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首脑会谈未就北方四岛归属发表共同声明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2:54:23

“目前用来收购富安控股并间接控制深宝安的几个主要公司,包括恒隆国际和汇富控股,以前都是深宝安的子公司,不清楚怎么变的,后来都成了民营企业。”知情者如此指点迷津。

记者按照深宝安及相关公司最近的公告,前往恒隆国际、丰宜实业以及汇富控股等公司的注册地及通讯地采访时,却发现公告中所披露地址——深圳市福田区佳和华强大厦B座17楼里根本没有这些公司的身影,整层楼都被一家航空服务公司租用。

对此,深宝安董秘娄兵表示并不清楚,需要向深宝安相关的部门询问后才能给出答复。

但记者在随后的采访调查中逐步发现,实际上,在深宝安目前的管理团队中,同一套班子中的几员干将,几年间长期运作着两个平台,一个是属于国有上市公司的深宝安,另一个则是民营企业富国投资有限公司。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富国投资最初名称为中宝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1996年11月8日,核准日期为2001年9月26日,公司成立之初,其法人代表由曾任深宝安董事局副主席、财务总监、总会计师等职,现任深宝安监事长的邱仁初担任。该公司最初股东构成为:深圳市利必得投资有限公司(已注销)出资1050万元、深宝安出资1650万元、深宝安机关工会委员会出资300万元。

此后至少经过5次股权变迁,在富国投资的历次股权转让中,深宝安管理团队在该公司不断进出,直到近期,富国投资的股东分别变更为深圳万安投资有限公司(出资2000万元)、深圳市丰宜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出资450万元),以及包括深宝安管理层在内的11名自然人(共出资550万元)。

由此不难发现,自2002年富安控股实现民营化以来,万安投资、丰宜实业和另外11名自然人,长期通过富国投资控制恒隆国际,进一步掌控富安控股,并进而间接掌控深宝安长达3年多。

除了丰宜实业在深宝安公告中所公开承认的存在“自然人关联”,万安投资的来历更是非同寻常。

根据记者掌握的资料,万安投资为港资企业,经营范围为从事财务核算及管理体系设计、资产评估、企业上市策划、投资保险的咨询及服务、各类实业投资,其出资方为香港企业新宝国际有限公司。

万安投资的董事长、副董事长分别为陈展奇、陈吐连,这几位高管与深宝安目前管理团队中的某些高层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尚待考证。但记者获得的确切信息表明,万安投资的两位高管麦伟成(董事)和门传志(副总经理),分别是深宝安资产经营部和金融部员工,在深宝安的级别仅仅为科长或副科长。

在富国投资这个舞台之下,相关利益人收购富安控股、进而曲线掌控深宝安所动用的两家公司,即汇富控股和恒隆国际,其实也都是由深宝安的子孙公司变化而来。

根据工商局注册资料,汇富控股其实是深宝安1999年投资2879万元(控股43.62%)成立的中国宝安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宝安控股)易名而来。

2002年,宝安控股从深宝安年报中消失。根据工商资料,宝安控股曾在2001年6月进行过一次股东变更,深宝安自此退出宝安控股,新的股东格局为富国投资出资2162万元、恒隆国际出资4438万元,宝安控股也于同时期更名为汇富控股。

但在2004年年报中,消失3年之久的宝安控股又突然露面,不同的是,注册资本从6600万元变为2000万元,深宝安对其持股也从直接控股43.62%变为间接持有100%。以上深宝安在历年信息披露中均未加提及。

作为深宝安最大的间接买家,恒隆国际最初的大股东则为富国投资(更名前为中宝投资)和丰宜实业。此后随着上述富国投资的多次股权转让,深宝安从中退出,万安投资、丰宜实业和另外11名自然人通过富国投资间接掌控恒隆国际。

由此不难发现,目前控制富安控股100%股权、进而控制深宝安的恒隆国际和汇富控股,其实也都是由深宝安的子孙公司变化而来,并最终成为富国投资的控股子公司。直到2005年12月18日,恒隆国际持股90%的控股股东才从富国投资紧急变更为自然人丘兆忠。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时间恰恰发生在深宝安股改提示性公告发布之后、股改说明书披露之前。

