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帅坦言失利纯属活该 麦蒂称球队防守出现问题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57:55

2005年6月,当大河原孝一、高桥哲郎等4位日本侵华老兵再次踏上去中国的谢罪之旅时,更多熟悉的名字,藤田茂、富永正三……没有出现,因为他们的接连去世,忏悔者的身影日益孤单。而一直站在日本谢罪老兵背后,为还原侵华历史鼓呼不断的“中国归还者联合会”(由获释回国的日本老兵组成,简称“中归联”),解散也已3年。

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归联”和它的老兵们,在日本究竟以怎样的姿态生活并战斗?

1956年6月21日,因中国政府本着最大的宽容和善意宣布对在押的1000余名日本战犯免予起诉,并准许他们获释回国,高桥哲郎、大河原孝一得以登上返乡的“兴安丸号”。

生活的艰辛成为这些老兵们归国后首要跨越的障碍,甚至在7月3日“兴安丸号”登陆后,他们踏上故国的第一刻起便显得异常真切。

到达舞鹤港后,当日本警方为迟归的军人奉上“大日本帝国”时代的军服和军靴时,队长国友俊太郎大吃一惊,旋即作出了强烈的反应:拒绝接受。

3天后,日本政府计划发放的撤侨津贴也因为老兵们的激烈抗议而临时升为2万日元/人,但这远不足以补偿11年被战争荒废的青春。

他们需要更公正的战争赔偿,需要日本政府更为妥善的安置。登陆的第二天,老兵们发表《告日本国民书》,向日本政府申请战争赔偿和战后生活救济、津贴,占去了大幅内容。是为“舞鹤方针”。

“中归联”的成立动议于4天的航程之内,它被寄予“团结就是力量”的期待。在归国后的第一次公开亮相中,他们选择了文艺汇演的方式。1956年10月14日,东京千代田区公会堂被《团结就是力量》、《东方红》等中国革命歌曲所淹没。

其后的生存景况可想而知。据1959年日本政府公布的调查结果,当年全国平均的家庭收入为3.2万日元,而中归联会员在1960年的平均收入才为2.4万日元,显然,他们的生活处于社会的中下水平。

鸭田好司,日军第59师团第54旅团军士,返回日本神奈川县后,他和两个女儿住在一起,“勉强度日,过着退休老人的生活”。

贝沼一郎,关东军宪兵队教练队成员,回国后,在农村,他找不到事做;去了东京,依然找不到工作。最后好歹找到钉纽扣和绣袜子的活,却每天都要干到深夜。因为穷,每天只吃两顿。

为此,中归联开展了一系列旨在相互帮助的活动,如:中归联销售部集中各地归国战犯生产的物资来销售;中归联互助会组织经济状况比较好的会员出资成立中归联金库,将筹集的资金贷给希望创业的会员,以及经济状况困难的会员。

因为在苏联和中国11年的改造经历,他们被视为异类,在试图营建自己生活的时候,也受到了不少的干扰。警察时常会来进行所谓的思想状况调查,还会要求他们提供关于苏联和中国的信息。一些归国战犯在公司里、在社会上也会被莫名其妙地贴上“赤色分子”、“过激分子”的标签。

老兵岛村三郎在《中国归来的战犯》一书的后记中写道:“我们刚回国的时候,报纸、杂志的大量篇幅中出现了‘洗脑’这个新词汇,对我们的自我改造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

曾在中国东北鹤岗煤矿工作的松本千代男,现居千叶县,战败回国后,经熟人介绍,接受了一家大型钢铁公司的就业考试。在获得了内部录用正要上班的时候,公司不告知他任何理由就取消了他的录用资格。

由于担心从中国归来这段经历会被人问及,他当了一阵子不需要出示履历书的临时工。之后他进了亲戚经营的药品批发公司但是,每次调转工作的时候,素未谋面的当地警察都会问他:“听说你曾在中国逗留过?”

