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给球迷拜年 史上最高财神祝福大家狗年旺旺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5:12:59

4月21日上午,小歪接到了一个来自硅谷的电话,一位华人工程师就技术问题与他交流了一个小时。

4月29日,小歪收到Google招聘人员H女士的电子邮件。在信中,她对较长的回复时间表示道歉。“实际上,我们在思考面试的方式。”她说,“您是否能到硅谷一趟?我们会提供来往的机票费用、住所以及你在硅谷时需要的车。”

一个月后,当顺利通过美国大使馆的面试后,面试官指着Google的介绍信对着小歪做出夸张的表情,“It'scool!”

从上海飞往日本,再由日本飞往硅谷的圣何塞市后,美国时间7月17日上午,小歪来到Google为其安排的AvanteHotel。

“这是一个很靠近Google总部、装饰非常精致温馨的宾馆。”小歪说,“可以看出Google行动非常迅速和人性化,他们在宾馆专门安排了去面试的车,随时可以出发。”

美国时间7月18日上午9时30分,一身西装革履的小歪走下这辆只有他一位乘客的专车,Google广阔的草坪和四幢带有标志性建筑的主楼袒露于前。

“进大楼时,我看到一个穿着T恤的人正踩着脚踩轮轻松滑出,我突然觉得我是一个外星人。”小歪说。

在Google前台,一个显眼的投影屏幕吸引了小歪的注意,“那里即时呈现全球用户在Google搜索中输入的关键字,不时有一些中文字跳过”。

“Google所有产品的用户使用信息最终都将回到Google服务器,这些资料有助于Google了解全球关心的内容,最终为其广告服务。”美国加州《水星报》记者MattMarshall在与记者交流时曾分析。

“里面装满了一些已退役的纪念品,主板、硬盘以及一由些Google成员自己组装的机器,Google工程师此前正是用这些最廉价的配件组装成最高效、稳定的系统。”小歪解释。

在前台,小歪在“保密协议”下签名,并填写了面试信息单。在应聘职位一栏,他第一次表露心迹:Google工程师。

随后,H女士带领小歪参观了Google的大楼。在这15分钟,他看到了庞大的健身房、洗衣房;有人在房间接受按摩;3条品种不同的小狗;正在布置投影布准备与大家分享自己新创意的普通员工;还有匆匆去各自楼层“大超市”免费拿点心的Google员工。

“最有意思的是,我看到了Orkut。”小歪说。Orkut是Google的一个社会性网络项目,而发明人Orkut的名字同时成了该项目的名称。

早上十点到下午两点,是小歪接受面试的重要时间。在这四个小时内,他可以随时去“超市”取点心。

“面试考官是来自GoogleEarth等各个项目组的四位工程师,他们大部分是华人,以尽量解决因为语言问题产生的交流障碍。”小歪说,“每个人向我提问一个小时,话题都是技术,没有涉及类似脑筋急转弯的IQ(智商)问题。”

“如果我们要达到某一个目标,你会把它分成几段实现?”据小歪介绍,这些问题基本没有标准答案,通常由面试者说出几种实现方式,然后再自行比较,阐述利弊并推选出一个最佳方案。

在美国时间7月19日早上十点到下午两点的第二场面试中,小歪逐个经历了来自另外四个项目组工程师的面试。

“还是围绕技术问题。但他们提到一点,Google内部已基本决定将Google中国的研发总部向北京倾斜,问我如果招聘顺利是否愿意去北京。”小歪说,“我说当然,但回答有一些犹豫,因为之前一直都说是上海。”

美国时间7月19日晚,小歪在网络上看到了关于李开复跳槽和微软官司的新闻。“当时我想,有些事情正在发生变化。”小歪回忆说。

9月初,Google的一位高级工程师给小歪打了一个电话。他提到,在Google中国,员工可能会做相对独立的事情。小歪说:“没关系。”

