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股评家最看好个股 13人次强力推荐长安汽车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0:38:31

也是在同次会议上,范福春强调,各证监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是“清欠”工作第一责任人,上市公司董事长、占用资金的大股东负责人是“清欠”工作的偿债责任人。“严肃处理拒不偿还上市公司资金的单位和主要责任人。”

“必要时,监管机关将会运用法律手段,将一些公司的主要责任人送进监狱。”知情人士透露。

对短期内难以进入股改进程的,“清欠”工作要先行、对难度很大的“清欠”要敢于创新,也是监管层力主的。3月3日,利用“清欠”创新,万向系鲁冠球轻松地成为承德露露(000848.SZ)的第一大股东。

据记者了解,在这次大规模清欠活动中,除证监机构外,各地方国资委以及相关部门也加入进来。

上海国资委一方面督促上市公司不得出现新的资金占用问题,一方面与上海市证监局多次联合下发文件,对清理资金占用提出明确要求,加大监管压力。

在湖南,当地政府将成立“提升上市公司质量领导小组”,重点推进清欠和股改两大工作,责成省国资委牵头推动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的清欠工作,责成省地方金融证券办和省经委牵头推动非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的清欠工作。

“‘清欠’工作喊了很多年,但从没有像本次这样雷厉风行。”一被列为重点监控行列的上市公司董秘叹息,“我们的压力很大。”

据悉,彻底解决大股东占款问题,各地证监局对新增占款问题态度相当严厉,“一旦有新增占用,将采取立案稽查、处分有关负责人。”

分析人士指出,监管层之所以此次如此动肝火,一方面是因为大股东占款问题屡禁不绝,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顽疾沉疴,如不彻底解决,中国资本市场的声望将很难树立起来;另一方面,也是配合股改的需要,而在监管层的思维里,通过股改,打造全新的资本市场已有定论。让“清欠”问题拖了股改后腿,显然将不被监管层允许。

北京消息针对有关“内外资企业所得税统一”的提案,财政部部长金人庆昨日告诉《上海证券报》,财政部对此早有了比较成熟的思路,同时也一直在研究推动尽早统一,由此减少的财政收入将通过其他方面的增收来解决。

内外资企业所得税统一问题一直是各界关注的焦点。昨日本报独家披露的民建中央提出的《尽快统一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制度》,就被全国政协提案组定为今年第1号提案。

昨日下午,列席全国政协十届四次会议开幕会的财政部部长金人庆在会场外,就此问题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明确表示,解决内外资企业两套税制的问题“我们早就有了成熟思路”。

他说,财政部“一直在研究并努力推动两税合一问题的早日解决”。金人庆强调,“现在大家都希望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而对外界担心两税合一以及增值税改革给财政带来压力的担忧,金人庆表示,“肯定会减收”,但他同时强调,“我们可通过其他方面的增收来解决”。

当问及解决这个问题的进程安排时,金人庆则表示,“目前没有时间表”。

而据此前透露出的信息,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计划,企业所得税法将在8月份开始一审,年底前有望进行三审,目前财政部已牵头起草有关草案。

目前中国施行的是内外资企业差别税率制,内资企业统一税率33%,外资企业所得税率24%和15%,在低税率基础上还有“两免三减半”和行业特殊减半优惠等。

对外资企业实行税收优惠的初衷是吸引外资。但差别税率制也带来诸多问题,如,造成实际上的竞争不公,带来"假外资"等投机现象,人为地扩大了外汇供给增加人民币升值压力等。

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侯自新,全国政协委员、东方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张宏伟等日前在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时都强调,现在施行两税统一的时机已经成熟,中国目前有明显的投资吸引力,税收政策并不是外资考虑的最大因素。

2月24日,中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李本公一语惊人:“2005年,中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比例从7%提升到14%,中国已是老龄化最快的国家之一!”

当中国人开始“未富先老”,住房反向抵押贷款——即通常意义上所说的“倒按揭”养老方式,开始进入国人视线。近日有消息称,国家建设部已委托某保险公司研究“倒按揭”养老课题,并将选择部分城市做模型测试。

南京的步调则快人一拍。该市内的汤山留园老年公寓,已将这一尚存争议的养老新模式付诸实施。“南京模式”正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倒按揭”。

作为南京市汤山留园老年公寓负责人,刘小艳实施“倒按揭”养老模式最初的灵感来自于一个凄惨的故事。

“有位独居的老大爷突发心脏病死在房里。领居闻到臭味,却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直到儿子再次来看老人,才发现老人早已发臭的尸体。”心痛之余,这件事给刘小艳极大启发:老人死在家中都没人知道,不如把房子交给自己,自己给他们养老。

