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指控公公强迫与其生子 公公暗中调换孩子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5:55:51

3月10日,王力来到长春某同性恋聚集场所,一名脖子上戴着金链子的中年男子立即进入他的视线。王力尽展自己的“妩媚”,招惹“金链子”的注意,“金链子”与王力的目光相遇,两人立刻产生了“火花”。随后两人一同到附近的小饭店吃饭,席间甜言蜜语,“金链子”毫无警惕。

趁其不注意,王力将安眠药面含在口中,然后喝了一口饮料,凑到中年男子跟前,一个眼神,“金链子”心领神会。接吻时,王力将含有安眠药的饮料送进“金链子”口中。

吃过饭后,两人到宾馆开了房间。不久“金链子”昏沉睡去,王力将他金链子和手上的戒指盗走,外加一部手机和4000元钱。而“金链子”一睡就是3天。醒来后,才发现自己被洗劫一空。

3月12日,王力登录了一个同性恋网站,网名“情系中年”。很快,一名自称在某大厦工作的男子成了他的目标,通过视频和语聊,该男对王力产生好感。王力自称是某外语学院的研究生,并约该男子当晚见面。

长春市公安局宽城分局刑警责任五中队和西广场派出所在接到线索后,经过几天布控,终于在近日将王力抓获。在最初讯问中,王力坚称自己姓韩,是某外语学院的研究生,拒不承认犯罪事实,直到见到被害人后,他才开始交代问题。

王力:我考上大学,但家里没钱,就读了外语学院的成人教育,但我的水平已经超过了研究生。

被抓后,王力并不老实,戴着手铐还一直预谋逃跑。在从派出所到刑警队的途中,王力曾挣脱逃跑,但很快被抓。在刑警队,王力假借上厕所的机会,砸碎厕所玻璃欲跳窗逃跑,被民警及时发现制止。在指认现场的过程中,王力更是踢伤民警疯狂跑出500米,后被民警擒获。

民警介绍说,王力抢劫的两起案件涉案金额万余元,其中价值1万多元的金链子被他以7000元销赃,其他物品均廉价销赃。

据了解,王力的电话详单中,与同性恋者通话的占了大多数,其作案可能不只两起。目前,警方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路人都以为他在三轮车上睡着了,所挣百元零钞死后还在兜里,璧山警方已排除他杀的可能

本报讯(记者何薇实习生孙琦)儿子正在上大学,一名55岁的人力三轮车夫辛苦蹬车,晚上也没回家,而是在三轮车后座上“睡”着了。次日清晨,被人在街头发现时,他再也没醒来,一天所挣的百元零钞还在口袋里。

前天,璧山城区出租车因故歇业,人力三轮车生意特别地好,乘客一趟接一趟,每辆三轮车几乎都没歇过。车夫能比平日多找好几十块钱。

当天傍晚7点多,一辆编号88号的人力三轮车,靠着一根水泥电杆,停在新生街136号的垃圾站旁。黝黑结实的55岁车夫吴存仁擦了一把汗,没再把车蹬走,他滑下车座,挪到后座位上坐了下来。旁边几个门市的人谁也没在意。因为车夫蹬累了,在街头停车歇一会儿,很常见。

当晚7点40分,蹬148号人力三轮车的罗师傅,拉客路过垃圾站时,见老吴坐在后座上左手捂胸,右手肘支着座垫,嘴巴微张,还在留清口水。罗师傅停下来问老吴:“要不要去医院?”老吴只是摆摆手,没回答。罗师傅因载着乘客,只得继续赶路。

晚上9点,老吴的三轮车还停在路边,清洁女工孙正荣扫街路过,见他坐在后座上,斜靠着车棚“睡得很熟”,没舍得去叫醒他。

直到昨天凌晨5点半,吴正荣再次出来扫街,发现老吴还在车里“大睡”,感觉有些不对劲,便叫来卖菜的老翁,一看,老吴已经死了,身体都变硬了。他手上还戴着那块旧手表,裤袋里还揣着厚厚一叠零钞,约有100多元。这全是前一天蹬三轮赚的。

璧城派出所民警赶到,勘察现场后初步排除了他杀的可能。随后通知了老吴的家属,吴家在农村,家里条件不好,家属也认为不太可能是他杀,于是并没要求进一步尸检,把老吴拉回了家。

丈夫突然去世,老吴的42岁妻子陶启玉开始简直不敢相信:老吴咋会扔下还在读大学的儿子,和家里这一大摊子事就这么走了?

