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干部多次组织8女4男集体淫乱 全部成员被判刑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23:02:03

日前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在公开场合表示,要为银行资金合规入市创造条件,以连通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而新颁布的《证券法》则将“禁止银行资金违规流入股市”修订为“依法拓宽资金入市渠道,禁止违规资金流入股市”。

不过,记者采访了几位专家及业内人士均表示,混业经营是大势所趋,但银行资金入市时机还未成熟。

“试想,在目前有关法规政策还没配套、未到位的情形下,让证券公司向银行贷上上亿元资金去投入股市,会有哪个银行行长敢批呢?”

11月4日,在本报记者问及目前是否是引导银行资金入市的时机时,华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研究所副所长刘勘认为,目前银行还面临呆坏账、资本充足率等问题,自身如何化解金融风险还是一大难题,如果进入股市走得太快,只会放大其经营风险。

银监会副主席唐双宁日前指出,银监会将会同有关部门加强资本市场和货币市场互动机制的研究,拓宽银行资金投资于证券市场的途径。包括加大信贷资金支持证券市场的力度等。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范建军则认为,银行介入券商融资业务并不是特别新鲜的事,口子打开了,配套设施完善了,为其入市提供了可能性,至于入不入还要看银行自身状况。

其实,去年底监管部门已经采取了行动,对《证券公司股票质押贷款管理办法》做了修改,从而拓宽了证券公司股票质押贷款融资的渠道。

但一位股份制银行金融同业部人士告诉记者,这一业务在银行中受到冷落。“股票价格天天波动,如何防范风险是银行很头痛的事。”

他认为,由于银行对股票的价值认识不清,认为风险过大,因此缺乏拓展这一业务的热情。“银行贷款一般都是先评级、再授信,但现在能达到贷款评级标准的券商很有限。”

事实上,许多证券公司真正的困难并不在于资金的缺乏,而在于资金管理效率低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主任易宪容就指出,部分问题券商接二连三出现的一系列资金链危机的现象,并不是证券公司本身资金短缺,主要是由一些违法违规的操作导致的。

范建军认为,银行改革进入了一个新的周期,加上对不良资产反弹的担心,银行不应该承担过多的贷款责任。

“如果能让银行、证券、保险等部门的资金互相融通,让市场上原先被说成是非法、违法的融资行为合法化,证券市场中的资金成本就会下降,这对股市是有好处的。”一位证券行业人士说。

事实上,混业经营已经开一道口子。过去实行严格分业经营的做法在实践中已经开始被突破,在集团控股下分设银行、证券、保险机构的模式早已形成,而且商业银行系基金管理公司也已经在试点了。

有专家认为,对处于改革关口的中国银行业来说,实行多元化经营有很重要的意义,包括开展证券业务。但要明确的是,银行经营证券业务并不是仅仅直接投资证券或实行证券贷款,也并不是以为股市提供资金为目的,而是为了更好发挥资产、负债的效用,赚取最大的利润。否则可能会加重股市过度投机的风险。

范建军表示,目前可大力发展融资融券这些证券信用业务,这对改善券商资金流动性有好处。而银行入市还有风险,要看准时机,该进入时才进入,否则就是把银行往火坑里推。

刘勘指出,我国商业银行过多承担了为国企改革服务、承担国家宏观调控政策载体的功能,这一定位不转换,银行自有资金就不可能进股市。

“银行资金与股市如何实现双赢,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资本主义股市搞了这么多年,都未能找到有效的防火墙。中国股市的条件更是远远没成熟,目前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至于银行自有资金何时进入股市才适宜,刘勘表示还不能确定,因为有关法规政策的形成,需要长时间的培育过程。“社会生态环境发育、发展至相对成熟的程度,不是两三年时间就能完成的。”

本报讯家住宝应县山阳镇某村的许某今年83岁,一生没有婚配。今年以来,许某“看上”了同村七旬老汉朱某的老伴,并屡屡“出击”,但均遭拒绝。屡屡“受挫”的许某认为,这一切和“意中人”的老伴朱某有关,扬言要对朱某夫妇进行报复。

本报讯一女子凌晨被两男子挟持到旅店,一路上竟没有呼救。这两名男子搜出她身上的钱开房后将其轮奸。日前,沙坪坝区法院以强奸、抢劫罪,分别判处这两名男子15年和16年有期徒刑。

