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提前返校殒命车祸 学校被判赔偿家长19.4万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5 03:53:41

庆典上,张久堉老人一双充满柔情的眼睛时刻追随着老伴儿郭常蓝的身影。

宴会后的空当,张老兴奋地和记者聊起和老伴儿相识的一幕,“1925年10月8号我们结的婚,当时我们都是包办婚姻,成亲前没见过面。”然而,对于这个从没见过面的新娘,张老却十分满意,“第一眼见到她我就爱上她了,那时候她可是个漂亮人。”当时的郭常蓝对这位多才多艺的丈夫也是一见倾心。

婚后,张老曾先后在我省获鹿(今鹿泉)、石家庄和江苏等地工作,除了江苏,无论到哪里工作,他都把老伴儿带在身边;而无论在何处工作,郭常蓝总是无怨无悔地跟在张老身边,任劳任怨地操持家务。“记得我在获鹿工作时,有一次带她去看戏,当时她站在我身后的小板凳上,同事们都开玩笑说,‘看,老张背着媳妇来看戏了。’”

回忆着那些风雨同舟、甘苦与共的日子,张老总不忘深情地望一眼身边的老伴儿,一双历尽沧桑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今年85岁高龄的张久谊老人是张老的堂弟,排行老四,“20岁之前我们都在一大家子里过。”在张久谊老人眼中,哥哥、嫂子可说是恩爱夫妻的典范。“嫂子没上过学,不识字,也没参加过工作,但她却是这个家最坚实的后盾。”他告诉记者,张老在家排行老大,身为大嫂的郭常蓝除了要操持家务,还要照顾弟妹,“那时候大哥要上学、要工作,整个家都要靠嫂子操持,她勤勤恳恳、任劳任怨。”

能干、贤惠的嫂子自然得到了大哥的百般疼爱,据张久谊老人回忆,有一次不知为什么,伯父很生大嫂和二嫂的气,让大哥、二哥管教管教各自的媳妇,“二哥老实听话,把二嫂打了一顿,但大哥张久堉却关起门来,边卖力地打枕头边大声说,‘看你下回还敢不敢?’一出假打戏既维护了长辈的尊严,又保护了自己心爱的妻子。”

二老惟一的儿子张世中今年65岁,和妻子结婚也已有44年了,他眼中的父母,是一对没有拌过嘴、没有红过脸的恩爱夫妻,“父母相亲相爱的幸福婚姻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也给孙辈们树立了典范。”受父母的影响,张家一家四代十三口人,无论是夫妻之间,还是家人之间,都互敬互爱,和睦相处,“恩爱和睦就像家族遗传,全家人至今没吵过一句嘴。”

“乐观的生活态度,规律的饮食习惯,是父母长寿的秘诀之一。”张世中告诉记者,父亲的生活很有规律,平时吃饭也定时定量,从不因饭菜的质量问题而挑食。此外,家人都很注重养生之道,“凡是我们试过的有效的保养方法,就会给老人用上。”

“母亲去年病倒前身体状况一直很好,八九十岁了还要照看两个重外孙女。”张世中认为,父母的身体康健和日常生活、自身性格分不开,“两位老人一生平平淡淡,工作上兢兢业业,生活中踏踏实实,从来没听过他们有一句抱怨。”

对于父辈提出的长寿秘诀,张老的两个孙女婿补充道,“如果不是爸爸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爷爷奶奶也不会如此健康长寿。”

2000年,张家喜迁新居。本来分到的两套单元房位于最好的楼层,但为了老人出入方便,张世中要求把房子调到一楼,并和老人住对门以便随时照顾。每天的饭菜准点送到老人桌上,中午有肉保证营养,晚上吃素免得不好消化,还经常变换饭菜口味。去年5月,郭常蓝老人得了血栓,从此生活不能自理,张世中又多了一项任务——每晚起来两次扶母亲上厕所,天天如此。

