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 王军任财政部副部长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50:48

上网用IP或回拨卡作关键字搜索,你就会立刻发现许多类似或就叫回拨卡的业务。

本周一,记者采访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据其透露,手机回拨卡实际上是一种基于网络电话的技术变异。目前,主要还是在网络上暗地里推广,在市面上公开销售还是第一次听说。

上周末,记者在中关村某电子商城内发现,有一柜台内的宣传牌上写着“手机回拨卡,拨打长途0.15元/分钟。”据销售人员称,该业务是由陕西网通在上海主做的。

本周,记者回家时发现所住的小区楼内墙上张贴了一张搭载在北京网通ADSL业务底下的手机回拨卡业务介绍。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回拨卡是通过系统回拨实现两方通话的。这样可使单向收费用户(北京有如意133畅听卡用户、小灵通和固话用户)在本地拨打电话时不产生主叫通话费。因为通话是由系统回拨给用户的,所以不会产生主叫费用,而接电话是免费的。因此,它省下的是主叫通话费。

回拨卡主要用于打长途,目前多数是往外地批发,零售很少。其面值有50元、100元、200元的,批发或购买的量多可打5折,算下来合0.15元/分钟。

那么该业务到底属于IP卡还是利用移动网的单向收费?据业内人士介绍,其实,从小灵通和固话拨叫的预约号上所显示的17909,还有遇忙时联通用户需拨叫的17911135****7654和移动用户的17951135****7654上来看,这种卡很显然就是网络电话(即常见的IP电话)。因为政府职能部门及电信运营商对其监管不是非常有力,而且由于业务提供商所使用的终端设备较少,无法承载大量的用户同时在线使用,因此,通话质量成了其自身发展的一大瓶颈,这一点也恰恰是卖家不承认回拨卡是网络电话的最大原因。

据中关村代理该业务的公司张姓负责人称,他们销售的回拨卡源自陕西省网通公司,而他们是正规注册的,中科院集团公司下属的一家公司,并非是网上的骗子公司。他们提供的购买方式有两种,一是直接在销售点购买、充值;二是到公司网站上给网上账号充值。

记者通过进一步调查了解到,目前这项手机回拨卡业务在北京公开出售的很少,大部分都只在网上销售。记者打通了一家叫万线通的回拨网络公司的电话,对方告知他们的业务是由中国网通提供的,其只是代理商。他们没在北京公开设点销售,若要购买可以通过网络银行把钱打到他们给用户开设的账号里即可。

记者随后拨通了小区宣传单上的客服电话得知,这是中国网通下面的一家名为“大陆中科”的代理商自行开发的业务。同样也得往他们给的一个账号里存入话费,才能得到一个用户号并使用。

由于北京联通的如意133畅听卡业务(单向收费)可以通过使用回拨卡“占到”便宜,因此记者首先采访了北京联通。其市场部孙强先生在采访中表示,目前还不清楚手机回拨卡究竟是什么东西,尽管该回拨卡业务涉及联通的133畅听卡,但眼下看并没有对他们造成大的影响。

比较联通的冷处理,北京移动的态度积极许多。北京移动市场部副总经理刘殿锋告诉记者,他们也是头一次听说手机回拨卡这个东西。但凡是非移动的标准产品,只要是违反了市场纪律、规则,扰乱了市场秩序的,他们就会行使监督举报权,向北京市通信管理局举报。

网通的有关人士周三表示,回拨卡目前还不知道它到底有没有违规,但自称是北京网通代理商的那家公司应该不是他们旗下正规的代理商。随后网通律师团的一位律师称,在不了解该业务的具体技术应用的情况下,还不好说是不是违规的业务,网通会尽快让技术人员去调查,要了解清楚到底它是通过什么技术手段实现的业务才能判断。

虽然关于回拨卡的采访传真已经发给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市场监管处一周多了,但直到发稿时也没有等到回复。电话中,记者表示就问一个问题,即回拨卡是否违规,但有关人士表示,请示领导后仍旧是不能接受采访。

