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强重伤过程四种版本 被砍三刀前发生了什么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00:55

昨晚,记者拨通在崇明打工的叶浩魁电话时,他刚刚下班。当初的愤怒,如今已经变为痛苦。

“欠了亲戚朋友2万多元,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还清。”妻子叶雨林今年25岁,这是她第一次怀孕,现在她的腹部已经明显隆起。根据前些天的医院检查,孩子发育比较正常。叶浩魁在喜悦的同时,深深愧疚:“我现在穷得只能一星期给老婆买一次水果,想想心里就难过。”

叶浩魁在上海打工已经五六年了。去年春节,他回安徽阜阳老家与叶雨林结婚,婚后两人一起到了崇明。今年6月,眼看叶雨林没有丝毫怀孕的迹象,远在安徽老家的父母坐不住了。

叶浩魁的姐姐叶浩荣告诉记者,当地人一般结婚几个月后就有孩子了,父母有点心急了。父母给叶浩魁打了个电话,旁敲侧击后,就挑明了话题:“你看上海的长江医院挺有名气的,你们是不是去看看?”

去医院之前,叶浩荣接连打了几次咨询电话,都说顶多花二三千元一定能抱上孩子。6月4日一早,叶浩魁夫妇拿了5000元现金,在姐姐的陪同下,从崇明赶到了位于周家嘴路上的上海长江医院。

叶浩荣回忆起当时情景:坐堂的女医生,对叶雨林肉眼检查后就连说:“不得了不得了,你妇科炎症那么严重,怎么能生孩子?”在门外等候消息的叶浩魁当时脸色都变了。这时,旁边一位男医生又对叶浩魁说,男人也检查一下,问题不一定出在女人身上。叶浩魁一开始很不情愿,说他肯定不会有问题。“我就劝他说,来都来了,还不如一起看一下。”也仅仅在用肉眼观察一番后,男医生就对叶浩魁说:“你输精管堵塞了,也得详细检查。”

拿着检查单到楼下付款时,叶浩魁夫妇大吃一惊,两人检查费用一共要花6000余元。“既然有病就得治,钱花了也值得。”抱着这样的心态,姐姐叶浩荣垫付了1000余元的差额。

医生分别在两人的病历卡上写下了诊断结果:男方是“男性不育”,女方是“原发性不孕”。尽管叶雨林的病情和丈夫截然不同,但也得接受“恒频磁共振”治疗。每天三次,每次一个多小时。振动治疗完毕之后,两个人接着又去输液室吊盐水,每天三瓶。这样的治疗,又花费了7000余元。

“6月4日那天就花了1.3万余元,当时我们想如果真能治好,就能有个孩子了。”叶浩魁告诉记者,那时他们三人还庆祝了一番。到了当天下午5点多,叶浩荣被医生叫进办公室,说叶雨林得再治疗一天。

当晚,叶浩魁夫妇住在医院附近每晚60元的小旅馆,叶浩荣则连夜赶回崇明取了5000元。没想到,第二天治疗完,医生说还得接着治疗。到6月8日,看病5天,叶浩荣4次回崇明借钱,一共花去3.7万余元。

叶浩魁告诉记者,妻子一开始就嫌医药费太贵,埋怨他花钱太多,还不如领养一个孩子。叶雨林想回家,叶浩魁坚持治疗。两人在旅馆内甚至动起手来。到6月8日,周医生说,这才刚刚第一个疗程,一般3个疗程才会见效。3个疗程就要花上10多万元,还不一定能够保证有孩子。

双方又吵了一架,终于叶浩魁妥协了,两人离开了医院。走之前,医院还配了一个月的药量,约3000元。由于夫妇俩心里有疙瘩,6月12日,叶雨林回到了安徽阜阳老家。

6月18日,在安徽老家的叶雨林开始呕吐不止。7月2日到当地镇上医院检查,结果竟然被告知已经怀孕了。她立刻打电话给在上海的叶浩魁。但是,没有人相信这个消息。

叶浩魁告诉记者,当时听到妻子怀孕的消息,都快气死了。在6月4日接受治疗之前,他和妻子都签字承诺一个月内不能过性生活,否则后果自负。姐姐叶浩荣也坚决不相信,认为是老家的医疗水平太差,让叶雨林到县城医院检查。

