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一家自行车厂发生大火约四万辆车被烧毁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03:02

8月5日这天,现年62岁的广西南丹人廖某某来到独山县下司镇派出所,请求派出所民警为他寻找一卖淫女,要为他“主持公道,追讨医药费”。原来,今年2月14日,廖某某到独山县下司镇赶集时,别人向他介绍了一个卖淫女,廖某某付给该卖淫女12元钱后,进行了肮脏交易。可是回家不久,廖某某就发现自己感染了性病,久治不愈,不但使他经济上承受不了,而且在精神上也痛苦不堪。思前想后,8月5日,他决定到派出所求助,请求民警帮他找到该卖淫女,并要求赔偿其“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等。

廖某某这一天的请求,令民警啼笑皆非,作完笔录后,民警依法对自投罗网廖某某作出了治安处罚。(蒙影本报记者杨杰)

马六甲海峡沿岸三国邀请泰国参与海峡安保,拒绝美、日、印的派兵企图,并认为中国参与马六甲的安全保卫是正面的

8月2日,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苏达尔索诺透露,中国曾经提出一个协助印尼加强马六甲海峡安全的建议。不过,苏达尔索诺没有提及中国建议的内容及协助的方式。此前的7月30日,印尼总统苏西洛刚刚结束对中国为期4天的国事访问;8月2日,马来西亚副总理兼国防部长纳吉布在吉隆坡宣布,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3个马六甲海峡沿岸国家已原则上同意从9月开始在马六甲海峡进行联合空中巡逻。他同时表示,泰国虽然不是马六甲海峡沿岸国家,但对维护马六甲海峡安全方面也表现出了浓厚兴趣。

由于此前海峡沿岸三国拒绝了同样非海峡沿岸国家、美国的派兵协防的要求,此次邀请泰国参与海峡安全维护令人颇感意外。同时,中国将以什么方式对三国进行协助也已引起相关国家的关注。

马六甲海峡由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三国共管。它是全球最繁忙的海峡之一,承载着全世界1/3的贸易货物和1/2的原油运输。从1990至2002年间,中国85%的进口原油和日本90%的原油都通过这里。

但不容乐观的是,国际海事局位于吉隆坡的反海盗中心称,2004年,海盗在马六甲海峡成功作案189起,占全球海盗作案数量的40%。另外,在新加坡附近的最狭窄处,海峡宽度仅为2公里。万一海盗袭击在这些地方发生,或者海盗与海军或水警在这些地方爆发激战,这条联系全球物资的生命线将会中断。

马来西亚海军高官8日在雅加达与苏达尔索诺单独会晤后表示,一些国家有参与马六甲海峡安保工作的愿望,“这是一件正面的事情”,但其行为必须符合新马印三国就守卫海峡而达成的合作协议,三国将不会就他方参与事宜单方面做出决定。

美国一直计划派兵进入马六甲海峡,以“恐怖分子可能会在海峡内发动袭击以切断全球经济生命线”为由,屡次提及派兵的要求,力图获得对这条全球经济生命线的控制权。这与韩国、中国相对含蓄的作风形成鲜明对照。

美军负责亚太地区事务的高官艾伦8月3日在与印尼军方商谈过军事合作事宜后,就海峡沿岸三国在吉隆坡会议中达成的共识发表讲话说:“美方非常有兴趣帮助海峡沿岸三国建设防卫力量。”海峡沿岸三国中,只有新加坡与美国较为亲和。新加坡曾建议邀请美军参与海峡安保巡逻,但马上遭到印尼和马来西亚的谴责,理由是类似行为将引起主权纠纷。

苏达尔索诺此前曾表示,印尼理解美、日等国参与马六甲海峡安保工作的愿望,但美、日只能提供技术性协助,如捐赠巡逻舰和探测器,以支持海峡沿岸三国的安保工作,但必须明确的是,美、日不必出动军队。“美、日等国参与马六甲海峡安保工作的前提,是尊重海峡沿岸三国的主权,离开了这个前提,什么都不能谈”。

