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未来15年将把人口控制在15亿以内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7:01:46

日前,在日立的新品发布会上,总经理杉崎一语惊人。他说,目前中国市场上销售的等离子约有90%以上是标清电视,这着实让不知道平板电视的屏还存在高清与标清之分的普通消费者吃了一惊。这意味着,在数字电视广泛开播后,买了标清等离子的消费者将无法看到真正的高清电视图像。

事实上,我国还没有高清电视机的显示标准,通常所说的高清电视是按照国际惯例划分的。美国消费电子协会将数字电视分为高清晰度电视(HDTV)、增强清晰度电视(EDTV)和标准清晰度电视(SDTV)三大类。其中高清晰度数字电视水平分辨率至少要达到720线,屏幕宽高比应为16∶9。据有关专家实际测试,国内许多自称高清的电视产品根本达不到此标准。

据数据统计,多数消费者认为平板电视就是高清的,但是标清等离子冒充高清在业内已是公开的秘密,可谓“皇帝的新装”。业内人士认为,日立公开揭发真相虽然令业内竞争者反感与愤怒,但这对多数国内企业而言未必是件坏事。

标清等离子冒充高清,在这个普遍现象的背后是企业严重的技术浮夸风,而国内家电企业普遍的浮躁心态奠定了今日整体扭曲的发展道路。刘步尘指出,在一片歌舞升平的背后,平板电视企业实际上正面临着生死大考。根据平板市场抑止不住的低价趋势,仍将有大批标清等离子充当市场的低价先锋,而在低价之余,国内平板电视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却没有提高,产品的更新与竞争力仍处于追随状态,国内平板电视企业始终没有在实力的赛场上取得与价格赛场同样的辉煌。

可以说,国内平板电视技术与产品的总体水平决定了未来国内数字电视的标准水平,如果国内平板企业一直徘徊在标清这个产品档次,那么利益权衡的结果可能是我国未来的数字电视显示标准也未必是高清的。而这将影响国内平板企业未来长远发展,可能的结果是,标清平板统领中国市场,但却被远远抛于海外市场之外。

刘步尘指出,赢利能力是决定平板电视企业未来命运的大事,一个不容乐观的事实是,国内彩电企业平板业务板块几乎全面亏损,这直接导致了企业无法实现技术开发投入,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根据生产成本决定生产价格的原理,售价较低的国产平板电视应有与之平衡的成本水平,但国内平板企业的赢利模式却一直履行悖论。这是因为,国内平板电视企业处于产业链的下游,不但受上游面板厂家的限制,而且一直没有核心技术的话语权,这导致国内平板企业要花付更高的成本在面板与技术方面。

此外,平板电视量产不够,国内彩电企业规模生产的优势无法释放,从整体来看,国内平板电视企业是以较高的成本售出较低价格,这显然是一个悖论。价格竞争使企业得不到合理的利润,低价导致的薄利使得企业没有能力大力度投入研发,企业没有利润支撑就没有稳定的技术研发来升级产品,再次陷入技术旋涡的企业只能再度恶性循环。

但是,随着产业政策的调整、领先企业的觉醒以及消费者对价格敏感度的降低,国内平板企业有望走出低谷。刘步尘表示,从赢利水平来看,现今彩电企业的利润大多来自CRT电视,而在CRT时代成长起来的大型彩电企业通过良好的赢利积累,有望成为重新奠定平板电视市场格局的主力军,而中国彩电企业在市场格局中的地位也有望在领军企业的作用下有所改变。

时报讯(记者何雪华实习生徐旭珊通讯员张毅涛陈立雄)昨日,广州警方出动大批警力开展清除“三黑”的“剑锋”行动第二次全市统一清查,记者随警出动5小时,直击一批黑发廊、黑网吧被查封、黑摩托车被查扣,还在一酒店中缴获了100多克海洛因。行动中,一间涉黄发廊里满满一柜子的避孕套和药品,令扫黄警员也大吃一惊。

