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蓄所取退休金 五张全是假币其中四张同号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58:15

在婚纱、西装队伍中,一名身着军装的新郎格外惹眼。记者问新娘,两人“拍拖”多久时,新娘回答说是两年,但新郎“纠正”道:“不对,应该是612天,我记得清清楚楚!”

新娘石小姐说,前日特意从安徽合肥赶来深圳参加集体婚礼。新郎徐先生说,他刚刚从部队的演习场下来,就赶到深圳踏上了红地毯。对于两人的恋爱故事,新郎侃侃而谈,但当记者问他在哪个部队就职时,新郎的机智回答让大家大笑不已:“我来时领导交待了,爱情的秘密你们问什么我答什么,但军事秘密可不能说”。采写:本报记者陈学斌摄影:本报记者黄宇

“今年投资比较多,年初买了两套房子,上个月新开了一家‘眼镜肉店’,离现在的店铺两公里远。”9月20日晚上8点,西安下了一场雨,因为这场雨,陆步轩不用骑摩托车去接8岁的女儿了,提前忙完了一天的活,“忙里偷闲”接受记者的采访,语气中透着知足常乐的从容。

两年前,陆步轩只是西安市长安区一名默默无闻的卖肉汉,但一家新闻媒体偶然发掘到他的“北大”背景后,他的命运发生了戏剧性的改变。在媒体的一阵追踪后,他谋得了在西安市长安区档案局的工作,而他的新书《屠夫看世界》也于两个月前出版,并在热卖中。

现在的陆步轩很忙。每天,他既要管理自己两家生意兴隆的“眼镜肉店”,还要在西安长安区档案局、从事地方志修编方面的工作。

“我的每一天都是从清晨的5:30开始的。”自从陆步轩有了档案局的工作,“眼镜肉店”白天的活大多由爱人陈小英打理。

早上7:30,陆步轩准时开着摩托车送8岁的女儿和5岁的儿子上学。之后,他去长安区档案局工作,顺便给机关大灶捎货———他家店铺的猪肉。

17:30,从档案局下班,陆步轩照例去学校接孩子回家,然后到肉店帮忙至晚上7点半。“从早上5:30到晚上7:30,整整14个小时,都是我雷打不动的工作时间啊1陆步轩说14个小时的忙碌有点累,也正因此,他每天晚上都要呼朋唤友喝上几口,用形成了十多年的嗜好消除一天的疲惫。

从去年4月份开始,陆步轩在档案局,主要负责区地方志的修编。但事实上,因为资金问题,长安区地方志的修编尚没有正式启动,在8小时的工作时间中,他主要是看些书,搜集一些资料。不过对于这份工作,他感觉比较满意。“因为虽称不上专业对口,但至少能‘挂上一点边’。”

“我的专业要找到完全对口的工作也不现实。”按照陆步轩的说法,同学中属于从事对口专业的也才5个,或是留校,或是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工作。

在档案局工作,陆步轩的月收入是1000元。而因为这份工作,新开张的“眼镜肉店”只能托付给弟弟。陆步轩说特愿意待在档案局。“在单位,我一个人一间办公室,关了门就能安静地看书、写东西。大学时喜欢读史,但毕业后一直没有时间,现在终于可以慢慢恢复了。”

“美中不足就是工资不高,另外档案局图书馆的好书不多。”但他坦言,他的收入在当地已经可以算作工薪阶层中的中等水平,只不过与每月五六千元的肉店收入没法比。

“能活到今天,主要是心态好,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嘛1采访中,陆步轩不止一次称自己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而“白天柴米油盐,晚上唐诗宋词”则是他的最大追求。

陆步轩从北京大学毕业后的头几年,他干什么都很“背”,操持多种行当均难营生,他原来的妻子也因此离开了他。“那时候连死的念想都有了,也不想做事情,每天赌博混日子。”在他穷困潦倒的时候,现在的妻子陈小英走进他的生活。

“到我这个年龄,经历了这么多事,遇事想得开,也比较知足。”陆步轩在单位人缘很好,从来不争抢什么,他笑称自己没有“官想”(当官念头),因为在家是绝对“家长”。

陆步轩口中的“家长”,指在家是绝对权威。在“小家”,妻子陈小英很朴实、体贴、会过日子,但遇事都让陆步轩“拿主意”,而对于他喝酒抽烟的嗜好也都坦然接受;在“大家”,考上北大的陆步轩是兄弟姐妹4人中最有发言权的,日子也过得最红火,每个周末陆步轩回老家西安长安区鸣犊镇高寨子村,都能把一家人聚在一起。

