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前美女总理之女婚后进军房地产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1:26:45

于晨说,赵波确实曾跳楼自杀,不过不是在2月6日,而是在去年11月17日,“赵波长期患有抑郁症,她的新书《北京流水》在某网站连载后,网友的评论非常激烈,有些不太善意,指责她出卖隐私。当时赵波的心情很不好,于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跳楼自杀。”

于晨不愿意多谈当时跳楼的具体细节,只透露赵波受了伤,“这事已过去,经过两个多月的恢复,现在赵波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好。赵波希望通过自己的事情唤起更多人对忧郁症群体的关注。”

据于晨透露,赵波的跳楼自杀与《北京流水》一书引发的争议有很大关系。但当记者点开连载该书的网站时,所有页面和网友评论都已被屏蔽。

据了解,《北京流水》被称为“女作家的私人生活日记”,记述了赵波从上海到北京5年的生活与情感感悟,描写了赵波与海岩、王朔等人的许多亲密交往内幕。其中海岩给她发黄色短信等内容在读者中引发很大的争议,不少人抨击赵波靠出卖自己的隐私获取读者,哗众取宠。记者范东波

赵波,女,1971年生于江苏,现居北京。著有多篇随笔小说集。在杂志和报纸开设专栏,传统杂志发表小说多种。在网上以网络策划人面目出现,以网名波儿主持赵波和她的朋友们的客厅。

昨日本报《梦里依稀救命人一十六载寻恩路》感动了众多省内外读者,、网易等门户网站纷纷转载该报道,网民跟帖热论。

在本报热心读者、辽宁师范大学、沈阳市皇姑区文化局、辽河油田劳资处、北国网网友等单位和好心人的大力帮助下,大连女孩苏眉的寻恩梦终于“见亮”!昨日15时,16年前勇救落水女孩的3个当年的大学生英雄全都找到了!

昨日8时,本报热线骤响,沈阳的石先生激动地说:“我认得照片上的两个男生,他们是我的师弟!”原来,石先生是辽师大计算机系88级学生,照片上中间那位带着一脸憨实笑容的小伙子叫刘玉杰,右边一手叉腰的那位叫宁宗民,都是辽师大计算机系89级本科生。“当年他们救人的英雄事迹我们同学也知道一些,可他们并不多说。可惜我没有他们现在的联系方式,听说刘玉杰毕业后去了沈阳市皇姑区教育局工作。”

随后在辽宁师范大学、沈阳市皇姑区文化局、辽河油田劳资处、北国网网友等单位和好心人的大力帮助下,本报四城市记者联动,一日工夫相继与刘玉杰、宁宗民还有杨学军取得了联系。

根据“宁忠民”可能在盘锦的这一信息,记者来到盘锦市公安局寻求帮助。听到记者介绍大连女孩16年寻恩人的事迹后,盘锦市公安局户政科的工作人员帮助搜索,但没有这个姓名。工作人员表示,有两种可能:一是他本人并不在盘锦;二是他本人虽在盘锦工作,但并不在盘锦落户。

昨日下午,记者又获得读者提供的信息,“宁忠民”可能在辽河油田工作。记者来到辽河油田公安局,但对方由于没有户籍管理职能,对寻找“宁忠民”爱莫能助。

记者开始把寻人的途径确定在辽河油田的劳资人事部门,辽河油田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辽河油田二级单位众多,如果不确定本人所在工作的具体单位,而且在职,查询起来有很大的难度。

随后,记者决定先从辽河油田的部分大的企业开始查起。当记者来到中石油辽河田分公司时,人事部的同志查询后表示,有一个相近的人名叫“宁宗民”,37岁,与我们估算苏眉救命恩的实际年龄相近。

当“宁宗民”的档案照片被调出来后,对比报纸上的老照片,的确有些神似。记者想起苏眉的这位救命恩人是辽师大毕业生,如果宁宗民的毕业院校也是辽师大,应该就是他了。档案显示,宁宗民毕业于辽师大。工作人员帮记者查找来宁宗民的电话,电话那头,宁宗民说16年前的确有过救人一事。

听说救人英雄们都找到了,苏眉全家人激动万分。“从接到第一个信开始,我的泪没断过,一直流。高兴得都跺脚,哎呀,这10多年了,终于找到了。登报纸怎么这么管事啊!”苏眉的母亲哽咽地说。

再见苏眉,她有些憔悴,她说她失眠了。“昨晚就一宿没睡,整夜的时间都在想着他们是不是会埋怨我,这么多年都没有和他们联系,是不是认为我家已经忘记了他们,可这是救命之恩呀!”

