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之外十大现役巨星 曼联昔日错过一代天王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7:54:12

在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们正忙着抢救在此次车祸中受伤的伤员,急诊科里人山人海,由于受伤人数太多,急诊外科已经挤满了人,一些伤者不得不在外科门外进行紧急抢救。据了解,除了急诊科的医生以外,医院还临时从住院部各科室调来了医务人员对伤者进行抢救,并相继启动了一系列急救方案。

江副院长告诉记者,据赶往现场进行抢救的医务人员报告的情况,在此次车祸中,有3名群众已经当场死亡,而现场有21人不同程度受伤,“21人中,有17人伤势严重。”江副院长说。在这21名伤者中,有一名颅脑受伤严重,这名伤者目前正在接受手术,截止记者发稿时为止,该伤者仍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而其他一些伤势严重的伤者则被紧急送往住院部各科室进行抢救。

22时许,昆明市卫生局和昆明市公安局的相关领导赶到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对正在进行抢救的伤者进行了看望,并现场指挥医院的抢救工作。

在急诊科门外,7岁的圆圆(化名)正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圆圆的姑妈邢女士说,圆圆的阿姨在此次车祸中死亡,圆圆当时被吓坏了,直到刚才才停止了哭泣。

圆圆告诉记者,事故发生时,她正在和爸爸阿姨以及家里的小保姆走在人行道上,当走到东风广场公交车站台附近时,突然听到一声巨响,圆圆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爸爸一把按在地上,同时听到了阿姨发出一声惨叫声。当圆圆从地上爬起来之后,阿姨已经不见了。“我看到爸爸到处在找阿姨,地上到处都躺满了人。”圆圆说。随后,圆圆的爸爸张丝荣(音)在不远出找到了圆圆的阿姨,而此时,圆圆的阿姨已经死亡。圆圆拉着浑身是血的阿姨大声地哭了起来,不停地摇晃着阿姨,一直到姑妈来到以后,才停止了哭泣。

“她不知道阿姨已经死了,要不是她爸爸反应得快,圆圆也可能在车祸中死亡了。”邢女士说。由于圆圆的爸爸及时将圆圆护在了身下,因此圆圆并没有在此次车祸中受伤,圆圆的爸爸和小保姆郑丽则不同程度受伤,而圆圆的阿姨则因避让不及当场死亡。“阿姨说要给我买漂亮衣服的。”圆圆说着说着,眼泪止不住又流了下来。

合国建在此次车祸中头部和上半身受伤,伤势严重。合国建告诉记者,事发当时,他正顺着人行道往北京路方向行走,边走边给家人打电话。突然,一团巨大的黑影朝着合国建飞了过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东西就砸在了我的头上,我当时就昏了过去。”合国建说。

合国建告诉记者,他昏迷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的时间,等醒过来之后,他发现有一男子正压在他的身上。直到此时合国建才知道,原来当时飞过来把他撞昏的巨大黑影,就是这名躺在他身上的男子。事故发生后,合国建被送到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抢救,随后赶到医院的合国建的家属告诉记者:“我们当时在电话里听到一阵非常混乱的声音,后来就听到了许多人的惨叫声,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担心死了。”

梁忠和李雪梅是云南农业大学和西北大学的学生,事发当时,两人正在公交车站台上等候公共汽车。“我听到一声巨大响声,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就已经被撞得飞了出去。”梁忠说。当时,梁忠的左手边还站着几个人,因此尽管他被撞得飞了出去,但由于前面有几个人挡了一下,梁忠除了髋部受伤以外,其它地方并没有严重的伤势。

李雪梅告诉记者,当时她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飞快地朝着公交车站台驶了过来,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她刚想躲避,但却已经来不及,自己连同其他人群被一起撞飞了出去,车子直到撞在了旁边的雕塑上,才最终停了下来。“我的腿受伤了,站不起来,我就努力地用手撑起身子,我看到地上到处躺满了人,到处是人们的呼救声,到处都在流血。”李雪梅说。本报记者李冬/文史云/图

中国台湾网2月26日报道据台媒报道,在陈水扁即将“废统”之时,美国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将于近日访台。据了解,他将向陈水扁分析“废统”的后果。

据台媒报道,华盛顿《尼尔森报导》披露了阿米蒂奇将要访台的消息。其它消息人士证实,阿米蒂奇本周将访问台湾,但说他将不会代表美国政府。阿米蒂奇在任时的幕僚长、前副助理国务卿薛瑞福可能随行。目前不确定阿米蒂奇访台日期是否在“二二八”之前。

消息人士指出,美国政府认为,虽然台湾的“国统会”形同虚设,但如果陈水扁在此处背信,华府及北京怎么确保陈水扁不在其它“四不”上背信?