2005年12月11日,深宝安发布股改提示性公告后,股改说明书延迟近一个月,才于2006年1月7日姗姗而至。而在1月13日,深宝安再发公告,“因股改最终方案的确定尚需履行有关报批程序,公司不能按原定计划披露股改方案沟通协商情况和结果。”

在此期间,业界关于深宝安方案难产的猜测各式各样。在了解恒隆国际大股东紧急变化之后,或可找到深宝安股改方案数度难产的幕后原因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关键时刻从富国投资手中接下恒隆国际90%股权的丘兆忠,此前从未在资本市场公开露面,但他的突然出现却绝非偶然。

通过搜索引擎,很容易发现丘兆忠几年前曾作为丰宜实业广州芳村购物中心经理的身份参与过一次投资。考虑到富国投资与丰宜实业的诸多关联,丘的出现很容易被人理解为临时拉过来“帮忙”的人物。深宝安民营化改制意在暗度陈仓,而现在仍是一个未了之局。

中新网2月4日电香港《大公报》报道,据法新社引述英国克拉克森日前公布全球造船业的最新统计数字,韩国造船厂去年接获的船舶订单总计达1450万修正吨,占全球船舶订单总数38%之多,稳坐全球最大造船国首位。中国造船业近年发展迅速,去年接获船舶订单达700万修正吨,以单一国家计算已成功超越日本,晋身全球第二大造船国,亚洲三大造船大国已发生了次序变化。

据克拉克森统计数字,全球最大造船国的首四个排名顺列为韩国、欧盟、中国和日本。韩国造船厂在2005年接获的船舶订单总计1450万修正吨,远超过名列第二的欧盟所接获的850万修正吨,而中国造船厂亦录得700万修正吨的船舶订单,轻胜日本的620万修正吨。

韩国造船协会称,尽管当地造船业去年录得理想的订单数字,但由于航运业走势开始回落,以致韩国造船业务去年表现明显逊色于2004年的行业高峰期。协会指出,韩国造船厂去年接获349艘船舶订单,远低于2004年441艘、达1690万修正吨的船舶订单数。

然而,业内一种分析认为,全球订造船舶的数目减少,未有影响韩国的造船业务收益,反而进一步巩固其造船大国地位。据了解,随着行业的竞争日趋激烈,韩国造船业以优质的生产技术作本钱,向客户索价,船舶造价在航运业回落期间不跌反升。

此外,现代重工、大宇造船和三星重工等韩国领先造船厂,已制定深谋远虑的策略部署,在中国造船业迅速崛起的同时,将业务发展重心延伸至液化天然气船舶等特种船市场。特种船舶资产值高,加上市场缺乏竞争,有关生产业务遂成为当地造船业的一大优势。

本报讯(实习记者杨艳通讯员王章斌胡宇辉)“我知道不能在铁路上捡废铁。可是钱丢了我不得已才捡废铁卖钱。我一路捡一路逃,怕被你们抓住就赶不上过年了……”2月3日在广州铁路公安局衡阳公安处许家洞车站派出所里,一名19岁的四川少年向民警哭诉着。

看着蓬头垢面的王朋武,民警王晔和王春平没有过多地责怪他,立即买来盒饭。之后又拿了套干净衣服给王朋武换上。知道王朋武回家心切,王晔和王春平花钱买了去四川的火车票,把他送上了回家的火车。走的时候,两人留下100元给王朋武。

此前,朝华系境况不断恶化、资金黑洞继续扩大的传闻不绝于耳。面对如此乱局,难道张良宾是因为坚信“解铃还须系铃人”而回归?

