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相称外交官自杀是为避免向中方泄密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6:10:38

在“征服”记者后,薛宏伟拿出了江苏第一台测谎仪和现在江苏最先进的一台测谎仪向记者介绍了测谎仪的工作原理。“测谎是一种科学的断案法。从技术原理上讲,测谎绝非测试被测人是否说谎,而是测评被测人有无对违法犯罪事实的特殊记忆。”他说,“心理学研究表明,人的大脑对外界刺激会留下一定的印痕,即记忆。对作案人和知情人来说,由于其实施或涉及的是违法犯罪行为,当时所感知的形象,所体验的情绪,所采取的行动都会在大脑中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作案的危险感进一部定位、加固了这些记忆,一旦相关问题被提起,作案人或知情人对有关案件事实的记忆就会立即在大脑中复现,并唤起相关的情绪记忆、动作记忆、视觉记忆等,这些都会引起心理参数的变化,从而在测谎仪上产生明显反应。”谈论起测谎仪,薛宏伟是滔滔不绝。

在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的预审工作中,薛宏伟曾审讯了一个名叫王刚的重要嫌疑人。警方掌握的线索是,王刚先后收受500多万元的巨额贿赂,并将部分赃款用于投资。遗憾的是,在警方抓获王刚之前,王刚已有察觉,并做了一系列的反侦查准备———藏匿赃款,销毁关键证据,派人恐吓胁迫相关证人,并将几个至关重要的关系人偷偷送往了国外。王刚到案后,先后接受过几十次不同级别的审讯,但都没有交代问题。临危受命的薛宏伟接手案件后,在和王刚接触了一星期后,薛宏伟开始了独特的审讯。

薛宏伟对王刚说:“我手上有一封信,对你很不利。你若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信是什么时候写的,用的是什么信纸,信上写了什么内容。”事实上,信倒是真有,不过这封信已经由王刚委托一个叫姚明海的关系人烧掉了。但凑巧的是,薛宏伟在另外一起案件中接触到了姚明海,当时姚明海谈了很多关于王刚的事情,其中就提到了那封信。

薛宏伟是个有心人,当姚明海提到那封信时,他便巧妙地套出了信的内容、写信时间以及所用纸张。薛宏伟不容王刚喘气,接着说:“你的女友马丽怀孕了,对不对?”王刚闻言大惊失色:“这件事连我在内总共只有三个人知道,你怎么知道的?”第三天深夜,王刚在号房里大喊着要见薛宏伟。见到薛宏伟的一刹那,王刚像捞到了救命稻草般地瘫坐在了地上。当晚,他如实交代了主要犯罪事实。但是,当问及行贿人的姓名时,他又涕泪交流,闭口不谈了。

薛宏伟义正词严地对王刚说:“谁给你送钱我早就知道了,之所以让你自己说出来,是为了给你一个争取宽大的机会。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将此人的名字写在一张白纸上,然后反过来扣在你面前的这张桌子上,你讲完那个人的名字后,可以将纸翻过来,看看上面写的名字和你讲的是否一样。”薛宏伟说完便找来一张白纸,刚欲提笔往上面写字,王刚便绝望地呜咽道:求你别写了,我什么都说……

1997年,江苏省溧阳市发生了一起杀人案,女老板范婧的尸体在自家发屋被人发现,警方接到报案迅速展开侦查。当天下午,一名嫌疑人进入警方的视线,他就是范婧的未婚夫、某医院外科医生边龙。可是边龙临时翻供,当地检察机关也认为证据不足,决定对边龙不予批准逮捕。薛宏伟根据此案的特殊情况,决定在审讯时对边龙实施测谎。

边龙被带进了审讯室,此时,审讯室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套测谎仪,“为让你信服,我们不妨测试一下,而且请你放心,这与今天的正题无关。”薛宏伟说完后递给边龙一张纸一支笔,告诉他:“你可以背对我在纸上随意写一个0-10之间的阿拉伯数字,然后折好将纸握在手里,我可以通过测谎仪将你刚才写的这个数字准确地测出来。”