据刘小艳介绍,目前已有两位老人正式与公寓签订了“倒按揭”以房养老协议。当记者试图察看相关协议,并与两位老人联系时,对方以涉及商业机密等理由拒绝。

由于目前国内尚无成熟的“倒按揭”模式可借鉴,刘小艳只能结合国外经验“摸着石头过河”。

据介绍,每一个签订了“倒按揭”协议的老人,在其有生之年不卖房,而是由老年公寓把房子租出去。如果房租高于老年公寓每月840元的收费标准,超出的钱老人自由支配。

按“以房换养”的方法入住以后,若老人生小病,老年公寓报销费用。若有大病且医疗费超过10万元,老人才能把房子卖掉。否则直到老人去世,老年公寓给老人办完丧事,老人的房子才会被卖掉,房款归老年公寓所有。

尽管“倒按揭”直接针对中国社会老龄化下的养老问题,但作为一种新生事物,其在中国的实行和推广面临多重考验。由于它与中国传统伦理抵触,很多老人不愿将住房抵押,导致子女失去房产继承权。

上海外国语大学的社会学教授窦晖认为,随着家庭结构的变化和消费水平的提高,“养儿防老”的难度已越来越大。利用“倒按揭”,从相关机构每月领取一定生活费来改善生活,更加稳定,也会减轻子女负担。

与国外相比,“南京模式”只由私人养老机构运作,真正具有能力的银行和保险公司却缺席了。但近日有消息称,北京农业银行正密切关注房产“倒按揭”,表示会在条件成熟时推出。这是首家国内银行明确表示对该业务感兴趣。

然而,据农业银行信贷部门介绍,“倒按揭”的评估标准非常复杂,除了估算房屋价值以及未来房价走势,还要估算老人寿命。银行要培育一批类似保险精算人的测算人群,不是一两年能解决的。

同样因为潜在风险,国内保险公司也不敢轻易尝试“倒按揭”。中央财经大学保险系主任郝演苏说,反向抵押贷款是一个跨银行、跨保险的金融理财类产品,对保险公司的精算要求非常高,使国内保险公司望而却步。

“只有在保险业的介入下,分散贷款回收风险,这种新型的房地产融资方式才能稳步发展,受到金融机构及老年住户的欢迎。”郝演苏说。

本报讯(记者傅沙沙通讯员肖宁)留洋博士王胜曾是北京股票圈内公认的顶尖操盘手,后又被升职为国内资本规模最大的券商———海通证券的中关村大街证券营业部总经理。但在前天,这位昔日风光无限的35岁老总因涉嫌挪用客户资金9800万元,被公诉至海淀法院。

据此前媒体报道,2004年八九月间,百瑞信托在海通证券中关村大街证券营业部开设了两个账户,共存入9800万元人民币。但到10月,准备投资的百瑞信托却发现9800万元全部不翼而飞!当时,海通证券中关村大街营业部总经理王胜解释说是系统问题,巨额资金随后回到账上。当年11月,查验账户的百瑞信托再次发现9800万元不知去向,遂怀疑资金被海通证券以先存入再冲销的方式挪用,百瑞信托随后开始追讨这笔资金。

11月17日,王胜手写证明百瑞信托“资金的取出未得到百瑞信托指令”,并多次书面承诺还款,他在承诺函上解释“由于总公司正现场稽核,财务部工作人员配合工作造成一切事宜不能第一时间履行”。但他并未按承诺还款,后经过多次交涉,百瑞信托意识到王胜是在拖延。事实是,中关村大街营业部在划拨了约5700万元后,就再也不打钱了,而王胜也从此消失。至今,中关村大街营业部仍有4110万元尚未归还。

海通证券在给百瑞信托的“回函”中称,公司“在日常稽核检查过程中,发现在‘百瑞投资’账户中的操作存在手续不全,其中涉嫌外部人伙同营业部个人诈骗、挪用百瑞公司资金的犯罪行为”。在报案的同时,海通证券总部于2004年12月开始调查王胜。有知情人士透露,当时北京只有王胜一个人接受调查。2005年元旦过后,王胜就再也没有到公司上班,神秘失踪。2005年1月23日,王胜被公安机关抓获。

新华网北京3月4日电(记者张建平杜宇)“股权分置改革是我国证券市场发展史上一次革命性的变革,股改后中国股市才能真正走上正常的轨道。我对目前正在进行的股权分置改革充满信心。”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社会科学学部主任厉以宁教授4日在政协委员驻地京丰宾馆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股市目前不太景气,原因很多,但人气不足是最重要的原因。”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厉以宁教授就以倡导、推动股份制而闻名,人称“厉股份”。

“三个问题导致目前股市人气不足:不少股民对股市发展信心不足,持观望态度;股市上的一些具体问题亟待解决,比如券商融资问题、信息披露问题、增加透明度问题等;股权分置改革正在进行中,各项政策正陆续出台,股改的效果还有待进一步显现。”

厉以宁委员认为,在股权分置改革中对流通股东进行一定的补偿是“非常必要的、非常应该的。”他说,当初国有企业改制上市时,在招股说明书中承诺国有股占多少比例。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承诺,许多股民才来买国有企业的股份,国有企业的股价才能溢价这么高。现在要进行股改、国有股要流通,这就违背了当初的承诺,按照《合同法》的规定,双方就要通过协商,对流通股东进行一定的补偿。

