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施工现场挖出两罐财宝遭哄抢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4:45:59

自中海油公开报价后,包括中海油首席财务官杨华在内的数位高管曾亲赴美国,与优尼科高层进行“磨合”。中海油希望在所剩不多的时间内,让自己的收购计划变得对优尼科股东更有吸引力。

按照公开披露的日程,优尼科的10人董事会今天将商讨一个“鱼和熊掌”的决定:是继续支持雪佛龙,还是转而支持报价更高的中海油?在此紧要关头,中海油昨天也紧急召开董事会备战。中海油授权的博伟公关经理蔡金青对记者表示,对中海油董事会一事不予置评,但允许使用当日海外媒体报道中的有关说法。

据昨天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海油昨天召开的董事会其中的一个议题是,商议批准修改对优尼科的185亿美元收购要约。也就是说,经过数周的磋商,中海油6月23日所提出的收购计划将产生一个“修订版本”。优尼科可能已经向中海油提出更多的条件。

《金融时报》引述知情人士的话称,中海油的董事们将考虑授权管理层提高收购报价。而这种考虑是为了应对竞争对手雪佛龙提高报价。

中海油与雪佛龙为争夺优尼科的“价格战”一触即发。路透社援引一位持有优尼科股份的美资基金经理的观点称,优尼科下一步将转为应付雪佛龙,它有可能在10人董事会召开之后表态,承认有意改为接受中海油的收购,借以刺激雪佛龙提高收购价格。因此,雪佛龙可能会赶在优尼科召开董事会之前,首次宣布调高收购价格。不过,就算届时优尼科董事会改选中海油的收购,放弃雪佛龙,雪佛龙仍有三天时间考虑调高收购价格。

据了解,今天,严义明将在香港正式召开记者招待会,一场科龙独董的“选战”即将拉开大幕。

昨天,在做客聊天室时,严义明透露,如果顺利成为独董,除了澄清历史上的科龙疑云外,还将建议对科龙存在的问题进行改革,尤其是要对科龙的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制度做出比较大的调整。“如果说有机会成为董事会薪酬委员会成员,我会提案大幅度削减包括顾雏军、独立董事在内的人员的薪酬”。

在互联网上征集罢免科龙现任独董和包括顾雏军在内的三名董事的投票权,毛遂自荐要当独董……作为仅持100股股票的小股东、多次为上市公司中小股东代理证券民事诉讼案件的上海律师,严义明已经展开一场声势浩大的“独董独立运动”。

而对于外界对其就此事“自我炒作”的质疑,严义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自称是“中国市场上第一个有意识地推动保护投资者权益的律师”。他表示,在上述工作都完成以后,希望能够物色到广东当地的既有保护中小投资者热情又有相关专业知识的人,成为独立董事,他则会退出,“不会留在位置上拿钱”。

事实上,在严义明“枪挑”顾雏军之前,关于顾雏军及其格林柯尔(资讯行情论坛)系的非议就从未间断过。2001年将科龙收归麾下,此后三年一直保持增长盈利,但种种质疑始终跟随着这位民营企业家。

去年,学者郎咸平以《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为题发表演讲,指责顾雏军在国企改制过程中席卷国家财富。进入2005年,科龙2004年财务年报上的大起大落甚至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

在2004年的前9个月,科龙仍然拥有数目大约2亿元的盈利,而在今年5月公布的年报中,科龙2004年全年业绩竟报出6000多万元的亏损。而顾雏军2004年的年薪就达600万元,占亏损额的1/10,其他在香港的高管人员的年薪也占据亏损额相当大的比重。巨大的数字落差促使中国证监会正式立案对科龙进行调查。有消息称,调查将于近期结束,并已认定顾雏军从科龙“抽逃资金”。晨报记者刘映花

昔日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著名战场老山脚下一个不起眼的水电站,已经成为中国目前最大规模的对外电力联网工程的起点

国际先驱导报驻昆明记者曾毅报道老山,二十年前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著名战场。当年的前线指挥部如今已经改建为一处旅游生态园。在老山山脚流过的盘龙河下游约2公里处,是一片繁忙的中越边境天保口岸;溯盘龙河而上约5公里,就到了猫猫跳水电站。

猫猫跳水电站位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麻栗坡县境内,隐藏在绿树葱茏的河谷中。水电站的规模和它的名字一样毫不起眼,从公路上经过,一不小心就会错过。而这个不起眼的水电站,已经成为中国目前最大规模的对外电力联网工程的起点。6月28日,一场令中越两国边境居民瞩目已久的110千伏联网送电工程竣工典礼,就在这昔日的战场举行。

双回110千伏输电线路起点:中国云南省文山州猫猫跳水电站;终点:越南河江省省会河江;全长:约28千米;送电电压等级:110千伏;送电电力:5万千瓦-7万千瓦;年交易电量:1.8亿千瓦时-2亿千瓦时。