边龙未吱声,但却顺从地接过了纸笔,随后背转身飞快地在纸上写了一个阿拉伯数字。也就在一问一答中,薛宏伟说出了边龙所写的数字。接着,薛宏伟正式对边龙就案件进行测谎,半个多小时前还貌似沉稳的边龙此刻已是大汗淋漓。薛宏伟一边观察对手的反应,一边乘胜追击。根据测谎情况,检察机关很快对边龙做出了批准逮捕的决定。边龙最终心服口服地交代了自己的杀人罪行。

用薛宏伟的话说,把测谎仪摆在嫌疑人面前,可以起到震慑作用,有的犯罪嫌疑人见到测谎仪就发抖,因为他们自己知道,案件是自己做的,他们心虚。

2001年,薛宏伟到武进对一起投毒杀妻案的嫌疑人做测谎。当时他们是一家三口下午一起到公园去玩,然后丈夫就到单位去了,他妻子下午四点多钟带着孩子就回来了。结果到了晚上七点多钟,邻居就发现他妻子中毒死亡。当地警方赶到现场后,很快确定死者是喝了自己杯子里含有“硝”的水而中毒死亡的。根据排查,警方确定死者丈夫有重大作案嫌疑。

但嫌疑人就是不承认,称自己一直没有回家。由于没有足够的证据,而且丈夫不具有作案时间,这使案件的侦破陷入了僵局。“我带着测谎仪到了审讯室后,立即对这位丈夫进行测谎前谈话,可他看到测谎仪并得知后,吓得脸色都变了,并叫我不要测试了,案子是他做的。原来是他在外面有了情人,所以一直想除掉已经和自己感情破裂的妻子。那天他在一家三口去公园玩耍之前,就在老婆的专用茶杯里放入了过量的硝,他知道老婆回来后口渴,一定会喝水。根据其交代,警方找到了相对应的证据。”

“测谎仪的准确性不但普通的老百姓怀疑,就连许多当地公安局的局长和检察院的检察长也不相信,他们觉得如果一个人的心理素质好,测谎仪就可能不准确,但我通过多年的研究发现,心理素质越好,测谎仪的准确性就越大。”薛宏伟再次解释了这个许多人想问的话。

在说完后,薛宏伟介绍了一个案例。几年前,省纪委介入调查一起贪污案件,案件的主角是南京市的一位局长,由于他曾做过侦查工作,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可以说心理素质十分好,省纪委多次审讯没有结果。薛宏伟接触了该局长后,决定对其测谎。在问了10多项和案件有关的问题后,根据测谎仪的图谱,薛宏伟当着这位局长的面,把他在什么地方撒谎,他收了某公司老总多少万等他拒不交代的问题,全部给说了出来。见自己的心理活动被测谎仪测了出来,这位局长是脸色苍白,当时就向省纪委交代了自己的问题。

薛宏伟告诉记者,配合纪检部门对贪污腐败分子进行测谎,现在已经成了他的经常性工作。“测谎仪运用在案件上可以起到2个作用,第一就是迅速识别犯罪嫌疑人,第二是确定目标范围。这可以为办案人员节省大量的人力、物力,避免民警对一个清白者审讯而浪费时间。”

薛宏伟告诉记者,在中国,测谎的结果还不能被作为证据,只是公安机关一种辅助的侦查手段。在国外许多国家则已经被法庭采用,并且被广泛应用到民事领域。在美国,政府每年要用测谎仪测试政府雇员对政府的忠诚度,一些大公司也要用测谎仪检测员工的忠诚度。随着测谎仪在中国的使用,许多法院都配置了测谎仪,用来检测一些很棘手的民事纠纷,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对于测谎仪在民事领域的使用,薛宏伟向记者介绍了一个很常见的民事纠纷。对于自己从事的测谎工作,薛宏伟是信心百倍。

新华网华盛顿3月1日电(记者潘云召谭新木)美国两个人权组织1日代表8名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遭受美军士兵虐待的人士向法庭起诉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