警方表示,“剑锋”行动将持续3个月,并将扩大清查范围,除黑发廊、黑网吧、黑摩托车外,沐足推拿房,酒吧,茶艺馆,电子游戏机室等的违法犯罪行为也将纳入“剑锋”打击清查范围。

昨日上午至中午时分,市公安局派出警力在西槎路进行清查活动,并查封了该路的无证经营的至激网吧。记者赶到现场看到,在一个面积约34平方米的房间内摆放了大大小小十几台游戏机,地上散落着不少硬币。接近下午1点的时候,十几台游戏机被警方拉上警车带走,该网吧随即也被查封。

警方继续清查西槎路沿线的发廊等休闲娱乐场所,并搜出4家无牌无证经营的美容休闲场所。被查处的多从事保健、推拿、沐足等活动。这些场所基本上都设有一个小阁楼,由紧容一人通过的窄楼梯上落,阁楼里均摆放七八张按摩床,有的床与床之间被小木板或布帘隔开。

据最先进入某美容院清查的一名警员说,当时有一名年过六旬的老头正躺在床上一边看一本名为《偷情》的杂志,一边享受按摩服务,而提供推拿服务的都是一些二十几岁的女郎。

记者随后跟随警队来到同德路派出所,该所刚抓获了两名贩毒嫌疑分子,缴获海洛因100多克。据警方介绍,他们在进行”剑锋“清查行动时,在一家酒店中抓获了这两名贩毒嫌疑人,并缴获了一包海洛因。海洛因制成食指大小的小圆柱,共有9根重100多克。

随后,记者随队来到流花路。在这一路段清查的警员,从一家名为“晶晶美容美发”的发廊搜出了大批避孕套及药物等。该发廊挂有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税务登记证等,而6名浓妆艳抹的发廊女却低着头坐在椅子上。

据介绍,警方首先在该发廊一间仅可放下一张按摩床的房间里搜出了五六盒避孕套及一些药物等。随后,警员在另一间房里盯上了一个高约1.5米上了锁的黄色柜子,命令老板娘打开之后,满满5格的避孕套和一些其他的药物赫然在目,其数量之巨,记者身边一名扫黄警员也表示“吃惊”。至16时25分左右,在现场的6名发廊服务员被警方带走。

清查过程中,警员还从该发廊中查出了一个特殊的装置——这是为了对付警方的一个通讯工具。警员拿着有如门铃大小的白色通信器告诉记者,这是那些从事违法活动的发廊用来应付检查的,只要外边的人一发现有人来检查,如果里边有人从事色情活动,就按动这个装置通知里边的人。

记者还了解到,几乎在同一时间,警方在白云区景泰街一发廊中抓获了3对正在从事色情活动的男女以及两名在讨价还价的嫖客;而在天河区则查处了一批黑摩托车。

对于中国启动中的海外能源战略,标普的声音显得有几分刺耳。标普昨天发表报告称,中国的海外能源策略助推了全球石油市场的紧张不安,成为能源价格上涨的原因之一。标普称,中国需要在认识各方面共同利益的基础上进行国际合作,避免将能源问题视为涉及国家安全的中心问题。

标普昨天发表了一份关于高能源价格重大影响的特别报告,该报告在“中国经济加速,全球油市系紧安全带”一章中指出,在未来的20年里,由于中国要不断满足高速增长的工业和居民对能源的需求,能源压力将继续增加。但标普对中国“大规模的向海外寻找新供应源的举动”却表示了异议,称这一策略在拉紧国际关系的同时,也成为国际能源价格飞涨的原因之一。

标准普尔信用分析师白培睿表示:要想帮助中国满足其能源需求而不让全球能源市场发生恐慌,需要在认识各方面共同利益的基础上进行国际合作,“在开发大规模能源项目时,所有各方进行对话对于避免误会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标普援引据国际能源机构(IEA)的数据称,未来30年中,中国的能源需求将占世界新增能源需求的20%,到2030年,中国能源海外依存度将突破80%。标普认为,中国汽车持有量的惊人增长是导致其石油消费大幅增长的一个主要因素。

