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首次立法听证 9月27日听证个税起征点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7:17:23

今年5月中旬,一个18岁不到的年轻人被带进派出所。在警察面前,这个叫小金的孩子低下头交代了两起盗窃事实。

今年2月20日晚上,小金潜入华能电厂女浴室的更衣室,偷走一部手机。当他将手机拿回家后,被他的父母发现,父母将手机归还给了失主。

不过小金并没有加以收敛。5月6日晚上,他来到舅舅家玩。当夜,乘舅舅熟睡,拿走了他的奥拓汽车钥匙,到楼下将车开走,销赃得到了29000元。舅舅得知汽车被盗,急忙到处打听,不久得知下落后,又以34400元的原价将车赎回来。小金父母只得向舅舅赔偿了赎车款。

这一次小金没有能够逃过警方的视线,涉嫌盗窃的他很快被抓获。然而这时警方又了解到了另一个事实,在警方的询问下,小金很快说了去年底他参与的那起令人震惊的强奸案……

2004年11月4日晚上,小金到一家迪厅玩,正好碰到比他大一点的李平、蔡冬等几个朋友。当晚10点半左右,迪厅散场,李平阴沉着脸说:“刚才有两个女孩在迪厅里面骂了我。”当众人问他怎么办时,李平没有多说,叫来一辆面包车,拉上蔡冬、小金等几个朋友上了车。

面包车在附近转悠一阵停了下来,小金跳下车,拦住两个女孩,不由分说便把她们拽了上去。两个女孩不敢反抗,只得从命。这时车上除了司机,已经有7个男孩和6个女孩。

不久车开到六合新集镇一处田野中时,再次停了下来,李平将刚才拦下的其中一个女孩拉下车。一片漆黑中,这个叫小云的女孩被命令跪下。李平怒喝:刚才在迪厅里为什么骂我!不理小云哭着求饶,他命令说:“把衣服脱掉给我裸奔!”

见小云不从,李平对身边一个朋友小秦说:“你去把她衣服脱掉。”小秦刚支吾了两声就被李平操起皮带抽了一下。无奈之下,小秦只得上前脱去小云衣服。

发泄了不满,李平和蔡冬又想到了更离谱的主意。他不顾几个女孩的反对,借故将面包车司机殴打了一顿,然后指挥小金开车。

次日凌晨3点多,面包车开到了安徽来安县独山乡一家乡间私人旅社。开了两间房间,众人便在李平的带领下进去休息。按照李平和蔡冬的主意,6个女孩分别被一个男孩搂住睡觉,虽然不情愿,大家只得照办。不久,不顾身边年仅15岁的小芳的反抗,蔡冬对其实施了奸淫。

事毕,蔡冬走到小金和15岁的小秋的床边,掀开被子,高声叫道:“你们两个穿着衣服,怎么做?快把衣服脱了!”见小金和小秋不愿意,蔡冬高喝不行,随即用皮带抽被子,又一皮带抽在小秋的脸上。小秋虽然哭了但还是没有行动,蔡冬随手拿起木板砸向他们,又转身欲搬床头柜砸,几个朋友立刻上前拦下了他。

小秋被吓得不轻,只好脱下了衣服,被迫和小金发生了关系。李平见状将其余人赶出门,对小芳实施了强暴。

遭到殴打的面包车司机回到南京立即报警,李平和蔡冬很快落入法网。今年5月,法院认定李平犯有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3年。蔡冬犯有强奸罪,还有唆使强奸的情节,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3年。

近日,法院认定小金犯强奸罪、盗窃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6个月,罚金5000元。(文中人物系化名)(通讯员晓雷快报记者马乐乐)

王先生投诉说(根据电话录音整理):本人是思源电气(资讯行情论坛)(002028)的小股东,思源电气股权分置改革网络投票时间是2005年10月26日至2005年10月28日。本人于2005年10月26日大约10点钟左右通过中信证券南通市如皋营业部启东服务部的网上自助交易系统对思源电器股改方案进行投票,本人按照正确操作流程对该公司投票,因持有该公司股票8300股,即投8300票反对票。但28日去该营业部网上自助交易系统查询交易记录时,发现有两次投票记录,第一次是本人自己所投反对票,但第二次投票记录则全部改成赞同票(并非本人所投)。本人非常气愤即与该营业部的经理陆某进行交涉,陆先生称是经过股东本人同意才更改投票记录的。但事实上,从未有人针对此事与本人联系过。本人怀疑证券公司在股改投票中存在作弊行为。