6月28日上午11时10分许,云南省副省长李新华在天保口岸的典礼现场向调度员发出开闸送电命令。下午16时50分,越南河江省110千伏变电站合闸受电成功。这标志着中国文山和越南河江110千伏联网工程正式竣工,投入运行。

自此,不起眼的猫猫跳电站成为目前我国最大规模的对外电力联网工程的起点,也成为越南北部河江、安沛等省的一条新的能源动脉的起点。

这是继我国去年9月25日通过云南河口实施首次大规模对外送电之后,云南电网公司开辟的第二条对越送电大通道,也是继广西防城港向越南广宁省送电工程之后的全国第三个对越送电项目。

越南河江省人民委员会副主席黄廷祯在典礼现场对记者表示:“此次云电送越项目的建成投产,对河江和其它越南北部省份的经济有重大的意义。”

中方开闸送电仪式结束后,双方人员共同进入越南境内,前往河江变电站参加合闸受电仪式。盘龙河从变电站门口流过,河水依旧浑浊汹涌,两岸依旧是火红的凤凰花和青翠奇崛的山峰,除了河面变得略微宽阔,街道更加悠闲静谧之外,一切似乎与上游并无区别。

云南电网公司总经理王良友对《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介绍,去年9月25日送电的中国第一条向国外送电的高电压等级输电线路——110千伏中国河口向越南老街送电项目建成以后,运营状况良好,“与云南电网公司合作的越南第一电力公司因此希望加大向中国购电力度”。由于双方政府的支持和相关企业的坦诚合作,意向确定后的接洽谈判也非常顺利,第二条送电通道得以快速完成投产。现在两条线路输电能力达到13.3万千瓦,年输电量可达4亿千瓦时。

7月4日-5日,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第二次领导人会议(GMS会议)在昆明召开。电力联网和电力项目合作成为本次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预计到2010年,云电送越规模可达到100万千瓦。此外,云南向泰国送电的协议正在商谈之中;而作为云南电网公司母公司的中国南方电网公司也将与缅甸、老挝等有丰富水电资源的周边国家开展更加广泛的电力合作。

近年来中国国内电力供应紧张,为何还要向国外输出电力?对此,李新华对《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说:“云南的电力资源在全国相对丰富,而越南的电力需求旺盛。同时,国内部分缺电严重的地区由于相距遥远,成本高昂。另外,向越南输出的电力不足云南生产能力的1%,不会影响到云南自身的电力供应和对其它省份的电力支援。”

“我们的对越送电项目也是中国与GMS经济合作中最早可见的成果之一,已经成为了GMS经济合作的成功典范。”王良友不无骄傲地说。据悉,电力已成为云南省对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出口排名第9位的商品。

“Wanda无线鼠标是罗技最畅销的产品之一,在美国的售价大约为40美元。在这一价格中,罗技拿8美元,分销商和零售商拿15美元。另外14美元进入Wanda零部件供应商的腰包。负责营销的公司在加州弗里蒙特,这里450名员工的薪水加在一起比苏州装配厂4000名中国工人的薪水总和还要高出很多。中国从每只鼠标中仅能拿到3美元,工人工资、电力、交通和其他经常开支全都包括在这3美元里……”

美国《华尔街日报》这段报道,再形象不过地提示了外商在华投资的另一面,其特征便是利润的离岸化。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出口持续高速增长,1978至2004年,中国进出口总额增长54.9倍,年均增长16.74%,远远超过同期GDP年均增长幅度。中国对外出口增长是有目共睹的,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中国对外贸易的增长,很大程度上只不过是外资企业的出口增长。如2004年,天津的314家外资企业出口总量为99.4亿美元,占天津出口总量的99.1%。而103家内资出口企业总计出口234万美元,占有量不到0.2%。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乔治-吉尔博伊认为:“中国的高科技和工业产品的出口是由外国公司而不是中国企业在主导。中国企业严重依赖从美国和其他工业发达国家进口的设计、关键性元件以及生产设备等。中国企业几乎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去吸收消化和推广它们进口的技术,从而使得它们不可能迅速成为全球工业中的有力竞争者。”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拉美国家对外开放市场,国际垄断资本高度控制受资国的经济,并形成大量的利润转移。国际垄断资本把大量利润带回母国,导致受资国经济剩余所剩无几,从而出现受资国“增长而不发展”的怪现象,这便是“拉美现象”。

中国正逐步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但是中国并没有与之相应地出现有全球性影响的大型制造企业。这种发展是令人担心的。出口导向型和外资拉动型经济增长可能使中国的国民经济结构套牢在低端产业陷阱之中。并且,外资企业利用技术垄断和技术壁垒对本土企业产生挤出效应,本土企业对外资企业的依赖性又带来替代效应。

