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列车起火数百乘客跳窗逃生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3:19:13

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怎么就能下得了手?昨天中午,晓俊的父亲赖军和大舅陈先生一致向记者反映,“她性格有些古怪!我们怀疑她心理有些不健康!”

陈先生告诉记者,他兄妹一共四人,晓俊的母亲陈某是他二姐,性格一直比较孤僻和狭隘,“包括对童年发生的一些事情,她都一直记恨在心,常常对人说起”。

他说,陈某和女儿的矛盾还要追溯到三年前。那时,晓俊在新华镇一个学校读五年级。有一天,家里发现丢了钱,陈某怀疑是晓俊偷了,晓俊不承认,陈某就打了晓俊一顿。没想到自觉委屈的晓俊把这事告诉了学校老师以及同在广州的亲友们,大家为此都批评陈某。后来老师到家里家访时还特别说了这件事,让陈某觉得丢了脸面。

“她当时就很生气,发誓再也不要晓俊读书。”陈先生说。在这种情况下,家里人把晓俊送回重庆老家,瞒着陈某让孩子在老家继续上学,后来不知怎的陈某知道了,当即非常恼火,今年国庆节,她从广州赶回老家。“(女儿)不听我的话,我不要她的命,我就割了她两个耳朵。”陈某当时气冲冲地说。

赖军说自己即后也坐火车回到了家。经过劝说,妻子表示不追究这事了,但要把孩子带到广州来。10月8日,一家三口回到广州。赖军说,这样一直到事发前,晓俊都没再上过学,一切都很平静,没想到最后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晓俊本人证实了父亲和大舅的上述说法。有关人士指出,陈某做出这种严重违背母性的反常行为,确实让人很难理解,但究竟是否存在精神障碍,必须通过司法鉴定。

这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圆圆的脸蛋,水汪汪的眼睛。昨天上午记者在花都区人民医院见到晓俊时,刚刚做完手术的她躺静静躺在病床上,两只耳朵缠着白纱布,手上还有残存的血渍。

晓俊:(当时)我都睡了,弟弟也睡着了。她突然压在我身上,把我手也背在后面,然后就割我的耳朵。

晓俊:她说我不听听她话,所以要割了我的耳朵。我就求说,“妈妈,别割我的耳朵。我今后听你的话”。但她说不行,一定要把我的耳朵割下来。

晓俊:耳朵已经没有了,告了她也找不回来。但我永远也不想见到她!我要回家读书(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她咬住嘴唇,努力不使自己哭出声来)。

昨天下午3时30分许,办妥取保候审手续的陈某走出派出所。她神情憔悴,事发以后,她拒绝吃饭,甚至连水也不愿喝口。面对前去探望的丈夫和弟弟,她的回答都只有一句话:“你们让我坐牢去吧!我愿意坐牢!”

对于事情发生的过程,她描述的情况与陈先生和赖军相同。她向记者讲述了多年来她对女儿的种种关爱,描述了她和丈夫在外的艰辛。只是在她的言语之间,透露出一股哀怨。

“我自己的女儿,我做母亲的为什么就不能管教她!我教育她一下,她们就都来指责我!她还要去报告老师。”说到这里,她眼里流下泪来。

3个年轻生命的不幸离去,使原本平静的壮族山寨,一夜之间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昨日上午,晨报记者探访了嫌犯张斌的家,吃惊地发现,不但3名被害者住在同一个村里,而且他们与张斌家都多少有着亲戚关系。悲痛之余,嫌犯的母亲向晨报记者透露:正是父亲的报警,使得张斌在回家当晚即被警方抓获。

张斌的家,位于广南县阿科乡龙蚌村1组,一个距离县城大约40公里的壮族山寨,迄今只有一条狭窄颠簸的土路通到乡里。在这个600人左右的村子里,张斌的家有点特别,没有围墙,独自一户座落在村外的河谷里,后面紧靠着一块巨石,巨石上布满大大小小的洞,像一个个张开的嘴巴。屋子就是当地农村常见的两层木屋。