9月下旬,小歪收到H女士的电话。这一次,双方第一次谈到了小歪可能获得的薪酬问题——包括基本工资、奖金、补贴和Google的期权。“具体数字将在下周的招聘委员会的会议上决定。”H女士当时说。

她同时提出,小歪要向Google提交他任意三位过去的上司或老师的联系方式,他们每人将会收到一份推荐问卷。

但是,H女士的最后一句话让小歪颇为吃惊:“请给我们您大学四年的成绩单。”

9月底,H女士给小歪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由于成绩单因素,Google最终没有录取小歪。“如果在没有理想成绩的情况下,通常需要显著的工作经历,而您是一位应届毕业生。”H女士说。

“在国外,一般公司招聘会强调你为什么想要这份工作、你在未来5年有何打算等。”MattMarshall告诉记者,“即使你已拿到offer,Google的招聘人员还是会不停询问你的GPA(代表智商,通常是大学的平均成绩)和SAT成绩(代表潜力,类似美国高考成绩)。”

“目前中国高等教育下的成绩,存在太多偶然因素,比如由于应试技巧、运气等问题,在中等和优秀之间的成绩实际没有太多意义。”小歪坦言,他在复旦四年成绩并不算优秀,“四十多门课,都以B和C为主。”

他说:“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读大学,我还是不会费劲去把成绩弄好。如果当时我拿的都是A,也许复旦师生就不会享用到我的‘歪酷搜索引擎’了。”

“我绝不是一个成绩无用论者,但拿好成绩需要时间和精力,每个人都应该去找他所想要的平衡。”小歪强调说,“大学是人生最美好、经历最丰富的一段时间,我们会遇到很多人生的第一次,我不想因为成绩而错过他们,比如爱情。”

“从我这次应聘的过程和进程,可以感觉Google当时对在中国如何招聘人才还没有成熟的想法。”小歪说,“也许李先生负责整个招聘工作对Google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至少他对中国的国情更为了解。”

一个好消息是,在获知未被Google录取之后,小歪接到了另外一家跨国IT巨头的邀请。“我会用除了成绩之外的其他实力证明我的能力。”小歪一脸自信。

温家宝访问法国,虽然没有给阿海珐公司带去如空中客车一样的巨额订单,但是法国人已经嗅到了蛋糕的味道。接下来的问题是:它和它的对手美国西屋之间,谁更有魄力做出让步

在温家宝到达法国之前,心怀忐忑的法国公司有三家:空中客车、阿尔斯通和阿海珐。他们分别期待着能够把自己的飞机(空客A-320)、高速列车(TGV)和核电技术(欧洲压水反应堆,EPR)卖到中国。

温家宝到达法国之后的讲话中,这三个领域也确实是他经贸话题的重点。但最终如愿的,是空中客车,150架空中客车意味着近100亿美元的合同。

阿海珐没有如愿获得正在招标的中国核反应堆项目。此前,法国媒体一直预测,温家宝的到访将会为阿海珐带来好消息。

但阿海珐还是从温家宝的表态中看到了希望——温表示,中国希望继续与法方在核能领域进行全面合作,包括从核燃料、核发电、核安全,到核废料的处理。“目前中国正在进行第三代核电站的招标工作,希望法方在性价比和技术转让方面,采取更为有力的措施。”

多情的法国人把这理解为一种暗示,他们很快——虽然不能马上——就可以见到曙光。

2004年9月,中国第三代核电站的招标工作——浙江三门和广东阳江核电站核岛供货国际招标开始,2005年2月28日正式截标,十多家国际核电巨头向中国国家发改委递交了核岛设备投标文件。初选之后,俄罗斯原子能出口公司(ASE)、美国西屋电气和阿海珐三家公司入围。

但按计划10月底就应出台的招标结果,至今迟迟没有公布。在8月进行的议表第一阶段中,俄罗斯已经铁定出局,目前正在考虑的标准分别是美国西屋的AP-1000技术和阿海珐的EPR技术。