5月10日晚,兄弟伙给王波和邓建军打电话,喊他们到沙区西物市场去帮忙打架。一帮人如约前往后,架却没打起来,遂到三峡广场闲逛。次日凌晨3时,邓、王看到对面过来三个年轻女子,走在前面的蔡某,邓曾在迪吧见过。邓当即喊住她,并将其拉到一边,声称“他们没有打成架,心头不安逸,要美女陪他们耍一回。”邓、王将蔡某从金城广场挟持到明日百货,蔡某不从,邓还用刀刺伤了她。蔡只得乖乖随他们上车,来到西物市场一旅店前。邓从蔡的首饰包中搜出了40元,凌晨4时在旅店开房,随后将其轮奸。

被挟持时,走在后面的两名女子见状上前制止,却被邓、王二人的那帮兄弟伙拦住。她们赶紧回家搬救兵,并报警。当她们返回三峡广场时,蔡某已不见踪影。

审判长侯忠民称,蔡某在三峡广场被挟持时,本有机会呼救,因为这里凌晨还有很多情侣和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在玩耍;到旅店后,她也可以向旅店呼救。但她一直保持沉默,导致惨剧发生。

为此他提醒市民,要有防范意识,尤其是在广场、车里被挟持和抢劫后,应想出各种办法来应对。

金丰投资是上海地产集团控股的一家上市公司,10月下旬提出股权分置解决方案,非流通股东向流通股东10送3.2股,以获取全流通资格。此方案遭到周梅森等流通股东的反对,经沟通,金丰投资将方案从10送3.2股提高到10送3.5股。根据国家有关规定,新方案为不可更改方案,该方案将在11月28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交由流通股东表决,必须获三分之二及以上支持方可通过。

周梅森共持有金丰投资70.25万股,为第一大流通股东。周梅森的综合买入成本为6元附近,金丰投资的现价为3.85元,周梅森的亏损超过百万元。金丰投资流通股东有5万多户,户均持股不到2000股,十分分散,几乎全是周梅森这样的个人投资者,没有机构。

周梅森在解释反对的原因时说:“金丰投资的非流通大股东进入成本只有2元多,且在11.55元向流通股东增发融资6亿元,流通股东的持股成本是非流通股东的3倍以上,从公平角度,非流通股东向流通股东10送10都是正常的。股改方案出来后,我提出双方各让一步,10送4至少3.8股。金丰投资董事长对此态度是认真的,立即赴南京与我沟通,并表示我的要求是理智的。但最终公布的10送3.5方案却是让人不能接受的。”

周梅森昨天还委托本报发出了致全国流通股东的一封公开信,希望他的较真能得到全国更多流通股东的支持。周梅森在信中指出:“面对资本强权,我们流通股东都是弱者,所幸的是政府和管理层给了我们否决权。股民朋友,要千万珍惜自己手中的否决权。”

周梅森特别表示:自己的较真追求的是市场的良知和正义,是为了全体流通股东争取权益。属于全体流通股东的权益,少一分不行,虽然作为第一大流通股东,但特殊利益他一分也不会要!

著名股市问题专家张卫星认为:周梅森的行为值得尊重,在全面股改过程中,十分需要有社会责任感的有识之士,帮助流通股东改变弱势地位,保护其法定权益。(韦笑石穿)

昨日凌晨3时40分,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内科病床上,差一个月就满113岁(虚岁)高寿的张振华老人(法国里昂大学理学博士、四川省商业学校老校长、成都市政府终身参事),平静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这位曾被誉为“东方第一女性”的太婆,跨越3个世纪,去世前是全国年纪最大的高级知识分子。

在水碾河北三街张振华老人的住所,未进家门,“成都市政府”、“中共成都市委统战部”、“成都市人民政府参事室”等单位送的数十个花圈已摆满了过道,老人的灵堂设在二楼家中,简陋的家具透出张老节俭的生活,老人80多岁的儿子在美国无法回来,其孙女、孙儿及侄女等家属在灵堂前张罗着,“热爱祖国笑谈一生”、“远涉重洋投身科学”的悼词对联中间,挂着老人109岁时拍的一张照片,她身着黑色正装,拴着一条红色的丝巾,皮肤红润,带着浅浅的笑意……

84岁的付玉彬婆婆含着泪说,自己10年前就认识了张老,因为投缘便成了她的贴身看护,为独居的张老买菜做饭洗衣,两人相处十分和睦。张婆婆在她111岁的寿宴上,还向大家传授自己的长寿之道:“早晨吃好,中午吃饱,晚上吃少,遇事莫恼,健身常搞。外加每天早上一杯蜂蜜水。”同时心态要平衡,会处理矛盾,心里不装事。