中国某些地区的经济实际上正处于一种“拉美化”的危险之中。投资于中国的跨国公司一端掌握核心技术和关键部件,另一端拥有销售渠道,只将中间一段低增值的加工环节转移至中国进行,中国逐步被逼迫到了发达国家跨国企业的技术产业边缘。

有人这样概括在中国的外国投资商:他们拿出30%的资本,拥有50%的股份,拿走了70%的利润,中国的资本只能拿30%的利润。而对OEM这种“贴牌生产”,有专家估计,外国人拿走了92%的利润,中国最多拿到8%。

九十年代以来,中国允许另外一种外国直接投资模式出现:即从中外合资转向外国独资。现在,外商独资企业占在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总额的65%,而且它们主导了中国高科技产品的出口。与合资企业相比,独资企业更不愿意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而且独资企业也没有像外资企业那样受合同约束而必须与中国合作者分享技术。为了占据中国市场的更大份额,它们极力对自己的技术保密。

中国的劳动力价格比美国、日本低二十倍,比泰国要低一倍,甚至比印度都低。沿海地区很多地方的财政税收每年增幅30%以上,而民工工资近十年却没有多少变化,这样的发展状况是不正常的,它会制约国内经济的长期发展。

而一旦外资大规模撤离中国,那么除了土地和工人,中国还能剩下什么?还靠什么发展?

就目前而言,外资是拉动中国GDP高速成长、提高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因素。但是我们应清醒地看到,当跨国公司在最优惠开放政策吸引下大举进入我国垄断性领域的同时,国内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仍然被捆着手脚,得不到应有的“国民待遇”。这样的“不平等”竞争如果再持续10年20年,岂不就重蹈了拉美国家的覆辙?

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我国资金短缺的状况就已经得到了根本改变,而外资的技术“溢出”效应并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在他们把大量利润汇到国外的同时,先进的核心技术并没有留给我们,比如中国汽车工业合资二十年,一款高技术含量的车也没有开发出来,满街跑的都是“贴牌车”。实践证明,以“市场换技术”的开放模式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

外资大量进入,还逐渐形成了对中国社会资产的拥有和控制。由中国并购研究中心出版的《中国产业地图》一书指出,中国每个已开放产业的前5名都由外资公司控制。在中国28个主要产业的三资企业中,外资在21个产业中拥有多数资产控制权。更为严重的是,除工业领域外,外资对我国流通渠道的控制也呈加速趋势。流通渠道是国家的经济命脉,它控制着市场,决定着生产,影响着金融。近年来,外资流通企业在中国发展迅速。从发展趋势上看,外国零售企业已经从进入期转向全面、快速的扩张期,无论是实际开店数目,还是计划开店数目都大大快于中国商业流通企业,并且单店规模也远大于中国企业。在流通渠道中占有主导份额的大型超市领域,外资控制的比例已高达80%以上,拥有绝对优势。中国零售企业只能在中低端市场经营,而高端市场已经失守。随着外资从高端市场向下延伸,民族零售企业在中低端市场也将面临逐渐萎缩的危险。

流通渠道的丧失必然导致对产业控制权的丧失。特别是以大型现代流通企业为依托的商业资本,对上游工业进行资本渗透和控制,形成了以需求为导向的产业链。可以说,谁掌握了流通渠道,谁就掌握了工业命脉。如果放任外资企业占据我国流通产业的主导地位,控制我国的流通渠道,中国的企业将沦为国外流通企业贴牌产品的加工车间。

只有降低对于外国资本的依赖比重,建立以“内源型经济”为主导的经济发展格局,才能使国家与民族经济长足发展,也才能防范可能发生的经济风险,确保国家经济安全。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新华网上海7月13日专电(记者徐寿松邓华宁)除了观望还是观望,交易量大幅缩水,甚至出现“负成交”,面对长三角楼市的“冰冻”行情,一些开发商不是因势调整自身的暴利预期、定价体系,而是转移矛头,竟赖是中央的楼市调控政策“造成了消费恐慌、严重伤及自用市场”。

楼市持续清淡是不争的事实。以上海市场为例,据金丰易居-上房销售监测统计,6月份前半月上海新房只售出5.9万平方米,约为去年同期的6%。5月份,楼市供求比(新增商品房面积与实际成交面积之比)达到1:0.42,有74%的新楼盘单月出售不足10套。“这个数字让我们自己都吓了一跳。”金丰易居-上房销售市场研究中心经理郑翎昀说。

官方网站“网上房地产”显示,6月1日全上海可售房屋在50套以上的在售楼盘有167个,到了月末,零成交的楼盘有75个,占44.9%。更有甚者,一些楼盘可售房源竟“越卖越多”,因为合同撤销的数超过了签约数,出现了“负成交”。