8月初,马六甲海峡沿岸三国分别在吉隆坡和印尼廖内省举行了两次高官会议,专门讨论海峡安全保卫问题。在吉隆坡会议结束后,马来西亚国防部长纳基再次强调,欢迎中国和美、日一起为海峡安保提供援助,“但是不能以牺牲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为代价”,“他国只能提供军事及技术资源,但不能介入海峡的管理与指挥工作,按照新的安保规划,新马印用于空中巡逻的飞机不够,相关国家可提供此类援助”。

对于东亚中、日、韩三国,印尼国防部长苏达尔索诺表示:“这些国家的石油需要经过马六甲海峡。这条海峡是它们的利益所在,但是,我们只需要技术协助。”

在吉隆坡和廖内会议后,海峡沿岸三国初步达成了邀请泰国参加安保和开展海空联防的共识。海峡沿岸三国在吉隆坡初步决定,与泰国共同成立海空委员会,采取预防性措施,保障海峡安全。该委员会下设一个海事委员会,负责海上安保,另有一个代号“空中之眼”的委员会,负责空中侦察。此外,新马印泰四国还可按照各自需要成立自己的指挥部,负责自身海域的巡逻。

8月22日,三国还计划邀请泰国参加在廖内省举行的协调会,以确定有关海峡安保的标准作业程序。

分析人士认为,海峡沿岸三国邀请泰国入局,是制衡美国野心的一个新举动。此前,它们曾考虑邀请印度入局,因为印度的海军力量在亚太地区相对强大。但是,印度的整体国力较强,找这样一个“拍档”恐怕会触动美国、中国、韩国、日本等相关国家的敏感神经。

泰国入局则不会引发强烈反应。同时,泰国的加入可以作为三国加强海峡安保工作的亮点,因为装备了航空母舰和从中国等国进口水面舰艇的泰国海军实力相对强大。这还可以回击个别国家以海峡沿岸三国军力薄弱、欲派本国军队进驻海峡的企图。

在学校的时候,他是一位让老师和家长头痛的“差生”,高考落榜。谁曾想仅仅数年之后的今天,年仅21岁的他不仅获得了几项世界级的高难度网络认证、参与过几项国家级的网络工程设计,而且手中还拥有数项国家专利等待开发和转让。那么,这位高考落榜生究竟是怎样走出困境、选择人生并走向自己成功的呢——

1998年夏天,对于17岁的李明来说绝对是一个黑色的季节,也是他人生路上品尝到挫折与痛苦的一个苦夏。这一年,他高考落榜了。

在世俗的眼里,考上大学是当今社会走向人生正道的第一个关口,可17岁的他却偏偏在人生这个最紧要的关口重重地摔了下来。他只考了200多分,这个分数足以让他在他所就读的河北省藁城市一中拿倒数第一(后来一查果真如此)!

七月里,每个家长都在拿孩子的成绩互相攀比着。考得好的,无疑是很长面子的一件事情,无论是考生自己还是家长都笑逐颜开、兴高采烈。而那些落榜生和他们的家长们,却掩饰不住无限的伤心和失望。在当今这个文凭至上的社会,考不上大学,就意味着你的人生道路从此将更加艰难,你未来的人生将可能就此而丧失希望,你将来可能永远挣扎在社会的底层……那几天,李明的母亲虽然仍每天上班,却笑容全无,因为与她在同一办公室的一位同事的女儿,高考一下子考出了610分的高分。两相比较,李明一家的生活一时暗淡无光,父母亲在外面几乎抬不起头来。

虽然自己学习不好,但李明从不认为自己是笨拙愚钝的学生。对于未来,他另有打算,只是他的这种打算与眼下的学习方式和现行的学校教育严重相悖,使得他在学校时屡受歧视、进而在高考这一事关人生前程的关口败下阵来……