第二天,阜阳市颍上县人民医院的检查结果依然是叶雨林怀孕了。叶浩魁变得将信将疑。7月,叶雨林回到上海,又去了崇明妇幼保健院和庙镇人民医院,查下来的结果都是已经怀孕,其中在庙镇人民医院7月20日出具的检验报告上写道:孕期已有66天。往前推算,在5月17日前后,叶雨林已经怀孕了。

得知这一结果,叶浩魁暴跳如雷:妻子已经怀孕,可医院怎么诊断出了不孕症?

叶浩魁姐弟一同找到了上次坐堂治疗的女医生。“我老婆已经怀孕了。”听到叶浩魁的话,医生愣了一下,而后竟笑嘻嘻地说:“你看,我不是给你治好了吗?”

直到昨天,叶浩魁一家与长江医院已经进行了多次交涉,但均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令他们担心的是,咨询了不少医生得知,给妻子治疗不孕症的药物中,有一些是不利于婴儿成长的。他们现在面临艰难选择:到底还要不要这个孩子?

一对到杭工作的年轻夫妇在事业、生活逐渐迈向美好之际突遭厄运:丈夫被查出患了尿毒症,透析痛苦不堪,肾移植苦苦不见供体,危急时刻,孱弱文静的妻子毅然做出决定:献肾,帮助丈夫逃离死神。

今年27岁的封丽娟,家在河南省漯河市临颖县农村,2000年元旦过后,在郑州念专科学校的她到市内一家化工企业实习,相识了老家在江苏滨海县五汛镇、毕业于郑州某大学现代管理学院的陈艾。共同的理想,同样的纯朴和真诚,使两颗年轻的心慢慢靠拢。一年后,春暖花开的五月,封丽娟与大她两岁的陈艾终于走到一起,结为夫妻。没多久,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虽然当时经济窘迫,所谓的家仅仅是花100元租住10平方米的小屋,然每每回想起那段清贫却温馨的日子,两人都充满幸福感。

为了事业有所发展,年轻的夫妇于2003年3月底到杭州。很快,封丽娟在广州一家医药公司驻杭办事处找到工作,陈艾则受聘于杭州一家啤酒企业。然而正当夫妇俩为能很快找到工作,能在天堂般的杭州生活而庆幸、陶醉时,没想到凶残的病魔悄然无声逼近。

不知是一时不适应杭州的工作环境还是其他原因,陈艾在工作了一个多月后时常觉得乏力、头晕。担忧终于成为残酷的现实,没多久在体检时陈艾被查出高血压,继而确定为尿毒症!

苦难的日子开始了。重病在身,已不能工作的陈艾回到江苏老家治病,封丽娟留在浙江苦苦支撑着,她拼命地工作、赚钱,以支付丈夫的医疗费。为省钱,陈艾开始用中药,上吐下泻,好几次晕了过去。医生建议采用血透。陈艾又来到浙江。从吃药到血透,花费猛增好几倍,一个月得好几千,两年来共花费了10万元。为了给陈艾治病,整个家族都被动员起来,但仍显艰难。封丽娟将所有的收入用于丈夫治疗,还欠了债;得知肾移植需要大笔钱,陈艾的弟弟、东北某大学大二学生立即休学,打工为哥哥筹钱。

最理想的治疗是肾移植。经介绍,今年9月中旬封丽娟陪丈夫来到浙江省人民医院。

然而得到的消息是技术没有问题,但何时有供体却是未知数。陈艾的病情在恶化,移植不能再等。医生建议,可以考虑采用亲属间的供肾。得知情况后,陈艾的母亲及其亲属立即心急火燎从老家赶到杭州配型。

母亲的血型配上了,但医生认为不合适,她近年来两次动手术,身体十分虚弱,这样使刚刚燃起的希望成为泡影。绝望中,不清楚自己血型的封丽娟11月2日悄悄抽了血。天遂人愿,“O”型,居然对上了!她当即找到泌尿外科主任肖家全博士,表示自己愿意为丈夫换肾。