老人的生活十分有规律:早晨7时起床,晚上10时睡觉,晚饭后就看新闻。每天下午,老人都要和院里的老搭子们打麻将。

今年8月,付婆婆因病停止了照顾张老,看护工作由50多岁的张双琼接替,“发病前一点迹象都没有,她还喝了鸡汤。”面对张老的去世,张大妈抹了一把眼泪,“她人好,我已经把她当亲妈了。”回忆起张老犯病的当晚,张大妈说,10月28日下午5点,老人像往常一样打了麻将回家,喝牛奶吃蛋糕,7点吃完晚饭后,张老突然打了两个喷嚏,随后便整个人僵在轮椅上不能动弹,药也无法吞下,当照顾了张老九年的易医生赶到并输液后,张老病情仍未缓解,只得连夜送入二医院救治。

28日晚上,易医生听说张老病了便立即赶了过去,由于这已是张老第三次反复脑梗塞,加上年事已高,入院第二天,张老虚弱地睁开眼睛一段时间后,便陷入了深度昏迷,随后几天又出现了肺水肿、脑水肿、消化道出血,直到昨日凌晨3点40分,老人心脏停止了跳动,在平静的昏迷中结束了自己113年的人生。

“下个月就是她113岁的生日了,她上次说梦见自己能活117岁。”张老的孙女刘女士微微叹了口气,手捧着老人112岁生日时吃蛋糕的欢喜照片,默默地走出了香火袅绕的灵堂。

人物简介:张振华,1894年11月30日生于隆昌县一个军人家庭。父亲张冕堂与吴玉章同志是同盟会好友。16岁时就任隆昌县立女子学校校长;1921年秋赴法勤工俭学。在法国留学时,经蔡和森介绍,她有幸结识周恩来、邓小平,并与一些后来的中共高级领导人成了朋友。1930年获法国里昂大学博士学位,曾在巴黎巴斯德学院任研究员。

回国后,在蚕丝改革委员会蚕桑改良厂任实验部主任,先后在浙江大学、复旦大学、四川大学任教,并曾任四川省立女子职业学校校长。1956年3月任成都市人民政府参事室正局级参事至今。(何意记者冯雅可杨丹)(新华网)

本报讯(记者张晗通讯员田佳伟)昨晨4点多,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的中国农业科学院院内,露天停放的两辆豪华大巴突然起火。据了解,有目击者称有人纵火。

一目击者称,凌晨4点半左右,他发现停在水池前的一辆大巴尾部着火,就赶紧去农科院保卫部报告,并拨打了119报警。当他随后返回现场时,远远看到有人拿着火源点着另一辆车的尾部。他跑到车前时,纵火人已不见踪影。大火立即蔓延开来,两辆大巴车身的火苗蹿起4米高,四周浓烟滚滚。双榆树消防中队的消防员10分钟后赶到。经过30多分钟的扑救,火势最终被控制,但两辆大巴已报废。

上午9点40分,两辆大巴的残骸仍留在现场,相距10米左右的两车均被烧得只剩下框架,看不出本来面目。据介绍,两辆大巴为农业部班车,每天都停在该处。现场一位农业部工作人员称,这两辆尼奥普兰豪华大巴每辆的价值就有100多万元。

宝钢权证突然再度热炒,出现在上证股指击穿半年线之后。而股指从年线位置运行调整走势以来,市场一直呈现一种量能非常低迷的状态,这其间虽然有几次盘中的反弹,但很显然得不到成交的支持,股指仍然选择了一种连续的弱势盘整趋势。得不到成交的支持实际上就是整个市场没有得到新增资金的支持。

股市的资金面自2005年7月下旬一度得到缓解之后,又重新进入到一种相对封闭的状态。看来除了政策性利好所提供的有限增量资金进入股市之外,整个股改并没有吸引持续的、自发的场外资金进入股市,经过行情的消耗,目前场内存量资金又出现一种日渐枯竭的状态。

热炒宝钢权证可以说一直是游弋在场内的流动资金在整个市场人气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无奈的选择。这目前是市场中唯一一只T+0交易的品种(国债回购除外),具有交易成本低,震荡幅度大,理论上可以连续放大资金的特点。我们在盘面中很难判断参与其中炒作的资金规模究竟有多大,因为资金的换手率是不受限制的。但可以说这纯粹是一种投机,因为它既脱离了同期大盘的走势,也脱离了宝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这一基础品种的走势,是一种空中楼阁式的炒作。

万马齐喑而一枝独秀的奇特局面恰恰反映了市场的尴尬。市场资金的不足使得流动资金的短线攻击都很难引起有效的跟风,所以选择权证这一可以放大资金的品种进行可能的投机。市场资金面的消耗首先反映在基金重仓股上。

