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工头为讨工程款身绑炸药手雷弹扬言炸楼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3:13:29

“我们将继续按照年度投资计划推进。”当记者问及社保是否有下一步指数化投资的计划时,李克平说,“从长远来讲,我们的想法很多,很多的研究工作也在进行,作为一个长期的机构投资者,应该有分散化的投资和配置。有关部门一直在研究如何改进《暂行办法》,总结经验,根据市场使之变得更加合理。”

社保理事会理事长项怀诚今年6月份就曾经公开表示,《暂行办法》中的有些规定已经难以适应社保基金发展的需要,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全国社保基金的战略储备性质强调得不够,筹资目标不明晰,缺乏稳定的资金来源;二是投资范围较窄,不利于分散风险提高收益。他说:“前一段时间,理事会配合监管部门,对《暂行办法》进行修订,进一步扩大了投资范围,这项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下一步,我们将与立法部门一起,尽快制定一部较高法律层级的行政法规或法律,明确全国社保基金的性质、资金来源以及支取办法等重大问题,这就是已经列入国务院2005年立法计划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条例》。”

故事在最扑朔迷离、跌荡起伏之时戛然而止。美国东部时间7月19日,美国第三大家电巨头美泰宣布,海尔及其合作伙伴贝恩资本(BainCapital)和黑石集团(Blackstone)已经退出了对美泰的竞购。

“海尔矢志不渝的目标是创世界名牌,为实现这一目标,海尔必须在世界各地创造当地消费者满意度的最大化。”7月21日,海尔集团企业文化中心汲广强在回复本报记者的电子邮件中称,“海尔此次针对美泰收购事件的关注和最终决定,都是基于这一原则做出的积极探索与研究。”

7月17日,竞购大战因惠而浦的加入而变得惊心动魄起来,此时,美泰正向海尔施压,要求在22日前必须提交正式收购申请。惠而浦开出了每股17美元、总价高达23亿多美元的高价,这一价格高于海尔的每股16美元和其竞争对手Ripplewood的每股14美元的报价。

以2004年的销售额计算,惠而浦是美国的第二大家电巨头,仅次于通用电气,美泰则排在惠而浦之后。惠而浦目前在美国家电市场占据了30%到35%的市场份额,由于美泰的市场份额也达到15%到20%,这会造成某种障碍:二者之间的并购可能会遭遇反垄断方面的麻烦。

根据外电报道,美泰此前在提交给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中称,在5月19日到6月17日之间,美泰先后同36家潜在收购方进行了接触——这种广泛的接触肯定会持续带给海尔以压力。惠而浦的这一高报价显然也是这种“多家接触”的果实。

今年6月,海尔联合美国风险投资公司贝恩资本和黑石集团向美泰提交了初步收购意向,报价为现金12.8亿美元(约合每股16美元),并承诺承担美泰9.7亿美元的债务。由于海尔需要对竞购作出尽职调查,所以在得出结果之前,一直没有正式向美泰发出竞购请求。

就在业界对海尔充满期待之时,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批准了Ripplewood公司的投资方对美泰的收购请求,海尔竞购压力陡增。7月17日,惠而浦又提出了13.3亿美元、总价高达23亿多美元的更高报价。至此,海尔宣布放弃竞购。

由于海尔并未对退出的具体原因作出官方的披露,因此业界已是众说纷纭。有分析人士指出,海尔的退出是为了节约海外扩张的成本:原材料价格上涨使其利润率持续下降,加上近几年海外扩张成本急剧增长,海尔可能无力承担更高的竞购价格;也有的分析认为,价格并不是问题,大大缩短的尽职调查期使其无法获得充足的关于美泰的财务信息才是主要原因。

东方高圣投资顾问公司专家、《中国并购评论》执行主编冀书鹏认为,海尔退出的重要原因在于竞购成功之后高昂的整合成本:“北美的产业环境根本就不适合高消耗、低附加值以及技术成熟的企业生存。因此,海尔收购成功后的主要难题是调整中、美两地的工业布局,而这必然涉及包括裁员在内的北美产能调整问题,届时所要背负的整合成本非常之大,而整合失败则意味着成本失控,这对海尔的打击将是致命的。”他认为,美泰此前没落的根本原因即在于此。

海尔对北美高端市场图谋已久,从这个角度讲,美泰无疑具有战略意义:收购美泰,海尔就可以在美国家电市场拥有近20%的份额并成为主流品牌,同时可超过西门子成为世界第三大白电企业,稳进世界500强。