股民呼叫中心接到王先生的投诉后,当日即与中信证券进行了联系,将情况发传真至公司披露的传真号上,并与公司董秘、证券事务代表联系上并反映了有关情况。此后股民呼叫中心电话跟踪事情进展情况,该公司董秘将此事移交经纪业务经理雷先生处理。三个工作日后,股民呼叫中心向雷先生了解进展情况,雷称已向该营业部负责人交待处理此事,并与客户王先生联系过。11月1日下午,我中心电话联系王先生了解情况。王先生称,此营业部的陆经理是与他联系过,但并未对事情作出任何解释、说明或处理行动。

11月2日上午11点,中信证券如皋营业部启东服务部陆效东向股民呼叫中心发来传真,对相关情况作了说明,内容如下:“股民王xx在我部席位持有思源电气8300股,10月26日上午其本人投反对票,后我部向其介绍思源电气股权分置的状况及企业发展前景,他在我部当场表示同意我部帮他投赞成票,当时有三个股民在我部现场做证。10月27日我部通过柜面系统帮他投了赞成票,10月28日王xx不知什么原因向有关部门投诉。10月31日我部接公司通知后,和其单位领导、同事反复做其工作,他表示和营业部达成谅解不再投诉。”传真件还附有“2005年11月1日现场股民签字”:袁xx(13962xxxx25)、戴xx(13182xxxx19)、张xx(0513-305xx13)。

本报讯据贵州都市报2日消息病房里一片沉寂,16岁的英子(化名)脸色苍白,她不时看看睡在自己身旁的婴儿,表情显得十分无奈。10月29日,英子在贵州贵定县某医院里产下了一个女婴,忍辱负重的走到今天,英子全是为了将强奸自己的凶徒绳之以法。

11月1日,贵定县公安局表示,将尽快对婴儿进行“DNA”亲子鉴定,让此案水落石出。10月31日至11月1日,记者连续两天在贵定县对此事进行了采访。

英子家住在贵定县定南乡,大山的灵秀给了她姣美的面容。2004年5月,英子来到贵定县城一家邱姓的五金店打工帮助看门面。2005年1月16日,邱某某的妻子带着孩子到贵阳去了。门面里只剩下英子和邱某某二人。“当天深夜2时点左右,邱某某用钥匙将我睡觉的房间门打开,爬到我的床上,把我的衣裤都脱掉了……”英子说,她就这样被邱某某强暴了。邱某某离开房间时,警告她不准把这事跟任何人讲,否则就杀了她。

刚过完2005年的正月十五,英子又来到了贵定县城叔叔认识的一家“清炖馆”打工。10月31日,“清炖馆”陈老板在接受记者调查采访时,谈起了英子的事。

陈老板说,英子刚来时,确实没有看出有什么异样。几个月后,“我们发现英子渐渐长胖了,还开玩笑劝她少吃点,长胖了不好看”。进入9月后,陈老板发现英子的脸上长起了斑痕,陈老板说,发现情况有些不妙后,他的爱人将英子带到了贵定县计生部门作了化验,化验结果是“英子怀孕了,并且很快就要生产”。

陈老板很快将英子的家人通知到了城里。英子心有余悸的向亲人讲述了她被邱某某强奸的事。

大家义愤填膺,打电话要邱某某来“清炖馆“交代此事。邱某某骑着摩托车刚到“清炖馆”楼下,发现英子的叔叔等人后,转头就跑,英子叔叔等人赶紧追了过去,把邱某某抓住。但邱某某否认他强奸了英子。

晚上8时许,邱某某的爱人来到英子在县城的叔叔家,表示这件事“可以私了”,在英子家人的要求下,邱某某随后也来了,并执笔写了一份“协议书”。

记者看到这份“协议书”上写道:“经双方协商同意,英子在我家做工,一时苏糊(疏忽),发生关系,英子怀台(胎)之事,达成以下协议:一次性付给英子医疗费、生活营养费8000元,同时向英子家人道欠(道歉),对不起,此事到止(此)为止,以后互不干涉”。最后邱某某落上了自己的名字。

但是,英子家人觉得这份协议书不公平,予以拒绝。双方正不欢而散时,贵定县公安局两名民警赶到英子叔叔家,将邱某某带走。

但是由于警方一时间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邱某某对英子实施了强奸,在邱某某作完笔录后,就让其回家了,邱某某自己也宣称“英子的事与他无关”。

在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强奸英子的人就是邱某某的情况下,英子和英子的家人做出了惊人的决定:为了将凶徒绳之以法,他们决定让孩子生下来。10月29日中午11时,英子在医院里产下一名女婴。