美国公民自由同盟和人权第一组织当天在华盛顿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对拉姆斯菲尔德的起诉是在位于其家乡伊利诺伊州的联邦地方法院提出的。因为拉姆斯菲尔德亲自签署了有关指导战俘待遇的政策,因此对虐待俘虏事件负有直接责任。

8名原告中,4人是伊拉克人,其余4人为阿富汗人。据称,他们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被美军关押期间受到虐待,身体和心理均受到伤害。美军士兵对他们采取的虐待手段包括剧烈殴打、割伤、性羞辱和侵害、死亡威胁以及让他们处于痛苦的姿势等。这些士兵已均被美军释放,但从未受到任何指控。

上述两个组织的负责人还表示,这8名原告均表示愿意前来美国作证,要求法院宣布拉姆斯菲尔德的行为违宪,违反美国法律和国际法,并要求对所受到的伤害获得赔偿。

代表两个组织负责这一案件的律师卢卡斯·古腾塔格说,拉姆斯菲尔德亲自批准使用非法审讯手段,清楚地知道他的命令导致了虐俘事件,但却没有履行其中止虐俘事件的法律责任,因此应对虐俘事件负直接和最终的责任。

“裸捐、圈地、捞钱”,2004年,在蒙城县挂职副县长的牛群遭遇众多非议;央视2005春节联欢晚会,牛群原本与冯巩排练好的新相声也被无情“枪毙”。近两天,牛群再一次成为新闻人物,他收回了辞呈,重返蒙城了,再当挂职副县长。“我们都没有想到,2月26日那天,牛群会突然出现在我们安徽省亳州市的人大会议上。当时在场的384个人大代表特别感动!”昨日,与牛群一起参加安徽省亳州市第一届人大七次会议的蒙城县人大办公室赵建华主任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也证实了这一点。

昨晚,记者连线安徽省亳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工作人员透露了牛群重返蒙城的谜底:牛群对蒙城有很深的感情,蒙城老百姓也喜欢他。

去年八九月,媒体出现大量的负面报道,牛群离开了蒙城。当时,针对媒体报道牛群“裸捐、圈地、捞钱”的新闻,安徽省、亳州市及蒙城县组成了联合调查组,对牛群进行了认真的调查审计,最后没有发现问题。去年11月下旬,省市有关部门在蒙城召开了全县中层干部大会,公布了牛群没有被发现问题的调查结果。牛群听了组织的公正评价后,当场放声大哭。

几天后,牛群返回北京,不久便到石家庄拍摄电视剧,后又参加央视春节晚会排练,大家都以为牛群不会再到蒙城县当不拿工资的挂职副县长了。但谁也没有想到2月26日亳州市人大会议开幕时,牛群会以蒙城县人大代表的名义出现在会场上。当时许多代表拥上前去,与牛群热烈握手……

蒙城县人大办公室赵主任介绍:按照程序,牛群是选出来的人大代表,人大开会,我必须通知到他本人。今年2月22日,我打电话到北京牛群家里,牛群家里人说,牛群不在。我就说亳州市一届人大七次会议26日要开幕了,牛群作为群众选出的市人大代表,能不能来开会?当时牛群家里人没有表态,只说会转告他本人。我还想,牛群当蒙城县挂职副县长,受了许多委屈,恐怕永远不会再来蒙城了。

想不到,26日会议开幕时,牛群突然出现了。真让我们大吃一惊!在三天会议中,牛群认真履行自己的代表职责。还自觉地和我们的代表积极参与会议的讨论和学习等活动。同时,牛群还为蒙城今后的发展出谋划策。开会休息时,许多代表请他签名、合影,牛群也来者不拒。

昨天上午9时,会议在亳州市行政中心二楼多功能礼堂闭幕。下午,牛群因事返回北京。离开之前,我问他,当初的辞职还有效吗?牛群当即表示,我收回辞呈,蒙城老百姓对我太好了,在蒙城挂职四年,我对这里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所以,我要将不拿钱的县官当到底!今后,我将会一如既往地为蒙城的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昨晚7时30分,记者打电话给牛群,他已在亳州开往北京的火车上,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记者又连线牛群家里人,他妻子刘肃的妹妹刘燕说,“原本牛哥是想辞去蒙城县挂职副县长职务的,但因为牛哥一直舍不得蒙城的老百姓和五子牛特殊学校的那群聋哑孩子,特别是孩子们,他们写来的信非常感人,经过深思熟虑,牛哥决定将蒙城县挂职副县长干下去。”