不过,相比联想为收购IBM的PC业务而进行了三年的准备,海尔此次收购显得较为仓促,同时,它选择了成本最高的方式:一是采用对整个公司全面要约收购而不是取得控股权的收购方式——美泰的前十大股东都是机构投资者,而且股权十分分散,要取得控股权只需控股20%即可,这无疑可大大降低收购成本。二是,由于此前已有竞争对手Ripplewood,再加上后来加入的惠而浦等客观条件的限制,海尔不得不选择投标式的竞购,而不是一对一的收购,竞购的后果是对手抬高报价,直接造成收购成本的上升。

23亿美元收购美泰到底值不值?何况还有接下来高昂的整合成本——应该只有海尔才能算清楚这笔账。从这个角度来看,放弃此项高成本的收购,对海尔来说是明智的。

当然,在此次竞购过程中,海尔肯定会付给其竞购伙伴黑石集团和贝恩资本以佣金,还有与美林所签的融资协议,在东方高圣冀书鹏看来,这一成本付出的很值:“现在整个美国都知道了海尔,如果将之折合成广告费用,将远远大于上述佣金的数额。从这个角度看,海尔肯定不会赔本。”

对于海尔的退出,冀书鹏认为得远远大于失,在他看来,其失只有一点——会对海尔下一步的国际战略造成一定冲击。“此次的退出将海尔的战略意图与能力暴露出来,会引起惠而浦、通用电气的警觉,给下一步推进国际化战略造成障碍。”当然,他认为“能力”的暴露并不太明显,因为海尔是以位于美国的“海尔国际”作为投标主体,其产能、财务资料未必会反映整个的海尔集团。

一举拿下工行2570亿元可疑类资产包后,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已经成为拥有最多商业化收购不良资产的公司。

而与此同时,这也正成为同行对其进行指责的理由。因为无论从现金回收率还是其他有关指标来看,长城都不能算是最“牛”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此次招标中长城大获全胜,业内纷纷指责其搞乱了市场——报价高、肯定会亏损、为活命才抢购。在6月底举行的一场不良资产国际研讨会上,许多人甚至嘲笑长城“最饿的人吃得到最多”。

“我们拿下这么多资产包,别人心里肯定难受。”7月21日,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总裁汪兴益表示,对别人的指责可以理解,并针对三大疑问一一进行了回应。

引发质疑的招标发生在6月25日。工行4590亿元可疑类贷款的招标结果显示,长城夺得了工行总共35个不良资产包中的17个,债权金额达到2569.9亿元,占全部可疑类不良贷款的56%;东方共竞得10个资产包,债权金额1212亿元;信达中标5个资产包,债权金额581亿元;华融中标3个资产包,债权金额227.1亿元。

在人们的印象中,只有报价高才能拿到资产包,很自然地,长城被指责过高报价。

汪兴益详细解释了招标过程。本次招标工作设计了不同于去年中建两行可疑类贷款剥离的办法:将四家资产管理公司所报价格的算术平均值作为基准,在此价格上下10%区间内,最高报价者将中标。这个规则决定了并不是谁出价高谁就能胜出,最高报价和最低报价都将淘汰出局,从而使中标价格更加贴近市场的公允价值。工行开出的底价是30%,如果低于25%,资产包将进入议标程序。

在35个资产包中,中标价超过30%的有6个资产包,长城一个没有拿到,其他三家公司分别获得了1个、2个和3个资产包,报价分别为43%、34%和36%。报价在25%~30%的资产包有20个,长城拿到了14个包,有两家拿到了1个和5个资产包,有一家公司一个包都没有拿到;报价在25%以下的有9个资产包,按照规则,各家公司将按投标情况报价,有评委当场议标,结果长城又斩获3个资产包。这样,长城公司拿到了17个资产包,总平均报价在27%,与这次招标总平均价26.5%基本持平。

“我们当初定的策略就是舍两头保中间,不争最高,主攻中间这一块,恰好被我们攻上了。”汪兴益对这次策略非常满意。招标结果出来后,他才发现长城赢得非常惊险,2/3的资产包报价与其他公司非常接近,有的仅比其它公司高0.01%。即使在25%~30%这个区间内,长城的报价也不是最高的。

按照规定,商业化收购的2660亿元不良资产,如果扣除处置费用不能超过中标价的话,所有的亏损只能由自己承担,不再像处置政策性资产那样由国家承担。因此有些同行都等着看长城的笑话:长城必亏无疑。

不过汪兴益表示,“我对盈利充满信心。”理由之一是,当时中建两行不良资产招标,中标价在31%左右,而这次工行不良资产招标,平均价格在26%左右,本身就低了4个百分点。

