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入网合同将开听证会 暂不会取消月租费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0:16:24

2000年10月28日晚上10时许,吴德森和几个朋友在四会市龙华夜总会玩,阿聪和三个朋友正在该市的“滚石的士高”,吴德森打电话给阿聪让他们来龙华夜总会一起玩。当阿聪和朋友来到龙华夜总会门口时,看见有十多个青年男子站在门口。阿聪和朋友走进门时,不小心和门口的人撞了一下,对方瞪着眼睛骂了几句,阿聪的朋友也回骂了几句。对方十多个人就要动手打人,阿聪的一个朋友就跑到二楼叫吴德森等人来劝架。这时几十名男子手执铁棍、长刀从楼上冲下来,追着我们打。

一会儿,一辆警车来了,车上走下两个警察,我们一看是“龙卷风”的人,就拼命地跑,对方那帮人没有跑。我跑了十多米,回头一看,有一个人被两个警察按在地上,当时我还不知道那个人就是吴德森。只见那些铁棍和长刀,都在(被按在地上的)那个人身上起起落落。我当时死命地跑,想用手机报警,可是一想警察都到场了,还报什么警?警察都把人按住让那帮人砍,报警也没用。

我逃到医院治伤的时候,我朋友就告诉我,那个被两个警察按在地上的人就是吴德森,被打死了。

吴德森是被警察按在地上让人打死的,下布村的村民愤怒了,当晚数百名群众就去派出所讨说法。但派出所的回复是:我们正在处理,你们回去等结果吧!

阿聪继续回忆说:“第二天,吴德森被打死的消息传遍了我们下布村,有两千多村民自发来到四会市政府门口,要求讨个公道。当时我也参加了,我们在市政府门口站了将近两个小时,一个领导(听说是副市长)就出来对我们说:‘你们回去,要相信政府会公事公办,我们会给你们一个处理结果的。’这样,我们才回去了。从那以后,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好好的一个人被打死了就白死了。”最后,阿聪眼睑潮红地说:“我和他(吴德森)是一起长大的,他是个很心善的人,没想到会死得这么惨。”

吴德森的母亲悲泪纵横地对记者说:“我的儿子刚刚初中毕业,就被活活打死了,法院就用8万块钱打发我们了!天哪!我儿子的命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呀!”

龙杰锋被杀之后,相关司法部门查证:吴德森被打死的当晚,龙杰锋和东城派出所的一名值班治安联防队员接到报警,到达龙华夜总会斗殴现场时,见到自己的马仔陈某和邱某正在与人斗殴,龙杰锋不但没有履行警察应尽的职责,反而大喊“打死他”,并参与追打,致使吴德森重伤,抢救无效死亡。

9月4日晚,记者来到四会市迳口镇新围管理区白贯一村,采访另一被害者李志洪的家属,其哥哥李志强悲痛地说:“我弟弟死的那天晚上,我在家里睡觉。是别人打电话给我,说我弟弟被人打了,正在医院里。我万万想不到他被人打死了。听说当时还没死,是我们村里阿咪背着去医院抢救的。”

记者颇费周折找到阿咪。据他回忆,2003年3月13日晚11时许,李志洪和几个朋友在四会市浪琴轩酒吧二楼大厅里聚会,一会儿,李志洪要下楼到外面去打电话(因酒吧里太喧闹),阿咪正好上厕所,他从厕所里出来,见李志洪神色慌张地跑上来,对朋友说下面有人追打他。这时,一群拿着砍刀、铁棍和酒瓶的青年男子冲上来。阿咪被这阵势吓得往楼下跑,躲在不远处。“七八分钟后,等那帮人走了,我上去浪琴轩酒吧二楼。看到李志洪浑身是血倒在吧台前,只有一点点气了。两个朋友把李志洪从地上架起来,我背着他去急救,急救中心离那个酒吧可能有半里路,一路上都流着血,我满身是血,到了急救中心不久,他又被转到市人民医院抢救,凌晨三点多钟的时候就死了。”阿咪说:“现在想起那个恐怖的场面,我都发抖。那帮人里面,为首的‘小二’、‘癫狗’、‘野佬锋’都是‘龙卷风’手下的人。”