张斌的父亲不在,母亲姚万洁(音)坐在屋门口,看到记者进来,立即拿凳子招呼坐下。记者发现,虽然时近中午,但略显空荡、破旧的屋里光线很黑。但特别醒目的是,正对屋门的桌子上放着一把绿色的崭新吉他。

“张斌今年16岁,在家里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没等记者问,满脸憔悴、精神萎靡的姚万洁就说开了,“前年,他哥哥在广东打工,遇车祸死了,他姐姐还在广东打工,张斌出事后她想回家看看都没路费。”

说起吉他,姚万洁称,那是今年3月份,丈夫张树昌到县城给儿子张斌买的,因为他非常喜欢唱歌。她指着旁边的DVD说,以前张斌就喜欢跟着它唱歌,还经常喊来陆坤、韦世友一起唱,而陈立雨很少来。

姚万洁透露,从很小开始,张斌就有偷东西的坏习惯,比如偷邻居家的稻谷,或者直接进人家屋里偷钱,父母知道后会打骂他,但每次他都承认错误并保证以后改正。

据悉,今年刚开学时,张斌表示不想上学了,想学开车拿驾照打工赚钱。由于大儿子的死,为了不让张斌外出打工,今年5月29日,父母东拼西凑了2万多元买了一台烘干机,想等到张斌初中毕业后回家,烤茶做生意用。

从言谈举止之中,记者可以感觉到,姚万洁对于儿子张斌的溺爱。虽然农村经济条件不好,但只要儿子想要的东西,一般都会买回来给他,就在暑假期间,烤茶机的生意由儿子一人把持,至于收入多少以及张斌从中拿走多少,她坦承都不知道;而即使犯了这样大的罪,记者自始至终也没听到她对儿子的怨恨,只是一再说对不起3位受害者的家属,因为他们多少跟自家都有亲戚关系,以后很难说话了。

“当时,他从家里要了400元钱,说是给摩托车办理牌照。”回忆当初的情形,姚万洁说,“他的摩托车从哪里来的,我们不知道,他只说捡了一个钱包,里面有5000元钱。”称要去办理手续,张斌还拿走了父母的户口册。10月13日,从家里拿走了400元钱后,父母一连几天都没有见到儿子。

由于几天不见儿子踪影,姚万洁和丈夫张树昌都有点担心,于是跑到学校问情况,学校答复张斌已经多天请假未上课了。没有办法,张树昌只得回家借钱到县城去找,得到的答复是,张斌因为偷摩托车被拘押,就在被拘押期间自行逃跑了。

19日早晨,还在睡觉的张树昌听到楼上有声音,姚万洁上楼发现,多日不见的儿子已经回家睡在床上。随后,张树昌也上了楼。在父亲的严厉逼问下,张斌开口承认自己杀了人。至于杀人的原因,张斌只是一个劲地说自己糊涂。

“儿子,去投案自首吧,你没有其他出路的。”说着,张树昌将儿子拖下来。在走到离县城不远的一个瑶族山寨,张斌挣脱了父亲的手向山下跑去,张树昌没追上,只有半途回家。

“没想到,当天晚上他就回来了。”姚万洁说。当时是晚上8时许,他们都想睡觉了,忽然听到外面敲门声。张树昌从门缝里看见,门外站着狼狈不堪的儿子。开门后张斌冲进厨房,狼吞虎咽地吃着剩饭。几乎没有犹豫,趁着他吃饭的时候,张树昌跑到离家只有100多米的龙蚌小学,向专案组民警报警。

民警冲进屋里的时候,张斌还在吃饭。在父母的劝说下,张斌没有逃跑和反抗,顺从地戴上了手铐,被民警带走。至此,这个在一天之内连杀3人的凶手被抓获。(晨报特派记者李锐云南广南摄影报道)