高考落榜、年仅17岁的李明面临两条路的选择:要么复读,要么自学考试。复读李明不愿意,他再也无法忍受那种氛围。于是他选择了石家庄一所计算机自考学校。

“你们知道我手里拿的是什么吗?这是一张很普通的数据光盘,但它却能装下上千本书!”开学典礼上,老校长拿着一张镜子般的圆盘向新生介绍着。李明平生第一次见到CD-ROM,立即对这东西产生了兴趣,心想有了这个家伙就再也不用去图书馆费劲去找自己需要的资料了,一张光盘就能看好一阵子。不过这个东西好像必须通过电脑才能看,那也简单,把电脑学会不就得了。

好不容易熬到上机课,李明套上脚套,来到机房里,看着黑底白字的dos界面,虽然什么都看不懂,但就是觉得有一种说不清的神秘感笼罩在电脑的四周。听着老师的命令敲着字符一步步进入练习打字的界面,照着电脑提示四处摸索着键盘上对应的字符,抬头时却看左边的一位女孩已是运指如飞,而右边几位正在将一个方方正正的塑料片插到电脑里,敲了几个命令行,电脑上竟出现了类似“小蜜蜂”游戏的画面。那时的李明对这些“高人”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为了能有机会更多地上机,李明花120元在学校门口报名参加了电脑学习班。学习班里的电脑用的都是无盘工作站,操作系统也是老得不能再老的DOS,现在已经很少能够见到这种电脑了。键盘熟悉后,为了早日征服dos,李明向同学借了一本“dos傻瓜通”,约定3日内归还,这意味着我只能在三天内学会dos,否则书就白借了。3天后当他打着哈欠将书归还同学时,已经掌握了300多条不同的dos命令。那段时间里,征服电脑的强烈欲望和好奇心支配了李明的整个身心。

那以后的一段日子,李明不断地到在市农业银行工作的表哥那里蹭机,又让父母帮着联系在石家庄单位有电脑的熟人,自己死皮赖脸地跑到那里套关系,趁他们下班后利用晚上时间去蹭机。接触不到电脑的时候,就捧着买来的各种电脑杂志乱看一气。那时候他开始对入侵和破解感兴趣,而要搞懂它们则需要各方面的知识。所有的学习资料他都是从那张黑客教学光盘上打印出来,照猫画虎学着软件破解和系统入侵,看到不懂的地方就去书店。UNIX,汇编,C语言,网络入门等方面的书籍不管是否有用就买了一大堆。

那段日子即将迎接自学考试,而父母的身体也并不太好,为了不致使父母过分伤心,李明给自己定下了目标——无论如何也要先考过这首期的三门课。临考前一个月,暂时离开了电脑书籍。课是不能再按部就班地上了,落下得太多,跟不上,只好自己再补。每天拿着哲学、线性代数和计算机基础这三本教材跑到经贸大学去自学,晚上发挥自己的熬夜特长窜到师范学院的通宵教室接着看,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迎来考试。后来他竟然将三门课全部考过,成了班里为数不多一次通过的“好学生”。而这时,他又已经一心扑在了电脑上,不再关注其他事情了。

“学电脑没有电脑又怎么学啊,而且没有电脑根本无法理解那些编程之类的课程!”为了能真正拥有个人电脑,假期中李明每天缠着父母,而这次因为考试成绩不错,原本答应在两年后再给他买电脑的父母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出了6000元买了一台电脑,并放在了表哥当时在市农行的单身宿舍内,说好由他监督,只准在周末过去玩。

1999年初将电脑搬到表哥单位的单身宿舍后,对于学校李明是能不去就不去。表哥也因为工作无暇顾及他,他便整日窝在宿舍里,一个人同电脑交流着,时间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概念,昼夜星辰的交替似乎也没有意义。饿了,去食堂吃些东西;困了,倒在电脑旁的床上打个盹,醒来后接着“交战”。即使出去,大都也是因为要买书和软件。几个月里光是盗版光盘就买了300多张,仅电脑类书籍就买了四五十册,把市面上能见得到的软件都玩了个遍,而这些软件还都是英文界面,没有汉化版,他就对着金山词霸将单词逐个翻译,然后记到本上,一个个地硬背下来。