据英国《每日快报》报道,当地时间25日晚举行的2006年“英国小姐选美大赛”直播现场出现罕见一幕:英国伦敦威加恩地区一对美丽的母女同台竞技,夺取“英国小姐”的桂冠。据悉,这是“英国小姐选美大赛”举办60年来首次出现这一奇观。

“英国小姐选美大赛”是英国最古老的选美比赛,它始于1947年,今年正好是第60届。25日晚(北京时间26日凌晨),该大赛决赛将在伦敦格罗斯文诺大酒店举行,并向英国数百万电视观众现场直播。但今年和往年不同的是,进入决赛的佳丽中,竟有两名佳丽是一对母女。

这对“母女佳丽”分别是35岁的杰妮泰勒和其16岁的大女儿加玛卡宁哈姆。杰妮家住伦敦威加恩地区,是一名销售主任兼前模特,已生有4名子女;加玛则是其大女儿,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据报道,历届“英国小姐选美大赛”都规定选手年龄不得超过24岁,但今年主办方却颁布了一个创新规定———所有爱美的女子都可以参加这一选美比赛,无论她们的年龄多大!

去年8月大赛刚一开始,杰妮和加玛母女就立即前往报名。加玛回忆说:“当从网上获悉这一新规定后,我便将此消息告知我的母亲,并且鼓励她参加。她的美令人惊艳,无论她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起初她还有些犹豫,但很快就被我说动了。”

去年10月,“英国小姐选美大赛”开始在全英40个地区进行初赛。令杰妮和加玛母女俩惊喜的是,经过多轮较量,她们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双双杀入决赛。

今年的“英国小姐”将综合专家评委投票和观众短信投票评出。而冠军将获得包括12个月的模特合同和在一部影片中扮演女主角在内的丰厚大奖。

据报道,这是“英国小姐选美大赛”举办60年来首次出现母女同台争夺“英国小姐”奇观。面对残酷的竞争,母女2人均称“亲情第一,比赛第二”,并表示会在决赛中互相支持。女儿加玛说:“我和妈妈平时更像是好朋友。我们经常一起逛街买衣服,谈论男友和流行音乐,就好像是2个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一样。我也希望可胜出,但是,我想妈妈的胜算较高。”

母亲杰妮则说:“我不知道我们两人谁会胜出,但是我们必会互相支持。我当然很想戴上英国小姐的桂冠了。但是如果加玛能胜出,我会更加高兴和自豪的。”袁海编译

新华网昆明2月26日电25日19时50分许,昆明主城区交通干道东风路上发生了一起恶性交通事故,一辆帕萨特轿车违章行驶并驶上人行道,高速冲向站满候车人群的公共汽车站台,行人躲避不及,共造成4人死亡、22人受伤。

26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昆明市东风广场附近的事故发生现场。东风广场位于昆明市中心,平时许多市民、游客来这里锻炼身体或游玩,因此附近的人群向来都比较密集。由于位于市中心,广场的公共汽车站台上候车的乘客很多。25日晚发生的惨剧就在站台和前后一段区域。

记者看到,公交站台后的隔离栏被车撞坏后已经拆除,站台上的候车指示牌也不见了。离站台不远是一座假山石雕,大约有六七十名市民正围在旁边七嘴八舌地议论着。25日肇事车撞过公交站台的人后,撞在了这座石雕上才得以停住。石雕周围的草地上仍散落着一些玻璃、塑料、铁质的碎片,石雕座台上的黑色贴面被撞掉了一大块,石雕上有许多明显的擦痕。

平时也在广场卖报纸的张大妈说,那辆黑色帕萨特轿车从十字路口上左转冲了过来,当时就撞翻了两个人,但车并没有减速,还在继续往前冲,接着就冲到了公交站台上,然后撞坏了护栏,又冲到了人行道上,最后“轰”地撞在了石雕上才停住。

记者随后来到了云南省红十字会医院,昨天的伤者绝大部分被送到这里救治。记者在住院部看到,这里的医生、护士正紧张地工作着,有几名交警正对伤情较轻的伤者作笔录。神经外科的戴主任说,昨天被送到神经外科的有5人,其中有1人死亡,3人因有生命危险被送往重症监护室。“有个病人还要做开颅手术。”

39岁的段庭惠躺在神经外科病房的床上,正在打点滴。她双眼紧闭,头上裹着白色包扎头套,对记者的到来毫无知觉。在一旁守候的段庭惠的丈夫哭着说,妻子和女儿当时下了公共汽车正走在人行道上,突然就被车撞了。妻子现在时而昏迷时而清醒,一醒就叫女儿的名字“小丽,小丽”。孩子现在就在楼上的骨科病房躺着。