山东省电视剧制作中心编剧赵冬苓,2001-2002年间多次赴日本拍摄采访,“中归联”和老兵是她无法回避的采访对象。

“他们一次次地来华谢罪,但谢罪背后的艰辛和内心的折磨,被生生隔绝在了日本,无人知晓。”她对本报记者感喟。

老兵汤浅谦战后多次重返中国山西,当年作为随军医生,曾在这里从事活体解剖工作,50年后他始终没勇气在山西说出这段罪恶。他无助地询问赵冬苓,万一受害者的亲属认出我呢?他正襟危坐,认为自己没有资格说出请求原谅这种话,只能不停地把这些事情告诉别人。

赵冬苓依然铭记一次近乎恐惧的经历。那是中归联安排的一次采访,对象是参与当年731细菌战的一位士官。“他机械地坐在对面,机械地重复着谢罪的字眼,两眼空洞,身体枯朽,像一具没有血肉和情感的尸体。”

“有时是憎恶,有时是尊敬,但更多的时候,是怜悯:为一颗颗被战争毒害并负罪终生的灵魂,为在巨大的战争机器中挣扎的弱小的人,为用了60年的光阴,仍然摆脱不掉那场战争的阴影。”她在采访手记中这样描述自己的心情。

从1956年成立,到2002年解散,“中归联”这个组织一直是日本老兵们赖以打捞灵魂的依靠。

2002年的东京银座,福原大厦。三楼一间办公室被隔成两半,其中的一半就是“中国归还者联络会”。房间里只有一张写字台、一个书架、四把椅子、两套卷柜,还有两位老人:会长富永正三、事务局长高桥哲郎。

近半个世纪里,正是在这样一种近乎恶劣的工作环境下,中归联和它身边的1000余名前战犯,以罕有的勇气和坦诚,直面战争罪恶,致力中日友好。

从1950年代起,“中归联”发起了查找中国烈士(指被劫虏到日本折磨致死的中国劳工)遗骨的活动,组织查询、募捐、签名、护送遗骨回国,争取了1500人签名,奔走筹募60万日元捐款(占17个友好团体募捐总数的1/3)。原侵华日军第59师团中将师团长藤田茂获特赦回国后,担任了中归联的会长,曾6次护送遗骨及率团访问中国。1982年88岁的藤田茂溘然长逝,弥留之际,特意嘱咐把一套中山装穿在了身上。衣服是10年前中日邦交正常化后,周总理亲自邀请他率团访华,接见他时赠与的。

1965年9月,藤田茂率代表团访问中国时,向中日友好协会名誉会长郭沫若献了铜碑,碑文写着:“感谢中国人民的宽大政策,誓为反对侵略战争、保卫世界和平和日中友好而奋斗!”

1968年7月7日至8月15日,中归联倡导了“中日不再战运动”。广大会员纷纷响应,发表了反战报告,并召开要求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国民大集会,为中日建交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从1970年代开始,老兵们不断用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来反省过去,揭露日本军国主义。以中归联名义编辑出版的书有《侵略——从军士兵的证言》、《三光》、《侵略——在中国的日本战犯的自白》、《我们在中国干了些什么?》、《不忘侵略屠杀的天皇军队——日本战争手记第2集》等;以中归联会员个人著作出版的书,不下几十部。在中国抚顺关押改造期间的战犯忏悔录精选《三光》出版后,仅10天内就印刷了6次,发行了5万册,半个月内便抢购一空,占战后图书出版的第二位。

藤田茂第五次来华时,曾对抚顺管理所的中国管教们说:“我已经80多岁了,希望先生们能满足我的这一愿望,否则恐怕我再也没有机会来面请了。”

1984年10月下旬,应中归联之邀,原抚顺战犯管理所所长金源率原抚顺、太原管理所代表团来到了日本。中归联打出了鲜明的横幅:“热烈欢迎老师!”