早上起来我还一个劲儿担心自己寻恩的梦想会落空,谁想到你们真的这么快就帮我找到了,我太高兴了!听说还有很多好心人帮忙寻找,我很感谢。

苏眉表示:“不知道他们现在工作情况怎么样,我曾经猜想他们应该从事教育工作,因为他们很正直、和蔼。也不知道他们的样子有没有变化,一直深深铭刻在我脑海里的是照片上他们那温暖的笑脸。什么时候能见到他们啊,我有很多的话要向他们说呢!我多想再跟他们真挚地道一声‘谢谢’啊!”

面对记者,宁宗民这位已是11岁女孩的父亲惊讶不已:“太意外了,过了这么多年还会有人提起这事。”

宁宗民回忆说,那时自己上大一,1990年3月的一天,他和两名要好的同学到大连西山水库玩。在坝顶上,他们听到坝下有“救命”的呼喊声,于是飞身就朝坝下跑去。

“我速度最快,跑到小孩子落水的地方,从坝上到坝下只一分来钟。当时,落水孩子离岸大约三米远,小脑袋一沉一浮的。我从台阶上纵身就跳进了水中,一把牢牢抓着落水的孩子,随后跑来的两名同学用树枝把我和小孩子一起拽上了岸。”宁宗民说,“当时自己既不会游泳,也不清楚水深情况。不过为了救人也没想那么多,衣服、鞋子都没来得及脱。”

宁宗民说,孩子被救起后脸被冻得煞白,怕孩子被冻坏,在和苏眉一起的小伙伴带领下,自己和同学就轮流抱着苏眉朝她家跑。“那年(1990年)端午,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宁宗民回忆说,苏眉的父母给自己送来粽子和煮好的鸡蛋,那时学生的生活条件也不是很好,宿舍里八名同学都开心地吃起来,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在学校过端午,有人送东西感觉真不一样。

宁宗民告诉记者,上学那阵子曾向自己父母提过救人的事,除此再也没有向其他人讲起过,连妻子和女儿都不知道自己救过人。他说,之所以不向人提起,只觉得当时那种情景,谁也不会见死不救。

宁宗民告诉记者,后来还去过苏眉家几次,不过次数不是很多。念大专的同学杨学军1991年夏天毕业前,他们3人一起到苏眉家,留下4人的合影以作留念。

因自己岳母住在大连,宁宗民结婚成家后每年都要去一次大连,而且宁宗民岳母的家就在西山水库山的一侧,去大连探望岳母时,他爬上岳母家后面的山,即可看到西山水库。“站在山顶上,往事也会浮现在脑子里,一生中做过这样一件事,我觉得挺满足。”宁宗民缓缓地说。

宁宗民:的确想过,尤其回岳母家时想过,只是想知道她生活得怎样。但时间长了,可能他们一家已经搬走了。

记者:你也有女儿了,怎么不向她聊聊,让她知道自己父亲过去的“英雄壮举”?