刘燕说,将来牛群要在京城、蒙城两边跑,在北京拍戏、演出挣钱养家糊口,同时为蒙城县招商引资。3月,全国春季糖酒会在成都召开,牛群还计划带领蒙城几家企业来参加会议。

《人民摄影》2004年9月1日报道2004年8月26日上午,安徽蒙城县举办了五子牛特殊学校移交仪式。至此,由中华慈善总会在蒙城办的这所聋哑学校正式移交给蒙城县委、县政府,校长也由牛群换成了高伟。

《法制晚报》2004年10月15日报道昨日,记者从《还债》剧组宣传负责人处获悉,因为牛群认为自身经历和剧中主人公不谋而合,所以才首次“触电”。同时,已然不是县长的他,希望以《还债》为契机,重返艺术舞台。

《潇湘晨报》2005年01月05日报道昨日下午,著名相声演员姜昆作客中央电视台网站。他对重回相声界的牛群表示欢迎,但直言不喜欢对方炒作过多。“我欢迎他回到相声舞台上来继续说相声,相声要想发展的话,必须要回归到剧场去。我不相信有人有本事写一段相声,没有经过观众的考验,就能够取得成功。”

《新闻晨报》2005年1月6日报道昨日,记者获悉,冯巩和牛群合演的相声《我为你喝彩》自从参加春晚4审被枪毙后,牛群就彻底失去了与冯巩合作的机会,而冯巩为牛群复出量身打造的相声《我为你喝彩》也无法亮相春晚。

从牛群卸任与谢军落选看名人效应与程序公正2004年12月8日牛群当年顺利通过蒙城县人大表决,当选为副县长,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当地党委和政府的推动和“引荐”...[全文]

牛群回应负面报道:撤消裸捐有内幕仍挂职蒙城2004年11月24日牛群否认自己已辞官,“我仍挂职蒙城,蒙城是我的生活基地,拍完戏随时都会回去”...[全文]

青瓦台发言人金钟民2月28日向韩国媒体透露,卢武铉总统于2月4日,在青瓦台医务室接受南韩国立汉城大学附属医院医疗小组为治疗眼皮下垂的“上眼皮弛缓症”而作的割眼皮手术时,第一夫人权良淑也同时接受了同样的手术。

卢武铉总统于上月17日在青瓦台主持犒劳驻外使领馆长夫妇同伴的晚宴时,青瓦台女主人——第一夫人权良淑曾以感冒欠恙而缺席。

3月1日是纪念在日本殖民统治下朝鲜半岛全体民众为争取独立而群起示威抗争的第86周年“三一节”,卢武铉总统伉俪在全国电视现场实况转播的情况下,参加在汉城“柳宽顺纪念馆”举行的纪念大会,这也是“夫唱妇随”地割双眼皮的第一夫人权良淑于手术后的首度公开亮相。

或许,这正是青瓦台向韩国媒体首度证实第一夫人权良淑接受割双眼皮手术的原因所在。综合

在我省萧山、绍兴柯桥、温州苍南等地,改革开放后先富裕起来的一批人的孩子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有些人家里只有女儿,有的还是独生女儿。由于家境殷实,他们不少选择为女儿招上门女婿,有的甚至打出了向社会公开征婿的招牌。

上星期,家住萧山近郊的富家女徐蓉结婚了,丈夫是一位公务员,上门到她家的。在常人看来,他们是非常美满的一对,但是,徐蓉却一点儿都不感到幸福。因为,就在她结婚前一个月,她失恋了。

徐蓉原来的男朋友程捷是在大学里认识的,他们整整谈了三年,感情非常好。然而,徐蓉深知父母对她谈男朋友的要求是首先要能上门到她家,她也知道程捷的父母不会同意独生子做人家的上门女婿,所以,两人一直没有将恋爱的事告诉家长。