记者随后以消费者身份先后与信产部电信管理局市场处、设备处、投诉处、发展处联系,只有市场处的一位女士知道该业务。发展处的王先生则表示,他不是很清楚该业务到底是什么性质的,但去年2月份他们规范过企业间开展的一种类似的业务,是企业间约定拨打一个139********的手机号,通了后不要任何提示就挂了,然后回拨通话。之后规范了这个业务。他说这项业务从拨叫形式上看并不违反政策,具体业务的操作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应该由市场管理部门去管理。对于记者提到的回拨卡,他们将联系中国网通及陕西网通了解情况。

因为没有正规运营商的介入,用户预先存入的话费没有保障。特别是通过网络银行的付款方式,用户的权益很难保障。

对于该业务是否违规,像北京市通信管理局等监管部门目前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未来存在被叫停的可能。

记者向中关村内那家代理公司的业务员了解到的资费标准和他们公司印制的宣传单不一致。其告诉记者,通话费用是从用户通过系统回拨实现与被叫方通话后才开始计,然而记者在宣传单上发现,在资费标准一栏的第3条里明确写着“二次拨号接不通不计费”,而在第4条里又写着“早8:30-晚7:30免费预约,晚7:30-次日早8:30预约成功就开始计费,每次0.3元(主要是避免恶意预约、网络攻击)。”所谓的预约就是用户拨叫系统设定的预约号,听到拨叫成功的音乐声即预约成功。记者在询问其张姓负责人时被告知,其实是在第三次预约成功后才计一次费即0.3元。并表示不要看宣传单,因为不准确,而且公司规定的资费老变,只有他们告诉的才是准确的。从这一点看,经营上的可信度尚有待提高。

这种风险目前不知道来自何方。记者在采访时,以消费者身份进行批发交易时,对方告知一次不要买多,三五张即可,并且这生意就只能做半年。再详问其原因时便不予回答。

作为技术进步的产物,这些尚处在潜行中的宽带电话,目前在中国宽带电话“难产”和市场没有有力监管的情况下,才得以绕过电信运营商获取巨额利益。早在去年年底,就有一经推出即被信产部叫停的“万人迷网络电话”卡及各地地方电信运营商推出的宽带电话业务。而现在事实上监管部门还没有正式判定宽带电话的“释放日期”,而一些运营商也还在暗箱操作或变着法继续扩张用户。这就有了记者本月初发现的手机回拨卡。

北京移动市场部负责人在采访中算了一笔账,像移动的17951IP电话,现在拨打长途也是0.3元/分钟,由于100面值的卡只要38元就能买到,所以加上前三分钟0.22元,后0.11/分钟的市话费,即0.12元/分钟+0.11元/分钟,也就合到0.23元/分钟左右。移动方面认为,尽管这类IP业务多应用绕开话音线路走语音会有一定的优惠空间,但相信用户在资费相当的情况下,还是会选择由正规运营商提供IP业务。因此,移动认为这类业务在市场上是没有生命力的。

当过中国证监会主席的周小川,对于股票市场恶意操纵的认识应该比谁都深,想当初,本着“在其位谋其政”的周小川大刀阔斧、不顾股市里众多既得利益者的反对和阻挠,将中国股市的泡沫一点点挤了出去。

有人说,利用市场化的手段调控经济是“海归派”学者周小川的情结。也有人“披露”,在新一届政府官员中,周小川是惟一一位在西方学术期刊上发表过论文的部级以上官员。随之就有人得出“如此深厚的经济理论功底以及坚定、执著、洒脱的个性,注定了周小川在中国经济领域里的激情演出。”

可以说,周小川是一个热衷于“挤泡沫”的人,以前是股市,现在是楼市。

据统计,1998年至2002年,我国个人住房贷款年均增长近113%,房地产开发企业和建筑施工企业贷款年均增长超过25%,这种速度世界少有。2003年,房地产业继续延续这种势头,1-4月房地产贷款余额已超过1.8万亿元,占商业银行各项贷款余额的比例高达17.6%。

这让刚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极为不安。如何发挥货币政策的工具作用,改善因为金融资源的误配而造成的银行系统大量不良资产、尽量避免房地产业的高贷款给银行系统带来的风险就成了他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2003年6月13日,央行下达了被称为121号文件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信贷业务管理的通知》,提高房地产贷款门槛,为炮轰房地产业泡沫进行预热。金融业人士认为该《通知》“招招到位,无疑可促使房地产业运作规范和抑制虚热倾向。”也有经济学家称周小川单兵独进,为后来的宏观调控作探子。