同时,最让陆步轩知足的是,在档案局的新工作让两个孩子更喜欢爸爸。“之前一心一意开肉店的时候,两个孩子不高兴,因为有人称他们‘肉娃’。”

“在北大时,我喜欢围棋,喜欢读史写东西。但从北大毕业后的十多年,因为潦倒一直没有时间没有心境做这些,我想,从肉店‘退休’之后,会用更多时间专注于这些爱好。”

陆步轩说自己很喜欢围棋,但身边实在“很少有人会”,所以“近期办公室要接宽带”的消息让陆步轩很兴奋。“以后就可以在网上下棋了。”

喝酒则是陆步轩另一大嗜好。当年是因为有诸多不如意,而今则成了他提精神的必备“武器”。“我喝酒比较凶。”平时自己喝,中午两瓶啤酒,晚上三、四两白酒,“遇到朋友就说不定了。”就在接受采访的当天,他约好请肉店的伙计喝酒,买好了40元钱肉制品,准备自己再动手做几个素菜,然后开怀畅饮。

十多年没有读书看报的陆步轩,却因为媒体的关注而一度成为新闻人物,也因此,他根据自己的生活经历写就的新书《屠夫看世界》卖得火热。因为“自然天成、不造作”,出版两个多月以来,已经两次再版,总数达到2.3万册。

“文章写得好,先要求其真。”目前,陆步轩又在酝酿新书《小本生意》,记录这么多年他在社会底层的经历。“搞商店,卖肉,搞装修,都是做的比较小的生意。但做小本生意的人也有真切的酸甜苦辣。”

陆步轩从不托人进货,陆步轩认为卖的肉好坏决定于进货的质量,“我选肉比较挑剔:一是要猪健康;二是必须是送来前一小时屠宰的,宰后无血无毛;另外肉的膘头要薄,运肉的车子要干净。”

陆步轩,1985年以陕西长安县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北大中文系,毕业后分配到长安县柴油机械配件厂。报到后,因为是高才生,被厂里的主管上级长安县计划经济贸易委员会借调到了机关,在办公室写材料,还负责过团员工作。

上世纪90年代初,“下海”热潮正酣,他跟从当时的领导办企业,先后办过有色纸厂、饲料厂、化工厂,但因为没有资金,厂子难以为继。后来自己组建了一个装修公司,但亦遭失败。因生计所迫,1999年他和妻子在长安县开了一家“眼镜肉店”辛苦度日。

2003年,他的“事迹”被媒体披露后,受到广泛关注。借助媒体的力量,他目前到西安市长安区档案局工作,并利用闲暇时间将自己的传奇经历写成《屠夫看世界》一书。

近几年“眼镜肉店”的经营,让陆步轩家的经济状况逐步好起来。今年,陆步轩买了两套房子,又在离原“眼镜肉店”两公里远的地方买断了一间店铺24年的使用权,于上个月开了第二家“眼镜肉店”。

“小时候家里穷,没有办法,现在条件好些了,就想给孩子创造好一点的条件。”为了今年的3处投资,陆步轩不仅动用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另外还向朋友借了点钱。“目前购买的房子价格是每平方米2000元,但还是有很大的升值空间,因为那个地段已经有通地铁的计划。”用陆步轩的话说,想到不断升高的房价,还是决定帮孩子多承担点。

“开肉店挣的是辛苦钱,很累陆步轩说。但因为目前的投资和夫妻俩“争取让孩子出国”的打算,这样忙碌的生活至少还要过四、五年。“之后,会打算生活得轻松点。”谢飞君

本报讯(记者刘虎)昨天,是开县小伙谭志祥22岁的生日,他在与“洋媳妇”罗娜外出旅游返回大连的火车上,度过了这个特别的生日。

“他们两个感情好着呐!”昨日下午,接到本报记者的电话,谭志祥的母亲、开县赵家镇赵市村农妇吴祖英非常高兴。她当时正在邻居家做客。

“儿子上午还打了电话回来,问家里的情况。”吴祖英说,谭志祥和罗娜在上海、江苏一带旅游,家里希望儿子和罗娜回渝办理结婚证。“如果遇上什么困难,还请你们记者帮助他。”

下午5点半,在飞驰的火车上,听到记者熟悉的声音和生日祝福,谭志祥也很开心。

“家乡重庆很好,我很想念家乡,但我可能不会回重庆结婚了。”谭志祥说,他到美国的签证目前正在办理中,他们将去美国,到罗娜的家乡———俄亥俄州奎文市去办理结婚登记。

谭志祥说,因为罗娜所在的学校对罗娜的工作表示满意,罗娜上月续签了合同,要在大连工作到明年。

本报读者均关注两人能否长久地“朝朝暮暮”。虽然遭遇了包括“婚龄”在内的各种风波,但谭志祥昨日高兴地说:“我们的感情更好了!”