由于常常跟电脑打交道,学校自然去得少了。1999年3月份听说了河北微软培训中心第一届招生的事情,李明受到他们的蛊惑:通过认证后能够得到年薪10万的承诺,而且如果当时报名的话学费可以优惠到2500元。那时的李明正在兴头上,也顾不了许多了,性格冲动的他当即坐车回家,开始游说自己的父母,学费是他们两人一个月工资之和,也并不是一笔小数目,但还是终于得到了这笔钱。

一个高考落榜的学生想去考什么世界认证的系统工程师,这在家乡迅速传为了笑谈,舌头底下压死人,再次回家后每个知道这个“笑柄”的人眼神中都带着蔑视和不屑。但李明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

那届培训班共有58名学员,除他之外都是有着相关工作经验的本科生和硕士生。李明捧着6本砖头般的英文教材,反复闪现在脑海中的也只剩下了“拼命”这个单词。白天,他对着金山词霸翻译着书中每个不懂的单词,试图读通书中的含义。那时他总结了一个包含1000多个专业术语的单词表,硬记了下来。晚上,上课时结合未搞懂的知识点,用录音机将授课录下,回去后反复去听、去理解。两个月的培训,他弄懂了每一堂课,并结识了业内的很多朋友,身上也由此少了十几斤肉。可那几个月,培训班内优良的网络环境让他如鱼得水。除了每天去机房练习书本后面的试验之外,他也在闲暇时试验着手中的各类网络安全软件,对网络的认识也加深了许多。

1999年五月,李明成为培训班中第二个通过MCP认证的学员,虽然通过这个最初级的认证仅需一门课程考试,但也是一个好的起点,毕竟当时的石家庄没有几个人拥有该认证。当他兴冲冲地去久已未至的学校炫耀时,却被新换的班主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李明吗?待得到肯定答复后,毋庸置疑地说:你已经被学校开除了……

2000年1月,凭着对网络已有的熟悉和掌握,李明应聘到上海博达网络设备公司办事处工作,成为路由器行业内年龄最小也是学历最低的技术工程师,负责河北和内蒙古两省内公司所售路由器的安装维护和调试。由于学历(高中毕业)的缘故,薪水被定为1500元,这几乎是公司薪资标准的最底线。可李明并不在意这些,他自己有着更高的目标。

他平时的日子是在频繁的出差中度过的。除了排除故障,他还要承担给客户培训和方案编写方面的任务,以及跟随主管陪同一些主要客户。没有任务时,他便一门心思地在国贸中心的办事处准备着MCSD和MCDBA的考试。5月份的时候才了解到cisco的认证体系,不知天高地厚的他对这套认证又发生了兴趣,不仅仅在于它同自己的工作息息相关,也在于它的通过难度。考试和培训费用也是出奇地高。每门课单考试费用就达1000元,而CCIE的笔试则为3000元,lab考试则达10000多元,这仅仅为考试费用,还不包括培训!CCIE是业界公认的所有认证中难度最大,花费最高,也是淘汰率最高的考试。那时CCIE之下是CCNP认证(需要在通过CCNA基础上再考四门课),而当时与CCIE平级的为cisco认证售前网络设计专家——即CCDP认证,要求在通过CCNP的基础上再拿下CCDA考试和CID课程。后来待他放弃CCIE的lab考试时,仅在cisco认证的考试费上就已花费了两万余元。

2000年的石家庄书店中很难见到有关cisco方面的书籍,为了通过CCNA的考试,李明将书店中能见到的所有有关cisco的书籍都买了回来,甚至包括了CCIE的英文教材。

近三个月不分昼夜的学习——利用一切可能的时间,出差时在火车和汽车上看;办公室中困了就在地板上打个盹,醒了再接着学,并结合公司的路由器做着实验。7月底李明终于拿下了CCNA的认证。但那段日子,他的平均睡眠每天仅为三个小时左右。

2000年8月份cisco将全部认证体系来了个彻底更新,内容和考题均发生了很大变化,在相关教材都没有推出的情况下,李明便又开始了准备CCNP2.0和CCDP2.0考试的相关资料,并借了几台旧的cisco路由器,向CASE更高端的认证发起冲刺。