肖家全虽然已施行过200多例肾移植手术,但夫妻间捐肾活体肾移植还是第一次。捐肾毕竟是一个创伤,除了本人愿意还需亲人认同。得知妻子的决定,陈艾难过地流了泪。

11月23日上午,封丽娟先被推入手术室,接受取肾手术。随后,陈艾也进入手术室,由肖家全博士进行活体肾移植手术。术后陈艾移植上去的肾脏工作良好,封丽娟的情况也不错。在专家的努力下,封丽娟的心愿终于圆满完成了。(方列宋黎胜)

浙江省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肖家全博士介绍,目前我国有尿毒症患者100余万例,其中有50余万例可通过接受肾移植获新生;但每年仍有12万例新增病人,能够接受肾移植者不超过7000例。供需缺口之大,不仅使许多患者在等待供肾期间失去生命,同时严重制约了移植事业的发展。亲属肾移植的开展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此种矛盾。亲属肾移植是指兄弟姐妹间、父母与子女间、夫妻之间的肾脏移植。在美国,活体供者肾移植的比例超过了尸体肾移植,2001年达到52%,在日本则高达70%。我国亲属肾移植不到300例,夫妻间活体肾移植总数不到10例。

夫妻之间的肾移植是一种特殊类型的活体肾移植。夫妻之间尽管没有血缘关系,但实际手术效果却出奇的好。统计显示,夫妻的效果仅次于同卵双生兄弟。这个奇特的现象目前还无法用医学来解释,有人认为可能是夫妻长时间生活在一起,抗原发生了某种改变。人云:“贫贱夫妻百事哀。”刘东如、刘亚群夫妇没有医疗保障,这么一场大灾难,足以将他们打入万劫不复之地。因病而债台高筑,家中还有一老四小,农村家庭中最普遍、最尖锐的问题都集中在这对夫妇身上了。记者尝试以这对夫妇为个案,对贫困、疾病、子女读书等与农民生活最密切的问题作一番调查和剖析,但愿这组报道能为政府扶贫决策、为和谐农村的建设提供有益的参考。来源:新华社/新华每日电讯

11月25日,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公安分局珠江派出所启动“向社会报告工作”活动,在征求与会群众意见时,一位家住彩虹桥广场某小区的老大爷对附近暗藏的为数不少的卖淫女表示了不满。警方经过4天暗访调查,于前天晚上采取行动,抓获卖淫女33名,其他涉黄人员21人,并且当场查获一对卖淫嫖娼人员。

为摸清彩虹桥广场卖淫女的活动规律,11月26日晚上7点,珠江派出所4名民警着便衣来到广场。而这时,广场里已经聚集了二三十名可疑女子,他们看到有男的进入广场,都主动上前搭讪。“先生,去玩玩吧。好便宜的,保证服务让你满意。”民警小孙刚在广场台阶上坐下,就有一打扮妖艳的女子凑了过来。“怎么玩?我不懂。你找错人了。”小孙回答道。“你放心,绝对安全,我在南庄有自己的房子,遇到公安来查我们就说是情人,他们没有办法的。价格吗?看你这么帅,就给30块吧。”女子话还没说完,就过来拉小孙跟她走。“我是来玩的,你去找别人吧。”小孙拿开卖淫女的手离开了。“假正经,不打算快活你来这里干什么?看不上我我可以帮你喊别人。”看小孙走了,卖淫女嘴里骂开了。

从晚上7点到10点,来这里招揽生意的卖淫女很多,而一些慕名前来彩虹桥广场的嫖客有100多人,他们一般在达成交易后就离开广场。

“我们这里可谓是24小时‘营业’。许多嫖客都是知道的,因此每天都有许多想好事的男人来找小姐。”据家住广场附近的居民刘先生介绍,彩虹桥广场因靠近居民区,是百姓休闲散步的好去处。但近段时间,一些卖淫女看上了此处活动场所,暗中搭识心怀不轨的人进行交易。每当夜幕降临,三三两两打扮妖艳的女子便从四面八方赶至彩虹桥广场周围揽“业务”。她们或站或蹲,不时向过往路人抛去媚眼以便引起对方注意。如见有人靠近,她们便主动凑上前搭讪。那些嫖客在选择时可以仔细打量,看中后开始谈价格。双方讲好价钱后,女子会先离开,然后嫖客跟在后面,保持十多米的距离。这样做,是为了对付警察。在这里,这些女子的接待对象多是民工和那些耐不住寂寞的老人。由于价格比较低廉,她们每天“业务量”都很大。有的女子一晚上就能做五六笔“生意”。