据香港出版的《信报》2003年7月29日报道,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内部“三个代表”学习班上指出从货币供应量的过度增长到出现通胀,至少有半年的时滞,而这种压力转移到资产,如房地产、股票及其他投资价格上,形成资产泡沫,其时滞可能更长,危害也更大。因此,中央银行要增强货币政策和金融宏观调控的前瞻性和科学性,对可能出现的通货膨胀打出“提前量”,而不是等到已经出现明显的通胀时才采取措施。25天以后的8月下旬,大家明白了,周小川的讲话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话中有话,这个话中话就是央行从9月21日起上调银行的准备金率。

这是周小川第一次提出来房地产行业存在泡沫。他因此也成为向中国房地产业开炮的第一人。

2004年1月1日央行宣布扩大金融机构贷款利率浮动区间,在较大程度上赋予商业银行确定贷款利率水平的自主权;接着央行又分别先后实行差别准备金制度;提高再贷款利率、再贴现利率;提高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并实行了9年来首次加息;央行的一系列措施被市场人士评价为“中国调控手段更加高明更加市场化”,作为央行行长的周小川受到广泛好评。

这期间,尤其是对于加息,观察家指出,居民手中的钱大量流向房地产消费,不但抬高了房价,扩大了房地产业的泡沫,而且对宏观调控带来不利影响。因此,加息已势在必行。

从此可以看出,外界对于加息的理由,大多都归在抑制房地产虚火上面,这与周小川的观点暗合。

2005年,央行调整商业银行自营性个人住房贷款政策。提高房贷首付比例以及商业银行房贷利率,明确了进一步挤压房地产泡沫的目的。

如果说是因为房地产业关系着老百姓生活的安定和幸福,关系着小康社会、和谐社会的提早到来,这有点夸大其词。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来自于周小川所处的位置、所受的压力。

周小川再回央行,他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不到五年时间,环境却大不相同。首先,央行作为货币政策的主管部门,在经济政策中的作用越来越突出;其次,央行货币政策操作本身的难度更大了;再次,资本市场等对货币政策的影响越来越突出;最后,中国已经入世一年了,金融业的开放程度越来越高,外资金融机构调整到位之后可能会发起新一轮攻势,中国金融业面临新考验,而货币政策则将越来越多地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

周小川有过多届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的经历以及国有商业银行和资本市场监管部门主要负责人的资历,但不管任何职,周小川的经济学家的本色却始终一览无余。他的讲话富有理性色彩和专业水准,并且,周小川的英语很好,正因为如此,他能很好地学习国外的东西。

因此,良好的专业性和广博的见识让作为央行行长的周小川开始注意到了虚火旺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逐步带给银行业的巨大风险。

众所周知,随着我国住房制度的改革,房地产逐渐发展成为关系国计民生的咽喉行业,其高额的利润吸引了无数开发商进入,但承担进入风险的主要机构还是各商业银行。

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易宪容告诉记者,除了贷款给开发商以外,很多购房者中,炒房的不在少数,他们不光是用贷款买房,更用贷款买来的房再抵押贷款再买房,这正是银行的风险所在。

根据央行最新发布的2004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2004年末,购房贷款余额为1.6万亿元,增长35.15%,增速下降7.7个百分点。这1.6万亿元个人住房贷款已成为“胁持银行的新问题。

虽然国内房地产是否存在泡沫尚在争论中,但周小川明显已经感到了紧张:如果当地房地产泡沫破灭,房价势必大幅下跌,贷款买房者觉得亏了,很有可能不再还款,而银行拿到抵押的房产后又无法变现,最终只能成为银行坏账。

从更高的层面来看,就像易宪容博士在一篇文章中提出了一个“危言耸听”的论断,那就是中国的房地产业正挟持着整个中国经济。尽管建设部对此论断大肆批驳,但这不得不让央行行长周小川焦虑万分。