2000年12月到2001年初,李明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考试中度过的。他自己一万多元的积蓄为此消耗一空,多日加班积攒的休息日也得到了充分利用,不同认证间的交错考试也锻炼了他面对压力的韧性和忍耐。举个例子:如果希望拿到CCDP的认证,首先需要通过CCDA的考试,而CCDA的考试对英语阅读的要求极高,它是通过一个个的案例分析来判断你在网络设计方面的能力的,每个case如果单独打印出来,将占用至少4~5页打印纸。一般而言,你会碰到3~4个case,在自己第三次冲刺CCDA的考试时,竟然碰到了5个CASE,并且仅有短短的两个半小时,只有在了解这些案例的基础上,才能去做50多道题目。精神几近崩溃!时间很快过去,打印机将成绩打印了出来,一条绿线:PASS!李明兴奋得尖叫起来,欢呼声随即响彻了整个楼道。

据李明自己讲:2001年他通过CCDP2.0考试时,中国也仅有100多人拥有该认证。事后他在网上搜索了一番,并查询了相应的一些培训机构,不经意间发现自己已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同时拥有“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MCSE)”、“微软认证软件设计专家(MCSD)”、“思科认证网络专家(CCNP2.0)”、“思科认证网络设计专家(CCDP2.0)”认证。

拥有“中国铁路第一速”美誉的“中华之星”号列车,8月1日在沈阳北站首次正式载客运营。沈阳运载的首批旅客200余人,准时驶进河北山海关车站,完成了它的首次载客运输行程,全程400公里用时仅3小时,运行时速160公里,这个时速于“中华之星”来说只使用了一半的力气。

“中华之星”电动车组是我国自行设计,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高速电动车组,设计时速为每小时270公里,满座能够承载726名旅客。2003年初,该电动车组在秦沈客运专线进行正线试验时,曾创造了每小时312.5公里的“中国铁路第一速”。经过近两年时间、50万公里的模拟载客运输试验后,最高时速可达312.5公里的“中华之星”号列车正式运营。

在不到3年时间里,外交部先后举行了8次公众外交“开放日”活动,这还不包括曾经邀请300名小记者去外交部采访的那一次。而且,外交部的这一活动已形成制度,一年至少两次,分别在上下半年。这是否意味着外交部已从公众外交中尝到了甜头?

8月14日,外交部新闻司参赞宋荣华在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明确表示肯定。宋参赞说,以前,中国公众对中国外交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还曾经给外交部寄“钙片”,意思是中国外交太软,需要补钙了。现在,经过沟通,经过媒体平台的推动,公众对中国外交的了解比以前全面。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金灿荣教授对记者说,外交部的这些做法表明:第一,中国与外部世界联系在加深、加强和加大,外交部为普通中国公民提供的服务明显增多,而且人性化服务越来越多。这表明,中国外交着力点已从纯粹的处理政府间事务的传统,转为加大对老百姓利益的维护。第二,中国民意开始更多地关注中国外交,这一点已经得到外交部门的重视。第三,中国外交透明度进一步增加。金教授特别强调说,国家利益,若不是由国民自己表达出来,而仅仅是由外交精英们归纳出来,这就有可能不符合真正的国家利益。现在,中国外交更加尊重专业操作,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也是外交实践进步的表现。

其实,不仅仅是外交部单方面尝到了甜头,公众也从中获益匪浅。比如,就在8月14日的“公众日”活动中,公众把李肇星、沈国放等中国高级外交官都当成了明星去追逐。外交部每天24小时对外开放的官方网站2004年的点击率高达7亿人次。据悉,外交部已接待来自全国近30个省区市、40多个行业的2000余名观众,众多国人今天能够亲自走进“衙门”。

中国外交部部长李肇星8月14日曾说,希望中国公众给中国外交多出主意。但有专家提醒说,公众参与中国外交是必要的,但参与的程度还是很有限的,因为公众不是外交决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因此,公众参与外交更多的应该是从中长期战略着手,为培养新一代优秀外交官打基础。

