待有更多的中国公司可以去美国上市。

安然事件发生后,美国接连出台了公司财务披露和信用责任等的一系列强制性法规,其中又以2002年美国国会通过的《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最为引人瞩目。该法案的核心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财务官个人要对公司披露的信息真实性负法律责任。

中国人寿2003年在中国香港、美国两地上市后,国家审计署于2004年披露了一起有关中国人寿母公司的案件,美国投资者为此将中国人寿告至美国法院,中国人寿也遭到美国证监会非正式调查。受此影响,此后中国内地国企的一系列大规模海外发行,如国航、交通银行、建设银行等均放弃了赴美上市。

直到2001年6月,差不多11年之后,饱受磨难的他们才被放出来。这时,5个人只剩下3个,另外两人已经分别于1991年、1995年在羁押期间死去。

现在,15年过去了,这一事件仍没有结论,被超期羁押的5个人(及其家属)没有收到警方任何形式的道歉或补偿,更不用说是“国家赔偿”。

在神头村采访,这是一个被人们反复提及的血腥场面:1990年9月16日(农历七月二十八日)深夜,信用站的侯长生及其次子在家中被人杀死并放火焚尸:侯的尸体被火烧炭化,面目全非,次子浑身是血,头部有明显刀痕。

“一下子死了爷儿俩,家里的房子都被火烧了,房顶都塌了。”2005年9月29日,神头村村口的石桥上,四五个村民压低了声音、你一言我一语地向记者描述当时的情景。

邢台市内丘县南赛乡(原和庄乡)神头村,位于内丘县城西21.8公里处,在太行山东麓,村子南、西、北三面环山,一条东西方向的水泥路从中穿过,把一个村分成两半。这是一个仅有1800多人的安静的小山村。

这条水泥路的尽头是村子西部山头,那里坐落着内丘县历史悠久、规模宏伟、盛名于世的一处古代建筑:扁鹊庙。庙内有扁鹊塑像,庙左有扁鹊墓,每年农历三月,八方人士云集祭祀,香火极盛,达月余之久。这是村里一年的节日,只有这时,这个小村子才会显得热闹些。

两条人命、杀人焚尸,无论是对于村民还是当地警方,这绝对是一起影响重大的恶性事件。“我们村一直以来还是比较稳定的。杀人放火这种事情以前我们村从来没有发生过,别说在当时,就是现在想起来,我的心还扑腾扑腾的。”郭群生说。

今年52岁的郭群生,当时是该村村委会的成员之一,对村里发生的重大事件比较了解。

郭群生说,当时公安部门非常重视这个案子,专案组前前后后在村子里调查了近两个月,村干部们轮流提供饭菜。“但人家商量案件时,从来都不让我们在场,具体讨论过什么我们根本不知道。”

经过近两个月的侦查,公安部门于当年11月6日、7日(农历九月二十日、二十一日)先后从该村拘走犯罪嫌疑人5名,都是20多岁的青年。他们是:郭丰群、宁五申、侯山林、刘振江和郭全林。

“15年前,我就不接受我儿子杀人的事实。现在,我更加不接受。事实明摆着呢,儿子都被放回来四年多了,有事的话他们才不放人呢。”郭丰群79岁的的老父亲说话时,语气平静而迷茫,目光空洞。

这是2005年9月30日的午后,阳光洒在太行山脚下的这个小山村里,温暖而柔软。郭丰群的父亲坐在墙根下,拐杖弃置一旁。他实在不愿意提及因“杀人”而被关了11年的儿子郭丰群,那是他胸口永远的痛。

郭丰群的前妻、现已改嫁他乡的侯迷花,至今仍清楚记得郭丰群被捕那天的场景。

那天,郭丰群和她正在家里吃晚饭,公安局的人叫郭丰群,还对她保证说“只是跟我们去一趟,问几句话就让他回来。”郭丰群饭也没吃完,把碗一搁就出去了。但谁也没想到,这一去就是11年。

当天晚上同时被警方带走的,还有宁五申。“(农历)九月二十日那晚,是先抓郭丰群,然后又带走宁五申的。村里有人看见了,他们说,把宁五申带出来时,郭丰群已被铐在村口了。”宁五申的哥哥宁根山说。第二天,其他三人也被警方带走。