11月26、27两日,民警们经过深入调查摸底,终于摸清在辖区南庄组、红星组租住了不少女子,她们白天在家睡觉,夜晚出门搭识嫖客后带回家中交易,还有不少于20名“皮条客”专门为她们拉客把风。由于这伙涉黄人员昼伏夜出,珠江派出所决定把整治行动放在清晨进行,一来此时是这伙人熟睡且防备最弱的时候,二来这个时间也是暗娼们的集中“休息”时间,便于一网打尽。

昨天清晨6时,珠江派出所出动50余名警察和保安,整治行动悄悄展开。民警第一个到达的是他们两天来盯上的一个生意较好的卖淫女暂住地。民警刚敲门,里面就乱成一团。为防止证据遭到破坏,民警迅速撞门而入,两个没穿衣服的男女被站在自己面前的民警吓得不知怎么办才好。这是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出租屋,里面摆着一张床和一张旧沙发,昏暗的房间里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地上扔着一团似乎刚用过的卫生纸。经过现场审讯,两人承认了卖淫嫖娼的事实。

在30分钟的行动中,警方共抓获卖淫女33名,其他涉黄人员21人,并且当场查获一对卖淫嫖娼人员。

据英国《每日快报》29日报道,一对30多岁的英伦“超肥姐妹花”由于多年放纵食欲,体重分别达到了罕见的220公斤和170公斤。按照医生的估计,如果任由体重继续发展,她们将必死无疑。令人惊奇的是,在经过缩胃手术后,她们的体重竟一下子总计狂减了240多公斤,变成了“窈窕淑女”。

据报道,这对英国姐妹花分别是34岁的妹妹凯伦·潘吉莉和36岁的姐姐琳达·帕金斯,家住德比郡伊普斯威奇市。据悉,由于常年放纵食欲,有3个孩子的凯伦体重220公斤;有4个孩子的琳达体重则是170公斤。

医生曾经预测,如果仍不节食减肥的话,她们将在2年之内因心血管等各种疾病死去。尽管姐妹2人通过各种手段减肥,但一直收效甚微。

2003年底,当凯伦从上网得知比利时有一种收费6000英镑的“缩胃手术”可以减肥后,于2004年1月毅然接受了这种手术。看到妹妹向肥胖体形“宣战”,琳达再也按捺不住,在6个月之后也前往比利时,做了同样的手术。

据介绍,凯伦和琳达所接受的手术是将她们的胃部分别切除80%%,由于胃的容器大大缩小,她们术后再也不会像术前那样胡吃海喝。据琳达称:“手术之前我们除了一日3餐外,还要吃很多高脂高热的快餐和零食,这是因为我们的胃部太大,总是感觉饥饿的缘故。可是自从缩胃之后,我们现在的胃口只相当于儿童一般大,而且远离碳水化合物,只摄入蛋白质。”

术后,两姐妹的体重果然一路狂减。如今,凯伦和琳达都变成了苗条可人的“窈窕淑女”———体重分别只有73公斤和70公斤。更让姐妹俩高兴的是,她们现在可以大胆地在夏天穿着泳装,再也不必担心有人笑话她们的胳膊腿上松弛的赘肉了。综合

本报讯(东亚记者王阳)房客李刚曾犯有奸淫幼女罪,租住市民张玉兰的房子后,竟将张玉兰4岁的女儿灵灵奸淫。被发现后,李刚提出私了,借口筹钱潜逃一年。11月28日,此案经长春市宽城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李刚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

李刚今年58岁,是长春市宽城区合隆镇人,1993年10月,因犯有奸淫幼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2004年年初,出狱后的李刚租住了张玉兰家西院的房子。