在中归联的推动和组织下,一个世界监狱改造史上的奇迹出现了:从中国回国的1000余名日本战犯中只有1个人背信弃义,走上了背叛和平之路。

2005年4月,84岁的盐谷保芳第20次来华谢罪。盐谷名片上写有“中日友好亲善访中第20次”,其名片上的数字是随访华次数而变的。

为什么年年来?盐谷解释说“不来就闹心”。他相信灵魂存世,“是那些灵魂催逼我年年往返。”

1956年,中归联会员回国平均年龄是37岁,49年后的今天,很多会员相继去世或下落不明。截至1996年,归国战犯健在的还有484人,而2002年时,活着的仅剩100多人,其中最年轻的也已年逾80,很多人目前已卧床不起,能够回忆并讲述过去的只剩下30多人。

2002年初,中归联最后一任会长富永正三也去世了,中归联不得不面临解散的命运。但实体可以消弭,而精神必须永续。

2001年,原抚顺战犯管理所所长金源病重之时,大河原孝一前往探望时曾坦言,中归联难以为继,解散已是迫在眉睫。病榻之上的金源殷殷嘱托,中归联的精神要继承下去。

2001年秋天,赵东苓去日本采访,在东京中归联总部办公室,在一间十余平方米的屋内列席了他们最后的会议。老兵相见不胜唏嘘,熟悉的面孔又少一半。

这些老兵弥留之际的最大努力是让子女和孙辈接他们的班,永远和中国人民友好。这愿望已经并正在开花结果。曾搞过细菌战的原秀夫,让儿子上大学专修中文。越正男给女儿起名真理子,给儿子起名友好,教育子女和中国人民永世友好下去。大河原孝一的男孩名“卫”,保卫和平的卫,女孩的名“好”,日中友好的好。他曾带着儿子、女儿和女婿古泽武治参观战犯管理所。

古泽武治告诉大家:他和大河原孝一的女儿是在为日中友好共同战斗中相识相爱的,他和她将把父亲的教导传给下一代!

2002年4月20日,在中归联解散大会的当天,以熊谷伸一郎为首的一群有着同样志向的年轻人成立了“抚顺奇迹继承会”,继续记录侵略战争证词,编写季刊《中归联》,继承了反战老兵们认罪的夙愿。

继承会成立后,28岁的熊谷伸一郎担任主席。他联合了一批青年,迅速在日本全国发展了11个支部,会员达到400多人,所有的会员都是以志愿者的形式工作,活动经费完全靠会员和老兵们的捐助。

他们正试图证明:历史不会因为一个特殊人群的故去而消失。本报记者朱红军见习记者李盛□实习生郭力

(马哲、黄兆林、周密对本文亦有贡献;本文部分参考了杨瑰珍、袁韶莹、赵冬苓、富家正三等人的相关著作)

本报讯(张宇)昨晚11时许,方庄体育公园北门内,一人被发现死在路边。据了解,死者为一名着女装的男性。

本报讯记者李振村报道从“中国一号牧民”到“世界第一高人”,那个身高2.36米,曾经在本报的帮助下来沈寻友的巨人鲍喜顺改写了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举世公认的世界自然生长第一高人。

昨日,成功将喜顺带出草原的赤峰企业家辛幸告诉记者,经过了半年的漫长等待后,他们已经收到了吉尼斯世界纪录总部的通知,喜顺申报世界自然生长第一最高人吉尼斯世界纪录的申报材料顺利通过了吉尼斯总部的全部审核,“中国一号牧民”喜顺以2.36米的身高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世界自然生长第一高人。

今年55岁的喜顺34年前在沈阳打篮球,他说那时他只要伸出手就能摸到篮筐。1973年他离开了沈阳军区军体大队,回到了赤峰老家,在草原深处生活的三十多年里,因自己太高而自卑的喜顺从没走出过草原。去年圣诞,本报与红山晚报联手,推出“为世界第一巨人圆梦”的行动,邀请他回到了魂牵梦萦30年的“第二故乡”沈阳,并帮助喜顺找到了阔别多年的教练和战友,圆了巨人之梦。

来沈期间,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把喜顺请到了医院,为他做了一套包括内、外科、耳鼻喉科以及核磁共振在内的全套检查。经过了专家组的会诊之后,喜顺的体检得出了这样的结果:身高2.362米,整体正常,心肺等内脏及耳鼻喉等均健康正常。专家表示通过核磁共振的检查显示,喜顺的脑垂体分泌正常,因此他的身高应该是属于自然生长而成。检查结果出来之后,负责照顾喜顺生活的赤峰朋友向本报表示,他们更坚定了为喜顺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决心。

日前,韶关翁源县翁城镇两个男孩先后狂犬病发作死亡,而此前两人都已经注射过狂犬疫苗!

