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再被称“魔鬼” 范甘迪想换走扣将遭到质疑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5 00:00:38

“就是考上博士,也只能找个学校教学,毕竟是40多岁的人了”,他悠悠地说。

研究生毕业,原郑州某大型国企部门经理。这是李军强参加工作19年来换来的头衔。

1983年,时年19岁的李军强中专毕业,进入公司成为一名技术人员;1988年他出任公司某科室科长,开始了十六七年的“当官”生涯,中途读研,2002年再度“升官”,升任部门经理。

李军强说自己是搞技术的,优势也在技术上,当“官”适应不了,“你干成事之后,有人会嫌你进步太快,挡他们的道。”2003年,公司一个进口设备出了问题,他负责修好了,给公司挽回数亿元损失,这让他很有成就感,但别人的背后议论却让他很伤心。

去年2月份,因为某种原因,李军强离开了年薪八九万元的部门经理岗位,今年4月,李军强正式和公司说“拜拜”,至今没有再找工作。今年4月,他正式离开工作了22年的公司,至今没有工作。今年5月,家人帮他申领了失业保险金。

“我对自己能力很有信心,找工作不是个问题。”谈话最后,李军强说了这样一句话。

“你是帮他找工作的吗?”问及刘涛现状,他的母亲还以为记者是帮他介绍工作的。刘涛的母亲说,他去年年底回国后到不少公司应聘,但直到今年3月才到郑州某开发区管委会上班。

7月27日上午9点,在郑州市某开发区管委会招商局,近10名工作人员挤在一间办公室里。在房间中间的位置,刘涛正在用从日本带回来的富士通笔记本电脑翻译日文资料,办公桌上还有一本日文词典和几叠日文资料,刘涛说他的任务就是招商加日文翻译。

38岁的刘涛身材微胖,没打领带,穿着随意,他在办公室说话声音很小,说不想影响其他人。“现在一个月工资大约是1900多元。”刘涛表示,今年3月他应聘到管委会招商局,如果完成招商任务,年薪能达到5万元,他的一位同事说,他们的工资差不多都是这个水平。

据了解,1991年,刘涛离开原单位白鸽集团,到日本城西大学攻读经营管理硕士,学成后留日工作,到去年年底才回国。刘涛说他没有回白鸽集团上班,而是买断了工龄,并于今年1月申领了失业保险金。

尽管是研究生学历,尽管在日本工作了10多年,但刘涛在郑州找工作时仍被四五家日本企业所拒绝。“有的企业说我年纪超过了35岁,老了,有人说我学历高,用不上。”谈及找工作多次失败的经历,刘涛总结出了这两个原因。他说他还有一个从澳大利亚留学归国的朋友,因为学历高,工作也没着落。今年3月,郑州市某开发区管委会招商局公开招聘,刘涛通过了考试,并和招商局签了一年合同。

因为没有房子,刘涛和怀孕的妻子一直寄居在妻子父母家里,两室一厅的房子。刘涛表示,因为生活成本太高,他在日本将近14年也没攒下多少钱,最近刚花20多万元购了一套房子,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交房后还得借钱装修。

从今年1月到现在,刘涛一直在领着每月300多元的失业保险金,到招商局上班后仍然如此。刘涛坚持认为,他现在只是临时工,不算正式上班。

“这是临时性的工作,只签了一年合同,因为招商局没有转档案,我还可以继续领失业保险。”刘涛说,一年数百万美元的招商任务让他喘不过气,如果招不来项目,考核不合格,他随时有可能失业。“真不中了我就去做点小生意,比如上街卖卖烟什么的。”他开玩笑说。

昨日下午,郑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一位负责人表示,只要签了合同,就有了事实上的劳动关系,档案与此无关。而刘涛一家人仍然认为,这只是一份临时工,不算正式上班。

赵伟,1966年出生,郑州大学化学专业研究生,毕业后和樊亚军、刘涛一样,到白鸽集团工作,今年1月买断工龄。

赵伟说,失业后,他的档案就转到了所在区的失业职工管理所存放,“只要档案不转走,就可以领到失业保险金”,至于自己是否有其他工作,那另当别论。

赵伟告诉记者,从正式离开单位那个月起,他就到一个朋友的工厂工作,月薪1000元,没有签劳动合同。今年4月,他跳槽到另一家民营企业,月薪也是1000元,同样没有签定劳动合同,一直干到现在。

电话里,赵伟叹口气说,现在生活压力挺大,虽然自己拥有硕士学位,但感觉找工作确实很难,找一份能发挥自己特长待遇又不错的工作更难。

“什么人才,都下岗两年了!”今年40岁的魏辉,已经领了近2年失业保险,当着记者的面,他不承认自己是个“人才”。他有些消沉,“打游击”一样换过4份工作,明天似乎只是一个遥远的梦。