在以前的同事和下属眼里,周小川是非常具有亲和力、温文尔雅、很有风度的,他另外一个公认的工作作风是很愿意听取不同意见。但房地产带给银行业以及中国经济的风险如果只是停留在争论双方的嘴上,周小川也许还不会下如此大的决心挤压房地产的泡沫,然而,随着由审计部门曝光的中行北京分行“森豪公寓”6亿骗贷案、上海工行7141万违规个贷案等一系列巨额骗贷事件浮出水面,让周小川的担心变成现实,中国的房地产在他眼里已经到了非治不可的时候。

众所周知,房地产在中国是难得的几个暴利行业之一,所以,各方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对于房地产市场的泡沫之争就显得格外的激烈。

著名财经评论家水皮在中华工商时报上发表的《资本的力量究竟有多大?》一文,生动地勾勒出有关房地产的博弈。

周小川抛出121号文件之后,遭到了房地产商们的种种几近恶毒的反攻,那时的周小川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修炼到家。而房地产商们开座谈会、见记者、上网,他们天生就是演员,狠狠地抓住了话语权。周小川手下的一员战将、时任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的戴根有勉强上去招呼了几下,全不是对手。

终于,国务院出台了18号文件,肯定推进房地产的健康稳定的发展。之后,因为同样的理由,建设部研究中心出台了针对房地产市场泡沫论的反击报告。

这可以看作是周小川受到的第一次挑战,其对象表面上看似乎是建设部,实际上还是背后操纵的房地产商们。

在第一回合中,似乎是周小川输了。2004年2月4日,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在北京召开春节之后的第一个电视电话会议,代表国务院宣布对钢铁、电解铝、水泥进行宏观调控,拉开宏观调控的大幕。这中间,周小川紧盯不放的房地产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

由此带来的后果是,进入2004年,房地产业增长的势头不仅没有减缓,而且呈飚升的态势,一季度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34.9%,大大高于2003年21.9%的全年水平。

尽管如此,个性自我、坚定的周小川一点都没有认输的意思。2004年2月8日,中国银监会宣布将对钢铁、电解铝、水泥、房地产、汽车等行业的信贷资金实施专项检查。周小川执著的将对房地产的警报一直拉响。

3月24日,央行宣布从4月25日起,实行差别存款准备金率制度,同时实行再贷款浮息制度。

4月12日,在上一次调高的差别存款准备金率还未实行之时,央行第三次出手,宣布从4月25日起,再次调高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时,距离上年第一次调高存款准备金率不过半年多。

4月25日,国务院发出通知,提高钢铁、电解铝、水泥、房地产开发投资项目的资本金比例,其中,钢铁业资本金比例由原来的25%提高到40%,水泥、电解铝、房地产开发由原来的20%提高到35%。

4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要求统一思想,控制经济过热。当天,出席博鳌亚洲论坛的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发出警告,地方政府和一些企业不要和央行博弈,不要因为央行现在出手比较温和,就想趁机干一把,这样只会造成更严厉的措施出台。

吴晓灵的话音刚落,暴风雨就突然来临,中央亮出了“杀手锏”。4月28日,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整顿土地市场治理工作,责成江苏省和金融监管部门对铁本项目涉及的有关责任人作出严肃处理。

4月30日,央行、国家发改委、银监会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产业政策和信贷政策协调配合,控制信贷风险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进一步控制信贷规模,降低风险。

第二回合还没结束,周小川似乎已经成为明显的赢家。但是,真正的胜利标志还在于2004年10月份的完美加息。

对于利率的变动,周小川的态度实际上一直不明朗。从6月底到9月底,在是否要加息的辩论之中,周小川的态度悬而未决,甚至2004年10月1日,他在华盛顿明确表示目前中国尚无加息计划。但就在第三季度数据出来之后,转折突然出现了。此前有央行官员打招呼,即使要加息,也会选择一个市场不太注意的时候。这句话得到了验证。10月28日,央行突然在下午六点过后宣布加息。

此次加息带给房地产市场的冲击作用,一是加大了房屋投资者的负担,控制市场中不健康的泡沫需求,二是利用金融杠杆减少商业银行在个人住房贷款方面与日俱增的风险。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