徐家汇的“汇峰鼎园2”、浦东的“世茂滨江2”等中心城区的楼盘,可售房源在6月份均多出了两三套,而宝山的“三湘盛世花园1”和松江的“松云水苑”,更是“多”出了7至18套不等。

南京、杭州的情况与上海一样,买家持币观望,市场深度僵持,新房成交量连续两个月锐减五成以上。

上海某大开发商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大谈中央的房地产调控政策“造成了消费恐慌、自用市场严重伤及,政策的效用开始受偏移、受扩大。”这位地产界人士声称,是政策导致“消费预期被完全扭转”“真正的消费者也持币观望”“想购买的不购买了,想改善的不改善了”,于是“消费进入抑制阶段”。

如此观点记者曾在不同的场合数次听到,在开发商中很有市场。它不是某个人的看法,而是利益群体的普遍意识。但对于开发商的“政策祸水”论,买房人用自己的行动给了有力地回击:凡是价格相对适中的新盘,销售行情均逆市上扬;大凡成为热点的多是中低价房,而萧条的恰恰是高价房。

在上海,5月成交百套以上的11个楼盘,均价集中在5000元到8000元之间;而当月销售排行末十位的楼盘,均价绝大部分在万元以上。全市66.5%的成交面积集中在外环线以外的中低价区域。在南京,网上房地产统计数据显示,江宁、江北等地价格在4000元/平方米以下的住宅,销售火热。与高档房乏人问津相成鲜明对比,6月份这两个低价区域的日成交总量约占南京市成交总量的一半。在杭州,不同板块中的低价楼盘也备受青睐。譬如下沙区的天元公寓,走中低价路线,开盘均价为4500/平方米,比同一地段一个月前开盘的楼盘便宜1000多元,结果,一路热销,连续多日居杭州新盘成交排行榜榜首。6月中下旬,杭州市透明售房网显示,成交量排在前列的城西天河西苑、九堡圆梦园二期、下城丽景家园等楼盘,开盘均价基本上都比周围楼盘便宜千元。

在整体萧条的楼市,中低价住房“冰里俏”说明:眼下楼市凋零的罪魁绝非调控政策,而是高房价与购买力之间的鸿沟。南京房地产研究所专家分析,为什么同在南京河西板块,开盘起价为6500元/平方米的万科光明城市销售冷清,而其后以4700元/平方米开盘的“中海塞纳丽舍”受热烈追捧,日销量位居全市之首?价格,还是价格问题。当高房价超出了市场购买力可承受的范围时,对于买家而言,观望、退市是唯一理性的选择,而预期只是加重了这场对峙。

“眼下楼市冷清,关键是价格有没有调整到位。”方方地产工作室的分析人士指出,要想真正刺激销售,冲破僵局,房价必须有较大幅度的调整。复旦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尹伯成认为,如果上海房价总体下调30%,可以预期成交量会上升到供求基本平衡的状态。

业内人士指出,既然房价过高、涨幅过快是房地产市场诸多问题的导火索,降价理应成为解决问题的起点,至少,它应是治理楼市冷淡不可或缺的一味良药。当下,开发商们该顺应市场,调整定价,而不是泼脏水、转移视线,死扛高价。

中国楼宇广告先行者分众传媒(FMCN.NASDAQ)昨日以每股17美元的价格在美成功上市,高于此前每股15美元的预期。按照此发行价计算,其市值达到了6.8亿美元,超过了主营候车亭媒体,在香港主板上市的中国最大的户外传媒股票白马的市值。

分众传媒昨日共发行1010万股ADS(美国存托凭证)股票,总共融资1.71亿美元。总裁江南春身价达约1.92亿美元。在2004年胡润百富榜上可排39位。

据纳斯达克介绍,此次分众传媒的募资总额为历年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股票中金额最高的IPO。7月14日,分众传媒的CEO江南春将应邀按响纳斯达克开市的铃声,成为享受到这一荣誉的第一个中国企业家。

昨日江南春的手机被转移至秘书台无法接通,但他在香港特区路演时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上市融资所得将主要用于广告网络的铺展上,同时积极关注新媒体广告,伺机进入互联网和手机广告领域。

根据分众传媒向纳斯达克递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融资所得中4000万美元将分别用于2005年和2006年的广告网络拓展上,其中1400万美元将用于今年卖场联播网的扩张。与聚众传媒直营方式不同,分众多是采取加盟方式来拓展自己网络。专家指出,采取直营方式要求前期投入较大,但易于管理;而加盟形式能分解投资压力,但对后期管理要求更高。

曼哈顿集团资深分析师陈智表示:“分众选择这个时期上市比较理想,走势应该不错。我认为今年是中国网络科技公司进入纳斯达克最好时机。去年网络板块开始好转,而一般网络股都有两三年的周期,进入过晚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