1982年,魏辉考入华中理工大学工程力学系,是老家第一个名牌大学生。他大学毕业后顺利分到郑州机械研究所里吃“皇粮”。不久,他取得了机械学研究生学历。

说起工作,魏辉陷入沉默。他说,他从心底里认为自己上大学、读研究生,注定了是只能搞科研的人。但没办法,毕业后单位一直让他在办公室干,他只好混日子,靠每月1000元左右的工资维持生计。

“就因为混日子的生活,我干不下去了。”魏辉追问记者,一个搞技术的人,让他坐在办公室搞行政工作,就像原本一个教书的人,你让他去种地,都颠倒了。

离开后他去了一家民营企业,每月工资2000多元,他说收入多少倒没啥,关键是学有所用。说到将来,他打算做一个成功的商人。

从去年2月开始,他定期去领取每月300多元的失业保险金。“这是我应该享有的权利,反正自己失业了,也缺钱。”魏辉很坦然,他并不认为自己领取失业保险金有任何不妥。

对大多数普通市民来说,研究生找不到工作就如同厨师天天饿肚子一样不可思议。

但此事已早有先例,乌鲁木齐市2004年共有13名硕士领取失业金;而2004年南京共有158名硕士以上高学历者领取失业保险金。

“它反映出两个问题,一是市场人才观的理性回归,不再‘唯学历’;一是高学历人群求职观念需要更新。”省人才交流中心主任徐俊才一针见血地指出,几年以前,各单位把高学历视为权衡人才的惟一标准,只要学历高就抢着要。但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如今用人单位开始从盲目的“人才高消费”中清醒,更重视引进员工的实际能力。因此,高学历人才也要相应地摆正自己的“择业观念”。

不过,徐俊才认为,一个人失业通常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也许是用人单位的问题,也许是高学历者自己对薪酬等方面的要求太高等等。失业保险金是为所有失业人员设置的,不是只为那些文凭低、年龄大的失业者专门设置的。

那么,能不能让街道办事处或者居委会来对领取失业保险人员进行把关呢?

对于这个建议,宋占东明确告诉记者:不太可行,因为涉及到经费问题,“你可以让人家来帮你统计、监管,但总不能白干,这经费谁出呢?”

那么,如果由政府统一出面,责令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等基层组织对辖区居民是否“就业”逐一和定期统计,是否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呢?业内人士认为,方法可行,但需明确职责权限与具体运作。

具备下列条件的失业人员,可以领取失业保险金:(1)所在用人单位和本人按照规定参加失业保险,缴纳失业保险费满一年的;(2)非本人意愿中断就业的;(3)已办理失业登记,并有求职要求的。

失业人员在领取失业保险金期间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停止领取失业保险金,并同时停止享受其他失业保险待遇:(1)重新就业的;(2)应征服兵役的;(3)移居境外的;(4)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5)被判刑收监执行或者被劳动教养的;(6)无正当理由,连续两次拒不接受当地人民政府指定的部门或者机构介绍工作的;(7)死亡的;(8)领取期满的;(8)有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的。

本报北京电(记者徐涛)经过7月初进行的面试答辩,社保基金会最终确定易方达、嘉实、长盛和招商基金四家管理人管理稳健配置组合,四个组合共委托资产40亿元。据了解,四个稳健配置组合已于7月20日起正式开始投资运作。

据介绍,在投资范围上,稳健配置产品可投资股票、封闭式基金、可转债、普通债券以及货币市场工具,具有中等风险、中等收益的特征,有助于进一步丰富和完善社保基金会委托投资的产品链。与相对回报的指数型产品相比,稳健配置产品的收益与市场指数的相关度较小,不大受市场指数的约束,资产类别配置相对灵活。在不同的市场环境下,管理人均以为委托资产提供稳定回报为目标,可以避免收益的大起大落。该产品旨在充分发挥管理人的管理能力,尤其是挖掘管理人在大类资产上的配置能力。

据悉,根据社保基金2005年年度投资计划,社保基金会决定设立稳健配置产品,并于今年5月中旬向现有10家社保基金管理人发出了招标通知。

社保基金会公告显示,2005年,社保基金确定可用于再投资的资金总量不少于514亿元。根据社保基金年度资产配置计划,各类投资的资金额度是:股票投资88—178亿元,固定收益投资260亿元左右,现金等价物投资90-180亿元。

“我们要守住8.15。”昨天在外滩上徘徊的外汇“黄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人民币升值之后,非法外汇黑市的美元卖出价铆定8.15的底价,以防止人民币汇率浮动给收益带来威胁。