在父母的影响下,张家的孩子个个孝顺。有空就回家帮把手,给爷爷奶奶洗洗涮涮。

如果说在子孙们眼中,两位老人是恩爱的典范,学习的榜样,那在重孙辈的孩子们眼中,两位老人则是世界上最慈爱的长辈。

司红扬是重孙辈中最小的孩子,作为张老的曾外孙女,扬扬继承了家族中的音乐天分,小提琴拉得有模有样。在庆典上,一曲悠扬的祝福乐曲献上了小辈的祝福。扬扬告诉记者,她在班上说起自己老爷爷老奶奶要办结婚纪念庆典时,同学们可羡慕了,“还有同学说在报纸上见过报道,不过这次他们知道了写的就是我老爷爷!”

“记得老奶奶身体好时总给我们织毛衣,全家人的毛衣、毛裤都是老奶奶织的。”扬扬说,她每周都去看望老爷爷、老奶奶。一进屋总能看到二老坐在一起,要么一起看电视,要么老爷爷看报纸,老奶奶看电视。有时,老奶奶也和自己一起活动活动,做做操。

张老最大的曾外孙今年已经20岁,正在学习厨艺,他自豪地告诉记者,“以后我可以为全家准备节日盛宴,老爷爷、老奶奶想吃什么我都可以做。”

13时40分,婚宴结束。一直忙碌着招呼客人的张家人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吃饭。郭常蓝老人因有些累提前离席,几分钟不见爱妻的张老忍不住打断大家聊天,问儿媳“你娘先回家了?”体贴关爱之情溢于言表。

“真希望将来能和您二老一样!”“祝您二老身体硬朗、精神好,下次周年庆祝我们还来参加!”昨天,张久堉、郭常蓝老人结婚80年零15天破世界纪录庆祝宴会上,一对冷不丁冒出来的新婚夫妇让在场的人不免奇怪。一问方知,小两口恰好在同一家饭店的二楼举办结婚庆典,知道竟有这样两位恩爱长寿老人正在三楼举办婚宴后,特意上楼来祝贺,“也希望沾沾二老的喜气和福气”。

颇有缘的老两口和小两口引来记者们不停拍照。“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每对新人的心愿,更何况是携手80年!能和张久堉、郭常蓝老人合影纪念共同的喜日,小两口连称幸福。

“来了!”“来了!”昨天上午11时,张久堉、郭常蓝夫妇一下车,就引起等候在饭店门前记者们的一阵骚动。只见张老身着紫色唐装,雪白的头发根根直立,浓黑的眉毛,两眼炯炯有神。郭老太太穿了一身大红色中式绸上衣。在子孙们的搀扶下,两位老人进入电梯。

从电梯出来到餐厅的一段路对郭老太太来说有点难度,去年5月的那场血栓让她行动不便。孩子们都自告奋勇要背她,老人却坚决不肯。“她不好意思呢”,最终,还是张老挽着老伴儿慢悠悠地走到桌旁。

昨天,大家都为张久堉、郭常蓝两位老人用真爱创造新的“婚龄最久”吉尼斯世界纪录祝福欢呼。细心的记者了解到,其实张久堉老人还创造了另一项世界纪录——在任时最高寿的小卖部“部长”。

张家一家从2000年由平房搬家至现在所住的方北新村单元房。搬家前,张久堉老人每天都到自家开的小卖部去“上班”。虽然听力不太好,但他能从口型判断出对方要买些什么,基本不会拿错东西,报价、算账、找钱,一个人全能搞定!有时忙不过来就会叫“部长夫人”帮忙。至于进货,那是儿子的事。直到搬家那年“部长”不得以卸任时,张久堉老人已有91岁高龄。(本报记者曹颖许静/文韦佳/图)