11月1日早上9时,贵定县公安局副局长黄贵说,9月18日接到英子亲人的报案后,民警就把它作为接受案件进行了登记,并且当天晚上就传讯了邱某某,鉴于报案时间太晚,英子又已经临近生产,在苦于事实证据缺乏的情况下,没有对邱某某采取强制措施。

贵定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队长吴秀峰表示,待孩子满月后就抽血做DNA亲子鉴定。

本报讯(东亚记者宋佳佳)“做裸体模特得有什么条件?工资可以当天付吗?”昨日一早,长春市民李女士就打来电话:“我儿子现在上大学二年级,家里实在供不起了,我和丈夫商量好了,想一起做裸模挣钱供他上学。”

李女士今年49岁,中等身材。记者注意到,她身上的浅绿色衣服已经磨得发白,袖口处零散着几段细细的线头。她犹豫了一会儿说:“我和丈夫都下岗好几年了,没有固定收入家里很困难。儿子今年上大二了,学费、书费样样都不少钱,我和他爸实在是供不起了。孩子在班上挺自卑的,什么活动都不想参加。我们都想好了,反正这么大岁数了,也没啥想不开的,挣些钱让儿子宽绰些就行。”李女士的丈夫很拘谨,“要是有挣钱的法子谁愿意让媳妇和自己被别人看,这不都是为了儿子学习吗?干什么都一样,自己心理平衡就行了。”

“你们两口子一起做裸体模特,打算告诉儿子吗?”记者问。“这种事哪能告诉他只要他好好学习,我们怎么都行。”两口子一起说。

虽然裸体模特这种工作还没有被所有人接受,但是仍有部分读者打来电话,希望可以做裸体模特养家糊口。想做裸体模特的张女士说:“我下岗了,经济上特别紧。如果可以当天结账、不拖欠工资的话,我挺想做的。”记者统计了一下,称想做裸体模特的人大部分都是没有固定经济收入的下岗女工,她们最希望的是可以及时拿到工资,不被家里人知道。

是否每个人都符合做裸体模特的条件呢?模特中介公司赵经理说:“做裸体模特也需要简单的培训,只有面试合格经过培训后才可以做裸体模特。”但目前她手头有很多要做裸体模特的名单,目前市场的情况是供大于求,想做裸体模特恐怕要等待机会了。

内蒙古晨报报道(记者陈光晚风)10月27日清晨,29岁的王丽(化名)被人杀死在床上,当警方赶到犯罪嫌疑人73岁的张哺奎老汉家里时张哺奎却已经自尽了。面对两个消逝的生命,人们在惋惜的同时也产生了许多疑问?这名七旬老汉为什么要杀死29岁的王丽﹖他们之间究竟有怎样的恩恩怨怨?老汉杀人后为什么不逃跑而选择自尽?太多的疑问萦绕在人们的心头,记者对这件事进行了调查。

10月27日早,家住卓资镇北街的王老汉一边喊着女儿的名字,一边想:这孩子,怎么还不起床,叫也不答应。王老汉来到女儿的床边,看到女儿还在蒙头大睡,就顺手掀开了被子,刺眼的血色令王老汉大吃一惊——床上都是血,王丽身上被捅了两刀。老汉一边喊着邻居帮忙报警,一边给120打电话。

乌兰察布市卓资县刑警接到报案后,兵分两路展开侦查工作,一组在案发现场进行勘查,另一组到医院。王老汉回忆了当天的情景。

早晨7时30分左右,王丽的丈夫王某按照以往惯例离开家,去学校上班,王老汉也送外孙到离家不远的学校去上学。当送完外孙后买回早点的王丽父亲在上楼梯进门时,看到了张哺奎在家中地上站着,因两人认识,王丽的父亲也未感觉到奇怪。张哺奎与王老汉闲聊了几句话后就走了。

经过调查,公安局办案人员初步认定早晨出现在王丽家中的张哺奎有重大作案嫌疑。

警方兵分三路,一路仍在现场勘查、走访。一路在城区主要路口及汽车站、火车站布控设卡,第三路则由卓资县公安局局长甄茂誉、副局长武广发带队赶赴张哺奎的原籍十八台镇哈力盖图村抓捕布控。在专案组到十八台镇哈力盖图村后,当地派出所民警带领专案组人员找到张哺奎的旧房,旧房已是破烂不堪,门被垒起的石头封堵着,民警进去后,看到犯罪嫌疑人张哺奎躺在地上,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勒痕,民警判断张哺奎为自缢身亡。因为绳子已断,张哺奎掉在地上,身上仍有体温,经验尸判断,张哺奎死亡时间为1小时左右。