尽管中国未来面临的能源压力十分沉重,但标普却建议,中国政府将避免能源危机和扩大供应视为涉及国家安全的中心问题,称中国在建设国内能源资源基础的道路上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被同学诱骗到西安,又遭到坏人强奸,短短七天时间,对于12岁的澄城县女孩小丽(化名)来说,就如在噩梦中一般。

昨天13点左右,巡警支队八大队民警郝文、武强虎接110指令,在位于南新街南口的公用电话亭旁边有一个外地女孩被人骗到西安后流浪。接报后,民警迅速赶往现常民警郝文告诉记者,当巡逻警车开到南新街南口时,远远看见有一个小女孩背靠着电话亭,冷得缩成一团,等上前问明情况后,女孩说她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民警便在商店买来面包和矿泉水。

警车上,在和女孩断断续续的交谈之后,记者终于了解到了这个女孩在西安的7天噩梦生活。

女孩名叫小丽,今年12岁,家住澄城县冯原罗家洼。8岁的时候父母离异,小丽一直和奶奶生活,去年上五年级时辍学在家。今年国庆节期间,小丽去妈妈家,听妈妈说,她是捡别人家的孩子,不是亲生的。“在别人眼里,我们家里有钱,我是个幸福的孩子,其实,并不是这样,我恨他们。”小丽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决定离家出走。她以前的同学刘瑞听说后,答应带她来西安,并承诺帮她找工作。10月7日,两人坐长途汽车来到西安火车站。下车后,刘瑞让小丽把身上仅有的50元钱给她,说去买点吃的东西。小丽在火车站等了整整三个小时,也没见刘瑞身影。眼看着天渐渐黑了,小丽急得不知所措。周围好心人见她一个人在火车站转悠,便给了点钱,把她送到西安救助站。

在救助站里,小丽认识了一个名叫炎炎的15岁女孩,两人商量好第二天去炎炎的家——河南郑州。到了第二天下午,两人一起从救助站跑了出来,徒步走到火车站。但要去河南是要用钱的,而两人已经身无分文。她们只好另作打算。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骑摩托车的30多岁的男子上前问她们去哪,小丽说想找个地方住宿。那个男子说他就是警察,不用找地方了。见两人不相信,那个男子又从摩托车后备箱里拿出警服和手铐证明自己的身份。小丽和刘瑞便上了摩托车,被带到一个偏远的家属院里。那个自称是警察的男子住在这个家属院的二楼,进到房子后,该男子就露出了狰狞的真面目。这个男子要求两个女孩陪他睡觉,否则就打电话叫人来杀了她们。

小丽说,她俩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求那个男子放了她们,但无济于事,那个男子还用手铐把她俩都铐了起来。最后,小丽被关在厨房里,炎炎被带到卧室。过了一会,炎炎出来了,一直在哭,并问她还有没有钱,说要买安眠药,但又不告诉她干什么用。不久,小丽又被叫到卧室里,炎炎被关在厨房。“他没穿衣服,躺在床上,然后就……和炎炎一样被……”小丽已经泣不成声,当记者问她们是不是遭到了强奸,小丽哭着点了点头。记者无意中发现,就在小丽左后侧肩膀的白色外套上,留有淡淡的血指印记,似乎是被人抓后留下的,但小丽不告诉记者血迹的原因。

就在那个男子出门打电话的时候,小丽和炎炎从二楼的窗子跳下,刚好跌到楼梯上,两人冒着大雨一路狂奔,再次返回火车站。

回到火车站后,两人在是否报警这个问题上发生了分歧,并闹翻了,看着炎炎朝停在远处的巡逻警车跑去,小丽没有追过去,从此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离开了炎炎,身上又没有一分钱,小丽就在五路口的天桥下流浪。几天过去了,小丽想回家,可是又不敢回家。昨天上午,小丽终于鼓起勇气拨打了110。“我想让警察叔叔帮我找到炎炎,然后一起去找那个坏人,我要杀了他。”记者看到,小丽一只手的手指甲紧紧抠在另一只手的肉里,眼睛里充满了仇恨。目前,此案已移交到公安站前分局。