为何本应是安全屏障的疫苗,却一再成为伤害孩子的“凶手”?记者调查发现,疫苗的接种单位是违规超范围经营,接种的人员没有资格证,疫苗的销售也是闯红灯,疫苗关键冷链在运输过程中被破坏。灰色渠道中流通的疫苗成了杀人凶器。

据了解,2005年5月25日,翁源县翁城镇泉岭村男孩钟育旺被狗咬伤左手和左脚后,立即前往翁源县翁城镇计生服务所注射了人用狂犬病纯化疫苗,并在此之后又注射了4次疫苗,合共5支。该男童于6月26日晚起发烧,被确诊为狂犬病,于6月28日下午2时死亡。7月5日,同样在该计生服务所注射了狂犬疫苗的一名翁城镇秀丰村男童也被确诊为狂犬病,于7月6日死亡。

调查显示,两死亡男孩均是由翁城镇计生所郭群昌为其注射疫苗。据郭群昌交代,该疫苗是向根本没有经营资格的韶关市创丰药店负责人马学武购入。而马学武则是向普宁市长信医药有限公司购入(进一步追查中)。

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国家明确规定,零售药店不能经营疫苗,虽然国家自6月1日放开疫苗经营,但是迄今广东尚未批准一家批发企业经营疫苗。而据记者了解,直接给小孩注射疫苗的郭群昌虽然有助理医师资格,领取助理医师执业证书,执业类别为临床,但其执业范围为计划生育技术服务专业。而《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接种单位应当具备下列条件:“具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具有经过县级人民政府主管部门组织的预防接种专业培训并考核合格的执业医师、执业助理医师、护士或乡村医生;具有符合疫苗存储、运输管理规范的冷藏设施、设备和冷藏保管制度。”

换句话说,此案中疫苗的接种单位是违规超范围经营、接种的人员没有资格证、疫苗的销售几个环节全是闯红灯前进!

更为严重的是,调查显示此批疫苗在流通环节中最关键的冷链被严重破坏!据查,翁城镇计生服务所向马学武购入的疫苗均由马学武将疫苗与其他订购的药品一起包装后交客运班车送到翁源,在大约需2小时车程中,马学武在此两次运输过程中未采取相应冷藏措施,即疫苗在运输和储藏环节冷链被破坏。

省政府领导对此高度重视,副省长游宁丰、雷于蓝分别于7月6日和7月7日亲自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食品药品监管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涉案疫苗扩散,组织力量深入调查,会同有关部门依法严厉查处违反人员,并加强对各类疫苗的监管。国家药监局有关司室负责人也亲自指挥部署相关工作。

日前,翁城镇计生服务所门诊负责人郭群昌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截至目前,涉案的75支疫苗流向基本查明。

经查,翁城镇计生所门诊于2005年4月3日向韶关市创丰药店负责人马学武购入该批疫苗,共10盒,规格为5支/盒。2005年6月底又购标识、规格相同的狂犬疫苗5盒,两次合共购买15盒共75支。目前75支疫苗的流向基本查明。至于该批疫苗如何从中国生物技术集团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销售流入韶关市创丰药店负责人马学武手中,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正在进一步追查之中。

据透露,2005年以来到该计生站注射狂犬疫苗的有关人员共计20人,有关部门通过各种渠道找到当事人要求立刻返回当地防疫部门检查血清,对于尚未产生抗体的督促其立刻接种。

对于直接销售疫苗给翁城镇计生站的韶关市创丰药店负责人马学武,有关部门正全力追查中。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