汪兴益透露,收购工行可疑类资产的总体盈利目标暂定为60亿元,待各办事处调查分类与估值工作完成以后再最后确定。在时间安排上,考虑到资金成本和还款压力,初步安排力争用4年左右的时间,把绝大部分商业性资产处置完毕,其中资本项下收购的资产要更快一些。因为按照人民银行再贷款合同约定,贷款期限最长为5年,第一笔还款不得晚于2007年6月底,还款比例不得低于30%;2008年和2009年对应日分别归还30%;2010年6月底前归还剩余本金及利息。如果在分期付款时点上不能归还约定比例款项,则以自筹资金或资本金补足应还本息。

长城接收的3000多亿政策性不良资产中,目前已有2000亿处置完毕,剩余的不良资产也准备打包处置。长城拿到17个资产包后,有人猜测长城如果再拿不到不良资产,将无米下锅,所以才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抢购。

对此,汪兴益回应说,长城还有1000多亿的政策性不良资产需要处置,有100多亿资本金可以运作,投行业务正在开展,即使拿不到工行这批资产也不会有生存问题。

他还进一步指出,长城过去也曾多次在竞标中失利。去年中建行可疑类资产招标,信达中标,长城失利;今年信达转让建行可疑类资产时,长城与信达价格已经谈拢,只是一个条款双方有争执,信达要求长城放弃对原银行的追诉权,而长城不肯接受。当时汪兴益与信达总裁田国立多次沟通,但信达突然将这些资产整体转让给东方,长城又一次空手而归。

毫无疑问,工行可疑类资产收购的成功,不仅打破了四家公司原有的资源格局,也改变了长城资源匮乏的局面。

据统计,长城收购的工行可疑类资产仅32725户,户均本金达785万元,而且上市公司就有几十家。无论是资产质量、客户结构,还是企业规模和资产的内在价值,都与过去政策性收购的资产形成了鲜明对比。过去接受农行的不良资产,总数为200万户,比其他三家资产管理公司的总户数多10倍,户均本金17万元。

截至今年6月底,长城的政策性处置已累计回收现金236.78亿元,约占国家核定的最终现金回收责任目标金额的90%。只要长城下半年进一步加快政策性资产的有效处置,加大现金回收力度,完成年初确立的48亿~58亿元现金回收任务,就可以提前一年(国家规定是2006年底)完成国家核定的现金回收目标。“按照国家完成现金回收目标后可以向商业化转型的要求,我们可以提前一年具备转型的基本条件。”汪兴益说。

对于资金紧张的企业来说,今年下半年可能是连续两年以来最为轻松的半年,因为银行贷款可能会放松。

央行会议强调,要保持货币信贷的“合理增长”,积极发挥“窗口指导”和信贷政策在优化信贷结构中的作用。商业银行在放贷方面应“区别对待、有保有压”,及时为有市场、有效益、有利于增加就业的企业提供流动资金贷款,并鼓励商业银行加大对“农业、中小企业、增加就业、助学”等经济薄弱环节的贷款力度。

而中国人民银行南昌支行副行长张智富的看法显然比央行会议发出的信号更易懂:下半年的贷款形势乐观,“至少要会比去年同期的情况好。”在去年同期,中央政府开始实施对房地产、钢铁等目标产业降温的宏观调控。

7月16日,南昌红谷滩会展中心,熙熙攘攘,多家企业和10多家商业银行会聚于此,参与第一届江西省银企融资洽谈会。

和酷热天气一样,这次的成交成果也分外的火爆,66户企业进行了会议签约,签约总金额达215.82亿元。

6月末,江西省金融机构贷款余额2896.3亿元,比年初增加244.3亿元。这就意味着,如果这些贷款落实,银企洽谈会的贷款总量接近于上半年的新增贷款。

这个情况跟上半年银行惜贷有明显的区别。2005年人民币新增贷款目标是2.5万亿元,但上半年新增贷款仅为1.45万亿元,占全年贷款目标的58%,下半年需贷出1.1万亿元才能达到目标。

国泰君安研究员吴勇刚认为,从商业银行贷款发放的季节性来讲,上半年应为放款的高峰期,一般会超过60%。“由于下半年发放的贷款不能产生全年的利润,而且8月份后发放的贷款要提取拨备,按惯例,商业银行在下半年发放贷款的比重相对会低一些。”

但今年的情况有些不同。数据显示,1~5月的贷款增速一直走低,直到6月,才略有回升。6月全部金融机构各项贷款本外币余额为19.9万亿元,同比增长13.2%,增速高于4月、5月的水平。