李志强说:“几个在场的人告诉我,当时他们中有人报了警,但东城派出所的警察是半个多小时以后才赶到现场。等警察到场,那帮凶手早就跑了。最气人的是,那天晚上发生这么大的事,四会所有的交通要道都没有设卡戒严。当晚,广宁的朋友赶来四会人民医院看我弟弟,他们说一路上都没有警察设卡,凶手就这么逃光了。”

9月5日上午,记者来到四会市贞山区独岗村第四组,被害者罗广发的妻子陈汉珍泣不成声地向记者讲述了丈夫被“龙兴社”成员残害的经过:2002年1月10日下午,罗广发在姚沙村的荽江河边和几个村民在玩牌,玩着玩着小赌起来。就在罗广发坐庄的时候,突然从堤坝上冲下10多个手拿刀、枪、铁棍的男子,追着罗广发砍杀。罗广发在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跳进了荽江河。当时,全村几百村民沿着荽江河下游20多公里河道寻找了6天,都不见人影。直到事发的第7天清晨,下游的一个渔民发现了罗广发的尸体。

陈汉珍声泪俱下地说:“他一死,扔下三个小孩给我。这些年我吃尽了苦。和他一起打牌的人都说,那帮人是‘龙兴社’的人。他们一定是误会了,看见我老公正在坐庄,就以为是他开赌场,要砸赌场、收保护费。把我老公逼进河里活活淹死了。当时,‘龙卷风’在四会的势力很大,我们不敢告他,怕他们报复。担心搞死了我老公不算,还会向我娘女四个下手。加上村里的人都劝我算了,不要告他们,就是告了也没用。‘龙卷风’死了没多久,我就请律师到法院起诉。”陈汉珍泪流满面地拿出丈夫大学毕业的合影,给记者看。她说,罗广发是1988年毕业于西江大学建筑施工专业,被害前他是建筑施工技术人员。

离案发现场最近的姚沙三村一知情的村民,领着记者来到案发现场,他指着滔滔奔流的荽江河说:“我是后来听村里有人说河里淹死了人,是离我们不远的独岗村人。我才赶过去的,我来到河边就听到有人在说,那个死者被‘龙卷风’的人追杀,跳进河里的,有一个打鱼的想过去救他,被那帮人喝住了,都说本来那个人可以救上来的。

当时我记得天很冷,身上都穿着很厚的衣服,就是会游泳的人也游不动。听说是‘龙卷风’的人以为那个死者是赌场老板,就想吃掉那个赌场,或者占点股份,才下手的。”

近日,有两件关于医疗卫生的事件,再次引起人们对医疗改革的广泛关注。一是有位古稀老人在哈尔滨市一家三级甲等医院住院期间,用550万元“买”来中国目前“最昂贵的死亡”的新闻。此事一经披露,立即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地震”。二是11月28日,卫生部网站发布了卫生部部长高强近日在全国卫生厅局长专题培训班上的讲话。高强在讲话中透露,将继续深化城市医疗服务体制改革,改变医疗服务基本由公立机构垄断的局面。

前一则新闻突出反映了医疗体制弊端中“以药养医”这一症结的严重性,后一则新闻则是对目前医疗体制改革路线之争的一个廓清。两则新闻其实透露出了一个老问题,即医疗体制改革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从社会的强烈反响到主管部门的改革思路,我们可以看到,目前医疗体制正处于改革的攻坚阶段。

在高强部长的讲话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强调“应该考虑通过改革将一部分公立医疗机构改制,由社会力量举办。”这一点不仅打消了数月来因为“医改不成功”而引发的对市场化改革思路的质疑,而且明确了未来医疗改革如何兼顾公益性和市场化的基本原则。

正如讲话中所指出的那样,“目前对医疗机构实际上是按照所有制分类,把公立医院都定为非营利性,把社会办医院都定为营利性。公立医院绝大部分都在追求营利,又享受免税和政府补贴。而社会办医院既要缴税,政府也不给补贴”,不仅造成了有行政权力保护的公立医院对医疗资源的绝对垄断地位,而且严重阻碍了医疗服务市场的良性竞争。另一方面,公立医院占医院总数96%的事实,也造成了单位医疗财政投入严重不足的客观事实,令各家医院不得不以公立之名,行私立之实以图增加收入维持运转。与之对应的却是,在准入门槛苛刻的条件限制下和存量改革所不可避免的历史负担面前,足以立即形成一个相当规模市场的民间资本对医疗市场望而却步。一边是政府无钱可投,另一边是有钱无处可投,这无异于一种巨大的资源浪费。因此,讲话中提到的实行医院分类管理势在必行。