宁宗民:谈不上什么“英雄壮举”,大学生都有那种冲劲儿,自己觉得没什么好宣扬的。

34岁的刘玉杰如今已为人父,对16年前的那段往事却记忆犹新,救人的过程和宁宗民、杨学军回忆的大同小异,不过有一个场景最让他难忘,就是当时那个小女孩是掉在水库的一个水槽里,大概有三四米宽、两米深左右,他们3个从大坝上跑下来,到了一个平台上,这个平台比水槽要高五六米,他们当时就是从这个平台上跳到水槽边的。“如果不是为了救人,我们绝对不会从那里往下跳的,就是有人给钱我们都不会跳。”刘玉杰幽默地说,“后来想起就后怕,那个高度几乎有二层楼那么高,跳下去后我和杨学军都摔个屁股墩,就宁宗民没摔倒,所以他抢先跳下水救人,我和杨学军在岸边用力把他俩拉了上来。”

刘玉杰说,他和杨学军都是辽宁师范大学计算机系89·2班学生,由于都是系足球队队员,所以经常一起玩。救人时他们正在读大一,救人后他们还去过苏眉家几次,后来去的少了,主要是怕勾起苏眉对落水的恐怖回忆,但还是每年都能去一两次,直到大学毕业。他们救人的事当时在学校引起了轰动,学校在学期总结会上还给予了公开表扬,每人还被奖了一只小皮箱。

昨天一早就有不少同学给刘玉杰打电话询问是不是有救人的事,他知道后特意和爱人买了一份《辽沈晚报》,还对爱人说:“拿回去给儿子看看,他爸也是英雄。”

谈起这件往事,刘玉杰很有感慨:“能够挽救一个生命,对我们普通人来说确实是一个美好的回忆,谁会忘记呢。这些年有时我也想起过这件事,想知道被救的小女孩怎么样了,可是不知道怎么联系。我想就让这份淡淡的记忆永远留在心中吧。没想到她还会记得我们,有时间我一定回去看她。”

记者见到杨学军时,他正在翻看《辽沈晚报》。“看了好几遍了,总觉得像在做梦一样,没想到16年前的这点小事还上了报纸。”杨学军说。

杨学军回忆说,当时在西山水库玩时听到“救命”的呼喊声,他和宁宗民、刘玉杰几乎不约而同地循着声音跑了过去。只见距离水库岸边大约三四米远的水中,漂浮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脖子上系着一个围巾,似乎失去了知觉,正在随着水势下沉。尽管当时3人谁也不会游泳,但人命关天,离水边最近的宁宗民顾不上脱掉衣裤就跳入水里,径直扑向落水女孩,由于不会游泳,刚刚抓到女孩胳膊的宁忠民顷刻间也倒在水中灌了好几口。见二人危险,此时的刘玉杰也向水库里走去,杨学军也刚要下水,刘玉杰和宁忠民急忙喊住他让其到附近去找绳子和木杆救人,杨学军见四周没有,也立即下水伸手救人,就这样3人手拉手,形成一条“人绳”,经过几分钟的联手施救终于将落水女孩救上岸边。杨学军双手拽住孩子的两只小脚,使孩子头朝下控水,同时让宁忠民和刘玉杰拍打孩子后背,听到孩子咳嗽声音并吐出了一些水后,再把孩子平放在地。通过询问女孩的小伙伴得知了落水女孩家庭住址,3人一路小跑轮番抱着孩子把她送回家。

杨学军毕业后被分配到当时的葫芦岛市电子元件厂做仪表工,7年后企业被买断。无奈他只好凭着自己精通电脑的手艺四处打工,2005年,葫芦岛华天经贸有限公司慧眼相中了他,让他负责电脑销售的售后服务,他的一技之长终于彻底得到了发挥。

杨学军最后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他们还会记着这事,其实这不算什么,当时谁碰到这事都不会见死不救的。”

本报讯(记者唐骏)晚9点40分左右,西四环四季青桥西北角杏石口路路口,一列火车在倒行时,与一辆664路公交发生碰撞,公交车上售票员头部受伤,路口堵塞半小时。

坐在后排的乘客安女士介绍,事发时,这辆载有10多名乘客的664路公交车正从西四环辅路右拐进入杏石口路,路口西侧10米左右,1人举着手电筒在不停地晃动,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一列从北往南行驶的火车撞上正从铁轨上通过的公交车右后侧:“当时公交车剧烈晃动了一下,车尾部向左甩出了几米。”这列火车是由一节火车头和四节油罐车厢组成,当时正在倒行,与公交车发生碰撞的是末节的油罐车厢。售票员马女士告诉记者,她当时正在车后部售票,剧烈的震荡使她摔倒在地,后脑勺撞在地上,随后被乘客送往附近的四季青医院检查。除此之外,车上其他乘客只是受到惊吓。