除了股权分置改革之外,2005改革攻坚年的又一大亮点是,《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非公经济36条”)出台实施。厉以宁委员不同意“‘非公经济36条’去年落实进展不理想”的说法。他说,“成绩是很大的,但有四个问题需要尽快解决。”

第一,行业准入只是有了一些原则意见,与之配套的具体细则没有出台,应尽快细化;

第二,虽然原则上同意非公经济进入一些原先禁入的行业了,但是原先这些行业中的垄断集团所形成的利益集团还非常强大,现在需要削弱这些强大的垄断集团,大力扶持刚刚进入的弱小的非公经济,从而构成行业内的竞争态势;

第三,长期困扰非公经济发展的融资难题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大量的民营企业告贷无门,不少民营企业不得不投靠外商或者海外上市融资;

第四,非公经济自身发展正进入新的转轨时期。总体上看,中国非公经济经的第一次飞跃是从小农意识到小企业主意识,现在正经历着从小企业主意识到现代企业家意识的第二飞跃。

厉以宁说,“在第二次飞跃中,民营企业家的思想要实现三次跨越:真正懂得双赢,也就是说‘肥水要流外人田’;真正懂得只有做强才能做大,做强是企业的核心,企业规模小没有关系,关键是要强,大而不强最麻烦;真正懂得现代经营管理。”

厉以宁委员认为,中国民营企业家应进一步增加社会责任感。他说,“没有改革开放的大政策,没有国家这些年来的好环境,民营企业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快这么好。民营企业家要真正认识到,你们是社会主义的建设者,而不是旧社会资本家的延续。因此,应当加强对党和国家政策的学习和研究,遵纪守法,依法经营。”(完)

时报讯(记者李宪锋)前天下午,是中山市华泰纺织有限公司的员工发薪的日子,有员工取钱时发现卡里的工资竟多了2倍。更为离谱的是,一名员工卡中的工资竟然达1000多万元!当确定银行卡中的工资款翻了2倍后,该厂数百名工人纷纷涌至横栏镇各大银行排队取钱。前天晚上至昨天上午,有工人称厂里至少有50至80名工人在取钱后自动辞职和主动辞职不知去向,据称有20万元被支取。

当天晚上10时许,某银行中山支行将该工厂近3000名员工的银行账号冻结,昨日上午9时许,员工的工资卡内的金额恢复以前数目。昨天上午,银行工作人员与警察至华泰厂向多支取卡内金额的员工追缴。针对此事件,银行办公室负责人介绍,确有此事发生,是否因银行电子系统或人为出错,或工厂会计部出错,须经查实才能确定。

昨天下午,记者接到报料后,来到了中山市横栏镇岐江公路边的华泰纺织有限公司。据了解,该厂共有普通员工和办公职员近3000名。

针对事件缘由,该工厂10多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介绍,工厂原本在2月底对员工发薪,可是因为员工春节放假而造成的上班时间不一致,会计部门统计员工工作量和时间任务加重,所以才推迟到3月2日发薪。2日中午,工厂财务部门通知员工工资已到账,下午可以取钱。

有些员工在听到消息后,吃完午饭就到离工厂不到2公里的横栏镇内取钱。取钱的员工在回厂后纷纷议论:每个去银行取钱的员工工资卡中的钱比以前多出了2倍。湖南籍工人小何说,基本工资是500元,卡中竟然有1500元!工人们议论结果是:可能工厂老板考虑到去年员工辛苦,是给员工们的过年费!

漂染部四川籍工人小张介绍,昨天下午,工厂一部门主管知道此事向工厂财务和会计部门查询,但回复的结果是,工厂做的员工工资报表没有出现错误。

银行卡内竟然多出2倍工资,百年不遇的好事迅速在工厂上千名工人中传开,许多工人纷纷请假去取钱。据工厂内部员工张某介绍,除公司职工没有去取钱外(因职工的工资已经在2月中旬发放),3月2日下午6点钟,华泰厂数百名普通工人纷纷至横栏镇银行分理处、信用合作社、农业银行等各大银行点排队取钱。一时间,横栏镇所有标有银联标志的提款机前人头涌涌,许多镇里的群众以为发生了什么事,纷纷驻足向工人打听原因。不知内情的群众也加入取钱的行列,唯恐取不到钱用。

工厂工人小张称,更为离谱的是,前去取钱的一名工人卡中竟然有1000多万元!在银行提款机前查询出结果的时候,这名工友当场口瞪目呆,一时反应不过来傻傻地站在那里。其他取钱的工友们见状大呼小叫:有没有搞错啊!不会吧!

针对此事,记者昨天上午来到了华泰厂向10多名工人求证,结果被记者问及此事的工人全部说是真的,并且一名工人声称前天下午他在那名工友的身边确实看到其卡中有1000多万元的数额。除此之外,工厂的保安也向记者证实确实有一名工友的银行卡在3月2日下午时有1000多万元的数目。

据记者了解,3月2日下午,该厂许多工人在取钱后纷纷买平时望而止步的高档手机,有些男工友提前购买高档的女士用品向女友送“三·八”妇女节礼物。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