除此之外,高强部长的讲话中还涉及了医疗改革面临的诸多其他问题。其中最为民众所关心的医药分离和完善城市医疗保险体系两块内容,也在讲话中得到了相应的反应,但着墨不多。当然,我们不能将一篇讲话苛求为一个详细的未来医改方案。

但前述爆出的550万元“买”来“最昂贵”死亡的新闻,却不能不令人对目前的药费收支情况再次侧目。事实上,目前的医疗费用支出模式等于将医疗服务一方对患者的信息定价优势发挥到最大,专业信息的严重不对称,令患者对医疗费用丧失了根本的议价权利,如此,新闻中披露的一天一个人输血94次的天方夜谭也就不难理解了。这就令人自然联想到一些媒体披露的未来医改可能实行“收支两条线”的方案。假如该方案得以确认,那么降低群众医疗费用开支、打破“以药养医”这一扭曲市场模式的重任,将完全指向加强完善现行的医疗保险体系上去。因为“收支两条线”的模式就意味着,医疗机构向患者提供医疗服务,和患者向医疗机构支付医疗费用这样一个消费过程,将分开完成,如此,维护医疗消费者的利益,进而降低医疗费用开支等一系列未来医改的关键问题将落在最终承担医疗议价权的一方手中。从各国的成功经验和目前我国既有的框架来看,医疗保险机构承担医疗议价权责无旁贷。而这,又必将带动更进一步的医疗立法和市场改革。

由此可见,高强讲话中对“医改成功与否不争论”的提法,无疑是一种极为明智的务实态度。几个月来民意对医疗服务郁积的长期不满,造成了舆论上对未来医改方案矫枉过正的期望错位,也正应该在这种务实态度的引导下,回到更加冷静理性的讨论思路上来了。

中国台湾网11月30日消息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三合一”选举进入最后关头,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日前表示,他当然希望国民党一定要赢得过半,这可以说是基本目标,但选举结果目前为止还是很难说。他预测,民进党如果大败,陈水扁可能会有些大动作,例如在两岸政策调整等,“但他付出的代价也会很高。”

马英九表示,选后政局怎么变,要看选举结果,他认为民进党会根据选举结果,来决定怎么处理“内阁”的问题,“包括民进党四大天王的顺序”;对于外界臆测陈水扁可能大幅调整两岸政策,马英九说,也很有可能。

如果国民党大胜,选后是否会要求“组阁”权?马英九表示,“看选举结果”,“但我们没有期待!”他说,“组阁”权的问题在于,即使地方选举改变岛内蓝绿政治版图,但“立法院”的状况没改变,更何况陈水扁也已经搞了六年违反“宪政”精神的“少数政府”。

马英九说,国民党的立场是要尊重多数,但现在问题不是要不要“组阁”权的问题,因为民进党不承认“双首长制”;尽管其当初选举时,也承认“中央政府”体制是“双首长制”。

马英九表示,日前他说2008年如果国民党执政,两年内一定“三通”,陈水扁听了很紧张,但目前陈水扁“一个中国”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那就要看陈水扁能不能回到“九二共识”;如果“陈水扁不希望看到这样,那他没有生路了!”