“我15岁的女儿被她的老师刘运秀引诱到广东卖淫。”近日,衡阳县石市乡中白村残疾人刘良彪在电话中向记者哭诉,“刘运秀儿子强迫我女儿接客50多次,还染上了多种性病,现在连治病的钱也没有着落。”

刘运秀身为女教师,在其儿子要求其介绍女青年到广东卖淫时,不但不制止,反而将15岁的女学生推入火炕。19天后,15岁的少女小倩(化名)终于逃脱了魔窟。10月13日,涉嫌强迫、介绍他人卖淫罪的犯罪嫌疑人刘强、朱正初、彭分粮、唐春香等人被衡阳县公安局移送到检察机关。

10月15日上午,记者来到了衡阳县石市乡中白村进行采访。请看来自中国百姓喉舌网联盟记者李根先生的报道!

在一村民的带领下记者翻山越岭地走七八里路,来到了一栋低矮、潮湿、阴暗的土墙屋里。“这就是刘良彪的家。”带路的村民指着破旧的土房子说。“他可能还躺在床没有起来,因为他是残疾人行动不是很方便。”

带路的村民一边说一边将他家的门敲开了。躺在木板床上的刘良彪看到有人来访便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强装笑容请记者坐下,从他的眼里可以看得出他内心的痛楚与辛酸。“1989年11月,我在株洲做搬运工时,一根水泥电线杆将我的脚砸断了。自从我出事后,家里所有农活及家务都由妻子一人担当。”说到此时他的眼泪夺眶而出。

当记者问到刘良彪女儿小倩在广东被迫卖淫的事情时,坐在他旁边的妻子徐旺秀也伤心地哭了起来,断断续续她介绍了家里的情况。

她家一共5口人,上有年近80岁的婆婆,下有两女儿,大女儿刘红花(化名)今年18岁,由于家里十分贫困在15岁时就辍学南下广东打工。二女儿小倩今年15岁,就读于衡阳县石市乡金屏片中学,是一名正值花季的初三生。小倩从小就是个比较懂事的孩子,懂得为父母着想,经常帮着家里做家务,村里的人都说她是个好孩子。今年4月份,小倩和很多上初三的学生一样都面临着中考的压力,尽管她的成绩不怎么样,但她和家里人还是希望她将初中读完。但在本村老师的极力推荐之下南下广东打工,没想到出去没有半个月就出事了。

据了解,4月17日上午,本村小学教师刘运秀来到刘家来串门,并问寒问暖,刘运秀曾经是小倩的小学班主任,两家的关系也不错。在闲聊中刘良彪的妻子徐旺秀就谈到小倩的学习情况时,她叹了一口气说道:“哎,不瞒刘老师你说,我们家的小倩学习成绩不是很好,我和她爸爸都担心她能不能考上高中呢,就算考上了,听说学费也不低啊!不过,如果考上了,我们就是去讨米都会送她去读书的。”

就在这时刘运秀装出十分关心的样子说:“现在的孩子学习压力都很大,都想考大学,可那么多的学生都想考上,真正考上的又是少数,与其到时候让孩子受苦,不如让她早点出去打工,也好见见世面,说不定赚了不少钱,你们也可轻松多了。”听老师这么一说想起来也有些道理,大女儿刘红花不是很早就出去了吗,而且每月可以寄二百块钱回来,但不知道去哪里打工为好。

“我儿子刘强两口子月初的时候到广东开个小店,现在生意火红,小两口生意忙不过来,正想找个人去帮他们带小孩。”正当徐旺秀犹豫不决的时候,刘运秀看出了其心思,便乘机说道,“我想找家乡人带小孩要放心一些,看你家小倩平时也勤快,又是我教过的学生,如果同意就要刘强来接你家小倩去带人,每月500元怎么样!”没有读完不是没有毕业证吗?当时徐旺秀还是犹豫不决。