小丽还是一个未成年人,向往美好人生,但既无谋生本领,又无辨别是非的能力,极容易受他人诱惑,走上一条看似“幸福”之路。小丽的幼稚被不法之徒利用,自己却浑然不觉,如果她不那么固执,如果她的父母有责任心,如果学校不让她辍学,小丽的悲剧是可以避免的。希望像小丽这样的未成年人,一定要珍惜自己的学业,好好读书,学会甄别是非,增强自我保护能力。杨文花

本报保定电(记者张娜通讯员张僧来)将租来的房子改造成温馨的小客房,专门租给学生情侣,然后利用偷拍情爱录像对学生进行敲诈。这是满城两男子想出的“致富之路”,没想到刚得逞了一次便落入了警方的法网。

今年初,李光及其小舅子刘兴在保定市区某大学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租借和购买了电脑、刻录机、摄像头和供客房使用的暖瓶、被褥、电视机、VCD等物品,营造了一个“安全、卫生、温馨”的小客房。为避免客人关灯难以偷拍,他们将电灯开关拉线掩入了壁布里面,让客人找不到开关。他们又买了4只黄色的玩具熊,分别悬挂于四面墙上,将摄像头藏于其中一只玩具熊的眼睛里。

于是二人在某大学附近张贴了广告:出租一日客房,简便、安全、舒适,租金30元,可面议。让二人喜出望外的是,接下来的几天生意做得很顺手,他们的客房几乎每天都有学生情侣光顾。李光悄悄地将情侣们幽会的场景偷录下来,并制成了光盘。这种诡秘的行动进行了七八天后,那只安装在玩具熊头上的怪异的“眼睛”被来此幽会的一对青年男女识破。李光和刘兴感到了事态不妙,连夜将刻录设备拆卸下来,逃回了满城。

9月初李光约上刘兴来到保定,雇人先后办了3张储蓄卡和3个手机卡,准备敲诈3名当事人,做到专人专号专卡专用。“刘某吗?你是不是有个女朋友叫张某?”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李光单刀直入:“我这有你和张某发生性关系的光盘,你乖乖往我提供的农行卡内打入3000元钱,我将光盘销毁或给你,不然就将你们的丑事上网或散布到你们学校。”在刘某往指定银行卡打了第一笔钱后,接下来的几天中,每天几个电话让刘某往其指定的银行卡内打钱,刘某一边以手头紧为由,同李光巧妙周旋,一边向派出所报了案。

本报讯记者了解到,按照预定计划,此次“神六”完成太空作业,至少需要四天时间。由于副着陆场在地形、天气等诸多方面存在有利优势,此次“神六”回收,主副着陆场的几率各占50%。

另据了解,此次神六发射成功纪念的首日封,从前日在航天城首开发行,当日便已卖“疯”。首日封上,显示的“神六”回收日期为10月17日凌晨5时。

13日,东风航天城开始出售神舟六号发射的纪念首日封。记者发现,由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军邮局印制发行的首日封,上面不但标示出了火箭发射成功的具体时间,而且还明确显示了飞船着陆的具体时间:17日5时。

据记者当天从东风航天城相关部门了解到的消息,此次“神六”的航天飞行任务,至少将需要四天时间,如果顺利的话,从火箭成功升空时间算起,飞船最早将会在16日上午9时之后着陆,相关人士透露,按照原定计划,“神六”有可能在17日凌晨的4到5时之间着陆,主副着陆场的着陆时间,相差应该在2分钟左右。

据记者从内蒙古自治区气象局获得的消息,目前,一股较强冷空气已经控制“神六”主着陆区。记者从四子王旗前往红格尔苏木主着陆场,一路尘烟滚滚,车窗外几乎无法睁眼,特别是搜救队所在地的红格尔苏木镇,家家关门闭户躲避风沙。这里明显比四子王旗寒冷许多。

