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圈内人会诊姚明缺陷:他不像鲨鱼更像布拉德利篮球-NBANIKE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04:51:36

其中的一位中年男子再次用朝鲜语和金先生交谈了一番。然后金告诉记者,兑换价格是1000元韩币兑换8.9元人民币,这是最近的行情。

同一天下午,《财经时报》记者以同样的方式暗访了望京附近的三家从事人民币与韩币之间汇兑的“地下钱庄”,其情况也大致如此。仅金知道的,在北京北四环韩国人聚居的望京附近,这样的地下钱庄“门面”就有五六家之多。

金先生是老家在吉林的朝鲜族人,现就职于一家在北京的韩资企业,他是这些地下钱庄的常客。因为父母二人都在“遍地是金”的韩国打工挣钱,所以为了汇款的事情经常和附近的地下钱庄打交道。

“通过这些地下钱庄汇款,没有任何手续费,所以最后兑现出来的钱要多一点、速度快,所以我在做国际汇款时大多数选择地下钱庄,而不是银行。”金说。

数周后,得益于金的帮助,《财经时报》记者“目睹”了一桩完整的地下钱庄“生意”。

6月的某一天,金把记者叫到了他在望京的家里。他说一会儿他父母将从韩国给他汇出购房用的1000万韩元。

金拨通了某地下钱庄的电话,询问了当天的“汇率”并索取了这家地下钱庄在韩国的最新银行账户(为了躲避调查,地下钱庄经常以不同人的身份周期性地改变账号),并把自己在国内某银行的账户告诉了钱庄工作人员。

随后,金拨通了已经在韩国某银行等待的父亲的电话,把钱庄在韩国的账户告诉了他的父亲。金告诉记者,他的父亲马上会把1000万韩元存入钱庄在韩的账户里。

大约过了半小时,钱庄那边来电话告诉金,钱已经入金的账户。金通过电话银行进行查询,果然,7.9万元人民币已经进账。7.9万元是按照当天黑市的汇率,将1000万韩元兑换成人民币的结果。金再次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告诉他钱已经收到。至此,一笔中韩之间的国际汇款在30分钟左右的时间里成功交易完成。

显然,由于人民币和韩元都不是国际硬通货,所以通过正规渠道将韩元汇入中国,并兑换成人民币是不可能的。因此,韩元汇往中国,首先需要将韩元在韩国本土兑换成国际硬通货,比如美元,然后再汇往中国。

这样的汇款对韩国而言,相当于外汇流出,于是韩国政府规定,韩国人每人每年向中国的汇款上限是1万美元。

另外,韩国汇往中国的美元,一般最少需要一周,有时甚至需要两周的时间。

所以不只是金一个人,“很多韩国人和朝鲜族中国人在中韩之间汇款,都是通过地下钱庄。在这里,个人汇款和公司汇款都可以做”。

在他和他的父母之间,2005年的前六个月,已经通过地下钱庄汇了两笔,总共十几万元人民币。“一点差错都没有”,金说,所以他很信任这些地下钱庄,“绝对不会出错,他们的信誉比银行还要高。”

当然,对于冒了极大风险的地下钱庄而言,他们的利润更加可观:如果从韩国汇出1000韩元,按目前黑市的汇率计算,在中国的收款人能从地下钱庄兑到7.9元人民币;相反,如果用人民币购买韩元,则需要8.9元人民币,购买1000韩元。这其中的差价为1元人民币,这当然是地下钱庄的赚头。

另外,他们还可以赚得汇差收益,数额也相当可观。比如韩国到中国的汇款,在韩国,1000万韩币可兑换9748.5美元;在中国,1000万韩元相当于9559.4美元。而其中的差价是189美元左右。

对于每天交易额可达数十万元人民币的这些地下钱庄而言,他们的获利情况可想而知。难怪金的一位“老哥”透露,他认识的一位地下钱庄老板“出事”被“逮进去”后,“非常小意思”地就拿出了200万元罚款。

