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珠宝商60万美元另类卖房 免费搭售自己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5 04:46:42

本报北京12月21日电本报记者王冲12月14日,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是神话”的言论再次引发国际舆论的轩然大波。和他的反以言论相并行的,是近4个月以来解决伊朗核问题的举步维艰,谈判没有进展,而以色列又放言“袭击伊朗核设施”。毫无疑问,2006年,伊朗核问题将继续是国际舞台上的热点。

其实,自从1979年革命以来,伊朗和以美国代表的西方打交道的历史就是制裁与反制裁的历史。而今,在历经挫折和失望后,伊朗把外交目标瞄准了东方,聚焦在亚洲。

“伊朗愿意和所有国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伊朗驻华使馆临时代办法赫德·阿萨迪先生12月14日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说。然而,对将来伊朗和美国建交的可能性,阿萨迪出言谨慎,表示“无法预测”。

目前,伊朗驻华大使已奉调回国,新大使尚未到任,阿萨迪实际上是伊朗驻华最高外交代表。他表示,伊朗愿意和所有国家通过谈判解决纠纷,对话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方法。“伊朗和美国的矛盾不仅仅在于核问题,两国多年没有交往,我们之间的墙很厚。”阿萨迪说。他告诉记者,美伊建交的前提是美国尊重伊朗的权利,改变敌视伊朗的态度,平等对待伊朗,不以武力相威胁。他认为,美国多年对伊朗视而不见,需要对伊朗遭受的损失进行补偿。

美国方面依旧态度强硬。美国总统布什12月14日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重申,伊朗是“邪恶轴心国”,是“真正的威胁”,他说:“我对于这个缺乏透明度的神权国家感到担忧。”

克林顿担任美国总统后期,恰是伊朗温和派掌权之时,美伊频繁接触,但最终“只差一步到罗马”,两国未能建交。布什上台后奉行单边主义,而新当选的伊朗总统又立场强硬,因此,国际社会对美伊改善关系持悲观态度,因而伊朗核问题的解决也困难重重。

美国和伊朗的主要矛盾就是核问题。伊朗愿意在国际原子能机构框架下解决核问题,并坚持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而美国则希望提交联合国,并有“武力消除伊朗核威胁”的想法。阿萨迪重申,国际原子能机构是处理伊朗核问题的惟一合法机构,伊朗愿意继续合作。“作为核不扩散条约成员,伊朗愿意和国际社会合作防止核扩散,但伊朗绝对不会放弃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他说。

12月11日,伊朗外交部宣布,伊朗与代表欧盟的英、法、德三国将于21日恢复核问题谈判。与此同时,伊朗副总统、伊朗国家原子能组织负责人阿加扎德表示,伊朗方面不会在与欧盟谈判期间恢复铀浓缩活动。欧洲舆论认为,4个月来伊朗核问题上的紧张对峙由此得到了一定的缓和。然而,缓和是暂时的,2006年伊朗核问题的走向依然令人担心。

12月14日,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称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是“神话”,他在伊朗东部城市扎黑丹对数千名民众演讲时称:“今天,他们已经制造了一个名为大屠杀的神话,并把它置于真主、信仰和先知之上。”

内贾德今年6月当选伊朗总统,10月他表示“应当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掉”,12月8日又称“以色列应搬到欧洲去”,此番言论招致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强烈批评,伊以两国更是大打“口水战”。

伊朗驻华使馆新闻官员表示,西方对伊朗总统的言论进行片面的引用,内贾德总统说的是,如果“纳粹大屠杀是个神话”的说法正确的话,应该由犯罪的国家来补偿,不应该由巴勒斯坦来补偿,应该是欧洲国家把土地给以色列,如果这样,伊朗也愿意提供帮助。

对于伊朗总统的言论,以色列方面非常担心,以色列要袭击伊朗核设施的谣传不绝于耳。对此,阿萨迪表示:“伊朗不打算对以色列动武,伊朗尊重国际社会的规则和决议,有权利发表自己的看法,国际社会应该允许不同的声音。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是不合法的。”

阿萨迪解释说,国际社会应该接受不同的观点,以色列是英国制造的不合法的政权。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和把人民抹去是两回事,应该在那块土地上举行选举,由人民选择自己的未来。英国建立这个不合法政权的时候,巴勒斯坦从地图上被抹去了。如果在国际社会监督下举行合法的,包括穆斯林、犹太教和基督教信徒的大选,就不会有以色列这个名字。

阿萨迪还告诉记者,其实伊朗出版的地图上没有以色列国。以色列国土在地图上的标注是“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

“我们把目光投向东方,准备加强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今后,伊朗外交政策将聚焦在亚洲,当然也会加强和中国的友好合作关系。”伊朗驻华使馆临时代办法赫德·阿萨迪先生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说。他透露,伊朗期待中伊贸易额突破100亿美元大关。