上月底,法国《回声报》发表文章称,阿海珐和美国西屋“皆大欢喜”——将分获三门和阳江核电站招标项目。

阿海珐中国新建项目主管陈亚芹立即出面辟谣,表示这并不符合中国追求统一技术标准的核电战略,如果中国有意采用两种技术,不会将三门和阳江核电站进行捆绑招标。美国西屋也旋即做出回应,称并未从中国主管部门获悉任何关于“共享”的说法。

西屋公司宣称AP-1000技术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经过美国核管会认证和批准的三代半的核电站技术,比现在运行的核电站安全程度提高100倍。

而阿海珐参与竞标的EPR技术,是由旗下的法码通和西门子联合开发的,输出功率为1600兆瓦,发电成本据称比天然气发电还低30%。阿海珐认为,EPR的安全壳具有非常高的密封性,产生的放射性废料远少于现有核反应堆,符合中国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他们更有说服力的证词是,阿海珐已经在芬兰取得项目,而西屋的AP-1000技术则尚未投入实用。

所以陈亚芹认为,仅就“技术”而言,阿海珐对夺标很有信心,目前阿海珐正紧张等待着最终结果。

不过,就温家宝的表态看来,如果阿海珐想要最终获得这份可能高达百亿美元的合同,将不得不考虑在价格和技术转让上做出更大的让步。

根据中国“十一五核电规划”,到2020年中国核电要占总电力的4%,这意味着未来15年中国要增加3600万千瓦核电的装机容量,新建30座以上的核电站。

外电据此估计,按最保守的估算,到2020年之前,中国的核电投资也应该在400亿美元以上。

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中国正在谋求核电技术的标准化。无论是谁,只要拿下三门和阳江的核电项目,都将为以后在华核电站的招标铺平道路。因此,法美围绕中国庞大的订单展开的商战将异常激烈。

中国人自然能洞察商人的心理——商人自然逐利,中国庞大的市场使任何企业都不能小觑。而中国人古老的智慧是“四两拨千斤”,用西方先贤的话说,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往往会比巨人看得更远。

中国核工业集团在此次招标前就公开表示,希望新建核电站的平均国产化率能够达到60%。这意味着中国期望能以市场换回核电技术。

上个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德国,便成功地用65亿元人民币订单,让西门子转让了70%的ICE3(高速铁路轮轨技术)技术。

此次温家宝又把空中客车A320飞机的组装线引进中国,并确定了联合研制A350客机的计划。

空中客车公司总裁劳伦斯·巴龙显然认为这是空中客车拓展中国市场的大好机会,他说:“目前,中国各航空公司所使用的飞机有30%是由空中客车公司制造的,我希望明年这一比例能提高到50%。”

在核电领域,美国人似乎已经先行了一步。今年8月,西屋公司副总裁来华公关时,曾迫不及待地向媒体强调“将会把AP-1000技术100%转让给中国”,并给出比阿海珐更为优惠的价格。

但问题是,在美国严格控制转让敏感技术的政策下,这一承诺能否获得国会批准还不得而知——这也恰恰给阿海珐留下了机会。

美国西屋公司高调抛出的“绣球”,并没有获得中方的热烈回应——公布招标结果的时间一拖再拖。

中方似乎不希望让转让技术和价格的分歧,抹杀了中法合作的良机。而法国是欧盟中最积极支持对华武器解禁的国家之一。

此次温家宝访法,中法双方共签署了16项合作文件,涉及金融、铁路、航天航空、能源、科研、教育等领域,并斥97亿美元巨资购买了150架空中客车飞机,这也是空中客车进入中国市场20年来获得的最大一笔订单。

这样的大手笔使法兰西受宠若惊,自然懂得投桃报李,承诺法国将游说欧盟取消对华军售禁令。法国外交部发言人重申,法国始终认为欧盟对华武器销售禁令已无法体现中国与欧盟、以及中国与国际社会现实关系的发展。

12月5日,温家宝在巴黎与法国总理德维尔潘举行会谈,双方一致同意,在中法关系业已存在的牢固基础上,进一步深化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将双边关系提高到更高水平。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