金灿荣也指出,公众的要求本身往往有情绪化和掌握信息不完整的缺陷,而且,民意还具有波动比较大的特点。对此,金灿荣建议,在涉及重大外交问题时,外交部应该走向社会,走向大学,与那些对政治十分热情的人们进行必要的沟通,外交部应该有“走出去”的意识。也许巧合,宋荣华参赞8月14日曾说,现在的公众外交主要还是“请进来”,今后还准备“走出去”。但是,对于“走出去”的细节,宋参赞没有透露。作者:本报记者袁铁成

中新网8月17日电国际刑事鉴定专家李昌钰16日在纽约表示,“319枪击案”结案并不代表不再调查,如果从科学鉴识中找到新证据或反证据,随时可以重新调查。

据“中央社”报道,台“最高检察署”今日(17日)上午将向外界宣布“319枪击案”结案。李昌钰于美东时间16日上午在他的实验室接受电话访问时,对全案有关科学鉴识部分的始末,作了详细的陈述,他表示,“319枪击案”是一非常棘手、具挑战性的案件,全案不是他一个人能承担,台湾的检察、警调、学术界都花了很多时间侦查、研究。

李昌钰说,结案并不代表不再调查,如果从科学鉴识中找到新证据或反证据,随时可以重新调查。

新党主席郁慕明昨天上午宣布,将率领新党的3名骨干参加国民党中央委员选举。郁慕明还表示,将与马英九就定于8月19日、20日举行的国民党第17次全国党代表大会以及国民党末来人事布局交换意见。新党这一支人数虽少但却不可忽视的台湾重要政治力量,至此开始了重归国民党之旅,而这一步,也使台湾泛蓝力量统合,进入了一个新时期。

65岁的郁慕明1981年进入台湾政坛后,曾多次当寻立委”,在台湾有相当的影响力,甚至被称作“小诸葛”。

1990年,因为不满时任国民党主席的李登辉推行“台独”路线,郁慕明与赵少康、王建煊等人反出山门,成立了“新国民党连线”,并于1993年离开国民党,成立新党。出任新党主席后,郁慕明的政治立场渐为人所知。在台独势力甚嚣尘上之时,新党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坚持反对“台独”,与台湾一些“风派”相比,表现出鲜明和磊落的政治品格,在以投机取巧捞取政治分数的台湾政治气氛中,做到这一点实属不易。

新党客观上为曾困于“黑金”、“党产”的国民党自身改革起到了示范作用。

2003年,新党实行了党主席直选,对于因直选当选国民党主席的马英九来说,新党的理念无疑会让他感到亲切和容易接受,而这一点正是国新整合的必要条件。其实,马英九7月16日当选新任国民党主席后,就打算赴新党拜会郁慕明“请教”,但因郁马事务繁忙未果。而近期,这两位泛蓝主将,终于可以见面并做出一些大举动。

据报道,郁慕明麾下的赖士葆等3名要参选的新党“立委”,因为在国民党主席选举过程里赖士葆“挺马”而其他2人与王金平也有交情,因此都有当选国民党中央委员的可能。其实,从马英九这边来说,无论“交情”有否,都应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看待这次国新合作。

新党融入国民党,不光使泛蓝力量更加集中,还有利于泛蓝阵营的“定性”。泛蓝阵营中对台湾前途和两岸关系,也充满不同的想法和意见,并常常造成程度不一的冲突。新党积极推动两岸交流、推动国民党、亲民党和新党整合的主张,有利于泛蓝早日确定自己的政治灵魂,并使之与台湾民众的民生诉求有机地结合起来,以此缩小台独势力的活动空间。

对于国民党来说,2008年与执政的民进党的大比拼,固然是最为重要的政治目的,但国民党自身的革故鼎新可能是其生命力得以保证的关键所在。而是否能够坚持连战的两岸主张,并随着情势的变化与时俱进,将对国民党的历史定位起到决定性作用。因此,作为最大的在野党,国民党对泛蓝进行主张整合的责任更大。有使命感的领导人,应看到新党加盟提供的契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