“你家小倩如果现在去还可以免去好几百元的报考费。”刘运秀凑到她的耳边说道,“只要你不到外面去说,不让其他人知道,毕业证的事就包在老师的头上了。”想到可以节省几百元的报考费,又可以拿到毕业证,老师又这么热情,徐旺秀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看到小倩母亲答应了,老师当时就电话通知在广东的儿子,当天晚上刘强就从广东赶回衡阳老家。4月19日上午,刘强就将小倩带上开往广东的卧铺车。

据衡阳警方透露,今年4月初,石市乡林业站工作人员刘强带其爱人到广东东莞市大朗镇躲避计划生育,到了大朗镇后暂时住在同乡人朱正初、彭分粮两口的租住处。刘强到了广东的第二天,小两口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生意可做,就想开个南杂店,但是门面费用贵得吓人,一个小小的门面月租要好几千,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他们回到朱正初的住处后就向其打听在大朗镇有什么生意好做。朱正初凑到刘的耳朵边轻轻地回答说:“随便做什么生意,都没有做那行生意(指带女的卖淫)的钱来得快。你想办法找几个年龄在20岁以下、人长得漂亮的小妹来这里,一年赚个十万快钱没有一点问题。”

听了朱正初的介绍后,刘强便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想法与老婆商量了一下。二者一拍即合,当晚他们就把自己发财的想法告诉在家的母亲,要其母亲尽快找一批20岁以下的小妹子来广东“打工”。

在中白村采访时,有几名村民向记者证实,就在刘运秀老师喊小倩去广东打工前,另外还叫了本村的两小妹子去广东“打工”。因双方父母没有同意,刘运秀就打消了念头,后来,刘强的母亲就将眼盯上了本村的在校生小倩身上。

“在出事前,刘运秀在石市乡金屏水口小学教书,语文、数学都教,小倩在读小学时刘运秀还是她的班主任。”衡阳县石市乡一教师对记者说,“她平时是一个很优秀的老师,为人看不出有什么不好,如果不发生这件事,她现还在课堂教书呢。谁会想到她竟然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呢?真是给老师这个词摸黑。”

“我和他是‘GAY’,他已经29岁了,他父母不知道他的情况,逼着他快点结婚,他不想失去我,我一样也不想失去他,我想发个征婚启事,寻找两名相爱的‘拉拉’,和我们分别结婚。而事实上,我们四个人还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你也痛苦地在亲情和爱情之间挣扎,请和我联系,QQ××××××××。”

在某网站上一则长春同性恋男性征婚广告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和他接头后,记者了解他的心声和痛苦,随后又走近了那个(同性恋)群体。通过采访我们发现,婚姻对于他们来说,是渴望也是最难逾越的障碍,在父母亲情和同性爱情之间,他们痛苦地选择。其实同性恋者更希望得到社会的理解。

我在网上给他征婚,不过征婚的对象必须是拉拉,这样既可以举行形式上的婚礼,又给家人一个交代,同时两人还能在一起。

一个雨夜,在网上发布征婚启事的两个男生阿辉、阿香和两名拉拉小新、小露相约在一家西餐厅见面。阿辉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显得很斯文,阿香穿着一件红色上衣,看上去很清秀。他们很有礼貌地和小新打着招呼。阿香给人的感觉很腼腆很含蓄。阿辉到是显现一种绅士风度。

也许因为知道需要交谈的内容不方便让别人知道,他们选了一个很安静的角落。阿辉坐在圆形沙发的外面,阿香坐在里面,但是他和小新之间留着很大的一段距离。于是一次很特别的“相亲”开始了,一段很少让常人了解的故事开始了,也开始了小新对阿辉和阿香更深的了解和同情。

“我今年已经29岁了,家里人的态度让我受不了。我的母亲逢人就求人家给我介绍女朋友。我也在家人的安排下看了好多。可是我自己知道我不能耽误别人。我和别的男人不一样。每次都以失败告终。”阿辉苦笑了一下。他的手一直放子桌子上,双手交叉,不停地动着。