近日,渣打银行经济学家王志浩撰文指出,经过估算,今年前5个月,银行从存款上所得的利润回报率为2.4%,而去年同期这一数据是3.4%。首先,银行存款转为贷款的比例从2004年年初的0.77%下降到今年5月份的0.71%。其次,银行的短期贷款与中长期贷款的比例从1999年的3∶1降到目前的1∶1。而由于一年期存贷款利差为3.15%,而五年期存贷款利差为2.52%。这使银行盈利承受压力。对此,著名咨询机构安邦认为,银行业“赚钱”能力的逐步减弱,也就意味着银行从现在开始,增加放贷的冲动正在逐步加强之中。

也正因为如此,这次由政府搭台的银企洽谈会得到了银行的欢迎。众多银行希望能在会上选找到优质的企业。

当天中行江西省分行签约金额达到了28.6亿元。中国银行江西省分行行长方红光对记者说,上半年中行江西省分行的公司贷款比年初新增16.58亿元,主要集中在教育、电力、信息传输等行业。他表示,事实上上半年的贷款量已经达到了总行全年的放贷额度,但他对下半年的贷款形势仍旧乐观,“估计还会增加”。

方红光表示,中行正在转变营销视角,加强发掘部分有着良好信誉、较强市场竞争力和公司治理机制的中小企业发展潜力。目前着力做的是,把来江西投资的浙江、福建、广东等地客商作为一大客户群,为他们在当地办厂投资提供最大的便利和优惠。“目前民营企业的贷款已经占了公司贷款的40%左右。”

招商银行南昌分行行长助理沈冰对记者说,他们一直在致力于开拓新的贷款领域,找寻优质企业,像对国美等零售连锁企业贷款;另外也在发展贸易融资等新型的融资形式。招商银行南昌分行签约金额为30.72亿元。

建设银行江西省分行公司业务部负责人对记者说,目前他们的主要投资行业仍旧集中在交通、电力等行业。但他们也积极关注中小企业贷款市场。建行江西省分行签约金额达到了61.42亿元。

江西嘉成包装有限公司董事长李辉刚刚和建行签订了贷款协议。他对记者说,银行这次给他的贷款可以达到1000多万,而在2002年,当他第一次和银行合作时,只贷到了400多万。一旁陪同的建行工作人员表示,嘉成包装是他们发掘的具有成长性的中小企业。洽谈会提供的资料显示,达成融资需求的企业中,90%以上为中小企业。

某国有银行广东省分行公司业务部人士认为,处于改革中的国有商业银行贷款的态度保守,下半年的贷款投向增长仍可能集中在大中型企业。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央行的信贷政策放松只能起到一个引导作用,商业银行是否增加贷款更多的是看市场需求。”

7月15日,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水利部和国家环保总局四部委联合发文,要求一批违规电站项目必须立即停止建设,并停止项目各项前期工作。。

第一批公告停止建设的违规电站项目涉及内蒙古、河南、河北、山东、江苏、安徽、广东、贵州、宁夏等9省区的32个项目,装机容量总计为1711.4万千瓦。

四部委的联合公告指出,根据《国务院批转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坚决制止电站项目无序建设意见的紧急通知》(国发〔2004〕32号)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电站项目清理及近期建设安排有关工作的通知》(国办发〔2005〕8号),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土资源部、水利部和国家环保总局等部门依据法律法规及有关规定,经专家论证评议,清理出一批不具备核准条件,不能纳入近期电力规划的违规项目。

这些勒令停止施工的项目存在的问题主要包括项目布局不合理,不符合产业政策,未执行国家用地规定、环保规定、取水规定和水土保持规定,经论证评议未列入规划等。

公告强调,按照国务院的有关规定,这些违规项目必须立即停止建设,并停止项目各项前期工作。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和单位要按照国务院的要求认真落实相关工作,妥善处理善后事宜。

去年3月22日,发改委的领导就指出包括电力在内的一些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过猛问题已经凸现;到今年2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关于电站项目清理及近期建设安排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要采取综合措施制止和防范违规电站建设。再到3月2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和单位要认真清理违规项目,坚决制止电力无序建设现象。

国家主管部门的态度一以贯之。而四部委公告的出台时机,正是全国电荒泛滥之时,在此时叫停违规电站项目,更可见主管部门的决心坚决。

不仅如此,按照每千瓦5000元的造价计算,这次勒令停工的装机容量达1711.4万千瓦的电站项目若建成,投资规模将高达855亿元。而这些项目中,多数已经开始施工或者前期工作基本完成,即使按照发电企业20%的资本金计算,违规电厂投资中,来自银行的资金将达到684亿。

虽然说在这32个项目中,有一些是装机容量在13.5万千瓦以下的小火电机组,这一类的机组多数是为电解铝等高耗能行业进行热电联产而建设,叫停的原因在于不符合产业政策。但其中占更大分量的是临界或超临界的大型机组,而项目业主不仅有大唐电力之类的五大发电集团,也有贵州金元一类的电力职工持股企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