阿萨迪强调伊朗对中国的重视。伊朗外长马努切赫尔·穆塔基就任后先访问了中东近邻,接着就于10月13日至14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这表明伊朗重视和中国的关系。”阿萨迪说。

阿萨迪认为中伊关系处在最好的水平,可以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加强合作。他向记者透露,目前两国在石油、天然气方面开展合作,中国在伊朗有10多个大型项目正在运作。两国外交官也在为2006年高层互访进行协调。另外,2005年伊朗成了中国公民的旅游目的地,明年会有更多的中国人赴伊朗旅游。

阿萨迪表示,伊朗的对内、对外政策是明确的,对内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加强伊斯兰文化建设,对外反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反对恐怖主义和毒品走私,重视国际和地区合作。

阿萨迪先生盛赞中国的和平外交政策以及与邻为善的外交方针,“其实,伊朗也可以算中国的邻居,我们都是文明古国,曾以丝绸之路相连,现在中国的政治经济政策给两国合作提供了良好条件,希望明年两国贸易额突破100亿美元。”阿萨迪说。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12月21日,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在接受伊最高法庭审判时称,自己在被美国人拘留期间曾遭受过严刑拷打,说现在身上还留有痕迹。

本报讯(作者冯俊扬)伊拉克特别法庭21日对前总统萨达姆进行了第四次庭审,这也是特别法庭今年对萨达姆进行的最后一次庭审。和以往三次庭审不同,21日的审讯风平浪静,波澜不惊。坐在被告席上的萨达姆显得十分安静,全然没有以前几次庭审的桀骜和狂傲。

精彩火爆的场面没有出现,审萨大戏平静上演,这让人们多少感到有些意外和失望。但是分析人士指出,平静背后其实显示出审判进程已步入实质性阶段。

当地时间21日中午11时30分左右,主审法官里兹加尔·穆罕默德·阿明步入法庭。大约10分钟后,萨达姆和其他7名被告也都被带进了法庭。萨达姆依然身穿一件黑色外套,但没打领带。

阿明说,他计划在当天的庭审中传召5名证人。此前,特别法庭已经先后传召10名证人出庭作证,其中8名证人不愿公布身份,隐身幕后作证。

21日第一位出庭的证人阿里·哈桑·海德里却大胆地公开露面。身穿白色衬衣和褐色外套的海德里站在距离萨达姆只有几米的地方。他在作证前首先朗诵《古兰经》的经文,称邪恶正在降临,但是将被击败。

海德里朗诵经文时面对萨达姆,神态平静的萨达姆却和他一起诵读这段句子,显得更加意味深长。

为避免证人和萨达姆再次发生语言冲突,阿明要求海德里面对法官陈述证词,而不能面向萨达姆发言。

海德里用平静连贯的语气讲述了他当年的遭遇。1982年杜贾勒村事件发生时,海德里还是一名14岁的少年。

他告诉特别法庭,萨达姆遭遇未遂暗杀后,他们家族的43名成员被逮捕,并与其他数百名村民一起被关在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位于杜贾勒村的总部。海德里说,他在那里亲眼看见9名自己认识村民的尸体。他的7个兄弟也被下令处决,至今都没有找到他们的尸体。

后来,海德里又被带到了伊拉克情报部门在巴格达的总部,在那里他又目击了许多人遭到拷打和虐待。

海德里还在作证时将矛头直指萨达姆同母异父的兄弟巴尔赞·易卜拉欣。海德里说,当村民们受到情报人员的虐待和拷打时,易卜拉欣就在场。有一次他因为发烧躺在地上,结果被易卜拉欣狠狠地踢了一脚。

“他踢我的腿,并且告诉看守不要医治我,这一脚让我疼了几个星期,”海德里说。

面对海德里的控诉,易卜拉欣十分愤怒,他不时打断海德里的证词,称他的证词“都是谎言”。

“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回答证人的证词,”易卜拉欣对法官说,“他手里拿着一把涂满黑漆的扫把,正在给伊拉克35年的历史抹黑。”

易卜拉欣还指着被告席上的前伊拉克副总统塔哈·亚辛·拉马丹对海德里说:“他的鞋子也比你和你的部族更加值得尊重,你这个狗东西!”