2002年8月,在北京一家音像商店当营业员的谭志祥,凭借一口流利的英语博得漂亮的美国籍大学生罗娜的好感,两人到今年恋爱已3年了。罗娜这位中国中央美术学院留学生,与来自重庆开县农村的打工仔谭志祥感情经历过考验。今年春节,两人从大连回到开县举行婚礼,并于2月21日到市涉外婚姻收养登记管理中心办理婚姻登记,但被告知谭志祥没有达到法定婚龄(本报曾连续报道)。

晨报讯天津的8岁女孩刘真然从上小学到二年级从未参加过考试。这是她的另类老爸给她的“特权”:一到考试,就放假回家玩耍。这位另类老爸独特的教育方式受到了众多教育界人士的关注。

另类老爸名叫刘书宏,笔名“老蛋”,在女儿的口里,经常被叫做“臭老刘”或者直呼其名,他一点都不生气。这位另类老爸为女儿选择学校也够另类的:跑了十几所小学,反复比较后,却发现最好的小学是民工小学。于是,他把自己的女儿送进了收费最低廉的民工小学,和卖菜打工的小商贩的孩子们坐在一间课堂里上课。他说:“朋友都说,你怎么把孩子送那里去了呢?孩子会不会学坏了?我认为,在这所学校里,有个最重要的东西:见多识广,那里的孩子来自全国各地,如果孩子学点脏话骂人,她都会用很多方言。而且,能让孩子从小就接触这些各个阶层的人,对她的一生都有好处。”但是,不久以后,他却给孩子转学了,原因是发现女儿的老师没有笑容:“一个没有笑容的人,是不值得信赖的人。”

刘书宏说,原本并不想让女儿去上学,但是觉得一个孩子天天呆在家里也是一个问题,就送她去上学了。上学以后,他却坚决不让女儿参加任何考试,以表示对中国应试制度的抗议:“社会对这个考试成绩的压力太大了,其实这些压力没有道理的。因为测验本身就是老师要了解学生学习的一个过程的手段,结果变成了一种盲目追求高分数的错误心态,孩子考不好就非常痛苦,有罪恶感。”发生这件事情后,刘书宏就告诉女儿:“然然,如果你的老师让你罚站,你一定要跟他讲‘我不罚站,我有我的人格和尊严’。如果老师让你请家长,你就说:‘我自己能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我解决不了,再叫家长’。”

今年暑假,别的孩子都在忙着上各种辅导班、写暑假作业,刘真然却忙着在爸爸的公司打工:上午扫地,下午擦桌子、喂鱼浇花,中午给老爸烧一碗面条。一天的薪水是5元钱,有哪样做不好,就会被扣掉一块钱。爸爸说,这样做是为了给女儿灌输有偿劳动的观念。

不考试、不做作业,那么等刘真然18岁以后,她连个小学文凭都没有,她如何到社会上去工作呢?对于这一点,小姑娘早有打算:“我可以到市场里面,去摆个小摊子。不一定到大公司里去工作才能赚钱啊?没有能力是赚不了钱的。”父女俩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以后的问题。现在,父亲已经把女儿的成长经历和做老爸的心得写成了两本书,一本是《你不就是希望我快乐吗》,另一本是《我就是希望你快乐》,现在正在写第三本。本文内容将在今晚20:45江苏教育台的《成长不烦恼》节目播出)作者:刘霞

本报讯(记者康少见)昨天,北京城建集团培训中心家属院内一中年男子被邻居发现在家中身亡,据称这名男子已死亡两到三天。此间,其5岁的儿子一直在房内守候父亲,靠家中仅有的一只面包和几瓶牛奶果腹。

北京城建集团培训中心位于东土城路5号,事发的家属院南北两侧都是平房,死者生前居住的房间正是南侧平房中的一间,小房大小约15平方米。

院内居民说,昨天中午12点左右,一居民看见小孩端坐在家门口的一张凳子上,脸上脏兮兮的一言不发。“问他怎么一个人坐着,他说爸爸流鼻血几天没醒,所以他得守着。”一居民说。大家进去一看这才发现出了事,大家边报警边给小孩拿了些食物。120急救医生随后赶到发现,男子已经身亡多日。