老吴家住距城区约3公里的城南大岚村,家里两层楼砖房还没来得及贴瓷砖。妻子在家务农,儿子去年考上武汉一所大学,学费成为家里最大的负担。老吴还有个大女儿在做皮鞋,但也刚成家,不能为家里分担太多,于是老吴成了家里的支柱。

两年前,老吴开始起早贪黑蹬人力三轮车,除去每月缴1000元租车费,还也能挣些苦力钱贴家用,但因儿子读书花费不菲,家里至今还欠人家1万元。

家人说,老吴十多年没去体检过,但也一直没生过大病。这次出事估计是去世那两天太累所致。

老吴到底有没有病,可能包括他自己都不知道。无论冬夏,他每天早上6点起床。洗漱完毕后,他就帮家里做点家务再出门,步行走出土路,到公路边把前一天锁好的三轮车打开,骑到城区去载客。

璧山人力三轮乘客1人、2人或3人,每辆车一般收费都是:城内2元,出城就3元。一名三轮车夫说,从城南到城北赚2元钱,但一般要挥汗蹬车15分钟。

每天中午,老吴就在外面餐馆吃饭,一顿2.5元,饭管吃饱。老吴一般在每天晚上7点多回家,有时候生意好就8点才到家。妻子说,他到家就习惯坐在板凳上,“长歇一口气,才起身吃得下饭,他饭后也早早上床大睡,没兴趣看电视。”

老吴很少对家人说起蹬车的所遇到屑事,偶尔在外面遇到不愉快,回家随便说几句就算了。不过,大女儿知道,这两天出租车歇业,老吴回家比较晚但很高兴,因为生意好,每天要多赚几十块钱。

女儿昨天说,父亲曾对她说过,蹬车挣钱不容易。有时蹬十几分钟到了目的地,乘客说一句“没零钱了”,随便扔下1元钱就扬长而去。有时还会遇上一些人扔下几毛钱就走的事。

因儿子上大学需钱,老吴比一般三轮车夫更好说话,生意不好时,4个人挤一辆车老吴也愿拉。另一位三轮车夫说,老吴平时拉车很卖力,只要有生意,不管对方怎样讨价还价,他一般都不推掉生意,“老吴去世那天,出租车歇业,从下午开始生意就特别好,老吴没歇过气。”

本报讯通讯员秋俊)兴某职校保安谈某抓住一对谈恋爱的男女学生后,以违反校规上报处理为要挟,胁迫女生与其发生性关系。昨据宜兴市检察院证实:疑犯谈某涉嫌强奸罪,被依法批准逮捕。

经检察机关查明:疑犯谈某现年44岁,家住宜兴市宜城镇某新村,案发时系宜兴某职校的保安。去年5月17日晚8时多,谈某在学校内巡查时,发现两名男女学生在谈恋爱,遂上前以学生谈恋爱违反校规为由,将两人带至学校保安办公室内,先责令该男生回宿舍并于次日中午须将保证书送来,然后单独留下该女生进行“谈话”。谈某先是叫该女生写下保证书,接着以准备要报告学校处理为要挟,胁迫该女生与其发生了性关系。

本报讯(记者朱阳夏)“我就是要唱,关你们什么事!”昨日,一漂亮女子因买错火车票,郁闷得在菜园坝重庆火车站大声唱歌,50多人去关心却遭其脏话呵斥。

下午4点多钟,一名漂亮的年轻女子坐在菜园坝重庆火车站广场若无其事地大声唱歌,唱了一首又一首。市民都很关心,纷纷上前询问,该女子却毫不领情,边唱边骂:“我唱我的歌,关你们何事?假关心!”众人在其骂声中得知,这名来自云阳的女子28岁,由于自己买错了火车票,以唱歌的形式来发泄心中的不满,“我本来想买17号到广州的票,但买成24号的了。”

下午5点多钟,记者离开时,围观市民仍未放弃劝说她退票后买新票的念头,而她仍自顾自地边唱边骂。

东亚讯(记者崔雷实习记者王春丽)每次看到阳台上挂着的女士内衣裤,25岁的陈力(化名)都会禁不住想要去偷。一年间,他盗窃十余名女子的内衣裤60多件。近日,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陈力是吉林省大安市人,他交待:“我在大二时,送给女友一套内衣作为生日礼物,但不久女友提出分手后和对门寝室男生谈恋爱,我在寝室楼道里看见女友的那件内衣,总觉得是对我的嘲笑。”于是,陈力偷偷取下那套内衣。2004年夏天,陈力走进了朝阳区793厂职工宿舍,看到晾在阳台上的女士内裤,陈力用竹竿迅速挑下来揣进兜里。从此,他一看到女士内衣裤总有一种快感。此后一年,陈力先后盗窃女士内衣内裤60多件。