马英九强调,选后国民党要改革的地方还很多,目前因为选举的关系暂时没有采取动作,但选后一定要开始推动,包括提名制度、党籍管理等。其中党部主委民选案,今年三月已通过,明年应该可以推动,但他认为其中还有些问题,应进一步研究改进。

马英九评估选情时指出,民进党打“党公职年资”案、“拉法叶”案等,是要唤起民众对过去国民党的记忆,但他认为效果不是那么大;“拉法叶”案爆的料都是旧的资料,没有新的东西,国民党很坦然,就是彻查,国民党也不怕。

国民党荣誉党主席连战昨天到宜兰辅选时指出,这次选举对国民党非常重要,目前看起来情势很好,如果选不好,2008年(最高领导人选举)会很难打,所以他希望大家不要轻视自己手上的一票。因为去年“总统”大选时,连宋只输给陈水扁0.1%,等于一千票只输一票而已,这次绝不能重蹈覆辙。(马克杰)

本报讯(记者陈捷生吴秀云实习生黄春燕)2002年3月,一名18岁的女高中生涉嫌盗窃,警察怀疑她有精神病将其送入精神病院,两个月后女生死在医院,法院一审裁定医院赔偿死者家属29万多元,医院不服上诉,该案二审昨日在广州市中院开庭。

死者名叫王珍,1984年3月24日出生,父母离异,事发前在广西柳州市一中读高三。

据王珍母亲王玉霞回忆,2002年2月29日,她以女儿有精神病需要看病为由,向学校请假把王珍带到广州市白云区同和的住处生活。两天后,女儿失去联系,当年6月1日,白云区精神病康复医院传来王珍的死讯。

经原审法院查明,2002年3月31日下午,王珍独自一人到天河宝利珠宝金行挑选首饰,因涉嫌盗窃首饰被民警带回派出所处理。同日,由于怀疑王珍有精神病,派出所民警将其送到了白云区精神病康复医院收容治疗。该医院是由广州市公安局、广州市卫生局、广州市民政局三个行政机关联合行文确定的专门对公安部门收容的盲流精神病人定点收治医院。

入院后的王珍意识清楚但精神欠佳,胡言乱语且多问不答,并伴有冲动、吵闹以及外逃等行为,医院的初步诊断表明,王珍患有精神分裂症。

住院期间,王珍屡屡拒绝进食,并患上感染性疾病褥疮。针对王珍的病情,医院作出给予其二级护理的诊断意见,原审法院查明,这种护理在5月21日停止。

5月30日早上,王珍被护工发现死在医院内,尸体后骶部、臀部有约6×7厘米褥疮、溃疡,恶臭明显,头部枕部两处分别有约2×3厘米、2×2厘米褥疮、溃疡,后枕骨外露、恶臭。经确认,王珍的死因为:进食障碍、精神障碍,重度营养不良,全身严重感染,全身脏器功能衰竭。6月24日,尸体被火化。

事后,死者家属将医院告上法庭。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医院收治王珍后,没有查明其是否有精神病患史,也没有将其送往有关机构进行精神病鉴定,只凭初步诊断就将其视为精神分裂症患者进行治疗,存在误诊误治的可能性。而且,针对王珍的病情,医院于5月21日后就没有继续护理,导致王珍死亡前未被及时发现,丧失了最后的抢救时机。因此,医院对王珍的死亡存在重大过失。

2005年9月30日,白云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白云区精神病康复医院赔偿王玉霞、颜昭文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97608元。

一审判决后,医院方不服提出上诉。在昨天的二审庭审中,双方就事件的性质及赔偿金额的多少展开了激烈辩论。死者家属认为,王珍与医院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医患关系,且治疗期间在医院死亡,医院理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医院方辩称,事发当时医院是指定的收容盲流精神病人的定点收治医院,其与王珍之间并非平等自愿、等价有偿的民事医患关系,而是行政行为,双方的纠纷应当属于行政纠纷。

在一审中,法院认为,尽管该院是定点收治医院,但行政机关并没有将行政职权授予医院,而只是对医院收治盲流精神病人的管理制度和程序进行监督,医院没有任何行政职权,对王珍的治疗不属于受行政机关委托而作出的行政行为。

坐在电视机前,佘祥林长长叹了一口气,脸上满是忧郁。他伸出双手揉揉眼睛,缓缓地摇着头说,“你们看到的电视节目,我从来都是当成广播听的。”

11年4009天漫漫冤狱过后,湖北杀妻案“凶手”———39岁的佘祥林因为妻子“复活”回乡,于今年4月1日走出沙洋监狱的大门,不久被京山县人民法院宣告无罪。8个月过去了,记者再次来到他的家中。

从监狱回到阔别的家乡,3间土坯房已是破损不堪,佘祥林不得不租住在小镇西郊的一幢废弃宿舍楼里。这里的房间大多空着,楼道上下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