7月21日,人民币兑美元“出其不意”升值2%,不仅使海外热钱措手不及,也让外汇“黄牛”备受打击。

“果然是出其不意,一下子赔惨了。”一位被行内公认为“有实力”的“黄牛”跺着脚说,外汇黑市对人民币升值其实早有防范。早在一年多前,外汇“黄牛”就普遍用快进快出的方法规避风险。很多“黄牛”为了防范人民币突然升值,纷纷减少美元的存货量,“现收现卖赚点差”成为多数“黄牛”的“金科玉律”。

《每日经济新闻》了解到,在7月21日之前,外汇黑市的美元卖出开价8.35到8.40,上万美元的大额交易通常在1美元兑8.35左右,买入价则在8.30左右。每100美元“黄牛”从中赚取5-10元人民币的点差。但在7月21日下午7点人民币升值后,很多“黄牛”被套牢。

“之前收的‘货’一下子砸在手里了。”一位在7月份以8.30左右价格收入3万美元的“黄牛”说。人民币升值让他损失近5000元人民币。

“更严重的是,市场上慎购和惜售的气氛非常浓厚。”“黄牛”说,人民币升值之后,黑市上美元的买入和卖出都变得非常谨慎。持有美元者大都持观望态度,不愿意马上“割肉”出手,而准备购入者则相信美元还会跌,纷纷持币观望。现在“黄牛”们每天的交易量只有不到上半年的1/3。

“生意好的时候,中午天太热我们根本不出来,几百美元的小生意不赚上10个点根本不做。”但为了弥补升值前后的损失,“黄牛”现在几乎是全天候“开张”,几百美元的小生意也是“赚包烟钱”就卖。

“更害怕的是人民币兑美元开始浮动”另一“黄牛”说,一旦人民币开始浮动,黑市上“吃点差”的方式就行不通了。美元黑市交易的风险将变得越来越大。

快进快出的手段被发挥到极致,为了防止人民币再次升值,一些“黄牛”甚至已经不“存货”。几个“黄牛”联合起来,只要一个人的账户上存有美元,其他人则只负责招揽生意,从中提成。

“行内有不成文的规矩,大家守住8.15,低于8.15无论多么大的量都不出货”,上述曾亏损5000元人民币的“黄牛”说,在央行将汇率调整到1美元兑8.11人民币之后,黑市美元收购的上限价格已经跌到8.13左右,卖出价则铆定在8.15以上。

“千分之三的浮动我们根本不计算在内,只要守住8.13以下入货,8.15以上出货的‘固定汇率’,就不会再被‘闪着’。”几位“黄牛”道出了他们新的“生意经”。

外汇黑市一直是央行和公安等部门的打击重点,经过多管齐下的治理后,上海外滩附近的外汇黑市曾一度沉寂,现在沉渣泛起,仍须对其严厉打击。

在中国经济强劲的增长势头前面,许多人也许感觉不到风的变化,但还是有人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更重要的是,对汇率制度的改革,周小川有个生动的比喻:固定汇率犹如盾牌,得拿着坚持不动,否则就会露出“空门”,浮动汇率好比海绵垫子,可用弹性打游击战,需要企业在不断变化的市场中增加自己的柔韧度。当前的关键是,企业家们是否适应盾牌已经拿开的变化?

5年前,处于事业最低谷的陆龙生把一幢价值上亿的房子以2100万元大方出手。而在人民币升值的时刻,他的心里还是凉了半截。

陆龙生是上海飞马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下称“飞马”)的总经理,在上海市的纺织业界算得上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当初,他凭借自己的经验和智慧,接手了效益不怎么好的飞马公司前身——上海针织集团外贸公司。之后,飞马一直名列上海纺织品外贸出口的前十名。

半年来,他深有感触:“出其不意的事情太多,我的心脏功能也增强了不少。”他拍拍自己的胸口。

纺织品贸易配额取消、国家首征纺织品出口关税、欧美与中国纺织品的贸易摩擦等等,在2005年不期而遇。“但升值的事,确实没想到会这么快。”目前,公司因汇率带来的损失大约是人民币68万元。

“陆先生,人民币升值了,快看电视。”打电话的是《华尔街日报》的驻沪记者。老陆扔下碗筷,顾不得蹬掉的一只拖鞋,箭步冲到电视机边。

老婆问:“出什么事情了?饭也不吃!”他扭过头,无精打采地答道:“人民币升了2个点。”

7月22日一早,公司的全体高层集中开会。下午,老陆命令,所有近郊的外销员撤回本部,召开全体人员的临时会议。最终,公司达成的基调是:不签长期订单;提高订单价格;5%以下的利润坚决不做;缩短回款日期。

会议结束后,一位外销员红着眼圈跑到老陆的办公室:“汇率让我丢了人民币十多万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