本报讯(记者王硕)“我不回家,我要留下照顾我的孩子”,昨天下午5点,高大姐被丈夫和亲友拉出医院,此时她还不知道自己一岁半的儿子文文(化名)已经死亡。一个半小时前,在朝阳区大羊坊路周家庄南站,一辆正欲靠站的976路公交车将摔倒在地的文文碾在了车轮下。

在现场,这辆车牌为京G38892的976路肇事公交车车门敞开,车内乘客早已散尽,一辆红色的自行车栽倒在公交车右后轮旁,在地上有小摊血迹。据路人讲,血是从孩子的头部流出的,在血迹不远的地方,一顶花色小帽子静静地躺在那里。民警正忙着处理现场,肇事司机去了医院,但售票员还在,976车队的领导也已赶到。

目击者裴先生介绍,事发时,976路公交正准备靠站,高大姐骑自行车载着文文逆行在公交车与站台之间,这时,高大姐车把一抖,整个车子突然向公交车的方向倒下去,坐在后座上的文文随之摔下来,头部正好落在车轮下,“此时,车仍在向前走,等到司机反应过来停下时,已经来不及了。”裴先生说,车轮轧了孩子的头,高大姐马上从车轮下将孩子抱出,司机也赶紧下车并报了警。

心急如焚的高大姐赶紧抱起文文走到路边,这时迎面开来一辆银灰色小面,司机二话没说就让高大姐抱着孩子上了车,肇事司机也跟着上去,他们首先去了附近的一家医院,但因孩子太小,医院没有接收并建议他们去了儿研所,小面司机又将他们送到了儿研所,但已经来不及了。急诊室的医生表示,孩子送来的时候,口、鼻、耳出血,没有血压和心跳,瞳孔放大,已经死亡。

在首都儿科研究所,文文的父亲默默地坐在急诊抢救室外,将头深深地埋在双肘之间,沉默不语,他知道自己一岁半的儿子已经不在,尸体就停在抢救室的床上,身上只覆了一层薄纸,但他还没有勇气将这个消息告诉妻子。高大姐坐在旁边,被亲友围住,喃喃地说她当时正准备过马路,不知道被谁撞了一下,就摔倒在车轮边,她还不知道,此时儿子的尸体就停放在离她只有不足5米远的地方。

本报记者宛霞河南报道40多岁的赵为民是一名洛阳的铁路民警,常年来往于洛阳-广州线,每三四天回一次家。为了今年春运,赵为民40多天都没有回家。回家后还没看眼老婆的赵民警赤手空拳对付十多名持刀歹徒,管了一件不是“自己工作内的事”而遭到歹徒的暴力袭击,身中数十刀,全身缝合180余针。十多天过去了,尽管赵民警左面部完全麻木,至今仍躺在医院里,但他仍认为自己作为人民警察,看到以强欺弱就不行。

3月3日夜晚,结束了1个多月的铁路春运,郑州铁路公安局洛阳公安处乘警支队四大队乘警长赵为民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回家后,四处找不到妻子陈晓玲。“也许她去打猪饲料了?”看天色已晚,他换了便装,蹬上自行车朝着妻子常去的红亮兽药饲料服务中心骑去。

正在路上,他远远地看到三辆飞驰而过的出租车戛然停在了红亮兽药饲料服务中心门口。车上下来了十多人,其中有4人持一尺多长的砍刀,1人手持一米多长的钢管,他们挥舞着凶器,气势汹汹地堵在店门口叫骂:“谁是芦红亮啊?芦红亮你给我出来。”店主芦红亮和他妻子刚从饲料店里探出头,一个身穿皮夹克的男子就吼:“砍了他!”众人蜂拥而上眼看着就要挥刀动手。

见状,赵为民冲上去拦住了为首的“皮夹克”青年,喝道:“住手!有话慢慢说。”“你是干啥的?敢拦着我?”“到派出所去吧,我们好好谈谈,兴许是误会。”赵为民掏出了警官证,“我是警察!”“皮夹克”狂叫道:“警察咋了?我也是警察。”

疯狂的歹徒们挥舞手中的砍刀、钢管一拥而上,朝赵为民头部、面部、背部乱砍。赵为民躲闪着与歹徒展开搏斗,眼见路旁有一排排树坑,他抱住其中一名歹徒就滚进了一个半米深的树坑里藏身。

此时,丧心病狂的歹徒连续向赵为民乱砍,赵为民已身中数十刀,鲜血喷涌而出。

“快跑,进屋,把门插上,打110。”赵为民朝芦红亮夫妇喊道。芦红亮夫妇赶紧跑回屋里,关上门。歹徒看到芦红亮跑进屋锁了门,一拥而上拿起工具砸开铁栅栏门。慌了神的芦红亮借着屋内一根白色大柱子,躲到了屋里的猪饲料垛后,芦妻跑着寻到二楼屋内,身后不远处就是歹徒。赵为民从树坑里挣扎出来,奔进饲料门市部内,拦在芦妻身后,手死死抱住一名歹徒。另一个高个子歹徒冲进屋内,喊道:“只管砍,砍死他!花个三四十万块钱我能摆平!”歹徒们又一拥而上。