张哺奎因家底殷实,又经商多年,在卓资山这个小镇中也是远近闻名的富翁。虽然已年过七旬,但除了有点耳背之外,精神状态特别好,他最大的爱好便是赌钱。打麻将、玩扑克……张哺奎的身影老出现在赌场上。

而同在这个小镇居住的王丽,曾经经营一个化妆品店,但她也有爱赌博的习惯,最后无业在家,于是出入赌场的频率也更多了起来。

早在四五年前,张哺奎与王丽便在赌场上相逢,因为经常有合作,张哺奎对王丽多有照顾,常常给她一些钱,而王丽高挑的身材、漂亮的脸蛋,也是当地一美人。张哺奎与王丽有了“传闻”。“妻子有外遇。”这一点警方从王丽丈夫那里也得到了确认。

那么,这一对男女又是因何导致杀人与被杀?就张哺奎的杀人动机,由于当事人双方都已死亡,记者从警方处也未得到答案,但民间却有几个版本的说法。

据熟悉王丽与张哺奎的朋友说:王丽在与张哺奎交往的同时,又有了年轻的“新欢”,对张哺奎有了厌恶之情,张哺奎心生不满,杀死王丽而后自杀。

另外一种说法是:张哺奎与王丽相处八年来,花掉了不少钱,甚至有人说约有20万(此说法无从考证),但是王丽却对张哺奎开始冷漠,寒心之余,张哺奎曾扬言要杀掉王丽。

而据办案民警介绍,王丽在案发前一天曾与丈夫说过与张哺奎吵过架,但为何吵架却无从得知。经证实,案发前,王丽情绪很不稳定。

另外也有人说张哺奎早在今年便为自己准备好了棺材和墓穴,“从其作案时间看,张哺奎是有预谋的。”卓资县公安局刑警三中队的一位民警说。

王丽死亡是因为被刀穿透心脏而死,但截至目前,张哺奎作案的工具仍未找到。

本报讯(记者宜嘉)今年6月14日,贵州安顺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分局幺铺派出所所长王黔瑜,因酒后枪杀狱警柴春,一审被安顺市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后。被告王黔瑜不服提起上诉,近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判处王黔瑜死刑。

今年6月14日晚11点多钟,贵州安顺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分局幺铺派出所所长王黔瑜醉酒后,在安顺市高原红卡拉OK厅与本市狱警柴春发生冲突,王黔瑜拔出随身携带手枪对柴春连开5枪,导致柴当场死亡。7月20日,安顺市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黔瑜死刑。安顺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分局因枪支管理不善存在过错,与被告王黔瑜共同赔偿原告各项费用79161.92元。

然而判决后,被告王黔瑜认为自己有自首情节当庭提出上诉;原告认为一审判赔死亡赔偿金太低,上诉要求王黔瑜、安顺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分局连带赔偿死亡赔偿金146440元;而经济开发分局认为该局枪支管理不存在过错,所以不服判决提出上诉。

上诉后,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王黔瑜身为公安民警,在与他人发生矛盾时,竟然用公务用枪将被害人柴春杀死,已构成故意杀人罪。

王黔瑜作案后,虽然能主动投案,但拒不如实供述犯罪的主要事实,其行为不符合自首的法定要件,一审认定其自首不当,应予纠正。其故意杀人犯罪情节恶劣。危害后果严重,社会影响极坏。根据相关法规,判决被告人王黔瑜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上诉中,安顺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分局认为王黔瑜枪杀被害人柴春纯属个人行为,而非职务行为。王黔瑜个人犯罪行为造成的经济损失,该局认为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安顺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分局虽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应承担因枪支管理不善而产生的过错责任。因此,认定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合理诉讼请求依法予以支持,判赔数额适当,贵州高级法院予以维持。但因判决安顺市中级法院判决公安安顺市技术开发区分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不当,依法改判由上诉人王黔瑜负主要赔偿责任,上诉人公安安顺市技术开发区分局负次要赔偿责任。故判决王黔瑜赔偿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63902.6元;安顺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赔偿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各项经济损失20000元,赔偿在判决生效10日内付清。

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授权高级人民法院和解放军军事法院核准部分死刑案件的通知》的规定,该判决书即为核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王黔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判决。

新桂网-南国早报记者王克础11月1日,南宁三塘镇某小学教师梁宏贤涉嫌强奸、猥亵14名小学生一案,在南宁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张树国担任9名被害人的代理律师,他不仅为每名受害幼女提出索赔30万元的精神损害费,还提出了处女膜是“物质”,并要求给每个处女膜赔偿20万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