陈设简单却收拾得整整齐齐。饭桌上,摆放着上一顿没有吃完的两碗青菜和已经开启的白酒瓶。惟一的电器是摆放在客厅东头的29吋大彩电。佘祥林说,这是他刚出狱时,两个哥哥凑钱买来供他“解闷”的。

“眼睛没有治好,我连出个门都难。”佘祥林说,他每天只睡3个多小时就再也无法入眠,总是感觉夜晚太长,可到了白天又不知道干些啥。恍惚之间,过去11年的生活片断,总会杂乱无章地闪现在脑海中,其中有人大声地说话,也有人悲声地哭泣,但具体是谁,在什么地方,佘祥林记不起来了。

说话间,佘祥林不时伸手捂住双颊:“多说几句,这里都生疼生疼的。”即便一言不发,佘祥林的双颊也止不住颤动,口里吐出一些含混不清的话,但具体是什么,他自己也闹不明白。

“现在的生活,我一点都不习惯。”与服刑时的劳动强度相比,现在突然轻松了,他反倒显得很不自在。

床前书桌上,整齐地摆放着一摞摞已经拆阅的信件,约有300多封,来自黑龙江、福建、云南等全国各地。

写信的人中,有农民,有大学生,还有法律工作者,他们在对冤案表示遗憾的同时,希望佘祥林能走出阴影,振作起来,更加坚强地与困难作斗争,重新创造美好的新生活。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李同学对佘祥林昂首出狱的镜头念念不忘,她在信中鼓励他,“挫折让我们快速成长,磨难让我们成熟坚韧。相信你会战胜所有的不适,成为生活的强者。”一名残疾人讲述自己的奋斗经历后提出与佘祥林共勉,“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你都是‘死’过两次的人,还有什么不能面对?!”

尤其令佘祥林感动的是,一名深圳市的女青年劝他不要悲观失望,“面对生活,你没有失望,面对挫折,你没有倒下,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不要灰心,真正的爱很快就降临到你的身边。”在信中,该女青年诚恳地邀请佘祥林到广东做客,帮他抚平心灵的伤痛,“如果觉得合适的话,愿意跟你组建一个恩爱的家庭”。据介绍,类似表白爱慕的信件大约有六七封,他都一一亲笔回信,表示会珍惜来之不易的新生活。

据了解,佘祥林冤案发生后,当地有关领导表示:新官要理旧事。11月4日下午,湖北省京山县公安局以现金支票的形式,就佘祥林关押期间腿、眼受伤并丧失劳动能力,向他一次性补偿了22.6万元。加上此前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支付的限制人身自由赔偿金25.6万余元,以及京山县雁门口镇政府发放的20万元生活困难补助款,佘祥林个人获赔(补)总额超过68万元。

正式结案后,佘祥林的代理律师周峰拒收任何办案费用。他说,这是一起非常明显的冤假错案,应该引起全社会的警觉和重视,只有让所有的司法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才能真正做到保护、尊重和捍卫公民的人身权利。

●1994年4月11日,湖北省京山县雁门口镇吕冲村水库发现一具无名女尸。县公安局民警经过排查,认定死者是佘祥林失踪的妻子张在玉。当晚,佘祥林被警方带走调查。

●1994年4月,以涉嫌故意杀害自己的妻子张在玉为由,湖北省京山县公安局将佘祥林刑事拘留,县检察院批准逮捕。

●1994年10月13日,湖北省原荆州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佘祥林犯故意杀人罪,佘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995年1月10日,佘祥林上诉至湖北省最高人民法院,省高院作出刑事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将该案发回重审。

●1998年6月15日,京山县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佘祥林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1998年9月22日,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佘祥林上诉,维持原判,且以该次裁定为终审裁定。佘祥林随后开始在监狱服刑。

中新网11月30日电日前发生在马来西亚一酒店中国女子遭强奸事件,该名女子在警方安排的认人程序中,已指认出四名涉嫌强奸和非礼她的嫌犯。

据联合早报报道,巴生警方28日下午安排受害者到警局进行认人,并安排超过30名在案发当天参加韵律操课程的空军与男子,穿便服列队让受害人指认。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