楼上骨科的医生和护士们更加忙碌,他们这里共有10名伤者,其中2个女子伤势比较严重,其余人大多为骨折,无生命危险。昆明理工大学19岁的学生郑好在病床上躺着,交警正对同病房的另一名伤者作笔录。郑好说,自己是在等车时被撞的,因为站在最边上,所以伤势较轻,腰部擦伤,头肿了一大块。“我当时正东张西望,刚回头往公交车来的方向看,就见一辆车冲了过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受伤的。好像有人被撞得飞起来,然后砸在了我身上。”

创伤外科共有4名伤者。记者见到40多岁的伤者张付兵时,他的脸上还有血迹,头部也缠着绷带。医生介绍说,张付兵的右手骨折,脑部被缝了20多针,腿部还有皮外伤。从昭通来昆明打工的建筑工人张某说,事故发生后大约10多分钟,交警就赶到了现场,然后伤员被迅速送往医院。

本报综合报道一批最新曝光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二战时期写给表妹的家书,首次披露了当年女王和丈夫菲利浦亲王的“初恋情史”。家书显示,如今万人敬仰的女王当年竟也和所有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对男友充满了崇拜和爱慕。据悉,这批家书即将在3月8日公开拍卖。

据25日《泰晤士报》报道,这批女王家书写于1942年到1948年期间,均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写给其表妹戴安娜·波威斯·莱昂的家书。据悉,表妹戴安娜当年和伊丽莎白关系极为亲密,后来在伊丽莎白婚礼上还为她充当伴娘。当戴安娜于1986年去世后,其家人一直将这批女王写给她的家书珍藏着,直到不久前才决定公之于众。3月8日,女王家书将在格洛斯特郡南瑟内市的多米尼克冬季图书拍卖会上公开拍卖,许多历史学家都对此充满了兴趣。据估计,它们的售价将可能超过1万英镑。

据悉,所有女王家书的末尾都签有大写花体字母“E”———伊丽莎白女王名字的缩写。而信封上的邮戳表明,这些信都是伊丽莎白从白金汉宫、温莎城堡等地寄出的。在信中,年轻的伊丽莎白向表妹倾诉家庭、朋友和战争带来的烦恼。更重要的是,她敞开心扉,讲述了她和后来的丈夫———菲利浦亲王之间的“秘密情史”。

1939年,13岁的伊丽莎白随母亲访问英国达特茅斯港皇家海军学校时,首次认识了菲利浦亲王。当时,菲利浦亲王还是一名叫作菲利浦·蒙特巴顿的军校学生,出生于一个希腊王室家庭。几年后,她渐渐爱上了菲利浦,并将他变为自己的“正式男友”。

家书显示,伊丽莎白早在16岁时就已经开始和菲利浦恋爱,堪称“早恋女王”。一封写于1942年8月17日,从英国王室在苏格兰的度假地巴尔莫勒尔城堡发出,当时菲利浦因部队有任务未能与她在一起。在信中,伊丽莎白表达了她对男友的思念之情:“真是不幸,这个周末之前菲利浦不可能来了。我们玩得很开心,但我非常想念他。我听说他现在已经是一名海军上尉了,尽管他看上去那么年轻,不像是一名军官。”

随着时间推移,情窦初开的少女伊丽莎白对菲利浦充满了崇拜和爱慕。在1943年11月9日,伊丽莎白从温莎城堡写信说,她刚刚和菲利浦一起参加了一个大型周末家庭聚会。信中说:“我认为他非常有魅力而且很幽默,很少有严肃的时候。但即便当他严肃的时候,也会让人觉得非常成熟。星期天晚上我们玩得非常开心,我们一直在留声机伴奏下翩翩起舞。”

一封信写于1943年11月30日,当时信中写道:“一个朋友刚刚订婚了,这难道不是很有趣吗?(当然我自己还不想订婚呢!哦!不!)我要自豪地告诉你,我现在有了一张非常大的菲利浦照片!这照片就摆在壁炉架上,菲利浦整天都看着我,大家都拿这事和我开玩笑。妈妈说,‘他真是一个英俊的小伙!’,这一点我倒是同意!”