随后的一段漫长的日子,专案组的人不时地来到他们几个人的家里,变换着不同的地方搜查“证据”,其中宁五申还曾好几次带着手铐带警方回村来取证。

“一次,可能是五申说他把作案时的衣服和凶器扔到村头的一口井里了,公安部门为了取证,专门把井水抽干了,让民警下去找捞,但什么也没发现;还有一次,可能是五申说把作案时的有血迹的衣服埋到山上的一块地里了,公安部门把那块地翻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东西;而且,我的屋子地下也曾被挖了个大坑,估计也是为了找证据。”宁根山说,他猜想宁五申在里面一定被打得不轻,不然不会乱说“赃物”藏在哪里的。他说,在抓人之前,警察已经在村里调查了近两个月,如果宁五申他们真的杀了人,他们还会在家里等着被捕?

很快,这五个人的家长在给他们送衣物送食品时发现,他们脸上有明显的伤痕。“孩子没犯错,可不能老在里面挨打啊,咱们得抓紧想想办法,向司法部门反映情况,早点救他们出来。”家属们开始四处奔走,申诉、上访。

谁知道,从看守所到村里的路不过40多里,他们五个家庭却为之奔走了11年。

11年后的2001年6月11日,“犯罪嫌疑人”终于被从看守所放出来“取保候审”。这时,5个人只剩下3个,另外两个已经分别于1991年、1995年在羁押期间死去。

“现在我的一只耳朵还听不到声音,两只胳膊仍干不了重活。他们打人打得太狠了。”郭丰群说,尽管从看守所里出来也有4年多了,但之前的11年当中他在羁押期间所受的“拷打”,至今仍然折磨着他。

同样的情况在侯山林身上也有体现。他话语迟钝,精神低迷。“我觉得我哥回来之后,精神一直有问题,脑子明显不够使了,说话也结结巴巴的。以前的他可不是这样。”侯山林的弟弟侯青林说。

侯山林说,11年里,由于家人不停地申诉、上访,内丘司法部门既定不了他们的罪,又不放他们。“他们也害怕被上级部门发现,每次上级领导来看守所检查工作,他们总是把我们几个单独藏到别的屋子里,怕我们喊冤。”

还有比他俩更“冤”的。他们的苦痛和怨恨,至少还可以表达;而另外两人,所有的感受已永远不可能诉说---刘振江、郭全林,分别于1991年、1995年在羁押期间死去。

“在看守所,我们受尽了各式各样的毒打。我觉得振江是被打死的,他死在看守所的监室内。”郭丰群说,刘振江是1991年8月15日从看守所提走的,提审了5天5夜后,刘振江浑身是伤的被放回看守所,不久便死在看守所内。刘振江的哥哥刘小五介绍,他得到刘振江死去的通知,不得不赶紧去把尸体拉回来,因为背着“杀人犯”的罪名,“没有进村,当天直接拉到地里埋了。”“公安部门告诉我,刘振江是病死的,那怎么可能呢?一年前抓进去的时候,他还体壮如牛呢。”刘小五说。

郭全林的死,更加突然。郭全林的三哥郭玉林告诉记者,那是1995年3月14日中午时分,他接到了公安局的通知:“郭全林病死了,现在县医院,赶紧来拉走。”同样是因为背着“杀人犯”的罪名,村里没人去抬,郭玉林和两个哥哥只好借了邻居一辆拖拉机,把尸体从县医院直接拉到地里,埋了。“我看到我弟弟全林的胸部两侧,有明显的血迹,背上也有大块淤血。”郭玉林说。

然而,对于这两个人的死因,他们一直没有明确的证据。两个人的家属现在都很懊悔,“我们当时不懂法,不知道保留证据,根本没想到作法医鉴定。”

2002年7月,郭丰群他们的取保候审也被解除。但这仍旧无法弥合这件事对他们以及他们家庭带来的创伤。

这一事件深刻地改变了这5个家庭的命运。他们本人失去了11年的自由甚至生命,而距他们二十公里外的家则整日被愁苦和悲伤笼罩。5个曾经“日子还都过得去”的家庭如今个个都一贫如洗。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