晚上10点记者赶到时,看到公交车右后侧被撞出了一个大窟窿,火车停在铁轨上,铁路道口两边没有栏杆。火车和公交车正好隔断了杏石口路由东向西方向两条车道,造成交通拥堵。事发后,公交和铁路方面的有关负责人赶到现场。晚10点20分左右,火车驶离了现场,公交车被推至路边,该路口交通恢复,双方负责人赶往附近车站进行进一步协商。

现场抢修的公交车队工作人员称,公交车只是表面受损,其他部件良好。一名工作人员说,664路公交车开线5年了,这条铁路上很少见到火车通过,所以,很多公交司机都以为这是一条废弃的铁路。铁路警方的一名工作人员说,路口有“前方有铁路道口”的标识,过往司机应该提高注意力,一旦发生和火车碰撞情况,汽车司机应该负主要责任。

春节长假最后一天,朝阳交通支队民警从东郊火车站接回了一辆红色宝马轿车。至此,发生于去年11月10日的朝阳北路宝马撞人逃逸案圆满告破。今天上午,朝阳交通支队办案民警向媒体公布了此案的全部侦破过程。

去年11月10日晚上10点04分,一名骑摩托的青年男子在朝阳北路黄渠村横过人行横道时,被一辆闯红灯高速冲来的轿车撞倒,经抢救无效死亡。在事故现场,交警只找到一辆摩托车、头盔及少量散落物。一名目击者称,撞人的是红色宝马轿车。民警将车上的散落物送到宝马车专修厂,证实了目击者的证词,并判别出该宝马是老款5系,使用的是E34底盘。经过核查,全市共有40多辆同型号的宝马轿车。

朝阳交通支队随即通过媒体向社会广泛征集线索。媒体刊出消息的次日,有市民举报说,11月11日曾有一辆可疑的老款宝马车前往西郊汽配城维修。民警立即赶往修理厂调查,但此时车子却已于前一天被送修者取走。据维修工回忆,那辆车的司机是个年轻人,很着急地要求立刻更换前风挡玻璃和保险杠,损坏的部分与民警的判断基本相同。在工厂的废品堆里,民警还找到了被撤换下来的风挡玻璃。经过比对,这辆送修的车有明显的猛烈撞击过人的痕迹。该车当时悬挂了一副京A11XXX的黑色牌照,但经核实,车牌对应的车子并不是宝马,而且已经转到外地。据此警方认定,宝马车当时使用的是副假牌照。

在案件陷入了僵局不久之后,又有群众向警方举报,称在事发现场东侧三公里的朝阳某小区内,本来有一辆红色宝马,案发后却不见了踪影,该车车牌为京EU8495。根据车辆档案,车主为现年50岁的张某。据了解,张某一家经济情况非常好,经营着婚庆公司等多个产业。在接受民警盘问时,张某自称车子已于去年10月在旧车市场卖给了别人,但却不能提供买车人的任何信息。而周围的邻居则向警方反映,直到出事之前,他们还经常在小区内见到这辆车。邻居们同时还说,张某本人开车很小心,这种案子的确不应该是张某干的。经查,张某有一个24岁的儿子叫张建。民警找到张建的照片后,让西郊汽配城维修厂的工人进行辨认,工人们一眼认出,此人正是送修宝马的人。

今年1月16日上午10点,民警埋伏在张建出门时的必经之路上,等他刚一出门,警方将他当街拦下,当场抓获。并在随后从他家中找到了宝马车的行驶证。面对大量证据,张建的心理防线终于在4天后崩溃,向民警承认了撞人的事实。