“赵晓轮2005年6月实际控制本公司以来,资产债务重组一直未有实质性进展,公司面临更加严峻的局面,并违反《公司章程》规定程序贱卖公司募集资金投入项目朝华科技集团宁波照明电器有限公司。”朝华集团在公告中如此阐释罢免赵的理由。

2005年5月,张良宾与赵晓轮签署协议,将其控股90%的四川立信70%股权转让给后者,而四川立信持有朝华集团21.386%的股权,为朝华集团第一大股东。赵晓轮由此以几乎零成本,获得了朝华集团的控制权。按照双方约定,赵晓轮应引入1.5亿~2.5亿元资金,以化解朝华集团的债务危机。可以说,当时赵晓轮是以朝华集团“救星”的身份登场的。

然而,事过境迁,当初的“救星”半年之后就遭遇罢免,失去了公司控制权的赵晓轮肯定心有不甘。

2006年1月22日,赵晓轮控股的四川立信对朝花集团公告做出回应。首先,对参加了1月14日董事会紧急会议的陈昌志董事资格进行质疑。四川立信认为,朝华集团《章程》规定公司董事为9名,由张良宾、郝江波、李众江、张放、陈昌志召开的紧急董事会因陈昌志不具备朝华集团董事资格,实际参加此次会议的只有4名董事,不符合公司《章程》关于“董事会由董事长主持,超过半数董事参加方可举行”的规定。

事实上,在朝华集团1月14日的董事会紧急会议中,随同赵晓轮一起被罢免的还有总裁黄小石、副总裁李众江、常务副总裁刘学敏、副总裁张杰。而赵晓轮、黄小石、杨坤平、王斐菲四名董事并未出席。

陈昌志是否具备董事资格,是四川立信质疑此次董事会是否合法的焦点。此前,重庆源伟律师事务所对于朝华集团1月6日临时股东大会所出具的法律意见书、补充法律意见书认为:“该次股东大会全体到会股东一致表决同意增补陈昌志为公司董事。陈昌志当选为公司董事符合《公司法》、《公司章程》及其他规范性文件的规定,亦合法有效。”

但四川立信认为,1月6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并未获通过。这种情况下,将“变更董事会部分成员的议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非独立董事人选陈昌志获得通过,违反了公司章程的规定,陈昌志的董事资格存在问题。

此外,对于赵晓轮收购四川立信后是否履行了相关承诺问题,四川立信认为,战略投资人香港亚王集团目前已投资近2.7亿元资本金到西昌电力(资讯行情论坛)工程,使本已瘫痪停工的水电工地得以复工。所以,依照合同规定,新实际控制人赵晓轮已经履行了收购合同中对“立信系有生存能力、能救活的公司必要时的投融资”义务。

然而无论双方争执结果如何,事实上张良宾从未失去对朝华集团的控制能力。虽然赵晓轮控股的四川立信是朝华集团第一大股东,但第二至第五位的法人股股东深圳市正东大实业有限公司、浙江天声科技有限公司、重庆市涪陵金昌经贸公司和上海可欣贸易有限公司合计持股21.49%,而这些股东均与张良宾关系密切,其弟张斌还是深圳正大实业的法人。

张良宾重掌朝华集团,面对的难题比以往更加棘手。朝华集团2005年前三季度亏损3.23亿元,每股收益为-0.92元。截至2006年1月5日,朝华集团及子公司累计对外担保总额近10亿元,其中逾期担保累计额超过半数。

2006年1月9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太极实业(资讯行情论坛)诉西昌电力、四川立信、朝华晶化石、大华陶瓷、涪陵建陶担保合同纠纷一案作出判决。朝华集团将向太极实业支付3亿元并承担从太极实业及太极集团(资讯行情论坛)承担担保责任之日起至付清时止的央行同期定期存款利息。

日前,因金信信托诉朝华集团,朝华所持西昌电力8058.9420万股法人股被冻结1年;同时,由于与星美联合(资讯行情论坛)公司的担保纠纷,朝华还被判为星美联合2000万元贷款本金及利息,承担相应连带责任。

而此时张良宾选择回归,除了他对自己亲手建立的朝华系至深感情外,是否为其摆脱困境找到了出路呢?