“曾经也有一个女孩要死心塌地地跟着我,她又哭又闹,不停地问我为什么,可是我给她的回答就是我们不可能在一起,她想要一个像样的理由,可是我没有。那时候我也很难受,虽然我对女孩子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看到她那痛苦的样子我也很不忍心,但是我知道自己这辈子应该选择什么样的路。”

“我和阿香是在网络中认识的,当时约好见面后,我们就决定在一起了。阿香像个小孩子一样,他家是外地的。他的心不细,和我正好很互补。我们只和家人说在一起和租个房子。”阿辉说。

此时,一直不说话的阿香忽然冒出了一句话,“我想出的办法,在网上给阿辉征婚,不过征婚的对象必须是拉拉,这样他们就可以举行形式上的婚礼,给家人一个交代,同时我和阿辉还能在一起。”

“我们的想法只是初步的,具体要怎么做还要四个人在一起研究。因为毕竟以后就是四个人拴在一条绳子上。”阿辉说。

丈夫从事地质行业,常年不在家,她一个人领着孩子生活,丈夫对此自责不已,反倒是她常常劝解丈夫,“我是一个双性恋”

在一家酒吧,记者见到了白晓玲,她是长春市一家医院的护士,今年32岁,已经是一个5岁女孩的妈妈,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的丈夫从事地质行业,一年中的绝大部分不在家,只有白晓玲一个人领着孩子生活,丈夫对此自责不已,反倒是白晓玲常常劝解丈夫。“我是一个双性恋”,摇晃着手中的红酒,白晓玲慢慢地说,“虽然我爱着我的丈夫,但是同时我还有一个同性的老婆,而且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还要利用个人时间对一些朋友(同性恋)进行一些医疗常识的讲解,所以我在这个圈子里还被大家笑称为“医生”。

坐在喧嚣的酒吧,想要静静地交谈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与白晓玲的交谈不得不得不提高了嗓门,如此一来也吸引了旁边休闲的人的注意,得知记者的来意后,坐在一旁的人明显地采取了躲避的态度。在记者一再保证不会拍照的前提下,两对“拉拉”坐了下来参与了谈话,其中一对二十多岁的拉拉手拉着手,不时地抬眼望着对方,偶尔还会有一些例如亲吻和抚摸一类的亲昵动作。

想想自己是同性恋就头疼,一旦有一天被人发现,任何一个类都归不进去,是个另类,是个特例,一下子就会觉得自己不正常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因为不知道她的名字就暂且叫她小A吧

“从懂事起,我就知道自己可能和别人不一样,比如喜欢和小女孩玩,但是也没有感到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上了初中,渐渐意识到自己跟平常人不一样了。可是也解释不清楚到底那里不同”拉着情人的手小A继续说。

小A:上高中的时候吧。班里的一个男生很帅气,有挺多的女生喜欢他,后来他告诉我他喜欢我,可是我却一点感觉也没有,心里甚至隐隐地觉得这是一件很难堪的事情。

小A:我那时候每天总是不停地在否定自己,很不合群,和周围的很多东西都格格不入,还得伪装自己、明明不喜欢男生,还要作出和男生的关系很好,也在自己的床头贴了一张黎明的明星照,明明不喜欢还得装成十分崇拜的样子,用来证明自己和别人一样。

我那时候想的最多的就是万一自己的事情(同性恋)被人知道后怎么办,想来想去头天天都疼,最后下定决心就是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真的,一旦有一天你发现任何一个类你都归不进去,你是个另类,是个特例,一下子就会觉得:自己是不正常的”。

谈起朋友们(同性恋)最担心的问题,白晓玲一语惊人“传染病,譬如艾滋病”,圈内或圈外的掖掖藏藏中,产生了一个让同性恋自己都害怕、危及生命的问题——疾病,特别是当“艾滋病”和“同性恋”两个词语频频同时出现时,同性恋者更加不敢露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