落网后仅仅十多天,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24岁的张建看上去已经老了10多岁。据他交代,事发时车子的时速大约有100多公里,在发现前方有人后,他虽然踩下了刹车,但还是没躲过去。撞人后,他先将车藏在了马各庄附近的路边,次日前去修理。修完的车被他开到天津。但从媒体上得知死者是天津人后,他又匆忙将车开到广东佛山。经过改造,车子已被漆成了白色,车架号、发动机号也被更改。原车牌被他掰碎后扔进了珠江,车上则换上了一副沪A的车牌。根据他的供词,民警于1月底在广东佛山一个无人看管的停车场内找到了肇事车。目前,张建已被刑事拘留。本报记者安然

巴南区女教师状告校长性骚扰案昨日一审宣判:南湖中心小学原校长古文(化名)胜诉。据悉,这是我国立法禁止性骚扰以来的首例性骚扰案。

现年40岁的古文1997年始任南湖中心小学校长一职。次年8月,时年19岁的小雯(化名)调入该校所属幼儿园。

去年7月,小雯突然到巴南区教委反映校长古文对其进行性骚扰。经过调查,教委得出不存在性骚扰,只是古文有“和校长职务不相称的行为”的结论。

去年8月8日,小雯以人格尊严权纠纷为由,把古文推上被告席。小雯在诉状中称,从1999年9月开始,被告就经常以言语和行为对其性骚扰,还长期向其发送大量内容淫秽的手机短信息。小雯称被告的行为使自己患上神经衰弱并影响了夫妻感情,请求法院判令古文向其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1万元。

为了证实所言不虚,小雯向法庭提交了古文从去年5月3日至6月20日发给自己的19条手机短信。其中有“好陪吃陪睡呀”,“我需要你”等内容。

由于“禁止对妇女进行性骚扰”此前刚刚被写入修改中的《妇女权益保护法》。经本报披露后,这起被称为国内“性骚扰进入立法以来的第一案”,一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去年11月18日,巴南区法院依法不公开审理此案。法庭上,小雯和古文都抛出了各自的“杀手锏”。

小雯的“杀手锏”是一份根据19条“淫秽“短信形成的专家意见书。这份有北京大学法学院、中华女子学院等单位的8名专家签字的意见书认为,综合19条短信内容来看,古文对小雯的行为符合性骚扰的基本特征,是一起典型的性骚扰案件。

古文的“杀手锏”则是他申请法院向联通巴南公司提取的80余条短信息。这些短信是小雯在去年6月1日至6月21日期间发给古文的,其中部分和古文发给小雯的19条“淫秽信息”点对点对应。比如古文当初发“我需要你”信息后,小雯很快就回“老兄呀,我哪次写申请不就形式上过一下而已,下期你还会在你办公室对面瞧见我的,哈哈哈”、“你的需要让我很满足”两条信息。

“性骚扰的显著特征是以不受欢迎的与性有关的言语、信息、行为、环境等方式侵犯他人的人格权。”古文的代理人、重庆江都律师事务所聂静律师认为,综合古文和小雯在那段时间互发的短信来看,面对古文的屡次“骚扰”,小雯没有不快和反感,“因此不构成性骚扰”。

“根据《电信条例》的规定,法院无权对电信内容进行检查。”小雯的代理人则坚称那80条短信的来源不合法。

法庭上,古文还称,小雯之所以翻脸,是因“她想调走而没成功,认为我从中作梗”而行的报复之举。

昨日下午4时30分,巴南区法院公开宣判此案。古文、小雯均有一些亲友前来旁听。由于上次休庭后双方“交过火”,法警特别提醒双方亲友分坐旁听席两边。

审判长郑明洁宣读判决书。法院认为,小雯无证据证明古文以语言和行为骚扰过她;根据《民事诉讼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法院有权依申请或者依职权,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调查取证,有关单位和个人不得拒绝,故而该院向联通巴南分公司调取的80条短信合法;而根据本案双方往来的短信内容分析,小雯对古文发给自己的“淫秽”信息时并未如其所言“严词拒绝”,反而将古文当作朋友对待,因此不能证明小雯反感、拒绝古文所发信息,所以那19条“淫秽”信息不能作为认定古文构成性骚扰的依据。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