一位对张良宾颇有研究的证券业人士分析认为,第一,朝华系所有的资金问题都是张良宾在位时发生的,他无疑是首要的责任人,加之监管部门已介入调查,张良宾的回归首先要承担责任;第二,朝华集团的债务及资产重组方案或许得到了当地政府的认可,需要张良宾回来亲自负责实施,而当初赵晓轮进入朝华集团并未付出任何成本,赵让位于张合情合理,这次董事会紧急会议相当于二人演了一场默契的“双簧”;第三,赵晓轮控股四川立信后主要精力都放到了盈利前景不错的西昌电力上,而对朝华集团的投入过少,后者在债务重组方面毫无进展,张良宾为不失去最后一块阵地,而强行将其驱逐。

“无论是上述哪种原因,张良宾都无法回避自己造成的这一局面,并要为其承担最后的责任。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位人士说。

如果有一个男人在结婚前夕对女人细算为了娶她一共花了多少钱,不知道这位新娘还会不会和他牵手走过那浪漫的红地毯?可近日在网上就有人把这讨老婆的费用列了个详细的账单,这份账单会引起你的共鸣还是不屑呢?

按照网上的统计方法,我们也来估算一下讨一个条件在中上(学历大专以上、身材相貌较好、有稳定的工作)的南京老婆得花多少钱。

4.轿车,以普通代步车为标准,计10万。也有部分通情达理的南京女孩同意以电动车作为替代品,计1500元。

5.办喜酒,以中等酒店25桌为例,包括自带酒、烟、糖,计1200×25=3万。回收红包以每桌平均1200元计,1200×25=3万,收支相抵。

6.度蜜月,以港澳、新马泰、云南、海南为主要出行地,平均每人费用以8000元为标准,计8000×2=1.6万。

7.从谈恋爱到决定结婚这段时间,包括出去吃饭、买礼物、娱乐、旅游、送女友父母节日礼品等,平均每月以1000元为标准,谈2年,计1000×12×2=2.4万。

综上,各项成本合计48+5+3+10+1.6+2.4=70万=娶一个南京老婆的成本。

以男方家庭20万的家产,男人年收入5万计,(70-20)/5=10年。最后得出结论为:男方倾家荡产+男人不吃不喝工作10年=讨一个南京中上条件的老婆的成本。

我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我也到了谈论终身大事的年龄了,我在大学里谈过一次恋爱,毕业后由于分居两地而无奈分手。自从分手后,我就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另一半。总觉得工作以后碰到的女孩没有大学里的单纯,比较实际,再加上看到这个讨老婆的预算,我不敢结婚了。

本报讯(记者杜海)春节期间,贵州一五口之家自驾车来渝旅游,返回贵州途中在渝黔高速路上翻车,造成四死一伤。昨天、今天是自驾游返城高峰期,高速路执法总队提醒自驾车市民,在高速路上切莫超速行驶,注意安全。

2月1日大年初四清晨7点,从贵州来重庆自驾游的一家五口,返回途中在渝黔高速路綦江至贵州段上,车辆撞上高速路护栏翻车。高速路执法总队接警后,立即派人前往救援。

据了解,车上有一对夫妻及其父母、孩子,只有妻子幸存。目前,车祸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此前,为赶在除夕前到达重庆探亲,4名男子春节前从湖南自驾车出发,因驾车太疲劳,在渝宜高速公路鱼嘴附近,车辆冲进高速路的边沟,两人当场死亡。

据了解,其中一张姓司机,已连续驾车近9个小时,事发时开车竟打起了瞌睡。据称,这是春运期间我市高速路上发生的首起重大事故。

据高速公路执法总队介绍,从昨日起,从高速路回家的自驾车将增多,预计今天下午达到最高峰。经过长时间游玩和驾车,车辆和司机都已疲劳,易出事故。

对此,高速路执法总队特别提醒自驾游一族,返城途中不要超速和疲劳驾驶。出发回城前,司机一定要先休息,对爱车最好先检查一下再上路。同时,如果在我市高速路上感觉疲劳或遇紧急情况,可拨打89077770,请高速路执法队队员代驾。

中新网2月4日电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现代生活忙碌,在工作岗位上拼搏的都市人更是分秒必争。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有七成五以上的工作人士,包括经理级和一般的文员,每星期有二至三次在办公桌吃午餐。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