本报讯(东亚记者庄利铭实习生李桦)25日晚,一辆黑色奥迪A6轿车停在了东北师范大学北门外,一名学生家长按照约定开车前来接家教上课。这时,一位年轻女孩从校园走出来,家长赶紧打开车门,恭敬地请女孩上车。女孩名叫范思乡,是个年仅23岁的硕士生,大学四年靠当“家教”不仅供自己念了大学,还为抚养她长大的伯父伯母重新装修了房子、买了家用电器。昨日上午,记者见到了这位已被保送成为研究生的“传奇”女大学生。

说起自己颇具传奇色彩的经历,范思乡说,她之所以有今天,可能是因为她比别人更愿意动脑筋,她来自河南省驻马店市一个偏远贫困的山区,从小父母双亡,是残疾多病的伯父伯母收养了她,2001年7月,她考入了东北师范大学数学系,为了凑足学费,她找到了一家地理位置不错却生意冷清的饭店,对老板说:“给我40天时间,我可以让饭店红火起来,如果成功给我3000元,否则分文不取。”

第二天,她拿着管理方案找到了老板,老板答应让她试试。接下来,范思乡重新制定了饭店的管理制度,请老板新增了厨师,购买了新的灯光音响设备……一个月后饭店的生意越做越火,老板如约给了她3000元。

交完学费后,仅有的3000元已所剩无几,倔强的她决定自己当家教挣钱读大学。刚当家教时,范思乡每个小时只能挣10-20元,为了快速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范思乡针对学生特点制定了“四轮复习法”,这样,仅仅三个月,这个学生的数学成绩就从原来的69分提高到了129分,范思乡的工资也提到了每小时30元。

范思乡又买来高三数学资料深入研究,总结成六大教学板块,又借阅了青少年心理学书刊。由于她教的学生学习成绩提得快,来找她做家教的家长越来越多,为了节约时间,范思乡每次出去做家教基本都是车接车送。

一位和范思乡要好的同学说,小范现在同时做着12个学生的家教,报酬全是一小时50元。由于人数太多,她把其中的六七个学生集中在一起,利用双休日上课,加上另外6个单独授课的学生,她一天就能挣到1200元。范思乡说:“我大学四年的学费都是我做家教挣的,具体数字我没细算,一个月大概五六千吧。”

对此,东北师范大学张文东副教授说,范思乡能在不影响正常学业的前提下,靠做家教实现自己的求学梦,有力地说明了命运是可以用知识来改变的。东北师范大学已经出资5000元邀请范思乡为全校学生做报告,报告的题目就是《知识改变命运》。

中新网10月29日电据“中央社”报道,中国国民党今天举办台湾光复六十周年学术研讨会,党主席马英九说,台湾当局领导人认为抗战胜利不等于台湾归给中国,这种说法违背历史事实。

为纪念抗战胜利与台湾光复六十周年,国民党党史馆上午在党中央举办座谈会。邀请一百四十多名学者专家参加,发表二十六篇论文。

马英九表示,这是党部第一次举办类似的研讨会,令人欣慰。这几年海峡两岸发展,让抗战胜利与台湾光复议题的研究更加透彻。

他说,台湾当局领导人说,抗战胜利、台湾光复不等于台湾归于中国,这样的说法违背历史事实。

他表示,所谓的“台湾地位未定论”已经成为过眼云烟,当时是因为国共内战,美国担心台湾沦落中国大陆之手,因而发展出这套理论。

马英九表示,美国和中国签订上海公报后,台湾地位未定论已经结束,这是历史的事实。

昨天8时30分,记者提前一个小时来到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号法庭,部分群众因各种原因没能进入法庭。

此次再审,窦学亮开庭便陈述了两点理由和意见,要求追究相关单位338万余元的经济赔偿。

此前的三次审理,鞍钢集团和鞍钢集团矿山公司都是作为被告,此次三家涉案医院派出代理人作为第三人参加了庭审。

五家单位的8名代理人分别作出了否定性答辩,法庭将双方的矛盾归纳为三个焦点,即:窦学亮采取手术治疗方法是否正确;注射杜冷丁造成的毒瘾后果责任归属;应该赔偿的经济损失数额。