《财经时报》了解到,这些地下钱庄做的业务有很多,几乎是能赚钱的外汇业务他们都做。

金说,他所在的韩资企业,“几乎所有的韩国人”都通过地下钱庄把自己在中国的收入转移到自己在韩国的家。汇款方式和金演示的汇款方式如出一辙,只不过资金的流向正好相反。

“我知道,我们公司一位董事级别的高层,也通过地下钱庄向韩国汇款。因为通过银行中间的手续费太多,他的这些钱也未必都是正常的来路”。金说。

除此之外,这些地下钱庄也做一般的外汇兑换业务,甚至发放贷款。所以不仅仅是个人,一些小型的在华公司也通过这些地下钱庄转移利润。他们的交易量自然更大。

一个普通的地下钱庄主要由两个部分构成:一个是在中国境内的“门面”,另一个是在韩国境内的“门面”,当然,其“总部”可能在中国,也可能在韩国,这要看“老板”的国籍及其对风险的判断。

一笔普通的汇兑交易流程则是这样:当韩国的客户要把资金(韩币)汇往中国时,他找到某家地下钱庄在韩国的“门面”,把钱交给对方(也可以通过电话,把钱存入地下钱庄指定的在韩账户);通过电话,该地下钱庄的韩方人员通知在中方人员——“钱已到账”,然后按照事先约定的汇率,在中国,工作人员会把相应数量的人民币支付给汇款的接收人(或者把钱打入客户指定的在华银行账户)。

反之,如果是要把人民币汇往韩国(同时兑换成韩币),只要一个完全反向的操作过程。

尽管韩币兑人民币的中间“桥梁”——美元在整个汇兑过程中被剔除,但人民币和美元、美元和韩币之间的汇率差,以及人民币、韩元和美元之间的利息差,却变成了这些地下钱庄的利润来源。

汇出方以韩元买入美元(现汇卖出1025.8韩元/1美元)--把美元汇往中国(每人每年不超过1万美元、)--接收方收到美元汇款--接收方以美元买入人民币(现汇买入826.41人民币/100美元)

美国国会参议员舒默和格雷厄姆30日在华盛顿说,他们决定不再要求参议院在7月底就他们提出的有关促使人民币升值的法案进行投票表决。这意味着美国参院暂不表决这项法案。

舒默和格雷厄姆是在会见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和财政部长斯诺后作出上述宣布的。斯诺在随后发表的一份声明中对这两位参议员的决定表示感谢。

美国的商业组织对参议院推迟表决上述法案表示欢迎。美国全国零售商联合会主席马林说,上述两位参议员的决定使美国消费者免于遭受美国政府对中国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将带来的严重影响。

不过,舒默和格雷厄姆表示,他们还有可能会要求参院在今年底休会前就该法案进行表决。

这两位参议员提出的法案称,中国政府必须提高人民币汇率,否则美国政府应向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27.5%的惩罚性关税。在美国参议院早些时候进行的一项程序性表决中,该法案曾获得三分之二的赞成票。

财政部新闻处一位人士只表示徐放鸣因经济问题正接受司法调查。据《财经时报》了解,目前暂时接手徐放鸣工作的是财政部金融司副司长孙晓霞,孙也是中央汇金公司的董事

对于财政部金融司司长兼中央汇金公司董事徐放鸣近日被传出已刑事拘留,很多与其接触过的人都表示“吃惊”、“想不到”。

目前,金融界普遍传言徐放鸣涉嫌卷入原农发行副行长胡楚寿、于大路挪用公款案。2005年6月初,北京市检察院侦查后认定:于大路涉嫌受贿800余万元、并挪用公款400余万元用于个人炒股;涉嫌受贿600余万元的胡楚寿,已于2005年4月底被移送北京市检一分院审查起诉。

但关于徐放鸣被拘,还有另一种版本。有消息指,是原建行董事长张恩照一案牵出了徐放鸣。

财政部新闻处一位人士对“张恩照”一词感觉陌生,他只表示徐放鸣因经济问题正接受司法调查。

有知情人士称,徐放鸣未经双规就被直接拘留,时间并非如此前一些媒体所言为数周前,而可能是在上周。

据《财经时报》了解,目前暂时接手徐放鸣工作的是财政部金融司副司长孙晓霞,孙也是中央汇金公司的董事。

该司负责金融机构国有资产管理工作,负责中国政府外债发行,负责包括日本对华援助在内的所有外国政府贷款操作等,同时是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纽带,负责有关的研究工作。