2004年7月8日10时许,李刚将在他屋里玩的灵灵强奸。当天晚上,灵灵说:“妈妈,李爷爷今天摸我了。”张玉兰追问怎么回事,灵灵说了事情的经过。

第二天早晨,张玉兰找到李刚。李刚提出私了,张玉兰让他拿1万元,李刚借口筹钱一去不归。张玉兰随后报案。

今年8月9日,张玉兰在长春市奋进乡莱家桥附近发现李刚,便马上报警,警方迅速将其抓获。(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内蒙古晨报报道(记者李爱平鲁蒙海陈光通讯员李苏和)11月3日晚9时许,一辆黑色别克轿车由东向西在呼市海拉尔大街非机动车道上急速逆行,撞在一汽车销售部门前停放的一辆黑色奥迪车上,将该门市部的门窗玻璃撞烂,同时将某饭店的三名女服务员撞伤。撞击过程中,这辆别克轿车的前车牌掉到地上,牌照号为冀R·H7008。

10时许,代号为东城A9的110网格化巡逻组民警在胜利街巡逻时接到指挥中心发布的警情:要求各巡逻组对可疑车辆以及人员进行盘查,迅速找到肇事者。随后,东城A9巡逻组的民警发现路边有一名步行的中年男子形迹十分可疑,便开车拦住这名男子的去路准备盘查。当双方距离4米左右的时候,该男子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指向民警,民警急忙躲在警车后面。

这名持枪男子朝民警连开5枪,其中2枪打在了车身上。紧接着,该男子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并且打开驾驶员位置的车门向地面开了一枪,该男子抢得出租车急速逃离。

昨日,在看守所里,马某对记者说:“我错了,我还有儿子,我一辈子也没想到会进看守所,但还是来了。”

然而,从11月3日到25日的这段时间里,尽管警方一直为抓捕犯罪嫌疑人颇费苦心,侦查员们先后到呼市清水河县、和林县等地搜捕,但犯罪嫌疑人仍然没有落网。

11月25日,警方得到一条重要线索:有人发现犯罪嫌疑人案发后曾在呼市玉泉区出现过,不过其形象已有所改变,“假发套、身背双肩包、学生模样打扮。”

11月25日晚上9时左右,经过巧妙化装的马某被抓。经审讯,马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11月3日21时许,一辆黑色别克轿车由东向西在呼市海拉尔大街非机动车道上急速逆行,撞在一汽车销售部门前停放的一辆黑色奥迪车上,将该门市部的门窗玻璃撞烂,同时将某饭店的三名女服务员撞伤。撞击过程中,这辆别克轿车的前车牌掉到地上,牌照号为冀R·H7008。驾车的中年男子与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中年女子一同下车查看了一下之后,迅速回到车内快速向东逃逸。一位目击者急忙拨打110报了警,被撞的女子被就近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22时许,代号为东城A9的110网格化巡逻组民警在胜利路巡逻时接到指挥中心发布的警情后,民警发现路边有一名步行的中年男子形迹十分可疑,便开车拦住这名男子的去路准备下车盘查。民警下车后一边发问一边向这名男子走去,当双方距离4米左右的时候,该男子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指向民警,民警急忙躲在警车后面。

“砰、砰……”沉闷的枪声接连响起,这名持枪男子朝民警连开5枪,其中2枪打在了车身上。紧接着,该男子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并且打开驾驶员位置的车门向地面开了一枪,驾驶员急忙下车,该男子驾驶出租车急速逃离。网格化巡逻民警立即向上级报告呼叫支援,同时发动警车追赶持枪男子,可是由于能见度较低加之地形复杂,该男子逃脱了追捕。

经过现场勘查、走访目击者等一系列调查后,警方确定犯罪嫌疑人姓马。经查,马某,1975年出生,初中文化,在呼市新城区北垣街居住,无职业,有过吸毒史,小学期间曾经因为纵火被管教。马某已经成家,有一个4岁的小孩儿,母亲长年瘫痪在床,家庭比较贫困,家里开设液化气换气站。

不久,侦查员在新城区东库街找到了已经被遗弃的肇事车辆,同时在新城区财神庙街找到了肇事者抢劫后遗弃的出租车。侦查员们从肇事车上的血迹以及枪击现场目击群众提供的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进一步确定开车肇事和向警察开枪均为马某一人所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