据内蒙古气象部门预报,这种寒冷天气在15日将出现好转。而16日至17日,又有一股弱冷空气从贝加尔湖东南下,将影响主着陆场地区。

据基地相关人士透露,“神六”着陆地点,目前看来在两个着落场都有可能,根据他的分析,除了原定的内蒙古四子王旗附近主着陆场外,根据地理位置、天气等诸多因素判断,选定位于东风航天城的副着陆场也极有可能。

据他介绍,飞船的着陆回收,对地理位置、天气等因素要求相当高,而位于东风航天城附近副着陆场,在这些方面与主着陆场相比,存在三个方面的优势:一是副着陆场所处位置的天气,与主着陆场所处的四子王旗相比,天气明显稳定。二是地理位置上,副着陆场视野开阔,地面较为平坦,不像主着陆场地面起伏过多,加之靠近东风航天城,有利于搜救的开展。三是副着陆场周边居住人群距离着陆场较远,加之人群稀少,有利于飞船回收的协调工作。本报特约记者

检察官与“鸡头”,这两个悬殊极大的名词,在三门峡一个名叫姚灼的人身上联系到了一起。一个检察官,是怎样蜕变成令人不齿的“鸡头”?一个家族式的连锁卖淫网络是怎样一步步构建的?又是怎样轰然倒塌的?

2005年8月12日,中国法院网披露了一条消息:河南20名“鸡头”承包多处酒店组织卖淫被公诉。

8月29日,灵宝市一个放映厅被临时辟为法院的审判厅。这次开庭,审理的主角即是那20名“鸡头”。下午3时,20名被告人从不同的关押地点首次被带到一起。他们的律师坐了三排。这是一次不公开审理,连审7天,家属也不许旁听。

40岁的姚灼,坐在被告席的第一位,他被检察机关指控为这个组织卖淫团伙的首犯,其后,是他的嫂子张小兰、大姐姚燕及大姐夫尤建成等人。

“这个组织卖淫团伙的特点是家族化的连锁经营,四个色情场所的小姐进行统一调配。姚灼和他的家人几乎都牵涉进来了。”原三门峡市公安局局长(现已调任省林业厅森林公安局局长)、姚灼案专案组组长宋全胜9月30日告诉记者。

灵宝紫金宫国际大酒店夜总会、洗浴中心,三门峡鸿志大酒店夜总会,新境界茶苑,渑池温莎琪浴场,姚家构建的色情“连锁店”,在2004年的夏天,轰然倒塌。

此案另一引人注目之处还在于,姚灼曾是三门峡市陕县检察院民行科科长。

1996年,姚灼作为陕县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到该院劳动服务公司担任负责人。姚先是承包了三门峡市区的一家新境界歌舞厅(后改为茶苑)。“姚后来的行为应该跟他的‘下海’有某种关系”,姚案的一个被告人的律师说。

与其他三个场所相比,新境界茶苑在姚氏手中的时间最长,也是最“干净”的地方。8年间,这里仅发生一起小姐在包间卖淫被警方查处的案件。据称,新境界茶苑是杜绝卖淫的,服务员常以频繁送茶水来防止小姐在包间卖淫。

新境界茶苑实际上成为小姐与客人谈“生意”的场所。价钱谈妥后,客人带小姐出台,并向茶苑管理者交50元的出台费。

“现在最难约束的就是这类歌舞厅,民警如果不能在歌厅内抓现行,将来就很难认定。实际上歌舞厅担任了‘皮条客’的角色。”三门峡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长说。

“新境界的功能在于掌握大量的小姐,从而对其他三个场所的小姐作出调配。”一位知情者透露。

检察机关指控:2001年3月26日,姚灼同二姐姚娥、二姐夫李小邦承包经营灵宝市紫金宫国际大酒店三楼夜总会和五楼洗浴中心,先后雇用麻院生、原海等人,纠集、控制大量卖淫女,大规模地组织卖淫女在紫金宫国际大酒店客房和洗浴中心包间内从事卖淫活动。

2002年6月,姚灼同其嫂子张小兰承包经营三门峡市鸿志大酒店夜总会。2003年三四月以来,夜总会有组织地安排卖淫女在鸿志大酒店客房从事卖淫活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