在金融改革进入关键期以及宏观调控协调日愈重要的今天,金融司的作用不言而喻。何况徐放鸣还有中央汇金董事的身份。

但此次事件对中国金融改革到底有多少实质影响,多位专家都表示影响不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张承惠认为,徐放鸣只是汇金公司董事之一,其被拘对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上市影响应该不大。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认为,如果牵涉事件属于个人历史遗留问题,而非现时工作决策或任职中央汇金公司期间问题,对四大行改革应该没有直接影响。

他告诉《财经时报》,徐放鸣给他的印象是课讲得很好,有学问,没有官腔,给人的第一感觉非常好。

财科所研究生部办公室罗主任声称徐放鸣不是专职老师,只是讲座性质的授课,也没有固定薪水,随讲随结,对于讲课质量更没有考核。但财科所一位老师明确表示,徐放鸣是该所硕士生导师。

财科所这位学生透露,徐放鸣去年开始在财科所带研究生。徐放鸣的讲座涉及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协调、金融改革热点问题等。

徐放鸣最近一次在《中国财经报》发表的文章是5月中旬与人联合署名的《拓展宏观调控政策空间》。

张承惠对徐放鸣的境遇也表示吃惊。虽没有与其深交,但张曾和徐合作过课题,觉得徐还年轻,理论水平也过得去。

孙晓霞是财政部老员工。东北财经大学1977级学生,一毕业就随一帮校友分配至财政部,现财政部司局级干部很多为东北财大77级学生。

孙在金融司副司长任上已多年。据所能查询到的资料,至少在2001年,孙已是副司长。任副司长前,孙是金融司二处处长。

孙晓霞是大连人,1956年生,身高1.72米,稍偏瘦,一头短发,比较精神,喜欢穿雁灰色风衣和米色休闲西装,喜欢打篮球。

新中国成立以后历任中行总行行长、人民银行国外业务局局长。1986年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收购香港嘉华银行时,金出任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副董事长兼嘉华银行董事长。

1990年至1995年,金德琴利用职务之便,先后侵吞3932万港元和159万美元。2000年,金德琴因贪污受贿、挪用巨额公款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993年7月至1996年11月任人民银行副行长。1994年1月至1995年9月兼任国家外管局局长。1996年10月至1999年7月任光大集团(香港)董事长、中国光大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原董事长。

1997年至1999年期间,朱小华利用职务便利,先后收受他人股票及现金折合人民币共计405.9万元。2002年,朱小华以受贿罪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1995年5月任建行行长、董事长。1997年10月,当选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2000年2月,调离中国银行,任建行行长。

在1993年至2001年期间,王雪冰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115.14万元。2003年,王雪冰以受贿罪被一审判处12年有期徒刑。

2000年2月任建行副行长、党委副书记;2002年1月,王雪冰被免职后,张恩照接任建行行长、党委书记。

本报四平电“别进来,进来我就杀了她。”6月23日23时许,在四平市棉纺厂附近的一平房内,四平市公安局铁东区分局刑警大队民警在对涉嫌强奸犯罪嫌疑人张海江进行围捕时,张竟把同居的大学生女友当人质拒捕。

4月29日,家住四平市铁东区山门镇大洼子村的26岁的张海江来到镇上同两个朋友在一小饭店内喝酒。酒后已有几分醉意的张海江走出饭店。他看到山门镇某中学女生秀秀(化名)。借着酒劲儿,张海江一把将秀秀胳膊拽住,以要处对象为由,在大街上就对秀秀开始调戏。秀秀挣脱他跑回学校。不一会儿,秀秀找来一帮男同学,找到张海江要出这口气。这帮男同学一看惹事的是张海江,都吓得跑回学校。秀秀起身要走,却被张海江一把拽住。随后,张海江把秀秀拽倒附近果园的一个小破房子里,强行扒掉秀秀衣服后强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