下午1点,警方正在现场勘察,小孩一人落寞地坐在小院中间的花坛上,身旁放着几盒饼干和面包干。孩子说,他姓王,今年5岁,正在上幼儿园,“不知道我爸爸怎么了,几天都睡着喊也喊不醒。脸也歪了,老是流鼻血,我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孩子说,父亲是河南人,“我妈妈在东北,每天晚上都给我打电话,可这几天我家电话坏了打不通。”

据院内居民介绍,这个孩子的父母已离异,父亲任城建三公司某项目部书记,平时只有父子两人在此居祝孩子还告诉记者:“我也不知道在家呆了几天,爸爸把门锁上了我开不开,没有吃饭。家里有一个面包,还有几瓶牛奶,我把面包吃了,饿了就喝牛奶。”当记者问孩子他是怎样从屋里出来时,孩子怔怔地望着记者不说话。

同在一个院的物业工作人员称,死亡男子30多岁,性格比较孤僻。3日早晨,这名男子曾出门接收过工作人员递上的水电缴费通知单,之后就没看见其出过屋。

城建三公司负责人随后赶到现场,将小孩带至培训中心门口的一家饭馆吃饭。此前小孩说想吃冰棍,当记者递上冰棍时,小孩正要走到饭馆门口,“我要吃饭了,你给我留着我待会儿再吃。”小孩满脸欢笑地说。下午3点,警方将死亡男子装车运走。

城建集团工作人员称,这名王姓男子初步确定为正常死亡。警方现场将小孩托付给城建集团的工作人员,要求在其家属抵京前将小孩好好照管。

时报讯(记者裴静怡)信息时报所关注的广州动物园的小老虎们在经过前天一天的休息以后,昨天又出现在园内动物广场内,跟游客见面合影。据动物园的负责人介绍,由于当天小老虎们的状态比较好,所以让它们再次出来表演,根据安排,这是国庆黄金假期最后一天出来跟游客合影。

昨天下午4时左右,记者在现场看到,两只小老虎显得没什么精神,乖乖躺在为它们设立的约1平方米木台上,任饲养员抚摸摆弄,吸引了很多游客在表演场外边围观拍照。据动物园负责人介绍,这几只小老虎从中午12时左右出来表演,已“工作”了4个小时。当时,已接近小老虎晚餐时间,它们开始觉得肚子饿所以显得没什么精神,动作姿态也表现得特别不耐烦。对于被指责的一些“虐待”行为,饲养员表示,这是正常训练所允许的手段,如用小棍子放在它们的脖子上,只是吓唬它们,让它们听从指挥,但不会真的要狠狠鞭打教训。

昨天上午8时许,记者接到读者热线后,立即赶至上海路47号。这里,已围拢了二三十名市民。走过去,记者看到的第一场面是:在墙角有两只蓝色大垃圾桶,在这两个垃圾桶旁边的地面上,是一个卷起来的毛巾被,现场市民说,里面就是那个被发现的男婴。

一直在现场的吴女士描述了发现男婴时的情形:清晨6时许,她跑步经过这里时,发现有人在垃圾箱边上看,她上前一看吓了一跳,里面居然是个男婴!男婴看起来也就出生一二天,脸上像是刚哭过,张着嘴,脸色憋得发青,身上什么衣服都没穿,就垫着一块尿不湿,裹在一床毛巾被里面,一些蚂蚁在男婴身上爬来爬去。

当时,最先发现这个男婴的那个捡垃圾的老太太还在现场,老太太对众人说,她是在四五点钟的时候发现这个男婴的,那时男婴还能呼吸。

吴女士在讲述时,脸上挂满了气愤与惋惜。她说,这个孩子的父母也太狠心了,真是伤天害理啊,他们不要孩子,也不能扔到垃圾箱里啊,可以放到马路上,或者放在谁家门口,看到有人将孩子抱走了再离开啊,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救他的。

围观群众纷纷称“太惨了”,不少人表示,如果孩子有生命,自己愿意收养他。

弃儿的父母是谁?现场的市民大致作了如下猜想:未成年人;婚外恋者。不管是谁,市民都认为,如果查出来后,弃婴者应该受到重罚。

山东天华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韩兰英认为,保护妇女儿童的相关法律中规定,丢弃婴儿将犯遗弃罪,原则上判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但构不构成犯罪,还要看其他一些因素,就这个事例来说,婴儿的父母构成犯罪的条件必须是主观故意将婴儿放在垃圾箱内导致其死亡。

韩兰英说,无论是否构成犯罪,遗弃婴儿的行为都是应该受到谴责的。记者巩合生(来源:青岛晚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