去年7月,徐蓉和程捷都毕业了。进行了一番思想斗争后,去年12月,他们正式向双方父母坦白恋爱关系。如他们先前所料,双方父母表示了坚决的反对。

徐蓉的父亲觉得程捷没有稳定的工作,不合他们心意,最重要的是程捷不愿意上门到女方家,肯定不行;程捷的母亲也觉得女方家门槛太高,让儿子“嫁”出去更是奇耻大辱。

徐蓉也想到过和程捷私奔,但是,从小就是乖乖女的她一直下不了这个决心。她的父母还多次找到程捷,要求他离开徐蓉。在父母和亲戚的强大压力下,徐蓉妥协了,正式提出和程捷分手。

在分手的那天,徐蓉哭了,趴在程捷怀里,流着眼泪说:“不是我不爱你,我真的没办法,让我们来世再做夫妻吧!”长大后就没有哭过的程捷也同样泪流满面。

与程捷分手后,父母很快就把徐蓉拉到婚介所。在父母的一手操办下,一位同样家在萧山农村的公务员很快成了她的丈夫。婚礼的前一天,徐蓉躺在房间里哭了整整一天。

徐蓉在婚前一个月并不认识现在的丈夫。而一个月,是很多富家女与上门女婿从认识到确定关系的平均速度。

杭州温心港婚介所的负责人对记者说,他们经常能够看到父母领着女儿来要求招上门女婿的,而一般这样征婚的速度也特别快,从认识到谈成平均只要一个月就够了,最短的只要一星期。

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能够建立起多牢固的感情呢?记者几经周折采访到了李芬,她在与一位征婚对象接触了两个多星期后就结婚了。

李芬家住杭州转塘。当记者向她表示新婚祝福时,她却苦笑着说:“有什么好祝福的啊,还都不是他们(指父母)说了算!”

李芬说:“我现在才23岁,并没有想着要这么早结婚,但是父母已经在催了,还不断地给我介绍对象,来相亲的人要过的第一关就是我父母,其实我没有多少自主权的。”

记者找到了李芬的父亲,看得出他还沉浸在刚为女儿解决婚姻大事的喜悦之中。李芬的父亲说:“我为女儿找对象,有三个基本条件,一是愿意上门到我家,我开了个厂,也需要有人来接班;二是要有大专以上学历,经济管理类专业背景;三是要浙江人,外地人不考虑。当然,女儿也要喜欢。”

在李芬父亲的眼里“女儿喜欢”仅仅是给女儿找老公的次要条件,连基本条件都排不上。李芬说:“我到现在对他(未来的老公)的了解程度远远少于我的父母,而且,我对他的第一感觉并不怎么样。但是,在婚姻问题上,我说了不算。”

对于大多数上门女婿来说,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那就要住到女方的家里,成为大家庭的一员,但是,也有一些相对开明的女方家长,同意双方在城市重组小家庭,上门只是一种形式。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后面的一种上门方式更加容易被接受。

张欣是杭州一家百货商店的营业员,她与男朋友陈亮已经谈了两年恋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陈亮家在丽水,家境一般,他在杭州一家IT公司上班。张欣的父母则在柯桥做纺织生意,很有钱。当张欣提出要结婚时,她的父母并没有要求双方一定要回老家生活,而是拿出128万元,要他们在杭州买房好好生活。至于女儿女婿的孩子将来姓张还是姓陈,张欣的父母表示无所谓,让他们自己去商量好了。

张欣的父亲也很喜欢陈亮,觉得他既老实又机灵,她父亲表示,再观察陈亮一段时间,如果可以,他将投资让陈亮自己开个IT公司。

张欣和陈亮是幸福的,但是,这样的家庭有多少呢?如果男方在谈恋爱之前事先已经清楚自己要追的是富家女,这样的感情,又有多少纯度呢?

李芬的父亲对未来女婿提的要求是大专以上学历,经济管理类专业。这样的条件似乎在人才市场更为常见。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