第二轮攻击后,赵为民倒在了地上。爬起来后,他横站在楼梯上,22级楼梯,一级一进地用背部挡着歹徒,与歹徒搏斗着一直从门市部一楼上到了二楼。上了二楼,赵为民因失血过多,昏倒在血泊中。附近群众拨打了120,将昏迷在地的赵为民送往汝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

这伙暴徒为何如此歹毒?事后,办案民警和芦红亮夫妇道出了原委。2004年底芦红亮开始兼营生猪转运业务,地理位置的优越加上芦红亮苦心经营,店里生意日渐红火。街坊邻居不少人都到他这里打饲料。家住汝州市文峰街以杀猪为业的刘毅伟、刘自强兄弟见这行当有利可图,顿生欺行霸市的歹意,于是就有了这场恶斗。

参与抢救的汝州市一位120急救人员告诉记者,案发后几分钟的时间,他们就到达了事故现场。只见地上都是血渍,民警赵为民已经昏倒在二楼。细看之下,发现他的左半边脸已经血肉模糊,伤口很大,呈翻开状,一大片皮肉组织从头皮耷拉到嘴角边,覆盖了半边脸,大量失血使得他脸上的其余皮肤惨白。

负责治疗赵为民的汝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辛红岩大夫回忆,当时赵为民面目全非,其面部、头部、背部、手部被砍伤13处,其中头部两处刀伤深及颅骨,造成两处骨折,面部左脸肌肉全部被砍开(仅剩左耳下方约2厘米连在脸上),左手肌腱两处被砍断,背部一处刀伤到肩胛骨,一处刀伤至肋骨,失血达1500毫升,全身缝合180余针。

记者了解到,河南省公安厅、平顶山市公安局抽调精锐力量全力破案。河南省公安厅已将“3·3”袭警案件定为暴力袭警案件,作为省厅挂牌督办的大案。副省长兼公安厅长秦玉海派出省厅刑警总队、郑州铁路公安局负责刑侦的领导同志带领专业侦缉人员赶赴汝州市,同平顶山市公安局及汝州市公安局组成联合专案组全力侦破,决心坚决打掉这个团伙。

现在,芦红亮一家7口人几乎天天守候在赵为民的身旁,逢人就讲:“那晚要不是英雄冲上前,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我呀!”芦红亮的妈妈,78岁的张秀华长跪不起,数次请求医院大夫:“砸锅卖铁也要报答这个警察的恩情。”

芦红亮的妻子李品哭着对记者说:“这个警察大哥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要不是他,我会失去丈夫,孩子会失去父亲,年迈的父母会失去儿子,他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也不能忘。”

本报讯(记者郝冬白实习生王炜)为了一袋洗衣粉,永登县秦川镇西小川村的一对男女发生了性关系,但事后,两人对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发生争执,两人的配偶也参与进来,最终当事男方把多鹏将女方杀死。

案件侦破后,兰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把多鹏涉嫌构成故意杀人罪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3月16日上午,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庭审时,公诉人认为,把多鹏作案手段恶劣,情节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把多鹏无视国法,持械杀人,致人死亡,后果严重,应予严惩。

把多鹏的辩护律师、甘肃中立源律师事务所徐敏哲律师认为,把多鹏属于“激情犯罪”,而非“预谋犯罪”。把多鹏在被公安机关抓获后主动坦白犯罪事实及经过,并与其他证人证言相吻合。其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把多鹏与其妻子表示愿意尽其所能赔偿被害人家属的损失,这些都属于法律中酌定减轻处罚的情节。

把多鹏,男,1965年2月13日生,家住永登县秦川镇西小川村一社,常蹬三轮车在乡间收购废铁并贩卖一些日常用品。

案发后,据把多鹏供述,2005年4月,同村村民王某之妻俞某从他的手里买了一袋洗衣粉,没有付钱。一天,俞某让把多鹏去其家里取洗衣粉钱,两人发生了性关系。把多鹏认为,是俞某先勾引他,是俞某主动与他发生不正当关系。

把多鹏还说,事后,俞某向同村的人说,把多鹏强奸了她,她要向公安机关告发。王某听到把多鹏与俞某有不正当关系后,借机威胁,向把多鹏勒索钱财500元,还在村里散布把多鹏强奸其妻的言论。把多鹏不肯就范,只愿出50元,但把多鹏的妻子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私下给了王某300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