当主审法官阿明要求易卜拉欣尊重证人时,易卜拉欣说:“如果你是一名真正的伊拉克人,应该在被告席里和我们呆在一起。”

尽管海德里被路透社记者穆萨卜·海拉勒称为“庭审至今最强的证人”,但是萨达姆的辩护律师哈米斯·奥贝迪仍然对海德里的证词予以强烈反驳。

奥贝迪说,海德里的证词“没有任何法律价值”,因为他在法庭上的证词显然是事先接受了培训,而且陈述的内容都不公正客观,根本不能当作庭审证词。

“法庭必须向辩护律师和辩方证人提供安全,”奥贝迪告诉美联社记者,“如果律师因为安全原因不能自由出行,我们怎么能正常工作呢?”

“如果得不到安全保证,我们无法继续工作,”担任律师团顾问的前卡塔尔司法大臣纳吉·纳伊米抱怨说,“我们在机场受到威胁,而且被安置在一间没有厕所门的房间里。”

经过3小时的庭审后,法官宣布休庭一小时。截止发稿时,庭审仍然没有恢复。(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10月19日:老萨第一次出庭,表现桀骜不驯。老萨和其他7名被告的罪名是制造1982年7月的杜贾尔村案件,导致148名什叶派穆斯林死亡。老萨对指控的回答是“无罪”。

10月20日:与老萨同时受审的前政权首席法官阿瓦德·哈米德·班达尔的律师萨阿敦·贾纳比遭绑架。第二天,他的尸体被发现。

11月8日:萨达姆受审案律师乘坐的汽车遭枪击,律师阿迪勒·祖贝迪被打死,另一名律师受伤。两人都属于萨达姆同母异父兄弟巴尔赞·易卜拉欣·提克里提和前政权副总统塔哈·亚辛·拉马丹的辩护律师团。

11月9日:由于一天前辩护律师遭受袭击,萨达姆和其他被告的律师与法庭切断联系,但伊拉克政府拒绝被告律师团抵制审判的请求。

12月5日:第三次庭审。老萨律师步出法庭90多分钟,抗议法庭不让他们质疑法庭合法性。证人出庭讲述萨达姆统治下遭受的恐怖经历,老萨斥责法庭是一次“公关表演”。

12月6日:老萨继续出庭,上来先问候“尊重法律的人们,早上好”。第一名女性证人在帘子后面匿名作证,回忆她在接受调查时遭到的虐待。老萨抛下一句“见鬼去吧”。

12月7日:老萨拒绝进入法庭,法官决定在老萨缺席情况下继续庭审。又有两名证人在布帘后作证,回忆自己在20世纪80年代遭受的折磨。庭审持续2个半小时。

隔一道木栅,老萨与原告证人咫尺之遥。证人滔滔不绝,激动时亮出中指。老萨稳坐如钟,手托脸腮;偶有所感,落笔如飞。

年终最后一场庭审,少了火药味,少了观赏性,却多几分凝重、几许肃杀。

证人不再蒙面变声,律师着手据理抗辩,法官俨然胸有成竹;老萨自辩,语调低沉,稍显无力。呈堂、出证、辩护、记录,有条不紊,法庭回归本色。

老萨变,解释多。6天前伊拉克议会选举,疑为最后一根稻草,压垮老萨信念。选举日风平浪静,逊尼派阿拉伯人投票者众,恐让老萨放弃幻想,无意法庭生事、电视煽情。

昔日中东强人,历经两年牢笼,不至于丧失政治嗅觉。这似可解释,老萨为何出庭前“屈尊”向主审法官赔礼。

从秋到冬,“审萨”连续剧第一季将尽,生存考验骤至。(冯武勇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早报专稿在休庭两周后,对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的第六回审判(第五回萨达姆缺席)昨天在巴格达“绿区”重新开庭。和以往三次庭审不同,21日的审讯坐在被告席上的萨达姆一开始显得十分安静,全然没有以前几次庭审的桀骜和狂傲。然而,在几个小时的沉默后,萨达姆终于爆发,他在法庭上称,在受押期间“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被打过。

这也是今年对萨达姆最后一次庭审,随后法庭将休庭一个月,下一次庭审于明年1月开始。

当地时间上午11时30分(北京时间下午4时30分),主审法官阿明步入法庭,10分钟后,萨达姆和其他7名被告进入被告席。

主审法官阿明宣布审判开始。他说,他计划在当天的庭审中传唤5名证人。此前,伊拉克高等法庭已传唤了10名证人出庭作证,其中8名证人不愿公开身份,隐身幕后作证。

第一个出庭的是一个自称阿里·哈桑·穆罕默德·海德里的37岁男子,他也是自10月19日审判萨达姆开始以来,第二个公开出庭作证的证人。

海德里以《古兰经》中经文作为开始,说“恶魔已经降临,但终将被打败……”海德里边念边侧身望向一米之遥的萨达姆,意在暗示萨达姆就是经文中的恶魔。面对如此挑衅,萨达姆自然不甘忍受,他同时开始诵读直至与海德里同步诵完这段经文。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