基金重仓股近一段时间来连续受挫,可以解释为机构主动的持仓调整,也可以解释为遭遇赎回时被动的减持核心资产。不论怎么说,目前袖珍基金的不断出现已经是一个事实,这使得基金不得不主动或被动地放弃近两年来一直坚持的价值投资策略,也加入到波段式高抛低吸的短线投资游戏当中。

这种转变的发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价值投资理念以及买入并持有的投资战略只有在一个长牛市中才能取得成功,基金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而市场进入到全面股改阶段,也是机构投资态度偏向投机的一个诱因,股改对价是一个题材,但是对于个股来说是一个不断流动和变化的短线波段题材。

现在当然不能说宝钢权证的热炒与机构动作有关,但是市场存量资金面在2005年末改变了自己的流动性偏好,开始进入投机路线是一个正在发生的事实。

基于投机的假设前提,宝钢权证的热炒并没有带动以宝钢股份为代表的大盘蓝筹股走强。而本周所发生的另一件大事——中石油回购案,也并没有带动市场的大盘指标股走强。中石油回购旗下的三家上市公司股权,中国石化(资讯行情论坛)也流露出整合旗下上市公司的欲望,关联企业在盘中也有走强的表现。但是这种表现仅限于个股本身,没有扩散到市场当中。

这是为什么?同样的题材出现在不同的市场环境当中也可能有很大的影响,但是在现今的A股市场中却激不起太大浪花。原因也许很简单,中石油的回购很自然的使人联想到目前的股改,也会联想到不久的将来新老划段之后类似中石油这样的大盘股的整体上市,联想到市场中长期扩容的压力。

其实市场资金面不足多少与不断放大的扩容压力直接相关。目前的扩容压力首先是隐性的,那就是不断有股改股票支付对价之后成为G股,市场流通规模是不断放大的。在估值和换手等其它因素不变的情况下,这种隐性的扩容如果没有新增资金补充,就会产生自然除权摊薄股价的效应。而这种摊薄股价的效应发生在每股财务指标不变的情况下,也会压制整个市场的上涨。

除了隐性的扩容压力之外,未来还有两个刚性的扩容压力,一是新老划段后的新股上市,二是三年后整个市场的大流通时代到来。这些都需要相当大规模的资金承接,也许到时候会有解决的办法,但是现在的市场却不能不考虑这种预期。

面对市场中唯一一只T+0品种的热炒,机构的心态也在发生变化。有消息称恢复T+0交易的时机已经成熟,应尽快实施。我们不排除这种消息是一种市场策略的可能,在股市低迷时放出这种风声勉强也能算作一种空穴来风式的利好。

但是目前市场中关于T+0的讨论确实多了起来。从技术角度T+0确实是一种比T+1更先进的交易实现方式,然而交易制度本身改变不了市场的投资价值,而且交易制度也会有自身的倾向性,T+0交易制度从设计上就有鼓励投机的倾向。

T+0的讨论反映了这样一种市场背景:场内机构在场外大规模外援暂时无望的情况下,只有想办法在存量资金中挖掘潜力。想出的办法很无奈——加大投机力度,弥补资金不足。

周五盘面中G股成为了唯一的个股热点,然而走强的并不是整体G股,而是特定的中小板块G股。中小板G股的走强有两层含义:一是市场有限的资金无力在主流品种中发动热点行情,二是支持G股走势同时也是支持股改的进行,这两方面因素的结合最终促成了中小板G股的盘中走强,这个热点在短期内还有延续的可能。

观察目前的股指走势,市场成交是短线首要的跟踪指标,它决定了这个盘整趋势是否延续或者是否会有一个反弹行情的到来。上一轮反弹行情是从7月22日的市场放量开始的,新增资金的介入避免了股指对一千点的二次击穿。而目前分析股指走势的变化,首先要等待成交量的类似变化。

华夏经纬网11月6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的陈水扁昨晚明确拒绝让大陆国台办主任陈云林到台湾访问,他再度批评国民党前主席连战、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一再前往大陆,还邀陈云林到台湾参加下月举行的国共论坛。陈水扁叫嚣说:“我们绝对不让他们来”,因为“台湾是台湾,台湾不是中国,一定要顾台湾、守护台湾”。

据了解,陈水扁昨晚在嘉义市为下月县市长选举拉票时再度打出“统独牌”,他说:“这次选举攸关台湾利益,是顾台湾和捧大陆的选择、守台湾和跑大陆的选择、台湾路线和大陆路线的选择”。他并宣称,国民党声称年底县市长选举要争取过半数席次,嘉义市是关键;民进党如果输掉,届时国民党的县市长就会集体捧大陆、跑大陆,这样的结果不仅是输掉嘉义市,也是输掉整个台湾。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