对于窦学亮提出的338万余元的赔偿数额,五家原审被上诉人均要求法院不予支持。

法庭按照程序再次提出调解,同意调解的窦学亮表示最低赔偿数额也不能少于200万,五个单位的代理人均表示“不同意”“不接受”。

随着审判长的法锤落下,“全国首例性功能索赔案”在20时15分宣布休庭,法庭将择日再开庭。

晨报鞍山讯(记者董南迪)在昨天的法庭辩论中,窦学亮首先说出了自己认为医院误诊的理由。

当说到对方一份证据时,他表示对方出具的证据中有伪证,两度拿出自己带有时间的照片,推翻了对方出具的部分证人证言。“我这都是带有时间的照片,能证明我什么时候开始瘦,什么时候开始拄拐棍”。此刻,他留下了眼泪。

鞍钢集团代理人一度对窦学亮一份病历的真实性表示了怀疑。窦学亮在这时愤怒到了极点,他走到审判长面前要求当庭查验该病历原件,并要求对方代理人拿出质疑该病历的原件,他要求法庭鉴定墨水书写日期,表示还是有人在作伪证。

提及癌症诊断和注射杜冷丁成瘾困扰他的时候,他再次流下了眼泪,他表示对方出具的医疗鉴定作为证据并不完全可信。

窦学亮提及了19年的伤痛令他激动不已,不仅说出了脏话,还提到当年审理此案的审判员与医院相关人员有利害关系,每到这种时刻审判长便对其提出警告和制止。

鞍钢立山医院的一名女性代理人就阴茎海绵体手术并非误诊进行了辩论,她表示立山医院没有按照癌症切除整个阴茎,而是按照已经硬结症切除了海绵体段,是正确的诊断和治疗。这或许触动了窦学亮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随后窦学亮便针对阴茎构成与对方进行了辩论,他表示阴茎构成和作用知识他在这些年来已经学得很多,从他掌握的文献资料中表明他的病症适合保守治疗,而并非任何手术治疗,对方仅口头说明没有书面证据不足采信。

在窦学亮发表关于阴茎构成的辩论时,法庭内变得鸦雀无声,而大多数人脸上却忍俊不禁。

窦学亮表示他没有吸毒史,注射杜冷丁完全是依照医院的诊断。“我扎过杜冷丁,我知道那滋味,6支就能上瘾,你们不信我出钱给你们扎扎看。”窦学亮的一席话逗乐了对方的8名代理人。当他在20时用一句“我完了”结束法庭辩论时,对方8名代理人再次被窦学亮的结束词逗笑了。

本报讯昨日下午2时左右,江安县城长江边,由四川省公路桥梁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大桥分公司正在修建的江安长江大桥6号桥墩工地施工现场突发事故,桥墩顶部钢筋垮塌导致11名施工人员9人受伤,2人死亡。

大桥位于该县城东郊龙君庙附近的长江边。据附近居民王先生介绍,当日下午2时左右,他突然听到从江边传来轰隆一声巨响,王及家人急忙外出查看,只见正在施工的该桥6号桥墩顶部钢筋已垮塌,正在现场施工的十多名工作人员被压在下面。王大叫出事了,并和闻讯赶来的当地居民一起迅速报警。

事发后,江安县委、政府负责人迅速率领当地公安、医务、安全等有关部门人员紧急赶到现场,全力抢险。2时30分左右,9名施工人员被救出,送往医院抢救。3时30分左右,压在钢筋下面的两名施工人员被救出,但不治而亡。

宜宾市委书记解洪、市长焦伟侠迅速作出指示:一是全力施救,全力救治伤员;二是认真开展事故原因调查;三是督促业主全面进行安全检查,确保复工后的安全生产;四是举一反三,全面抓好安全生产。

经初步调查,桥墩顶部钢筋垮塌的原因主要是长期停工致使钢筋锈蚀,加上长江上风力过大所致。当地已成立了事故善后处理等5个小组。受轻伤的9名施工人员,经现场施救和医院救治,已无生命危险。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