1947年7月10日,21岁的伊丽莎白和菲利浦亲王订婚,并在4个月后正式结婚。1948年6月,伊丽莎白怀上了长子查尔斯。家书显示,此时伊丽莎白和菲利浦都对新生命充满期待。

1948年6月,她在一封从白金汉宫所寄出的信中说:“(怀孕)这件事真是让我异常兴奋,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不幸的是,克劳伦斯宫还没有为婴儿的降生做好准备。因此这真是让我们很费神,不过为婴儿添置家具和设计房间的过程非常有趣。”(袁海)

新华网专稿:日本《论座》月刊最近请日本两家有影响的全国性大报《读卖新闻》的主笔渡边恒雄和《朝日新闻》的若宫启文,就靖国神社、日本外交等问题进行了对话。该刊2月号就此刊发的一篇文章说,一直被视为鹰派代言人的渡边恒雄,如今的讲话引人注目;他不仅坚决反对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而且主张清算不仅仅是甲级战犯的战争责任。文章还说,日本的两大报《读卖新闻》和《朝日新闻》在修改宪法等问题上,一直处于针锋相对的状态,那么今后两大报能够实现“联合作战”吗?这篇题为《渡边严厉批评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读卖、朝日两大报主笔就靖国、历史等问题进行对话立场转变由来与原因》文章,要点如下:

若宫:大半年前(2005年6月4日)《读卖新闻》发表的一篇社论,大概是《读卖新闻》第一次明确提出“首相不应该参拜合祭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这些年来《读卖新闻》的社论,越来越右,已逐渐超出了现实主义、保守主义。正因为如此,我想请教一下,贵报这种变化的真意何在?

渡边:其实我从学生时代起就是反战的。在那场战争中,数百万人被杀害了。作为一名二等兵,我虽然活到了今天,但在战争中也曾被像奴隶一样驱使。这种战争体验使我对当时下令开战的军界首脑和那些逃脱了惩罚的政治家的憎恨,至今难消。

靖国神社本殿旁边的游就馆,可以说是给军国主义唱赞歌的设施。这种鼓吹军国主义精神、陈列战争展示品的博物馆,是由靖国神社经营的。作为首相,参拜这种地方是不当之举。正是出于这种考虑,我才主张应该建一个新的追悼设施,于是就产生了这篇社论。

作为报纸,我们的主张是很清楚的。从2005年8月13日开始,我们的报纸就出现了“在讨论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之前,首先要明确战争责任问题”的主张。

若宫:看到《读卖新闻》系列报道的题目是《明确战争责任》,着实让我们吃惊。

渡边:这是一项系列报道,我们计划搞一年。准备把当时的军政首脑们应承担的不同责任都搞清楚。我们要通过具体事实,提供一种判断基准,即在道义责任和结果

总之,我们必须做出让中韩等国能够接受的反省,这一点非常重要。因此我想,光是《读卖新闻》这样做还不够,还必须将其变成国家的意志,因此需要在国会创设

历史探讨委员会这样的机构。而作为媒体,《读卖新闻》有义务把自己的观点公之于众。

若宫:让日本人自己来总结谁是战争的责任者,在当今的时代气氛之下,愿意这样做的人恐怕是少数派吧。

渡边:眼下持我这种观点的人可能是少数派。但我相信,经过努力将逐渐变成多数派。1985年中曾根康弘参拜靖国神社时,我就对中曾根明确表示反对,我说“我决不原谅东条英机”。中曾根说他并非去参拜东条英机,而是去看他那战死的弟弟。

若宫:渡边先生曾说,在靖国神社和历史等问题上不用他国说三道四。在这一点上我不敢苟同。

渡边:在承认东亚是被侵略国家之前,日本人必须自己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有罪,否则就没法做出能让对方国家认可的反省。

若宫:但是,如今依然认为那场战争是解放亚洲的战争,或者是自存自卫的战争,从而使其正当化的人仍不在少数。请问先生如何看待这种现状?

渡边:我今年79岁了。如果我们这些人都死了,就没有人知道那场战争真实的残酷程度了。那时人们对战争问题的争论,就将是一种观念上的争论。因此,我一定要

把自己亲身体验的历史真实留在世上,让日本人自己清楚,当时的日本军队是何等惨无人道。如今虽然在南京大屠杀的死亡人数上存在争议,但无论是杀死了3000人、3万人还是30万人,都不能抹杀屠杀的事实。

若宫:其实我并不怀疑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动机(不是去参拜甲级战犯的),问题是他这种行为在客观上助长了右翼势力的气焰。而右翼势力越是猖獗就越会让中韩

渡边:为了改变这种恶性循环,实现国际关系正常化,日本必须重新检讨自身的侵略历史,要努力让大多数国民形成这样的共识:“那场战争就是侵略战争。”这样

一来,中国或者韩国也就无法再进行反日宣传了。不过,我并不是主张“为了防止中韩的反日活动而改变历史认识”。

渡边:如果下届首相依然参拜靖国神社,那么日本的亚洲外交就永远难以好转。如果安倍成为首相,那么这一点仍然令人担心。

若宫:前不久小泉首相说,日美关系越牢固,日本就越能同中韩等亚洲国家建立良好关系。对此,您怎么看?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